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 | 浏览:92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一纸婚约,她成为姐姐的代嫁新娘 ...

Rank: 1

91UID
96454922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1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 作者:红尾美人(完结)
作品简介:一纸婚约,她成为姐姐的代嫁新娘!未婚夫是被医生判定活不过三十岁而且无法行房事的男人!所以,她嫁过去摆明了是守活寡!可是为什么一到床上,传闻中的病秧子居然生猛的如同嗑药了!






第一章 代嫁新娘
啪!
“让你嫁给上官蕴是为你好!”
儒雅的中年男人凶狠地骂道。
睨视着地上的匍匐少女,景天明眼里充斥着嫌弃。
景纯紧咬着下唇没有发声。
光裸的膝盖抵在大理石地板上,凉意从脚底袭来。
景纯双手因隐忍而紧扣住地板,指尖泛着不正常的青白。
怕把景纯逼急,景天明这才堪堪停手。
叹气一声,景天明道:“父亲这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
仿佛没有听到景父的话,景纯依旧低垂着头。
眼里的嘲讽被完美掩盖,景纯的唇畔牵扯出一抹苦笑。
这就是她的父亲,分明都是他亲生,但她从来没得过他半点好脸色。
景纯感觉灵魂都被撕扯,痛苦得指尖都在发颤,周围一阵天旋地转。
景天明却没那么轻易放过景纯,冷酷到底地道:“明天代嫁,好自为之,如果搞砸了,整个景家都将因为你的愚蠢而陪葬!”
“也包含我那个被你逼入精神病院的母亲,对吗?”景纯扬起一张小脸,隐忍中带着几分倔强迎上景天明的视线。
毫无疑问,她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她还能存活在景家,不过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
这一点,她从十岁那年,景天明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就知道。
大婚当日。
谁都知道,上官集团是A市最大的财阀集团,一手遮天。
但……
上官家长子上官蕴,刚满二十岁就被著名专家诊断出活不过三十岁且没有性能力。
按理来说,就算上官集团再怎么财大气粗,也不会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上官蕴。
景天明……显然是个意外。
“千万别忘记自己的身份,时刻记得你是景思,不再是景纯!”
警告后,景天明望向奢华的婚礼殿堂,眼里一缕精光闪过,嘴角的笑意让人望而生寒。
“那我也想要父亲记清楚,我母亲的生死决定着我在上官家会如何作为。”
景纯知道这个时候谈判最有力,面上不露情绪,吐出的话却掷地有声。
景天明气的脸色晦暗,偏生此刻又不敢再发作。
恰巧时间已到,景纯很快被人送进婚礼现场。
璀璨的淡蓝色水晶吊灯泛着奢华的光,排列错落有序,竟然是一颗心的形状。
脚下的黑曜石地板质地精良,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冷冽的光,肃穆而庄重。
景纯以完美的站姿处在婚礼现场中心地带,她身着顶级时装设计师劳拉的最新款镶钻婚纱。
据说劳拉为人恃才傲物,一年仅仅设计几次服装,这次能请到她出手,足以可见上官家的权势滔天。
露背鱼尾设计的淡蓝色婚纱,衬得景纯本就娇艳的容颜更甚三分,身材曲线被完美勾勒,前凸后翘艳丽逼人。
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瞩目,景纯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感。
感受到景天明的逼视,景纯的脸

Rank: 1

91UID
96454922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1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上快速地扬起一抹微笑,完美而矜持。在让人察觉不到的角落里,指甲却深深地嵌进肉里。
今天的婚礼只是走一个过场,就连上官蕴本人都没有亲自过来,说是突然身体不适。
在场的人说是参加婚礼,其实都在等着看笑话。
看的当然是她景纯的笑话,这一点,景纯心里无比清楚。
一个人面对满场的宾客,景纯脸上的笑意却越发灿烂,礼仪周到仿佛一个机器人,让不少人为之侧目。
很快,这场可笑又庄严的婚礼就匆匆结束,景纯被专人送往婚房。
临在原地,踌躇站立了一会,景纯这才小心翼翼地踏进婚房。
刚一进入门,便被一道灼热气息掠夺了呼吸。
景纯的瞳孔瞬间放大,感受着带着强烈侵略感的气息,浑身上下都变得火热起来。
男人火舌势不可挡地进攻,毫不留情地掠夺着她口里的芳馨。
没等景纯反应过来,肩膀上钳制着她的手往外一压,她整个人就朝着婚床倒去。
随之而来的,是一具赤裸精壮的男身。
“唔!”
景纯清澈的眼里满是惶恐。
紧张地抬头,景纯眼觑着把她压在身下的男人。
当目光窥探到男人的面容时,景纯眼里的光芒恍惚了瞬间。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让人无法挑出错漏的脸。
美到了极致却毫不阴柔,尤其是那双黑如点漆的墨瞳,仿佛一个黑洞,轻易便能让人沦陷。
景纯回过神来,刚想要出声询问,却被男人的手按住红唇。
头顶幽幽传来男人的话,带着沙哑黯然的声线。
“怎么,还需要我教你怎么伺候男人吗?”
愕然对上男人凛冽的视线。
景纯被男人睥睨的眼光锁定,顿时感到一阵沉重的压力附着,下意识地听从了男人的指令。
等她反应过来,她的双手已经被男人高高举到头顶。
而男人视线炙热,落在她已然光裸的肌肤上,她竟觉得周围的空气一瞬间变得灼热起来。
而被男人一寸一寸扫视的皮肤,正微微地发着烫。
忽而,下身一阵惊人的刺痛传来。
景纯的脸色顿时僵住,手指关节牢牢抓紧了床单,下唇被洁白的牙齿咬的发白。
勉强将视线聚焦,景纯与男人冷淡的目光交汇。
却见俊美的男人看着她一笑,幽幽道:“现在才正式开始。”
后面景纯便坠入了云端,神智渐渐不清,只记得男人身上的炙热温度,和周身的疼痛疲惫。
窗外的阳光灿烂炫目。
阳光照到女人红肿的唇上,景纯黑翘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后睁开了清亮的双眸。
“醒了?”熟悉的声音,却让景纯瞬间回想起昨晚的惨烈。
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景纯轻声嗯了一句。
上官蕴的目光似笑非笑,半响轻扯薄唇道:“我是上官蕴。”
景纯不说话,只是低垂着眼眸,嗓音嘶哑道:“我知道

Rank: 1

91UID
96454922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1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
上官蕴也不在意景纯的态度,语调突然一转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爸应该教过你怎么在上官家生存吧,景纯景小姐?”
清清淡淡的语气,仿佛不过是在说今天早上吃什么,却让景纯从脚底传来一阵寒气。
他叫她景纯!才第一天就身份败露,景纯简直不敢相信。
她试图掩盖过去。
刚想下床,双腿却一阵酸软无力。
心中诽谤上官蕴昨晚太过狂野,景纯的话也变得难听起来。
“上官蕴,你是不是装病秧子装太久,饿疯了吗?”

Rank: 1

91UID
96454922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1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毁灭证据
单单昨晚上官蕴昨晚的热情,景纯就敢笃定他不像外界传闻的那般是个病秧子,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很有意思了。
“你如果乱说话,整个景家都会因为你陪葬。”
清淡恬阔的语气,景纯却不自觉的颤了颤,虽然她对景父和那个名义上的姐姐没有任何温情,但景家还有她的软肋在。
上官蕴的目光瞬间落到景纯脸上,寒冷而带着压迫性:“把床上的落红处理掉。”
景纯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愕然一凉。腿间传来的疼痛时刻提醒着昨晚战况有多刺激。
“怎么,你还要毁灭证据?“景纯目光杳然扫过床上的落红,心里一阵刺痛。
女孩子最珍贵的初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了一个陌生人。
上官蕴低垂眼睑,浑身都散发着低气压:“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昨晚被我上了?“
景纯一脸窘态,又羞又怒地咬唇道:“你这样未免太过分!”
“过分?”上官蕴唇畔嚼着一抹冷冷的笑意,语气森寒,“我还有更过分的!”
上官蕴脸部的线条略显冷硬,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向景纯逼近。
景纯感到扑面而来的压力,全身僵硬,声音颤抖着道:“别过来!”。
她刚想退后,门外便传来声音:“大少爷,老夫人请您和太太下去参加家宴。”
景纯瞬间瞪大眼睛,紧咬下唇看着那床上的落红,心虚地呆在原地。
催促声还在继续,上官蕴冷冷瞥了景纯一眼,而后当机立断地从柜子里翻出剪刀,抬手夺过床单,将落红利落剪掉。
在景纯还未反应过来时,耳畔就传来男人虚弱的声音:“好,咳咳,我知道了。”
上官蕴声音虚弱而低沉,把久病之人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
应付完佣人,上官蕴朝着景纯勾了勾食指,示意她靠近。
景纯疑惑的走近,而后上官蕴惊心动魄的咳了起来,脸色苍白如纸,十分骇人!
“上官蕴,你没事吧?”景纯明显受到了惊吓,如果她嫁过来第一天上官蕴就死了,那她肯定也没有好果子吃。
“药在第二个抽屉。“上官蕴脸色虽差,却眼神清明,冷厉的气势压迫着周遭的一切,包括景纯。
景纯手忙脚乱去拿药帮她服下,而后看着男人脸色恢复了几分血色后平缓了一下心情:“上官蕴,你不去演戏真是可惜。”
上官蕴不咸不淡地瞥了她一眼:“是不是昨晚没喂饱你,让你现在还有力气在这里和我斗嘴?”
景纯立刻识趣的闭嘴,那种痛,她不想再品尝第二次!
收拾妥当后,景纯和上官蕴一起出现在大厅。
景纯扶着上官蕴下楼时,便接收到太多异样的目光,所以她每一步都走的极其细致,指尖忍不住发抖却出卖了她的真实内心。
抬眼看着窘迫的女人,上官蕴心里忍不住软了软。

Rank: 1

91UID
96454922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1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一阵冰凉的触觉从掌心传来,又凉又痒。
景纯抬头仰视,却见上官蕴清俊的脸上表情淡然。
白欣坐在主位,手里接过景纯的奉茶却直接扔在了她脸上:“扫把星,你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勾引我儿子,害他新婚第一天就发病?”
滚烫的茶水立刻将景纯白皙的皮肤烫出一片潮红,景纯无力反驳,手臂上灼烫感异常,她却紧咬着下唇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抬眸不经意的打量着盛气凌人的婆婆,分明上官蕴在房间里和她做的一场戏,怎么会这么快就传到白欣耳朵里?
细思极恐,这个上官蕴是刻意让她难堪。
而白欣这个做母亲的,深知自己儿子早上不舒适却立刻让他来参加家宴?
没等她想好措辞应对,耳畔立刻又传来白欣尖酸刻薄的质问:“景思,你不是向来体弱吗,这会儿我怎么看的都不像病弱的样子?“
闻言,景纯的脸色变得难堪不少,心里咯噔一下。白欣已经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而那恰恰是她的死穴。
须臾,她掸开手臂上的茶叶,不卑不亢的迎上白欣的视线:“这么说,婆婆既然知道我体弱多病还要我去照顾上官蕴,这不是故意害他吗?“
话落,在场之人无不面面相觑。
白欣被景纯的话堵到,她没想到这个景思居然如此乖张,“景思,你爸把你嫁过来是为了照顾好我儿子的,不是让你来这里养尊处优的!“
景纯用余光瞟上官蕴,却瞥见他淡定地喝着茶,察觉到他的视线也不为所动。
她把视线投向全场,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参加这场家宴的都是上官家的人,她一个外来女人,没有人会帮她。
白欣观察到景纯孤立无援,脸上露出一抹嘲讽。
随后神色一厉,白欣提高声量发出最后通牒道:“哑巴了?要是说不出原因,你就滚回景家去!上官家不需要扫把星!”
“母亲先不要着急下定论。”
清冽却病弱的嗓音传来,景纯抬头凝视上官蕴,想看看这个怪异的新婚老公会如何应对。
白欣的目光落到上官蕴的脸上,冷酷中带着审视,又很快转化为慈爱,眼中含笑用柔和的语调问道:“蕴儿有什么话说吗?”
“嗯。”
上官蕴微微点头,扬起一双清冷黑眸,沉声道:“今天是我自己的身体原因,不怪思思,还请母亲不要怪罪她。”
白欣只好悻悻地瞥了景纯一眼,眼神饱含警示。
景纯主动移开目光,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她眼底的隐忍,不与白欣对视。
白欣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凌厉地瞪向景纯,道:“景思,如果做不好上官家的儿媳妇,那就趁早滚出去!”
语落,白欣高昂着头离去离去,这场家宴最终不欢而散。景纯对上官家的事情算是越来越迷糊了,有一团迷雾始终挡在她面前。
她只能确定一

Rank: 1

91UID
96454922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1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1970-1-1 
件事情——这里很危险!

VIP小说荣誉勋章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5895153  
精华
帖子
978 
财富
2689  
积分
4879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28 
最后登录
2019-1-25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9-1-2 17:31 编辑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 http://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8011&chapter=1736073,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8104822  
精华
帖子
1353 
财富
10283  
积分
2416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9-3-8 
小说里一开始说快死了的人,一般都活最久哈哈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2304882  
精华
帖子
1959 
财富
10097  
积分
2220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12 
最后登录
2019-3-17 
好看啊,这部男主人设真是无敌了,这样装成病秧子是为何呢?二人的相处也好让人期待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