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 | 浏览:207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祸水千金:她何其有幸,有他这般坚定地爱着她 ...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应。
  自幼她就没了娘,爹又认为她是祸水,一心想将她推得愈远愈好,她几乎从来就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这会儿有人愿意接纳、收留她,甚至给她一个栖身之所,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不过,跟着我也是有危险的。我那些**、干娘在创立『怪人堡』之前也不乏仇家,说不定那些人恨不得宰了我这兔崽子来泄恨呢!妳会怕吗?」
  「我才不怕!」
  她那斩钉截铁的语气,让沙尔拓不禁扬起嘴角。
  「好,那就这样吧!我带妳回『怪人堡』,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嫌弃或厌恶妳的『宿命』了。」
  听了他的话,霍水莲的心底涌上一阵感动。
  「不知道这场雨什么时候会停?」她忽然期待起未来的日子。
  「也许一个时辰后,也许两个时辰后,不过那并不重要,反正雨总是会停的,不是吗?」
  「你说得对,不论如何,总是会天晴的。」
  霍水莲扬起嘴角,绽放一抹灿烂的笑颜,这些日子以来心中的抑郁与难受,奇异地一扫而空了。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这场大雨下了许久,直到隔天清晨才终于停歇。
  沙尔拓从昨夜就一直遵守承诺地待在山洞口,此刻他静静地望着大雨过后显得更加美丽的深谷。从身后规律的呼息声,他知道霍水莲还在睡。
  犹豫了一会儿后,他转身返回山洞,没让自己的目光在她那只穿着单薄衣物的身上多停留片刻,迅速拾起已被火烤干了的衣衫穿上。
  穿好后,他拨了拨火堆,确定火势可以再维持一阵子之后,他跨步走出山洞。
  他估计霍水莲也差不多快醒来了,因此认为自己最好暂时离开一会儿,好让她等会儿甦醒之后,能够自在地穿衣。
  就在他在山洞外头左右张望,观察着等会儿他们该从哪个方向离开的时候,忽然听见山洞中传出一阵惊叫!
  「哇啊──救命──」
  「怎么了?」
  他火速赶回山洞,才一进去,一具娇软的身躯就猛地扑进他的怀里瑟缩发抖。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他忙追问。
  「有......那里......有......」
  霍水莲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她的脸蛋紧紧埋在他的胸膛上,用颤抖的手指着身后的地上。
  顺着她指的方向,沙尔拓总算发现将她吓得花容失色的罪魁祸首了。
  一条细长的青蛇。
  看来是在他离开山洞的这段时间,这小家伙乘机溜了进来。
  霍水莲紧捉着沙尔拓的衣襟,整个人怕得不住颤抖。
  她自认够大胆、够勇敢,可偏偏就是害怕这种冰冷滑溜的生物,那会让她立刻想起过去的一段恐怖经历。
  在她刚满七岁的那一年,有一回她跟着几位师兄到山林里去,结果她一个不小心掉进一个窟窿中。
  在那个窟窿里,有一大堆数不尽的蛇,那冰冷滑溜的蛇在她身上爬来爬去,有的还张大嘴咬了她的手、她的脚,又痛又怕的她当场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虽然她很快就被师兄们救了出来,也立刻找来大夫替她疗伤,但她却连作了半个多月的恶梦,后来还是师父找了庙里的和尚来帮她收惊,情况才逐渐好转。
  只是,她虽不再恶梦连连,却从此怕极了蛇,别说是看到牠们了,光是想着蛇的模样,就足以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刚刚她从睡梦中醒来,仍睡眼惺忪之际,隐约听见可疑的嘶嘶声,那像极了多年前她跌入蛇窟时,耳边回荡的恐怖声音。她整个人瞬间被吓醒,定睛一看,果然有条青蛇就在距离她不远处吐着蛇信!
  「别怕,我来处理。」
  沙尔拓拾起脚边的一段枯枝,挑起那条蛇之后,迅速往山洞外掷去。他用足了力气,才不过眨眼的功夫,那蛇已飞得不见踪影。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好了,已经没事了,我把牠扔走了。」
  「真的吗?」霍水莲的嗓音仍有些颤抖。
  「真的,妳放心。」
  在他的保证下,霍水莲终于松了口气,而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猛地意识到惊慌过度的她,竟只穿着兜儿和亵裤就扑进他怀里!
  此刻,她雪白浑圆的酥胸隔着薄薄的衣料紧紧压在他的胸膛上,而他的男性大掌正搂着她的腰肢......
  天哪!霍水莲彷彿听见轰的一声,整个人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身子也因此变得紧绷僵硬。
  沙尔拓察觉了她的异样,也立刻意识到他们此刻的处境。
  刚才她一边嚷着救命、一边朝他扑来,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保护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其他的事情。
  但是此时此刻,他无法不去注意到他怀中的身子有多么玲珑曼妙......
  该死!他在想什么?
  沙尔拓低咒一声,挥开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咬了咬牙,蓦地松手转身。
  「妳......快把衣裳穿好。」他嗓音低哑地说。
  霍水莲红着脸,用颤抖的手拾起已烤干的衣物,迅速地穿上。
  「那个......刚才......我......」
  「刚才只是一场意外,而且我什么都没看到,所以妳也不用放在心上。」沙尔拓开口安慰道。
  其实,刚才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他还是瞧见了她那只穿着单薄衣物的曼妙身躯,但他可不认为这个时候坦白招认是个好主意。
  一个善意的谎言,对她来说应该是比较好的吧!
  听他这么说,霍水莲的心跳却一点儿也没有缓和下来的迹象。
  毕竟两人刚才紧紧拥抱在一块儿,光想到那情景,她就羞得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摆放了,尤其,刚刚还是她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哪......
  不过幸好......幸好他说他什么也没瞧见,那让她不至于窘到无地自容,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才好了。
  「谢谢你。」她红着脸解释道:「因为小时候我有一回不小心掉进蛇窟,从那天起一连作了半个多月的恶梦,所以我最怕那种东西了。」
  「原来是这样。」沙尔拓明白地点了点头。
  他可以想象对一个小女孩来说,跌进蛇窟是多么恐怖的一个经历,也难怪她刚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了。
  「对了,昨天我忘了告诉妳,在返回『怪人堡』之前,我得先去一个地方,而那也是我这趟出『怪人堡』的目的之一。」
  「喔?要去哪儿?」霍水莲问道。
  「到东北的雪鹰山去,帮我干娘摘取魔焰花。」
  「魔焰花?」霍水莲从来没听过这种花的名字。
  「那种花只长在雪鹰山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的山头,在白皑皑的雪地上开着火焰般大红色的花,被那儿的百姓们视为是守护雪鹰山的圣花。」
  「圣花?那它有什么功用吗?」霍水莲好奇地问。
  「听说有止血生肌的功效。」
  「喔?这么厉害?」
  「是啊!我那干娘有着绝世的医术,而她前阵子听说了一味止血生肌的祖传药方,需要几样特殊的药材,魔焰花便是其中之一。我干娘动身去取其他药材了,所以我就负责帮她跑雪鹰山一趟。」
  「原来是这样,那走吧!」
  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去一趟雪鹰山,四处走走、逛逛,也是挺愉快的一件事,况且她老早就想要试试「行走江湖」是什么样的滋味了。
  「不过这一路上,可能难免会有一些麻烦或是危险,妳要尽量小心些。」沙尔拓提醒道。
  「放心吧!我可不是什么娇弱的女子,我有自保的能力。」
  见她这么有自信的模样,沙尔拓不禁扬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睨着她。
  「这几句话,从刚刚才被吓得花容失色的人嘴里面说出来,可信度实在是不太高呀!」
  被他这么一调侃,霍水莲的俏脸不禁泛起了红晕。
  「我说的是真的啦!好歹我也学了十多年的功夫呢!」
  「喔?」
  沙尔拓望着她,眼中掠过一抹赞赏。
  原来她学过功夫,难怪她不像一般柔弱娇贵的千金小姐,遇到事情只会哭哭啼啼的,一点处理能力也没有。
  说起来,她真的已经非常勇敢了,除了那条吓坏她的蛇之外,从山崖坠落到现在,还不曾看她掉过半滴眼泪。
  若是一般女子,哪会像她这般的坚强?
  「谁叫我爹怕极了我这个天生的倒霉鬼,怕我会害了他,所以从小就把我送到远远的地方去习武──」
  「好了,别再提以前的事情了。」沙尔拓打断她的话。
  他知道她对于「天生祸水」这件事情在意得要死,不希望她又掉进苦涩难受的情绪之中。
  霍水莲明白他的心思,他的体贴让她不禁朝他感激地笑了笑。
  那抹娇美如花的笑意映入沙尔拓的眼底,让他的眸色蓦地一深,神情也突然变得有些恍惚,再度被她那张娇美的容颜勾起了过往的回忆......
  「你怎么了?」霍水莲关心地问。
  「没什么。」沙尔拓甩开心思,不许自己的情绪被往事所影响。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转,说道:「我只是在想,在我们动身之前,得先帮妳买些衣物才行。」
  「噢,对呀!」
  霍水莲也低头瞥了自己身上的嫁裳一眼。
  若是她一路上穿着新娘嫁裳跟他同行,只怕沿路会引来路人们侧目的眼光,那实在是太招摇了。
  「来吧!咱们该走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了,不过要离开这座深谷,可得有披荆斩棘的心理准备呀!」放眼望去,似乎没什么现成的「路」可走。
  「那有什么问题?我才不怕!」霍水莲扬着笑。跟在他的身后,她有种不论要去哪里也绝对到得了的信心。
  ★★★
  
  由于两人都有武功底子,要离开深谷就不算太困难的一件事。
  正午时分,他们已抵达一个小城,并且用过了午膳,买了几件衣物,霍水莲还顺便挑了把称手的剑──既然沙尔拓说这一路上可能会碰上麻烦或是危险,那么带把剑总是有备无患嘛!
  「那,咱们就往雪鹰山出发吧!」霍水莲兴致高昂地说。
  那魔焰花除了有止血生肌的功效外,生在雪地里的红花必然也长得相当美丽,她很想亲眼瞧瞧。
  「嗯。」沙尔拓点了点头,看出了她眼底的期待,突然开口问道:「水莲,妳会骑马吗?」
  「会呀!」
  「那咱们弄两匹马来骑吧!」
  「咦,你本来没有骑马吗?」霍水莲突然想到在山顶遇见他的时候,他似乎并没有坐骑。
  「本来有的,但是我在半路遇见了一个商人,他的马儿受伤了,却硬是要逼着马儿继续赶路,为了不让那匹马儿被折磨死,我就把刚买来的马儿让给他了。」沙尔拓笑道。
  沙尔拓笑了笑,前去和贩马的商人交涉了一会儿后,替他们各自弄了一匹俊美漂亮的马儿。
  骑上马儿出了城之后,他们并骑在一条平坦的山路上,迎面吹来的微风相当舒畅,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
  霍水莲扬着一抹笑,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说道:「我们来比,看谁先到山顶的那棵大树。」
  「好啊!」沙尔拓好心情地奉陪。
  「若是输的人......」
  「若是输的人,要无条件帮对方办一件事。」
  「好,就这么决定!开始吧!」
  霍水莲娇叱一声,原本只是漫步前进的马儿开始奔驰起来,然而一会儿后,她突然勒住马儿,困惑地回头望着仍停在原地的沙尔拓。
  「你为什么还不动?」
  「不急,让妳先跑一会儿。」沙尔拓笑着回答。
  他的俊脸上满是自信的微笑,让霍水莲不禁挑起眉梢。
  「好哇!竟然敢瞧扁我?要让我先跑是你的事,等等你若是输给了我,可别拿这个当借口。」
  霍水莲说完后,转头又继续驾驭马儿奔驰。
  沙尔拓又笑了笑,见她的骑术还不差,知道自己也差不多该动身了,要不然说不定真要输给了她。
  他的神色一敛,叱喝一声,胯下的马儿立刻扬蹄疾冲。
  沙尔拓替自己挑选的这匹马儿可是有着绝佳的腿力,再加上他熟练的驾驭,马儿宛如旋风一般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地奔驰着,很快地拉近了他和霍水莲之间的距离。
  霍水莲听见马蹄声,回头一瞥,惊讶地望着迅速逼近的沙尔拓。
  没想到他的骑术如此了得,她都已先跑了一会儿,他竟还追得上来,若这样下去,她岂不是输定了?
  不行!就算输,也不能输得太难看呀!
  她抓紧缰绳,又是一声娇叱,催促着马儿加快脚步。
  就在他们一块儿加速朝着终点的那棵大树冲去的时候,却又几乎在同一时间勒住马儿,停了下来。
  霍水莲蹙着眉头,仔细听着从右边林子传出的声响。
  她转头望着沙尔拓,问道:「你也听见了吗?」
  「嗯,过去瞧瞧吧!」
  霍水莲点了点头,跟着他一块儿掉转马头,朝着右边的林子前进,不一会儿就看见了让他们停下脚步的原因。
  「不!别打了!求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女子哀声求饶,正是刚才他们两人听见的声音。
  「哼!妳这女人胆敢逃跑,老子怎么能饶妳?看我非打死妳不可!」魁梧的男子冷哼着,手中的鞭子无情地朝女子身上抽打。
  「啊!不要打了!饶命啊!」女人哭喊着求饶。
  「饶命?妳想得美!」
  男人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手中的长鞭眼看就要再度朝那个女人的身子狠狠鞭去──
  「住手!」
  霍水莲叱喝一声,曼妙的身子从马背上一跃,迅速来到两人面前。
  「妳是什么人?我教训我的女人,关妳什么事?」男人怒气腾腾,没有因为霍水莲的绝世美貌而给半点好脸色看。
  「路见不平,不论什么人都能管!」霍水莲怒瞪着他,一点都没被这男人的气势给吓倒。
  「哼!那我就先给妳一点颜色瞧瞧!」
  男子挥鞭想要抽打霍水莲之际,一抹高大的身影眨眼间已来到眼前。
  沙尔拓徒手抓住长鞭,一个运劲,鞭子立刻断成好几截。
  「想动她,还得先问问我!」沙尔拓神色凌厉,气势慑人。
  男人看了看断掉的鞭子,脸色大变。
  「你......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什么大侠,不值一提。」沙尔拓哼了声,没打算报出名号。
  「......哼!」男人虽然很不甘心,但也自知打不赢,只好恨恨地对女人说:「算妳好狗运!妳有本事的话,走了永远不要回来,否则往后要是再被我逮到,我非打死妳不可!」
  撂下狠话之后,男人象是怕被沙尔拓教训似的,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霍水莲鄙夷地瞪了那逃之夭夭的背影一眼之后,随即关心地望着吓得缩成一团的可怜女子。
  「姑娘,妳还好吧?」她一边轻声问道,目光一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边关心地在对方身上快速地扫视了一遍。
  幸好看起来她只有手臂被打了一鞭,还不算太严重。
  「我还好,幸好二位及时伸出援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怎么了?他为什么要追打妳?」霍水莲问。
  「小女子名叫杜姿容,因为父母双亡,只好厚颜来投靠姨娘,可姨娘一直嫌我碍眼,竟然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卖给刚才那男人当小妾,我只好想法子逃了出来......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别谢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可我......也没地方可去了,二位可否收留我呢?要我做什么都行,我可以当丫鬟,尽心尽力地服侍公子!」
  杜姿容抬头仰望沙尔拓,看着他俊美的脸孔,眼底不禁流露着倾慕的光芒。
  沙尔拓的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半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感到有些困扰,而霍水莲的表情则是有些僵硬。不知道为什么,杜姿容对沙尔拓流露出的爱慕之情,让她......胸口闷闷的......
  「我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任何人的服侍,有丫鬟跟在旁边,反而会让我浑身不对劲。」沙尔拓婉拒了她。
  听他这么说,杜姿容的眼神失望地黯了下来,但她仍不死心地说:「没关系,那我可以服侍姑娘。」
  「可我也不需要丫鬟服侍,而且妳跟着我会倒霉的。」
  「倒霉?怎么会呢?」杜姿容一脸不解。
  「不瞒妳说,我昨儿个本来要出嫁,结果迎亲的队伍半途遇到土匪,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从悬崖摔下,差一点就丢了性命。」
  这一连串「精彩」的际遇,听得杜姿容不禁咋舌。
  「这......怎么可能?」
  「她说的全是真的。」沙尔拓勾唇一笑,这番际遇乍听起来确实荒谬,也难怪杜姿容会这般惊愕了。
  「总之,为了妳的安全着想,还是别跟着我们比较好。况且我们还有事情要办,会在外头四处奔波,跟着咱们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但是......我也没地方可去了......不管会倒霉也好、四处奔波也罢,请二位带着我一块儿同行,好吗?我保证会尽量不耽误你们的!求求你们好人做到底,大发慈悲地收留我吧!」
  「这......」
  面对杜姿容的苦苦哀求,霍水莲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求助地望向沙尔拓,由他来决定。
  沙尔拓皱了皱眉,考虑了一会儿后,终于妥协了。
  「好吧!妳若是真没地方可去,非要跟着咱们,也不是不行,但我和水莲都不需要丫鬟,倘若妳愿意的话,到时候就负责服侍我干爹、干娘吧!只是,往后的日子也未必安稳,可能还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会有点危险,妳不怕吗?」
  「我不怕!有个栖身之所,总好过没有呀!我愿意跟着公子到天涯海角,有什么危险我都不怕!」杜姿容立刻说道,朝沙尔拓露出感激的笑容。
  霍水莲瞥了杜姿容一眼,看着那喜形于色的神情,她的一颗心......莫名地高兴不起来。
  怪了,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像沙尔拓这般俊逸潇洒的男子,女人们瞧见他会怦然心动也是很能理解的事情呀!她在闷闷不乐个什么劲儿?
  霍水莲轻蹙着眉心,目光瞥向沙尔拓,一想到他也决定带着杜姿容回「怪人堡」去,她胸中那股抑郁的情绪又更强烈了......
  唉,她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对沙尔拓而言,他不过是提供这可怜的女人一个栖身之处罢了,就像他邀她去「怪人堡」一样,既然如此,她有什么好闷闷不乐的?
  难道......在她心中,她希望自己对沙尔拓是有那么一点儿与众不同的吗?
  一思及此,霍水莲的一颗心有些纷乱,一时半刻之间也厘不清自己的心情......
  ★★★
  
  天黑之前,他们一行三人进了城,找到了一间生意还不错的客栈。
  用完晚膳之后,沙尔拓替他们三个人各要了一间房,就在他正打算要歇息的时候,一楼传来了骚动声。
  「怎么回事?」
  沙尔拓皱了皱眉,开门前去一看究竟。
  听见骚动的住客们也纷纷走出房门,挤在楼梯上看个究竟。
  沙尔拓瞥见杜姿容也在其中,而且还站在最靠近楼梯口的位置。
  往下望去,一名手持大刀、满脸横肉的壮汉正用力拍了一下柜台,吓得掌柜差点整个人惊跳起来。
  「掌柜的,上回我就已经说过了,今儿个要来收取保护费,怎么你还不快点乖乖交出来?」
  「哎呀!大爷......小店只是经营小本生意,哪有多余的银子可以给您呢......」掌柜一边回答,一边紧张地猛擦汗。
  「我瞧你这儿的生意挺好的,怎么可能会付不出来?」壮汉横眉竖目地叱喝了声,一脸相当不满意的表情。
  「可......可......小的赚的都是辛苦钱......」
  「废话少说!你要是再拖拖拉拉的,不快点交出来,老子就把你这儿全部劈烂!看你还怎么做生意?」
  壮汉怒喝一声,大刀一阵挥砍,连劈了好几张椅子。
  这番举动和气势吓坏了躲在二楼看热闹的客人们,生怕这壮汉突然一个发狂,冲上来砍人,大伙儿吓得连忙要躲回自个儿的房里。
  当众人们忙着要返回房里的时候,霍水莲正好从房里走了出来。
  她刚才都已躺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打算就寝,却听见这场**,由于她还得花一点时间穿好衣裳,所以稍微耽搁了一点时间才出来。
  没想到她一走出房门,就面临这样混乱的场面。
  眼看沙尔拓也在,她迈开步伐想要朝他走过去,然而在大伙儿的推挤中,她一个不小心,狠狠撞上了站在楼梯口的杜姿容,而杜姿容惊叫一声,整个人就这么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噢,天啊!」霍水莲低呼一声,完全来不及拉住杜姿容。
  沙尔拓也看到了这一幕,他正要冲下楼去救杜姿容时,却瞥见她十分技巧地弯起身子,以最安全的滚落姿态护住自己的身躯和脸面,让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不仅如此,她在一路滚落的时候,脸上竟没有半点惊恐的神色,那让沙尔拓顿时停下了动作,黑眸深处浮现一抹若有所思的光芒。
  霍水莲也瞧见了这一幕,她一阵愕然,怀疑地望着杜姿容,就见杜姿容一路滚到壮汉的脚边,被那壮汉一把抓住当作要挟。
  「快点把银子给我交出来!否则我剁了这个小女人,看看以后还有谁敢来你这间客栈!」
  「你......这......」
  掌柜正无奈地想妥协的时候,沙尔拓开口了。
  「阁下好手好脚、身强体壮的,不靠自个儿的本事赚钱,只会恃强凌弱,真是枉生为人了。」
  「谁?竟敢教训老子?活得不耐烦啦?」壮汉忿忿地叱喝。
  沙尔拓利落地跃至一楼,那壮汉还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原本握在手里的大刀就被夺了去。
  杜姿容趁着壮汉惊愕之际,奋力挣**了他的箝制,连忙躲到沙尔拓的身后,而霍水莲这时也下楼来了。
  眼看那壮汉想开溜,沙尔拓冷冷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想上哪儿去?」
  壮汉吞了口唾沫,此刻身手不如人,让他当场气势全消。
  「我......我......我该走了......」
  「走?你以为现在你还走得了吗?」沙尔拓哼了声,转头问向一旁的掌柜。「掌柜,你这儿可有绳子?」
  「有有有!」掌柜立刻找出了一条粗麻绳。
  「将他捆绑起来,送给官府处理吧!」
  一听见要将他送官,壮汉急着想要逃跑,却又忌惮着架在颈子上的那把长剑,因此不敢随便挣扎扭动。
  「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哼!有什么话留着向官府说去吧!」掌柜的将他牢牢捆绑后,忍不住气得多踹他几下。
  上回这无赖前来勒索,他就想要去告官抓人了,岂料这家伙临走前却撂下狠话──若是他胆敢去告官,就要杀他一家老小!
  这可怕的恫吓让他相当害怕,也让他没敢真的一状告上官府去,这会儿

Rank: 1

91UID
94524542  
精华
帖子
67 
财富
355  
积分
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有人帮他把这家伙给摆平了,真是大大出了一口恶气!
  「沙公子,你又救了我一回,你真是我的大恩人。」杜姿容又用那种充满爱慕的眼神望着沙尔拓。
  「一点小事而已,杜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就算刚才那家伙没有挟持妳,我也不会任他这般威胁掌柜的。」
  「杜姑娘,妳没事吧?」霍水莲一边问,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杜姿容,就见从楼梯上一路狼狈摔落的人,身上竟没有什么严重的伤。
  「我还好,别担心。我知道霍姑娘不是故意的,刚才那只是意外,我不会因此认为霍姑娘是祸水的。」
  听她这么说,霍水莲的表情微微一僵。
  或许言者无心,但是听者有意,让她不禁要想──说不定杜姿容会滚下楼来,也是因为她天生带煞的关系?
  正当她这么想的时候,沙尔拓轻拍了拍她的肩头。
  「就算真的是祸水,那又怎么样?我一点儿也不在乎,妳也不许再想这件事了,知道吗?」
  霍水莲抬起头,看出他眼底的关心,心底不禁一暖。
  她点了点头,朝他扬起一抹微笑。
  「可万一我一路上不断**些大大小小的麻烦,怎么办?」她故意问道。
  沙尔拓耸了耸肩,故意装出一脸无奈地答道:「还能怎么办?只得帮忙收拾残局呀!」
  霍水莲看着他那刻意摆出的苦瓜脸,忍不住噗哧一笑。
  她知道他是故意逗她开心,让她别再那么介意「宿命」的事,对于他的细心与体贴,她不禁感动极了。
  「你真的不会嫌我烦,后悔带我上路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喔!」
  「我怎么会后悔呢?有妳在身边,我觉得日子有趣多了。」
  「真的?」霍水莲挑眉瞅着他。
  「那当然!」沙尔拓勾起嘴角,毫不犹豫地回答。
  看着他那迷人的笑脸,霍水莲不由得一阵怦然心动,白皙的俏颜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也扬起嘴角,回他一抹微笑。
  她那带着几分娇羞的笑靥,美得令人屏息,让沙尔拓的目光一时之间无法移开,就这么与她静静地四目交会。
  他们男的俊、女的美,怎么看都相配极了,而且他们此刻融洽的气氛,让杜姿容感觉自己完全没有介入的余地。
  她沈着脸,感觉有点闷,低垂的眼眸迅速掠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