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3 | 浏览:1084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捡到影帝一枚》又名《影帝归来之漫漫追妻路》作者:豌豆卿(91 ...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64167139  
精华
帖子
51 
财富
532  
积分
164  
在线时间
1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9 
最后登录
2019-1-16 

第二十七章
虽然秦牧一直坚持自己没什么大事,可是卿卿还是不大放心,所以今天早上起了个大早,打算来医院给秦牧拍个片子检查一下。

这是本市最好的一所三级甲等医院。这所医院正面是门诊大楼,一个半圆形平顶的建筑,一共六层。进门后左右两面是药房、挂号等科室,再里面就是各类门诊部。厅里摆放着一些自动办卡、挂号的机器,用二代身份证就能自动办卡、充值、挂号。正中是一个几十级的大理石台阶,两边各有一部电梯,不像是医院倒像是某个高档别墅里的配置。
之所来这所医院,是因为杉杉姐在这个医院。秦牧没有身份证,不能办医疗卡,所以只能找杉杉姐想想办法,看能不能顶着自己的名字检查一下。
看到她,杉杉姐也吃了一惊,这丫头好长时间没见了。
  “木卿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这么久见不着人影!”杉杉姐先是嗔了她一句,然后才接着问“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中医科室相比于西医科室的人声鼎沸,要显得冷清许多。卿卿进去的时候门诊里面没有病人。
  卿卿把情况跟区杉杉说了一下,区杉杉也很仗义地让她等一下,亲自跑出去协调。最后跟医院的同事打了个招呼,用卿卿的身份证办了一张医疗卡,带着秦牧检查了一下,所幸器官脏腑都没受伤。
  “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区杉杉拍了拍卿卿的肩膀,拉着她回到她的办公室。
  杉杉姐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出生于医学世家,爷爷那头出了好几个西医,母亲这边又是中医,所以年纪虽轻医术却很不错,三十出头已经成了主任,自己在一个办公室。
  “他是顶着你的名字检查的,这检查结果不能作为证明让对方赔付医院费。”
  区杉杉开口提醒到。
  “这没什么,也没指着那人赔偿,人没事就好了。”
  “这人谁呀,你这么关心。”杉杉姐凑到卿卿的面前,压低声音问道:“你男朋友啊。”
    “不是,一个朋友!”
区杉杉满脸不相信的样子,看卿卿一副不愿意多说的神情,也没有再多问。
  “把腿伸到凳子上,我给你处理下。”
  “我这没事,就擦破了一点儿皮。”
  “听话,现在天热处理不好会发炎的。”杉杉拿了药水给卿卿擦洗伤口,然后又拿了一瓶药粉,边洒边说:“你哥还不知道吧,就你那性子铁定不会告诉他的。不过你哥如果知道了肯定会心疼的。你还记得么,初三你骑自行车摔倒那次,听说是碰伤了胳膊吧。邻居阿姨打电话给我们班主任,当时正上晚自习,班主任一告诉木浩然,他立马就冲出去了,连请假都忘了,我们都吓了一大跳。”
  回忆起高中的情景,区杉杉的脸上浮现一种柔和满足的表情,连眼睛里都绽放了一些别样的光彩。
  杉杉姐拿纱布给卿卿的膝盖缠了几圈,“后来我才知道是你摔伤了,两个胳膊不能动。我去看你的时候,木浩然正端着一碗米饭一勺一勺地喂你,那个时候我就想,木浩然对家人真好,要是我。。。。。。”
  杉杉猛然停了,意识到说错了话,只能生硬地停在这里。其实即使她没有说完,卿卿也知道,杉杉姐想说的是要是我也是他的家人多好啊。卿卿心里也很郁闷,明明她感觉她哥是喜欢杉杉姐的啊,为啥就没敢表白呢。
  “杉杉姐,你喜欢我哥么?”
  她要杉杉姐一句话,如果是肯定的回答,她就一定要把这件事搞清楚,看看盘横在他们之间的到底是什么,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有多少青春可以蹉跎。
  区杉杉没想到木卿卿能这么直接地问她,她们虽然熟,可这个问题一直是刻意回避的,所以诧异了一瞬。
  “一直是喜欢的呀,”区杉杉苦笑了一下。
  “杉杉姐,等我回老家给你打个东西,你就知道木浩然是怎么想的了,你一定一定先别去相亲。”
  区杉杉先是讶异了一下,然后脸上浮现出一抹愉悦的神采,只是转瞬就被强压了下去,失望了太多次了,不敢再报什么希望,但又因为卿卿的话忍不住多想,会是什么东西呢。
  “我带你去找我表哥,让他帮你朋友处理一下身上的外伤。”
  “好的,谢谢杉杉姐。”
  杉杉姐的表哥在门诊三楼的外科,他们一起乘着电梯到了三楼,刚进了中间的大厅,迎面走来三个人,两个穿着黑西服的身材健硕的人正架着一个清瘦的高个子,那高个子不是别人正是她们前一段时间在旧货市场救得那个高中生。
  木卿卿心里诧异,他怎么转到这里来了,而且他们是正面迎着她过来的,他怎么像不认识她一样,脸上的表情好像也不对,给人一种很呆滞的感觉,嘴角似乎也淌着一些口水。上次在医院不是说没什么大事么,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到底她走了以后发生了什么?



第二十八章
“不要,不要。。。。。。啊。。。。。。”
木卿卿从一阵噩梦中惊醒,那梦境可怕的很,以至于她出了一身冷汗。
竟然梦到了救过的那个高中生,现在她想起来了,这孩子就是当时打小胖的那个,梦境里他还是穿着那天的校服,天依然下着雨,起先是光线不明,随着他慢慢的走近,卿卿才看清他浑身都是血,边朝她走边说:“为什么害我,为什么害我?” 梦境里雨下的很大,可是依然冲不干净他身上的血迹。

木卿卿是被吓醒的。
“笃笃笃。。。。。。”门外响起敲门声,木卿卿打了一个激灵。
从窗户口伸出头朝外看了看,原来是秦牧,只见他趿拉着一双拖鞋,穿着一条大花短裤,上身是一件宽松的T恤,许是睡觉不老实,头发弄得乱蓬蓬的。
卿卿开开门让他进来,估计秦牧是听见她的喊声了。
“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你回去睡吧”
卿卿打着哈欠,拿起一旁的闹钟看了看,才三点。
“你睡吧,你睡了我再走。”
“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刚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你快回去睡吧。”卿卿从背后推着秦牧往外走,秦牧要是真在这里看着她,能睡着才怪呢,会很不习惯的好么。

秦牧现在虽然还是很瘦,不过要推着他走倒还真不容易,秦牧回头定定地望了一眼木卿卿,似是在确定。“哎呀真没事,你快回去睡吧。”秦牧笑了笑离开了,秦牧走后,卿卿肚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脑海里纷繁交织各种画面,这些画面都跟那个高中生有关,一会儿是那天他昏迷不醒躺在厕所的样子,一会儿是她叫来了监护人,他满脸愤怒的样子。一会儿是在医院中他满脸呆滞的样子,一会儿又是梦境里他满身是血的样子。各种画面拥挤在她的脑海迟迟挥散不去。

思来想去还是得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他还是个高中学生,看那两个架着他的人的样子,也不像有半分客气,总要弄明白才好。
早上七点半,卿卿掐着点给校长打电话,校长每天都是七点就到学校了。

“喂,老班,今天有事请一天假!”校长是她高中的班主任,虽然偶尔爱用点儿激烈的言辞敲打敲打木卿卿,可是木卿卿知道他还是挺优待她这个曾经的学生的。最起码没扣过奖金。
电话里传来一声咆哮:“木卿卿,不想干了是不是,昨天不是请过了?”
“今天确实还有事,去不了,通融通融么?”
“木卿卿,麻利地给我滚来上课,别说那么多废话!”
“老班,班主任,今天确实有急事,要是解决不了,影响一辈子的,看在我兢兢业业上了好几年班的份上再请一天喽,就一天,回头我去看师娘,多带点烤兔排,师娘最好这口!”
“木卿卿,不要用糖衣炮弹收买我,你这丫头,都快三十的人了,还不让人省心,行了行了,就一天啊,过了今天说啥也得给我滚回来上课!还有相亲的时候穿的漂亮点儿,别蓬头垢面的,丢咱班的脸,你算算咱236班还有几个人没结婚,就你爱拖后腿!”

“谢谢老班,回头去看师娘和你啊,挂了!”虽然老班误会自己嫁不出去要去相亲,但是能请到假已经很不错了。不管那么多了,赶快去医院要紧。
“你去哪?”
秦牧听到她开门声,就紧跟着出去了,平时卿卿一般是八点才出门的,昨晚从她房间回来后就睡不着了,写了一会儿字又迷糊了一会儿,听到隔壁的开门声,就醒了。
“奥,今天有点儿事要出去一趟。”卿卿一边回答一边将门锁好,“你记得把我教你的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多读写几遍,还有练习一下怎么用键盘拼写出汉字啊,别偷懒啊。”
秦牧望着出门的卿卿,心里总有几分不安,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就时不那么舒服。
“大早上立在门口干嘛?”
刘奇刚好从房间出来,看秦牧呆呆地立在那打趣道。自上次一起打过架后,二人之间友谊突飞猛进,刘奇赶完早市回来也多宅在家里管理网上的店铺,所以午饭二人常常在一起解决。
“刘奇,你是不是有辆变速赛车。”
“是啊,怎么了?”
“借一下!”
“干嘛?”
“有事出去一趟。”
“那你骑三轮吗,那个是电动的,比自行车省力多了。”
“我不会骑呀,别那么小气,借一下啦,就一个上午。”
刘奇满脸不乐意,不过还是抵不过秦牧的软磨硬泡,很不情愿地将他那辆宝贝赛车推了出来。秦牧骑上车也顾不上跟刘奇告别就出了院子,只剩刘奇在院子里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你慢点啊,小心我的车。”
因为这条路上岔道少,卿卿也只能是直行的,所以秦牧就使劲蹬着车快追了一会儿,好一会儿以后才看到前面出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就保持着那样的速度一直在后面跟着,既不让卿卿发现又不会跟丢。

好一会儿卿卿才骑到目的地,原来是昨天去的那个医院。秦牧有些纳闷,卿卿又来这里干嘛,难道是找昨天的那个朋友。等卿卿放好了车,他也将自行车停在大门外面,然后跟着她进去了。
卿卿径直来到三楼,走到昨天他们出现的那个区域,然后找个了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她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没见着人来,站起身走了两圈还是看不到人影,复又坐下。也不敢看手机生怕错过了,只能盯着楼梯口干等。一直到十点半左右,从楼下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不像是一个人的,应该是几个人一起的。

卿卿不错眼珠地盯着楼梯口,果然从楼梯下上来了三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个个子很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健壮,嘴唇周围长了一圈络腮胡子,一个稍胖些的人走在后面,肩膀上搭着另外一个人的胳膊,正是那个高中生。他瘦了很多,脑袋朝下耷拉着,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
那胖子一手抓着他的腰,一手扶着他的胳膊,半拖半拽地往上走。
木卿卿不敢贸然上前,只待他们转身走入了楼道,才悄悄跟了上去。这一个方位的科室大都是放射科室,安静的很又没有什么人,跟处在对面区域人群攒动的科室截然相反。他们一行人进了楼道最靠里的一间科室,那门是紧紧闭着的。木卿卿猫步走了过去,将耳朵贴在门上面。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光靠营养液他维持不了多久的,你们得给他吃点东西。”
“谁想看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啊,但是这小子骨头太硬,就是不交出来,你说咱们怎么办。”
“你们偷偷给他喝点小米粥什么的,不让那女人发现不就行了,真伤了人闹出事来岂不是你们自己兜着,还有别光听那个女人的话,她这样阴狠的人活不长。”
“唉,她一天跑过来一次,我们也很难做的。都是这小子,骨头太硬,都这么多天了,还是不松口。”
里面断断续续传出的声音让卿卿倒吸了一口凉气,背上密密麻麻一层冷汗,这不是普通的小事,这是非法拘禁啊,而且对方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木卿卿听到里面说了句好了,不敢再停留,赶忙从那地方跑了出来,躲在了医院一根防火柱的背后。等那几个人出来慢慢下楼后,卿卿站在三楼的栏杆上,将手机对准了他们然后拍了一张照片。
先是将照片发到社区警务室微信公众号上报警,然后快步走下去,要看他们去哪。

等她跑到门诊部的门口,刚好看到那络腮胡子正在打开后车门,狠狠将那男孩子推进去。
待三人上了车开出了医院,她才赶忙跑出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刚要关上车门,一人阻止了她关门的动作,从车外挤了进来。
“你怎么在这?”
来人正是秦牧。
“走吧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秦牧一直跟在她后面,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跟着那三个人,但是他也发觉那个男孩子正是上次在旧货市场救的那个,而且卿卿跟着他们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他能做的就是在一旁跟着她,不让她一个人冒险。
前面的那辆车在路上开了很长时间,一直开到了靠近西高速口的地方才放缓了车速,那一带没什么人烟,就跟以前去过的那个旧货市场差不多,只是在空旷的草地上散布着三三两两临时组建的彩钢房。

往前已经没有公路了,司机不愿意朝再朝前走,卿卿只好给他结了钱,和秦牧一起下了车。
等他们下车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那辆车的踪迹了,只能顺着车开进去的那条小径摸索着向前走,幸亏是土路有车轮印,而且这里人烟不多,车轮行驶的方向很好辨别。卿卿和秦牧一起跟着车轮印朝里走去。
这里坑坑洼洼地十分不好走,路中间还有一些泥洼,积了一些水,白色运动鞋上已经脏污不堪了。


卿卿和秦牧继续朝前走,看到车轮印在一个工厂前断掉了,四下看看再没有看到别的地方有车轮印,应该就是开进这里了。那地方四围是一圈高高的红砖围墙,里面有三个彩钢瓦围成的小屋子,因为彩钢屋子比较低,所以在围墙外面只能看到屋子的屋顶。大门里面上了锁,推不开,卿卿和秦牧围着墙转了一圈,没有任何的破口,围墙严严实实的。


“怎么办啊,这地方这么高。”卿卿咬了咬嘴唇,这是她惯有的小动作。
秦牧朝四周望了望,那些已经荒了的地上散落着一些红砖,估计是以前建房子没有用完的。秦牧走过去搬了一剁过来,将它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围墙根上。放好后又起身过去搬,卿卿明白他的意图了,也跟了过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各搬了一摞转过来。
来来回回好几趟,堆起来的砖差不多有半人高了。
卿卿看差不多了,就想踩着爬上去,谁料胳膊被秦牧拽住了。


“我爬进去开门,你在大门那等着。”说完不等卿卿拒绝,就很敏捷的爬上了砖头摞,然后再踩着砖头爬上了围墙的墙头。
他回头冲着卿卿笑了一下,像是某种安抚,然后就将放在外面的腿伸了进去,不一会儿只能看到扒着墙的两只手了。
卿卿看他已经跳下去了,就连忙来到大门前,不一会儿,大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小缝。


卿卿从小缝里钻进去,看到了门后的秦牧。二人谁也没有说话,怕打草惊蛇,轻轻将门关好,然后一起猫着腰靠近了彩钢房的外围。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8888799  
精华
帖子
财富
462  
积分
9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6-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写的挺好,文笔不错,构思也不错,加油加油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2337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6398  
积分
1135  
在线时间
857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10 
最后登录
2019-1-22 
看一切好小说,追自己爱的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