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57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冒牌前夫 :联谊聚会,从来不是洪栗安会出现的场合 ...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冒牌前夫》 作者:香奈儿(完结)

第一章
楔子
  
  联谊聚会,从来不是洪栗安会出现的场合。
  刚过二十岁生日的他,遗传了父亲的颀长身材、深邃五官,以及母亲的晶亮大眼,加上为了健康,每天固定运动半小时,练就出一身结实硬朗的好体格,他的问题向来是如何推却那些主动示好的女人,一点也不缺异性缘。
  现阶段他的目标只有保持名列前茅,累积更多奖学金,作为日后出国攻读珠宝设计的学费,对于恋爱这件事是兴趣缺缺,会出现在此只有一个原因--为了顶替双胞胎哥哥洪玺吉。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这种事......」
  一进夜店,听见震耳欲聋的音乐,向来厌恶吵闹的他立刻后悔。
  虽说是双胞胎,但兄弟俩的个性是南辕北辙,作为弟弟的他沈稳内敛,身为二哥的洪玺吉却是爱玩又没定性,是家中最令人头疼的人物。
  这次联谊就是他那位「花名」在外的二哥主办,不少女孩子全冲着「洪玺吉」这名字而来,结果他老兄居然把这件事忘得一乾二净,这会儿人还在兰屿度假。
  眼看过了约定时间,女孩子全员到齐,男方主办人还不见踪影,大家开始质疑是不是假借名义的一场骗局?因此二哥这方人马紧急派人杀到家里逮人,才发现代志大条,情急之下不断央求他代打上场,连他二哥都在手机里苦苦哀求他帮忙去坐一下也好--
  唉,他就败在心太软!
  看着昏暗灯光下,舞池里一个比一个跳得夸张,像是群魔乱舞的场面,洪栗安不禁眼角微微抽动,更想转身走人--
  「安啦,我答应你哥会罩着你,来吧!」
  像是看出他可能逃跑,洪玺吉的好友大剌剌地胳膊一拐,像和他有多麻吉一样,硬是把他拉到靠近舞池的几桌年轻男女间介绍,不忘找个理由说他身体不适勉强来赴约,所以今晚宜静不宜动,免去要他跳舞的苦刑。
  只是,做个称职的花瓶也不容易,因为此刻他穿着二哥的衣服、梳着二哥的发型,身分是「洪玺吉」,这场联谊的召集人,不能板起脸让那些太过热情的女孩们退避三舍。好不容易其他人都下场跳舞了,一名穿着紧身皮衣皮裙的辣妹却摆明了视他为猎物,主动换位子紧贴他而坐,不断释放今晚想和他共度的暧昧暗示。
  洪栗安快要应付不来,正觉得如坐针毡,想找个理由提前退席,突然头顶一阵凉意,浅褐色的酒液顺着额前的发丝不断滴落。
  「洪玺吉,你好样的!说你弟车祸住院没办法参加我的生日派对,结果在这里劈腿把妹?!」
  他诧异却没动怒,仰头看向正气急败坏指着自己痛骂的白衣美人,猜想她应该是二哥最近交往的对象,遇上这种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场面,生气也是难免。
  唉,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二哥,刚交了女友又出来联谊,吃着碗里想着碗外,也不怕噎死!
  该死的二哥偏偏还咒他车祸住院,但说出自己是冒名顶替的事实一样麻烦。
  权衡轻重过后,洪栗安只能硬着头皮装到底,幸好自己记性不错,没忘了前几天接过一通电话,对方自称是二哥女友,名字好像叫做--小真?
  他无奈地起身解释。「小真,妳误会了--」
  「啪!」
  一个耳光重重甩上洪栗安左颊,又麻又痛,他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到嘴的话全忘得一乾二净。
  「我是小莉!」
  洪栗安反应不及,又被她狠狠踩上一脚,细长鞋跟感觉像钉子打入骨头里,痛得他跳脚。
  「你居然敢对着我喊你前女友的名字?!洪玺吉,我们玩完了!」对方气得再用力推了他左肩一下,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前女友?
  他脑筋一下子转不过来。在北部求学外宿的他上个月回家,当时二哥带回家吃饭的女友叫安琪,结果不到一个月,不只「安琪」成了过去式,连前几天打电话来的「小真」都成了前女友,根本是标准的快餐爱情,二哥恐怕一次都没用过真心。
  他不悦地拧眉,原本就不喜欢的电音舞曲此刻听来更加刺耳。
  回头一看,刚刚还黏着他不放的女人早已经溜下舞池另觅对象,整桌只剩他一个,也好,他省得应付,可以直接走人。
  走出夜店的喧嚣,洪栗安拿出手机,按下速拨键,但铃声响了快半分钟才接通。
  「怎样,托我的福让你去夜店参加联谊,觉得好玩了吧?」
  手机那端,洪玺吉语气轻松愉悦,和先前恳求弟弟解围时相差十万八千里。
  「有没有相中哪个女生?需不需要二哥教教你把妹绝招?」
  「不需要。」洪栗安拒绝。「代替你参加联谊还得挨巴掌、被踩,如果我觉得好玩,肯定病得不轻。」
  「蛤?」洪玺吉听得一头雾水。「挨打?你做了什么事?」
  「你应该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才对。还有,你女朋友小莉说她和你玩完了,再见。」
  「什么--」
  不待二哥发问,洪栗安不只结束通话,还直接关机。
  「我这辈子如果再心软答应假扮二哥,就是天下第一大白痴!」
  没错,到死都休想!
  
  
  美国,西雅图。
  
  下午五点多,阳光依旧灿烂,几户人家的屋顶像是镀了层淡淡金箔,跃动着晶亮光芒,连鸟儿都不想归巢,还在路边树梢上吱吱喳喳,热闹聚会。
  一辆白色轿车停在花店前,车门开启,走下一位身材窈窕、气质出众的白皙美人。
  随着她款步前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行,卷度柔美的长发迎风翩翩扬舞,翘睫轻眨、眸光一扫,迅速锁定摆在门口的一大束香水百合,直接捧花结账。
  「哈啾!」
  浓馥的百合花香,让乔佩妤关上车门后,立即敏感地打了个喷嚏。
  她不怎么喜欢香味太重的花,但她喜不喜欢不重要,大姊喜欢就好。
  想到大姊,她如水晶澄澈的眸子瞬即黯淡下来,一颗心全被忧伤笼罩。
  三个月前,医生宣布大姊是肝癌末期,只剩下三个月左右的寿命。
  大姊并未因此失志,每天活得更加努力,也不忌讳地提前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勇敢得让人觉得好心疼。
  直到上周,大姊病情急转直下,不得不终日卧床,忽然说她一直闻到一股腐败的味道,因此自己每天在她房里更换各种不同的花束,只希望多少能让大姊舒适一些也好。
  但姊妹俩心里都有数,时候就快到了......
  忍着鼻酸与泪意,乔佩妤强振精神,开车上路,迅速恢复她一贯沈稳坚强的处事态度。
  她从来都不软弱,自然更不能在大姊和小外甥需要她的重要时刻手足无措,何况,她可是即将成为「妈妈」的人。
  虽然大姊还没说出要让谁照顾自己儿子,但是小弟生的一对双胞胎刚满月,老大也才两岁,妈和他们夫妇俩照顾三个孩子已经焦头烂额,让外甥恩恩去纽约和他们住更是添乱。
  何况大姊离婚后便带着恩恩和自己同住,姨甥俩感情原本就好,要将恩恩送走,她舍不得,说什么也要把恩恩留在自己身边照顾才安心。
  「阿姨!」
  乔佩妤刚把车停进前院,外甥立刻开门蹦蹦跳跳地来到车旁。
  「恩恩,今天有没有听外婆的话?」她捧下花束,将车子上锁,弯身摸摸小外甥的柔顺短发。
  「有。」
  六岁的乔可恩笑得瞇瞇眼。他遗传了母亲的姣好面容,模样像个洋娃娃般可爱,到哪儿都讨人喜欢。
  「阿姨,我今天很乖,早上还帮外婆推妈咪到院子里晒太阳。」
  「是吗?妈咪今天能下床了?」大姊卧床多天,难得今天精神好。「走,陪阿姨去看妈咪。」
  「外婆说妈咪在睡觉,要我在房里玩,不可以进妈咪房里吵她,不然要打屁股。」小男孩摇摇头,委屈地瘪着嘴。「可是妈咪睡好久,已经快六个小时还不起床,害人家好无聊喔!」
  「恩恩很乖,没去吵妈咪,明天阿姨买你最爱吃的薄荷糖奖励你。」
  乔佩妤微笑哄着孩子进屋,心里却不如表面上那么轻松。
  大姊向来没午睡习惯,即使近来生病容易疲倦,也因为自知来日无多,更舍不得睡太多,白天总喜欢强撑精神和儿子腻在一块儿,今天居然六个小时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都不准恩恩进房,要不是真的精神不济才会久睡,就是痛到吃止痛药都没效,找借口阻止儿子进房看见她痛苦挣扎的模样。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好事。
  「妳回来啦?妳姊刚睡醒,正在找妳。」
  乔母已经从纽约赶来照顾病情严重的大女儿多日,听见小女儿开车回来的声音,立刻走出房间,眨眼给她一个暗示。
  「恩恩,跟外婆去超级市场买东西好不好?」
  「不好。」恩恩嘟起嘴。「我要和阿姨去看妈咪。」
  「恩恩不喜欢外婆了?要让外婆一个人好可怜地去那么远的地方买东西?外婆好伤心......」
  「好啦、好啦,外婆不要难过,我跟您去--」
  乔佩妤早知道母亲一定有办法让恩恩心软答应,便径自先进大姊房里。
  「妳回来啦?」乔如懿躺在床上,脸色蜡黄,完全不复病前的红润白皙。
  「嗯。」乔佩妤在床边坐下,不舍地拉住姊姊瘦削的手。「姊,很不舒服吗?要不要我送妳去医院--」
  「不要。」乔如懿打断她,摇摇头。「妳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讨厌看病打针,再说,去了也只是打止痛针,浪费钱又没意义。」
  乔佩妤秀眉微蹙,心里虽然不认同,却也拿姊姊的拗脾气无可奈何,明白自己再劝也是白劝。
  「佩妤,我大概撑不了几天了。」
  「不要胡思乱想。」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乔佩妤听了还是揪心又难过。
  「不是胡思乱想,我真的有预感。」乔如懿望着性格向来比自己坚强的妹妹,神情淡然,没有丝毫恐惧。「遗嘱我已经请律师拟好,等我走了,律师会先连络我前夫,他愿意领养恩恩最好,如果不愿意,只好--要干么?」
  乔如懿还没说完,妹妹忽然把手机拿到她面前,一头雾水的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打电话叫律师过来,立刻更改遗嘱。」乔佩妤以不容拒绝的口吻吩咐。「妳怎么可以把恩恩交给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妳身体病了,脑袋也跟着坏了吗?」
  乔佩妤万万没想到,大姊心里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
  当年大姊大学毕业后到加州工作,和从台湾派驻到美国的姊夫一见钟情,立即陷入热恋,交往不到三个月就因为姊夫又将被公司转调法国,两人舍不得分隔两地,居然连父母都不知会一声就跑去赌城结婚,最后还是收到她从法国寄来的明信片,全家人才知道她闪电结婚。
  女儿已经跟人家跑到法国去,却连女婿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这件事可把妈气得半死,怨叹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见到女儿。
  结果不到三个月,大姊居然闪电离婚,一个人飞回美国。
  在众人连番逼问下,大姊才道出姊夫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被她捉奸在床,还扯什么灵肉分离、心里依然只爱她的鬼道理,她一气之下坚持离婚,结束了这段儿戏一般的婚姻。
  在那之后,大姊和前夫像是从未有过交集的陌生人,再无连络,全家人也绝口不提那个烂男人,对方自然也不知道大姊离婚时怀了恩恩的事,所以她想都没想过,大姊居然会想到把孩子送回那样的父亲身边。
  「唉,他再怎么说也是恩恩的生父。」乔如懿语气无奈。「我当然也不愿意把恩恩交给那个人扶养,可是小弟自己已经有三个孩子要照顾,妈年纪也大了--」
  「我愿意扶养恩恩。」
  「不可以。」乔如懿一口回绝。「妳将来总是要结婚,带着恩恩只会拖累妳。」
  「会觉得恩恩是累赘的男人,也不会是我考虑的对象。」乔佩妤眼神笃定、语气坚定。「反正我绝对不会把恩恩交给那个男人,妳愿意更改遗嘱最好,不愿意的话,将来我也会和对方上法庭争到底,我相信妈和小弟也都会站在我这边。」
  「唉,我就知道妳会这么说。」
  乔佩妤有些生气。「知道妳还--」
  「我是骗妳的。」乔如懿握住妹妹的手。「佩妤,原谅姊姊,就算恩恩会成为妳的累赘,我还是希望能由妳扶养他长大,只有把他留在妳身边,我才能安心离开。因为我知道,恩恩爱妳就像爱我一样,失去我之后,他不能再失去妳,而妳也一定能代替我好好爱他,把他教养成像妳一样优秀。」
  「姊,妳放心,我一定会把恩恩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样照顾。」乔佩妤许下承诺。
  「我相信。」她对这点毫无怀疑。「其实我真正想拜托妳的是另一件事,虽然很为难,但是我希望妳能答应,成全我的愿望。」
  「只要是我办得到的,我当然答应。」乔佩妤想都不想便点头。姊姊的遗愿她哪有不做的道理?
  「在我过世之后,妳连络我前夫,让他知道恩恩的存在。」乔如懿赶在妹妹开口提问前接着说:「我并不奢望他做些什么,只是希望让恩恩和生父相认,藉由父子重逢的喜悦冲淡他的难过。如果可能,最好在丧礼过后,妳就带恩恩去台湾,既能让他们父子相处一些时日,妳也可以散散心,别留在这里触景伤情......」
  听着姊姊的交代,乔佩妤虽然觉得为难,仍旧逐字牢牢记住。
  她对于只见过照片的「前姊夫」没什么好印象,更不认为恩恩需要去认那种父亲、获取他的父爱安慰。
  但这如果是姊姊的临终遗愿......
  她,无论如何都会办到。
  ★★★
  
  三个月后,台湾。
  
  「咔!」
  洪栗安甩上话筒,火气全显现在他纠结的眉心。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见色忘友他听过,但是连亲生儿子都能弃之不顾,忘得一乾二净,真是生平头一次遇上,他算是长了见识。
  二哥的前妻在离婚时未告知自己怀有身孕,后来一直独自扶养孩子,如今因为癌症病逝,愿意让妹妹带孩子来台湾认亲,二哥没有一丝惊喜就算了,居然还把儿子当成烫手山芋,丢给他这个倒霉弟弟!
  因为二哥的现任女友对于那段闹剧般的婚姻一无所悉,也不喜欢小孩,担心女友知情会闹分手,二哥竟然开口央求他出面应付,说什么反正对方说好只是想让失去母爱的孩子见见父亲、感受父爱,最多停留三个月就会离开,没打算将孩子交给他抚养,自然也不会介入孩子的爸太多,同为双胞胎的他们交换身分绝对不会被认出--
  这么荒唐的事他怎么可能答应?!
  想当然耳,当时他一口回绝,二哥也干脆,不再游说,当着他的面直接拨电话,打算拒绝对方的要求,要前妻的妹妹别带孩子来找他麻烦,来了他也不见。
  唉,他认了,马上答应,没得选择地跳进二哥挖的烂泥坑。
  二哥能不在乎伤了亲生儿子的心,他这个做叔叔的却没办法铁石心肠,眼睁睁看着一位初遭丧母之痛的孩子,再尝被亲生父亲拒绝的痛苦。
  只是他也没想到,不过要求二哥至少能和自己互换身分,以「弟弟」的身分一同去见亲生儿子一面也好,二哥居然还能忘了见面时间,和女友在瑞士玩得不亦乐乎,根本没回来,简直是--
  「人渣!」
  他没好气地对着电话补骂一句。可惜当事人此时远在瑞士,不然痛恨暴力的他都忍不住想破戒开揍!
  明明就是同卵双胞胎,自己始终无法理解二哥怎么能一直活得这么自私又「匪类」,还没人来把他大卸八块?
  「算了,再生气也无济于事。」
  他抬头看了眼墙上时钟,侄子和前妻小妹搭乘的飞机应该已经抵达机场,双方约好了晚上要在他们下榻的饭店用餐,算上塞车时间,他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铃~~」
  洪栗安才刚进卧室,一直搁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
  原本还抱着一丝奢望,或许是二哥良心发现,愿意立刻搭机回国,打电话来制止他开始「角色扮演」,但一看来电显示却是好友元以伦,也是由他任职珠宝设计师的「吉兆精品集团」传媒总监--
  呃,他蓦地想起,自己被二哥卢昏头,把一件要紧事忘得一乾二净。
  「再给我三天时间。」
  手机那端,元以伦因为意外而沉默两秒,随即轻松笑开。
  「呵,发生什么大事,我们『使命必达』的大设计师竟然也会有央求拖延的时候?」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因为你临时要求我帮忙设计婚戒,时限又短,灵感这东西又不能说来就来,加上最近家里有点烦心事,要是等不了,我不介意你去找别的设计师。」洪栗安语气也很无奈。
  「那可不行,我老婆指名要你设计的婚戒。」
  「不是老婆,是前妻。」他忍不住想念念好友。「既然那么爱,当初为什么要放手?搞什么『再教育』计划,真不懂你脑袋里在想什么。」
  「除了我老婆,还能想什么?」元以伦不以为意,笑笑回他。「这种事等你深深爱过自然就会明白。说到这我才想起,心瑜说她有一位同学下个月要返国,想介绍你们认识,我看过照片,的确是大正妹--」
  「女人外表不是重点。」
  「我知道,但是长得赏心悦目也算是让你列入考虑的优点之一,不是吗?反正就当是认识新朋友,到时候你应该不会连吃顿饭都不肯吧?」
  「如果只是吃顿饭的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元以伦可不想给他更多时间考虑。「戒指的事千万拜托,看在心瑜肚里孩子将来会喊你干爹的分上,帮忙赶工一下--」手机那端停顿了片刻。「在广播登机了,我三天后回来,刚好去收你的好作品,Bye!」
  「我什么时候答应当干爹?」
  洪栗安好笑地嘀咕,收起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快步走向衣柜。
  也罢,干爹算什么?他现在还赶着去当「爸」呢!
  ★★★
  
  在饭店附设的义式餐厅里,乔佩妤带着外甥恩恩和「前姊夫」吃着让人食不知味的意大利面。
  环境美、气氛佳,面条煮得软硬适中,浓汤更是鲜美,硬要说这顿饭「难吃」在哪里,肯定是因为共餐的人不对。
  她非常厌恶眼前男人。
  虽然从未谋面,可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根深柢固,一个背着新婚妻子偷情还不以为意的花心男人,一个要让他和儿子相认居然还说要考虑一下的无情父亲,实在让人很难存有一丝好感--即使本人比照片还好看数倍。
  真的很奇怪,姊姊曾给她看过姊夫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总是笑露一口白牙,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总爱衣领大敞,像是扣齐扣子会被勒死一样,身旁只要有人,无论男女,不是抱着搂着、就是亲着,说好听叫不拘小节、热情奔放,说难听就是时刻不正经。
  但她无法否认的是,姊夫真的拥有一张能在瞬间吸引异性目光的好看皮相。
  和姊姊描述的一样,他五官深邃、身材颀长,即使经过这么多年,模样看来甚至比旧照更为年轻,还带点书卷气息,一点不像年过三十的男人。
  怪就怪在这书卷气息。
  旧照里,姊夫像只随时蓄势待发的豹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连笑容都带着侵略性,按姊姊说的,是个时刻都静不下来的男人,和他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一秒的无聊沈闷。
  可是此刻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神态沈静、吝言慎行,眉宇间隐隐有股傲然贵气,和姊姊描述的男人气质迥异,要不是长相和照片一模一样,她真怀疑自己是认错人。
  同样地,要不是事先看过对方传来的小孩照片,洪栗安也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坐错桌?
  当然,他不是质疑恩恩和二哥的血缘关系,这孩子的长相和他们兄弟俩小时候几乎八成像,也和他们一样是左撇子,用不着血缘鉴定,他就能确认无误。
  奇怪的是,二哥对二嫂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这些年更是不闻不问,才会连自己有个儿子都不知道,换作是他,再理智也无法不动气,肯定会在见面时提出无数疑问,甚至骂上几句为家人出气,所以一路上他心情忐忑,也做好代替二哥挨骂的心理准备。
  结果对方没摆什么脸色,只是淡淡介绍他们「父子」相认,和和气气地一块吃饭。正因为太平和,反而让心虚的他更加不自在。
  「不可以挑食。」
  洪栗安正不动声色地用叉子将盘中一大块蘑菇推到一旁,便听见乔佩妤温和却饱含严肃命令的口气,以为她是在指责自己,他一愣,抬起头才发现恩恩也和他做出同样动作。
  「恩恩也不喜欢吃蘑菇?」他意外发现小侄子和自己又多了一个共通点。
  「嗯。」乔可恩找到了「同伴」,笑咪咪地迎视指责他的阿姨,说:「爹地一样不喜欢吃,我是爹地的儿子,当然也不喜欢吃菇菇。」
  洪栗安看着小侄子指着自己盘子的短胖小食指,真是哭笑不得。
  「谁说你爹地不喜欢吃?」乔佩妤眼光倏地扫向洪栗安。「洪先生,请为你儿子做个好榜样。」
  淡淡一句请求,比大声威胁更具压迫感。
  乔佩妤那张宛如精工绘制的标致脸庞上,红唇似笑非笑,一双温润如月的明亮大眼正静静瞅视,等着看他的下一步,洪栗安顿时觉得自己不吃蘑菇好像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呃,爹地不是不喜欢吃,只是想留着最后吃。」他汗颜,对着小侄子笑得好心虚。
  「为什么要最后吃?」小男孩茫然发问。
  「因为最喜欢吃,所以想留着慢慢吃,对不对?」
  既然乔佩妤帮忙找了借口,洪栗安也就应声点头,顺着台阶下。
  「但放着会凉,不如先吃吧?」
  她口吻听似温柔商量,其实明摆着要他吃给孩子看,做个不挑食的好榜样。
  洪栗安当然听出她意思,心里不禁暗自叫苦,早知道当初应该点别样菜的。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硬着头皮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他憋气将挑出来的蘑菇一口吞下,不想头一回见面就给小侄子做了坏榜样。
  「你看,你爹地那么喜欢吃蘑菇,还特别帮你点了和他一样的意大利面,现在知道恩恩不喜欢吃,你爹地一定很伤心。」
  洪栗安愣了愣。方才替孩子点餐的明明是她,不是吗?
  「我、我没有说不喜欢!」
  听说会让爹地伤心,乔可恩立即反驳阿姨,皱着鼻子把一小片蘑菇送入口。
  「爹地,我没有不喜欢吃蘑菇喔!」
  孩子明显想讨好父亲的心情让洪栗安一阵心酸与愧疚,更加觉得二哥实在是太没人性,居然一点亲子之情也不顾,幸好自己答应来了,否则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嗯,恩恩不挑食,真乖。」
  他怜爱地伸手轻抚孩子柔顺的黑发,恩恩像是感觉到「父亲」对自己的疼爱,害羞地红了脸,呵呵笑。
  因为这件意外插曲,「父子」俩之间的陌生感消散许多,恩恩开始说起自己的事,也不断好奇发问,用餐气氛瞬间变得温馨和乐,孩子的笑声更让洪栗安原先因为心虚、不自在而略显冷硬的表情放松,露出和霭自然的微笑。
  这一切,乔佩妤看在眼里,冷笑在心底。
  一开始听说她要带恩恩来相认,居然还说要考虑一下的无情混蛋,现在倒装出一副慈父模样,哼,演给谁看?
  但她不会戳破。
  毕竟他愿意演,也好过摆张不乐意的脸让儿子察觉父亲的勉强敷衍,看恩恩那么开心,就这点,她多少还是感激的。
  第一次的「亲子」晚餐,在诡谲气氛下总算是和平落幕。
  恩恩虽然舍不得和父亲分开,但头一回搭机的他因为时差而昏昏欲睡,在小阿姨的坚持下只能乖乖上床,目送洪栗安离开。
  「爹地!」
  洪栗安关上房门前听见侄子大喊,又将门推开。
  「爹地,你会不会像妈咪一样不见?明天我还能看见你吗?」恩恩紧揪着被单,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满是期待与不安。
  「当然。」洪栗安听了很揪心,一口答应。「爹地明天要上班,大概要晚上八点以后才能过来,你先和阿姨吃饭,我再带你们去逛夜市。那里有很多好玩、好吃的,你一定会喜欢。」
  「真的吗?」听到爹地会带自己去有很多好玩、好吃东西的地方,小男孩一脸开心。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听话快睡,要是阿姨说你不乖,明天爹地就不来了。」
  「嗯,我会很乖,爹地再见。」
  小男孩挥挥手,乖乖躺平睡好,洪栗安这才关上门。
  「你明晚真的会来?」门一关上,乔佩妤立刻冷冷地向他确认。
  「当然,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
  「是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吗?」
  洪栗安明显看见乔佩妤美眸闪过一丝轻蔑,这才想起自己的确向来诚实守信,但是她的「前姊夫」可是违背神圣誓言、偷情被逮的大骗徒,难怪她一脸不屑。
  「呃,对孩子。」他万般无奈地补上一句,自己都觉得丢脸。
  乔佩妤对这个答案不置可否。她对于眼前男人,完全无法付出任何信赖。
  「姊姊从小就教育恩恩,自己许下的承诺,再困难也要办到,相对地,她答应恩恩的事也绝对不会食言,希望身为父亲的你,至少能和姊姊一样做到这一点。」
  她顿了顿,红唇忽地露出一抹揶揄笑意。
  「话说回来,不过是准时来看孩子,比要求对婚姻绝对忠诚容易千万倍,你应该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
  「放心,除非蒙主宠召,否则明晚无论如何我都会来见恩恩。」他能理解对方的不信任,只能一再保证。「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妳应该也累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我先走了,明天见。」
  洪栗安正色承诺,道别后便转身走人。
  乔佩妤沉默地凝视他背影,直至他消失在饭店长廊的转角,冷凝美颜上一双细眉依旧微皱,透着些许疑惑。
  好奇怪,明明知道对方不是个能信守承诺的人,为什么当他那双眼紧盯着自己,用那铿锵有力的声调许下承诺,她还是差点相信他说到做到?
  「哼,演技真厉害,难怪当年大姊会被他骗倒。」乔佩妤轻哼一声,转身回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她不信前些日子还对认子兴趣缺缺的男人,会忽然变成重信守诺又爱儿子的好爸爸。
  他突然变得和善可亲,究竟是葫芦里在卖什么药?想轻易博取她的信任?
  哼,门儿都没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