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 | 浏览:49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爱上喵小姐 :那个女孩好特别,有种说不出的恬静气质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爱上喵小姐》 作者:子澄(完结)

第一章
楔子
  
  那个女孩好特别,有种说不出的恬静气质,大大的眼骨碌碌地转啊转,就像她店里那些猫一样,既神秘且优雅。
  自从两个月前公寓楼下开了这家宠物店之后,每回经过这家宠物店,钟绍甫总忍不住朝店里多看两眼,就为了贪看那名可爱的女店员。
  完了完了,他好像中了爱神的箭,突然有了想恋爱的FU......
  欧卖尬!他已经有三年的空窗期了,三年来他没交往过任何一名女子,虽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正常的,但是现在猛然有了交女友的冲动,却一时想不到有什么追求的方法。
  真是糟糕啊!他自己开了个程序设计工作室,接案回家做,几乎天天宅在家,像个古代的娘儿们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连和人沟通的能力都快丧失了,现在想追求女孩,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请问需要些什么?」
  陡地,有道甜嫩的女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猛地回神,愕然发现自己竟已站在宠物店里,而跟他说话的,正是那名像猫一样的可爱女生。
  「呃......」
  这个状况让他措手不及,搞不懂自己怎会恍神到连走进宠物店都没自觉!
  八成是这两天刚赶完手上的程序设计案,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才会如此,真是失态。
  「嗯?」凝着他的尴尬,女孩眨了眨长长的眼睫,嘴角噙着浅笑等待。
  「我、我想养宠物......」
  他脱口而出,当声音传回自己耳里再经过脑袋稍微消化过后,他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噢~~该死!他压根儿没养过宠物,怎么嘴巴会自动说出这么恐怖的话来?!
  「嗯。」
  女孩不禁轻笑,毕竟会到宠物店里来的客人不是想养宠物,就是为家里的宠物购置必需用品,她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只不过这个客人似乎有点紧张,感觉上应该是第一次饲养宠物。
  「那......你想养狗还是猫?还是你已经有喜欢的品种?」她和善地提问,猫狗种类繁多,她店里未必有,因此得问清楚才行。
  「呃......」
  惨!又是一个他无法马上回答的问题,就在他僵直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突地一只深褐色的虎斑猫蹭了蹭他的裤管,差点没让他惊跳起来。
  「牠牠牠......」
  贩卖的猫狗不是都一只只的关在笼子里吗?每一只都眼巴巴的盯着他瞧,怎么这只猫如此自由,甚至直接巴在客人脚边乱晃?
  「哦~~牠是我养的猫。」
  女孩漾开浅笑,蹲下利落地将猫抱起来。
  「牠叫咪咪,是只虎斑猫;这是最常见的猫品种喔!」
  钟绍甫瞪着她怀里的猫,见她的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手温柔地抚着猫毛,教牠舒服地瞇了瞇眼,顿时他感到喉管一紧,下意识地有种想成为那只猫的错觉。
  他闭了闭眼,命令自己不准胡思乱想。
  「先生?你决定好了吗?」女孩含笑有礼地问,见他又是蹙眉又是闭眼的,好像很困扰的样子。
  「决定了!」是,他决定了,决定锁定她展开追求!
  「嗯,那你决定是要养狗还是猫?」女孩点点头,再度抚了抚怀里的猫。
  「......猫。」
  其实他比较想养她......但说得如此直接恐怕会被当成神经病,他顿了下,到嘴边的话硬是转了个弯,瞪着她怀中的猫**口而出。
  「那么请你跟我来。」
  她点点头,领着他往店的右侧走,那边正是宠物展示区。
  「我们店里目前就只有这三只猫,你看一下喜欢哪一只,如果没有喜欢的,我可以再帮你询问还有没有其他品种......」
  「不用问了。」他深吸口气,双眼发亮地盯着她的眼。「就妳抱的那一只。」
  「啊?!」女孩错愕,瞪大圆滚滚的眼,看起来更像漂亮的猫儿,她惊讶地抱紧怀中的猫,引来猫咪喵喵抗议。
  「我就要妳抱着的这一只,麻烦妳让给我吧!」
  
  
  「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把人家店里的猫给买回来?!」
  钟绍甫家的客厅传出一声惊嚷,紧接在惊嚷之后是如雷的爆笑声,让一旁的钟绍甫黑了一张脸。
  「怎样?不行喔?」
  钟绍甫没好气地瞪了眼他的工作伙伴兼好友陈汉扬。
  他自组了一个计算机程序设计工作室,由不是很会讲话的他负责程序设计,而跑业务的部分则交给油嘴滑舌的陈汉扬去搞定,两人合作至今两年有余了,配合得还算不错。
  由于冲动买下一只猫,他进一步得知那个女孩正是宠物店的老板;她给了他一张名片,上面印有她的名字--苗影岚,挺有神秘感的名字,跟她给他的感觉颇为相衬。
  不过可惜的是,他没有买到苗影岚饲养的那只猫,因为苗影岚舍不得割爱,所以另外推荐了一只与她饲养的猫同品种的卖给他。
  现在那只猫就弓着身子,全神戒备地窝在客厅的角落,一双大大的眼好似在防备着什么般地直盯着他瞧。
  「拜托~~你是个大男人耶!就算真要养宠物也该养只黄金猎犬什么的,怎么会去养一只猫咧?实在太好笑了!」
  陈汉扬还抱着肚子猛笑,笑得几乎要溢出泪来。
  而且只是看外表就觉得人家很不错,到底那女孩是长得国色天香还是仙女下凡?这下挑起了他无与伦比的好奇心。
  是楼下那家宠物店的老板娘对吧?好,等等离开时晃去偷看一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好了,看看绍甫到底喜欢哪一类的女性,也顺便测试看看,绍甫的眼睛有没有被蛤仔肉糊到。
  「听你在放屁!」钟绍甫懊恼得连粗话都飙出来了。「世界上哪个国家规定男人不能养猫的?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拿胶带把你的嘴给贴起来!」
  「嘿嘿嘿!干么火气这么大?我不过开开玩笑而已。」真是的,竟然为了一只猫和一个女人对他发脾气,简直有异性没人性嘛!
  不过陈汉扬还是意识到他真的发火了,忙敛起笑脸装起正经。
  「哼!」钟绍甫没好气地哼了声,不悦地以臂环胸。
  「真是的,还哼咧,跟个娘儿们似的。」陈汉扬小声地嘀咕了句。
  「你说什么?」钟绍甫以几乎能杀人的厉眸斜睨他。
  「没,我什么都没说!」陈汉扬惊跳了下,差点没坐稳,从椅子上跌下去。
  再怎么说钟绍甫都是他的老板,就算彼此之间私交再好,都得有老板与员工的分际,他在社会上打滚那么多年,可是对这社会大学的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呢!
  况且绍甫的家世很「特别」,据说在中南部「话水ㄟ结冻」,黑白两道都挺有影响力,为了让自己的小命安全无虞,他还是别耍嘴皮子了。
  只是为什么他会是钟绍甫的员工呢?
  他是钟绍甫聘请的业务员,负责为工作室接案,凭借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工作室业绩逐日成长,算是功不可没,但他可没那个胆子向老板邀功,否则万一被老板误认他拿乔或功高震主,那可十分不妙了。
  毕竟现在的工作不好找,他还是乖乖的认分当个小业务员就好。
  「很好。」钟绍甫不再理他,忙着从袋子里拿出新购置的养猫用具。
  「对了,你好歹也告诉我一下那只猫叫什么名字吧?」陈汉扬好奇地问。
  「名字?」
  钟绍甫总算被他的问题给吸引了注意力,他突地正襟危坐,一脸正经地盯着工作伙伴。
  「欸!我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你觉得给那只猫取什么名字比较适合?」
  嗄?陈汉扬吓了一跳。
  「那是你的猫,我怎么知道牠适合什么样的名字?」
  「欸!你不会帮忙想一下喔?」这个人怎么这样?问题明明是他提出来的,现在他倒好,拍拍手当作不曾说过,要他一个人怎么想?
  他只会设计计算机程序,对取名字这个区块可是没有半点研究啊!
  「我跟牠又不熟,怎么替牠取名字?」陈汉扬这下可跩了,不雅地抠着鼻孔,硬是不肯给他任何意见。
  「奇怪了,那你又要说。」
  「说说不行喔?难不成你以后要喂啊喂地叫牠?」
  「......也不是不行啊!」用喂来叫猫好像怪怪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呿,管他的呢!好叫好记就好。
  「好啊,你是牠的主人由你决定,那以后我也叫牠『喂』喽~~」
  「......」
  ★★★
  
  自从藉由买猫认识了苗影岚之后,以往几乎足不出户的钟绍甫,反常地开始频繁往外跑。
  缺卫生纸?跑超巿;没烟了,跑超商,连不想工作时也会勤劳地到楼下走走散步一下,这是打从他从事程序设计以来不曾发生过的现象,而他为的自然就是--
  「钟先生出门喔?」
  苗影岚每回见到他,总会亲切的打声招呼。
  「欸,是啊!去书店找些工具书。」而他则浅笑回应。
  计算机程序这种东西日新月异,一松懈停止精进就会跟不上时代,无时无刻都得补充新知识,好为自己的事业增加与同行竞争的筹码。
  「你真厉害,头脑又好,我对计算机一窍不通呢!」在卖猫给他的同时,她没忽略他填写的工作字段,计算机程序设计师,光听名称就觉得好厉害。「那,慢走喔!」
  没错,他为的就是加强苗影岚对他的熟悉度,好达成他想追求她的目的,因此不论刮风下雨,他每天都要经过她店门口几回,佯装与她巧遇,三五天之后,成效逐渐显现--
  「天天都要擦玻璃喔?」偶尔他早起慢跑,会原地踏步与她聊个天。「很辛苦耶!」
  「不会啦!该做的还是得做啊!」苗影岚浅笑地应和。
  「怎么不请个工读生来帮忙?」
  「有啊!可是她最近要期中考,所以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我有空就顺手做一做。」
  「是喔?那我来应征短期工读生好了。」
  「别逗了,你还是安分地设计你的程序就好。」她轻笑,这么简单的事用不着他来帮忙,耗费他的黄金头脑,投资报酬率太划不来了。
  哎~~她笑起来真好看!
  「别看我这样,我动作利落得很。」他比手画脚一番,逗得苗影岚哈哈大笑。「不过说真的,妳怎么不找妳男朋友来帮妳?一个人要看店还要打扫、搬货,很辛苦的。」
  「我、我没有男朋友。」她尴尬地回答,下意识地将发丝拨到耳后,看得出来小脸有丝赧红,似乎是害羞了。
  确认了她是单身且没有男友的状态,他顿时心情大好。
  「好啦!这次你又是为了什么理由出门?」她挺了挺腰杆,一手扠腰,算是擦玻璃**的「中场休息时间」。
  她以前没注意过附近住了什么邻居,可自从他来买猫之后,两人便经常遇到,他每天经过店门口的次数多到数不清,而且理由个个不同,害她每次遇见他总忍不住问一问。
  「我口渴了,到超商买个饮料。」这理由一点都不怪,正当得很。
  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了贪看她那抹恬静的浅笑及软嫩的嗓音,他就算再懒都情不自禁地想找理由出门,即使是再微不足道的理由,他都能说得理直气壮。
  「又喝饮料喔?别喝太多那种东西,还是开水最好啦!」
  一段时间后,渐渐的,双方的对话开始像朋友,而不是单纯的客户式问候。
  「我这个月忘了缴瓦斯费,家里瓦斯被切断了,我要直接去瓦斯公司缴费。」不知第几次面对她关心的询问,他搔搔后脑回答,不过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原因。
  「那种缴费单都有一至两个月的滞缴期,超商应该还能缴啊!」这个男人有点胡涂耶!苗影岚忍不住轻笑,却仍贴心地提醒他。
  「可是我忘了缴费单丢哪儿去了。」他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本少爷就是健忘怎样?
  「你等等,我还留着瓦斯公司的缴费收据,我去抄电话出来给你,你不如先打电话确认情形,也许可以不必亲自跑一趟。」
  她热心的为他想办法,拎着扫把不等他回答就冲进店里,不消多时果然抄了瓦斯公司的联络电话出来交给他,让他对她的好感呈等比级数上升。
  因着还算频繁的见面机会,两人间的互动慢慢地越来越自然,他也十分认真学习养猫的知识,不过为了照顾自家的猫,他还是吃足了苦头。
  虽然苗影岚曾教过他不必常准备猫食,一天两餐就可以,但喵喵很怪,该吃东西的时候吃吃跑跑,吃没两口就到处乱窜,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分不清牠到底什么时候该吃东西。
  还有,牠那尖如利刃的爪子又是怎么回事?
  动不动就抓他一下,有时甚至还会张嘴咬主人,带回家里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搞得他浑身伤痕累累,东一条红痕、西一条抓伤的,看来好像遭到家暴似的好不可怜。
  「喵喵~~喵喵~~」他拿着装着猫食的袋子诱惑不晓得藏到哪儿去的喵喵,希望牠自己主动「现身」,好让他可以拎着牠到宠物店去修剪那长而尖的凶器......不,趾甲。
  「喵喵~~你在哪里?快出来喔--」
  他摇晃着猫食袋,不断引诱喵喵快点现身,但喵喵似乎知道他的企图,说什么就是不肯出来。
  「可恶!」
  他低咒,懊恼地丢开猫食袋,火大地坐进软软的沙发里。
  他到底为了什么搞一只猫来让自己麻烦?实在有够白痴的!
  就在他放弃寻找喵喵之际,突地脚边传来磨蹭的触感,他心口一提,忙低头一瞧--该死!喵喵不就在他脚边磨磨蹭蹭的吗?到底牠刚才躲到哪儿去了?!
  既然牠自己跑出来了,那此时不动更待何时?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拎住喵喵的后颈,一股脑儿地将牠塞进宠物袋里,抓起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钥匙就往楼下冲。
  他脚步不敢稍停地往宠物店奔去,直到站在宠物店里,才停下脚步喘口气。
  「钟先生,你怎么满头大汗?」
  苗影岚放下手边的工作,错愕地瞪着他瞧。
  「快快快,快帮牠剪一下趾甲,拜托--」他展示了下装着小猫的宠物袋,边喘着气边拜托她帮忙。
  「喔好,麻烦请等我一下。」
  搞清楚他来的目的,苗影岚赶忙跑到内室唤出美容师,要她先帮钟绍甫的猫做处理。
  「好啦好啦!别一直催嘛!」
  美容师陈美慧由内室走了出来,原本意兴阑珊的她一见到钟绍甫顿时双眼发亮,态度整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这位先生,是你的猫要剪趾甲是吗?」
  钟绍甫并没有发现美容师的态度有什么问题,想也没想地直点头。「是。」
  「那请你把猫交给我。」
  陈美慧由他手上接过宠物袋,在接手之际有意无意的紧盯着他的眼猛放电,又积极地提议。「要不要顺便帮牠洗个澡?才五百块而已。」
  「嗯?喔好啊!」可惜钟绍甫看不出来陈美慧在对他放电,还以为她眼睛不舒服,莫名其妙地对他眨了眨眼。「那就麻烦妳了。」
  陈美慧见他没反应,心下感到有丝尴尬,屁股一扭就提着宠物袋走回内室了。
  「苗小姐,妳那位美容师是眼睛不舒服吗?」待陈美慧不见踪影后,他才忍不住问了苗影岚一句。
  「啊?没有啊!没听她说耶。」苗影岚愣了愣,她什么都没看到,因此全然在状况外。「怎么了吗?」
  「不,没事,没事就好。」他摇摇头,总算抓到时间和她交谈。「苗小姐,妳一个人管理一家店,很辛苦吧?」
  「还好,我习惯了。」苗影岚露出苦笑,开店期间的甘苦只有她自己知道,也不需要跟别人抱怨。
  「这种时候就需要男人来帮忙,妳怎么不交个男朋友?」他绝对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意思,完全实事求是地建议。
  「别开玩笑了,我到哪里去找男朋友?」苗影岚不好意思地笑了,当他是无聊消遣她。「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认识朋友?况且我也没有喜欢的人。」
  「妳才在开玩笑吧!妳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人追求呢?」他略感惊讶,其实心里高兴得要命。
  虽然上次己确认过她没有男朋友的事实,但不确定她自己有没有意中人或追求者,现在再次确认既没有追求者,那么他就有机会了,而且机会颇大。
  若真要说他喜欢她哪一点,坦白说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知道她脸上的浅笑极为吸引人,只消看她一眼,他纵有再烦的事、再重的工作压力都能在瞬间烟消云散。
  他这个人对于伴侣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没太大的要求,只要好相处,也不需长得太漂亮,在一起时感觉很舒服就好,就像和她在一起时一样,除了她长得超乎他想象的漂亮。
  所以当陈汉扬质疑他为何会对一个才认识的女孩如此中意,他只能说他也不知道,就是顺眼、就是一见钟情,如此而已。
  「......钟先生,请别跟我开玩笑啦!」她赧红小脸,不习惯这样被男人赞美。
  「没有啊!我很认真。」
  「小姐,我是卖茶叶的,叫你们老板出来。」
  就在钟绍甫急欲澄清自己并没有同她开玩笑之际,宠物店倏地走进两名凶神恶煞的男人,一进门就摇晃着手上的茶叶,且开口就要苗影岚找老板出来。
  「呃,请问......」
  苗影岚吓一大跳,不安的上前要招呼,毕竟上门就是客,但突地一只健臂横挡在她面前,再度让她狠吓一跳,她疑惑地转头看他。
  「钟先生?」
  「妳别讲话,交给我处理就好。」钟绍甫机警地阻止她,表情正经地低声吩咐,两眼紧盯着两名不速之客。
  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忽视的肃杀氛围?苗影岚看着他的背影,自然地退到他身后。
  「这两位先生,请问找我有事吗?」钟绍甫的口气还算客气。
  「你就是老板是吧?」两名不速之客一见他走上前来,咧开嘴笑,顺手将手上的茶叶袋递向他。「哪,兄弟跑路,拜托赞助一下。」
  兄弟跑路?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黑道的兄弟前来勒索店家?
  苗影岚皱起眉头,不觉将身体更往钟绍甫身后躲一些,小手不自觉地揪紧他的衬衫。
  钟绍甫感觉得到她正紧抓着自己的衬衫,原本应该是满心雀跃的时刻,却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才发生,直叫他有苦说不出。
  这种道上兄弟出来卖茶的行为俗称卖「兄弟茶」,一般都是由比较下层的兄弟出来向店家兜售,不买的话多少会让店里出点麻烦,一定得小心处理才行。
  他不卑不亢且毫无惧色地噙着浅笑,缓缓的以低沈的嗓音对着那两名兄弟说道:「你好,我是中部钟家的人,你这包茶我收下了,过两天自然会有人找你们结账。」
  「中部钟家?!」
  两个兄弟面面相觑,感觉上好像听过又好像没听过,互相以眼神传递着只有他们才看得懂的讯息。
  「呃,那个......」
  「不知道没关系,你尽管可以回去问问看,我们开门做生意讲的就是信用,绝对不会失礼于你们的。」他从容不迫地说道,并不着痕迹地借着身体的移动将那两名男子往大门口带。
  「这样喔......」兄弟俩明显被他的气势唬住,两人窃窃私语了好半晌,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抬头对他点了点头。「那我们回去问问好了,再见。」
  「不送。」既然对方没有闹事的意思,他也不为难对方,满脸愉悦地把两名「门神」给和平送走。
  直到两名凶神恶煞走到不见人影,苗影岚才从他身后出来,浑然没发现自己的手还紧抓着他的衬衫。「钟先生,那些人是干么的?」
  「没什么,没事了。」
  为了不让她听了害怕,他浅笑地一语带过,顺便再将她带回店里。
  「真的吗?」
  但她的感觉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狐疑地盯着他的眼。
  兄弟跑路耶!感觉就很可怕,谁知道他们曾做过什么坏事,不然为何要跑路?
  好在今天有他在,不然她一定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真的,相信我,以后他们应该不会再来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他软声安抚她紧绷的情绪。
  「......喔。」她因为他的安慰而渐渐放松情绪,但她还是很好奇。「那我能不能请问你一下,为什么他们跑路还要出来卖茶叶?」
  「欸......」哇咧!这下该怎么解释才好?看她单纯的样子,他不知该不该跟她解释那些流氓要钱的花招,怕她会害怕到不敢开店。
  他犹豫地抓了抓下颚,不意恰好露出手臂上被喵喵抓出来的红痕。
  「啊!你这里是被喵喵抓的吧?!」她见状惊嚷了声,忙不迭地拿来医药箱,二话不说就抓起他的手开始消毒。
  「嗤--」
  当双氧水一碰上被喵喵抓伤的红痕时,他冷不防抽了口凉气。
  「很痛吗?忍一下喔!」她边帮他消毒,边为他的伤口吹气,浑然不觉自己此刻脸上的神情有多么温柔。「呼~~呼呼~~」
  可钟绍甫注意到了。
  他怔忡地凝着她温柔的神情,霍地觉得即使被抓伤,好像也不痛了,因为他没想到竟可以享受到她如此温柔的礼遇,让他觉得这些抓伤还真是值回票价!
  因为家庭因素,从小他看到的女人大多拥有男人般海派的豪爽性格,连他母亲都是大剌剌到不行的个性,大声讲话、举止豪迈,要不是他太清楚那是他老妈,恐怕也会不小心忘记老妈也是个娇滴滴的正港女人......虽然记忆中他从来没见过老妈娇滴滴的模样。
  生活中明显缺乏的,往往会变得分外渴望,或许他对苗影岚这份来得莫名其妙的好感就是这样发生的,除此之外根本没有道理可循。
  「这样应该可以了。」仔细地为那一道道的红痕消毒再涂上药膏,她认真地抬头询问:「要贴OK绷吗?」
  「不用了,我可没那么娇贵。」他忍不住大翻白眼。
  苗影岚轻笑,转身收拾医药箱,五秒钟后又突然出声唤他。「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了,钟先生。」
  「嗯?」
  不过是被猫抓伤而已,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消毒又搽药吗?他正不解地转动手臂察看被她处理过的伤口。
  「谢谢你,刚才如果不是你在,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应付那两位卖茶叶的先生,为了答谢你,晚上我请你吃饭。」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1591184  
精华
帖子
478 
财富
2535  
积分
5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这将是个浪漫的约会,钟绍甫心想。
  为了赴佳人之约,他特地换掉平日穿惯的棉T,换上稍微正式一点的衬衫,虽然还是搭上常穿的刷白牛仔裤,但明显慎重许多。
  傍晚六点半,到了约定的「好客餐厅」门外,看到苗影岚还没来,他好奇的从窗外往餐厅内探望--他从来没来过这家餐厅,这地点是苗影岚挑的,他忍不住先在外头隔窗研究一下。
  这家餐厅的装潢走美国西部乡村风,灯光柔和且不失明亮,每张桌子配有红色格子底桌布,上方覆盖白色的桌巾,角落有一个小舞台,旁边摆放一些乐谱、吉他及牛仔帽,固定时间开放让有自信的顾客上场弹唱一番,感觉满特别的,就不知道餐点做得如何。
  如果味道还不错,以后若有类似的聚会,或许可以列入首选的地点之一。
  「嘿!」
  就在他探头探脑之际,突地有人由身后拍了下他的肩,伴随响起的是道软嫩的女音。
  「你在看什么啊?」
  「妳来了喔!」他回头看清来者,愣头愣脑地搔了搔后脑。「没什么啦,我就稍微研究一下里面的装潢......」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进去看?」她眨了眨眼,不解地盯着他瞧。
  「不是,我们约在店门口,万一我先进去,妳找不到我怎么办?」他刚才的样子会不会很矬?早知道就别那么好奇了。
  「我没那么笨好吗?」她翻了下白眼,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往店里走。「我要是在店外看不到你,自然就会进店里找了啊!」
  意思是她比他聪明多了是吧?他无奈地暗叹一口气,觉得自己很糗,大概是太紧张了,一时想不到这么简单的事。
  苗影岚一把推开大门,挂在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立即引起站在柜台后方女人的注意。
  「妳来啦!我特地留了靠窗的位置给妳,喏,在那边。」
  女人一见进门的是苗影岚,立即扯开笑容走出柜台热情招呼。
  「不好意思耶堂嫂,我又来打扰妳了。」苗影岚上前和女人热络地攀谈。
  堂嫂?原来这是她亲戚开的店,品味真的很不错!钟绍甫在她身后暗忖。
  「什么话?开店本来就是希望客人上门啊,怎么会说打扰我呢?」周幼晴脸上扬起盈盈笑意。
  「这么说也是啦!」她轻笑,完全认同堂嫂周幼晴的说法。
  「欸~~他是妳新交的男朋友喔?」突地,周幼晴将她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轻问。
  「呃......别乱说,是我店里的客人啦!」不知怎的,她回答起来有点心虚,不安地将垂在颊侧的发丝撩到耳后。
  「只是这样吗?」周幼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揶揄了句。「这还是我第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