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 | 浏览:44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我的扫把公主:公子爱上女仆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我的扫把公主》 作者:辛蕾(完结)


第一章
   楔子
   
   秋日黄昏,萧孟定刚结束私立中学的辅导课,由司机接送返回天母的花园洋房。
   瘦高的身影走进庭院,便听见不远处传来稚嫩的嬉笑声,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下来。
   他认得其中一个笑声,清脆爽朗,隐约带有一股小女生的娇气,如果他没记错,应该是来自帮佣颜太太的女儿颜希诗。
   颜太太是家里请来清扫内外的佣人,丈夫在几年前因病过世,还在上小学的独生女颜希诗,平时下课后便搭车来这里等母亲下班。
   颜希诗个性活泼又聪敏,萧家长辈都喜欢这个女孩,加上和萧家女儿萧可琳又是同龄,于是经常请她陪着女儿一起玩--如果萧可琳的身体状况允许的话。
   萧可琳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小便在医院进进出出,上小学后也常因此缺课,朋友自然不多,因此大人们认为若她在家里有玩伴,也是好事一桩。
   萧孟定对颜希诗的印象深刻--那身健康的麦色**,常常随着小脑袋甩动的棕色马尾,一双晶亮的眼睛,还有总是笑得灿烂的圆脸。
   那股热情与活力和向来病弱的妹妹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只是,这两个小女孩今天会不会玩得太高兴了?他看见妹妹快步跑到树下,手里还拿着扫把有模有样地扫起落叶,接着颜希诗也奔过来,两人妳一下我一下地用力挥着扫把,把落叶堆高,还格格笑个不停。
   难得看到妹妹玩得这么高兴,萧孟定犹豫着要不要打断她们,就被颜希诗发现了。
   「啊,萧大哥回来了!」她笑得很开心。「萧大哥,我正在教可琳扫地!」
   「可琳。」
   萧可琳一看到哥哥回来,愣了下,便想走回哥哥身边,却忽然喘不过气。
   错愕的萧孟定立刻冲上去抱住妹妹,接下来就是大阵仗的呼救。整个豪宅里的园丁、厨娘,包括负责打扫内外的颜太太都冲过来,正当他们手忙脚乱要将颜可琳送下山时,家庭医生正巧上山来做例行性的拜访,及时为萧可琳施行急救,才让状况稳定下来。
   粉红色的卧房里,一群人围在粉红小床前。萧孟定站在床头,望着躺在床上的妹妹那张苍白小脸,才十四岁的年龄,脸上却有大人的沈稳与冷静,只是抿紧的方唇像是隐忍着什么,整个房间的气氛凝重得让人不敢喘气。
   他抬头往颜希诗看去。她被颜太太紧紧牵着手,低头不语。
   「对不起,少爷,是我没有管教好,才会让这个孩子这么不懂事,对不起!」
   但萧孟定似乎没把颜太太的话听进去,他昂首,走近颜希诗一步。
   「还不快跪下道歉!」颜太太拉着颜希诗,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硬要她在床前跪下。
   「不必了。」萧孟定紧紧盯着那张咬紧下唇的小脸。
   「我以为妳聪明伶俐,所以想让可琳多个朋友,可妳在萧家进出这么久了,难道不知道可琳的身体状况根本禁不起劳累?为什么还要教她扫地?」
   父母亲正巧因公务出国,他是长子,有责任把妹妹照顾好,可这个小女孩却自作主张把扫地当游戏,用来娱乐根本承受不起刺激的妹妹。
   如果不是他及时呼救,如果不是家庭医生正好上山,那......他不愿再想下去。
   俊秀的脸庞蒙上一层霜,他心底甚是恼怒,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像是刀刃一般--
   「妳以为她像妳一样,是生来拿扫把的吗?」
   房间里响起此起彼落的抽气声,大家心底明白,向来不多话的少爷,这回真的生气了。
   颜希诗一怔,先是抱歉地一笑,眼角却滚出泪。
   祸是她闯出来的没错,要不是她带着小姐玩扫地游戏,也不会害得小姐心脏病发作,但是......
   「生来拿扫把」这几个字却刺伤了她,尤其这句话是出自她偷偷喜欢很久的萧家大哥口中。
   她父亲早逝,只靠母亲帮佣维生,她没有兄弟姊妹,每回看见萧大哥耐心地陪在病弱的可琳床边讲故事,或是哄着她吃补品,心里总是羡慕万分。
   在萧家进出久了,经常会听见佣人们夸赞他的聪颖懂事,偶尔在廊下相遇时,他会给她一抹温柔的淡笑,惹得她心口怦怦跳。
   她总喜欢偷偷望着他比一般同龄男生更修长的背影,在心底期盼下一回的相遇。
   可他却说她是「生来拿扫把的」......原来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个拿扫把的......
   「对不起,我、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这句话像是个承诺,那天之后,颜希诗不曾在萧家出现过。
   不久,萧家父母为了彻底治疗萧可琳的病,举家移民到美国。从此,颜希诗也没有听过萧家的任何消息。
   日子,就这样过了将近十八年。
   
   
   科学园区。
   一大早,颜希诗正指挥工人把专业吸尘器等设备搬进崭新的厂房里,这是丽京电子刚完工的第六厂,正等着专业人员进行清洁工作。
   她从小跟在母亲身边工作,随着年龄增长与大环境的逐渐改变,她慢慢察觉家事管理与专业清洁拥有广大的市场,这也许是个赚钱的契机,于是她将母亲的朋友们召集在一起,由她负责拉业务、统筹派工,清洁公司的基础便慢慢成形。
   加上她脑筋灵活反应快,学习能力强,人际应对圆融伶俐,因此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多,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项目也越来越广泛,从一般的家庭、办公大楼打扫,百货公司、电影院、医院地板墙壁专业清洁,建筑工地完工整理,到科学园区的无尘室维护等等,只要和清洁有关的业务,她都有办法承包接案。
   就像丽京电子无尘室的案子,刚完工的厂房虽然看来新颖,但天花板夹层、灯罩、空调管路,甚至壁面都还得经过专业的清扫擦拭除尘,才能符合无尘室严苛的标准。
   丽京电子其实已是合作多次的客户,无须她亲自下场,只不过最近公司业务量暴增,以至于人力严重不足,她只好也来支持。
   她专心指挥几台机器小心翼翼地就定位后,又往后倒退几步,准备转身开始清理工作,结果一个脚步不稳--
   「唉呀--」她以为这下要摔个四脚朝天,下一秒却被人伸手拉住,虽然没有摔得太难看,但包在工作裤下的细腿勾到一旁的拖把,接着拖把又扫倒了几个桶子,里面的清洁工具乒乒乓乓散落满地。
   「小心。」男人的大掌正握住她的臂膀,低沈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地板很滑。」
   她当然知道地板很滑,正是她昨天亲自完成打蜡的呀!
   颜希诗懊恼地咬唇,正想转过身开口道谢,却听见旁人惊呼--
   「处长,您的鞋子湿了--」
   「处长,请留意脚步,旁边都湿了!」
   「处长特地来巡视,你们在搞什么啊?!」
   左一声处长、右一声处长,颜希诗听得耳朵都要发痛了。
   这下可好,看来她把台湾知名半导体公司某位处长的鞋子弄湿了!
   「对不起,我马上帮您擦干净--」幸好口袋里随时都备有面纸,她咻咻飞快抽了几张,一抬头,却立刻怔住。
   高大的身影距离她只有几公分,重点是那张脸......那张脸......
   是萧家少爷、萧可琳的哥哥--萧孟定!
   她绝不可能认错,即使过了这么多年,那像是刻意修整过的剑眉、挺鼻、薄唇完全没变,身形更是挺拔伟岸,卷起的衬衫袖子下,露出结实的手臂,而且刚刚还握住她的臂膀,让她免于摔得太难看......
   只是一双阴郁的眼神似乎被细框眼镜遮去不少,神情看起来温和多了。
   他回台湾了......还是丽京电子的处长?
   颜希诗怔然仰头望着那张脸,一时忘了原本该做什么。
   「我来!」技术处的谢经理抢过她手上的面纸,赶紧弯腰替长官擦鞋,嘴里还叨念着:「这些人做事真不牢靠,这里可是无尘室,连走路都走不好,还能把里面好好整理干净吗?待会儿我非打电话去找他们主管谈谈不可--」
   「不必了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萧孟定拒绝他的好意,脚随意踩了几下,算是抖掉湿意,但黑眸始终盯着颜希诗,若有所思。「只是......」
   只是这个小意外,让他似乎勾起了什么回忆。
   「咦?」谢经理正准备接令。
   「没什么。」他抿着唇,淡淡一笑。「是我们不该在工作时间进来。」
   「应该应该。」谢经理挥挥手,努力想讨好长官。「本来就应该在他们工作时来监督巡视啊!」
   萧孟定没有接话,对着颜希诗微微一笑,长腿一跨,绕过她往后方继续巡视。
   一群人离开,无尘室顿时清静不少,同是工作团队的陈叔立即跑来,小声在颜希诗耳边说话。「西施,妳是怎么搞的?这位是技术处的处长,得罪他可不太好。」
   「怎么个不好?我们承包的案子是公开招标来的,又不是靠人情,何况只是弄倒了桶子,沾湿他的鞋而已。」她总算回神,弯腰把倒了一地的工具拾起装进桶子,不以为然地回话。
   「人家是处长啊!」
   「处长又怎样?我可是总经理耶。」她扬眉,神情有些骄傲。
   她确实是「亮晶晶环保清洁顾问公司」的总经理,年仅二十八岁,身材姣好、脸蛋带笑,个性直率爽朗又好沟通,由于名字「希诗」的谐音,还被称做是清洁界的「扫把西施」。
   「是是是,妳最大,发薪水的最大啦!」陈叔一边走一边念。
   看着陈叔的背影远去,颜希诗终于松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在她的心中,不管他在台湾或美国,不管是处长还是萧大哥,萧孟定始终都占着她心头最深的位置,她无法忘,也不想忘,只是方才她不想被人发现,所以刻意和陈叔唱反调罢了。
   意外的相遇让她平静的心口起了波澜,握着拾起的扫把,她怔怔想着,不知道他这些年来过得好不好?
   但是,不管他过得好不好,不管她将他藏在心坎的何处,萧大哥仍然不会和她有任何交集--别忘了,她只是个扫地的。
   「生来拿扫把的」这句话,她始终没忘记。
   而且他刚刚根本没认出她来,不是吗?
   还是工作吧。她戴上手套、背上装备,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利落地爬上天花板夹层,开始认真除尘。
   ★★★
   
   萧孟定巡视一圈后,支开陪同在身边的经理和助理,独自走回刚才的无尘室。
   那个女孩......他应该没认错,是当年家中帮佣颜太太的女儿,颜希诗。
   即使她穿着工作服,头上还戴了顶棒球帽,但仍然遮不住自小就健美匀称的体态,还有那麦色的脸颊,虽不若小时候的圆润,但拉长的下巴反而衬出颇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具个性的线条。
   重点是那双黑眸,又圆又亮,还溜溜地转啊转,和他印象中童年时期的精灵模样完全一样。
   他回国好一段时间了,虽然因为工作一直住在新竹,但每次休假回台北老家时,总会莫名想起她。
   当年他为了体弱的妹妹昏倒一事,一时焦急又愤怒,很不客气地训了她,之后却没再见过她出现在家里,可琳老是追着他要找小诗,他问过颜太太后才知道,原来她决心遵守当时许下的承诺,不再到萧家。
   「不好意思啊,少爷,她知错了,回去后哭了整夜,怎么也不肯再来,说不敢面对少爷--」
   都是因为他......
   没想到才十岁大的孩子竟然把他的话认真当作一回事,而且还哭了整夜......
   他立即明白,那天脱口而出的话,肯定是伤到她了。
   再怎么样也不该说人家是「生来拿扫把的」,她只是个孩子,而且平时不但帮忙妈妈的工作,还会逗可琳开心,两人就像是姊妹玩伴那般的要好。
   就这样一句话,结果,她再也不敢来了。
   一思及此,他莫名胀红了脸,找了个理由回房间去。他真的做得太过分,无论如何,他应该向她道歉。
   但他还没找到机会向颜希诗表达歉意,父母亲为了替妹妹治病,毅然决定在短时间内办好所有手续,全家搬到美国西岸去。
   这一去就是十多年。直到三年前,他从硅谷被挖角回丽京电子,才又踏上台湾这块土地。
   在美国大学担任教授的双亲仍然留在西岸,他搬回台湾后一直忙于工作,若不是也跟着移居返台的妹妹不时来电抗议,他几乎要以厂为家了。
   但即使忙碌得连饭也不能好好吃,偶尔他还是会想起当年被自己骂哭的小女孩。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但怎么也没想到,在他刚升上技术处处长,又刻意挪出时间巡视新厂房的进度时,居然遇上了她。
   该说是巧合或是机缘?无论是哪一个,他都该乘机向她道歉,了却一桩搁置太久的心事才是。
   他走回无尘室,却没见到颜希诗的踪影,于是问了一名刚收起吸尘器的工人。
   「请问颜小姐--」
   「西施吗?在上面!」工人指了指天花板,嚷了声:「西施,有人找妳!」又加了句。「穿皮鞋的喔!」
   颜希诗探头往下一望,一见是方才那抹高大的身影,吓了一跳,差点要滑了下来。
   「喔......我、我马上下来!」
   好不容易抓住空调管路,然后沿着工作扶梯爬了下来,她顺了顺气才开口。
   「请问处长,有什么事吗?」
   「处长?」他盯着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那张布满汗珠的脸蛋,微笑地丢了句:「我记得以前......妳都是喊我萧大哥。」
   轰!
   颜希诗的脸陡然一热,麦色的肌肤看起来有些古怪,向来伶俐的口齿,也笨拙了起来。
   「呃......」
   「小诗--颜希诗,对吧?」他又补了句。「我是萧可琳的哥哥,萧孟定。」
   人家都自我介绍得这么清楚了,总不能再装傻......她心一横,索性佯装恍然大悟。
   「啊,可琳--我想起来了!萧大哥,好久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喔!」
   喔......这是什么问候?以为遇上的是隔壁王妈妈家的小孩吗?颜希诗恨死自己的笨嘴。
   萧孟定只是淡笑,俯身仔细看她,就在她被瞧得浑身不自在,连耳根子也觉得麻热时,才听见他缓缓开口。
   「妳不也长这么大了?」
   小女孩的稚气早已蜕去,即使穿着灰色工作服,他仍感觉得出她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小女人的姿态,何况那嗓音既清亮又带着娇甜,和他苍白病弱的妹妹截然不同。
   「对厚,呵呵,岁月不饶人。」她干笑两声,赶紧转了话题。「可琳......她好吗?」
   「还不错。」和眼前爬上爬下勤奋工作的颜希诗比起来,他忽然觉得妹妹过得未免太安逸了。「她也回台湾了,成天在家休养。妳在清洁公司上班?」不等她回答,他又问:「很辛苦吧?」
   「是啊。呃,没办法,好像就只会做这个......」
   「认真工作很好啊,不过不要太累了。」他瞅着那张汗湿的脸蛋,坚硬的胸口有某处莫名地软了。
   是时候了,欠她那么久的道歉,总该还给人家。
   暗自思索半晌,萧孟定脸色一正,黑眸紧盯着她。「我想......」
   「啊?」他目光太逼人,让颜希诗一时傻愣愣的。
   「小诗,」他终于开口,嗓音醇厚,用词简洁。「和我吃个饭吧!」
   ★★★
   
   周末夜。
   台北某巷弄里的日本料理店,角落的包厢里,颜希诗与萧孟定各据一方。
   那天与萧孟定在厂房偶然重逢,已经是个天大意外,但他开口邀约时,颜希诗才真正吓了一跳--萧大哥竟然邀她吃饭?!
   但在萧孟定补上一句「我想可琳会很高兴再见到妳」之后,她的心跳很快就平复了。
   人家只是为了妹妹才礼貌开口,她到底在紧张什么,想到哪里去了?
   她想推拒,但萧孟定已经掏出PDA,查了最近的行程后迅速订好重逢叙旧的时间,效率之快,让她连摇头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她作梦也没想到,有一天竟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然能和萧大哥单独晚餐,即使原本应该是三个人的晚餐--
   因为......可琳没来。
   「她说前一晚没睡好,累了,不想出门。」萧孟定替她斟了杯热茶,淡淡一叹。「不好意思,都是被我们宠坏了。」
   这种理由,一听就知道她并不怎么期待故人重逢......
   「没关系。」颜希诗一点也不在意。其实她前一晚也没睡好,光是为了穿哪套衣服比较合适,她几乎快把衣柜翻遍了,最后终于挑了件素雅的衬衫搭上直筒牛仔裤,希望自己看起来清爽些。
   但即使没睡好,她的心情却是雀跃的,一整天想着这顿晚餐,嘴角总是上扬的。
   慢着......所以这顿晚餐,只有两个人?她的胸口猛地一提,心脏差点要跳出来了。
   但萧孟定似乎什么也没察觉。「点菜吧。想吃什么,我请客。」他微笑着,把菜单推向她。
   她把菜单推回给他。「客随主便。」现在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不,主随客便。」他坚持,把菜单直接递到她面前。
   这下她也不好推诿,接过菜单一看,心里一惊,沉默了几秒,然后摇头。
   「怎么了?都不喜欢吗?」
   「不是不喜欢,是......好贵。」
   这几年公司业绩蒸蒸日上,她的经济能力也大幅地提升不少,加上应酬时的高档料理也吃过许多,算是见过世面了,不过这家以乔事情闻名的日本料理店实在贵了点,若是为了谈生意,她还可以咬牙宴请客户,但要让萧大哥请客......她有点心疼。
   「我点不下去。」最后她合上菜单,老实说。
   萧孟定喟然一笑,大手接过菜单。
   这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两个同年龄的年轻女孩,自小锦衣玉食的可琳嫌着「老是吃这家」,而小诗却因为菜单价格太高而点不下去。
   「我来吧。」他翻了翻菜单,招来服务生,快速点了晚餐。
   那帅气又沈稳的姿态,好似非常熟悉这样高档、高层次的地方,完全融入店内尊贵典雅又简洁内敛的装潢氛围。
   颜希诗的胸口莫名地微微发酸。
   即使现在她有足够的财力可在这里奢侈一顿,但她的气质始终距离所谓的上流社会或菁英族群还很远。
   这种随便吃顿饭至少要花上数千元的地方,根本不适合她。
   「那......」点完菜后,两人之间忽然陷入沉默,她急着想找话题。「那,可琳过得好不好?」
   「她在美国开了两次刀,已经把心脏瓣膜缺陷的问题修补好了,现在不愁吃不愁穿,已经算是过得不错。」
   「那,萧伯伯萧妈妈......」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他们过得更好,移民时已经安排好当地的大学教授职位,这些年不但继续教书,也忙着云游四海做研究。」
   「那......」她张口,却说不出话。接下来呢?还要问候谁?
   「我也过得很好。」萧孟定淡笑。「拿到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电机博士,在硅谷工作,三年前被挖角回台湾,这样清楚吗?」
   「喔,清楚,很清楚。」
   「那么小诗,」他顿了顿,偏着头望她。「这些年,妳过得好不好?」
   这些年,妳过得好不好?
   不知怎地,这句话的语气虽然清淡,却勾起了她莫名的哀伤。
   要说好,十几年来没有哪一天是轻松的,她忙着和妈妈一起清扫一处又一处的住宅,一栋又一栋的办公大楼,年轻女孩该有的青春时光,她全耗在工作上--而且还是年轻人绝不想沾惹的劳力苦差事。
   要说不好,她却也因此赚进大把钞票,累积丰厚的银行存款,而且虽然成天累呼呼,好歹也把大学念完了,还拥有一间年营业额千万的清洁顾问公司,试问有几个二十八岁的女孩能做得到?
   这么说来,她应该是过得很好......
   「我很好,很OK呀!」她忍住鼻头的酸意,低头笑着把玩茶杯。「我和我妈一直在做清扫工作,该赚的钱都赚了,我还半工半读念完了大学。」
   「既然念了大学,怎么还在做清扫工作?」萧孟定不解。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更别说还有人愿意顶着大学学历以劳力换取不算太高的薪水。
   「是不是工作不好找?」他直觉想到这点。
   「嗳,现在的台湾某些大学只要有钱就能念了,没什么了不起,何况我纯粹是念来安慰我妈。」
   她的答案真有趣,他笑了。「念书是为了安慰妈妈,还真是孝顺,真该让可琳听听看。」
   「我没什么好谈的,不如谈谈你--」她只想知道关于他的事,于是鼓起勇气问:「萧大哥,你在美国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
   她从来没去过美国,不,应该是说从来没有出国过--忙着四处接案子、派工,赚钱都来不及了,哪来时间和闲情出国旅游?
   「美国?」他沈吟半晌。「自由、开放,人人都说是可以尽情放纵的地方。」
   她偏着头,故意重复了他方才的话。「自由?开放?尽情放纵?」
   那表情很可爱,有点认真又有点玩笑,圆眸闪着顽皮的笑意,萧孟定唇角忍不住扬起,笑了。
   「那萧大哥,尽情放纵了十多年,可否说点心得来听听?」
   「心得?」萧孟定顿了顿,敛起笑,沉默半晌,才说出心里的话。「大概是放纵太久了,结果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我却找不到方向。」
   「啊?」她吃惊。「找不到方向,却有办法念完电机系博士?」
   「小诗,那是两回事。」
   方向......指的究竟是什么呢?颜希诗很想知道,却又不知如何引他继续说下去。
   低头想了想,她终于开口。「那么现在回到台湾,你找到方向了吗?」
   萧孟定蓦地笑了。「这个嘛......还不太确定。」他将话题转向她。「倒是妳,打算一直当清洁工吗?」
   「清洁工?」她一愣,随即想解释。「呃,怎么说呢?其实这一行的学问很深,就拿清理及维护无尘室来说,要讲究技术和工法,不是随便拿块抹布擦一擦就好,还有像一般房子完工后,光要让不同的石材地板显亮,也有很多眉角和撇步,还有医院的消毒工程......总之清洁这一行,真的不是拿着抹布扫把随便挥一挥就好。」
   「所以这是妳的兴趣,要一直做下去?」他扬眉瞅着她。
   「我的确是很有兴趣,而且......」该告诉他自己如今已经不是基层的清洁工,而是掌管公司业务大权的总经理吗?
   但总经理又怎样?还不是在清洁界打滚?甚至人手不够时也得亲自下场。而且,他会因为她拥有一家清洁公司而对她另眼相看吗?
   如果萧大哥的目光是这般势利,还值得她喜欢吗?
   「嗯?」
   「没什么。」思索了几秒钟,她做了个决定。「萧大哥,你觉得这个工作不好吗?」
   「不是不好,我说过了,只要肯认真工作都很好,只是......」他盯着桌上那双明显有些粗糙的手,嗓音有些沈。「妳会不会太辛苦了?」
   察觉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她下意识想缩回手,想藏到桌下,却忽然被拦住。
   那温热的大掌及时覆上她的,萧孟定的嗓音更沈。「别这样。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一个女孩子做这样的工作有些辛苦。」
   停了几秒,他接着说:「如果妳愿意,我可以帮妳安排比较轻松的文书工作--」
   「不用了,一点也不辛苦。」她打断他,硬是抽回自己的手,嗓音很轻柔。
   「萧大哥,你不是早就预言过我是生来拿扫把的吗?」
   迎向他深黝黑眸,她淡淡一笑。
   「所以,一点也不辛苦,真的。」
   萧孟定愣了愣,轻轻一叹。「原来妳一直记得。」
   「我很难忘记。」她扯了扯嘴角,眼眶有些泛红。
   这个结在她心里放了多久了?一时情绪下冲口而出的话,竟让她牢记至今......
   「我很抱歉,当时......真的很抱歉。」他剑眉蹙起,黑眸染上

Rank: 1

91UID
86327377  
精华
帖子
180 
财富
950  
积分
220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1970-1-1 
淡淡沈郁。
   「别这样,萧大哥。我知道你当时是因为担心可琳才会说出那些话,其实......真的没什么啦。」
   只是让她明白,自己和萧家之间原来是天和地的距离。
   他敛眉,试图解释清楚。「这次邀妳一同吃饭,除了叙旧之外,我还想向妳道歉。我说话不该那么苛刻,但当时情绪太激动,所以......」
   「我知道啊。」她甜甜一笑。「在萧家那么久,你从来没骂过我,就那么一回,而且是我自己太不知轻重,所以挨骂也是应该的。」
   「事后我想跟妳道歉,妳却不再来了。」他继续解释,把迟到多年的憾事一次讲完。「后来我们全家移民美国,这件事我一直悬在心上。直到那天遇见妳,我想,总该有个了断才行--」
   「了断?」她吃惊地望着他。「没那么严重吧?」
   「我的意思是,过去不愉快的事到此告一段落,我们--」他望着眼前那张爽朗的笑脸,唇角不由自主地轻轻扬起。「我们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
   「我和可琳,」他把妹妹抬出来。「都想和妳重新认识,重新开始做朋友,如何?」
   「这样好吗?」其实她想说的是,真的可以吗?
   真的可以和暗自仰慕多年的萧大哥成为朋友?
   她犹豫着,可那双俊眸坚定地迎向她,像是有异样魔力般,让她终于点头。
   「萧大哥,我们......」她低下头,嗓音藏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冀盼。「重新做朋友。」
   萧孟定逸出一抹笑,眉头缓缓松了,一件多年的心事终于解开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