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3 | 浏览:222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子。以前我都觉得三个月好短,一眨眼便过去了,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它好长好长,我等得好辛苦好辛苦。
我想为你生儿育女,你在外挣钱养家,我就在家里相夫教子。我还想跟你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我们要在屋前种一颗大树,等我们都老了,它也就老了。那时候我们就坐在老树下看书,给孙子孙女们讲我们是如何相知如何相爱……”
“不知羞。”
虽嘴上这么说着,他却是笑得很是开怀。这不仅是她心中所想,他憧憬着的也是这样的日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若没有两月后的那场变故;若他暮家五十九口人没有惨死;若奶奶没有为了报仇将他送至青鸾学武……
那他们现在,一定过的很幸福,比想象中的还要幸福……
暮兰城手里拿着木牌没有猜反而是在发呆,洛云裳轻轻的推他的手臂:“大师兄,大师兄,你在想什么啊?”
她这一打断,将暮兰城的意识从回忆里拉回,他偏头看她,眸子里盛满了未散去的哀伤。
洛云裳被吓了一跳,难道这灯谜很难么,不然为何连大师兄都答不出来?可是不过一道灯谜罢了,猜不出他也用不着这么伤心吧?
本想安慰一句“大师兄,如果连你都答不出来这灯谜怕是就没人能解了,你大可不必自责。”然而暮兰城却先开了口:“云裳你可知道,我曾有个未婚妻……”
未婚妻,未婚妻……
洛云裳感觉两只耳朵嗡嗡作响,除了他的“未婚妻”三字,她什么都听不进去。
未婚妻!大师兄居然有未婚妻了!那我这么多年来所扮演的角色该是多么的可笑?
心底的痛楚如蚂蚁般在**着洛云裳的理智,她几乎要落荒而逃。洛云裳强颜欢笑,装作满不在乎,却难以掩饰声音的颤抖:“啊?你都有未婚妻了,这么多年怎么都没听你提过啊?你莫不是在与我讲笑话吧?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的。”
暮兰城叹了口气,不复往日的沉着冷静:“不提她,是不想想起她,因为怕这里会痛。”他指了指心脏的位置,复又说,“至于现在向你倾吐,是因为这里积压了太多东西。它就这么堵着,我很难受,我想说出来,云裳你可愿意听?”
暮兰城,你真的好残忍!
指甲深深嵌进了皮肉里,洛云裳的笑瞧起来很真实,真实到连她自己都快觉得她是真的高兴:“大师兄想说便说,别什么事都闷在心里,放心,师妹我是那种藏得住的话的人,保管连长歌我都不告诉她。”
干笑几声,却笑得鼻子酸酸的。于是洛云裳没敢再笑,怕忍不住在暮兰城的面前落下泪来。
暮兰城无比惨淡的笑了笑,娓娓道来。
洛云裳眼睛涩涩的,真是嘲讽,自始至终,我就是就只是个听众。老天是在告诉我不要再自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作多情了么?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还不如让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又何苦剥夺我喜欢他的权利?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年幼订亲,年少定情……故事很美,却听得她心碎。可是洛云裳却不得不咬着牙面带微笑,还不时奉承一句“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听到他俩自分别后已十年未见,洛云裳心中有喜有悲。
喜的是十年已逝,物是人非,,纵使大师兄情深似海,但难保他未婚妻不会爱上别人。她洛云裳,还是有机会的。
悲呢?悲的是她洛云裳居然生出了拆散有情人成全她自己的单相思的恶毒想法。
末了,暮兰城仰望星空,轻声呢喃:“你知道么,她最喜欢亮的东西,灯火,繁星。她说,这是希望。我在想,就在我望着这片夜空思念她的同时,她会不会也正望着这片天空思念着我呢?
曾经,我也想过要忘掉她的。
毕竟我不愿她耗费大好青春来等我这个不知道是否还会再回去的人。可是无论什么时间,去到什么地方,我都感觉她就在我身边,一直都没离开过。而过去幸福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那时我才知道,忘记她,我做不到的。我才知道……”
每一个停顿每一声叹息,皆包含了暮兰城的情深。此时的他眼眸中盛满了温柔与眷恋,越发的迷人,只是可惜,对象不是她。
洛云裳再也无法忍受,出声打断了他:“大师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说不定长歌他们正到处找我们呢,别让他们着急才好!”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他想说,“我才知道,原来我那么那么的爱她……”
原来,我竟已经熟悉到看到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么么?情根深种,如何能拔?我除了逃避还能干什么?他的过去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还未等暮兰城反应过来,洛云裳便急急的逃走了。她怕她慢了一步,暮兰城就会瞧见她因盛满泪水而涨得发红的眼眶,她怕他会明白她对他存的心思,她怕,他会为难。
暮兰城眼里闪过一丝异样,思索良久,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云裳是我的师妹,她一直尊我是师兄,要是她知道我误会她对我有兄妹以外的感情,依她那性子,还不得闹得天翻地覆才肯罢手?
暮兰城释怀的笑了笑,赶紧跟上了云裳的脚步。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九章 女**
    “云裳,想爱便努力去爱,你正当青春年少,何必惧怕曲折?如果真的到了无能为力的地步,那你便可以放手了,至少你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已然无悔。”
“云裳,若想忘便忘,在我洛长歌心中,你是最值得被人疼爱的好姑娘,何必把自己置于‘第三者’这尴尬的位置?你大可给自己时间,一段久到足以将大师兄从心头抹去的时间。相濡以沫,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
“云裳,决定在你,你只需要答应我,你要真的幸福。”
那日,一向不善言辞的洛长歌对洛云裳说了许多,并没有温柔的安慰,也没有严厉的苛责,却理所应当的让洛云裳失掉了哭泣的力气。每一个字,每一次停顿,每一个眼神她都含泪记在了心里。
洛长歌走后,望着柔软的床铺,洛云裳竟头一次生出了疲意,倒头大睡,盼望着醒来后能够是依旧的没心没肺。
洛云裳掀开了眼帘,此时已是第二日的正午,向来早睡早起的她从未在床上躺过这么久,肩膀脖子都带着微微的酸痛。她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准备找食物来“祭祀”她饿得“咕咕”乱叫的肚子。
打开门,却被罩在高大伟岸的身躯所投下的阴影里。
云裳向来闲不住,平日里早早的就起了,不是四处嘻戏疯闹便是来缠着我让我陪她练武,怎的今日一上午都未见到她的影子?
暮兰城不禁有些担忧,欲去洛云裳房间瞧瞧这疯丫头在做些什么。谁知还未等他敲门,房门便从里面打开,而那个娇俏的绿衣少女,可不正是洛云裳本人?
洛云裳凝视着暮兰城的如玉面容,苦涩在心里晕开。
兰城,很早就想这么叫你。
可是终究还是没等到我能够有资格叫出口的时候,就要说放弃了。
洛云裳虽不像长歌那般生来聪惠,却还是懂得“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的道理。放弃你,是因为你本不属于我,我何苦强求?何苦让你为难?但十年朝夕岂能说忘记就能忘记的?所以,我偷偷喜欢着你就好。
哪怕你为人夫为人父,那怕我悉心守护的不过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哪怕你至死都不会知道我爱你……没关系,都没关系。
因为,这是云裳一人的痴恋。
若有一日,岁月消磨掉了我所有的耐性,而我也有幸能够遇到可以携手一生的良人。那么吾爱,切要珍重。
洛长歌咧开嘴笑了,乖巧的开口问候:“大师兄早上好!”那笑容宛若夏日里的似火骄阳,像是恨不得将天地万物都融化在她掌间。
暮兰城不由的眉头蹙起,虽说已是中午,也配合的点点头:“早上好。”
“那我便去找长歌了,师兄再见。”
暮兰城下意识的想叫住她,洛云裳却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就跑得无影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无踪了,如今哪里还瞧得见她的身影?
这平日里最黏我的云裳,今日怎么一反常态,才说几句话便丢下我自己跑了?难不成这丫头一夜之间感悟颇多,长大了不少?若真是如此,我便可放心了,总算没有辱没师傅对我的信任。
如此想着,暮兰城欣慰的笑了。
天才微微亮,睡得香甜的洛长歌便被念儿吵醒:“太阳都要晒到屁股上了漂亮姐姐还在睡,姐姐羞羞。”
洛长歌扯过被子裹住了脑袋,被子里传来了闷闷的声音:“念儿乖,若饿了便让阿枫姐姐却给你弄吃的,姐姐要睡觉,不要吵。”
“不要不要!念儿就要漂亮姐姐陪着!娘亲说,姑娘家要早睡早起,不可懒惰。”
听到“娘亲”二字,洛长歌后背沁出了冷汗,瞌睡虫顿时跑得无影无踪。她从床上坐起,宠溺摸了摸念儿的头发:“真是个烦人的小家伙。说吧,找姐姐干嘛?”
“念儿要吃糖葫芦,姐姐给念儿买。”
面对一个粉嫩嫩的小娃娃,洛长歌怎能忍心说出“不要”二字,只得依她。洗了把冷水脸,洛长歌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拉着念儿的小手便去了街上。
前先时日,南湘边境的两个小国为争夺领土开战,一时间哀鸿遍野,众多百姓流离失所。洛长歌挑了百余名品行端正之人,为了不惹怀疑,分批带入了卞阳。
普通易容之术是在脸上贴上一层与皮肤质感相同的通透面皮,以遮盖本来面目,而商汤所会的,却是将人彻底改头换面。得他相助,难民皆顶上了新的面容,除了口音与举止上有些出入外,再叫人瞧不出端倪。
自花灯节后,洛长歌费尽心思将每一个死者的生平都查得清清楚楚,书本叠在一起及人高,她虽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却也是花了整夜方才看完。她将悉心记下的死者习性交于难民,在确认他们已牢记于心后分别送入了各自的“家”中。
洛长歌托商汤在卞阳家家户户所引用的水源中投下了忘忧之物,剂量不多,恰好将花灯节那夜的记忆抹得干干净净。那些个难民与新的家人相处也算融洽,无人觉察出异常之处,那些无端惨死的人,就像是从未出现在这世上一般。
这对于死者来说确实不公,但对于生者却是仅有的慰藉。
街上人来人往,或两人比肩相携,或一人行色匆匆。卞阳还未从花灯节的热闹中走出,叫卖声、砍价声、交谈声从四面八方袭来,虽说有些吵杂,但却不会使人反感。
一切,又恢复如初。
买好糖葫芦,洛长歌本想再去睡个回笼觉。怎奈念儿在各色稀奇的玩意儿中来回穿梭,越行越远,她只得紧紧的跟在她身后,唯恐她走丢。也不知这样走了多久,兴致勃勃奔跑着的念儿终于停了下来。
洛长歌解脱的呼出一口气,这小丫头总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算是玩累了,这下我终于可以回客栈睡觉了。若再被她折腾下去,我可要褪层皮了。
稚嫩的童音响起:“咦,这是什么,好漂亮的姐姐哦,念儿好像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在哪里呢?怎么想不起来了?”只见念儿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什么,两条粗眉挤在一起,似是在努力回想着。
洛长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官府的告示牌赫然眼前。正中的那张画相虽画得不是太细致,但很是传神,她看到它的一眼,脑海里便浮现出来那张陌生却熟悉的容颜。
见周围没人注意,洛长歌小心的掀下画纸,不动声色的藏在袖间,而后抱起年幼的念儿,朝客栈走去。
小小的房间里,七人围桌而坐,洛长歌将画纸从袖间拿出,在桌面上摊平。众人凑近看了几眼,便纷纷把目光都投在了高春鸿身上。
画上的人鼻尖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而眉心处却有红痣一点,像极朱砂。这些细微的特征与高春鸿无异,她看后也是一惊,急忙辩解着:“这不是我!”
“怎么不是你?”洛云裳指着画纸下方的一列小字,“南湘首位女采花贼,高纯红。”
“高纯红,高春鸿,这明显就是同一个人,说不定高淳红才是你的真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真没想到你看起来娇里娇气的,居然是个女采花贼。”
高春鸿气急,我生来养尊处优,何时受过这种冤枉?更何况我清清白白的女儿家,怎可被人当做采花贼对待?
如此想着,说话的语气便不自觉的重上几分:“你说我采花,那好,你倒是说我采了什么花啊?是牵牛花,喇叭花,还是你这朵昨日黄花啊!”
“你!”
十八未嫁,确实是个老姑娘了。但听高春鸿这么毫无顾忌的说出来,洛云裳只觉她在讽刺自己抓不住心上人的心思,以至于迟迟未嫁。
眼看着直性子的洛云裳就要拍桌而起,洛长歌握住她的左手,冲她摇了摇头,洛云裳只得不情不愿的将本已脱离凳子的身体又安稳的放回凳子上。
“云裳,高小姐,稍安勿躁。”暮兰城温和的笑着,试图用笑容驱逐掉刚才的不愉快气氛,“依我看来,此事没有那么简单,说不定是有人从中作梗,我们断不可自乱了阵脚。”
商汤赞许的点了点头:“我同意兰城兄的说法,我们虽与高小姐不算熟识,但这几日的相处多少也能了解些许。高小姐的品行,不像是能做出‘采花’这等事的人。想来,我们一行人已经被人盯住了。
敌人的目的应该是想让我们互相猜忌,生出嫌隙,他便好从中下手,各个击破。高小姐刚加入我们不久,与我们的感情也不是那么深厚,所以才成了对方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洛长歌发问:“这幕后黑手会是何人?”
我们一行人刚下山历练没多久,一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路上也都安分守己,没惹上什么仇家。这次的事,难道又是西凉那些人所为?可也不对啊,买凶杀人最为快速最为便捷,他们又何苦如此费心费力,步步为营?
众人皆摇头,苦恼敌人在暗,占了先机。
这时,高春鸿却是眉飞色舞,得意非常,她用食指戳了戳旁边的洛云裳,嘴角带着笑意:“不是说我是**么,看到没,真相大白了,现在知道你刚才冤枉好人了吧!再说了,哪有我这么正经的**?**当前,我有做过不合礼数的事么?”
说着,下巴一挑,指向对面的商汤、暮兰城、洛离三人。
洛云裳看不过她这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与她呛声:“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对我家小师弟脉脉含情,暗送秋波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对洛离有搂又抱我没看到!
你们才认识多久啊,就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你哪里像正经人家的姑娘了?”
洛云裳将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洛离并未觉得不快,下意识的望向洛长歌,只见她除了满面愁容外再无半点多余的表情,甚至连半寸目光都未放在他的身上。
洛离自嘲的笑了,我果真这个傻子,长歌心里何曾有过我?长痛不如短痛,该放下了。
可是真的放得下么?
当然不。
不然我怎么还有机会跟自己说这句话?
洛云裳和高春鸿性子极其相近,都如同长不大的小孩子一般,非要在分出个胜负,吵得不可开交。
而剩下几人忧愁越积越浓,却不约而同的压在了心底未表露出。
历练,本是个磨练意志,增长见识的好时机,他们都是乘兴而来。然后才刚刚起步,麻烦便接踵而来,往后的道路又能有多平坦?甚至不知道这一群人能否在历练后都安康于世,只怕会是败兴而归啊!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章 火莲
    “小师弟,你带回的是哪家的姑娘?可有与人家爹娘说一声?若是让二老担心便不好了。”
“捡的。”
“哪里捡的?这么漂亮的姑娘,师姐我也去捡一个。”
听到这里,洛离一直阴沉着的脸明显明媚了不少,只见他微微勾起唇角:“怎么?你很在意?”
“那是自然。”洛长歌煞有介事的猛点头,“若我不问问清楚,到时我最爱的小师弟被不熟识的姑娘给拐了去,我上哪里找人去?”
最爱?
明明是最,洛长歌却时时将这二字挂在嘴边,师傅是最爱的师傅,云裳是最爱的云裳,连大师兄都是最爱的大师兄。她称洛离“最爱”,即使没有一千次,也有个九百次,虽知道她不过随口一说,但每一次洛离的心跳都会漏上一拍。
洛离灼热的目光犹如温暖的手掌,抚过洛长歌每一寸**:“你若不愿,我今生不娶。”
在洛离开口的同时,走在最前面的洛云裳突然折返了回来,一把抱住洛长歌的手臂,大嗓门将他的声音完全掩盖:“长歌,前面看上去好阴森,你同我一起走吧!”
“咱们家姑奶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今儿个怎么怕起黑来了?”
洛云裳鼓起了腮帮子:“臭狐狸,存心让我难堪是不是!你只需要告诉姑奶奶愿不愿意!”
“好了好了,答应与你一起便是。”洛长歌伸手捏了捏洛云裳圆**的脸蛋儿,惹得后者张嘴欲咬上那作恶的手,而洛长歌却是恰到好处的收了手,让洛云裳扑了个空。她偏头看向商汤:“小师弟,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
“……”洛离沉默良久,“没有。”
洛云裳是个急性子,看着暮兰城与商汤渐行渐远的背影就越发的急躁,几乎是将洛长歌拽着往前走:“洛长歌,你走得好慢,都快跟不上了,我们快去前面。”
“既然怕黑还走那么靠前做什么?我们几人一起岂不更好?”
“你管我。”
“你最有理了,我说不过你。”对于洛云裳这种蛮横无理的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洛长歌只得妥协,“小师弟,高姑娘便交给你了,你可得好生照顾着。”
洛离点了点头,没有多语。
夜风拂面,带来丝丝凉意。洛云裳却觉此乃阴风阵阵,吓得缩了缩脖子,眼珠转来转去,时时刻刻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月黑风高夜,不正是杀人放火天么?我说你也真是,不好好在房间里待着,非要出来找什么‘火莲’?”
今日在市上为念儿买糖葫芦时,洛长歌听着了几个农夫的闲谈,说是前夜有人狩猎,在卞阳旁的临春山上瞧见了山火,那火光不若寻常,是像血一样的红色,发光却不发热。燃烧的范围不大,方圆不过一米,中间长着一株花,花朵不过拳头大小,被熊熊烈火包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裹其中。
那人恐夜风会将火势变大,便去附近的溪流取了水,可带他归来之时,火已熄灭,那株与火同色的花亦消失不见,想来是被火焚成了灰烬。但地上的树叶却是完好无损,一点被火焰侵蚀的痕迹也没有留下,确乃一大怪事。
洛长歌一听便知那猎人所见正是被习武之人视作珍宝的火莲。食用一片火莲的花瓣便能使内力翻上一倍,若吃下花蕊,便可在顷刻间增强二十年的功力。火莲十年一开花,然七日未采便会枯萎从而失去药效,且若是它生长之处有人类活动,那处的火莲便不会再开。
洛长歌瞧上去并无反常之处,但她的身体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的内力被人封住。若让云裳等人知晓,他们也帮不上忙,只会多添几个人陪她着急,所以洛长歌谁也没说,打算采到火莲恢复内力再做坦白。
既然是迟早的是,还不如早些完成,这样心里也会觉得稳妥些,于是她便选了今夜。
“火莲只在夜间开落,白天瞧上去就与杂草无异,所以此时才是寻找的最佳时机。师傅讲这些的时候,你是不是又与周公对弈去了?”洛长歌敲了敲洛云裳的脑袋,后者恨不得将眼珠都瞪出来,她反而笑得更为欢畅,“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鬼不惊。’你怕成这样,究竟是昧着良心干了多少坏事?”
“姑奶奶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你怎么说。”
嘴上虽这么说着,洛云裳却将手伸到洛长歌腰间打算狠狠拧上一把,却只是掐起了一层皮。摸了摸自己肉嘟嘟圆滚滚的肚子,洛云裳只觉得心疼,这狐狸怎的又瘦了?
觉着洛云裳瞧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洛长歌怎出声:“怎么了?我脸上黏了饭?”
“没有。”洛云裳吸了吸鼻子以缓解鼻尖上的酸涩之感,“只是想起了念儿,就让阿枫一个弱女子照顾那个小家伙,真的不打紧么?”
“我将她们二人托于友人照顾,绝不会有事。”洛长歌安抚的摸了摸洛云裳的头发,这丫头长大了,会关心人了,“你且安心。”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消失在了洛离如琥珀般深邃的眼眸中。
高春鸿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走在最后,她好奇两人的对话却磨不开脸面去偷听。洛离棱角分明的五官柔和了许多,这不禁让她感觉到不妙,时不时用目光审视洛长歌。
这女人确实美得不像话,但皮相乃身外之物,洛离绝不是这种肤浅之人,所以他定是心仪本小姐这种心地善良的好姑娘。这女人也真不识趣,到底要缠着本小姐的洛离多久!
洛云裳将洛长歌拉走,没有了碍眼之人,高春鸿高兴得不行,自然而然的站到了洛离的身侧。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与除洛长歌之外的人交谈,洛离向来惜字如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金,能一个字表达清楚绝不用两个字:“你。”
“我?你们在聊我?”高春鸿双眼顿时亮晶晶的,“你们聊我什么?是不是在商议我们俩的婚期?”
“……”
“怎么又不说话了?装什么哑巴!”
“……”
“洛离!!”
“虽听那猎人说就在这附近,但这林子毕竟不小,我们还是分开寻找来得快些,否则丑时一过还未寻到就只有再等明日了。”
“商汤说得有理。”洛长歌赞许的点了点头,“我们兵分四路,商汤去东面寻找,大师兄与云裳去西面,我去南面,小师弟同高姑娘去北面。如此可好?”
说着还向洛离递了个眼色,小师弟,师姐给你**机会呢,你可得好好把握住,不能白费师姐的一番苦心。
洛离怎会不知她意欲何为?先前的好心情在顷刻之间消散殆尽。
洛云裳小声嘟囔着:“一点都不好。”
也不知这狐狸是无意的还是存心的,明明知道我还跨不过心里这道槛,还要逼着我朝它靠近,这只会引得我越发急躁!
“不好?哪里不好?”洛长歌直接无视掉她那幽怨的小眼神,“莫不是你想自己走?”
洛云裳咬碎了一口银牙:“自己走就自己走!”
许久未开口的暮兰城终究沉不住气了:“云裳,师兄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我怎觉得你这几日总是有意无意的疏离我。”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洛云裳连忙摆手否认,“这十年来都是大师兄在照顾着云裳,云裳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不像再给大师兄添麻烦了。”
“傻丫头。”暮兰城亲昵的摸了摸洛云裳柔软顺滑的发丝,眼里充盈着兄长对幼妹的疼爱,“我是你师兄,照顾你本就是应该的,何必说如此见外的话?”
洛云裳红着脸轻点了点头,“大师兄说得是,我便同你一队吧。”
洛长歌摇了摇头,本想逼云裳那丫头勇敢的面对,谁知她却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又恢复了这少女怀春的模样。将她二人凑在一起,也不是是福是祸啊!
高春鸿丝毫没有察觉洛离的不快,此番完全消除了对洛长歌的敌视心理,毫不吝惜对她的夸奖:“如此安排太合理不过了,我看到长歌姑娘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绝顶的人!”
洛长歌哈哈笑了几声,明显很是受用,嘴上却还是十分谦虚:“谬赞谬赞。”
“高春鸿,这狐狸是夸不得的。”洛云裳拉过高春鸿的袖子,贴在她耳边神神秘秘的说着,“你一夸她,她的狐狸尾巴得翘上天去。”
“是么?”高春鸿摸了摸下巴,“我瞧着也挺像。”
看着两人交头接耳的模样,洛长歌无奈的摇了摇头,几个时辰前还闹得不可开交,如今却又这般亲密,果然都是小孩子。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一章 养你一辈子
    今夜有月,却不能朗照,透过树叶的空隙在地上投下斑驳且稀微的银辉,树叶在夜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给这寂静的深夜添了几分幽深可怖之感。
红衣少女行走在密林深处,在这寂静的虫鸣都显得格外凄厉的夜里,寻常女子即使不是因恐惧哭得梨花带雨也会被吓的腿软,而她,却是令人佩服的淡定自若。
忽然她脚步一顿,飘飞的青丝落回肩头,慵懒却不显凌乱,美得恍若梦境一般。只见她微微勾起唇角侧着身子,将目光都投入到刚才走过的林子里:“阁下竟喜欢干这等偷偷摸摸的事,我这弱女子能有什么可怕的,出来谈谈可否?”
不出所料,脚步声由远至近,踏在枯叶上的声响轻微得如同猫儿走过一般,想来是个内功深厚之人。若是说处变不惊,洛长歌也算其中佼佼者,然而看到那人的容颜却还是不免一愣:“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商汤反问,“你刚才与谁说话呢?”
若一路尾随我的是商汤,他便不会这么问话了。洛长歌似是洞悉到了些什么,眯起了眼睛:“一直都是我一人,我哪里同谁说过话?”
“那便怪了,我是听到你声音才过来的。”
“是你幻听了。”
商汤将信将疑:“是么?”
“是。”
两人比肩而行,谁都没有再多少一句。不远处传来了极其微小的脚踏落叶的声音,微小到无人能够察觉,洛长歌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走了么?”
“走了。”
“你觉得会是何人?”
“绝非友人。”
“找火莲要紧。”洛长歌一下生出了倦意,“他此番走了怕是不会再回来了,我们还是分开寻找吧。”
“我们两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似是觉得没有说服力,商汤又添了一句,“我不放心你。”
“不放心?”洛长歌弯眼笑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武功确实不如你,这点我认了,但也没有差到离了你便不能活的地步。若我与你真真正正打上一架,还说不定鹿死谁手呢。”
“你内力尽失,逞什么强?”
既然能封住洛长歌的内力又让她毫未察觉,此人必定与她十分亲近。阿枫只是个再如同不过的宫女,连自保都困难,自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而洛云裳、洛离及暮兰城更是没有理由这么去做,所以她早就怀疑到了商汤的头上。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她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你怎么知道我内力尽失?”是质问。
商汤并未回答,反是将话题扯到了别处:“你可知陆少渊?”
“我虽久居青鸾山,但医圣的大名还是略有耳闻的。你过问这做什么?难不成我面前之人就是医圣本人?”
“你多想了。”一想到那人商汤便严肃了许多,尊敬之情溢于言表,“陆少渊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