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3 | 浏览:165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里了!
“老天,是不是我洛长歌珍视的所有东西你都要把它毁了?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么?那我洛长歌定要逆了它!”
“哈哈哈哈……”洛长歌仰天长笑,腾腾杀气环绕周身,杀手们不由的看得一惊。她将念儿抱在怀里,将所有内力都运到掌心,最后凝在剑尖之上,轻轻一挥,杀手们便被剑气击得后退了好几步。
“啊!!!”怒气激发了洛长歌的潜能,她大叫着朝杀手们冲了过去。
此时的她只能用“野兽”二字形容,手中的剑便是她的獠牙,而眼前之人便是她的猎物。她想闻的血的味道,她想用獠牙把猎物通通撕成碎片!
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倒在血泊之中,洛长歌也越来越感觉到力不从心。突然喉头一甜,洛长歌强行将血咽了回去。
我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得速战速决。
洛长歌愈加疯狂的与敌厮杀,只攻不守,可这一次她却是没那么好命。三把剑同时向洛长歌刺来,她避开了第一把第二把,却未能避开第三把。眼看着剑尖就要没入她的眉心,洛长歌却无能为力。
没想到我洛长歌竟是这么死的。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红衣妖艳男子凭空出现,用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挪动到洛长歌身前,两指稳稳的夹住了剑尖。
他不是在花灯节上遇着的那人么?
红衣男子一掌拍在洛长歌肩头,将她震出好远:“看够了么?再看本宫主可就要收银子了。”
洛长歌知道他这是在保护她,于是赶紧抱着念儿进了身后的厨房,将她放在柜子里,捏捏她的小脸儿:“念儿乖,在这里等着姐姐,姐姐一会儿就来找你。”
念儿小嘴一瘪,泪水已在眼眶中打转。
洛长歌有些头疼:“不准哭!”
念儿倒还是听话,果真活生生将泪水憋了回去,哽咽着问着洛长歌:“漂亮姐姐,念儿的娘亲是不是死了,念儿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念儿,你忘记娘亲的话了么?娘亲很累,她睡着了,念儿那么乖,定是不忍心打扰娘亲对不对?”
“嗯嗯,念儿是大人了,以后念儿干活娘亲睡觉。”
看着念儿强忍着泪水的模样洛长歌就觉得心酸,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叮嘱到:“无论发生了什么,千万不要出声,千万不要出来。”
念儿点了点头,她方才离开。
洛长歌本来打算把念儿带到安全的位置后就去帮助那红衣男子,可当她走出厨房,却发现那男子一人独立寒风之中,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而那些杀手,此刻全瞪大了眼睛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满脸的不可置信。
见她出来,男子嘴唇微启,“怎么?不谢谢我?”
闻言,洛长歌一愣,待反应过来,打算道谢的时候,男子已施展轻功离去。只留下一句话在耳边回荡:“本宫主今日心情不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错,方才救你,你不必多想。”
洛长歌傻傻的站在原地,在心里默念这句话良久。
“阿卿……”洛长歌朝声音源头望去,看到了念儿的爹爹,只是不知道他已在那里站了多久。
他一步步的走近,每一步都挪动得那么艰难,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当从洛长歌身边过去的时候,他看了她一眼,不发一言,却看得她泪水从眼眶涌出,顺着脸庞流淌而下。
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一眼里包含了什么?绝望,痛苦,还有……恨!
他恨这个让他家破人亡的女人!
但他却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将妻子的尸体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她早已失去了血色的脸颊。
“我……”
“我不要解释。”
“对……”
“也不需要道歉。”男子笑得很是勉强,“姑娘,你会照顾好念儿的对吧?”
洛长歌一惊:“你的女儿自是要你自己来照顾,我的的确确无法体会你的痛苦,但也是知道你不该做傻事!”
“姑娘,你不知我与内人经历了多少波折才得以相守。她为我放弃了太多,而我,也只将她放在首位。”
话落,他一手揽着爱妻,一手拾起地上的剑插入胸膛:“阿卿,夫君在这里……黄泉路上你莫怕,我会来陪你……只是……奈何桥上,你可要等我……”
洛长歌长叹了一声,或许这样也好。这男子爱妻至深,纵然活着,他也生不如死,与其生无可恋,不如这样心满意足的死去。至少此刻,他的脸上还带着僵硬掉的笑容。
只是苦了年幼的念儿,在这一日之内就失去了最疼她最爱她的父母。
洛长歌,你是个罪人。
当商汤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赶到的时候,却只看到满地的尸体。而洛长歌却蹲在墙角,看上去像是只受了些轻伤。她将脸埋在膝盖之间,用双臂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身体。
商汤的目光在交叠在一起的两句尸体上停留了片刻便全然明白想来是乐央连累无辜人被杀,心生愧疚。
他快步上前,宽厚的手掌轻抚着洛长歌的发丝:“乐央,是我,没事了。”
然而洛长歌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你为什么没来?”
“你可是在怪我来迟了?”
洛长歌终于舍得用正眼看商汤:“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亲人么?亲人的性命就是如此一钱不值么?这就是所谓的亲情么?!如若这样,我洛长歌才不稀罕!”
“乐央,我并非不想救你,只是那些杀手实在太过缠人……”
洛长歌自嘲一笑:“你是堂堂西凉皇帝的表兄,我算什么人?你何必向我解释?”
商汤隐忍着怒气:“够了!”
“这些时日不是伪装的挺好的么?如今怎么不装了,接着装啊。”
“南宫乐央你真是有本事,二十年来你还是第一个勾起我怒火的人。”商汤揉了揉太阳穴让自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己平静下来,“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让你打让你骂,却是由不得你这么‘侮辱’。”
洛长歌笑笑:“侮辱?我不过是说句实话,公子言重了。”
商汤抓住洛长歌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拉起,因发怒的缘故不含半点温柔:“南宫乐央,你以为他们的死是你的错么?我告诉你,不是!他们会死完全是自己咎由自取!”
洛长歌猛地甩了几下手,明明觉得商汤没用多大力道却偏偏挣**不得,她不满的白他一眼:“你在说什么鬼话?还不快放开!”
商汤的五指紧了紧,继续说到:“为什么死的是他们而不是别人?这当然有他们自己的原因。如果当时他们好好的躲在屋里,如果他们强大得足够保护自己,那又怎么会死?
害死他们的,是他们的软弱!
看那姿势便不难猜出那男子是自杀而亡,若不是因为他承受灾难的能力太差,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妻子没了可以重娶,孩子没了也可以再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槛。可是他却决定生死相随。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跟你有什么关系?!”
商汤想他真是疯了,居然会说出这么不可理喻的话来。可是他有选择么?
没有!
他有错么?
或许吧。
他不过是想让洛长歌心中的罪恶感减轻一点。死者已逝,便不该使活着之人饱受折磨。
洛长歌挂着泪水的睫毛颤了颤,半晌才微微扯动嘴唇:“真的如你所说么?我信你,大表哥你可不要骗我。”
透彻如她,又怎会看不出他这话有多么的荒唐?她不过,是想寻求一个心安的理由罢了。
商汤点点头,“嗯”了一声,动作再简单不过,冥冥之中却能够让人信服。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四章 生是说不定,死是不可能
    商汤看向洛长歌:“这地方如何?”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不错。”洛长歌环顾四周后点点头,“能长睡此处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望那些冤魂不要向我洛长歌索命才是。”
商汤不悦:“胡思乱想。”
洛长歌只是笑笑,不语。她丢掉手中的剑,赤手刨着坟坑,商汤眸光沉了沉,非但没有劝阻她,反而学她挽起袖袍蹲下身子:“我帮你。”
洛长歌不领情的拂开他的手:“你身娇肉贵的,哪里干得了这种粗活?还是找块树荫坐着歇歇吧,别给我添乱。”
洛长歌的指甲全部断裂,鲜血从指缝中渗出,十根纤纤玉指鲜血淋淋,她却像是不觉疼痛一般继续刨着。
商汤抓住洛长歌的手放在她自己眼前:“这么做你便会觉得好受么?”
洛长歌挣脱他的桎梏,垂眼专心致志的挖起坟坑:“随你怎么认为。”
商汤瞧着她的后脑勺许久,终究什么都没说。
直到刨到十指全无知觉,洛长歌才舍得将内力凝在指尖,片刻便挖出了个方圆十米的大坑,看得商汤瞠目结舌:“你挖这万人坑做什么?难不成打算把所有人都埋这里?”
“撞上我这个灾星是他们倒霉,我虽没有活死人肉白骨之能,但挖个坟坑还是绰绰有余的。”洛长歌自嘲笑笑,忽又露出一副剥削工人的土财主嘴脸,“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趁月黑风高把尸体都从捕快手里给我抢回来!”
“……”商汤张了张嘴,只得认命的离开。
洛长歌一掌拍在地上,堆在坟坑周围的泥土被弹力抛向空中,竟均匀的覆盖在坑中百余具无头尸身中。草苗奇迹般的都在上头,泥土很是紧凑,看不出被翻过的痕迹。
洛长歌拿着块被虫蛀得到处都是虫眼的朽木问商汤:“你说我要不要给他们插块墓碑?”
商汤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乐央,其实我觉得后事还是交给他们去办亲人比较好。”
“你真觉得这样更好么?”洛长歌反问,“大表哥,在你看来是生离痛,还是死别苦?”
“生是说不定,死是不可能,若非要做个选择,自然是活着好。”
“既然如此,我将他们葬于此地,而后伪造出他们还活在这个世上的假象又有何不对?”
商汤顿时了然,笑容明媚得将初升的骄阳给比了下去:“难为你竟是如此有心。”
“有心?”洛长歌失神的念着这二字,忽而巧笑嫣然,“大表哥错了,我才不是什么心善之人。这么做不过是想省些银子罢了,不然这么多家属们找上门,我和你怕是连西北风都没得喝了。”
“对自己好些。”
洛长歌猛地抬头,却见商汤的视线落在别处并未看她,洛长歌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似关忧似叹息的话不过是她的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幻听。
她用力的摇摇头,像是想将奇思怪想都从脑子里甩出去:“走吧,陪我去接个小丫头。”
待二人来到念儿家时,小丫头已经在柜子里睡熟了,小巧的脸蛋儿上泪痕已干。
“你打算怎么办?”商汤问。
洛长歌轻轻的把念儿抱在怀里:“我自己养着。”
从念儿家出来天已经蒙蒙亮了,恐洛云裳等人担心,两人全速返回客栈。念儿在洛长歌的怀里睡得安稳,而商汤洛长歌像是约好了一样,一路上谁都没有再说一句。
洛离站在客栈门口一望便是一整晚,却未曾瞧见那抹红色的倩影,让他更加不安的是商汤也一同消失。
一夜未眠,眼珠已被倦意侵蚀得布满血丝,洛离揉了揉发红发胀的眼睛,一睁眼便瞧见洛长歌回来了。他不自觉的勾起嘴角,下意识就要迎上去,然而笑意却在看到她身后那人时凝固在了眼里,已离地的脚也落回了原处。
孤男寡女,消失一夜,这本就引人遐想。更何况这两人身上皆有泥土,洛长歌的发丝里还插着几根杂草,所谓“证据确凿”!
洛离的理智全然被怒气吞噬,炙热的视线牢牢锁在洛长歌身上,想把她融化在眼里。他此刻恨不得冲上前去抓住商汤的衣领,在他漂亮的脸蛋上印上自己的五指!
他终究只是苦涩的笑笑,想想便是了,我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这时,他耳边响起了陌生且熟悉的声音:“洛离,谢谢你昨日收留我,我得走了……”
虽嘴上这么说着,高春鸿却是并未挪动脚步,反倒是眼巴巴的瞧着洛离,将“快留下我”四字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
洛离久久不言语,高春鸿料想他不忍拒绝故用沉默来表达,失落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将气恼都写在了脸上。她如溺水之人般苦苦挣扎良久,撅起嘴巴就要离开。
谁知她刚抬起脚耳畔就传来了近乎天籁的声音:“你没有银子没有住处能上哪儿去?暂且留下来吧。”
“嗯嗯,嗯嗯。”高春鸿笑得眉眼弯弯,激动得直点头,甚至忘却了女儿家的矜持朝洛离扑去,双手如藤蔓一般缠上洛离的腰身。言语间甜得快渗出蜜来:“我就知道你舍不下我!”
洛离微微一愣,下意识便是将她推开。洛长歌的眼中闪过些许错愕,但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笑意。她快走几步,欲与洛离打声招呼。
本想推开高春鸿的手此时却鬼使神差的将她揽入怀中,洛离看似不经意的瞥了洛长歌一眼,便搂着怀中的佳人入了客栈。
洛长歌摸了摸鼻子,将悬在半空中的右手默默放下。
阿枫为洛长歌的伤口上药,洛云裳也帮不上忙,便在一旁干看着,见洛长歌除了脸颊和脖子外身上几乎无一块好肉,明明心疼得不行,嘴上却是不饶人:“洛长歌,你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长的是猪脑子么?!赏个花灯你也能伤成这样,你还活着干嘛?既然迟早死于非命,还不如早死早投胎!”
洛长歌眼下的乌青很浓,整个人瞧上去很是疲倦。她揉了揉太阳穴,“好了,我的姑奶奶,你都念叨多少回了!我一夜没睡,您老就行行好,让我休息休息好不好?”
洛云裳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你便是拿银子求我念叨我都不念叨了!”
虽嘴上这么说,她心里也是明白洛长歌需要睡眠,乖乖的朝门外走去,顺便想着要不要亲自下厨为她做些羹汤什么的。
还未等她出房门,身后传来了洛长歌的声音:“姑奶奶,帮我看看念儿醒没有,若醒了给她弄点吃的,我有点困,得小憩片刻。”
洛云裳喃喃自语:“真不知道这俩人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出去一晚上,居然闺女就有了!”
洛云裳声音不小,这话自然入了洛长歌的耳朵,她一口气没有顺过,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她自是知道洛云裳口中的“这俩人”指的是何人,这念儿的确是闺女,但不是她俩的闺女啊!
洛长歌扶额叹息了一番,云裳这丫头真是单纯的可爱,念儿出生的时候我不过才是个十岁的小娃娃,哪里能有这生孩子的本事?
“殿下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阿枫?”
洛长歌刚从洛云裳带给她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阿枫却又满脸严肃的问她,她不由的大喊冤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阿枫,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念儿这孩子真不是我生的!”
闻言,阿枫“扑哧”一笑:“殿下,阿枫问的不是这个。”
洛长歌后知后觉:“不是这个?那你问的是什么?”
阿枫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手指轻轻的在洛长歌的伤口上抚过:“自然是殿下的伤……”
见洛长歌沉默不语,阿枫又接着说:“阿枫可没想到,殿下在城东好好的赏着花灯,会赏到城北的玫瑰园里。没想到会武功的殿下,居然会失足掉入玫瑰花丛。没想到,玫瑰刺留下的伤口竟与剑伤无任何分别……
更没想到的是……殿下会瞒着阿枫。”
洛“阿枫心细如尘,我早知瞒不过你,也未曾想过瞒你,只是,终究不想你们为我太过担心。”洛长歌长叹一声,“果然,如此蹩脚的理由,大概只有洛云裳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会相信了。”
“世间少有洛小姐如此率性之人,无忧倒也是件好事。”
阿枫的笑容着带着些许落寞,我又何尝不想做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在父母的庇佑下安安稳稳的长大?
只可惜,没有如果,这不是我的人生。
若我能随心所欲,云裳小姐又有何羡乎?
阿枫话锋一转,又将话题带回到洛长歌身上:“今早,奴婢听说城东袁家昨晚进了刺客,如今院子里全是那些杀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手的尸体,然而袁家一家三口却不知所踪。
此事,是否与殿下有关?”
洛长歌低着头闷闷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不仅如此,还有城东六十九人、城西十八人、城南二十一人、城北三十六人……他们,皆是因我而死。”
“这些杀手的目标是殿下?!”
洛长歌再次点头,却听到“砰!”的一声,抬头却发现阿枫的身子撞在了桌角,脸色苍白的可怕。
“殿下,他们终究还是行动了,以后的路,可不好走了。”
“他们?你指的是谁?”洛长歌不大明白,“我也未曾做过什么丧尽天良之事,也不曾与什么人有过纠葛,以至于思量了许久,都想不出是何人害我。”
“殿下,你是放弃了皇位没错,但垂涎那个位置的人实在太多,他们为了夺得这个天下又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如今皇上刚刚登基,四下整顿,排除异己,他们自然不敢做得太过。而殿下你,也因为与皇位的那层关系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定然会拔之而后快!”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哈哈哈哈……”
洛长歌虽笑着,听在阿枫耳中却是比见她哭还要难受,她担忧的唤了一声:“殿下……”
“不是说血浓于水么?我们的身体里流淌着同样的血液,我从未得到过什么,也不奢望将来能得到什么,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放过我呢?为什么,就非要置我于死地呢?
阿枫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殿下,憋着难受,这里仅有阿枫一人,你若想哭便哭。”阿枫将洛长歌揽入怀中,让她的头依靠在她的肩上,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深宫中本就没有情感,有的,只是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殿下别怕,慢慢便会习惯了。”
“派几个杀手就想取我性命,我的命,当真这么不值钱么?”洛长歌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几乎要将空气一齐冻结。
“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人,就不配拥有眼睛,终有一日,我会亲手夺了他的光明!”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五章 你现在是本小姐的人了
    长歌不是不知分寸之人,这八年来虽与我形影不离,却从未与我行过逾矩之事。商汤与她才相识多久,她怎就愿意如此主动拥抱他?长歌固然喜爱美丽的事物,却绝不是只看中外表的肤浅之人,我与商汤相比究竟差在哪里?为何偏偏只有商汤才能得她如此亲近?
心乱如麻,洛离只得沿着河岸不停的走,直至一座旧石桥方才停下。桥头蹲了个女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约莫十六岁上下。
“咕~”
女子的肚子叫了一声,但她却并没有拿出食物充饥,反是解开了裤带勒得更紧一些。她拍了拍瘪瘪的肚子,自欺欺人的说:“不饿,我不饿。”
洛离的眉头皱了皱,这女子与长歌年岁差不了多少,然长歌风华绝代,她却狼狈不堪,着实可怜。
想到这里,洛离上前几步,将钱袋塞在那女子的手中,却连看都未曾看那女子一眼便转身离开。他如此做又不是为了让她感谢,又何必多做逗留?
然而他还未走远,一物件便砸在他的背上,落在地上时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那东西,正是他的钱袋。
那小乞丐从地上站起,泥污遮住了她的满面怒容:“你当本小姐是叫花子啊!拿着你的臭钱滚蛋!”
洛离的眸光冰冷的可怕,这女人,不识好人心。
洛离弯身拾起钱袋,拍了拍灰转身欲走,手上却忽然传来一股强大的阻力阻碍着他的前进。偏头一看,却见先前那气焰嚣张的小乞丐紧紧拽着他的手,眼巴巴的瞧着他的钱袋。
见洛离看她,小乞丐装模作样的理了理身上散发着馊味的破衣,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本小姐从不接受嗟来之食,但我可以帮你端茶送水什么的,这银子就当是我的工薪好了。”
洛离再次将钱袋放在她手上,声音依旧冰冷如霜:“我不需要丫鬟。”
“你!”小乞丐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你别想了,本小姐不可能委身嫁给你的!”
牛头不对马嘴,洛离好笑的摇了摇头,不打算再与她浪费时间。还未等他迈出步子,小乞丐的手臂又如蛇一般攀上他的胳膊。
男女授受不亲,何况她还是个姑娘家,怎就如此不知道规矩?
洛离冷冷的瞥了小乞丐一眼,小乞丐背上顿时冒出了冷汗,却是硬着头皮回瞪了回去:“怎么?你觉得你的眼睛比我大么?”
“放开。”声音很轻,却带着不可违背的意味。
小乞丐身子明显颤了颤,双手却是抱得更紧:“我不!放你走了我就得睡大马路喝西北风了!我说你这人也是,既然想做好事又干嘛半途而废?!”
洛离一个手刀砍在小乞丐肩上,好在力道很轻,她只是两眼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洛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天下之大,绝非只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有你一人需要帮助。而且在我看来,你也不是很需要。”
“啊!痛死了!你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小乞丐坐在地上揉着自己酸痛的脖子,哇哇大叫着。忽然将鼓鼓的钱袋护在怀里,对着洛离作出一副妥协的表情:“好了好了,我答应嫁你就是了。不过本小姐爹娘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得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才是。”
洛离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小乞丐。
小乞丐莫名觉得心虚,连说话都是止不住的颤抖:“看……看着我做什么?我……我可不是欲擒故纵!”
“我懒得与你多费口舌,你拿着银子快走。”
现实与心中有些出入,小乞丐不由得愣了愣:“我不用留下来做丫鬟还债?”
“不用。”
“我不用做你娘子为你生一大堆大胖小子?”
“……”这女人竟是比长歌还要不正常,“不用。”
小乞丐抬头瞧了洛离许久,本以为她开口便是感谢之事,谁知她却是莞尔一笑:“恩公,你娶我吧。我身强体壮,好生养。”
“恩公你要去哪里?!恩公你别走啊!”任凭小乞丐如何呼喊洛离都无停下之势,她心一横,高声叫到:“你再走我就跳下去!”
闻言洛离脚步一顿,小乞丐咧嘴就笑,然后还未待她笑开,洛离便又提步远去。
“恩公!臭男人!喂!!”
“扑通!”
洛离猛地回头,桥上已没了那脏兮兮的小乞丐的身影,他心上涌出了不好的预感,疾步朝石桥而去。附身朝河面一看,那小乞丐果然姿势不雅的在河里扑腾着,身体在不停的下沉,她却固执的不喊一声“救命”。
“该死!”洛离咒骂一声跳下了桥,摆动着两臂向那小乞丐游去,伸手揽住那纤细的腰肢,又摆动手臂将她带往岸边。
“咳咳……咳咳……”流水带走泥污,露出了小乞丐那清秀的眉眼,她难受的猛咳了几声,却笑得同个傻子似的:“我就知道……咳咳……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咳咳……你现在……你现在是本小姐的人了……咳咳……”
如墨黑发贴在脸上,衬得洛离本就白皙的皮肤苍白如雪,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珠:“你倒是真能够惹麻烦。”
“怎么?生气了?”小乞丐笑得很是甜蜜,“好了好了,既然你这么担心,那本小姐保证下次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就是了。”
洛离无视她柔情似水的眼眸:“瞧你这娇生惯养的模样便知你家非富即贵,可你为何会一个人在这里?还弄得如此落魄。”
小乞丐眸光黯淡了几分:“还不是我那烦人的老爹,未曾过问我的意见便为我应了门亲事。本小姐岂是那种愿意被别人操纵命运的软弱女子?所以便趁外出游玩的绝好时机逃了出来。”说到这里小乞丐咬牙切齿,“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偷了我的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银子,害得我一路上都只能以剩饭剩菜为食!”
“你该回家。”
“我才不要嫁给连面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那我呢?你为什么要嫁给我?”洛离觉得好笑,我就不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么?
“明知故问,你怎么这么讨厌呢!”小乞丐故作娇羞的一拳锤在洛离的胸口,洛离的连顿时就黑了下来,小乞丐傻乎乎的笑了笑将手收了回去。
臭奶娘,居然骗我!不是说男人最吃这一套么?为什么我面前这爷像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洛离的声音如这夜风一般冰冷:“快说,我没有太多耐心。”
“因为……”小乞丐头一次明白了何为脸红心跳,“……因为我喜欢你啊。”
“喜欢?”
洛离冷冷的笑了几声,我与长歌相识十年之久,我亦将她放于心中最触碰不得的位置。即便如此,我尚不敢对她言“喜欢”二字,而这姑娘与我不过初见,又有什么资格说喜欢?!
“多谢厚爱,可惜洛某无福消受。”沾了水,衣物变得透明不说,还紧贴在身上,小乞丐的少女身躯可谓一览无余。洛离身上的湿衣已被他用内力烘干,他脱下外衫披在小乞丐的身上:“快些回家去,别让爹娘担心。”
“我不!你都是我的人了,我自然要跟着你!”
“我不想对你发脾气。”
“你怎么能让我一个女子露宿街头?我……哈欠!”小乞丐鼻子一痒,打了个很响的喷嚏,口水鼻涕喷了洛离一脸,不出所料,他的脸色又跟锅底似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小乞丐脸烧得红红的,下意识便是用衣袖为洛离擦拭。不擦不要紧,这一擦将袖口上的污垢都擦到了洛离的脸上,也不知小乞丐蹭了什么的,竟是油油的腻腻的。
这时洛离抬起了手,小乞丐连忙用双手护着脸,将身子缩成了一团:“打人不打脸!”
洛离手上动作一顿,而后从她发间挑出一条绿油油的水藻,而后站起身子俯视着小乞丐:“走吧。”
小乞丐一时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瞧着他:“走?”走去哪里?
“怎么?你觉得桥头上睡着比较舒服?”
“你是要带我去你家么?”意识到这一点,小乞丐猛地从地上站起,七手八脚的摆弄着自己凌乱的衣服,“公公婆婆在家么?我穿这身衣服去见他们是不是太随意了?我是不是带着些礼物的好?”
“闭嘴。”
小乞丐连忙捂住嘴,颇为委屈的瞧着洛离。
“先说好了,我只收留你一晚,明天天一亮你就乖乖的给我离开。”
小乞丐乖巧的点点头:“嗯嗯。”
先应着,到时候我死缠烂打,他想赶我走也赶不走了!
“夫君,你叫什么名字?”
“……”
“本小姐叫高春鸿,我可以勉强答应让你叫我春鸿。”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