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3 | 浏览:166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酸”,便也没太在意。而骄傲的杨娇娇却是怒气横生,凌厉的目光朝洛长歌扫来,但顷刻之间便又转化为了爱慕。
当然不是爱慕洛长歌,而是她身旁那神仙一样的男子。
杨娇娇痴痴的望着商汤,像是恨不得将眼睛长在他身上一样。洛长歌咂咂嘴,叹了口气,又是一个被美色迷惑的姑娘啊!
忽然从人群中飞出一身着灰衣的男子,他脚尖一点,便跃起数尺高,抱着那圆木,两下便爬到了顶端。杨娇娇此时正光明正大的瞧着商汤,嘴角还躺着泛着光泽的可疑水渍。
那灰衣男子拧起了眉:“杨小姐,请看着顾某将花灯点燃。”
杨娇娇依旧看着商汤,抬手抹了抹嘴角,心想,这男子怎么生得这般好看,我定要娶了他做夫婿!
灰衣男子面子有些挂不住,索性不去管她,然而他试了几次,却都没能将花灯点燃。男子急得额上冒出了层层细汗,这是怎么回事,怎会点不燃?
灰衣男子一时手足无措,站在杨娇娇右边的高瘦的丫鬟笑了起来:“妹妹,你瞧,这丑八怪还想做咱们姑爷呢,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
“如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多了去了,姐姐莫理。”左边的丫鬟也是一脸讽笑,朝灰衣男子喊到,“喂,丑八怪,你还待在上面做什么?还没睡醒呢,还不赶快下来!”
灰衣男子年约二十一二,相貌平平,却实在堪不上她们的“丑八怪”一词。他心中也有恼怒,但想想,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却是真的。灰衣男子隐忍着怒气没有发作,他回到地面,深深的看了杨娇娇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背影,略显落寞。
洛长歌冷笑一声,故意高声说到:“狗仗人势。”
两个丫鬟脸色一白,满脸怒气,齐齐开口:“你说谁是狗?”
“谁搭话我说谁。”
“你……”
“我怎样?”洛长歌忽而嫣然巧笑,“是不是觉得我比你们家小姐漂亮很多?”
台下再无人有抬头的兴致,都睁大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洛长歌与商汤二人。有人张着嘴,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唯恐惊了这天上下来的仙人。
虽嘴上不说,但心里都是有谱的,与这姑娘一比较,杨娇娇便立马从美人儿退为庸脂俗粉了。
闻言,杨娇娇终于舍得收回视线,眼巴巴的瞧着自己的两个丫鬟,期待着她们的回答。事实摆在眼前,两人也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睁眼说瞎话,竟可爱的闭上了眼睛:“你……你连我们小姐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哈哈哈哈……”台下的人齐齐笑开,“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原来不光是睁眼说瞎话,闭眼也能说瞎话。”
“这姑娘明明就是天仙下凡,哪里是杨娇娇能比得上的?”
“你们快看那俩丫鬟的表情,自己说的话自己都不相信!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
女为悦己者容,如今“悦己者”就在跟前,自己还被这些个贫民说得如此不堪,杨娇娇大怒,不顾仪态的朝众人大吼:“都不要命了是不是!给本小姐闭嘴!”
人群一下安静了下来,只见她恶狠狠的瞧着洛长歌,像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孙儿你快看,我老婆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未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哩!”一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将一年约二十岁的白面小生朝洛长歌的方向推去,“快去把她给娶回家,给奶奶生一个像她这么漂亮的大胖小子!”
白面小生红着脸低着头,似是不好意思:“奶奶……”
老婆婆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混小子,怎么这么没出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再不快点儿漂亮媳妇儿就是别人家的了!”
白面小生扭捏几下,便也抬着步子朝洛长歌走去。在场的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也不乏有几个好心的出声提醒:“李婆婆,人家姑娘哪里看得上你孙子啊?快把他叫回来,别丢人了。”
李婆婆拿着拐杖朝那人戳了几下:“去去去,我孙儿哪有那么差,你就眼红吧你!”
那人躲过了她的拐杖,拂袖而去:“狗咬吕洞宾!”
人群自然的为白面小生让开了一条小道,瞧着那人越来越近,洛长歌有些为难。
该怎么跟那白面小生说呢?不好意思,我有心上人了?要是他还死缠烂打该怎么办?告诉他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实在不行就说我喜好的是女子?
没错,就是这样。
算准时机,洛长歌扯出招牌笑容转过身去,本以为会撞入白面小生深情款款的眸子,然而他却是与她擦肩而过。
洛长歌笑容有些挂不住,难道是我误会什么了?
一回头,却见白面小生站在了商汤的面前,脸色红得如同煮熟的螃蟹:“我……我对你……对你一见倾心……可否……可否……”
一瞬间,看戏的都捧腹大笑起来。
居然连男人都不放过!
洛长歌哀怨的目光悠悠的飘到商汤的身上,对他做了个口型——禽兽!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一章 自信的姑娘最美丽
    商汤只觉尴尬:“公子,在下是男子。”
“我……我知道。”白面小生顿时就成了红面小生,说完还觉不够,又添了句,“我……我不介意。”
又是一阵狂笑蔓延开来。
洛长歌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大表哥,虽然是朵不结桃子的,但好歹也是朵桃花,你自求多福。
这时,一只绣花鞋从空中以高难度动作翻腾着朝白面小生面门而去,只闻“啪”一声正中脑门儿。白面小生的额头顿时红肿起来,还沾了些泥土,发丝也松散了不少,瞧上去略显狼狈。
只见高台上杨娇娇右脚站地,悬空的左脚上金线绣成的绣花鞋不知踪影。此刻,她正拧眉瞪眼,怒视着白面小生:“你不介意本小姐介意!死断袖,敢跟本小姐抢男人,活腻味了你!”
“哎哟我的小姐!”
两个丫鬟分别抓住杨娇娇的左右肩膀,将她按在椅子上,又不知从哪儿弄了块碎步盖在她只着白袜的左脚,动作一气呵成。
两人又不约而同的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若是被老爷知道小姐在众人面前失了仪态,非扒了她俩的皮不可!
“臭丫头,你说什么……”李婆婆一个箭步朝杨小姐冲了过去,高举着拐杖,像是想要在她身上戳出个窟窿来。
李婆婆性子一向火爆,又极其护犊,若放任下去,定会生出什么事端。所以还为等她冲到台前,几个街坊便将她架起来往城南家中抬去。
白面小生当即咬住了下嘴唇,直咬得唇色苍白。
即便是事实,但在大庭广众下被骂做“断袖”,定会感到耻辱。本以为白面小生会涨红了脸与杨娇娇骂他个天昏地暗,谁知他却是……
白面小生吸了吸鼻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氲满了泪水,他伸出白嫩嫩的食指指向杨娇娇,猛地朝商汤的怀里扑去。声音酥酥软软的,似是撒娇:“你看她!她打人,她没理!我好疼~”
洛长歌只觉浑身不自在,猛地咳了几声,差点没将心肝脾肺肾都咳了出来。
商汤眼疾手快,取出腰间的折扇抵在白面小生的额头上,从而给两人隔出了距离。白面小生却是不依不饶,双手挥舞着朝商汤靠近,眼里泪花闪烁,像是恨不得将他溺死在里面。
打不得也骂不得,商汤手足无措,求救的看向洛长歌,后者却是装作没看到别过了头。
商汤只觉在这一瞬尝尽了人情冷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洛长歌是绝对靠不住的,他也就只得自己面对现实了。
“公子,请你自重。”
“人家只是喜欢你……”
“多谢公子厚爱,只是在下没有分桃断袖之癖。”
“……”
俗话说,女人是水做的。若这话没错,那白面小生骨子里定是比女人还要女人。
就听了这么一句,他两眼就红得跟兔子似的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像是随时都能落下泪来。额头上抵着扇子的地方也微微发红,商汤一时不忍,收回了扇子。
谁知这白面小生竟是得寸进尺,见没了阻碍,便顺势朝商汤扑了过去。商汤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白面小生停不住脚步,将红着脸躲在商汤背后的重量级姑娘抱了个满怀。
“啪!”
“呸!色狼!”
重量级姑娘一巴掌抡圆了打在白面小生的脸上,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时地动山摇起来。动静很大,根本站不住脚,只见几百人一齐匍匐在地上,抠地的抠地,抱大腿的抱大腿。
“呜呜呜呜……”
重量级姑娘哭得梨花带雨,众听客们听得胆战心惊。她是用生命在哭,而他们,也是用生命在听她哭:“你这个登徒子竟敢毁我清白!你让我九泉下的爹爹娘亲如何能够安息!你让我沦为了不孝之女!我不活了!”
姑娘的浓妆被泪水弄花,红一块白一块,瞧上去颇有几分骇人的意味。洛长歌蹲在她的跟前,从怀里掏出洛凌天送给她的手帕。
“姑娘,你生得如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好容貌,何必如此看不开呢?来来来,快把眼泪擦擦。”管它呢,反正说谎不犯法。
重量级姑娘用那哭得红肿的眼睛瞅了瞅她,便一把抓过手帕猛擤鼻涕,那声音简直“如雷贯耳”!
这手帕是八岁那年洛凌天送她的生辰礼物,乃天下第一绣。虽只是块小小的手帕,但怕是将她卖了都不值这个价。
洛长歌愣了片刻,无奈只得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
这姑娘,倒还真是不客气。
洛长歌直勾勾的盯着那帕子,倒像是瞧着将要与自己生离死别的爱人一般。重量级姑娘心善,估摸着这帕子对她颇为重要,便将它递到了她跟前儿:“你拿回去罢!”
谁不爱白花花的银子?!
洛长歌果断伸手去接,然而在未触到手帕的时候手指颤抖着悬在半空中。她闭上眼,不再看那帕子上的黏乎乎的透明液体,不着痕迹的将手收回。
睁眼时,已换上如花般的笑颜:“姑娘留着用罢。”
“怪人。”
重量级姑娘嘀咕一声,便又用帕子抹着泪水,抹完后脸上泛着可疑的光泽。洛长歌胃里一阵翻腾,纵身一跃便离那姑娘十尺开外。
虽隔了些距离,但商汤还是将洛长歌那如同吃了夜香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不由的咧嘴笑了起来。
坏姑娘,谁叫你刚才不帮我来着,看到了么,这便是报应!
开了会儿小差,重量级姑娘终于想起了正事。她捏着手绢,身子随着抽噎的动作而猛烈颤抖着:“……你这个登徒子,难道长得貌美便是我的错么?!”
十尺外的洛长歌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在地上。
隔了人海茫茫,她遥望着重量级姑娘,目光柔和,多好的姑娘啊……师傅说,自信的姑娘最美丽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我……”白面小生委屈的用手指绞着袖子,“我只是不小心……”
“屁话!”重量级姑娘平地一声吼,中气十足,“你分明就是贪图我的美色!”
“你……”白面小生眼圈一红,眼看又要落出泪来。
“行了,都别吵了。”杨娇娇被抢了风头,脸黑得跟锅底似的,“死断袖,你摸也摸了,抱也抱了,要我说呢,你娶她不就得了!”
“谁娶她!长得跟水桶似的!”
“谁嫁他!瘦得跟筷子一样!”
“不得不说,你俩眼神儿挺好的。”
“那是当然!”
“那是当然!”
两人赞同的点了点头,然而思考片刻又忽觉不对,齐齐问到:“你什么意思!”
杨娇娇如今连理都不想理他们,贪婪的目光流连在商汤身上,像一只无形的手,抚过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他的锁骨……
眼看商汤就要被杨娇娇的目光给奸淫了,洛长歌实在看不下,用手肘碰了碰商汤的手肘:“这里简直是无聊透顶了,大表哥,我们去别处逛逛罢。”
商汤偏头看她,笑容温和,分明就是要点头答应的模样。杨娇娇一时慌了神,大声喊叫着打断他的动作:“傻子,不准走!”
洛长歌脚步一顿,眉毛一挑:“傻子?不知杨小姐口中的傻子是指?”
杨娇娇有样学样:“谁搭话我说谁!”
洛长歌微微一愣,学得倒挺快。杨娇娇笑得愈加得意,那笑声清脆悦耳,十分动听,她有些后知后觉,等等,这不是我的笑声!
一抬头,却见洛长歌笑得直不起腰来:“杨小姐竟还能听懂我这傻子说什么呢?”随即做出一副苦恼的表情,“为什么会这样?我傻,不太想得明白。”
“你……”杨娇娇气红了脸,“别跟本小姐耍嘴皮子!”
“那杨小姐倒是说说,不耍嘴皮子耍什么?”
杨娇娇一抬头便看到高高挂起的镇家之宝,随即双手抱胸,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那就点花灯,若点得燃本小姐就承认你不是傻子。”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这岂不就是说点不燃花灯的都是傻子?杨娇娇这个镇家之宝,在场之人无一能够点燃,照她这说法,岂不人人都是傻子?这杨家小姐也太狂妄自大了吧!
洛长歌兴致不大:“我是不是傻子还用不着杨小姐来承认。”
“我就料你不敢!”杨娇娇故意出言激她,“原来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胆小鬼。”
居然用激将法,幼不幼稚?
真可惜,我偏偏就吃这一套。
“既然杨小姐这么想自取其辱的话,那本姑娘便大发慈悲点给你看看。”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二章 该哭的是我
    杨娇娇不以为意:“说大话谁不会?”
“是么——”洛长歌声音拖得很长,“那么请杨小姐睁大眼睛给我好好看看清楚!
洛长歌看向豆芽菜:“兄台可否借小妹一只火折使使?”
豆芽菜受宠若惊,连忙从怀中掏出火折子递给洛长歌,手指颤抖不停,险些将火折子掉在地上:“给……给……”
“多谢。”洛长歌伸手接过,报以礼貌一笑,豆芽菜双腿一软,险些竟是“砰”一声跪在她身前。
洛长歌一个轻盈的转身,惹得腰间的配饰撞得叮当作响,声音清脆悦耳。燃起火苗的火折子脱手而出,朝她预先瞄准的方向以极速飞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那八面花灯上。
火苗在沾上纸面的瞬间陡然增大,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迅速蔓延,将整个花灯包裹其中。火焰从空中落下,先前还兴致勃勃看戏的百姓四下躲避,哀鸿遍野。顷刻后那绘着美人图的花灯只剩下被火烧灼成黑色的骨架,地上也仅余下一些黑色的残渣。
这一切发生在一眨眼的时间,快得杨娇娇那个“不”字已堵在喉头却没来得及发出。她痴傻的瞧着自家化为灰烬的“镇家之宝”,似是火焰温度太甚,将她的面庞灼得通红,脖颈处似有青筋跳动。
完了,彻底完了!
“我要杀了你!”杨娇娇咆哮着朝洛长歌奔来,却被两个丫鬟死死的搂住了腰身,动弹不得。
洛长歌唇角带笑,俨然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我可记得这灯是杨小姐让我点的,怎么我现在点燃了,小姐却是不认帐了?”
“本小姐是让你将灯芯点燃,谁叫你将花灯一齐点燃的?!”
“杨小姐不说我又怎的知道?如此,便怪不得我吧。”洛长歌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乡亲们说是不是啊?”
“是。”一声高过一声。
杨娇娇面色铁青,让这死丫头钻了空子也就算了,可气的是这些卑贱的贫民竟是站在她的那头!若是让爹爹知道我没找到相公还毁了灯笼非得把我逐出家门不可!
这可如何是好啊?
杨娇娇久久想不出对策,心中又急又气,索性冲到洛长歌跟前紧紧锁住她的腰身,耍起了赖皮:“我不管我不管!你烧了本小姐的花灯,你得赔!不然本小姐报官抓你!”
“我可是听说谁将这花灯点燃,它便是归谁了。”洛长歌显然没想到她会来这招,只觉好笑,抓住杨娇娇的大拇指往手背方向轻轻一掰便解了她的所有力道:“如此说来,我便是它的主人,即便是烧了也不该是杨小姐来讨银子吧?”
杨娇娇顺着她的力道蹲下身子,痛得哀嚎连连却仍旧不服输的叫嚣着:“破坏本小姐的招亲大典还如此理直气壮,你这个没有教养的臭丫头!”
招亲大典?如此说来杨老爷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最宝贝的东西便是……
洛长歌看了看杨春晓因疼痛而扭在一起的五官,顿时兴致全无,松开了她的手。
看来,我确是坏了人家的好事了。
“大表哥,我们出来也有些时辰了,该回去了。”
杨娇娇大声喝到:“不行!你们不准走!你这臭丫头得赔本小姐的灯笼,你大表哥得留下来给本小姐做相公!”
洛长歌二人又怎会理她?脚下生风,顷刻便行了许远。杨娇娇急得一脚踹在身旁的高个丫鬟身上:“本小姐养你们这些奴才来是做什么的,还不快去追!”
“是……是……”几十个丫鬟家丁用了吃奶的劲朝洛长歌与商汤奔去。
若是追不上倒还好,问题是他二人走得悠闲,却如同戏弄一般恰到好处的保持着那让人心痒痒距离,瞧上去近在咫尺,到最后连衣角都碰不上。
商汤眼含笑意:“你一向爱做这些个损人不利己的事?”
洛长歌反问:“大表哥一向都以损人来利己?”
“我终究是说不过你。”商汤顿了顿方才开口:“烧花灯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火星子掉下来也许会伤到无辜的百姓?”
“我没理解错的话,你这是在责怪我?”洛长歌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听闻我性子温良,胸怀天下,是能够为帝之人。也不知是哪个瞎了眼的说的!”
商汤扶额,手上的肌肤如羊脂白玉般细腻光滑,叫人瞧不见毛孔与纹理。白皙,却又不显病态。他低低的笑着,笑声如高山上初化的雪水般干净清澈,冰凉却不寒冷,细腻却不女气,是丝竹管弦演奏不出的仙乐。
“你可是恼我那日与你父皇串通一气,害你被迫成为储君?”
“明知故问。”洛长歌的腮帮微微鼓起,“既然我如你们所愿成了西凉储君,那你又为何助我离宫?是闲来找找乐子,还是……”洛长歌眸中墨色浓了些许,“……还是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我?”
商汤愣了片刻,半晌方才张嘴,但他的话都淹没在身后传来的惨叫声中,洛长歌没有听清。
几十道黑影窜出,手中的利刃在月亮的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所行之处血流遍地,空气中尽是金属刺破血肉的声音以及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的幸存者痛苦的呻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沾满鲜血的头颅滚落在地,蒙上了一层黄褐色的泥灰,已然面目全非。
被占了便宜的重量级姑娘,好男色的白面小生,飞扬跋扈的小丫鬟,倾心于商汤的杨娇娇……他们死了,都死了!
鲜红的血液汇聚在一起,形成了几个小小的水凼,已分不清谁是谁的。
杀手们如觅得猎物的猎狗般朝洛长歌与商汤飞奔而来,已容不得考虑,洛长歌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接住了刺向她心脏的一剑。商汤一个转身与洛长歌背对背而站,手中的折扇如同最坚固的盾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牌一般,将近身的人都一一格挡开来,防守得滴水不漏。
这些个杀手都是一顶一的高手,几个便是难以对付,更别说是几十个。他们的目标似是洛长歌,对商汤不过是敷衍般分了几个牵制,如牛皮糖般抵死相缠,而洛长歌要对付的,则是几十个。
寡不敌众,洛长歌灵光一闪,施展轻功,跑了。
杀手都追了上去,只余下几人继续与商汤缠斗。
本着“打不过还可以逃命”的想法,洛长歌将轻功练得炉火纯青,虽不敢自称什么天下第一,但师傅说,这武林之中能快过她的绝不超过五个人。
从城东跑到了城西,杀手们仍旧穷追不舍,洛长歌已渐渐感到体力不支,加快了速度在纵横交错的街道中七拐八拐将他们甩掉。
趁杀手跟丢之际,洛长歌躲进了就近一户人家的厨房里。此刻看起来虽是暂时安全了,但她仍能感觉到杀手们在附近徘徊着寻找她,于是刻意将呼吸放轻。
忽然,门外响起了极轻极浅的脚步声,洛长歌屏住呼息,握着剑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吱呀”一声,破木门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闯了进来,她偷偷摸摸的从厨房柜子里拿出吃的,恰好瞧见了躲在柜子旁的洛长歌。
只见她乌黑的眼珠子在眼眶打转,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洛长歌,一脸无害。
这不是花灯节在街上看到的那个小姑娘么?
洛长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的想捂住小姑娘的嘴。然而,她终究是慢了一步。
“漂亮姐姐你是谁啊?”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似是惊喜,但很快便黯淡了下来,“你为什么会在念儿家的厨房里?你是坏人么?娘亲说不能跟坏人说话的!”
软软糯糯的声音配上可爱的包子脸,叫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但洛长歌此时却没有这个兴致。
她暗道,糟了!
果然,这童稚的声音引起了杀手们的注意。瞬间,剑气从各个方向朝洛长歌袭来,小小厨房瞬间被掀起了房顶!洛长歌一下跃起,将小女孩儿护在了身后。
见这么多个凶神恶煞的怪叔叔拿着剑指着自己,念儿先是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但孩子终究是孩子,终究是被吓得号啕大哭起来。
洛长歌也来不及哄她,一手护她一手执剑与杀手们打起来。
洛长歌本就敌不过他们,这下还要护着念儿这个“小累赘”,虽已十分小心谨慎,却还是不免浑身布满伤口。地上斑驳的血迹,早已分不清是杀手的,还是她的。
剑刃擦着洛长歌的脸颊而过,险些在她的花容月貌上留下一道口子。洛长歌的怒火被彻底激起,一剑插入那人腹中,抽出时带着腥味的血液溅了她与念儿一脸。还有部分入了她的眼眶,将她的视野染成了红色。
洛长歌却是没有功夫去擦,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心里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念叨着,商汤快来,快来,别让我失望!
“救命啊!娘亲,救命!”
不过一个五岁的孩童,念儿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景?她实在是吓坏了,扯着嗓子哭喊起来。
这小娃娃哭了,我能怎么办?难不成还能叫对面的杀人机器先停一下,将她哄到不哭再打?就算我真能作出这等事,也要看人家答不答应才是。
再说了,师傅可没教过我如何哄小孩子。
洛长歌趁着空档轻轻拍了拍念儿的背,话中满满都是无奈:“我说念儿,这时候该哭的是我吧?”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三章 牵连
    “念儿…念儿…念儿你在哪儿…”远处传来女子满含担忧的声音,“念儿不怕,娘亲在这里……”
本以为听到娘亲的声音念儿就会安分许多,谁知她却是哭得愈加惨烈,挣扎着就要跳出洛长歌的怀抱:“娘亲,念儿在这里,念儿怕,娘亲快来……呜呜呜……”
刀剑不长眼,这小姑娘离了我岂不是死路一条?
洛长歌连忙伸手制止住念儿,也是在这时右臂中了一剑。“嘶~”洛长歌倒吸了一口冷气,抱着念儿连连后退几步,将念儿放在地上打算施展轻功离开。
杀手的目标是她,为了追杀她,他们自是顾及不到无辜的小念儿。
这时,念儿的娘亲却是闻声寻来,一眼便瞧见了自家女儿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模样。一时间,什么恐惧都抛却在了脑后,只想将可怜的女儿抱在怀里好好哄一哄。
“念儿不哭,娘亲在这里。”说着便朝着被几十名杀手紧紧包围住的洛长歌与念儿走去。
纵然念儿的娘亲只是个无辜之人,但已然杀红眼的杀手怕是不会放过她。
“别过来!”洛长歌出声提醒。
念儿的娘亲却是不听,反倒是与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们求起情来:“既然各位爷的目标不是贱妇一家,还请念及我儿年幼饶她一命。只要爷应了贱妇的要求,叫贱妇如何都行!”
黑衣男人对她的话理都不理,直接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举剑朝念儿娘亲刺了去,念儿娘亲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妇人,哪里会什么武功,又怎能躲得过?
洛长歌下意识的向前一迈,欲救她**离危险,却想起了自己身后的念儿。若没有她的庇佑,念儿定是死路一条。
她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二者不可兼顾,她最终选择了年幼的念儿。长歌一手执剑,一手捂住念儿的眼睛,不让她看到这残忍的现实。
只见长剑从念儿娘亲的背后刺入,没入身体,穿过血肉,于腹前穿出。她的身体失去支撑,“砰!”的倒在地上,却仍朝着洛长歌的方向不停的爬着,嘴里喃喃:“念儿……我的念儿……”
被遮了视线的念儿不知发生了什么,却哭了起来。
“念儿不哭,娘亲没事,只是娘亲好累,娘亲好想睡一睡。”念儿娘亲虚弱的喘着气,脸上挂着苍白的笑容,“姑娘,贱妇如此……全然因你,若还有些良知的话……定要护我儿周全……”
鲜血不断的喷涌而出,看得洛长歌双眼发红发酸。
女人就是聒噪。
一名黑衣男子残忍的在念儿娘亲身上又补了一刀,她咬着唇没敢发出声音,努力睁大着双眼,却终究是两眼一翻,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朝着念儿伸出的那只手,也终究是无力的垂下……
这个家毁了!
这个家毁了!
这个家毁在她洛长歌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