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3 | 浏览:165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花灯节
    经不过洛长歌的软磨硬泡,洛离只得乖乖答应。
“等一下!”
一行六人行了近百米,洛长歌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些什么,突然大叫出声:“我忘了些事,你们且等等,我去去就来!”
说完,便一溜烟的跑掉了。
“长歌,你这是急着去见谁?”洛离的目光紧紧追随着那抹渐渐跑远的红色俏影,眉头皱起,似有担忧,“要记得早些回来。”
“秘密!”
话音落下,又转身奔跑起来,顷刻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洛离的视线却停留在她消失的那个地方,久久不肯收回。
暮兰城和商汤了然的对看一眼,随后在嘴角溢出了淡淡的笑容。洛云裳的目光始终放在暮兰城身上,她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笑些什么,但他笑了,她也便跟着笑了起来。
只见她脸蛋儿红扑扑的,宛若成熟的红苹果一般,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那痴痴的模样,瞧上去倒有几分可爱与傻气。
洛长歌在平时练武的竹林里七拐八拐,不久便出现了一条青石板砌成的林间小径。小路不宽不窄,恰好容她一人通过,上面积了落叶,便也不大容易看出。
洛长歌踏着石板,不安分的蹦蹦跳跳着,大约行了一刻钟,林尽。入目的,是一大片桃花林。
娇嫩的花瓣拖着宝石般晶莹剔透的露珠,专属桃花的淡味弥漫于湿湿的空气中,拂面而来,清香四溢。千万朵桃花将洛长歌的视野染成了桃红色。有的高高挂在枝头,绽放得美艳无方。有的埋于泥土化作春泥,让人凭空生出无限叹息。
一朵桃花从枝头飘下,洛长歌伸手接住,那表情似是惋惜:“这桃花开得如此好,果真是白白便宜了那半截身子入了土的糟老头子。”
话毕,悠哉悠哉的朝桃花林深处走去,一间围着篱耙的略显简陋的农家小屋出现在她面前。
“叩叩!叩叩!叩叩……”
洛长歌自然的翻过篱耙,用食指轻敲着破旧的木门,动作自然的仿佛做过千万次一样。
“傅老头!傅老头!还不快出来给本姑娘开门!本姑娘要去游山玩水了,特地来跟你说一声……”
敲了很久,屋子里都没有丝毫动静。
洛长歌抱胸埋怨:“这老头都多大年纪了,还一天到晚瞎跑什么啊?”
她眸色暗暗的,瞧上去有些失望,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便坐在房檐下的台阶上干等着。等了大半个时辰,却都没有听到那个苍老的饱经风霜的熟悉声音叫她的名字。
洛长歌一圈砸在破木门上,木门“吱呀”一声,摇摇欲坠:“臭老头,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我跟你说,我这一走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到时候可别想我想得老泪纵横!”
“我走了可没人给你送吃的了!”
“都多大年纪了,还跟我玩儿什么躲猫猫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啊?”
……
自言自语够了,洛长歌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那破木门一眼,似是不舍。最后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嘴角笑意愈来愈深,傅老头,别以为这样就甩了我,等我回来,折腾不死你!
洛长歌不知,从她信这叫“傅黄”的老头儿的话开始,就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骗局!
洛长歌等人所在之地,是南湘一边境小城——卞阳。虽比不得京都沛城,但它的繁华却是许多大城市都比不得的。
卞阳以盛产精美雅致的花灯而名绝天下。再过几日便是卞阳的花灯节了,世间鲜有几人能甘愿错过此等浮华美景。一下青鸾,洛云裳便吵着嚷着要去见识见识这醉人风采。众人拗不过这大小姐,便也就答应了。
日夜兼程,跋山涉水,跨越了大半个大陆,终于赶在花灯节这天而到。
“这鬼地方连人影子都没有几个,能有什么好玩儿的?”
洛云裳本是满怀期待,但看到这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后不免有些失望。捶胸顿足,惹得行人纷纷回头看她,神色怪异。
洛云裳全然不知,继续扯着她那嗓子嚎叫着:“什么繁华,什么花灯,明明都没有!果然,谣言可畏啊!”
三个男子都被她这副模样逗笑,就连沉着冷静的阿枫都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洛云裳却一头雾水:“你们在笑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笑的?”接着又是一脸委屈,“见我不高兴,你们就这般开怀么?”
洛长歌不客气的拍了拍她的头:“姑奶奶我拜托您了,虽然我们的的确确是山里下来的,但你也用不着这么迫切的想要这天下人都知道吧!花灯什么的,自然晚上才有。这大白天的,百姓当然都干活儿去了,莫不是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的清闲?”
说到这儿洛长歌一拍脑袋:“是我忘了,这么‘深奥’的道理,你自然是不会懂的,夫子若能听到你说不认识他,一定十分开怀。”
这话说得不留颜面,洛云裳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仅仅如此,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觉得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当然,她绝非是豁达,不过是脸皮厚道了一种境界。
夕日已颓,暮色沉淀,卞阳这座小城却才似刚刚醒来。各式各样的花灯挂满街头、枝头,摆满小摊,形状不一,图案各异。或鸳鸯交颈,或稚童采荷,或仙女掌灯……无一不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灯火闪烁在行人的手里,大街上人头攒动,六人才刚走几步便被拥挤的人流冲散。被挤的昏头转向的洛长歌没有办法,只好施展轻功纵身一跃稳稳落在离她最近的酒楼楼顶上。
站在高处,无论人和物都尽收眼底,洛长歌看到的,是常人看不到的一番景致。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王,坐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上,俯视她脚下的臣民,享受着她为他们带来的和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平与安定……
男子孤身一人坐在河边的石阶上,虽行人千千万,他却仍能成为最显眼的那一个。不是因为他能够魅惑众生的绝美容颜,而是在这喜庆热闹的日子里,他的周身却散发着淡淡的哀伤。
只见他手执荷灯迟迟不放在水里任它飘去,只是久久的凝视着那小小的火焰,像是透过它看到了什么。脸上虽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虽无故引人因他揪心。
不知他是在为谁而念,为谁而伤情。
洛长歌狡黠一笑,从楼顶跳下,踏在了楼下行人的肩上,一个又一个的肩膀,给了她支撑,此时的她如同舞动的仙子。被踩之人只觉红影掠过,接着便是肩头一重,发生了什么,皆是不知道的。
只觉有红影掠过,是仙?亦或是凰?
“商汤!”洛长歌颇为亲昵的拍上那人的肩膀,嘴上占足了便宜:“我还正愁找不着你们呢,没想到此时你便出现在我面前了,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男子皱着好看的眉头将洛长歌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在望向她眼睛的时候目光稍有停留,最后慵懒的靠在身后的石头上:“你认识我?”
洛长歌两眼向上一翻,大表哥,你装什么失忆呢?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姑娘不必再白费心机了。纵使你将我小时候包尿布的事情都查得清清楚楚,掌握我所有的喜怒哀乐,我也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说着便站起身,擦着洛长歌的衣袖而过。若是寻常姑娘定会义正言辞的解释这是个误会,可洛长歌却脑袋短路,居然对着渐行渐远的红色背影发问。
“为什么?”
闻言,红衣男子居然止住了脚步,这是洛长歌以及他自己都没有意料到的。
他转身看向洛长歌,带着邪魅的笑意,右手食指指着心脏所在:“因为这里,住了一个人,一个想要用生命去爱着的人……”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之所以会破例解答她的疑问,不过是因为她幸运,长了一双与她相似的眼睛。干净,明亮,灵动……却没有她的那份天真与稚气。
男子默叹一声,终究,不是她。
“乐央!”耳旁响起了熟悉的呼唤,洛长歌下意识的回头,那红衣男子也疑惑的随她一同看去。
只见那灯火阑珊处,一人正默默的凝望着她。
墨发如丝绸般披在身后,一袭不染尘埃的白衣,将他生生的与这闹市隔绝。他就像误入凡尘的仙子,是画中才能走出的人物。那发,那眉,那眼,那唇……无一不熟悉。
这人,不正是那与她一同夜出赏灯的商汤么?
洛长歌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那刚才与她交谈了许久的人是谁?
红衣男子显然也是一惊,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他歪嘴玩味的笑着,说不出的邪魅。
洛长歌的目光在两人之间交错着,这么一对比,才分辨出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9626776  
精华
帖子
960 
财富
7266  
积分
1528  
在线时间
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9-3-8 
所以一开始被弃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女主吗?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这容貌一模一样的两人却有不同之处。
譬如商汤喜好淡雅素静的颜色,而那男子却一袭妖艳的红衣着身。若用一种花来形容这对这二人的感觉,商汤定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圣洁,干净。而红衣男子则是奈何桥两岸的曼珠沙华。纵然妖艳无双,却述说着“花叶生生相错”的悲凉。
前者看似生了一副能容纳天下的菩萨心肠,但却只适合用来膜拜敬仰,不可亵渎,不可靠近。而后者,是看不见触不到的危险,却足已将你卷入深渊。碰不得,亦爱不得。
洛长歌将惊讶都写在了脸上。果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竟是有两张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这二人,应是有血缘关系吧。
她张嘴欲问,然而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那神秘的红衣男子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商汤的视线正注视着远方,久久没有收回,像是在沉思些什么。
那男子离开时朝他那笑着,嘴唇一张一合,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到商汤还是看得分明。他说的是,还会再见的。
商汤莫名的感到惋惜,下次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想到再见,性子再淡的商汤也忍不住笑了起。他头一次觉得,这世上能有个与他这么相似的人,也是件极其有趣的事。
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打破了商汤的沉思,数不清的女子从四面八方朝他靠拢,多为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但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娘也不在少数。
商汤抚额,无奈的叹了一声,又来。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平时温婉可人的姑娘家,此时却与豺狼虎豹无异,大有雄赳赳气昂昂的踏平卞阳之势。明眸中闪烁着的奇异光芒直看得人心里发怵,那垂涎欲滴的表情就如同久饿的野兽瞧见了猎物一般。
商汤从未遇上过这种情况,一时慌了神,全然忘了还有轻功这回事儿,抓住洛长歌的手腕便带她飞奔起来。
姑娘们被美色激发出了潜能,穷追不舍,直追得这两个练武之人大汗淋漓,方才觅不见她们的身影。
洛长歌扶着墙捂着胸口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大晚上跑步,没想到大表哥你还有这种闲情雅致。只是可怜我颠得晚饭都……”……快吐出来了。
洛长歌话说到一半就断了,商汤偏头看她,目光疑惑。却发现她的注意力早已转移到了别处,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
他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瞬间了然。
洛长歌眼巴巴瞧着的,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
小女孩年约五六岁,穿着粉色的新衣,扎着包子头,像蝴蝶流连花丛一般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煞是惹人疼爱。穿着洗得褪色的旧布衣的一对男女十指相扣紧随其后,注视着那抹粉红的身影的眼里满满都是疼爱。
衣着虽陋,却掩不住那女子一身风华,眉弯如柳,眸灿似星,肤如凝脂,唇上那一点绛红更是将她衬得越发美艳,娇,却不魅。再看那身姿,婀娜曼妙,走起路来步履轻盈,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贵气。
想来,定是个家教及严的大家闺秀。
那男子相貌虽不出众,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书卷气,如此瞧上去倒觉得平白俊俏了些许。
“爹爹!”
小姑娘忽然转身,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一时间将天上的星辰都比了下去。只见她蹦蹦跳朝男子跑来,猛地扎进他的怀里,一个儿劲的蹭着:“念儿累了嘛,念儿要爹爹抱抱。”说完便张来双臂,小脸儿上尽是期待。
还未等男子做出反应,女子便蹲在女孩儿的面前,细心的帮她将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轻抚她的红润的脸蛋儿:“念儿乖,爹爹会累的,念儿不是说自己是小大人么?大人可都是自己走路的。”
见娘亲不依,小女孩儿不满的撅起了粉嫩的小嘴,像是恨不得将“不情不愿”四字写在脸上。
见状,男子不禁失笑,只得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然后对妻子温柔一笑:“念儿还小,能重得到哪里去?若现在不抱抱,怕是成了大姑娘便不愿让我抱了。”
小女孩儿如愿以偿,笑得眼睛眯成了两条缝,大方的在爹爹的脸上“吧唧”一下。女子无奈的笑笑,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时而掏出怀里的手帕为夫君擦拭额迹的汗意……
洛长歌看着看着,只觉眼睛涩涩的,伸手揉了揉发红的眼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眶。
这种平平淡淡的幸福,别人唾手可得,而我,却只有在梦里才拥有过。
忽然,身后伸出一只大手挡在洛长歌眼前,完全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竟莫名的着急起来,猛地将那“作恶”的手推开,然而那一家三口却已融入了赏灯的人群,叫她再寻不到踪迹。
失落如同潮水般涌上心头,像是恨不得将她溺死。洛长歌眉头皱起,转身愤怒的看向罪魁祸首。
商汤淡定自若,丝毫没有做坏事后该有的“心虚”,看得洛长歌怒火更旺,恨不得将他当街臭骂一番。
“你……”
“你羡慕。”不是疑问,是肯定。
短短三字,将洛长歌哽在喉头的话都给噎了回去。
洛长歌第一直觉就是要反驳。开玩笑!虽然是个不受宠的,但我好歹也是公主不是,怎么可能羡慕一个字都不会写的小丫头?
然而不知为何,在商汤的注视下,她却说不出谎话来。
她的的确确是羡慕了。
洛长歌埋着头,盯着自己沾了泥的鞋面:“大表哥,你怎的知道我羡慕?难不成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这几天肠胃不大好,怎么吃都吃不饱,莫非是你的原因啊?”
“乐央,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只要心里委屈就会做这个动作。你在怕什么?怕流泪时被人看到么?”商汤故意轻笑一声,“我还以为南宫乐央天不怕地不怕呢。”
“我不过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哪能有你说的这本事?”像是想证明什么似的,洛长歌挺胸抬头,话语中却是从未有过的谦虚,“大表哥,是您老人家高估我了。”
商汤低低笑了几声:“其实这个世界上,最懂你的,应该就是我了。”
乐央,你就像这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你与我一样的骄傲,或许,我比你更骄傲。因为你痛,你只会忍着不让别人发现,而我,却一直在妄想着连自己一起骗过。
洛长歌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朝商汤摆了摆手:“大表哥,自以为是可不是个好习惯!强者,是不需要眼泪的,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东西。”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这话是没错,但我洛长歌不稀罕。丢脸总归只是丢脸,又不会少半斤八两肉。我是怕,却是怕会真切的感受到,一直以来都没有一个人会在我哭泣时为我擦眼泪,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
这种感觉,很糟糕。
洛长歌默默的将这话在心里补上。
“傻子!”商汤揉乱洛长歌的头发,不知道说的是她,还是自己。
洛长歌心上一恼,正欲发表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长篇大论,商汤忽然却开口:“乐央,就那么的想要知道真相么?”
洛长歌一愣,不明白的“嗯?”了一声。商汤却将双手扶在了她的肩膀上,扳过她的身子,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
“我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说,你是不是想知道你父母丢下你不管不顾的原因?既然如此,那就去查……”说到这里,商汤停顿一下方才继续说,“……我与你一同去查。”
洛长歌的眼睛先是亮了一下,但很快又暗淡了下来:“人家夫妻俩携手驾鹤西游去了,我们上哪里查去?而且就算查到了又怎样?我饱受苦楚的十五年可以重新来过么?既然费力不讨好,又为什么要去查?”
“你当真是如此想的?”
洛长歌猛地点了点头,一脸真诚:“当然。”
“口是心非。”又是肯定的语气。
洛长歌有些牙痒痒,原来世上有这么一个叫商汤的人存在是那么不美好的事情。他那双千年幽潭般幽深的眼眸好像能够洞悉一切,哪怕是看透人心。
没等洛长歌反驳,商汤又接着问:“乐央,你相信我么?”
迷离灯火中,洛长歌在商汤的漂亮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看到自己笑得极其惹人厌,看得自己都恨不得在自己快笑烂的脸上打上一拳。
洛长歌果断摇头:“不信!”
商汤愣了片刻,而后满脸笑容,故意伸手揉乱她的头发:“告诉我,怎么可以这么幼稚……”
闻言,洛长歌黑了一张俏脸,嫌弃的将他作恶的手推得远远的。这人怎么这么不讨人喜欢?真是白费了这么好的皮囊!
“……怎么可以幼稚的这么可爱。”
半晌,商汤才悠悠吐露出这后半句话,洛长歌向来硬的不吃吃软的,听着这夸奖,竟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
洛长歌如寻常姑娘一般娇羞,但瞧上去总有几分东施效颦的意味。商汤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傻姑娘总是抓不住重点。
商汤说得语重心长:“乐央,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中缘由,但你该相信,你的父皇母后自有不得已的苦衷。”
洛长歌冷哼一声:“这话完全不可信。”
“口是心非。”
“你又知道!”
“你那点小心思都写在脸上了,我想不识字的绝对看不出来。”
洛长歌眉毛一挑,斜眼朝商汤看去,谪仙也会开玩笑?
商汤勾起唇角,蜜色的唇散发着淡淡的糖果似的光泽,洛长歌下意识伸出粉舌舔了舔下嘴唇,他的唇,该不会是甜的吧?为什么有一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流氓,洛长歌“呸呸呸”了几声,在心里将自己骂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面部表情略微有点儿狰狞,看得商汤一愣一愣的。
半晌,商汤低笑出声,这傻姑娘表情这么有趣,一定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
洛长歌鼻子莫名一痒,打了个很响的喷嚏,摸了摸鼻子,洛长歌面色有些不爽,哪个小坏蛋在背地里骂我?
见此,商汤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是灵验。
商汤猛然扭头,将目光放在了赏花灯的行人身上。他们多为淳朴善良的百姓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此刻都穿上了不知压箱底多久的新衣,与亲朋好友手挽手攀谈着,脸上洋溢着最简单最易满足的幸福。
商汤偏头看向洛长歌,含笑说着:“乐央,你知道么,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洛长歌眨眨眼,像是没听明白他说什么。心知她故意装傻,商汤也不做勉强,伸手将她蓬松的发丝揉得更乱,便偏头看向渐行渐远的人群。
这时,一股力道**着他的身体,害得他脚下不稳,不由的向后退了两步。刚站直身体,两只手臂如同藤蔓一般将他缠得牢牢的。
洛长歌如此热情,商汤一时习惯不了,浑身一震,僵硬如尸体。她发间的清香飘散而出,他的鼻息间尽是她的味道,如玉的脸颊染上了一抹嫣红:“乐央,你……”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话。”
“恩?”
“大表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什么?”
“你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作为一个男子,你的脸蛋儿漂亮得让身为女子的我恨不得划上两刀。虽然你完美得让人不那么容易接受,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上苍一件无可挑剔的作品。
商汤,谢谢那么美好的你,遇上了那么不美好的洛长歌。
相拥了许久,洛长歌才松开了手。抱商汤?开玩笑,她哪里有胆子染指这神仙般的人物?
她不过是一时昏了头,现在已完全清醒了过来。她洛长歌好歹也是个正经姑娘家,如今对一个大男人投怀送抱,说到底是对**所误,不由有些不大好意思。
但一抬头,见商汤的脸蛋儿红得足以同猴屁股媲美,什么矜持,什么羞涩都全然抛在脑后了,只管捧腹大笑起来。
商汤也不恼,嘴角含笑着注视着她,眼里流光微漾,柔情似水,像是足以将一切事物都融化。
夜风微凉,卷得青丝乱舞,冰冷如霜的眸子冷冷注视着二人,一时间驱走了所有暖意。眸子的主人面上表情极其丰富,像是在一瞬间尝尽了千滋百味。
洛离凝视着相处极其融洽的两人良久,终于转身离开,然而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像是得花光身上的所有力气。
两人紧紧相拥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洛离只觉心都绞在了一起,疼痛感愈演愈烈。他用力甩了甩头,打算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都甩得干干净净。
去哪里?
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需要静一静。
夜,还很长。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百米开外聚集了百余人,都仰着头眼巴巴的瞧着些什么,洛长歌与商汤起了兴致,信步而去。
只见那地方用木板搭了个半人高的台子,台上铺着红布,正中央放了把椅子,一十五六岁的姑娘端坐着,身旁立了两个与她年岁差不多的丫鬟。
那姑娘的鹅蛋小脸上柳眉弯弯,两只眼睛圆溜溜的,小巧的鼻子下配一张樱桃小嘴,煞是可爱。她身形娇小,瞧上去有几分“弱不经风”的意味,却是身着略显肥大的华服,裙摆上绽出朵朵象征着富贵的牡丹花。一手戴一个玉镯,头上插满了金钗,让人忧心不已,恐那细小的脖颈被压断。
一看,便知这姑娘家财大气粗。
那台子上方约二十尺左右用竹竿搭了个架子,由四根插入地下的圆木支撑。那架子中央挂了个人高的花灯,洛长歌数了数,竟是有八面。
那花灯每一面都绘着美人图,八个美人,气质相貌各不相同,但都堪为天姿国色。花灯上下共十六个角,皆坠着镶着珍珠的流苏,精致且美观。
但遗憾的是,那花灯并未点亮。
商汤起了兴致,这花灯,是难得一遇的精品。
围观群众的目光都放在了正在圆木上蠕动着的男子身上,他们拼尽全身力气向上攀爬,却大都是爬不到一半就滑了下来。有几个耗光了力气,脚下一软,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惹得台下的人哄堂大笑。便只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走下台去,换其他的人再试。
洛长歌拉着商汤好不容易才挤到前面,期间踩到了不少人,然人家的心思都放在了动作滑稽的攀爬的男子身上,没空搭理她。
洛长歌庆幸的同时也深感奇怪,不就几个大男人爬杆子么,能有什么好看的?
她伸手戳了戳旁边瘦得跟豆芽菜似的男子:“大哥,这是在做什么啊?”
豆芽菜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姑娘,你是外地人吧?”
洛长歌小鸡啄米般点头:“对啊。”
“知道台上的漂亮姑娘是谁不?”
洛长歌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知道。”
“那可是我们这儿花灯大户杨老爷的闺女杨娇娇,看到那花灯没有?”豆芽菜抬手指着高高挂起的花灯,“那可是他们家的镇家之宝,价值连城啊!那小姐说了,今儿个只要有人把这花灯点燃了……”
豆芽菜嘿嘿笑了两声,便没有再说话。洛长歌又戳了戳他的胳膊:“大哥,就怎样啊?你怎么说到一半就断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豆芽菜的笑容中透露着那么一丝猥琐:“点燃了,这花灯就归他了。而且……还可以将杨老爷最爱的宝贝抱回家……”
洛长歌一脸不屑:“就这么个破花灯,要来有什么用?”
她声音不大,却也不小,其他人都当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