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2 | 浏览:109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一折腾不由的向后踉跄几步。好在商汤及时出手抵住她的后背,方才稳住她的身形。
“去吧。”
商汤在洛长歌背后写下这两字,洛长歌偏头看他一眼,方才摇摇晃晃的朝龙床靠近。
南宫彻躺在明黄色锦被中,面色蜡黄,眼圈深陷,嘴唇呈病态的白,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丝毫生气。若不是听到他还有着微弱的呼吸,洛长歌还以为这龙床上的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听到脚步声,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洛长歌和商汤二人。虚弱无比,却还是扯出了笑意。
“乐央…你终于来了……”
洛长歌下意识的向前一步,南宫彻的视线却是停留在原处。洛长歌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才发现他死死盯着的是商汤。
“乐央…你愿意来看我了……你肯原谅父皇了么……真好……真好……你肯定不知道……十年来……父皇……是有多想你……”
自始至终南宫彻都没有看洛长歌一眼,只是慈爱的拉过商汤的手,自顾自的说着。
原来,他已经意识不清了。
商汤回头担忧的看了洛长歌一眼,便用力回握着南宫彻的手,深情叫到:“父皇……”
然而,话音刚落,南宫彻还没来得及答应,便头一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挂着满足的笑容。他的手,从商汤手中滑落,无力的垂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哭?
洛长歌一直问自己,可是没有人告诉她答案,她也不知如何才能止住喷涌而出的泪水。
这个抛弃了她十年的人,居然在弥留之际说想她!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是难过?亦或是悲伤?只知道心好像被掏空了,凉的可怕,任她怎么捂,都捂不热。
忽然,双眼被大掌覆盖,挡住了洛长歌的视线,遮盖了残酷的现实,商汤将她的身子往后一带,靠在了他的身上。
鼻音很浓:“乐央,不要看。”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没错,这就是黑店
    南湘一小客栈内。
身材矮小干瘪的中年男子在一年近花甲的老头身旁坐下,伸出脏兮兮的手便从桌上抓起几粒花生米送入嘴里。老头嫌恶的瞥他一眼,他却如同没看到一般,又拿了几粒不说,还享受的咂了砸嘴。
“张三我跟你说,我得到了一个小道消息,你要不要听?”
叫张三的老头明显不给面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没兴趣。”
“不可能,你绝对感兴趣!”
“那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消息。”
王麻子嘿嘿笑了两声,一副十足的市井无赖的**模样:“据说四国中最为强大的西凉离亡国不远了!瞧你那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就说你感兴趣吧!”
王麻子**一笑,扯出了满脸褶子,绿豆小眼眯成了缝,叫人寻不到踪迹。
张三连忙捂住他的嘴,警惕的朝四周望了望,确定没有人注意后才放开。由于生气,老脸几乎都皱在了一起:“你小声点儿,用你那猪脑子想想,这话是能随便乱说的么?要是被有心人听去,治你个挑拨两国关系之罪你就有得哭了!
你死倒不要紧,可千万别拉上我!”
“怕什么,瞧你这出息,天塌下来老子帮你顶着。”王麻子嫌弃的撇了张三一眼,一副“你不是爷们儿的表情”,复又说到,“这西凉老儿不是死了么,按理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再立个新帝就是了。可偏偏问题就出在这新帝身上……”
说到这关键所在,王麻子却生生停了下来,张三被这天下大事引起了兴趣,不耐烦的推了推他:“这新帝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卖什么关子啊!”
王麻子一脸贼笑,将右手伸到张三面前,用拇指和食指摩擦着:“这说也不能光说,说多了口干,你总得赏点儿解渴的钱吧!”
“都是街坊邻居,几句话的事儿你倒还与我做**,丢不丢人?!”张三嫌恶的看着王麻子。
奈何后者脸皮太厚,未曾流露出不好意思不说,反倒笑容灿烂:“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张老头你儿子出息,也不缺这几个钱,别这么抠嘛。”
张三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面子,这王麻子竟是说他抠,依他的性子,就算没钱也得借钱来给他。这不,张三将手伸进怀里,不情不愿的掏出两枚铜板丢王麻子手里。
见到银子,王麻子顿时乐开了花,心满意足的将钱揣怀里,呡了口小酒,又继续说了起来。
“话说这位新帝,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八尺男儿,也不是满腹才华的文弱书生,竟然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你说可笑不可笑?
这丫头来头不小,听说是皇帝与已逝皇后商洁的女儿。西凉皇帝对商皇后的宠爱天下皆知啊,连宫殿都能以她的名字命名,做出这事儿也不足为奇嘛。
可是这一个黄毛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丫头能干什么呀?!安分点,再家里绣绣花生娃娃多好啊,突然把这万里江山万千百姓交到她手里,也不怕把她给吓尿了!我看啊,这西凉皇帝是老糊涂了!”
王麻子越说越激动,不自觉的就将大腿拍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张三瞪他一眼,满脸的不耐烦,“给你钱不是让你说这些废话的,还不快点把接下来发生的都告诉我!”
王麻子撇撇嘴,在心里将张三的十八代祖宗挨个问候了几遍,脸上却硬是挤出讨好的笑意。
“这女娃当皇虽前所未有,但多做几次心里工作也勉强可以被世人接受。然而就在登基之日,她却留下一封退位诏书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对帝王之位都这么儿戏,你说是不是国之将亡的前兆?”
张三眉头紧锁,满面愁容,却有些怀疑:“小道消息……可靠么?”
“那当然!”王麻子瞬间底气十足,一副小人得志的骄傲模样,“要知道,我表姑的大舅的三姑婆的孙女儿的侄子的邻居可是西凉皇宫里的公公,这消息绝对可靠!”
“砰!”的一生,张三拍桌而起,吓掉了王麻子夹菜的筷子。王麻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诶,老张,你要干嘛啊!”
“简直胡闹!”
张三自认为是个高级知识份子,当以关心国家大事,心系黎民百姓为己任。听了王麻子的话后,不免怒从心来,拍桌而起:“这等小儿,把皇权视为何物?想取就取,想丢就丢!把‘国富民强’的帝王责任放在哪里?把西凉百姓,天下苍生又放在何处!
若有哪天西凉破败,我定要写本**录她的恶行。告诉西凉的百姓,他们的安稳是被葬送在谁的手里!她该受尽万人唾弃,该遗臭万年,死后也该堕入阿弥地狱,以此来救赎今生的过错(此处省略一万字)……”
张三说得义愤填膺,唾沫横飞,那声音简直如雷贯耳,扰得不少客人饭菜还未吃上几口便扔下银子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这位客官,大声喧哗可是要罚银子的。”
清脆的女声格外动听,未见其人但闻其声便勾得一众大老爷们儿的芳心噗通噗通跳得好不欢快。而不经意间瞥到那张脸时,无论男女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口冷气。
骂到兴致高涨处被打断,张三面色不爽:“老子有的是钱!”这话说得气势十足,却免不了有些装阔的嫌疑。
张三的五官都挤到了一起,俨然一个皱巴巴的小老头,略微有些狰狞可怖。他本打算在打扰他的后生晚辈身上泄心头之火,嚣张气焰却在转身的瞬间熄灭。
那女子嫣然巧笑,美眸犹如映于幽潭的一弯明月,明亮却不失深邃。红衣加身,衬得皮肤愈加白皙,宛若燃烧的火焰,却无端使人甘愿化作飞蛾。
南湘这偏远小镇哪里能见到如此绝色美人?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三只觉鼻头一热,伸手一摸,竟是满手鲜血,不由得涨红了一张老脸,连忙抬手用袖子在鼻子下方胡乱擦着。
王麻子吐了口唾沫,呸,色老头!
绿衣女子忍不住摩拳擦掌,呸,为老不尊!
红衣女子轻笑几声拉回了众人的神智:“若我没有听错的话……老头儿你是说你有钱么?”
张三背后莫名起了层冷汗:“……是……”
“那好,给我五十两。”
“我干嘛给你五十两?!”
张三吓得连声音都变调了,张嘴就要五十两,不会是打劫的吧!
红衣女子笑容依旧:“当然是饭钱。”
“什么饭花得了五十两?!”张三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开的是黑店吧!”
“没错,这就是黑店!”红衣女子不知从哪儿拿出把菜刀,“砰”一声砍在张三的饭桌上,“有钱拿钱,没钱的话……你说是先剁手呢还是先剁脚呢?”
“咚!”张三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土黄色的额头上已布满薄汗,“我……我可不怕你!你……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王法?”红衣女子笑得格外灿烂,她弹了弹菜刀,“本姑娘手里的大刀就是王法!钱财乃身外之物,老头儿你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该怎么抉择。”
“我……我一个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的老头儿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没钱很简单,”红衣女子打了个响指,一旁的绿衣女子便将一张黄纸放在她手里。她粗略浏览一遍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又看向裆部已淌出可疑水渍的张三,右手托着下巴作出一副苦思的模样:“让我想想,是以命相抵好还是以身相许好呢?”
以身相许?
听到这里,无人再有看戏的兴致,不少壮汉甚至想高呼:“美人儿,不要这么想不开!”而身为当事者的张三鼻血再次汹涌而出,大有不流干誓不停止的气势。
“啧啧。”红衣女子咂了咂嘴,“看来你已做出了选择,来,在这儿签个字画个押吧。”
张三麻利的蘸着鼻血签字画押,洛长歌确认无误后便胡乱折叠几下塞到身旁一油光满面的男子手中:“掌柜的,卖身契收好了,这老头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张三懵了,掌柜的傻了,看客却都笑了。
张三声音尖利刺耳:“你不是掌柜的?”
红衣女子笑得无辜:“我有说过我是掌柜的么?”
众人愣神之际,红衣女子一掌拍在破木桌上,将嵌入桌面的菜刀震入空中却又不损木桌分毫,力道恰到好处。她颇为轻松的接住菜刀,临走前还不忘刺激一句:“老头儿,你就在这儿洗一辈子盘子吧,不用谢我。”
张三已然气急败坏:“哪儿来的野丫头,竟敢如此戏弄老夫,当真是有人生没人教的么?!”
闻声,红衣女子停下了脚步,缓缓勾起唇角,笑意却未及眼底。只见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她右手一挥,张三只觉有强风擦耳而过,先前还捏在她手中的菜刀已不知何时深深插在他身后的柱子上,刀刃与他脖颈的距离,不足一寸。
“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也该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了。”不复先前的嬉皮笑脸,此刻红衣女子眼里只有冷意,“若是活腻了便早早的告诉本姑娘一声,本姑娘保准立马送你归西。”
“你……你……”张三一张老脸都拧在了一起,“你”了半天都没有下文。
“你倒是说啊,我怎样?”红衣女子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望着他,“本姑娘最近倒是无聊的紧,你若是是想报仇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记住,我叫南宫乐央。”
绿衣女子摇了摇头,这丫头就喜欢干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这话无疑是颗巨石,砸向无波无滥的水面,激起了圈圈涟漪,久久不复平静。张三这才明白了自己撞到了哪尊大佛,先前的嚣张气焰尽数熄灭,正思虑着要不要上前恳切的说几句道歉求饶的话。
一眨眼,哪里还找得到那嚣张女子的身影?
那红衣女子确是洛长歌无疑,但身为西凉储君她为何会无故出现在南湘?来龙去脉,还得从登基当时说起。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离宫
    南宫彻的尸体已在三日前运入皇陵,与先后合葬。后事一切从简,迎合着他生前不喜奢侈浪费的作风。
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兰妃抱着南宫彻的棺木死活不放,险些误了时辰,直至哭晕了过去。至于是虚情,是假意,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这几日宫里所有人都忙里忙外,为洛长歌这西凉首位女皇准备登基大典,以至身为主角的她被看得紧紧的,拴得闹闹的,寸步难行。她也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登基之时,天还未明,洛长歌便已安坐在梳妆台前任阿枫为她描眉绾发。见她两眼下方的乌青便知她没有睡好,阿枫有些心疼:“殿下,时辰还早,倚在奴婢的身上小憩会儿吧,奴婢定把妆容给你画得美美的。”
洛长歌双眼仍旧定定的瞧着前方,没有应她。
“哎。”阿枫轻叹了口气,扶着洛长歌的头轻轻靠在她的小腹上。
洛长歌此刻正全心全意的想着逃宫之事,阿枫的话根本未听进耳里。
这深宫大院处处布有暗哨,敌在暗我在明,这局势对我百害而无一利,说不定还未等我潜出皇宫,便已被当做刺客杀死。我武艺虽有小成,但毕竟不精,皇宫高手如云,若是硬碰硬那无疑是自寻死路。宫中又无能助我一臂之力之人,况且即便是有,我也未必敢用。
如此看来,出宫无望。
“吱呀”一声房门开启,宫女们恭敬的朝来人行礼,那人一摆手,她们都会意的退到门外甚至贴心的带好房门。
“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干净的男声从耳际传来,洛长歌回过神来,扭头对上了商汤幽深似海的眸子。男子微微勾起唇角,如同久寒冬日里的阳光,虽暖虽亮,暖意却未达心底。
淡漠的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情绪:“原来是你。”
“除了我还能有谁?”
商汤说得理所当然,洛长歌无言以对。也是,宫中男女老少千千万,她认识的却只有阿枫与商汤二人。
“脚好些了么?”
他也知道!
洛长歌掩饰着眼里的吃惊:“好全了,不劳挂心。”
两人陷入了沉默,半晌,商汤开口:“在想着如何逃跑么?”语气平淡,倒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洛长歌没有正面回答:“商公子,不知有没有人告诉你,胡乱猜想可不是个好习惯。”
“我本以为你无心江山社稷之事。如今看来,似是猜错了。”
“你这是何意?”洛长歌修眉一挑,“想要帮我?”
商汤没有半点犹豫:“自然。”
能坐在南宫彻身边,想来此人不简单,如有他相助,别说离宫,怕是卖国都不是什么难事。
如是想着,洛长歌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但很快便又黯淡下来。她细细打量商汤,似是想要瞧出什么端倪,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脸上尽是戒备的表情:“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自多了去了,要我一一说与你听么?”虽被怀疑,商汤却并无怒气,笑容温和如初,“只是等我说完的时候,怕是龙椅已经坐热乎了。若我什么都不说,那你是否愿意信我?”
“自然。”声音软软糯糯,十分入耳,“大表哥又怎会害我?”
商汤眸色一滞,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来到乐央宫大殿时,阿枫正指挥着太监宫女将东西搬到商洁宫去:“都给我小心谨慎些,这都是些价值连城的物件,若是磕坏了磨花了可是会丢了小命的。”
洛长歌轻声唤了句:“阿枫。”
“殿下有什么事么?”
洛长歌用目光扫了扫碍眼的太监宫女,沉声命令到:“你们都下去。”
“是。”
脚步声渐行渐远,偌大的宫殿只剩下洛长歌与阿枫二人。阿枫只觉气氛有些诡异,却又不敢贸然开口,半晌后,洛长歌出声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阿枫,你可愿意同我走?”
“走?”阿枫眯起了眼,脸上写满了迷惑,“殿下要去哪里?”
“去到不被束缚自由之处。”
“那西凉百姓怎么办?”
“与我何干?”
“那……殿下为什么会想要带上阿枫?”
“我只是觉得,在这深宫,会活得很累。”
阿枫沉默着久久没有再开口,洛长歌眼里的期待尽数转化成了失望。就在她决定放弃的那一刻,耳畔传来一声坚定的“好……”
阿枫明亮的眼里闪烁着泪花,不知是感动亦或是别的什么,一时间晃了洛长歌的眼。
若单单是洛长歌与商汤,半天就能到青鸾,无奈带了个不会武功的阿枫,脚程自然慢些,三人全速前行一天一夜才到。说来也真巧,恰好在山脚碰上了下山历练的洛离、洛云裳和暮兰城三人。
洛离与暮兰城老远便瞧见了她,因担忧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回去。洛云裳走在二人前面,也不知有什么烦心事,两步一瘪嘴三步一叹气。
洛长歌勾起唇角,伸手正欲与她打声招呼,谁知她却是与她擦肩而过,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洛云裳,这才几日未见你怎的就失了明?我这么大个活人都看不到?”
洛长歌失踪了几日,洛云裳就差把青鸾给翻过来找了,可终究是一无所获。烦闷全数积压心头,如今有人自己往枪口上撞她自是不会放过,毫无顾虑的发泄怒气:“你以为你是谁,姑奶奶凭什么将你放在眼里?”
话音刚落,洛云裳便意识到了不对,不由的脚步一顿。这声音,好像是长歌。
希望之火于洛云裳眼中熊熊燃烧着,使得她的双眸瞧上去格外明亮。她一扭头就见洛长歌将手搭在胸口处,作出一脸受伤的表情望着她:“姑奶奶,又是谁招惹你了,居然说出这么让人心寒的话?”
话音刚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落,洛长歌只觉眼前一花,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两只手臂就如藤蔓一般紧紧的缠绕在她身上,那力道勒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洛长歌嫌弃的推着狗皮膏药般黏在她身上的洛云裳:“姑奶奶,如此热情确是不适合你,快松松手,让我缓缓。”
洛云裳根本未搭理她,手臂不停收紧,似是想要将她勒进身体里。她比洛长歌矮上些许,便将头放在她的锁骨位置,豆大的泪珠子掉得欢快,她索性将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了洛长歌的衣服上。
“洛长歌你这没良心的,怎么说没就没了,我知不知道我都快急疯了?”
说没就没了?
洛长歌身子一颤:“我这不活得好好的么。”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多久?知不知道我找了多少地方?可是不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我好怕,我好怕你回西凉做你的西凉公主,我好怕你再也不回来了。我不敢睡觉,不敢离开青鸾半步,我怕不能在第一时间得知你的安危。我爹根本就不明白我的心情,他逼着我下山历练……”说到这里,洛云裳咧嘴笑了,笑得很美,却令人心碎,“我爹说……他说……你不会再回来了。”
洛长歌心头一阵酸楚,想来我失踪的这些时日,把这丫头吓坏了。
洛长歌占便宜的摸了摸洛云裳的头,哄小孩子一般安慰着:“云裳乖,不哭了,你即便是拿扫帚赶我,我也不会走了。”
话音落下,洛云裳却是松开了她。洛长歌抬手欲为她拂掉挂在脸颊上的泪珠,却被洛云裳一拳打在了肩头,那力道委实不小,直痛得她呲牙咧嘴。
洛云裳豪迈的一把抹掉眼泪和鼻涕,一脸严肃:“没大没小,叫姑奶奶。”
洛长歌揉了揉肩,没骨气的应着:“是,姑奶奶。”
洛云裳双眼**,活像只兔子:“这还差不多。”
“那请问姑奶奶,你们为什么突然要下山历练啊?”
“我爹好像是说了要做什么……”洛云裳挠了挠脑袋,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对着洛长歌的肩膀又招呼了一拳,“姑奶奶的心思都跟着你这没良心的飘走了,哪里能听得进去他说了什么?都怪你!”
洛长歌立马离她远远的,偏头看向暮兰城:“大师兄你总该知道吧?”
“我还以为我和小师弟得一直做透明人呢。”男子两眼一弯,笑得极其温暖,丝毫没有责怪的意味,“约莫一年,武林大会在西凉召开,师傅让我们几人成队游历四国积累经验,似是想让我们也去试试。其他师兄弟已行了几日,你师姐心情不佳,所以我们三人才留待今日。”
“武林大会?”洛长歌起了兴致,“师傅不是向来不在意这些虚名的么?”
洛凌天的清心寡欲是整个武林中出了名的,江湖中的事儿他向来不大上心,如今却又是为了什么?还恰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好是她失踪之后,这两件事间莫不是有什么联系?
“眼见不一定为实。”洛云裳将脸皱成了包子,“指不定他骨子里比谁都贪!”
这白眼狼!
“谁把你拉扯到这么大的?”洛长歌忍不住为师傅打抱不平,“有你这么说自个儿爹的么?”
洛云裳别扭的哼一声:“我这是就事论事,大义灭亲!”
洛长歌忍不住翻一个白眼,这丫头又乱用成语!
洛云裳是什么人?青鸾山的小霸王是也!
跟她扯那些有的没的,就是活该找罪受,就算有理最后也会变成没理。吃了十年的亏,洛长歌也学乖了,坚决不与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洛长歌拍了拍洛云裳的肩膀,打算迎合她来句:“其实我也早觉得令尊是这样的人,洛大小姐看人的眼光果然犀利!”
却觉后背热热的,下意识回头望去,恰好撞上了洛离的灼灼视线。这小子也不知闪躲,定定的看着她,直瞧得洛长歌老脸通红。
空气似乎都冒着热气,这暧昧的气氛着实恼人,洛长歌出声打破这沉默:“小师弟,你莫不是也想去混一个天下第一当当?”
“我是去找你。”
洛长歌嫣然一笑:“好师弟,师姐没白疼你。”
暮兰城笑容温和,友好的看向商汤与阿枫二人:“小师妹,不介绍介绍么?”
“这我倒是忘了。”洛长歌一拍脑袋,分别指向商汤和阿枫,“这是我大表哥,姓商名汤。这是……”
该怎么介绍阿枫呢?
朋友?还不算……
丫鬟?不行不行!
洛长歌脑袋飞速运转,却终究没有得出个所以然来,情不自禁露出了一脸苦恼的表情。
“奴婢名唤阿枫,是殿下的丫鬟。”
暮兰城朝二人点头以示问候,这阿枫虽说是奴婢,却是大方得体,她称小师妹做“殿下”,想来是宫女,且位份不低。
只是不明白,小师妹的脸为何猛然冷了下来?
“好漂亮!”
闻声,众人偏头望去,只见洛云裳用亮晶晶的眼睛巴巴的瞧着商汤,将“惊艳”二字都写在了脸上:“大表哥,我叫洛云裳,是长歌的师姐。”
商汤笑容得体:“洛小姐好。”
洛云裳嘿嘿笑了几声,傻乎乎的模样惹得洛长歌不由得笑出声来:“瞧你那经不住美色诱惑的样子,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记住了,那可是我大表哥!”
这话听上去倒像是正妻在向小妾宣誓自己的主权。
商汤无奈的笑笑,不语。
这画面洛离瞧上去却是莫名的刺眼,他眸色沉了沉,语气似有不悦:“这山顶的冷风吹着这么舒服么?有话回去再说。”
洛长歌有点儿懵:“回哪里去?”
“当然是回青鸾。”洛离的话中带着莫名的怒气,“不然你想回哪儿去?回你的西凉皇宫?”
“为什么要回去?”
“我下山是为了找你,既然你已经回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来了,我还游历四国做什么?”
“这样啊……”
“不然你以为?”
“你吃**了?”洛长歌心上不爽,小师弟今日怎么怪怪的,“别上山了,你们带着我一同去历练不就行了?”
师傅是什么人?若是没有他的默许,御林军别说将我带走了,就是出现在青鸾都要颇费一些周折。
我如今,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