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3 | 浏览:195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凤眼深沉如潭水,仿佛看透了世间沧桑。她微启红唇,笑容浸泡于苦涩之中:“云裳,我不想的,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不能暴露出自己的胆小和软弱,否则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只有死路一条。我没得选择,我能做的,就只有变强大或是将自己伪装得足够强大。
要知道,我也很累。
但是云裳,我永远是洛长歌,不是西凉的乐央公主。我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何事,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被世俗影响了性情。但你要相信,对你,我始终如一。”
这一觉睡得很沉,光是掀开眼帘几乎就耗尽了洛长歌所有的力气,但却给了她这十五年来从未有过的安稳。她一边揉着微微发酸的脖子一边睁开眼,入眼的却是红纱暖帐的奢华景象。
她身上盖着金线挑成的绣花锦被,头下枕着价值连城的不含丝毫杂质的玉枕,身下躺着紫檀雕花木床……不知垫了什么,软得她几乎要陷了下去。而她的素花棉被,她的绣花枕头,她的破旧木床全都不见了踪影。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洛长歌摸着脑袋仔细回想着。
昨夜,云裳那丫头终究是原谅了她,闲扯了几句,她便回屋睡觉去了,醒来,便是在这陌生的地方了。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唯一反常的便是她有些昏昏沉沉的。想来是有人趁她昏睡,在她的房里散了迷香。
睡觉,是洛长歌看来唯一一个可以与吃饭媲美的事。她一入梦,电闪雷鸣乃至世界毁灭都与她没关系,她都能泰然自若的一觉睡到天亮。
因睡觉而被人绑了?
洛长歌不由得红了老脸,这嗜睡倒还真是我的一个死穴,若是惹上什么死敌,还非得为此送命不可。哎,也真是让人苦恼。
洛长歌抬眼打量所处的房间,在朦胧夜色中,仍可将那穷奢极华的布局收拢眼中。这房间大得变态,想来抓她的人不是富家一方就是贵为皇亲国戚。
此时,她的视线被八根柱状物所吸引。
那柱子四角分明,细细长长,高约三尺,上端陡然变粗,呈爪状往外四散,托住了颗拳头大的珠子。隔太远看不大清,依稀可见那柱子上蒙了块方布,却是遮不住珠子散发出的点点荧光。
这物件,洛长歌再熟悉不过。
五岁时她怕黑,没有灯火伴着不敢入睡。伺候她的老嬷嬷不知从哪儿弄来了这八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挑了个能工巧匠造了这八根方夜明珠的柱子,那莹莹光泽将整间屋子都照亮得通透。
洛长歌不由的面色发白,背后的衣衫被冷汗浸湿,她用右手紧紧捂住心脏所在,聆听着孱弱无力的心跳。
“我怎会又回到了乐央宫?”只见她笑容惨淡,轻声呢喃着,“这……又是梦么……”
话音落下,洛长歌猛然从床上跃起,将手里的翠绿色玉枕狠狠砸在地上。双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眼赤红,如同牢笼中激怒的野兽:“御林军!狗奴才!居然敢用下三滥的手段绑架本宫!你们这些混蛋!混蛋!”
顿时,玉渣四溅,划伤了她脚背上娇嫩的肌肤,留下了条条红痕。可洛长歌却自顾自的赤裸双足走着,哪怕踏在玉枕碎片上也未曾停止。行过之处留下斑斑血迹,可她却像是不知道疼痛一样,脸上虽没有多余的表情,却更加能够让人了然她的绝望。
这动静很大,惊醒了早已入睡的宫女太监们,他们穿戴整齐,心怀忐忑的来到乐央宫时,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看到这么一番景象。宫女太监们个个将眼睛瞪得几乎落出,张大的嘴也可以轻轻松松塞入一只鸡蛋。
只见他们尊贵无比的公主殿下跌坐在一堆不知从何而来的碎片之中,只着一件单薄的里衣,乳白色衣衫被鲜血染成了红衣。纵然她容貌美丽无双,却还是掩不过周身的狼狈。
听闻这主子睡觉不喜欢有人守着,他们高兴得不行,早早的便钻入了被窝里。谁料,如今竟是发生了这等事情。
一群人被吓得齐齐跪在地上,主子发生这样的大事,奴才却全然不知,这可是足以抹脖子丢脑袋的大罪!
故地重游,无半分欣喜不说,心反倒痛得厉害。洛长歌向来将自己宝贝得紧,如今也并非是想要自虐,不过是想用身体上的疼痛来转移注意力罢了。她呆呆的坐在碎片之中,瞧上去像是个精致的瓷娃娃,没有痛苦,没有悲伤,亦没有灵魂。
宫女阿枫进宫已有十余年,在这期间她看尽了妃子间为争夺宠爱尔虞我诈,机关算尽。
得宠的锦衣玉食,却是野心勃勃,明里暗里对其余姐妹处处针对,恨不得让全世界都臣服于她的脚下。失宠的憔悴不堪,为重得龙恩更是无所不为,费尽心机却只换得在冷宫了此残生。
或悲或喜,却唯独没有看过这种悲痛,甚至可以算是绝望。
从开始的什么不懂,受尽主子责骂,到后来的事故圆滑、深受宠信。阿枫自以为早已看尽了人情冷暖,却也不禁为眼前这个身份尊贵的女孩儿而痛心。
她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啊?即使不喜深宫,又何苦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
阿枫压低声音:“哪个好事者敢将看到的泄露出半个字,掉脑袋的时候别说我不留情面!”
宫女太监埋着头,乖巧应着。“是。”
身为大宫女的阿枫摆了摆手:“下去吧。”
“是。”
待房门掩上,阿枫快步向前将洛长歌扶起,她似是累了,紧阖双眼,轻轻的将脑袋靠在阿枫的肩头上。阿枫将她扶至床上,欲出门为她打些温水清理伤口。衣袖却被人扯住,她回头,见洛长歌眼神迷离,脸上竟是依赖的表情。
只见她轻声呢喃着什么,阿枫凑近一听,原来是:“云裳……云裳……”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我是你父皇
    “殿下,皇上传话让您去一趟。”阿枫犹豫许久,终究还是说出。
“那就去罢……”洛长歌收回了摆弄花草的手,淡淡的说着,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以后的路还要由她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若是为了这点儿小事便慌了神,往后怎么步步铿锵,怎么不畏山高水长?!
“可是殿下的脚……”
昨日是阿枫为洛长歌清理的伤口。她的脚血肉模糊,却又固执的不愿让阿枫宣太医,硬是让它自个儿痊愈,惹得阿枫心急如焚。若再加上这来回奔波,这脚,怕是就没法要了。
阿枫拧眉思量片刻,却是说了句傻话:“不如奴婢找人回绝皇上,就说殿下有伤在身,不易挪动?”
“你是有几个脑袋?”
洛长歌谢绝了她的好意。她嘴角一歪,冷笑着:“不过一点儿小伤罢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本宫既是受不住也得受住。”
南宫彻,十年后的重见,我怎可能让你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样子?怕只会让你更加的看不起我,更加的称心如意!
知道自家主子的倔脾气,阿枫也不再多费口舌,只是默默的拿起洛长歌的鞋子往里面多垫了些柔软的棉花。虽不能为洛长歌除却疼痛,但少疼一点,总归是好的。
“阿枫,谢谢你。”
洛长歌忽然开口,阿枫不可置信的抬头,睁大了眼睛望向她。洛长歌不自然的别过头,看向别处,却仍对她说着:“谢谢你,昨晚照顾我……”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年从未感受过的母亲般的温暖。
下了步撵,洛长歌拒绝阿枫的搀扶,坚持要自己独立走进商洁宫。步伐轻快,表情淡定从容,根本看不出丝毫疼痛的迹象。阿枫不免惊叹,这根本与常人无异。
洛长歌步入大殿,才发现原来皇帝召见的不止她一人,还有二十余名朝堂大臣,多为胡子一大把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想来都是西凉的肱骨之臣。
大臣们见她进来纷纷行礼:“臣等参见乐央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洛长歌的目光却是未曾在他们身上停留片刻,她径直的朝南宫彻走去,微抬起下颚,叫人瞧不出半点恭敬的模样:“民女洛长歌,参见陛下!”
大臣们起也不是,跪也不是,显得尴尬无比。心道这乐央公主真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很!先别说行错了礼,居然称自己的父皇为“陛下”,且自称“民女”。
这哪里像是一国公主?
虽早猜到她会如此,南宫彻却还是免不了失望,在心里默叹了口气,方道:“平身吧!”
“谢陛下!”
“给乐央公主赐坐!”
“谢陛下!”
南宫彻眸色一沉,好似无星无月的夜空。
洛长歌坐在了南宫彻左下方的位置上。
她对面的男子约莫二十岁,一头黑发用玉冠束起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如绸缎般柔顺丝滑,怕是女子都不及。唇红齿白,肤色如雪,眉眼如画,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温润如玉。那张脸叫人挑不出任何破绽,怕是连最独具匠心的画师也描摹不出,就连洛长歌这闲来自封“天下第一美人”的人也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那男子的美,不沾一丝烟火气。
从踏入商洁宫的第一步,洛长歌就注意到了他。不单单是因为他超尘的容貌和与生俱来的淡雅气质,还因为他是除南宫彻外全场唯一一个没有给她行礼的人。她总觉得那人眉眼间与她有着些许相似,再看他坐在南宫彻右下方的位置,定是身份不凡,许是那老头子的儿子,自不用向她行礼。
可为什么瞧着这么面生?
洛长歌自嘲的笑笑,我倒是忘了,毕竟我只是个不受宠的公主,待在宫中五年,也未曾和这些“身份尊贵”的皇子见过几面,更别说有什么交集,想想真是嘲讽。
十年岁月已逝,他们早不是当初的稚嫩模样。所以纵然看着陌生些,也不算奇怪。
“相信众爱卿都知道朕今天召你们来商洁宫的目的吧。”南宫彻俯视下方,虽眼含笑意却不乏帝王的霸气。
丞相李瑞焘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莫不是因为立储之事?”
西凉有皇子十七个,个个出类拔萃,为将相之才,然而二十多年来却未曾立过**。民间传得沸沸扬扬,说是皇帝不举,这十七个皇子都并非他亲生,乃是抱养。
如此荒唐之话,大臣们自是不信,但不免心有不解,却不敢妄加揣测帝王之心。
南宫彻朗声笑着:“不错!爱卿果然深知朕心!”
“陛下谬赞了!”李瑞焘因南宫彻的话稍露喜色,“陛下是否心中早有人选?”
“朕自然有属意之人,爱卿们不妨来猜猜朕心中的储君人选是谁。”
“二皇子骁勇善战,为西凉守着江山,为西凉带来安稳,为百姓赢得平安,陛下钟意的莫不是他?”
大将军赵勇虽已年近古稀,不能再驰骋沙场,但浑身还是散发着掩饰不住的英武之气。他提出自己的猜想,话语里毫不吝惜对这位后辈英雄的赞叹。
“二皇子固然英勇,是个打江山的好手,但臣以为,这江山,还是要用守的。”夏忠鑫是南宫彻的太傅,自认与皇帝感情颇深,位高权重。故还未等南宫彻说话,便大胆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七皇子自幼饱读诗书,论文论武,皇子中绝没有一人能敌他半分。不仅如此,七皇子还时时刻刻心系黎民百姓,自费修筑学堂,甚至亲自授课,不吝惜金银珠宝,以至于贵为皇子还整日素衣加身。臣以为,如此将百姓忧乐放在首位的人才是最好的储君人选。”
世人皆知文采出众的七皇子乃夏忠鑫的得意门生,所以这一番话虽然有理,却难保没有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偏私的嫌疑。
大臣们皆推举着各自所看中的皇子,众说纷纭,有的甚至为意见不合而争吵起来。这谈论政事的商洁宫竟一时如同菜市场般闹腾腾的。
“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让大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陛下病了?可要传太医?”李瑞焘颇为担忧。要知道一国之主对于这个国家稳定昌盛有着不可推卸的重要性,身为臣子又怎能不为帝王的身体健康而忧心?
“无碍。”
南宫彻将捂住嘴的右手攥成拳头放至身后,白衣男子见此眉头皱了皱,他人皆没有在意这个细微的小动作:“朕不过前几日偶感风寒,小病而已,众爱卿不用担心。”
“望陛下保重龙体!”
“行了行了,今天叫你们来是说立储之事,怎么又扯到朕的身上来了。”南宫彻不耐烦的摆摆手,大臣们看出了他的不悦,默然禁言。
忽然,南宫彻偏头看向他身旁的白衣男子,慈爱的问询着:“汤(shang)儿,你觉得朕的孩子里,谁能任此重位?”
闻言,众大臣都眼巴巴的看着白衣男子,甚是期待。
白衣男子朝南宫彻点了点头:“为君之人若生性残暴,即便身怀治国之才也会成为百姓之灾。所谓明君,不过是守得一方水土,保得百姓安康无忧,必得性子温良,胸怀天下。
如此看来,小侄以为身为女子的乐央公主最合适不过!”
洛长歌一惊,浑身一震,不明白他说出这番话是何意。而就在这时,却又看到南宫彻开怀大笑:“汤儿所言,恰恰是朕心中所想。”
大臣们愣成了一群呆头鹅,足足一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然后齐齐跪下。
“陛下三思啊!自西凉开国以来,从未有立女子为储君之事,这不和礼法啊陛下!”
“乐央公主才回西凉几日,对国家政事一无所知,将国家交到如此小儿之手,只怕会白白断送了西凉的百年基业啊!”
“西凉皇子众多,哪个不比乐央公主做这储君来的名正言顺?恕臣斗胆,皇上万不可因为她是皇后的女儿就多加偏私啊!”
……
一时间,商洁宫炸开了锅。
“都给朕住嘴!”南宫彻大吼一声,满脸怒容,顿时鸦雀无声。
“从现在开始,乐央公主就是我西凉的储君,是除朕以外西凉最尊贵的人!朕心意已决,谁再敢多说一句,小心朕摘了他脖子上的人头!”
“这……”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得十分为难。更有甚者,甚至用眼睛死死的瞪着洛长歌,像是想在她身上盯出个窟窿来。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朕被你们吵得头疼!”南宫彻揉着太阳穴,脸上尽是疲倦。
虽有不甘,但也没有办法,大臣们只得退下。
“乐央……”南宫彻向洛长歌伸手,像是想唤她到他身前去,眼神里充满期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待。
洛长歌淡淡的瞥他一眼,直呼其名:“南宫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玩的什么把戏。”
她会傻到以为南宫彻是疼爱她才赠她皇位么?当然不会!因为这皇宫,是她洛长歌最厌恶的存在!
南宫彻分明就与那白衣男子串通好了,想要锁住她的一生,想要她今生都不得快乐!不惜赔上他最爱的江山!
虎毒尚不食子,南宫彻,你到底是有多恨我!
南宫彻顿时失去了神采,眼神也黯淡了几分,一瞬间竟像是老了好几岁。只见他长叹一声:“乐央,我是你父皇……”
“哈哈哈哈……”
洛长歌放肆狂笑起来:“……好一句父皇!可我明明记得我叫洛长歌,双亲都在大火中丧生,终年流落街头无依无靠,师傅怜我,故将我带至青鸾学艺。陛下,这不是你亲口对我师傅说的么,怎的到头来自己却忘记了?我可是每一个字每一处停顿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现在才说这种话不觉得晚么?不觉得可笑么?!”
这一仗洛长歌赢了,却叫人看不出丝毫的喜悦,她走了,空留下一个单薄且孤单的背影。南宫彻嘴角扯出一丝苦笑,终究是不行。
从我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被丢弃的那一个,别的孩子都有父母宠父母爱,我却一直都是自己孤孤单单的蜷缩在角落里舔舐伤口。
我不能哭,我怕眼泪会止不住。
我亦不能笑,因为老天自始至终都没有给我一个可以开怀大笑的理由!
当我终于可以不被这些所谓的血亲左右我的思想我的情绪的时候,当我终于为自己而活的时候,南宫彻,你为什么要像土匪一样把我绑回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扔给我你的破江山?!
你知不知道,在思念着你们的每一晚,我做的都是噩梦。
当洛长歌的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候,南宫彻终于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原来那只藏在背后的右手,握住的,是猩红的血液。
“姑父……”
“反正迟早都得死,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若她能原谅我,我一定努力活着,可是我知道,她不会的……汤儿不用担心。今日,谢谢你了。”
南宫彻脸上是超脱生死的淡然,仿佛这世间早已没有他可以留恋的东西:“若她能再叫我一声父皇,那该有多好……黄泉路上太过难熬,我自是不能让阿洁等得太久。用不了多少时日,我便会去陪她,可是乐央,她又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汤儿,答应我,你会照顾好她。”
眼前这个人,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只是一个父亲,一个渴望得到女儿原谅的父亲。谁又忍心拒绝?
白衣男子“嗯”了一声,轻轻点头应允。
只是他不知道,他许下的这个承诺,竟赔上了他的一生。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你,不过是个妾
    “阿枫……”洛长歌百无聊赖的把弄着手里小巧的瓷杯,看似不经意的问着,“你说,现在谁是你的主子?”
“自然是殿下!”
洛长歌自商洁宫回来后脚伤越发严重,阿枫偷偷的问过太医,太医告诉她不宜走动。所以她便将洛长歌看得死死的,不让她下床。可这躺久了也难受,腿麻得厉害。于是贴心的阿枫一边帮她揉腿一边回话。
“哦?”
洛长歌意味不明的一声使得阿枫一愣。她晃神之际,洛长歌便趁她不备将她怀里的玉瓶夺了过来。
“那你告诉本宫这是什么?”
阿枫实话实说:“凝雪露。”
“凝雪露,一药千金,本宫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宫女可以富裕到买这等治伤圣品的地步!”洛长歌一掌拍在桌上,横眉冷对,“吃里扒外,你就是这么对待主子的么?!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果然不假!阿枫,我原以为你不一样的。”
“奴婢没有!”
洛长歌一沾床便能睡着,且睡得很熟,可阿枫擦药却总是偷偷摸摸的,动作也轻得不能再轻。一则怕洛长歌发现,二则怕她痛。
如此谨慎,却未想还是被发现了。
阿枫虽然低着头,声音却不卑不亢。这事她本没有做过,底气自然足。这药是皇上主动派人捎给她的,她怕洛长歌生气,本不想接着。但担心她的脚伤一拖再拖酿成大祸,还是收了下来。
阿枫不明白,殿下明明掩饰得那么像,为何还是被皇上瞧出了端倪?那得观察得多细致啊!且不说这,光是这“凝雪露”就是千金难求,公主受点儿皮外伤,陛下就巴巴的送来了。由此可见,陛下是有多么的疼爱公主啊。
只是不知为何,公主却从来都看不到他的这份疼爱。连她这旁人,都止不住想为陛下叹息。
“你以为本宫会相信你么?”
洛长歌玉手一挥,“凝雪露”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眼看就要落到地上。阿枫猛地扑上前去,险险的将玉瓶接住护在怀里。
洛长歌的脚伤还未痊愈,这“凝雪露”可还有大用处。
“殿下若不想要赏给奴婢就是,何苦这样**东西?”
“哼!”洛长歌冷哼一声,“本宫不喜欢的玩意儿而已,你若想要,拿去就是。”
明明是想赏给我,嘴上却还是不饶人。这样子哪里是一国储君,明明就是个还未长大的小丫头片子。
想到这里,阿枫不自觉的牵动了嘴角。
这时,门外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接着门被外力而破,一人疾步向洛长歌走来。这突如其来的种种让洛长歌一愣,回神后才发现眼前之人正是前几日商洁宫里见过的白衣男子。
今日他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袍,墨发用紫色发带简单束起。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有什么忧心的事。
他猛地冲向榻前,一把抓住洛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长歌的右手:“跟我走!”声音很轻,却有着不可违背的意味。
洛长歌并不讨厌他,甚至因他绝佳的容貌还存有些许好感,但她可不想与跟南宫彻有关系的人有任何牵扯。何况,那人今日还破她的门闯进她的闺房对她如此无理!
所以她一把拂掉他的手,脸色瞬间冷上几分,言语中带着这几日**不出的怒气:“商汤,你别太放肆!就凭你今日私闯乐央宫,本宫就能治你个杀头之罪!”
然而商汤并没有与她多语什么,拿过一旁的衣服将洛长歌裹住便打横抱起,朝着商洁宫而去。
不管洛长歌的“男女授受不亲”之说。
不管洛长歌挨个儿将他的家人“问候”个遍。
也没有告诉洛长歌要带她去哪里。
更没有问她为什么会知晓自己的名字。
……
当商洁将洛长歌抱进商洁宫的那一刻,刚安分下来的洛长歌又剧烈的反抗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商汤,那模样,像是要把他撕碎了吞下去一般。
“他要死了……”
商汤并没有点明这个“他”是谁,洛长歌却不知为何的安静了。她看不到,便不会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看上去是有多难过。
洛长歌强装镇定:“他要死了?那你得快去准备后事才是,现在拉着我又算什么?”
“他想见你。”
洛长歌笑了:“见我?他做了不少亏心事,阎王爷看不过去,才差牛头马面来锁他的魂,说到底也是他咎由自取。”说到最后竟忍不住对商汤咆哮起来,“既然问题出在他自己身上,见我能有什么用?你去求他啊,去求他别死啊!”
如此蛮不讲理,商汤却没有生气,放开抱着洛长歌双腿的左手,只余右手抱她。而左手,绕到她的身前,在她眼角轻拭。
“你哭了……”
“姐姐你瞧,这两个狗奴才真是胆大妄为,竟敢在商洁宫前做这等肮脏之事,也不怕触怒了龙颜!”
尖利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洛长歌一把抹掉脸上的泪滴转头看去,只见十余名雍容华贵的妇人用目光放肆的打量着衣衫略显凌乱的她。
那不讨喜的声音是站在最前端的一个女子发出,她瞧上去比洛长歌大不了几岁,想来二十不到。那女子不像其余人那般端庄得体,穿得花花绿绿,平添了几分幼稚与轻浮。
汪汪大眼,下巴尖尖,确实是不多得的美人,然而美目中流露出的轻蔑却是将美感折损了几分。
“呵呵……傻妹妹,这美人儿哪里能是宫女?这翩翩公子更不是太监!这两人啊,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儿——乐央公主和商汤公子。”
这妇人保养极佳,瞧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她看似慈爱的轻敲了下兰妃的额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反手敲了自己一下:“瞧我这记性,应当是我们的储君殿下才对。储君殿下,您说臣妾说得对不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对?”
旁人看来,容贵妃笑容温和可亲,对洛长歌恭敬有礼。然而只有与她正面相对的洛长歌与商汤才能察觉到她凤目中一闪而过的恨意。
“这倒真是妹妹愚钝了。储君殿下大人有大量,想来是不会与我这种妇道人家一般见识的。”
容妃明明是与洛长歌说话,然而她还未开口,兰妃却是抢先开口,嘴上“储君殿下”“储君殿下”的叫得亲热,挑衅的眼神却是摆明了不把她放在眼里。
“储君殿下不如教教臣妾,如何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万里山河收入囊中……”兰妃装可爱般猛眨着大眼睛,作出一脸无辜的表情。说到这里,她意味不明的看商汤一眼,而复又说到,“……如何,能在短短两天就让素未谋面的男子成为你裙下之臣?”
容妃一脸担心的捂住兰妃的嘴巴:“妹妹,这话可乱说不得,还不快给储君殿下赔礼道歉。”然而眼里的笑意却愈积愈多。
“说够了么?”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洛长歌冷笑一声,“要不要本宫给你们搭个戏台子?”
容妃若真心想阻止早就阻止了,何苦等兰妃什么都说完了才捂她的嘴?
这兰妃自是讨厌,却是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成不了大事。容妃瞧上去对兰妃关心非常,实则恨不得立马取了她的性命。她自然不能亲自动手,所以巴不得兰妃触怒了我,借我之手除了这个心腹大患!
深宫中的女人果然个个心狠手辣!
兰妃不怕死的冷哼一声:“这就不劳烦储君殿下费心了,否则岂不打扰您与商汤公子温存?”
“啪!”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兰妃飞扬跋扈,入宫四年未孕一子却仍能稳坐妃位全因背后有人撑腰。父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连皇上都要忌惮几分。哥哥是年纪轻轻却战功累累的大将军,手握重兵,嫂嫂是西凉首富之女,家财万贯,富可敌国……
兰妃虽只是个妃子,却是享受着皇后的待遇,四年来皇上都未曾责骂她半句。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但谁都知道千不该万不该在兰妃头上动刀子,更别说将巴掌挨在了她的脸上!
看来这储君没多少安稳日子了!
兰妃捂着发红发烫的脸,眼珠子瞪得快掉落出眼眶:“你竟然敢打我!”
“本宫有何不敢?”洛长歌甩了甩手,“兰妃娘娘的脸皮还真是厚,打得本宫的手心**辣的疼!”
“扑哧……”人群中传来一阵压抑的笑声。
“你……”兰妃面子挂不住,俏脸一阵红一阵白,吼叫着着朝洛长歌扑过去,“南宫乐央,你这个臭婆娘!”
兰妃刚刚抬起手,就被商汤紧紧抓住,连洛长歌一根头发丝也碰不到。她气得直跳脚,却挣**不了商汤的钳制,不由得将全身力气聚集在手臂猛力抽回。
然不料想商汤竟是松了手,兰妃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被自己的力道弄得后退好几步,然后狠狠的跌坐在地上,直痛得她呲牙咧嘴。眼圈已红得不成样子,她却是死死咬住嘴唇,倔强得不肯在洛长歌面前留下半滴眼泪。
“你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么?敢跟我这么说话!”洛长歌蹲在兰妃身前,“不如让我来告诉你吧,若搁在民间……你,不过是个妾!”
兰妃顿时面如土色。
洛长歌接着说:“若本宫没记错的话,刚才兰妃娘娘可是在与我讨论‘如何使男子成为裙下之臣’?怎么,父皇不过病了一场,兰妃娘娘就这样迫不及待的另觅新欢了?”
兰妃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休得诬陷我!”
“诬陷?”洛长歌一脸无辜的表情,“在场的娘娘们可都亲耳听见了,兰妃娘娘现在才说诬陷怕是已晚了吧。让本宫想想,是浸猪笼还是凌迟能让兰妃娘娘死得美美的呢?”
“你敢!”
洛长歌笑容明媚,此番瞧上去却像是嗜血的妖魔:“那我便让你看我敢不敢。”
“你……你……”
兰妃“你”了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终究是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洛长歌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站起身时特意看了容妃一眼,只见她面色惨白,看着洛长歌的眼神宛如刀子般锋利。
洛长歌大笑几声,穿着白袜踏进了大殿,商汤紧跟其后。
“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没料想她会主动同他说话,商汤略有些惊讶的看向洛长歌,半晌才开口:“情非得已。”
洛长歌偏头看商汤一眼,没再多语。
“张公公,让他们出去。”这声音孱弱且无力,但洛长歌还是一下认出——声音的主人是南宫彻!
七日前不还是好好的么?如今,怎会变成这样?
“父皇!”跪于龙床下的皇子们颇为震惊,声音中带着哽咽,“儿臣们不走,儿臣们要陪着父皇!”
“这……”被唤作“张公公”的发福老头儿满脸为难,“……陛下,让皇子们守着您不好么?”
“乐央不喜热闹。”似是那画面又浮现在了眼前,南宫彻痴痴的笑着,“朕的乐央……喜欢一个人待在角落里……哭着……孤单着……寂寞着……”
声音很轻,却如同炮仗般在皇子中炸开,炸得他们措手不及,咬牙切齿!洛长歌亦吃了一惊,站在离龙床十米开外的地方,手足无措。
“各位殿下……”张公公饱经风霜的老脸上写满了悲伤,“……请离开吧。”
“张公公!”
“望各位殿下不要让老奴难做。”
“儿臣告退!”
一转身,见呆立原地的洛长歌,众皇子脸色各异,有悲伤,有嫉妒,有幽怨,有不屑。甚至……还有仇恨。
总而言之,无一人有好脸色。
擦肩而过之时,也不知是谁有意还是刻意的大力撞到洛长歌的肩膀,她步子本就虚浮,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