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3 | 浏览:220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凰权天下 :储君继位,无上权力面前她的选择竟是一个字,逃! ...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没了肉身的血狐,就像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孩童,但它要的不是母亲甘甜的乳汁,而是血,是力量。所以它需要不断的杀生,不断的嗜血,等到有一日,连鲜血也不能抚平它的焦躁,那它,便就灰飞烟灭了。”
“噗!”
洛长歌喷出一口鲜血,望着陌隐的眼很是空洞。
“呵。”陌九笑得欢愉,“你何必气成这样?我可还有许多事未同你讲起呢。”
“够了。”洛长歌闭上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滑下,“陌九,已经够了。”
他做到了,洛长歌今生乃至后世的仇恨,已全部汇聚在了她的身上,她几乎快失去理智冲上去与他同归于尽!
“果然。”陌九眼里带着笑意,“洛姑娘,从来没有这般恨过一个人罢。”
“你的意图是什么,让我恨你,有什么好处?”
“去找陌隐罢。”陌九勾起唇,“普天之下,唯他一人除得了我,去告诉他我的恶行,让他来杀了我这个孽徒。”
“滚。”
这一声很低沉,事到如今,洛长歌连发怒的力气都失掉了。
陌九也不怒,朝她招招手:“再会。”
眼前一闪,待得以看清,已没了陌九的身影。
“砰!”
洛长歌身子一软,跪倒在地。
她这才发现,事情,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好多好多。她本以为只有天塌,原来,还有地裂,不过小小的一个她,却再不能从这世界寻找一个容身之所了。
洛长歌用手指搔着小团子的下巴,它趴在她的腿上,舒服的哼哼着。洛长歌正思量着什么,蓦然目光一凝,手上的力道下重了些,小团子吃痛,等着红眼睛愤怒的望着她。
“你做什么!”
“失神了,对不住。”洛长歌苦笑着将手收回,“我不知道,原来灵魂也是会怕痛的。”
小团子皱起了眉头:“你在说什么?”
这傻狐狸果然不知啊。什么都不知道也好,总归能少些烦心事。
洛长歌摇摇头:“没什么,你且当我胡言乱语好了。”
谁知小团子竟是低下头:“别瞒了,本宝宝知道,本宝宝不是人,也不是狐狸,只是一个不入六道的灵魂。”
洛长歌难免吃惊:“你,你什么时候察觉的?”
“很久了,好像也不久,哎呀,忘记了。在同族之中,本宝宝本就不算聪明,自那以后,脑子似是越发不灵光了。”
“对不起。”洛长歌将它搂在怀里,“是我将你从寒洞中带出,是我招惹上了陌九,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别说傻话。”小团子用白嫩嫩的胖手揉揉洛长歌的脸蛋,“那道士杀本宝宝是为了取血,同你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若本宝宝未曾主动送上门,他定会上雪华山来寻,结局都一样,不过是个迟早的问题。”
洛长歌戳戳它的脑袋:“你这傻狐狸怎么突然想得这么透彻了?”
小团子蹭了蹭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她的手:“与在雪华山上相比,如今有的吃有的睡,日子要舒坦很多,吃饱喝足了我就犯困,父王母后便来梦里找我说话了。他二老告诫我,不可怨天尤人,不可胡乱杀生。”
以前没有发觉,但小团子身上当真是一丝温度都没有的,如今这触感,就像是抱着一块冒着寒气的大冰块。洛长歌手紧了紧,鼻尖微微发酸。
“父王母后?”
小团子道:“我血狐一族,乃狐中至尊,与其余几个血统尊贵的狐族方有资格争夺狐王之位,这一代,本宝宝法力高强的父王坐上了那至高无上的宝座。那时,本宝宝还小,以为父王便是天,是地,一切都打不倒他。事实上,他是狐族的战神,真的从未打倒过。”
看得出来,它很崇拜他的父王。
“那你父王呢?”若他在此,定不会让他的儿子被人类这般欺侮罢。
“父王死了。”
小团子垂着头:“那时候本宝宝年岁小,还不懂得是怎么回事,只当是父王将我抛下了。后来的许多年,本宝宝都一个人生活在寒洞里,才渐渐明白狐臣的话。
父王年幼时曾得一人类相救,就连与母后的媒,都是那人类促成的,那是个好人类,却被人视为邪魔。后来,他与妻子被所谓名门正派追杀,父王前去解救,因血色眸子,被那浅薄无知的人类视为妖物。父王纵然英勇,却不过是一只狐狸,他终究没有救他的恩人,还将自己的命给搭上了。”
洛长歌听得心惊,她没想到,这只没心没肺的小狐狸,还有这样悲痛的过去。
洛长歌不知怎样安慰,摸摸它的头,轻声问道:“那后来呢,你怎会出现在寒洞中?”
“父王赴死之前将我与母后带到那寒洞之中,母后得知他的死讯,悲痛欲绝,没多久就随它去了。临死前,她抓住我的手,说对不起父王,不能完成他交代好的任务,让我记得,若有穿红衣的人来洞中取血莲,定要给他。所以……”
洛长歌接下它的话:“所以,你主动将血莲给了我?你以为,我便是你母后口中那个穿红衣的人。”
小团子点头:“是。”
“那你母后说的那个人,是汤商么?”望眼玉玦宫,也就仅有他一人穿红衣了。
“不对。”小团子摇头,“我在寒洞中,少说也待了十几二十年了,那时候,他还在包尿布呢,谁知他会不会穿红衣?若我没猜错的话,母后口中的红衣人,应是他父亲,汤绝。”
汤商的父亲确实是叫汤绝,她听汤商提起过。二十多年过去,还偶尔提起他的人,着实不多了,小团子一直待在雪华山中,又是从何而知呢?
洛长歌将小团子往外松了两寸:“小团子,你告诉我,蠢也好,傻也罢,之前的一切,是否都是你伪装的?”
小团子颔首。
“为什么?”洛长歌瞪大眼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睛,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没有父王母后,也没有狐臣辅佐,所以我得靠自己。那样做,我只是想好好保护自己罢了。”小团子苦笑,“欺瞒了你这么久,抱歉。”
“该说抱歉的是我。”
“什么?”小团子以为,她至少会觉得生气的。
洛长歌将他抱在怀里:“以后,我会保护你。”
“……”
小团子红着脸将她推开:“我,我年纪比你大很多!别把我当小孩子!”
“你们血狐能活多久。”
“五百年左右,若修为高的,甚至能达千年。”
洛长歌摸摸它松软的头发:“我们人类不过百年,这么算下来,你不过一几岁孩童,终究是我年长些。”
“似是也有道理。”
“你父王可有给你起过名字?”
“自然有的。”
“能否告诉我?”
小团子以为,小团子这名字会跟它一生,这二字,再不会被人提起。
它道:“古月。”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十六章 武震复活
洛长歌一向好眠,这日夜已深,却是未入眠。
她怕,会梦见商汤。
自听闻陌九那番话后,她心里有恨,但更多的,是恨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不给商汤一个解释的机会,为什么不无条件的相信他,为什么要将他赶走,让他独自度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
恨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明白,她是喜欢他的。
汤商选择青玲,她受了很重的伤,所以她开始学会,对待感情,要冷静,要理智,要对自己的心,说不。
她理性的分析自己和商汤的感情,首先,他是她的大表哥,是她的亲人,相恋可行,但若没能走到最后,便只剩下尴尬。其次,他是谪仙一样的人物,性子淡,不易心系他人,她没有把我能抓住他的心,就该少去招惹他的好。
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对的,如今才发现,原来不仅错了,还错得离谱。
商汤的脸,商汤的笑,商汤的声音,已将她的整个脑子都填满,她不敢入睡,她怕他入她梦来。指责也好,怪罪也罢,她都受得住,但最怕的,却是他微笑着告诉她,他从来就没有怪过她。
商汤,温柔得伤人。
可是如今,她连被他伤害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个谪仙一样的男子,因她而丧命了。死后,她定会下地狱罢。
这一夜,洛长歌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泪水顺着眼角躺下,沾枕湿。
洛长歌一直待在屋子里,三天三夜都没有出来,除了送饭送水的小童,谁也不让进。洛卿等人不知是何回事,只知道她在找鬼苏,像是有什么急事。
第四日,鬼苏回来了,洛长歌总算是出了房门。
“找本尊何事?”
洛长歌唤道:“商汤。”
鬼苏眸光一沉:“怎么,知道了?”
洛长歌点头,苦笑道:“他没有应我,果然,果然……”
鬼苏流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你是不是不满意这身躯里的人是本尊?”
“老实说,鬼苏,我想让你偿命。”洛长歌道,“因为抢了他身体的人,是你。可是,最没有这么做的资格的便是我,因为,我才是罪魁祸首,一切错事在我,我理应自行了断才是。”
“那个男人,有这么重要?”
“也许。”
鬼苏顿了一顿:“你为何认定他死了?”
洛长歌未露喜色:“难道你要告诉我,是我猜错了?”
“不。”鬼苏眼里露出一分兴致,“他确实是死了。”
“我只是想试试看,还能不能听他答应一声,如今看来,不过是痴想罢了。”洛长歌摆手,“罢了,你来回奔波也是不易,先去休息罢。”
鬼苏深深看他一眼,便离开了。
此事对洛长歌的打击有多大,只有她自己清楚,但绝对不会小便对了。
第二日,洛长歌一早便拉着洛卿外出,两人上了山,到了洛云裳所待的尼姑庵。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她本想前往,奈何山路曲折,分岔良多,她记不住路,只好叫上多嘴的洛卿,一路上听他唠叨,心事竟是消了不少,却总归是堵得慌。
洛长歌将一切都说与洛云裳听,后者冷淡如初,静静听着,面上表情淡然,倒像是事不关己似的。最后,她敷衍般说了句“逝者已逝,施主请放宽心”,便将二人当做不存在一般,烧柴做饭去了。
洛长歌愣了良久,便下山了。
心情本就不好,再得故友如此对待,可谓是雪上加霜,洛卿不免为洛长歌而担忧,谁知她竟是一日日的好了起来,饭能吃,觉能睡,像是完完全全恢复到了从前。但仔细看来,却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如今的她,越发的不爱笑了。
小团子,不,应是古月,当与洛长歌道清一切后,便就听她劝诫,以真性情世人,洛卿等人开始却有些不适应,可渐渐的,却发觉故作老成的古月比那个耍宝卖萌的小团子要惹人喜爱许多。
古月就这般,真正的融入到了这大家庭中。
洛长歌发现了个问题,鬼苏与汤商就像不对盘似的,从不在同一时间出现,以至于洛卿找汤商时问的第一句话是“鬼苏在不在?”,他知道,若鬼苏再了,汤商怕又躲在屋子里不愿出门了。
汤商没有放弃,总是跟在洛长歌左右,只是从未提起过“喜欢”二字,这道让她舒心了许多。跟她在一起,他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怎样都收不住,反反复复的,乃是他年幼时的一切趣事。不管洛长歌听不听,搭不搭理,他就这般自顾自说着,一日复一日。
洛长歌心里明白,他并不是话多之人,他只是不想让两人相处时干瞪眼,不想给她脑子空余的时间去想别的事情。那一日,汤商在隔壁,陌九的话,想来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一直在用笨拙的办法给她安慰,保护她。
洛长歌并不想如此,她深知他二人已回不去了,如此,不过平添她对他的愧疚罢了。
日子就这样无波无澜的继续着,数日后的一天,洛长歌正在房中背着药谱,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叩叩!”
“就来。”
洛长歌将书放下,上前几步,将门拉开,一张陌生且熟悉的脸浮现眼前,她翻了翻记忆,方对那人道:“顾时,你怎会出现在此处?”
顾时拱手:“洛小姐,我是来找你的。此番贸然前往,实乃有事相告,还望小姐海涵。”
洛长歌思虑了一下,引他进屋子:“请。”
顾时坐在凳子上,抓着把手的手越握越紧,似是有什么焦虑之事。
洛长歌自然将这一切收入了眼中,道:“你有事便说,放心,消息既进了我的耳朵,便不会入他人的嘴里。”
顾时这才开口:“这,我主要是,是怕姑娘不信。”
洛长歌道:“信不信是我的事,你且说与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我听听。”
顾时像是下定决心,咬牙将武震的罪过全数说了一番,其中竟还有少许洛长歌不知道的事情,但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等一切吐露出,他长舒口气,道:“洛姑娘,武震绝非善类,这一次更是将你青鸾派与其余几个名门正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要拔之而后快。你可得小心谨慎些啊!”
与他相比,洛长歌显得颇不在意:“多谢提醒,不过武震已经死了,你我都不必提心吊胆过日子了。”
“死了?”顾时一怔,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死了好。只是我前日才见过他,怎这么快就死了?”
“前日?”这次,换洛长歌坐不住了,“你确定见的是他本人?”
“自然。”顾时点头。
洛长歌倒吸了一口凉气。
武震不是她亲手所杀么,如今,怎的又活过来了?难不成顾时见的那个武震乃是冒牌货,有野心却在意自己的名声,得知武震以死,便顶着他的名号专行坏事?亦或是,武震本来就没有死!
她明明亲眼看到武震咽气,怕是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了,也就是说,她杀的那个人不是武震!
见洛长歌若有所失,顾时继续道:“我无凭无证,姑娘不信也是正常。这么同你说罢,我武功平平,却一路走到最后,摘了子灵谷,出了异兽林,全因有人相助。而那人,便是第一个指路人佘成君,我所知的一切,全乃她告知。”
“佘美人?”洛长歌皱着眉头,“她怎会知道这些?”
按理说知道得越多便越危险,若是被武震知晓,定会选择杀人灭口,她不小心藏好也就罢了,竟将这秘密告诉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其实,我本不想说,只是,罢了……”顾时显得有些为难,却还是一一道出,“佘成君与她徒儿之事想必姑娘也有耳闻,世人皆知她对其用情至深。武震利用她的这个弱点,**出了一个和陈俊杰相貌相差无二的人,将他囚禁,逼迫佘成君淌这趟浑水。”
他叹了一声:“佘成君混了头脑,便就答应了,只为待他疯狂的屠尽武林中人后将意中人救出。后来她做到了,那人很会说话,很会讨她欢心,二人的日子过得也算舒畅,渐渐的,她发现他不是他,之前与他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她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下去,想起曾经之事便觉后悔,便告诉我,让我传颂于天下之人,揭露武震的恶行。
后此事被武震知晓,他欲杀我,佘成君阻挡他,但终究敌不过他,为让我安全离开,她……她已丧命。我知这消息已许久,却苦于不知何人可信,以至于不敢相告,便也就想到了你。”
洛长歌默然。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佘美人竟是傻到了这种地步,她也总算明白为何她给的药物用处并不大,但她并不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恨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女子,太过可怜。
武震,以及连同武震欺骗她的那人,实在太过可恨!
但她仍保有怀疑。
“佘美人,为何愿意将此事全然告知于你?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可能她利用你的善良及对她的信任,连同武震做了一出好戏,为的,便是让你传递出错误的消息,来蒙蔽世人?”
又为何,会为他付出性命。
“不会。”顾时笃定,“她说的每一个字,皆无虚假。”
“为何?”
顾时道:“我娘姓陈,乃家中长姐,还有一弟一妹。”
洛长歌恍然,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见她眼前一亮,顾时道:“姑娘想得没错,让佘成君毁掉自己一生的男人陈俊杰,是在下的小舅舅。”
洛长歌信了,深信不疑。
只可惜,好不容易才理得清楚些的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十七章 重返玉玦宫
这日,洛长歌在湖边散心,忽然有人撞了她一下,便快步离开了。她揉着酸痛的肩膀摇摇头,正欲继续走,却忽瞥见脚边有一竹笛,应是刚才那人遗留下的。
洛长歌只觉双眼被刺了一下,几乎要落出泪来。
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将竹笛捧起,拇指在凹陷出久久摩挲着,这东西,隔二十年再拿到她面前,她都不会认错。
笛子尾端刻的字歪歪扭扭,正是“洛长歌”三字,这是洛离亲手刻的竹笛。洛离被人强行掳走后,这东西便被他一并带走了,她以为永远都见不到洛离了。
如今,这竹笛回到她手中,那是不是意味着,洛离也回来了?
洛长歌顾不得思考,将竹笛踹在怀里,便朝那渐行渐远的男子身影追了过去。
绕过了几条街,那男子入了间破院子,洛长歌没多想,跟了进去,转了几圈,却未瞧见一个人影,她也不怀疑是否是有人故意诱她来此,大声呼喊起来。
“洛离,是你么?洛离——”
“是。”
洛长歌大喜,欲朝声音源头寻去,却发现洛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袭来,她只得不停的在原地打转,满脸无措。
“洛离,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难道……你还怨着我么?”
“并非如此。”洛离的声音与从前一样,却又让人觉得大不相同,“我此番找你,仅仅是想告诉你一声,我过得很好。不要再为我忧心,亦不要觉得愧疚。”
他的声音,少了从前那股子入骨的冷意。
洛长歌松了口气,道:“可是师姐很想你,出来让我见一面,都不行么?”
只闻“扑哧”一声,洛离似是笑了,用打趣的口吻道:“还是别了。我自然想与师姐相见,但总要顾忌某人的感受,他能让我与你说说话便已是万般忍受了,若真要那般,岂不是得活生生把自己醋死?”
里屋隐隐传来一声冷哼。
洛长歌一愣,随即便笑了。
听洛离这话,似是有恋人了。
“那便算了。”洛长歌笑得轻松,“也不知她是怎样的人,能化得了你这座冰山。”
洛离不留情面:“自然是皮厚无赖之人。”
又一声冷哼传来。
洛长歌摇头笑笑,这二人以互损为乐,这相处方式,当真与一般的青年男女大不相同呢。
洛长歌假意训斥:“小师弟,哪有你这样说人姑娘家的,也不怕人家嫌你嘴毒,将你给休了?”
洛离突然沉默,久久都没有发话。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洛长歌连忙唤了一声:“洛离,你还在么?”
洛离闷闷道:“在。”
洛长歌松了口气:“还好。我还以为你悄悄的走掉了。”
“师姐……”洛离的声音中藏着种别样的情绪。
洛长歌不免为此担忧起来,拧眉道:“怎么了?”
洛离道:“他是个男人。”
“什么?”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洛离再次道:“他是个男人。”
洛长歌顿了顿,道:“师姐不是那迂腐之人,若是真心相爱,不必在意身份、地位、家世,甚至,性别。”
第一次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洛长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听洛离第二次道方才确认,这一番话,确乃她的肺腑之言。
洛离道:“他,在江湖人乃至百姓眼中,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人。师姐也不介意么?”
洛长歌笑道:“我介意什么,这是你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爱人,你喜欢便好。他对别人如何,师姐管不着,只希望他能真心待你好。”
“废话。”不悦的男声传来。
很是耳熟,洛长歌摸着脑袋细想,却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她敢肯定,这人,她见过。
“师姐别生气,他就是这个性子。”
洛长歌含笑:“你看师姐像这种小肚鸡肠的人么?”
“不像。”
“那不就结了。”
那男声再次传来:“说起来还没完了,快点,我们该回家吃午饭了!”
洛长歌笑着摇头,洛离这“媳妇儿”啊,吃起醋来,还真是厉害。
“别急。”洛离安抚一声,便继续道,“约师姐来这里,一方面是想叙叙旧,一方面,是想同师姐讲一讲商汤的事情。”
“商汤?”洛长歌莫名感伤了些许,“何事?”
洛离遂说了起来。
洛长歌与商汤晚一天离开梦境,便也就晚一月苏醒,重华念他有些头脑,便就留他在重华殿做事。商汤应了,办事得力,深受重华赏识,胡文杰惹怒重华,也正因他的担保才活至今日。
这自然是表面,商汤实际的想法,是在重华殿做卧底,了解情况,以求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连同陌九再内的其余六人救出。然而重华生性多疑,恐他假意归顺,便就喂了他一颗药。
此药剧毒,却无解药,需每月上重华那儿领一颗丹暂时压住药性,若一月不服,定会毒发身亡,死无全尸。
据说,商汤醒来那日,重华恰不在府中,凭他的能力,完全能够杀出重华殿,但他却选择留下,选择吃下**,选择救出洛长歌等人,选择背叛重华,选择,毒发身亡。
最后,洛离道:“师姐,以前我被蒙了眼所以一直将商汤当做仇敌,但如今,我不得不说,他是个好人,且对你用情至深。”
洛长歌往后踉跄了几步。
中毒,失魂,商汤到底瞒着她,自己承受了多少苦楚?
可是如今,她已问不出了。
后来洛离还说了许多话,洛长歌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摇摇晃晃的回了客栈,仿佛失了魂一般。
洛卿几人见她都是一脸奇怪,问她发生了何事,洛长歌闭口不言,径直上了楼。她站在门口,正打算推门而入,却是两眼一黑,直挺挺往后倒去。
后背并未传来地板冷且硬的触感,洛长歌眨了眨眼,看清了即使搂住

Rank: 1

91UID
84057419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她的男人的容颜。
汤商一脸担忧:“怎么突然就晕倒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洛长歌笑了,抬手去摸他的脸:“商汤……”
汤商一愣,抓住她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沉声道:“我在。”
洛长歌遂满意的点点头,睡了过去。
汤商叹了一声,将洛长歌打横抱起,小心放在床上,为她盖上被子后在床边守了她许久,待她睡到安稳,方才轻手轻脚的离开。
床上的洛长歌睁开眼睛,唇角的笑,已化作久不散去的叹息。
“商汤,对不起。”
“你想好了?”
“嗯。”洛长歌点头。
汤商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这真是你发自内心的想法?”
“当然啦。”洛长歌笑着,“我昨日仔细思量了一下,你说得不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既然知道悔改,我理应给你一个机会才对。”
“……”汤商抿着唇,不知在思虑什么。
“怎么了?”洛长歌偏头看他,“你好像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难道不过几日,你便看上了别人家的姑娘,改变了心意?”
汤商眸中的云雾散去,似是释然了。
他伸手揽过洛长歌:“怎么会呢,本宫主可是要记你一辈子。”
臂弯下的身躯,明显一僵。
汤商面色发白,欲将手抽回来,洛长歌却自然而然的揪住他的耳朵:“记住你今日说的话。我可不是吃素的,若你哪日与漂亮姑娘跑了,哼哼,结果你是知道的!”
“我不喜欢漂亮姑娘的。因为……”
未说出的“我只喜欢你”五字已让洛长歌后槽牙发酸,不由露出嫌弃的眼神,谁知汤商却是说出一句:“不然,我怎会爱你爱得这么死心塌地呢?”
洛长歌嘴角抽了抽,举起拳头:“找打是不是?”
汤商连忙摇头,眼睛却一直在笑。
他们,似乎又回到了那雪华山中短暂的两月时光,汤商还是那个汤商,洛长歌还是洛长歌,暮兰城没有死,洛云裳没有出家,一切的噩梦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洛长歌将头靠在汤商肩上:“我想回雪华山。”
汤商低头看她:“在这地方待得好端端的,回雪华山做什么?”
“我想看看珞珞。”那段日子在洛长歌眼前飞速闪过,她笑着,“还有奶奶。我很想她们。”
“恩。”商汤道,“那便回去罢。”
第二日,两人便打算启程,最疑惑的,当属洛卿。
他没经历过情爱,不像蒋子琛等人看出了二人的猫腻,不明白前几日连话都没说过的两人,今日怎么就手牵手来朝他道别了?难不成月老一时疏忽,牵错了红线?
他看着宠溺的望着洛长歌的江湖中第二**的老大,只得在心中祝愿她小师妹能够平安活着。
洛长歌很急,汤商便使上了轻功,二人两日便抵达雪华山顶,消息早就传了回来,珞珞老早便站在宫门口迎接,一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