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1 | 浏览:572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吾以深情渡长情 :前世生不逢时,我命给你;今生生不逢时,命不 ...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八章  并非巧遇
    楚江正说着,丫鬟就把热好的药端过来了。他接过丫鬟手里的药,又坐上来一些,说道:
    “喝药,喝完再好好休息。”
    “我自己来就好。”见他一副准备为我喝药的样子,我急忙说道。
    我接过楚江手中的碗,药汁并不是很烫,温度刚好下口。长痛不如短痛,对于我这种怕极了喝中药的人来说,要我一小勺一小勺的喝下去,我倒不如一口气灌进肠胃里。
    我嫌恶地看了看这碗浓如墨汁般的药,最后一口气直接灌下喉咙。药味冲进鼻腔,味蕾上尝遍了苦涩的味道,药汁顺着喉咙一步到胃,这酸爽……简直不是人受的。
    我是皱着眉头喝完这碗药的,碗离开嘴边的时候,我用力地扁了扁嘴,深皱着的眉丝毫也没有展开。我想,此时我的表情肯定很滑稽。
    “如此怕苦,下次我让馨儿给你备点蜜饯,喝完药了就吃些蜜饯,也许会好受许多。”楚江接过我手中的空碗递给馨儿。
    “是,馨儿明白。”
    “好了,药我也喝了,你回去休息吧。”我赶紧打发楚江出去。
    “你累了吗?”楚江问我。
    “嗯,我想睡觉。”我不诚实地回道。
    我都睡了这么久了,要继续睡下去就成猪了吧?现在除了脑袋发懵,腰板也因为睡太久有些酸痛,倒是想站起来活动活动。
    “也好,你多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吩咐馨儿,我就先不打扰一九你歇息了。”楚江站起来说道。
    “嗯,去吧。”
    终于送走了楚江,约莫过了几分钟,我才下了床。
    “诶……一九小姐你躺着,别起来!”馨儿见我要下床急忙过来扶着我。
    “没事,我腰板疼……再躺着我整个人就要僵了。”我摆手让她不用过来扶我,然后一步一脚地挪动着自己酸痛的身体。
    “看来你刚才是一直在支公子回房啊。”馨儿盯着我说道。
    这个馨儿,跟清瑶完全不一样。怎么说呢,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比较活脱的一个丫鬟,至少不似清瑶那般规规矩矩。
    “馨儿你不是新来的吧?”新来的丫鬟是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的。
    “一九小姐真聪明,我是从老夫人那边过来伺候公子的。”馨儿笑道。
    老夫人?那不就是楚江的妈?我说这姑娘怎么都不怕楚江的样子,原来是老夫人的人。
    “嗯……”我点头。
    “一九小姐,你是不知道,你昏迷这么久,公子都要急死了。他总是隔半个时辰就过来看一下,看得我都不敢打盹……”馨儿还是个话痨。
    “嗯……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多亏了昨晚遇上楚公子。”我淡笑。
    馨儿看着我,撇了撇嘴,说道:
    “一九小姐……你真的相信我家公子是在大街上偶遇你的吗?”
    “此话怎讲?”看来这馨儿知道的还真多。
    “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公子说是我跟你说的。”
    我点点头,“嗯。”
    “这个事情我也是白天听青云说起的,他说昨夜你先是跟公子在醉香居喝了酒,然后谢将军将你接回去之后,我们家公子就自己又慢慢地走到了谢府外面。”馨儿的表情渐渐开始变得悲切起来。
    “然后呢?”
    “然后我们可怜的公子……他孤单地站在楚府门外,就这么傻傻地站着。再后来呢,青云劝公子回府,公子也不愿意,似乎真的就是在等一九小姐。”
    楚江……难道猜到我昨晚喝多了会暴露身份?
    “这样的吗……”我喃喃道。
    “嗯!虽然真的被他等到了,自己却也感染了些风寒。我从没见过我们公子这样对别人,他看见你出来之后,就让青云别跟着了。所以,后面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心中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五味杂陈,也不知道该如何接馨儿的话。
    “馨儿,照看我这么久,你应该也累了,要不你先回房歇息吧。”
    “可是……”
    “去吧,我累了,我也想歇着了,有人在旁边我睡不着。”
    “嗯,馨儿最近就睡你旁边这个房间,您有事了就喊我一声。”馨儿会意地点点头。
    “嗯,去吧。”
    馨儿走后,房间里面回归安静。
    昨晚楚江真的是跟着我们一路到了将军府,然后又在将军府门外傻站了这么久……
    楚江是个聪明人,他或许知道我喜欢谢长情,他也知道我一直隐瞒这谢长情我的身份。所以,昨晚我喝了这么多,对于我跟谢长情之间会发生些什么摩擦,他应该也猜到了七八成。
    我昨晚出将军府之时,心神不聚,所以一直不知道他跟在我身后。
    原来,我走了多长的街道,他就跟着走了多长的街道;我淋了多久的雨,他就淋了多久的雨。我记得我当时走了很久,久到我累了才舍得停下来。他就这样默默地跟在我身后,一直看着我吗?
    楚江……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内心多少有些触动,这样的人,我活了十八年,没有遇到过。
    我坐到凳子上,看着眼前黄橙橙的灯罩。心想,我出来到现在至少也一天一夜了,不知道谢长情他们有没有出来找过我。
    一顿苦思之后,我不免又要难过。
    找了我又怎样?不找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又如何?即使他找到我,难道我还要死乞白赖地住在谢府吗?
    那我今后该何去何从……
    应该是药物的作用,不到一会儿我的困意就上来了,这一觉,又索性睡到了次日大中午。
    “一九,喝点清淡的粥。”
    我刚梳洗完毕,楚江就跟进来了,后面跟着的馨儿的手上还端着碗热腾腾的肉粥。
    “吃饭这种小事情,不用麻烦你过来盯着我了吧?”我真是服了这个楚江了,喝药吃饭都要看着,我又不是他的娃。
    “我……刚好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比较空闲,也怕你无聊所以顺道来看看你。”楚江解释道。
    “楚公子,我不无聊,你总这样麻烦自己也不好。”我多少会过意不去。
    “不麻烦,你先把粥喝了吧,我叫厨房尽量做得清淡了。喏,香菇鸡肉粥。”楚江将桌上的粥轻轻移到我面前。
    “劳烦楚公子了。”我坐下。
    看楚江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目光定定地看着他。
    “怎么?是我们看着所以你不好意思吃吗?好,馨儿,你可以下去了。”楚江毫不客气地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是,公子。”馨儿偷笑地行了个礼,便出去了。
    “这下,你可以好好吃饭了吧?”他坐在我的面前,一脸和气地看着我。
    罢了,反正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前两个月还跟一堆大老爷们儿扎推吃快餐,他若是想看,便看着。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九章 出府踏青
    我没有再理会楚江,低下头默默自顾自地喝粥。楚江也不客气,眼神毫不吝啬地一直盯着我看。
    “楚公子。”我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了,他这么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我,是个人都受不了。
    “叫我楚江好了,叫公子显得生分。”楚江眯着眼睛看我。
    “楚江,我脸上是不是贴钱了?你至于这么看着我吗?”我明显不悦地瞥了他一眼。
    “不是,钱哪有你好看?”楚江笑道。
    “那我们两个没有共同语言了,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就是钱!”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万恶的资本**家,万恶的大财阀视万恶的金钱为粪土。
    “我之前觉得你与别人不一样,现在看来,你确实很特别。”他目中含笑地看着我。
    废话,我能跟你常见到的那些大家闺秀一样,巧踱莲步笑不露齿知书达理吗?我是你们未来世界穿越过来的二十一世纪美少女,能一样吗?我在心中自言自语了一番。
    “是啊,你们这里的大家闺秀,吃个饭都得在自己的闺房中独自用膳。平日里什么女红琴棋书画样样不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我就比较粗鲁,像个男人。”我淡淡地回答楚江。
    “哈哈,像个男人,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楚江被我的话逗乐。
    “我自己说的,本来就像个男人。”这是事实,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这般要强,倒是有些像寒冬腊月里头绽放的一枝梅。”楚江继续打趣道。
    准备送往嘴里的小勺子停在了嘴边,我愣了一下。
    这句话……谢长情在天涯山的废弃民宅里,也曾对我说过。那日,我跟他初识。
    “怎么?”察觉到我的异样,楚江问道。
    “没事。”我的睫毛快速颤动了两下。
    “希望如你所说,你没事。”楚江一副看透不说透的模样。
    “嗯。”我不理会他,低下头继续喝粥。
    “一九。”楚江又叫我。
    “嗯?”
    “你这个样子,真的很是让人心疼。”
    我抬起头,刚好撞上楚江的眸子,他眼里泛着温柔,却又轻轻皱着眉头。
    “我……什么样子啊?”
    这句话以前也听海市的一些认识的人说过,听多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况且我也不喜欢卖惨博得别人的同情。
    说句现实点的,别人一句,‘你这样真让人心疼。’远远不及冬日里给你转个账让你去添床被子来得有用。
    这就是现实。
    “不晓得如何说起,有时,太要强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是,毕竟一个姑娘家家,要学会小鸟依人,对吧?”
    “嗯?你倒是知道我要说的是这个?”
    这些话,我在海市听得太多了。特别是有时候去兼职打工的时候,碰上一些油腻的男人。他们会跟我说,我这样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像这个社会低头的。其实,就是想让我做他们的情人小三。
    朋友也跟我说,找个男朋友吧,有个依靠,省得一个女孩子累死累活的过得没个姑娘样。
    诸如此类的‘教育’我没少听,穿越过来之后,命居然还是这么贱。也真是难为了这老天爷,忙得连卦都懒得给我换一个。
    见我不说话,楚江又说道:“不过这样也挺好,我喜欢。”
    “你的口味可真奇特。”我不以为然地回答他。
    “喜欢你就是口味奇特?我倒是觉得我眼光独到,值得称赞。”
    这是今天楚江第二次重复谢长情对我说过的话,真是哔了狗了,怎么现在哪儿哪儿都是谢长情?
    “我吃好了,你忙去吧。”真是没什么心情聊下去了。
    “看你心情不佳,怕是在房间待着也会闷坏的。不如,陪我出去走走?”楚江建议道。
    我看了一下门外的天空,没有大太阳,但是也不下雨,天气似乎很不错。反正待着也是待着,我想想就同意了。
    楚江的宅子是坐落在比较偏郊外的地方,这里没有繁华的街市,有的只是青砖小道和绿野苍林。
    微风吹过,被大雨洗礼过的土地散发着泥土的清新味,树木苍翠,虫鸣鸟叫不绝于耳,这里的整个世界都一片安静祥和。
    “这风可真舒服……”我和楚江迎着徐徐微风,走在林间的青砖小道上。
    难得这七八月份的天里,碰上多云微风这种好天气。身上这么多又厚的衣服包着,可真是热死我了。
    “我最喜欢这片树林,回来住的时候,平日里若是闲来无事,我经常会独自来这里踏青。沿着这条小道走过去,还有一片荷塘。这会儿,荷花也应当开了,我们慢慢走过去。”楚江像个导游,跟我说着这个地方的各种好。
    “你心情看起来不错。”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楚江,他的心情似乎挺好的。
    “当然,跟一九待在一块儿,心情自然舒适许多。”
    我不说话,懒得搭理他。这个楚江,撩妹倒是挺上手。
    两个人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散着小步,来到了楚江口中的那片荷塘附近。远远看过去,荷花果然开了,粉红色的荷花在一张张圆圆形的绿叶衬托下,争艳齐放。这还没走近,荷花的清香味瞬间就飘进鼻腔里。
    “好香啊……”我用力地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吸了一下鼻子,说道。
    “香味是挺浓的。”
    “嗯。”我点点头。
    我们一边说着,不知不觉中都加快了脚步。
    “楚公子!”有个声音在叫楚江。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才注意到,前面河边搭着一座小小的竹编房屋。房屋门前,有个老伯在向我们招手。
    楚江听见老伯的招呼声,便领着我走过去了。
    “江伯,您今日又出来打鱼?”
    “嘿嘿,可不是嘛?好些时日未见啊楚公子,今日来还带了个清秀的小兄弟啊?”江伯眉目和善地看着我。
    身披蓑衣头戴斗笠,两鬓白丝,留着山羊胡,这就是江伯。
    乍一眼看到江伯的时候,我心想,原来‘孤舟蓑笠翁’中的老翁还真是确有其人,想不到今日还真被我碰到了。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十章 楚江的真实身份
    “前段时日忙于与邻国的一些商业往来,所以离开永安也有一段时间。”楚江说着,又将手中的折扇指向旁边的我,“这是一九。”
    “江伯好,我是楚公子的友人,叫我一九就好了。”我回以江伯一个微笑。
    “哈哈,楚公子还是头一次带友人来这里,看来你们关系很好。”江伯又笑道。
    我微垂着脑袋,尴尬地笑笑。
    “江伯,那我们就不打搅你捕鱼了,我们在这周围转转便是。”
    “好,那你们玩好,老朽忙活去了。”江伯说着就上了竹排。
    后来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乐呵呵地跟我们说道:“这荷塘里有些莲蓬也成熟了,你们要是喜欢,就随便摘来吃!”
    “好,晚辈谢过江伯。”楚江抱拳。
    江伯朝我们挥挥手,然后一杆换一杆地撑着竹排往河塘外面的江边去了。我看着江伯渐行渐远的身影,忽而觉得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副画。
    “自由自在的渔民生活……”我看着渐渐远去的一张竹排一个蓑衣斗笠老人,自言自语道。
    “怎么?一九你喜欢这样种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生活吗?”楚江问我。
    “谈不上喜不喜欢吧……总归是有些羡慕。”我一个十八岁还没历过繁华的人,不敢轻易说自己就喜欢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
    “江伯是这片荷塘的主人,靠打渔卖藕谋生。闲来无事就垂钓江面,偶有闲情就煮茶赏荷花。这种淡泊致远的性子,确实不是谁都能学得来的。”
    “嗯……确实是。”我非常认可楚江的话。
    先不说是到了江伯这个年纪能否看淡世事,反正在我这个年龄段,不曾经历繁华,自然也是守不住寂寞的。
    “想吃莲蓬子吗?江伯这片荷塘的莲子鲜甜饱满,我去给你摘一个?”
    我看了看河面边上浅水区的那片荷塘,点头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楚江轻而易举地就在荷塘边缘找到了一个莲蓬子,然后摘下来拿给我。
    “还真是好吃……”这莲子入口清香甘甜,凉丝丝的,嫩着呢。
    我从小在海市长大,只有小时候去乡下姥姥家的时候,吃过一次莲蓬子。那时候还很小,所以早就不记得莲蓬子是什么味道的了。
    “好吃也不可贪吃,你脾胃虚寒,这东西不可多吃,尝尝鲜就好了。”楚江贴心地叮嘱我。
    “这你都知道?”
    “这是常识,而且我平时也会看些医术。论医我是谈不上,不过,养生这种常识,我还是有的。”
    我点头,表示明白了。
    我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跟楚江坐在江伯的竹屋旁边的木桥头上,像个两个小孩子,一颗一颗地剥着莲子。
    “楚江,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吗?”
    楚江看了看我,又看看另一边远处的江面。
    “偶尔吧,说不上经常,**之后来这里走动的次数就稀疏了。那几年也不是经常在这边住,就是今年来得比较勤。”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多大了。”我才想起,我对楚江除了名字,似乎就一无所知了。
    “入世二十余一年,你呢?”
    “二十一岁啊……”我垂下眼帘,他跟谢长情同岁呢,“我十八岁,按理说我还得叫你一声哥。”
    楚江笑道:“这兄长岂是能随意就叫的?你啊你……”
    “我们那边都这样,你是不懂。”
    “一九,我还从未听说过你来自哪个国家。这几年,我走南闯北经商,去过的地方也不少,说不定我还到过你的家乡。”
    “噗……”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的家乡很远,远到这里的人都没去过。包括你,肯定也没去过,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又怎会懂?”楚江不放弃地继续问我。
    “中国你懂吗?”我骄傲地看着楚江。
    我就是说了我家门牌号他楚江也找不到,别说是楚江了,连我自己现在都找不到那个国家……
    楚江摇摇头,我也不再吱声。
    过了一会儿,他看看满池的荷花,又看看我,说道:
    “正值花季年华的一九,怪不得出落得比这满池的芙蓉还要秀丽。”
    “咦……”我受不了地抱着自己的手臂搓了搓,“你说话好恶心好肉麻。”
    楚江倒是不在意我这么挖苦他,只是笑:“怎会是肉麻?只不过是说出了些心里头的话,你当听则听。”
    我:“……”
    “一九,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坦白。”楚江忽而严肃地看着我我。
    “什么事?”
    “昨日清晨,谢长情来我府上找过你。”
    一听到谢长情这个名字,我的看着水面的眼神不免闪了一下。
    “嗯,然后呢?”
    “我隐瞒了你在我府上的事实,谢长情既然伤了你的心,我自然不想让你继续与他往来。即使知道你会怪我,我还是选择了这么做。”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别的话?”
    “确实说了,他说如果你来找我,让我知会他一声。最后,临走前还放了句狠话,说如果我隐瞒了你在我这里的事实,他定然不会放过我。”楚江扬起嘴角,不羁地笑道。
    “楚江,你跟谢长情其实早就认识了是吗?”他们两个一开始就很明显地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在针锋相对。
    “是,没错,确实认识很久了……”楚江的眼神有些缥缈。
    “那为何当初我问你的时候你说不认识谢长情?”
    “谢家对我们楚家,向来不待见。更何况,我也不想去跟他这种无趣的人打交道。若是能当做不认识,那是最好。”
    “谢家跟楚家?”原来他们两个的矛盾已经晋升到家族纷争了。
    “一九,不瞒你说,其实天朝的皇上是我的叔父。我是三王爷之子,本是北晋楚江世子。”
    “什么?!”我睁大眼睛看楚江。
    谢长情跟楚江两个人,一个先是从山匪变身大将军,一个又是从商贾进化为北晋世子……他们手里都握着王牌,对着我这个小农民,说炸就炸!
    “不过,世子这个爵位,其实早已名存实亡。”楚江幽幽地看着眼前的荷塘。“我也不是有意要隐瞒你我的真实身份,我现在确实也只是一个常年四海漂泊的商贾罢了,跟朝廷官爵也无过多瓜葛。”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十一章 谢长情与楚江的关系
    楚江的真实身份跟他与谢长情之间的恩怨,难道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这个事情……跟谢家有什么关系吗?”我继续呆若木鸡。
    “十一年前,我的父亲三王爷,因为一己之私,向南疆外寇泄露了军事情报。也正因如此,谢长情的父亲,也就是当年的驻守边关,怒斩外寇的护国大将军,因此战败于外寇,血染南疆……”
    “这……”这时候我该说些什么比较合适?
    我不知道楚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跟我说出这陈年往事来的,因为他的脸上毫无波澜,只是目光有些散。
    原来谢长情跟楚江之间,存在着这样的一种家族恩怨……
    “后来事情败露,刚上任不久的皇上宅心仁厚,念及手足之情,只是将我父母流放关外,除去官爵。当年,我年仅十岁,皇上许又是可怜我这个亲侄子年纪尚幼,竟给我留了个世子之爵。同年,十岁的谢长情世袭他父亲护国大将军的官爵。”
    “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东西?”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楚江摇摇头,一脸无奈地说道:
    “无妨,这些陈年旧事,早就不足以影响我。毕竟我只是父母不在身边,而谢长情却是十岁痛失父亲。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就会因此喜欢那个无趣的人,他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甚至是厌恶楚家之人的同情。总而言之,这是我父亲的责任,父债子偿,我也难逃其咎。”
    谢长情的父亲就这样含冤而死,之前看谢长情对楚江的态度,我压根看不出来他对楚江怀有恨意。所以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因为一些小矛盾,看不爽楚江而已。原来他的心中竟还藏着这样的往事,我忽然之间就觉得很心疼谢长情。
    谢长情究竟是隐忍还是明是非?
    “是不是忽然之间,觉得我很可笑?罪臣之子。”见我许久未发声,楚江自嘲地笑笑。
    “不是,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谢长情十岁就世袭将军官爵?”
    “世袭官爵,冠礼之后才有行使权力。话说回来,我和谢长情还有些关系。皇上是我的叔父,我是皇上的侄子。而皇后是谢长情父亲的妹妹,也就是谢长情的亲姑姑,所以皇上理当就是谢长情的姑父。”
    “这么说的话,谢长情还是皇上的外甥?”楚江说得这么复杂,我差点就要捋不清他说的这些关系了。
    “嗯。”楚江点头。
    原来如此,刚才我还困惑,泄露军事情报导致战败军亡这种大罪,应该不止流放这么轻的刑罚。原来,手心手背都是肉,一个是亲兄弟,一个是国舅。最后一个英年流放边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