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1 | 浏览:575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吾以深情渡长情 :前世生不逢时,我命给你;今生生不逢时,命不 ...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了?我怎么不知道?嘿嘿……”清瑶才是你的人。
    感觉到手腕处又被谢长情抓得更紧了一些,我皱着眉头看谢长情,试图用眼神乞求他不要把气撒在我身上。
    “回家!”听得出来谢长情在刻意压制着自己胸腔中的那一股怒火,毕竟我没给足他面子……是我的错。
    他拽着我就往回走,我步伐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我累死了……我不走……”许是酒劲上头,我有些发酒疯的意思。
    我干脆坐在街道中央,任由谢长情拉着我的手我也不走。我是真的累死了……走不动了,甚至看身边的东西都模糊不清了,此刻的我有种直接睡在大街上的冲动。
    谢长情冷着一张脸看我,我仰着小脸看了他一眼,又垂下脑袋。
    谢长情似乎是无奈地从鼻腔里叹出一口气,方才脸上的杀气此刻有又跑得无影无踪了。
    他蹲下,二话不说直接将我整个人扛在肩上。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五章 龙阳之好
    一瞬间天地都倒过来了,谢长情像康扛麻袋一样扛着我。
    “欸……你干嘛?!”我惊叫道。
    “难不成你想让我陪你睡大街?”谢长情扛起我,边走边气呼呼地说道。
    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谢长情的话了,本来就喝得有些高了,现在又被倒着脑袋扛着走的我,已经晕到不知天高地厚了。
    “去煮碗醒酒茶。”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已经回到了将军府,但是这房间看着怎么这么陌生……
    “这是哪儿啊?”我蹬了两下床榻,口齿不清地问道。
    “将军府。”谢长情冷冷地看着我。
    “哦……”我搓了一把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好受一些。
    “现在知道难受了?喝的时候应该很痛快吧?”谢长情泼着冷水开始数落我。
    “谢长情……我想喝水……”醉酒之后总会口干舌燥。
    过了一会儿,谢长情扶起我靠在他的肩头上,将手中的水杯递到我嘴边。
    “谢谢……”
    我喝完水之后,谢长情将水杯交给丫鬟,说道:“你们都去歇着吧。”
    我整个人软在谢长情怀中,在醉酒和半清醒中来回徘徊的我,有一万个想抱住他的冲动念头。可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
    “你放下我。”脑子不清醒的我,居然在闹脾气。
    “哼。”谢长情冷笑,“怎么,楚江可以抱你我就不可以?”
    “我和楚江怎样是我的事情,你不是应该关心清瑶怎么样了吗?”我挣开谢长情的怀抱坐起来,与他对视。
    “清瑶?”谢长情皱眉,“你觉得我喜欢清瑶?”
    “难道不是吗?以前在山上说什么喜欢我,摆明就是在调弄我!”借着酒精在作祟,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眼眶隐隐发热。
    “一九,你在说什么?”谢长情将双手轻轻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躲开他,“还说不是?从我入府之后,你是委婉地跟我说了你不会耽误我娶亲生子,坦白说你就是不喜欢我。从那之后你就总也不理我也不找我,处处躲着我!是怕我喜欢你吗?!”最后几句我几乎是吼出声来。
    “一九……”
    “你别叫我!每次看我跟清瑶走进一些,亲密一点你就对我横眉冷眼的,你喜欢清瑶你说啊,我又抢不了你的!”我越说越委屈,眼眶也渐渐变得湿热。
    “说够了吗?”他目视着我的双眼。
    “没有!”我怒视着谢长情,“你今天这么晚出去找清瑶……”
    我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一抹温软的唇给覆盖了……我睁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谢长情,他……居然用吻堵住了我的嘴。他紧闭着的双眼上,又长又翘的睫毛在轻轻颤动……
    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脑袋的反射弧似乎在绕着地球跑圈……
    “砰……”瓷碗落地开花的声音。
    我跟谢长情明显都被吓了一跳,我立马推开谢长情。门口处的清瑶傻愣地看着床上的我们,地上的青色瓷碗已经七零八碎,醒酒汤撒了一地。
    “奴、奴婢知错,我这就找笤帚清理干净这些碎渣!”说着,清瑶慌忙跑出了房间。
    “我……”我抬起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唇瓣,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碎片,霎时间脑袋一片空白。
    刚才,谢长情亲我了?
    酒……似乎醒了很多,但是,人,却开始变得不知所措。
    “一九。”谢长情双手捧过我的脸,将我的脸摆正直视着他。
    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谢长情的这张俊脸,惊愕之余是心脏的小鹿乱撞代替了所有想要说却未说得出口的话。
    “你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清瑶?”他认真地看着我。
    “难道不是吗?”不然他这段时间为什么总是在跟我怄气?
    谢长情吁了一口气,说道:
    “我承认一开始,我所跟你说的我是断袖,只是在与你玩笑。但是后来,渐渐地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已经悄悄地潜移默化了。”
    “什么意思?”他不是跟我解释过了他不会喜欢我的吗?
    “毕竟我们都是男儿,我也怕给一九你增添压力。所以那日我才对你说了那些话。但是我那日同你说的,对你只是友谊之欢,其实是骗了你,同时也试图骗过我自己。”
    谢长情的粗粝的大掌轻轻摩挲着我的脸庞,“所以,你懂了吗?”
    “我……可你最近都在冷落我……”说什么喜欢我,明明就在冷落我。
    “我没有冷落你,我只是试图避开和你相处,其实我是在躲着你。我害怕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最后又让你为难。”他眼神真挚地看着我。
    “那……你为什么又总是对我这么冷淡,难道不是因为我跟清瑶走得近了吗?”
    “是,没错。因为你跟清瑶走得近了。”谢长情蹙着眉头看我,“如果不是你跟清瑶走得近了,或许我还能继续欺骗我自己。”
    “你在……说什么……”我半醉半醒,不知所措。
    “我告诉自己,我对你或许真的只是情谊之欢。但是当我看见清瑶红着脸从你房间出来,看见你跟清瑶在庭院中相谈甚欢,甚至是……看见你在街上为清瑶亲手挑选发簪,再亲手为她试戴……我就发现我的情绪完全已经被你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支配了。”
    我呆呆傻傻地看着谢长情,惊说不出一个字来。
    “清瑶脸上的少女娇羞,我不是看不懂。但是你却依旧和清瑶走得这么近,我曾经想过要给你换个丫鬟,但是又怕你不高兴……可是一九你知道吗?我嫉妒清瑶,我甚至会迁怒于你,这些都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你啊!一九,对于这些你可明了?”
    “谢长情……”我被谢长情一系列的情话轰炸得脑袋嗡嗡作响。
    “对不起,我不该将那些不安的情绪迁怒于你……”谢长情的眼神里,深情又藏着内疚。
    “我头晕,胃还难受……”酒劲还没消下去,我时而难受。
    “等会儿喝点醒酒茶。”谢长情一脸责怪又无奈地看着我。
    “谢长情……你……喜欢身为男人的我还是……”还是希望我是个女人呢?
    “对,我是龙阳之好,我喜欢男人!”不等我说完,谢长情就抢去了话语权。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六章 夜雨滂沱
    ‘哐当!’笤帚砸落在地是声音。
    我看向声源来处,门口处的清瑶,像是看怪物一样,惊恐地看着我跟谢长情。
    清瑶应该是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她捡起笤帚和簸箕,颤抖着手快速地将瓷碗的碎渣扫进簸箕里面,然后就要逃跑。
    “清瑶。”谢长情叫住她,“再端碗醒酒茶来。”
    “是……是,将军!”清瑶慌忙跑出房间。
    怎么办……我的脑子好乱。
    “一九,你看着我。”谢长情又将我的脸扳回他的面前。
    “一九,你以为我喜欢清瑶,所以你生气了是吗?”听得出来,他有些惊喜。
    “我……我没有!”我矢口否认。
    “难不成是酒醒了所以不愿意承认?方才刚回到这里的时候,你可不是现在这副模样的。”谢长情的眼睛像是测谎仪,使我无法正视他。
    “谢长情……你为什么要喜欢男人?”我耿耿于怀。他喜欢的竟然是男人。
    “因为一九是男人。”
    “那你不怕你们谢家断后吗?”我很认真地问他。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不是古训吗?况且现在还是在古代,延续香火当真是一个重中之重的大问题。
    “怕……那你教我怎么办?”
    “谢长情……如果……”此刻我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个女人……”
    谢长情的眼神明显一怔,他捧着我脸蛋的双手立刻松开,快速地站了起来。
    “女……女人?”他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
    果然,谢长情骨子里就是弯的吧……只是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问题。
    “我只是说,如果!”我吓得立马改口。
    “哪有什么如果……如果……”
    “我真是女人!”我忍着悲伤吼道。
    谢长情越是这样,我越是忍无可忍。
    谢长情愣了,片刻他又笑道:“一九……这个恶作剧不好笑。”
    “我说了,我真的是女人!”谢长情已经将我的忍耐度挑战到了极限,干脆抓起谢长情的手压在我胸上。
    “砰……”瓷碗落地七零八碎的声音……
    还是那个位置,清瑶再一次砸落了手中的东西。我猜想,被三连击的清瑶,怕是要吓坏了,心理阴影面积应该有整个将军府这么大了。
    她呆呆地看了我们几秒,然后一言不发地出去拿了笤帚和簸箕,清理垃圾,一气呵成。
    最后,清瑶默默地走了。
    谢长情收回自己的手,他不可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掌,一副迟眉钝眼的样子。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谢……”
    “我先回屋……了……你好好歇息!”谢长情没等我开口,便起身向门外走去,丝毫没有半点留恋的样子。
    一瞬间,天地安静下来。整个房间里,只剩下我自己独自垂坐在这床榻上。
    回屋?这房间不正是谢长情的卧室?看来他真的被我吓到了,以至于如此地慌不择路……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谢长情其实就不是个直男,他只是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也难怪这永安城莺莺燕燕如此繁多,他却从来不喜欢出去寻花问柳。这么一想,这些问题似乎都有了答案。
    我是该哭还是该笑?我只知道,我难过死了……心要痛死了。
    心中一阵阵压抑,却哭不出来。我穿越了,过来之后喜欢上了一个gay,听起来真的挺好笑的,我也觉得挺可笑的。
    但是,我此刻真的很悲恸。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驱使着我,应该是自尊。它告诉我,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也不该继续待着了。
    于是我什么也没拿,不管是钱,还是能当钱使的物品。
    一个人昏头昏脑地走出了将军府,我回头看了一眼大门上的牌匾,堂堂正正的几个大字——“谢府”
    曾经因为入住这里感到自豪,如今只觉得羞耻。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这世间的变化总是令人猝不及防。
    夜很深,七八月份的天气很热。夜也不凉,人心却寒了。
    我该去哪儿呢?一个人浑浑噩噩地走在永安街上,天公也嘲笑我,你看,这才放晴一天,今夜天空又下起雨来了。
    扬扬洒洒的细雨飘落到脸上,我开始怀念酒的味道,清醒的人荒唐的事,可笑到无处遁形。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应景,今夜的雨,竟越下越大。我就这样毫无遮拦地走在大街上,雨也不想躲了,眼前毫无焦距可言。
    就这样在雨中徒步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雨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夜色也迟迟未央。我像个木雕泥塑,被雨一冲就要垮。
    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重,脚步开始变得飘。头重脚轻的我蹲在一家酒馆的屋檐下,四周陪伴着我的除了这瓢泼大雨,还好还有这个都城偶有遇见的屋檐下的指路灯。
    蹲下来之后,我抱抱自己的双臂,忍不住撇了撇嘴巴,然后眼眶一热,滚烫的液体滑落至脸颊。
    都走了那么远了,还是忍不住哭了。就在我哭得泪眼朦胧,都快看不见前方的路的时候,就在我哭得头痛耳鸣的时候。
    突然,一双黑色的鞋面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抬起泪汪汪的双眼顺着鞋子往上看,却看见跟我一样被淋成落汤鸡的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楚江,正皱着眉心俯视着我。
    他动了动嘴唇,雨声很大,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他在喊:“一九……”
    “楚江……”我带着哭腔叫他。
    许是现在的情况见了认识的人,委屈瞬间就会被放大,我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起来。”楚江弯腰,向我伸出右手。
    我吸了吸鼻子,又低下头,继续坐在原地。身上的衣服湿哒哒地贴在身上,袖口衣角不断地滴着水滴。
    见状,楚江膝盖一高一低地蹲下在我的面前,由于房檐不宽,的他背部正在经历着雨水的冲刷。
    “你这样下去会身体会吃不消的,先跟我回楚府?”他忧心忡忡地看着我。
    “我难过……”我特别难过。
    “我知道你难过,可总不能难过了就去死。”
    “大道理谁都懂啊,但是小情绪谁又能收放自如?”我的眼泪还在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你看看你。”楚江盯着我的脸,叹气道,“这掉下的泪珠,都比屋檐外面的雨滴还要大了。”
    说着,他温厚的大手伸过来,帮我擦掉眼泪。我下意识地躲开,他的手尴尬地停留在半空中。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七章 再入楚府
    我忽然想起,我到底是多久没有哭过了?拳头打在脸上多痛我都没哭,今天怎么跟吃了**一样?
    在海市,我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有哭过,也讨厌哭哭啼啼的人,包括这样的自己。在我的世界里,眼泪是最廉价的,也是最不能解决问题的。
    从小我就不像别家的小孩,哭了就有糖吃;我哭的时候,只会挨板子。
    我的父亲是个酒鬼赌徒,他不高兴了就打我。
    我哭的话他就一边打一边骂,‘打你你居然还敢哭?’要把我打到不哭为止。若是我不哭,他又要骂骂咧咧:‘还敢有脾气?板着个脸给谁看!’
    后来我干脆不哭了,因为觉得不哭的自己酷到没朋友。
    楚江就这么蹲着,久久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你回去吧,别管我。”我一点都不想哭给别人看。
    “你不回去我怎么回去呢?嗯?”楚江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我现在很好,哪里都好,一切都好,你快走。”他要是再不走,我就只好自己走了。
    楚江像是要责备我的模样,最后却又只是眉头紧锁地看着我。他淡淡地叹了口气,说道:
    “没事,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你不要跟着我了,我讨厌让人家看到我哭的样子!”我站起来,却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不省人事了。
    我又梦到在海市被人追杀,他们手里拿着管制刀具,好多人追着我跑……脸颊上豆大的汗珠伴着急促的呼吸,我快要体力不支了。眼看着就要被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追上来,我一惊,睁开眼睛,才发觉我刚才是在做梦。
    怎么又是这个梦?我皱着眉眼,头疼欲裂,也因醒来前的梦乱了心率。
    我坐起来,摸了一把额头,全是细细的汗珠,背也湿透了。情绪稍微平缓了一些,我才看发现,我原来是睡在楚江的家中。这个房间,正是我之前睡过的房间,房间里还有个丫鬟趴着睡在茶桌边上。
    “你醒啦?太好了!我去找公子!”
    丫鬟听到了一点动静马上就醒了,她看了我一眼,丢下一句话,就兴冲冲地跑出房间了。
    之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楚江府中?而且,重点是,我的衣服谁帮我换的?脑子有些混乱,我一时间记不清我来到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
    “醒了?”
    楚江收到了丫鬟的通知,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就迈着大步急匆匆地走进来。
    “楚江……”一说话,我才发现自己嗓子都已经哑了。
    “怎么样?头还疼吗?一会儿药就煎好了。”楚江在床沿边坐下,关切地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问我。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昨夜你淋了许久的大雨,身体熬不住自然就要高烧了,昏迷到现在才醒。”楚江的剑眉皱成了很明显的倒八眉。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是真的淋了好大一场雨……还以为是梦里在下雨呢。
    “谢谢你……”还多亏了楚江,我又捡回了一条小命。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我这衣服……”
    “放心,是府上的丫鬟替你更换的。”
    “嗯……谢谢。”我点头。
    “除了谢谢,我倒是想知道,你还能对我说些什么?”楚江沉着眸子看我。
    “我……”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回想起来,算上昨夜,楚江已经救了我两次了。这样的人情,我这种浮草,该拿什么来还?
    “也罢,我知道你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了。”
    我低下头,问楚江:“我昏迷了多久?”
    “昨夜是深更半夜把你带回来的,现在已然是次日的深更半夜。”
    原来我昏迷了这么久,真难得,脑子没有烧傻。
    “那……你深更半夜不睡觉的吗?”我诧异,现在深更半夜的,他说过来就过来了。
    “睡了,只是你昏迷这么久,我也无心睡眠。方才一听丫鬟说你醒了,我就立马赶过来了。”
    我才发现,这时的楚江,脸上也沾了些许憔悴的模样。
    “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我催他回房休息。
    楚江并不理会我,只是转过脸对丫鬟说道:
    “馨儿,去把厨房里今夜煎好的药热一下,然后端过来。”
    “是,少爷。”
    安静了一会儿,我看楚江似乎是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继续催促道:
    “药我会喝的,你先回去休息吧,楚公子。”
    “不碍事,先看你喝完药,我睡得也安稳。”
    既然楚江非要坚持自己的立场,我想,我再继续说下去也没什么用,干脆就不说话了。
    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楚江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的脸看。
    “你看什么?”被他盯得浑身不在,我只好直白地问他。
    楚江笑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总算有几分女子模样,若是稍加打扮,定会更好看。”
    “我现在什么样子?”我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头发,已然是一副披头散发的模样。
    “你回来之时,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所以我让丫鬟给你疏散了发束。”
    “哦……”
    自从来穿越到北晋国之后,我几乎就没散过发,包括睡觉的时候。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九。”楚江忽然正色看我,“你能告诉我,昨夜你回到谢府以后发生什么了吗?”
    “没事。”我毫不迟疑地回答楚江。
    “是因为谢长情?”
    我低下头,久久没有发声。听到谢长情这个名字,一刹那间,心脏像是被一小根针刺了一下,就一下。
    见我这般反应,楚江怕是也了然于心了。
    “我不知道你跟谢长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该放任你在夜雨滂沱的时候独自这样跑出来。”
    “我自己跑出来的,他们都不知道我出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找过我。
    “所以,你昨夜跟谢长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没。可不可以不要再提他了。”越是提他我的头就越疼。
    我不想再跟楚江谈论谢长情,楚江这么追问下去的话,我总不能告诉他,谢长情喜龙阳之好吧?
    “嗯,你不想提他是最好。”楚江最后也就顺了我的意。
    “楚公子,你昨晚怎么会深更半夜还在街上?”总不会这么巧,又是偶遇我了吧?
    “碰巧。”楚江说得很是轻巧。
    “这么巧?”我不信。
    “无巧不成书,就是碰巧而已。”楚江坚持自己的说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