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7 | 浏览:776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吾以深情渡长情 :前世生不逢时,我命给你;今生生不逢时,命不 ...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回来,去山林里大解了!”我急中生智,先**身要紧。
    “嗯?那你是不是这帮里的人?”王麻子皱起眉头,一脸凶神恶煞。
    “是,但我只是个小弟。”
    “大毛,你再去数一下那屋里几个人!”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帮猪不会是把我们**一共几个人都给说出去了吧?要真是这样,我一会儿就要因为惹怒这个王麻子而被剁成肉馅了……
    “老大,里面有十个人。”
    果然,王麻子一听,脸上的表情更加凶悍了。他吼道:“你们帮里一共十一个人,你居然敢跟我玩把戏?!信不信我把你砍了丢出去喂狼?”
    “不可能!你手下绝对数错了!不信你再让他去数一遍!”我一惊慌,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撒谎。
    这个王麻子半信半疑地看着我,“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看你等会儿还怎么挣扎!要是发现再骗了我,把你剁成肉酱喂狗!”
    过了一会儿,王麻子的人从屋子里出来,我看着他们手中的冷刀,心想,我可能立马就要惨死在乱刀之下了。
    可怜我刚穿越过来不过半月,就要瘗玉埋香了。
    “老大,里面有九个人。”
    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了那个叫大毛的人,第二次从屋里出来的时候,说数了九个人……
    “对吧?大哥,我都说了……”虽然不知道大毛数学谁教的,但是我总算是稳了一脚。
    “饭桶!到底是九个还是十个?!”王麻子面子有些挂不住地吼道,“二毛,你再去数一下!”
    过了一会儿,那个叫二毛的人也出来了。
    “老老老老老大,里面,九、九十十十十……”
    我心里不免有些偷笑,心想这二毛还是个大**。只见王麻子用力抽了一巴掌二毛,二毛原地打了好几个圈,最后晕晕晃晃地咂着**。
    王麻子横眉怒眼地骂道:“九十?你要告诉我里面有九十个人?!你丫进去一会儿功夫自己生出来的几十个人啊?!”
    我看着眼前这一场闹剧,憋笑憋得满脸通红。这张麻子的队伍也太草包了,看来这北晋国真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啊。
    “老老老……老大!是是是十个人!”二毛捂着一边脸,委屈得快哭了,我却忍不住快笑出声来了。
    “就十个人?”王麻子又问道。
    “对,没没没……没错!”
    只见王麻子又一个巴掌甩了二毛另一边脸蛋,呵斥道:“就十个人你就说十个人!结结巴巴地还给自己加戏?你当我听戏的吗?!”
    骂完之后,王麻子又看向大毛,大毛缩着脑袋,讪讪道:“我刚才第二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便真的就数了九个人……”
    我偷偷用余光扫向屋内,瞅见叶大强他们此刻正从后面的窗子翻出去。看来还是蛮聪明的,居然自己解了绳子。
    “大哥!”我急忙叫住张麻子,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要拖着他们。
    “你看要不我们两个先单挑一把?”
    张麻子甩着大刀走到我面前俯视着我,“哈哈哈哈哈……个子不高口气倒是挺大!”
    “大哥!他们跑出去了!”身后有人发现了屋里的动静,大声喊道。
    “他大爷的!抓回来**他们!不知好歹!”王麻子怒道。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能拦着一个算一个。我疾步向前,三两下把追到最前面的两只小喽啰打趴在地。
    虽然王麻子的人功夫不咋地,但是我毕竟孤军奋战,寡不敌众,加上他们身上又带着真刀,很明显我是吃定亏了。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二章 化险为夷
    “啊……”我重重地摔倒在地,吃痛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刚才在跟众人搏斗间,稍不留神被王麻子占了先机,上来就是用力一脚踹在我胸口上,我整个人直接就飞出了两米外的距离。真TM……胸口碎大石。
    “老大!”张平回头大喊一声。
    “带那几个老小先走,麻溜的!”我艰难地喊道。
    “张平,你跟阿柴保护好他们逃跑,我去帮老大!”说着叶大强撸起地上一根木头就冲过来。
    意料之中,叶大强的棍子还没碰到王麻子,脸上就吃了张麻子的一只鞋印。
    “啊……哎哎……”叶大强摔倒在我身旁,痛得龇牙咧嘴。
    “叶大强你没事吧?”我担忧地看着他。
    我有些感动,他平时可是最怕死的那一个,我一直觉得他特怂包,此刻觉得他真的帅爆了。
    “你以多欺少,这不道义吧大哥。”我好几次捂着胸口站起试图站起来,但是都失败了。
    次奥……疼死老娘了,mmp感觉胸腔骨都被踹碎了。
    “哈,道义?老子是山匪,杀人不眨眼的山匪,小兄弟,刚出来混的吧?回家再穿几年襁褓吧!”王麻子咧出一口黄牙,我看着真倒胃口。
    不过王麻子说得对,我真是蠢到家了,怎么能跟真正的山匪讲道理说道义呢?
    王麻子手上的刀在夜色下泛着白色的冷光,他慢慢朝我跟叶大强走来。脸上那副阴恻恻的嘴脸,就像磨好刀走正走向案板的屠夫。
    “先拿你们开个红,我的人估计已经追上你们那几个老弱残兵了,你们地府下面再相见吧!”说着王麻子举起了手中的刀。
    在我以为自己就要惨死刀下的那一刻,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回想些什么,只是脑海中浮现出谢长情的那张俊脸。
    我闭上双眼,耳边出现“哐噹”的一声响,像是刀剑落地的声音。
    “什么人?!”王麻子大喊一声。
    我睁开眼睛,发现王麻子的刀掉落在我的身旁,他愣在原地,脸上怒气冲冲。
    “我是你大爷。”一记男子的声音出现在耳后,我坐起身来向后看去,竟是一个身着暗蓝色锦衣的陌生男人,他的左右手牵着小珍珠和飞飞。
    男人的身旁还跟着几个手拿火把的随从,难道出现贵人了?我冬一九命这么大?
    “又来一个送死的!干掉他们!”王麻子对着身旁的几个山匪小弟发号施令。
    那几个毛贼呼呼喳喳地就朝男子冲过去,挥刀动武。只是没两分钟,那三个人就被放倒在地了。
    “拿住他!”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男子一声令下,他身边的两个随从便过来跟王麻子过起招来。王麻子虽然蛮力,但是功夫道行却差得远了,没一会儿的时间也被擒住了。
    “送去官府吃板子。”男子从容地扫了一眼张麻子。
    “老大……”飞飞和小珍珠奶声奶气地叫着我,然后朝我跑过来。
    “你们没事吧?张平和爷爷他们人呢?”我摸着小珍珠的脑袋问道。
    “我们没事,他们都没事,在后面呢,是这位公子救了我们。”飞飞朝着陌生男子努了努嘴。
    “咳……咳咳……”我艰难地站起来,低了低头,“谢过这位公子。”
    说完重心有些不稳,差点又跪了下去。男子眼疾手快地过来扶住我的双臂,我抬头,看清他的样子。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在永安街的街上溜达总看不见帅哥了,原来高颜值的人从来都是这些不轻易露面的人中龙凤。这男子相貌不平,剑眉丹凤眼,不似谢长情那张‘妖颜惑众’的颜,此男子是那种菱角分明,俊朗帅气的硬汉形象。
    总之一个字,好帅……果然,对于颜控狗来说,视觉上的满足能使我暂时忘记伤痛。
    “你,没事吧?”他看着我,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
    “嗯……我没事。多谢公子方才出手搭救。”我赶紧低下头,我要矜持。
    “先进屋吧,看看伤势如何。”他关切地说道。
    “喂……还有我啊,咳咳……”地上的叶大强半死不活地喊道。
    “你们把这位兄弟也抬进来。”说罢,男子便率先将我扶进屋里。
    回到屋中坐下之后,男子伸手似乎要拉下我衣服的领子。
    “你干嘛?!”我下意识地赶紧躲开。
    男子的手停在我左肩上方,他看了我两秒,说道:“你的肩膀在流血。”
    我看过去,才发现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刀子桶出血来了。被他这么一说,我才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辣的疼。
    “慢着,我自己来就好,这种小伤,就不劳烦你了。”我往旁边挪了一下,很明显地躲开他。
    他只是看着我,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可能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撕了自己身上衣服的一个衣角,看着我。
    “总要先简单包扎一下。”他不容我拒绝,就快速地将布条穿过我的腋下,系好。
    果真是简单的包扎……
    “谢谢。”我忙道谢。
    他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我的眼睛盯着地面,一时间气氛竟有些尴尬……我又补充道:“还未知道救命恩人尊姓大名?”
    他站起身,“在下楚江,永安人。今日是外出归来途经此地,却听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到了打斗声,闻声而来,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事情。”
    “天门中断楚江开的楚江?”
    “嗯?什么是天门中断楚江开?”他一脸不解。
    好吧……我也不知道现在穿越过来的是什么地方,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应该不知道李白是谁。
    “没事,名字挺好。”我咳了两声,又道:“我叫姓冬名一九,刚才多亏了楚公子了,不胜感激。”
    楚江挑眉,“你从刚开始在外面就一直在谢我,进屋里了还在谢我,你可真有意思。”
    “一九跟这帮兄弟们风餐露宿,命似浮草,刚才楚公子救了我们的命,此等大恩大德,我们确实无以为报。”要钱钱没有,要命命更烂。
    楚江蹲下,目不斜视地看着我,说道:
    “看你这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刚才某个恍惚的瞬间,我还以为一九是个姑娘家。”
    “咳咳……”叶大强干咳了两声,我睨着眼睛看向他。
    “痛……我脑袋被山贼踢了……痛得厉害……”他躲开我的眼神。
    “楚公子说笑了,我一个大男子,只不过是看起来瘦弱清秀些,时常被人误认为是个姑娘,也习惯了。”我面不改色,故作镇定。
    好说歹说我在现代也是个经常去跑龙套混盒饭的人,临危不乱是一个演员的最基本的素质。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三章 下山寻医
    楚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嗯,确实是长相清秀,倒也没看出来你挺能打。不过你们也先别忙着谢我,你跟你这位兄弟身上还有内伤,恐怕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随我下山,我给你们找个大夫好生治疗调理一下。”
    “谢过楚公子的好意,我们打打杀杀惯了,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不瞒楚公子说,其实我们是这山里的山匪,命硬。”我急忙拒绝。
    我跟他本就非亲非故,他救了我们就算了,还如此好意?也许是我太狭隘,我的防范心理太强。
    “你们是山匪?”楚江不可思议地问道。
    “嗯,没错。我们身无一技之长,这北晋国粮库也不会救济我们这些草芥百姓,只得上山讨口饭吃。”
    “你这样暴露身份就不怕我去报官?”楚江站起来背对着我。
    “我们这一屋子老弱病残,也没偷你抢你,你报官说我们是山匪我们就是山匪吗?”况且,我看着他也不像是那种人,不然也不会救我们。
    “哈哈哈……有意思。你说的没错,我若是想要报官,也确实拿不出证据来。不过我也不会去报官,相反,我还要帮助你们。”
    “帮我们?为什么?”
    “就因为你说北晋国粮库紧张,令你们草芥百姓无处安生。既是北晋之子,我又怎可放任不管?反正我家粮仓到是有挺多大米。”
    见楚江的这些话里似乎于天朝有些担当,我不免怀疑起他的身份,于是我半开玩笑地试探道:
    “楚公子莫不是将我方才的无礼之言放在了心上?难不成你是皇亲国戚?”
    “不敢当,皇亲国戚我可高攀不上,左右不过一个小商贾。走吧,随我下山,我看这两个孩子也饿了,你的伤不治,总得为你这个弟兄着想。他那一脚,挨的可是脑袋。”楚江认真地说道。
    我看了看大家伙,他们一个个都面露倦容。尤其是这个叶大强,为了跟我共同进退,挨的那一脚可不轻,现在半边脸还肿着。
    “可是……”可是万一我下山了,谢长情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老大,我看你伤的也不轻,先听楚公子的,下山去治疗吧。”张平是真的在担心我们。
    “对,张平说得没错。”阿柴也附和道。
    “张平,万一……”
    “你是担心谢长情回来找不到我们?”张平一下子就猜透了我的心思。
    我点点头,谢长情可是答应过我他会回来找我们的,即使已经逾期好多天了,他也没有回来。但是打心眼里,我还是愿意相信谢长的。
    “我们给他留个记号什么的?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张平出了个注意。
    我想了一会儿,说道:“没事,大家伙收拾一下,我们先下山。”我又看向楚江,“那就打扰楚公子了。”
    “不碍事,既然都救过你们一次,那我也就帮人帮到底。”楚江慷慨地说道。
    临走前我找了个尖尖的石子,在门板上刻了一行字:谢长情,我们有事先下山,楚江处。
    怕谢长情发现不了这门板上的字,我撕下了自己衣服上一条布带,系在字的上方。
    “走吧,老大。”张平过来扶我。
    搀着张平走到院子外面,我依依不舍地停下脚步看着身后的院子。
    “老大,你这么放不下谢长情啊?”张平的语气像是在调戏我。
    “毕竟也是一起出生入死了这么一段时日的兄弟。”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好好好,那你别看了……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那天晚上,我跟谢长情一起在院子外面生过火堆之处,那里还留着一些残渣木屑。谢长情,你一定要回来找到我。
    楚江的马车最多只能坐五六个人,三个老的两个小的,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叶大强就刚刚好。
    于是剩下的我们就两个人共骑一匹马,阿柴和张平都不怎么会马术,所以都只能‘搭便车’坐别人后面。而我,则被楚江邀请共骑一马。
    “你先上马。”楚江说道。
    “我……我不会骑马……”我难为情地看了一眼面前的骏马。
    “不用你骑马,我来。”
    我看了看张平和阿柴,还有其他那几个,人家都是坐前面的策马。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坐后面吧,两个大男人这么挨着怪奇怪的。”是真的很奇怪,我现在又不是女人。即使是个女人,我也不至于跟他这么亲密。
    “行吧,那你抓紧我。”楚江轻松越上马背,然后朝我大手一伸,“上来。”
    这山路颠簸,马背上也没有其他可以固力的地方,我只好双手抓紧楚江腰间两侧的衣服。
    “你靠近点,不然我这个速度天亮才能回到永安街。”楚江说道。
    我当然不敢靠近,最后急中生智地说道:“我胸口的伤很疼,压碰不得。”
    楚江没再说话,一路小颠簸,我们半夜才到了永安街。
    我看了看大半夜的北晋国之都,街道空无一人,居然没有宵夜摊……
    入了永安城还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感觉是走到了郊外来了,楚江一行人才在一个光是看大门,就给人感觉恢弘气派的宅院面前停下来。
    门口两边蹲着两只比我还高的石狮,大门至少有三米宽,朱漆的门板上两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边对称着一对非常精致的狮头门环。
    “楚府,念起来真拗口。”我下马,看着门口的大牌匾上的大字喃喃道。
    “进去吧。”楚江说着,领着我们一群人进去了。
    进屋之后我发现,这个楚江是真有钱,怪不得随随便便就接纳我们十一个人呢……有钱就是任性啊。
    迈进大门之后,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宁静优雅的前院,面积绝然比我天涯山上的废弃院落要大。院子两边栽种着整整齐齐的一种我叫不上名字的竹,这竹子杆细叶子也细长,特别好看。
    月光虽亮,但是天色也暗。我们还来不细细观赏楚府的前院,楚江领着我们直接就穿过院子来到一个大堂里面,像是待客厅,不过这客厅少说也有五十平米了……
    一个跟进来的随从一一点亮了屋里的油灯,光是灯就六盏有余……屋里终于亮如白昼。屋内的家具陈设跃入眼帘,我不禁在心中感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朱漆染面的实木浮雕桌椅,桌上摆放着整套精致的青花瓷茶具,比我身上穿的布料还要好上几倍的帘幔……还有这墙壁上的书画,虽然我看不懂,但是看着怎么都像是尖货。
    这正厅的摆设虽然不多,但是却是古香古色,给人一种大家风范的气派感。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四章 入住楚府
    “都坐下吧,寒舍仅是此般,你们随意便是。”楚江示意我们坐下。
    寒舍?仅是此般?这话听得我整个人都差点愤青了,还是不要逼我报复社会的好……
    “由于我常年在外经商,父母亦不在此处。所以家中也无再多仆人,等下人们将后院的马系好,我再命他们为你们打点好住房。”楚江看着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他这么一说我也才注意到,从我们进门开始,确实除了那几个随从,就没见这府中其他的下人了。
    “没事……是我们麻烦楚公子了。”我如是回答。
    “你们应该也都饿了,青云,你出去找找看,是否能买些热乎的食物回来。”
    “是。”
    “等一下。”楚江又喊住青云,“再去请个大夫一起回来。”
    “好的公子。”
    说实话我现在特别紧张,生死关头被人救了,然后平白无故又受到这么好的待遇,重点是这个楚江是我才刚认识不到半天的一个陌生人,我的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如果不是看叶大强快挂了,我打死也不想来受这种罪。
    不过这楚江,看起来挺像个正人君子。
    大家伙终于在天亮前慰藉了自己早已天雷鸣鸣的肠胃,我跟叶大强疼得没什么胃口,早早就回到房中让大夫把脉看病。
    大夫在替我把过脉之后,又瞅了瞅我的脸色,说道:
    “这位公子是受了内伤,应该是胸腔处积了些淤血。我给他开三副活血化瘀的草药,你们给他一副药一碗水煎煮,一副药喝一天,一天喝三次。后面再开几天调理强身的滋补药,就无大碍了。”
    “什么?咳咳……”我一听要喝这么多天的中药,激动得坐起来。“喝这么多天的中药?”这不是要我命吗?
    “要的,小公子,你这内伤可轻视不得。若是不及时治疗,可是会出人命的。”大夫认真地说道。
    “好的,有劳大夫了。青云,你带大夫去对账,顺便取了一九和叶大强的药单。”
    “那这公子肩膀上的刀伤……”大夫看看我又看看楚江。
    “无妨。”楚江摆摆手。
    “好的。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说着,大夫便跟青云下去了。
    “怎么?很怕苦?”楚江站在床边俯视着我。
    “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是很想跟他多说话,“小珍珠和飞飞睡了吗?”
    “嗯,他们都睡了。”
    “哦……谢谢啊,麻烦你了。”除了说谢谢和麻烦,我真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无碍,你早点休息。明日我再请个厨娘过来,你就在此处安

Rank: 1

91UID
92225512  
精华
帖子
737 
财富
3690  
积分
74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心养伤。还有……”楚江的眼神定格在我的肩膀上,问道:“你这肩膀上的伤口……你自己处理得来?”
    “可以。”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楚江。
    “怎么?一个肩膀难道有什么不可看的吗?”谢长情往床边靠近两步。
    “你别过来!”我紧张地说道。
    楚江当真停下了脚步,他微微眯着双眼看我。
    “你若是诚实点,我或许以后还能给你行些方便。”楚江的语气淡淡的,却有种令人难以抗拒的气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往上抓了抓身子上的被单,虽然热的快要死了。
    “既是个姑娘家,何必太逞强?”他的语气里有些笑意。
    我皱着眉,一言不发。原来他早看出来我是个女的,只是一直没有拆穿我。难道他收留我们的原因,是因为知道我是个女的?
    “你……早就看出来了,那收留我们的原因难道也是因为这个?”
    “我只是于心不忍,毕竟是一个姑娘家,怜香惜玉总是要的。”
    接着,楚江转身走到桌子旁边,又从袖兜中拿出一只小瓶子,放到桌子上。
    “这是金疮药,对你肩膀上的伤口有极大的好处。”然后他又回头看我,“需要我帮你上药吗?”
    “我自己来就好了,谢谢,天色已经很晚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祈祷他赶紧走吧。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问道:“我在山上的时候听你们说起谢长情?”
    一提起谢长情,我不免眼睛发亮,我问道:“怎么,楚公子认识谢长情吗?”
    楚江冷漠地看着我,回答道:“不认识。”
    “哦……”我失落地黯了黯眼神。
    “早点休息。”落下一句话之后,楚江终于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爬起来,拉下衣服左边的领子至手臂处,血还未凝干。好在伤口不是很深,不然就有罪受了。擦拭过伤口,又上好药之后,我躺回床上,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睡在房间的床上的感觉了……
    一时间竟有些想哭,这破地方没网络也没任何通讯器。床是硬的,馒头是硬的,拳头也是硬的,甚至有些人的心,也是硬的……
    想想还是现代好啊,有手机有电有车子,什么都有……唉,算了。不想这些有的没的,反正人已经在这里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轻轻翻了个身,不禁想到,谢长情此刻会是在干嘛呢……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多,想着想着我就昏睡过去了。
    我做了个很长的梦,梦到自己在海市的电影城里,不明原因地跟别人发生冲突,后来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