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62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蚀骨缠绵:首席娇妻难搞定:大婚当天,放了未婚妻的鸽子,跟别的 ...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过来
    晚上,孟寒琛本想道苏茹那里去,可却被李芳华的电话叫了回来。
    上了楼,孟寒琛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江若彤,语气相当不爽,“是你让妈给我打电话的?”
    江若彤静静的放下书,扭头看了他一眼,“二少,其实我不想看见你的心情并不比你少!”
    孟寒琛顿时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这女人,就是有一种让他无语的本事。
    眼见着男人的脸色越发不好,江若彤索性先让一步,淡淡问道,“吃饭了吗?”
    男人高大的身体仰着直接往床上一躺,“老佛爷叫我,我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江若彤点了点头,“没吃最好,我要跟你说件事,你要是吃了我怕你吐出来。”
    他扬了扬唇叫,侧起身,单手指着脑袋,兴致盎然的看着江若彤,“说来听听。”
    “苏茹怀孕了,是你的!”
    话音刚落,江若彤果然看见男人的笑脸秒变怨男。
    男人不动声色,眼底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出他此刻是什么情绪,“这是苏茹跟你说的?”
    江若彤拿起不远处的手机,翻出那段录音,点了播放键。
    苏茹的声音带着颤抖和委屈传了出来,孟寒琛垂着眼睑,掩住了他眼底那一片熊烈的怒火。
    录音听完,江若彤收起手机,“二少,我不是逼你在我和苏茹只见做选择,如果你喜欢她,三年之后,你们可以双宿双飞,我想在真爱面前,三年的时间不长,你说呢?”
    孟寒琛指节分明的手指在床上敲了敲,垂下的眼睑抬起,“我倒想听听,你想怎么做。”
    好个四两拨千斤,倒是把问题抛给她了。
    “我想……想用孩子绊住你的女人很多,苏茹不必来凑这个热闹。”
    孟寒琛摊了摊手,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对眼前的女人欣赏起来。
    苏茹的确太蠢,孟寒琛身边的女人数目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分手之时,以寻死假孕做纠缠的女人海了去了,他早已麻木。
    原本以为苏茹昨天也只是说说,没想到她竟动了真格的。
    他孟寒琛是什么人?能轻易让自己的种外流?
    “随你,不过处理的干净点儿,我不想拖泥带水。”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连说辞都是一样的。
    江若彤怀疑,女人在孟寒琛眼中到底是什么?衣服?日历?好像都不是……而是……宠物!
    喜欢的时候摸摸,不喜欢的时候就踢一边。
    爱上这样的男人,可悲又可怜!
    男人再次倒在床上,闭着眼睛眼神,他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一整日的疲劳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过来。”
    过来?
    江若彤挑眉,叫狗呢?
    江若彤还是妥协的走过去,站在床边,她看见男人大次次的仰躺在她面前。
    男人半眯起双眸,有些不满的怒了努嘴,“坐这儿,给我揉揉。”
    江若彤蹙了蹙眉,“你有那么多女人,就找不着一个手法好的?”
    孟寒琛失笑,“还别说,真没有,我看你手长得好看,揉起来肯定舒服。”随后,他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口吻轻柔不少,“过来。”
    江若彤没办法,屈膝上了床。
    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位置塌了下去,男人如同小猫一样,将头枕在了江若彤屈起的双腿上。
    “孟寒琛,你别得寸进尺!”江若彤怒了。
    “嘘!”男人将手指压在女人的唇瓣上,压低声音道,“小点儿声,要不然老佛爷会知道咱们分床睡的事实,到时候,你就遭殃了。”
    闻言,江若彤的脸色一僵,按照李芳华的手段,她非死无全尸不可。
    柔软的指尖轻轻按在男人紧绷的太阳穴上,柔柔的画着圈,许是太累,孟寒琛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午夜时分。
    他一睁眼,便看见江若彤维持着方才的姿势,只是脑袋耷拉着,似是睡了。
    男人推了推她,“江若彤。”
    江若彤抬起头,揉揉眼睛,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你醒啦……”
    孟寒琛从她的腿上站起来,本想把她驾起来,却听见江若彤嘶了一声。
    “怎么了?”
    “麻了。”
    “怎么就不知道叫醒我。”
    “我看你睡得太熟,叫醒你是不是有些残忍?”
    孟寒琛笑了一下,“你可别以为我会感谢你。”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江若彤剜了他一眼,说声谢谢有那么难么。
    “切……”这女人,还真轴!
    男人索性将她打横抱起,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放到床上,江若彤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揪住胸前的领子,“你想干嘛?”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这个女人疯了
    “放心,我不喜欢用强的,今天你睡床。”男人拍了拍她的脸蛋儿,转身走进浴室。
    江若彤呼了口气,算他有良心,可几秒钟后,她就听见从浴室里传出一声低吼,“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啊,竟敢把玻璃用镜子糊上!”
    江若彤坏笑了一下,得意的大声回话,“二少身材那么好,被别人看了岂不亏了,自己欣赏就好了!”
    “我x,给你看你还不乐意了,爷的身材大把大把的女人瞄着呢。”
    女人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那好啊,明天我就在门口搭个售票站,专看二少洗澡。”
    男人的火气曾的一下上来了,要不是已经脱了衣服,他非得冲出来将这胆大的女人修理一顿……
    “女人,你当爷是猴呢。”
    “嗯!”江若彤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用枕头捂着耳朵倒在床里,将孟寒琛的所有咒骂掩在耳外。
    翌日,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座位,江若彤看着对面脸色苍白的苏茹,无视她额头处缠着的白色绑带,直接将手中的录音笔推到她眼前。
    “这是什么?”
    “你昨天说的话,苏茹,苏家在a市的低位不算低,若是我将这段录音交给记者,你猜猜,结果会怎样?假孕……哼……可笑!”
    苏茹的面色骤变,抄起录音笔扔了出去,手指着对面的女人,面目陡然变得狰狞,“江若彤,你好啊,敢阴我!”
    巨大的动静立刻惹来了周围顾客的瞩目,江若彤勾起一侧的唇角,“没关系,你尽管扔,这只是备份而已。”
    “你,你……”苏茹指着她的手指颤抖着,此时此刻,江若彤在她眼里犹如一个魔鬼,一个拆散她和寒琛的魔鬼!
    “苏小姐,你没有未来的爱情,和整个苏家的声誉,二选一,好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告辞。”江若彤利落的起身,走到门口时,忽然听到苏茹在身后低喝,“站住!”
    江若彤顿住脚步,回过身,“有事?”
    苏茹晃晃荡荡的站起来,眼中不满水雾,声线哽咽,“江若彤,你知道吗?我爱寒琛!爱到可以为她去死!你呢?你敢吗?”
    江若彤讥诮的扬了扬唇,都到了这个时候,苏茹还是执迷不悟,她怎么就看不出来,孟寒琛不是她的良人!
    摇了摇头,她果断回答,“不敢!”因为不值!
    “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可以去告诉孟寒琛。但是,我相信你已经没有再见到他的机会了。”
    苏茹彻底崩溃了,跌坐在椅子上,呜呜的哭起来,“江若彤,你厉害!你真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周围的议论之声渐渐沸腾起来,无非是小三多么的不要脸,正房如何彪悍强大……
    江若彤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一包面巾纸,走过去地给他,“回去吧,待在这里只会让你更加难堪。”语毕,她才转身离去。
    出门上了车,孟寒琛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十五分二十秒,你解决的速度要比我快得多,江若彤,你很有一套嘛。”
    江若彤睇了他一眼,“二少,我已经内伤了,下次再有这事别叫我。”
    男人失笑,“要不要我为你检查检查?”
    “狗嘴吐不出象牙!”
    因为咖啡厅的位置僻静,所以路上的车并不多,开车去一段路,忽然有一辆红色奥迪朝他们迎面而来。速度极快,而且明显是朝着她来的!
    江若彤吓了一跳,“对面的车疯啦!”
    孟寒琛双手握紧方向盘,眉梢一挑,心里顿时涌起剧烈的不安,“睁眼瞎,对面的是苏茹!”
    “什么?”江若彤定睛一瞧,果然是她!
    她终于明白苏茹口中所说的,甘愿为孟寒琛死是什么意思了!
    孟寒琛想避开,可是他往哪边躲,苏茹就往哪边撞,男人双眼一眯,苏茹真是疯了!
    眼见着红色奥迪就要迎面逼来,江若彤赶紧用双手捂住双眼,大声叫道,“孟寒琛,我下辈子做鬼也不放过你!”
    “要做鬼我们也是一起!”孟寒琛眼珠子**,脚下狠狠踩了一下油门,苏茹,既然你想同归于尽,我孟寒琛就看看你有几分赴死的胆量!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两辆车已经近在咫尺,而随着距离的拉近,男人的面貌在苏茹眼里也慢慢清晰!
    “寒,寒琛……”
    她想让江若彤死,可却不想让自己爱的男人死!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发怒
    苏茹一个急速转弯,车胎与路面擦出一串火星,车子砰的一声撞入了路牙,驾驶位那一侧的车门被装的变了形,苏茹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而孟寒琛的车则是安全的停在了一边……
    而就在外边发生车祸的同时,那只被摔得粉碎的录音笔被一个人悄悄捡起……
    江若彤和孟寒琛迅速将苏茹送往医院,而就在咖啡厅内,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女人慢慢的捡起已经摔坏的录音笔,牢牢的握在手心……
    医院的急救室外,江若彤和孟寒琛坐在长椅上。
    医生说苏茹的肋骨折了两根,轻微脑震荡,经过手术,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还需静养。
    江若彤只觉得头皮发麻,手脚冰凉,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根本没想到苏茹会真的想不开,如果早知有今日,她不会逼她逼得那么绝!
    “我是不是做错了?”江若彤双手插进头发,将头埋在自己的双臂间。
    男人按着她颤抖的肩膀,让她的头埋进自己的肩窝,“不是你的错,不是……”
    江若彤抽了抽鼻子,好像苏茹的嘶吼声还在耳边,那一声声的叫喊放佛是魔咒,撕裂者她的神经,“孟寒琛,她说过她会为你死,可是我没当回事儿,尽管这场车祸不是我策划的,可我总觉得我是帮凶……”
    孟寒琛扶着江若彤起身,将她额前几率汗湿的头发拨开,轻柔的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要是苏茹有个好歹,也是我的错,走吧,回家!”
    “那苏茹呢?”
    “待会儿她的家人会过来。”
    江若彤点了点头,跟着孟寒琛出了医院,可前脚才踏出去,嘁哩喀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对于这个声音,江若彤异常熟悉,是闪光灯!
    医院门口已经被闻风赶来的记者堵得结结实实,话筒齐齐的朝着孟寒琛和江若彤凑过来。
    “二少,各大报社纷纷收到苏茹怀孕的录音,请问这场车祸是因为苏小姐怀孕而有人策划的吗?”
    “据说孟家一直不肯承认苏小姐,二少奶奶也与苏小姐不和,那苏小姐的这场车祸与二少奶奶有关系吗?”
    ……
    记者所提的问题句句针对江若彤,她本就心慌,记者这样轮番轰炸,江若彤只觉得脑袋都快炸了,哪里还有回嘴的能力!
    江若彤连连后退,手心全是冷汗,手指一滑,竟脱离了孟寒琛的大掌。
    记者们见机,立即蜂拥而上,直接将她堵到了墙角!
    “二少奶奶,苏小姐的车祸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江若彤浑身冷汗,整个身体虚软的靠着墙,她拼命的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摇着头,“不,不是……不是……不是我……”
    “我靠!”被记者挤出去的孟寒琛终于忍无可忍,从后头揪住一个记者直接扔了出去,随着一声凄厉惨叫,众记者纷纷回头,只见那名记者被扔出去两米开外,门牙掉了两颗,摄像机也摔得粉碎,倒在地上直哼哼。
    “我看谁他妈再敢问,老子剥了谁的皮!”
    拨开人群,孟寒琛直接将蹲在地上的女人拽进怀里,“走!”
    将颤颤发抖的江若彤推进车里,孟寒琛的黑色悍马飞一样驶了出去。
    江若彤紧紧地咬着嘴唇,侧脸贴着车双,抱紧双臂,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到了现在,她依然心有余悸。
    “我说了,苏茹的事跟你无关!只是我很奇怪,那群记者是怎么知道录音的事!”
    “我也不知道……”江若彤的脑子里混乱至极,苏茹一出事,很多事她都理不出头绪了。
    “你再想想,除了你,还有谁听过那份录音。”
    其实,单是那份录音倒是好说,关键是现在牵扯到了苏茹的命,什么事,一旦和人命牵扯上就麻烦了。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见江若彤思绪混乱,孟寒琛也没再继续问,而是给自己的好兄弟冷易打了电话,让他将苏茹的新闻拦下来。
    “我说二少,您晚了一步,你打开电视瞅瞅,正直播你砸摄像机的镜头呢,啧啧啧,二少,您的身手越来越好了。”
    “滚!”孟寒琛恼火的摔了电话。
    这下可麻烦了,家里那两尊佛估计也该知道了。
    不过,为了安抚江若彤,他还是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没事儿,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盯着呢。”
    “你还笑得出来!”江若彤嫌恶的拨开他的大手。
    男人不在意的甩甩手,道,“为什么笑不出来,我为了自己的老婆打人,可一点不后悔!”
    江若彤嗤了口气,“有这贫嘴的功夫,不如想想回去怎么和爸妈交代!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下不为例
    回到孟家,丁管家率先迎了出来,他朝孟寒琛使了个颜色,男人立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果然,一进门,一股紧张的气氛便扑面而来,尽管江若彤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一见孟博远的脸色,她还是吓了一跳。
    “爸,妈……”孟寒琛先开了口,才叫了一声,孟博远抄起身边的烟灰缸向着他的额头扔了过去,孟寒琛反应快,推开江若彤,一个闪身,烟灰缸摔在墙上,成了碎片。
    李芳华吓了一跳,“博远,你这是做什么,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要下这么重的手!”
    孟博远冷哼一声,双眉紧蹙,“都是你教出的好儿子!”
    “爸,你至于动这么大的气么,不就是打了个记者么。”孟寒琛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满脸的不以为意,江若彤站在他身后,没说话。
    “打了个记者?搞大野女人的肚子,又策划车祸!这事情还小吗?孟寒琛,你这幅死性子就是你妈平时惯得!从明天开始,你把你手头的事都交给良晟,这个副总你也别干了,就在家给我反省!”
    “老爷子,你说什么呢!”李芳华神色紧张,扭头朝着孟寒琛挤眉弄眼使眼色,孟寒琛立即明白过来,极为不情愿的道,“爸,我知道错了,下不为例……”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心意已决,明天你就和良晟做交接!”这一次,孟博远是铁了心要改改这个儿子的脾气。
    孟寒琛是知道父亲的脾气的,硬碰硬占不着便宜,只能采用迂回战术。
    他拉起身后江若彤的小手,“爸,那车祸哪里是我策划的,别听那些记者瞎说,还有那个苏茹,她是假孕!你信不着我,还信不着彤彤么,我被她看得死死的,哪敢做那么缺德的事儿啊。”
    孟博远看了江若彤一眼,李芳华朝她使了个眼色,江若彤向前走了几步,淡淡道,“爸,我觉得你说的也没错,寒琛是该把手里的事儿放放了,你看他忙的,都没时间跟我去度蜜月呢,趁着他闲的功夫,我们也好把蜜月补上。”
    闻言,孟寒琛脸色一变,握着她的大手一个用力,死女人,亏我刚才还救你,你竟然敢摆我一道!
    李芳华瞪圆了眼睛,她没想到,自己一心帮着的儿媳妇竟然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只有孟博远,眼中带着不可置信,“若彤,你真的这么想?”
    江若彤点了点头,坚定的道,“是啊,寒琛这些年为公司尽心尽力,人也憔悴不少,身体也垮了,放权未必是坏事,爸,您说呢?”
    孟博远的脸色一下子缓和了不少,他想起了孟寒琛昔日的好来,他为孟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氏的付出他是看得见的,只是刚才被气昏了头,才冒出那么一句。
    李芳华似乎领会了江若彤的意图,立刻道,“老爷子,寒琛这么多年在孟氏兢兢业业,功过相抵,您就放他一马吧。”
    孟博远沉了口气,起身摆摆手,“随便吧。”语毕,迈步上了楼。
    李芳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若彤,过来坐。”
    “妈……”江若彤坐过去,小心的看向李芳华,“刚才爸爸在气头上,我若是直接为寒琛说话,恐怕爸爸会更加生气,所以……”
    “我都明白。”李芳华摆了摆手,笑看着她,“我果然没看错,你的确是个聪明的女孩,寒琛,以后要好好待若彤,要不然,我第一个不饶你。”
    孟寒琛点了点头,拉着江若彤上了楼。
    进了卧室,孟寒琛搂着她倒在床上,江若彤一激灵,挥手推开男人,“你吃错药了,随便发春,别忘了咱们的约法三章!”
    “我孟寒琛想做的事,压根不是一纸协议能够约束的!”
    “你!”江若彤恨得直咬牙,她竟然忘了,眼前这个男人肆意妄为,哪里是协议能够牵制的,看来,以后她真的小心着点,千万别被这头狼给吃了……
    江若彤从床上起来,做了梳妆镜前拢了两下凌乱的头发,“苏茹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200万!”
    江若彤脸色一僵,发梳微微一顿,200万,买断了一个女人的青春和爱情,孟寒琛,你的心果然是黑的!
    “那你想没想过,她以后怎么办?”
    “以后?嫁人生孩子……还能怎么办?难不成,你想让我娶她?”孟寒琛挑眉看着她。
    她垂下眼睑,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和苏茹互换……
    男人起身走到她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薄唇凑到她的耳边……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回家
    其实,孟江两家联姻首要任务便是互相依托,虽然是处于利益考虑,但是他们毕竟是夫妻,既是夫妻,总不能每天这么陌生吧,虽有协议在先,但彼此增进感情还是有必要的。
    而且……江若彤这个女人,他是越看越顺眼……
    他孟寒琛身材相貌均是一流,往人堆里一站也是人中龙凤,哪知道,他的嘴唇还没碰到女人的耳垂儿,江若彤便急忙闪身,闪的他差点没跄到地上!
    瞬间,孟寒琛的脸就青了,他二少玩女人向来是信手拈来,可是遭到拒绝还是头一次,而且拒绝他的还是自己的老婆,这要是传扬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么。
    江若彤看了他一眼,“我没心情。”
    耳中传来男人的冷笑声,随后男人往床里一倒,“今天你睡沙发!”
    ***
    翌日
    今天是江若彤三日回门的日子,一大早,李芳华就命人将准备好的礼物搬上了车,直到要走的时候,孟寒琛才姗姗而来,还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江若彤知道,他是在为昨天的事记恨自己。
    因为日子特别,孟寒琛亲自开车,可车子刚驶出别墅区,孟寒琛便冷冷道,“我把你放到江家门口……”言外之意,他并不打算与自己一同回去。
    “那你呢?”
    “昨天你拒绝我拒绝的那么干脆,今天还想让我回去给你长脸么?江若彤,你想的美!”
    江若彤心里憋屈的没说话,早知道他是这么忘恩负义的主儿,昨天她就不该帮他说服孟博远!
    到了江家门口,江若彤下了车,打开后备箱,自己将礼物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当她拿出最后一样时,车子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带去一层尘土,呛得她咳了好几声。
    此时,苏芮此时已经迎了出来,恰好看见孟寒琛绝尘而去的车子,她走过去,问道,“若彤,车上是寒琛吧,怎么没一道进来呢?”
    江若彤垂下眼睑,苦笑一下,淡淡道,“公司里有点急事要他回去处理。”
    “那也**门打个招呼啊……”苏芮说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笑着道,“也无妨,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来,老孙,把礼物搬进屋去。”
    随后,苏芮便拉着女儿进了屋。
    一进门,一身粉色衣裙的江若珊迎面而来,欢快的像一只小鸟,江若彤看得出,二姐是经过细心打扮的。
    “寒琛呢?寒琛怎么没来?”江若珊向后看了看,未见男人的身影便焦急问道。
    苏芮的脸色一下变了,嗔怪道,“若珊,难道你没看到若彤吗?一出来就寒琛寒琛的,也不怕丢人

Rank: 1

91UID
97606467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
    江若珊嘟嘟嘴,“有什么丢人的?难道寒琛没来么?”
    “嗯,寒琛临时有事。”江若彤点了点头,换了拖鞋走进去。
    江若珊对孟寒琛的那点小心思以为她看不出么……
    “什么?”江若珊扫兴的跺了跺脚,跟在江若彤身后,目光讥诮,“临时有事?我看是你自己没本事,拢不住寒琛的心,人家不愿意登门吧!”
    “若珊,住口!越来越不像话了!”苏芮不满的瞪了女儿一眼。
    “我说错了吗?那你让若彤自己说,到底是寒琛不愿意来,还是真的临时有事!”
    “吵什么吵!都说够了没有?”这时,一声低喝从书房的位置传来,母女三人同时向书房看过去,只见江业恼火的站在门口。
    “爸……”江若彤起身,愧疚的看了一眼父亲,低下头去……
    江业叹了口气,向女儿招了招手,“若彤,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
    江若彤随着父亲走进书房,江业让她坐在身边,“孟寒琛对你好吗?”
    “嗯,挺好的。”江若彤点头。
    江业叹了口气,“若彤,不要怨爸妈,为了江氏,这也是无奈之举,你二姐是很想嫁过去,可是孟家指定了要你,所以……”
    “爸,不要说了。”江若彤按住父亲颤抖的手,她知道,父亲自小便最疼爱她这个小女儿,嫁给孟寒琛,他的心里比谁都疼。
    “我……真的过得很好……”
    江业拍了拍女儿的手,声音颤抖起来,“若彤……”
    “爸,婆婆说让我早些回去,我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们。”说完,江若彤忍着眼眶的刺痛感,快步走出书房。
    出去之后,她听见母亲正在斥责二姐,她并未理会,说了两句便离去……
    江若彤从家里出来,并未回孟家,只身来到商业中心漫无目的闲逛。
    明明有家,却流落街头,无家可归。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