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4 | 浏览:72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为你,倾尽今生:你可以说开始,却不能说结束 ...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是,现在她竟然死了?
时珩走过来,将厉慕然拽起来,悲痛道:“人,你也看到了,该死心了吧?别毁了小雨的葬礼。”
厉慕然没有再做阻拦,俊朗的眉深深蹙着,看着顾晓雨被推进去。
厉慕然没有找麻烦,让在场的众人都舒了一口气。
但是,当顾晓雨的骨灰被捧出来的那一刻,厉慕然却将骨灰盒抢在自己的手中。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2章 发现顾晓雨的日记
  “厉慕然,把我女儿还给我!”林婉婷声嘶力竭地喊着,她不敢硬抢,她怕抢夺的过程中,再把骨灰打碎。
厉慕然捧着顾晓雨的骨灰,清冷地看着他们:“晓雨已经跟你们断绝关系,你们无权保存她的骨灰,而我,作为她的丈夫,自然有权利。”
林婉婷咬牙切齿,他说的的确没错。
但,晓雨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关系怎么能说断就断?
“厉慕然,小雨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和我没关系?”林婉婷又哭了。
厉慕然不慌不忙,剑眉微扬,手稳稳地捧着骨灰盒:“顾晓雨,生是厉家的人!死,是厉家的鬼!”
厉慕然抱着骨灰盒,走了出去。
只是,那步子过于沉重。
顾家夫妇说什么都要抢回晓雨的骨灰,可厉慕然带来的保镖太多,他们根本过不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厉慕然带着顾晓雨的骨灰,上了他那辆加长林肯。
而时珩却定定的站在原地,并没有追上去的打算。
……
厉慕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带回顾晓雨的骨灰,他之所以来火葬场,只是想看看,顾晓雨是真死了,还是一切都是他们弄虚作假。
当他看着顾晓雨安详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就像睡着了似的,心里竟然生出一股恻隐之心。
鬼使神差地,他就是想留着顾晓雨的骨灰,留在水木苑,仿佛她还在。
厉慕然回到水木苑之后,将顾晓雨的骨灰安放好,看着别墅里突然没有了顾晓雨,心里竟然有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
再也不会有人来对他纠缠不休了!
这绝对要出去庆祝一下!
厉慕然给荀逸打电话:“马上来王座。”
王座,是青城最大的赌场。
荀逸挂了电话,他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厉慕然可是从来不沾赌的,他怎么突然去赌场了?
但是,没做他想,他匆匆赶去了王座。
当他到达的时候,厉慕然正坐在牌桌前,玩着梭哈,他的面前,竟然堆了无数的筹码。
荀逸拉起一张凳子,在厉慕然身边坐下:“慕然,你怎么突然来赌博了?”
厉慕然眼睛不离手中的牌,冷然启唇,温润的嗓音溢出:“我高兴啊,顾晓雨那个女人终于死了,我终于永远摆脱她了,这么好的日子,我不得赌几把试试手气?”
荀逸闻言,脸色都变了,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厉慕然的脸上都是兴奋的笑容,为什么他却看到了一股酸楚?
这时,坐在厉慕然身边的一个瘦高个,插进话来:“厉少,你刚才说顾晓雨死了?”
厉慕然眼皮都没抬,继续注意手中的牌局。
“厉少,我是顾晓雨的初中同学,我叫薄渊,我可是知道,顾晓雨打初中起就喜欢厉少你,那时候没少为你哭呢!”瘦高个继续道。
厉慕然继续专注着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手里的牌,没有回应一句。
但是,薄渊一点不觉得被冷淡,还在说:“厉少,有件事估计你不知道,顾晓雨眼角有颗泪痣,她初中时候可爱哭了,我们都说是因为她有泪痣的缘故,所以,她后来就把泪痣点了,你猜怎么着,果然就哭得越来越少了。”
荀逸完全没有搭理薄渊的这些废话,心里一阵冷哼,厉慕然能理你这种套近乎的话吗?
可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厉慕然竟然接话了:“你说顾晓雨有泪痣?”
薄渊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厉慕然会接他的话,有些微愣,“是……是啊,怎么了?”
厉慕然沉默不语,脑海中思考着什么,他发现了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夏阮和顾晓雨眼角竟然都有泪痣,这还真是巧!
他看着手里的牌,脑海中突然出现顾晓雨和夏阮的影子,竟然悄悄重合在一起!
他不禁甩了甩头,她们俩只是长得有些相似,但是并不一样的。
厉慕然在赌场一直赌到晚上11点半,收获颇丰。他觉得,这是因为瘟神顾晓雨死了,所以,他的好运才来了!
厉慕然打开了水木苑的大门,发现漆黑一片,正要发作为什么顾晓雨没给他留灯,蓦地想起,顾晓雨已经死了,不禁冷笑了几声。
再也不会有人来给他留灯,等他回家了。
厉慕然决定,他明天就回本家,再也不回水木苑了。
突然,天空一个惊雷,别墅外开始下起瓢泼大雨,雨水都往屋里吹。
厉慕然蹙紧双眉,走到窗边将窗户都关好。
视线不由落在窗边的一幅画上,他拿起一看,正是顾晓雨上次送给他的肖像画。
但上次已经被他亲手用水淋湿了,已经看不清脸。
他看着这幅画,心里有根弦仿佛被触动,这算是那个女人留下来的遗物吧?
厉慕然将画收在抽屉里,可是刚打开抽屉,发现里面有一个陈旧的日记本,这难道是顾晓雨的?
他翻看封皮,迎面写着:从小时候就一直爱你的顾晓雨。
——
2002年7月2日大雨
昨天家乡发洪水,我被水冲走了,我找不到爸爸妈妈,我以为我一定会死了,我被淹在水里,抓着浮木,看着茫茫的大水,心里无比的绝望。
当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有一个天神一般的男孩降临,将我从大水中救出来。
我真的觉得他就是世界上最帅的人,那温文尔雅的气质,仿佛就像太阳神阿波罗一般,将我救出苦海。
可是,我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厉慕然看到这的时候,手不禁一颤,这件事是巧合吗?
2002年7月15日晴
我终于知道那个救我的男孩叫什么了,因为我在学校看见他了,我问了别人,他叫厉慕然。
我那时候便发现,我喜欢上了他,我好想和他表白,但是,我不敢,因为他就像阳光一般耀眼夺目,而我,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
我经常偷偷地看他,他真的好帅。
每次看见他的时候,我的心就扑通扑通跳个飞快。
追他的人很多,可是,他谁都没有答应。
我每次看见他拒绝别的女孩子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哪怕我表白了,也会被拒绝的吧?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3章 原来是他认错人
  2002年9月12日阴
我转学了,转学的那天我大哭了一场,因为我再也看不见厉慕然了,以后连偷偷看他都做不到了。
到了新学校,我每次在想念厉慕然的时候都会流眼泪,我的同学说,我老哭是因为我脸上有颗泪痣,点了就会不爱哭了。
我信了,就真的去点了。
可是,他们是骗人的,因为我没了泪痣,想念厉慕然的时候,还是会哭得快不能呼吸了。
——
2004年9月1日晴
我今天升入高中了,我很开心,因为我和厉慕然考入了同一所高中。
我终于鼓起勇气,去向他表白,可是,他的身边却有了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长的有点像我,和我一样有泪痣。
我伤心欲绝地跑回班,大哭了一场。
为什么我和他总是错过呢?我一辈子错过他了!
——
2015年10月1日晴
我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厉慕然,我感觉我像做梦一样。
而厉慕然娶我的原因,是因为我怀了他的孩子……
我和他的开始本就是一场错误,但是,我一定要让他爱上我!
厉慕然的奶奶逼迫他每天必须回来,所以,他便每天凌晨12点回来,好像不想多看我一眼似的。
谁都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但是,哪怕再痛,我也要把我坚持了13年的爱情支撑下去!
——
2016年8月12日多云
今天是小小出生的第30天,可是,小小自打出生就被厉慕然抱走了,我一眼都没有见过。
她长得像谁?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乖不乖?
我很想她,但是,厉慕然不允许我见她,他说,我不配……
我每次都趁着厉慕然不在的时候,偷偷地掉眼泪,他回来,我还要装成一副很开心的模样。
我特别想问他一句,我爱你,有错吗?
他回来的时候,喝的酩酊大醉,我硬着头皮帮他洗澡,换衣服,喂醒酒汤,可是,他在喝醉的情况下,却说,顾晓雨,你为什么那么贱?
我是贱,所以,我才喜欢了你那么多年。
哪怕你有多讨厌我,我都想让你喜欢上我。
我真是贱啊!呵!
可是,我真是好爱你,爱你爱到了骨子里,我不能没有你啊。
只要我一想到,以后我的世界,要是再也没有你,我的呼吸都感觉很困难。
我到底该怎么办?
——
2017年7月29日阴
这些年的感情,我真的想放弃了。
他废了我的双手,谁都不知道我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有多艰难。
厉慕然永远也不会爱上我了。
我真的想死了,因为只有死,我才能忘了他吧。
大概我死了,他也不会为我掉一滴泪吧?
我还奢求什么呢?
我自己选的路,走到死也要将它走完啊!
15年的执念,我终于在今天,彻底幡然醒悟了!
——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厉慕然看到这里的时候,觉得自己嗓子堵的难受,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嗓子眼,下不去。
他直到看了这篇日记,他才知道。
原来他当年在洪水里救的人,根本就不是夏阮,而是顾晓雨!
他只记得,他救的那个小女孩,眼角有颗泪痣。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小女孩躲在他的怀里,哭着说:“救我,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那个瞬间,牵动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
所以,当夏阮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加上她和那个小女孩相似的长相,他就自然而然的将夏阮认成了她。
现在想想,夏阮从来没和他提过一句,他救过她命的事啊!
他到底是有多蠢啊!
竟然认错了人那么多年!
而且,他还将他心心念念想念了那么多年的人,折磨到不惜自杀的地步!
厉慕然紧紧地捏住日记本,他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完全说不出来话!
他是不是全天下最大的傻子?
对,一定是!
厉慕然捧着那张已经模糊了的肖像画,仿若珍宝。
心,痛的更是难受。
颤抖着给荀逸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去把画裱起来。
这是顾晓雨留给他的唯一的礼物了。
“喂!”荀逸还想说什么,电话那边却传来滴滴的忙碌声。
荀逸超级不爽地顶着瓢泼大雨赶去了水木苑。
可是,当他赶到水木苑,看见厉慕然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的时候,有点傻眼。
厉慕然怎么了?
“慕然,出什么事了?”荀逸放下雨伞,朝站在窗边的厉慕然走了过去。
厉慕然呆愣愣的站在窗边,眼睛紧紧地盯着日记本,像傻了一样。
荀逸摇晃了他一下:“厉慕然,你别吓我!你不会傻了吧?”
“对,我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大傻子!”厉慕然回应道。
可是,他的回应却让荀逸吓了一大跳,聪明绝顶的厉慕然说自己是傻子?!
到底出什么事了?
“厉慕然,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荀逸再次摇晃着厉慕然,想借此给他摇醒。
突地,厉慕然竟然开始冷笑:“荀逸,我害死了顾晓雨,我竟然亲手把我从小喜欢的人,害死了,我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傻子!”
荀逸更加懵了。
厉慕然竟然说他从小喜欢顾晓雨?他没听错吧?他喜欢的不是夏阮吗?
“厉慕然,你到底在说什么?”
厉慕然将顾晓雨的日记本递给了荀逸让他看,荀逸一页一页翻过去,顿时傻了眼。
厉慕然救的人,竟然不是夏阮,而是顾晓雨!
老天开的这是多大的玩笑啊!
他和顾晓雨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可是,却这么相爱相杀,互相折磨。
荀逸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顾晓雨,我错了,你别装了!”厉慕然感觉自己一点一点地走向崩溃,颤抖地捧着顾晓雨的画,泪水更是决堤而下。
都说,男儿有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处。
“晓雨,你回来,好不好?我以后对你好,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你回来好不好?我不要夏阮了,我只要你!只要你!”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看着画上那模糊的面容,荀逸心下便明白这是谁弄的,不由得叹了口气。
……
厉慕然站在总裁办公室里的落地窗前,虽然入目的是外面的高楼大厦,可是,他的眼中,却是顾晓雨的眉眼。
“慕然,你快来啊,我等着你呢!”顾晓雨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4章 一模一样的夏薇
  厉慕然情不自禁朝前走去,他想抓住顾晓雨的身影,直到撞上玻璃,他才意识到,这一切不过是他的幻影。
顾晓雨,真的已经死了啊!
她怎么舍得死呢?
她明明说,爱他爱到了骨子里,为什么舍得去死啊!
她难道就不能自信一点,他总有一天会爱上她的吗!
顾晓雨,我厉慕然,就这么不值得你多坚持坚持吗!
厉慕然的心里千回百转,可是,却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他自动忽略他才是害死她的凶手。
从未流过泪的厉慕然,眼角竟然噙着泪滴,他好希望用自己的一切,换顾晓雨醒来!
咚咚咚!
总裁办的房门被敲响,可是厉慕然连理都不理。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的跟催命一般。
厉慕然收回思绪,转身将办公室的门打开,可是,当他看见来人的时候,不禁一怔。
顾晓雨?
顾晓雨竟然站在他的面前!
“晓雨,你终于回来了!”厉慕然激动地抱着“顾晓雨”,趟在眼角的泪滴落下来。
“慕然,我不是顾晓雨,我是夏薇啊!”怀抱中的人说道。
厉慕然一僵,夏薇?
他松开了她,再次打量了一遍,明明就是顾晓雨的啊,怎么会是夏薇?
“慕然,我知道你想念顾晓雨,所以特意去整容成她的样子,就像当年你想念姐姐,我就去整容成姐姐的样子一样。”
夏薇缓缓说道。
厉慕然微怔,原来不是顾晓雨啊!
一股浓浓的失落遍布他的全身,他转身走进了办公室,那个女人真的回不来了。
夏薇见厉慕然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暗自咬牙,谁愿意变成顾晓雨这贱人的脸。
要不是因为厉慕然最近连理都不理她,她又打听到厉慕然最近无比想念顾晓雨,她才去整容的。
夏薇关上门,跟在厉慕然的身后走进去,如沐春风的站在厉慕然面前:“慕然,如果你愿意,我愿意陪在你身边,不管你把我当做姐姐也好,把我当做顾晓雨也罢,我都心甘情愿地陪在你身边。”
厉慕然坐在老板椅上,抬头看向夏薇,看着那和顾晓雨一模一样的脸,心里一阵动容。
有这么张脸,每天看着也算不错。
至少他还能骗骗自己,顾晓雨其实还活着。
“你以后住进水木苑来。”厉慕然淡淡地道。
他的话犹如炸雷一般,荡起夏薇的心湖:“慕然,你刚才说什么?”
他说让她住进水木苑?真的假的?
“你难道没听见我说话?”厉慕然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脸色黑了几分。
“听见了,听见了,慕然,你终于明白我的心了,我好感动……”话落,夏薇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花,还抽搭了几声。
这样子让厉慕然神烦:“以后不许在我眼前流眼泪。”
因为顾晓雨从来不在他的面前落泪。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慕然的声音过于冷傲,夏薇听着不禁打了个寒颤,默默地点头应是。
“慕然,我……”他想问,能一直在办公室陪着他吗?
厉慕然像是看出来了她的意思,淡漠的低头处理文件:“让荀逸安排人送你去水木苑。”
夏薇虽然心里很失落,但是,装乖巧一向是她的强项,安安静静地走出了厉慕然的办公室。
……
晚上,厉慕然去了本家,接小小。
厉慕然一进屋子,小小便飞奔着朝他跑来:“爸爸,你终于……来看我了。”
厉慕然弯下腰,将小小抱了起来,亲昵地亲吻着她的额头。
负责照看小小的保姆张妈走了过来,“少爷,小小小姐每天都念叨着您呢,天天问我爸爸什么时候来,小姐真的很想您。”
厉慕然“嗯”了一声,视线依然落在小小的脸上:“小小,今天开始和爸爸一起住在水木苑,爸爸每天陪着你。”
小小一听可以天天和爸爸住在一起,高兴的振臂高呼:“爸爸,太好了!爸爸,我爱你!”
“张妈,收拾好东西了吗?”厉慕然看了一眼张妈。
“收拾好了,少爷,随时可以出发。”
厉慕然直接抱着小小出了本家的大宅,朝他的加长版林肯走去。
到了水木苑,小小激动地一直呆在厉慕然的怀里,一进家门,夏薇便站在门口迎接:“慕然,你们回来啦!”
小小一看见夏薇,便使劲往厉慕然的怀里缩,显然很怕生。
夏薇故作亲切地朝他们走去,朝小小伸出手:“乖,小小,我是妈妈。”
厉慕然听到“妈妈”这个词,不悦的蹙起了眉。
夏薇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慕然,我只是想代替顾晓雨照顾小小,毕竟顾晓雨是小小的妈妈,而她已经……”
“以后不许再说你是小小妈妈的话。”厉慕然冷漠地说道。
夏薇心里有些失落,低下头没有说话。
小小抱住厉慕然的脖子,问道:“爸爸,妈妈是什么啊?”
厉慕然听得心不由得揪起,因为他恨顾晓雨,所以从小小出生便不让她见小小,也不许任何人在小小面前提“妈妈”两个字。
终究是他错了啊!
“妈妈就是生你出来的人,她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不能来看小小。”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小小解释,顾晓雨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
小小眨巴着大眼睛,像是没有听太懂的样子。
厉慕然便抱着小小回了房。
……
白天厉慕然去公司的时候,夏薇就在家陪着小小。
她越看小小越不顺眼,毕竟她是顾晓雨那个贱人生的!
她粗鲁地一把将小小拉到了沙发上:“快,叫我妈妈。”
小小胳膊被拉的生疼,委屈的哭了起来:“我疼,我疼!”
看见小小哭,夏薇有些不耐烦了,使劲地打了小小胳膊一下:“好端端的,哭什么哭,赶紧给我闭嘴,叫妈

Rank: 1

91UID
84060537  
精华
帖子
83 
财富
420  
积分
8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妈!”
被打疼了的小小,抬手捂住小脸,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看着极为可怜。
可是,夏薇看着却极为烦躁,因为小小长的越看越像顾晓雨那个**!
“哭什么哭,赶紧别给我哭了,让你叫妈妈,听见没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