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8 | 浏览:29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之将门权妃;生逢乱世,人命如草芥,生死犹如家常便饭 ...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重生之将门权妃》 作者:溪风(完结)
文案:
生逢乱世,人命如草芥,生死犹如家常便饭,一场政*变昨日种种美好皆成假象,霍以然在绝望中含恨而亡然而上苍不让她就此长眠,为了对抗害死她全家的前夫,她决意改变命运,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历经周折,只为谋一场权倾天下。"


第一章痴心错付,霍家满门抄斩
    自古太平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帝都出了大事,飞虎将军霍清通敌叛国满门抄斩,说来也好笑监斩官竟是霍将军的东床快婿。
    池府。
    风吹过院子里的柳树,摇曳了一地阴影。在一个门窗紧闭的房屋内,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趴在地上,一脸破败之色,头上还插着几根杂草。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被斩首的霍家千金霍以然。
    丫头婆子乖顺的站在两旁,眼睛都盯着堂下趴着的霍以然。
    施柔坐在桌边翘着指尖掀开杯盖轻轻啜了一口杯中的明前龙井,然后放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霍以然,犹不解气。此刻的霍以然虽然没有了当年的风采,只能依靠着她的鼻息过活,但这些还不够,她要她死,不仅如此她要她死在她最心爱的男人手上。
    施柔施施然走到霍以然身边蹲下,取出手帕装模作样的做了个厌恶的动作,取笑道“霍小姐,你求我,我就让人带你去洗漱。”
    霍以然转过头不看施柔也不和她说话。
    自己的话就像打到了棉花上这让施柔很火大,以前不理她也就算了她是豪门千金她只是一个市井小民,现在她凭什么?一个低贱的罪犯,全家都满门抄斩了,有什么资格不理她。想到这里施柔把霍以然的脸搬过来让她看着她,道“看到了吗?现如今我才是池夫人,无论你用什么手段都得不到墨哥哥的宠爱,我才是他最爱的人。”
    头转不开霍以然只能闭眼。
    施柔看着霍以然这副样子,眼睛转了转一个念头浮上心头在霍以然耳边低声道“知道吗?就在昨儿个,你们全家除了你之外一十六口人全部在菜市口被满门抄斩了。”见霍以然睁开眼睛瞪着她双目猩红,施柔决定再加一把火“说来好笑的是什么,知道么?监斩官是墨哥哥呢。霍将军的东床快婿,竟是霍家的监斩官呢,啧啧。”
    施柔话说完意犹未尽的看着面目狰狞的霍以然。
    霍以然闭上眼睛按耐下内心激动的情绪,再睁开眼眼神已经恢复了稳定,只是急促呼吸的胸膛暴露了她的情绪,忍了再忍最终没有忍住开口“你以为没有我,没有我爹,他池墨能走到今天这步。”
    施柔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成了,她要的就是这个,听到霍以然骂自己墨哥哥一定很生气,他会如何做呢?偷偷示意身旁的一个丫鬟去找池墨之后,施柔继续在这里撩拨霍以然。
    “墨哥哥会不会走道今天这个地步我不知道,只是你落到如今的地步可会后悔,后悔当时拆散我和墨哥哥。”
    “我从未拆散过任何人。”霍以然低声说道,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她还不至于沦落到需要靠抢别人的相公,来成亲,当时帝都想与她霍家结成姻亲的皇亲贵胄不在少数,要不是看中他的人品她会违背父亲的意愿非要和他在一起,变成今天这样是她识人不清自作孽不可活,可是为什么要连累霍家上下一十六口人为她做的选择陪葬,她好恨好恨。
    “你还是一如即往的清高呢,和霍将军一样,都被打成那样了竟还死咬着不开口,真是响当当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可嘴硬又怎么着,证据一桩桩一件件都摆在了皇上的桌子上,在嘴硬也还是个死,还不如早点招了好得个全尸。通敌叛国可是大罪呢,要不是跟了墨哥哥,墨哥哥人好,你也早下去陪他们了。”施柔越说越兴奋仿佛看见霍以然受打击是她这辈子最高兴的事。
    霍以然握紧衣服里藏着的匕首,用尽她最后一点力气劫持了施柔。
    “我要见池墨。”
    施柔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匕首哭得梨花带雨“霍以然,你别冲动。墨哥哥马上就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碰的一声从外面踹开。
    池墨大步走进来,死死的盯着霍以然道“把刀放下。”
    原本施柔只是梨花带雨的泣在池墨进来的那一瞬变成了嚎“墨哥哥救我。”
    “柔儿,别怕。”池墨温柔的安慰施柔,又狠了嗓子呵斥霍以然“霍以然,你别胡闹。”
    “胡闹。”霍以然苦笑“你说让你心爱的女人去给我们霍家上下一十六口人去赔罪好不好?”
    池墨身子一僵,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他现在来不及去想,要紧的是先把施柔救出来,她哭的他心疼。
    “你究竟想做什么?”池墨皱着眉头问。
    “不过是想让你还墨家一个公道罢了,”霍以然脸色苍白,手上的匕首颤颤巍巍,胁持着施柔往后退去,边退边道“池墨,你做的这一切你就没有一点儿愧疚?要没有我爹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现在你同别人联合起来陷害他,不觉得羞耻吗?”
    “休要胡说,”池墨眼神一变“你父亲自己通敌叛国难道还要别人帮着她隐瞒不成。你只要安安稳稳的,我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哈哈哈哈,”霍以然仰天长笑“你当我霍以然是什么人?在杀父仇人的眼底下苟延残喘,我做不到。我告诉你,池墨。墨写成的谎话决掩不住血写成的事实。”
    霍以然手一抖,施柔的脖子上顿时有了一道血痕,池墨一个暗器飞过去,匕首落在的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施柔瘫软在池墨怀里硬硬的哭着,池墨连忙安慰“别哭别哭。”
    过了好一会儿施柔才止住了哭泣,池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墨把施柔交给身旁的护卫低声叮嘱“你先回房去,我处理完了回来了。”
    说完冲着护卫道“把夫人送回房,去请个大夫给夫人查看伤势。”
    在池墨看不见的地方施柔冲霍以然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怎么?要杀了我。”霍以然默默的向着匕首掉落的地方不着痕迹的移动。
    池墨往霍以然的方向走了几步“我不会杀你的。”
    “你觉得我信吗?杀了我霍家上下的人口口声声的说不会杀我。”
    “你不要老把这种事情挂在嘴边。”
    “那把什么挂在嘴边,你的青梅竹马的夫人。”霍以然冷笑。
    池墨走近霍以然。
    霍以然捡起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往池墨刺去,池墨下意识的将匕首夺过来一个反刺。霍以然应声倒地。
    “你这是何苦?”池墨将霍以然抱在怀里开口。
    “我,不给霍家丢人。”霍以然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池墨,眼神涣散。“霍家子孙,宁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池墨垂下眼帘不去看她,身子瞬间僵硬。
    霍以然看着池墨,眼角滑落一滴泪珠,艰难的伸出手,一字一句的说“我会在上头看着你的下场的,我祝你和她白头偕老断子绝孙。”
    池墨拔出霍以然身上的刀子,血顿时涌了出来。只见池墨站起身子冲着门外招呼道“把她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剜下来,去喂夫人的狗。别让她死了。”
    说完冲着霍以然露了个笑,他道“即是如此,我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日日看着我与她快活。”护卫不多时便走了进来,把霍以然抱到了一间陌生的屋子,听着隔壁调笑的声音,霍以然内心仇恨的种子长成了参天大树。
    护卫一刀一刀的割着她身上的肉,割一刀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割,还和霍以然说着“您放心,大人吩咐过绝对不会让您死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是吧。”
    霍以然双目通红,却不肯开口发出一丝喊叫,汗水蹭蹭的往下落,在心中数着被割的次数,心里发誓她一定要活着出去,然后把池墨欠她的欠霍家的一点一滴加倍奉还。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重回深闺时
    霍以然艰难的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闺房里,霍清一脸疲惫的看着自己,见自己醒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父亲,我这是又做梦了吗?”霍以然看着熟悉的场景,苦涩的呢喃。有好几次都是这样,睡梦中梦到了以前发生的事情,这次更加清晰。只是现在的她连做梦都已经是奢侈的事情了,若是老天怜悯她,就让她死在这梦里吧。
    “做什么梦?”霍清屈起中指在霍以然额头上敲了一下“你放心,爹不会放过二房他们的。”敢伤害他霍清的女儿,活得不耐烦了。
    二房,霍以然记得自己满门抄斩霍家二房在里面也是出了不小的力的,也是二房的人把池墨带到自己身边的。
    “嘶。”霍以然动了一下身子,嘶牙咧嘴的喊“好疼。”这怎么回事,霍以然有些惊讶,睡梦中不是没有感觉的吗?怎么会感觉到疼。难道……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霍以然的脑海。
    霍清眼神暗了下来抚摸着霍以然的头安慰道“过几天就好了,既然你已经醒了便好好歇着,爹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霍清不敢想象自己要是晚回来一会儿自己的闺女会变成什么样子,二房良心是不是都叫狗吃了,自己每年往家里送了那么多银钱,他们就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吃着他的用着他的,还敢欺负他的女儿,真当自己不会来霍家就是他们的天下了。“小婷,照顾一下小姐。”
    侍女小婷红着眼睛走过来给她掖了掖被子,跪在霍以然面前可劲儿哭,“小姐,你可算醒过来了,吓死小婷了,以后将军回来,看二房那些人还能怎么蹦跶……”
    此刻霍以然根本没有心情听小婷的哭哭啼啼,她脑海里有一个想法愈演愈烈,她决定试一下。
    砰。
    小婷惊讶的看着霍以然,大张着嘴说不出来话。
    霍以然用尽最大的力气向着墙壁撞了过去,一丝鲜血顺着她白皙的面庞流了下来,嘴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醒不了,剧烈的疼痛会让人从睡梦中清醒,既然没有醒过来,那就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她重生了。哈哈哈哈哈,老天竟然让她重生了。
    回过神来的小婷一边用手帕给霍以然捂着止血一边向门外叫道“来人,快叫大夫来,小姐受伤了。”心里默默嘀咕,小姐不会是给二房老爷给折腾傻了吧,怎地活生生就拿脑袋往墙上撞呢。
    门外一个侍卫应声而去。
    大夫给霍以然上好了药,正在缠绷带的时候,屋外一阵喧哗。
    “外面怎么回事?”霍以然皱眉。
    小婷有些为难,踌躇了一会儿才开口“是表小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姐,老爷让她一直跪在门外等着小姐醒过来,看样子这是知道您醒了,在那里闹腾呢。”其实小婷是不想告诉霍以然这件事情的,她们家小姐就是一个老好人,她清楚的很,别人稍微做个低姿态嚎个两嗓子她就心软了,照她来说就该把二老爷一家都赶出去,将军没回来之前把小姐欺负成什么样了,还真以为自己是这个家的正主儿。
    “让她进来。”
    “小姐。”小婷不愿意。
    霍以然知道这个丫鬟是为了自己好,只是现在她心里有自己个儿的想法,只能先委屈一下这个丫鬟“叫她进来。”
    小婷不情不愿的去把霍以琴接了进来。
    霍以琴站在床边看着霍以然说道“我错了,你去救救我爹娘吧。他们都要被大伯赶出去了。”
    要是按照霍以然以前的性子真的就去救了,毕竟就算为了霍清也不好让他落个六亲不认的名声,只是当时的她哪能想到,一片好心都喂了狗,最后霍家失势的时候竟是他们先背弃了霍家。
    “小婷,扶我起来。”
    “小姐。”小婷还想阻止霍以然。
    霍以然拍拍小婷的手以示安慰。
    霍以琴眼神闪过一丝蔑视自以为伪装的很好霍以然看不见,谁知早就落在了一直盯着她的霍以然的眼里。
    一行人来到书房的时候,霍二夫人正趴霍二老爷身上哭,霍二老爷嘴角还有一丝鲜血。
    见霍以然来了,霍二夫人恶狠狠的盯着霍以然道“你快跟你爹说,我这几年对你好不好,忘恩负义。有什么好的我不想着你?你竟然在大哥面前说我们的坏话。”
    掩住眼底的厌恶,霍以然看着霍二夫人施施然道“二娘对以然自然是很好的,不是琴姐儿把我推下的水,是我多看了一眼琴姐儿喜欢的人,是我的错,父母不在家,是死是活又有什么重要的,反正也没人心疼。”
    这句话说的就和直接说霍以琴把她推下水没有什么不同了,这一招还是从施柔身上学的呢。
    “你你你。”霍二夫人指着霍以然气愤的连说话都结巴了。
    见宝贝女儿过来了额头上还带着伤,霍清把霍以然拉到自己身边心疼的覆上她额头上的伤,问道“伤怎么回事?”
    霍以然泪眼朦胧的看着霍清,低低的说道“是女儿自己撞到墙上了,不关琴姐儿的事儿。”这句话说的是实话,可是霍清信不信那就两说了。
    “小婷,怎么照顾小姐的,让别人堂而皇之的就把小姐伤了。”霍清呵斥着小婷眼神却紧紧的盯着霍以琴。
    小婷眼睛转了转,这次就是拼着一死她也要替小姐把这个祸害除了,只希望小姐能理解她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份儿心“老爷,实在是表小姐动作太快啊,奴婢还没反应过来,小姐就已经被表小姐撞倒墙上了。”
    “你,血口喷人。霍以然你就这么管教你的丫鬟的吗?”霍以琴冲着霍以然吼道。
    “闭嘴。”霍清开口喝止“还有没有个小姐的样子。”
    霍二夫人陈氏伏在地上,哭着说“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然姐儿,求大哥饶了我们。”陈氏很清楚,他们能在这京里坐享荣华富贵完全是因为霍清的缘故,把霍清得罪了那他们以后什么也得不到了。反正霍清不可能永远待在京里,要出去打仗,总得有个人照顾着他女儿。
    “我把我女儿托付给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对她的,要是我晚回来一步,你是不是还要给我个尸体,吃我的喝我的,让自己的女儿骑在我女儿头上耀武扬威,怎么你女儿是女儿,我女儿就什么也不是。”看着霍以然霍清一阵心疼。恨不得在上去踹霍二两脚,要不是霍以然在这儿,他早就动脚了“分家。”
    一直趴在地上的霍二,此刻惊愕的抬起头来,他不相信他大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是个女儿怎么会闹到了分家这个地步“大哥,我们可是一母同胞。”
    霍以然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戏,抱住霍清霍以然一个劲儿的哭,吓得霍清以为自己把闺女吓着了,一个劲儿的安慰“别哭,别哭,是不是头疼了?”
    “爹,我害怕。”霍以然趴在霍清肩头弱弱的说道。
    霍清自然知道自家闺女遇到这种事定是会害怕的,拍了拍霍以然的背安抚着霍以然的情绪。在霍清看不见的地方霍以然眼泪闪过一丝愧疚,对不起,爹利用了您的宠爱。这一次女儿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霍家。
    霍以然总结自己上辈子的人生就八个字,活得糊涂,死的窝囊。往昔种种犹如黄粱一梦,重来一次的霍以然绝不允许自己活的和前世一样,窝囊愚蠢。她要和父亲一起保护好霍家,顺带把前世那样折磨她的渣男弄死。虽说这世事情还未发生,可是千刀万剐的切肤之痛,自然是要一点一点还给他们。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教训二房
    “好了,”霍清下了最后结论“过往种种我就不在细究了,想必二弟平时的积蓄也足够在外面置一套宅子了,给你们五天时间,五天过后都给我搬出去。”
    陈氏爬到霍清脚边哭喊“大哥,大哥戍守边疆保家卫国,然姐儿也需要照顾呀。”
    霍清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氏,眼神冷冽“可不敢当,我怕然姐儿被你们照顾死。以后然姐儿就由我亲自来照顾。”
    “爹你不走了?”霍以然高兴的说,她记得前世霍清后来统领了五成兵马司可是她忘了霍清具体是在什么时候统领了五成兵马司的。她记得她给霍家二房求完情以后霍清又去了边关,虽说经过那次之后霍家二房不敢再明面上来找她的茬了,可是暗地里小动作还是不少。
    霍清点点头,皇上让他回京述职,他本来想跟皇上说边关虽然打了胜仗但还是不太平稳过几年回京,可如今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霍清决定以后就由他自己来抚养了,就算养不成大家闺秀,至少也不会让她受苦,边关也历练历练几个年轻一辈的小将,不然怕是会出现武将青黄不接的现象。
    霍二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五雷轰顶一样,他本以为小孩子家家小打小闹不会闹出什么大事来,只要霍清回家之后看不到就好了,他料是那霍以然也不会向霍清告状,怎么偏偏就碰上了这么一出让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陈氏瘫软在地上,她家老爷不成器所有的好处都是因为他们住在这将军府的缘故,要是他们搬了出去,这京城勋贵哪还能记得她陈氏,索性还有五天的时间她要想办法让霍清回心转意。
    二房的事情告一段落,刚回到卧房小婷扑通就给霍以然跪下了。
    “求小姐责罚。”
    霍以然坐在凳子上淡淡的问“我为何要责罚你?”
    “奴婢撒了谎,让小姐左右为难了。”
    “你一心为我着想,我又怎能责罚于你。你的心意我懂。”霍以然把小婷扶起来看着她说道。
    小婷眼眶一热就眼泪就扑碌碌的掉了下来,她都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了,没想到小姐竟然懂了她的苦心,小姐这是开窍了。
    看着眼前的小丫鬟,霍以然心里一阵愧疚,想当初小婷一心为她她却为了二房打了这丫头,原以为这事情便是掀过去了,阖家欢喜。没想到后来小婷却让二房施了诡计污蔑她偷盗挂在树上生生打死了,这一世她绝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放心,这回落水之后有许多事情我想通了,一味的避让只会让人觉得我好欺负,只有把自己变强,这一切才会有真正改变,你对我的真心我清楚,绝不会让你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白白受苦。”
    小婷看着坚毅的霍以然,感觉到她家小姐好像有哪些地方变了。这变化让她心里不自觉的感觉到欢喜。
    陈氏正在为了留在将军府四处奔波的时候,京里有些流言渐渐流传出来。
    将军府家客居的小姐为了荣华富贵竟然把本家的正经小姐推下了水。
    陈氏听到留言大吃一惊,这种流言传了出去,霍以琴的名声就坏掉了,说出去谁敢娶她。
    虽说世家大族里死一两个公子小姐的没什么大事,毕竟谁家都是那样的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实则内里早就腐烂败坏的不成样子了,可是一般这种事情都是私下里流传并没有人闹到明面上去,况还是个客居小姐,都不是正经主子就敢这么做。要是当了正经主子那还了得,连对自己有恩的恩人的女儿都敢陷害。谁娶了她怕是要永无宁日。
    眼瞅着风波愈演愈烈,陈氏不能无动于衷,她想着办一个宴会给各家小姐都下了帖子让她们亲眼看看姐妹二人相处的和睦的样子,这流言自然就不攻而破了。
    想着就下手去办了,只是这邀请人却不能写霍以琴,如今名声正臭着大街呢,哪家小姐接了帖子会来,只能用霍以然的名字了。
    湖心亭里,霍以然轻描淡写的做着画。小婷在一旁一边磨墨一边讲陈氏的想法告诉了霍以然。
    “……,天底下怎地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小姐已经放他们一马了,经还想利用小姐给她女儿洗白。”
    霍以然淡定的继续画着她的画顺便开解小婷“既然她们这样上杆子找死,咱们也不能不如了她们的愿不是,既然她想要个名声,那就叫她坐实了这个名声好了。”
    小婷觉得她好像有点看不懂自家小姐了。
    霍以然侧头看了一眼小婷问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变样了,看不懂我了。”
    被人看穿了心思小婷满面通红的表着忠心“不管小姐变成什么样儿,小姐都是我的小姐,我小婷绝不是那等忘恩负义的小人。”
    当初要不是将军夫人把她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出来,她还不知道自己在哪呢,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这一点她小婷虽是个小丫鬟但还是懂得,才不和二房的那些人一样呢。
    “以后怕是你会害怕我了。”霍以然低声呢喃。
    搁了笔,霍以然问道“怎么样好看么?”
    “这是竹子么?怎么和平常见过的竹子不一样啊。不过很好看,小姐画的自然是极好看的。”小婷虽然不知道但还是夸奖了自家小姐。
    “这种竹子,名为血竹,传说这种竹子坎的时候竹子会流血而砍竹子的人不出七日也会死,被人们视为不祥之物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霍以然看着自己的画解释给小婷听。
    “不会啊,”小婷摇摇头边替霍以然收画边说“奴婢倒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高贵呢,竹子本就高洁为何要白白沦为我们的玩物。”
    这丫头的见解到让霍以然侧目,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丫头了。把小婷叫道自己跟前低声耳语“你这样去办……”
    此刻陈氏正坐在霍以琴房中劝说霍以琴。
    霍以琴一脸不情愿,冲着陈氏喊道“我不,娘你不疼我了,我为何要向那个丫头低头。”这几年的荣华富贵已然让霍以琴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了。
    “乖乖听娘的去做,日后才能嫁个好人家。就说几句软话做个样子就好了,这府里你日后见着她就让让。”陈氏劝着自己女儿。
    “她那天那样对您,您竟然还忍得下去。”想到自己父亲至今还在床上躺着,霍以琴就恨不得扒了霍以然的皮。
    “娘也是为了你啊,这将军府如今我们住不住的下去,还得看她啊。”
    霍以琴嘴上气呼呼的应了,心里却想着一定要给霍以然一点颜色瞧瞧。

Rank: 1

91UID
83176673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300  
积分
6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不知悔改
    “小姐,”小婷看着外面的日头回过身来与霍以然说“一会子就到了给各家夫人小姐下帖子的时间了,你怎么和没事人一样?二房那边已经着人来请了。”
    霍以然喝着桌子上的茶水,淡淡的说“无事,左右今儿个也不会有人来的。等再过些时辰,我们只等过去看戏好了。”
    “小姐,奴婢不懂。”
    窗外有只小鸟落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霍以然抿唇一笑,道“这世上,人们总想往高的飞,不知天高地厚的飞上了枝头反倒落在了猎人的圈套里,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给几个姑娘下帖子也就罢了,给朝廷命妇下帖子还都是有权有势的。家里又没有主母,她一个二房连个正经主子都算不上她倒是真敢写,女儿名声都臭了大街了谁愿意和她在一处相处又不是嫌自己女儿名声太好了。”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小婷自一旁拿起蒲扇给霍以然扇着。
    “那您的名声不是也坏了吗?”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拦着点而不是逞一时之气。
    霍以然倒是无所谓,反正她又不打算嫁人,以后她的名声怕是要更坏了“这世上只凭着名声上门的人,我还看不上呢。”
    霍以然不再说话,走到书桌后面拿起一本书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阳光透进屋子,灰尘和颗粒肉眼可见。
    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就在这间屋子里,坐在书桌后面静静的翻阅着《孙子兵法》。
    陈氏坐在在正院的大厅里焦急的看着外面,霍以琴站在她的一旁,眼神里翻滚着怒火。
    见一个小厮走进来,陈氏连忙问道“可有姑娘前来了。”
    小厮摇摇头。
    陈氏眼睛顿时失落了下来,招招手让小厮下去了。
    厅里两旁摆着的数十把椅子空落落的,彰显着霍以琴与陈氏的失策。
    就在这时从外面缓缓的走进来一个人。
    霍以琴见到来人怒火再也忍不住就想一个巴掌扇上去。
    “霍以然,你个贱人。”
    霍以然拦住霍以琴的胳膊抬手就是一巴掌,笑意吟吟的冲着霍以琴说道“我可不是表姐随意发脾气的工具呢。”
    霍以琴捂着自己被打的脸,一脸不敢置信“你,你竟然敢打我。
    “哦,”霍以然有些好笑“为何不敢。”
    见自家女儿被打了,陈氏急忙跑到前面来查看霍以琴的伤势。
    白皙粉嫩的皮肤上,五个鲜红的指头印子。
    忍住自己的脾气,陈氏装作大度的问道“大小姐,你表姐还小,随口说你两句你怎么能打她呢?你的家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