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 | 浏览:32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美人图:谋妃千千岁; 她以谋士的身份陪他从冷宫中的皇子到一国 ...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美人图:谋妃千千岁》 作者:三火(完结)
文案:
她以谋士的身份陪他从冷宫中的皇子到一国之君,为他违背了师命不断揣测天机,终有一日,因为忌惮,他手中的剑指向了她。     战场再见,她一心毁他江山,却不知,再见她于他是何种救赎,可她已为他人妃……     他看着她从婴儿到少女,教她占卜谋略之术,宠她欢笑不羁,只为往后不再孤身。     她被逼自废心脉,落下悬崖,是他乌发皆白为她续命。     他曾说:“这蠡山之巅,结界之内,无寒无争,可你不在时,于我也只剩孤寂。”     “除去十七年长大,五年荒谬,在此后的时光里我身心都强大了,才足够陪你站在这蠡山之巅,暖你心,曜你眸。”——穆七。


第一章楔子
    “哎哟!”
    “没事吧?”
    那时她奉师傅之命下山助他,初见时,她扮成一个宫侍混入冷宫,特意撞向他。本以为他虽在这冷宫中再不受宠也会有皇子脾气,他却温声关心她。
    她惊讶抬头,轻咦出声,索性直接问道:“咦?我一个小宫侍撞了你,你不怪我?”
    “为何要怪你?你又不是有意的。”
    他依旧轻笑,丝毫未责怪她的无礼,倘若不是她有目的而来,问出了后来的话,恐怕也会像所有人一样被他这样骗过。
    “啧!真是可惜了,你这仁义性子可不适合做一国之君,师傅竟让我下山辅助于你,也不知是不是算错了。”
    她看着他瞬间变色的脸,心里得意。她从不怀疑师傅占卜天机的能力,说这番话也不过是为了试探他,逼他露出真面目。
    这初见,她便知道他为人隐忍,心机掩藏够深,否则怎么在冷宫中活过这十多年。
    再后来,五年时光,在战场,在朝堂,她更加见识了他的狠辣,就连师傅,都让她辅助他的同时,更要明哲保身,不可太过揣测天机。
    只是心都陷了进去,哪是她想收就能收的回来的,更何况,她还陷的心甘情愿。
    所以,违背师命,折损寿命,为他算天机,看他一步步走向顶端,而她,也终于成为陪在他身边的人。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她她以为,他的狠辣绝不会用到自己身上,她以为,自己算得了天机还有何可怕的,可是……
    “可笑,我算得了天机却算不了人心。哈哈哈哈哈……!”脑中一幕幕,从初见到最是繁华时,再到今日这峦山之巅的除之而后快,穆七看着对面手握长剑,眉眼凌厉杀伐的男子,他在战场之上的模样她见过,却也没想过,这把沾染过无数敌人鲜血的剑,有一天会指向自己。
    穆七笑着,满心疼痛最终化作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她侧脸看了眼皇城的方向,凄声笑道:“五年,我终于陪你拿下这江山,我倾尽一切为你做的,最后却换来这下场,连峦山之巅我脚下这方寸之地都容不下我。帝琰,你果真是够狠够残忍。”
    “阿穆,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而你占卜天机的能力真是让我忌讳,你也知道,我隐忍,狠决,满腹心机不过也是为了这江山,如今我终于得到了,怎么可能会容许再有一丝毫在我掌控之外的因素存在。”帝琰面无表情的说着,眸中一片黝黑,让人读不清他的思绪。
    穆七必须消失,无人知道,于帝琰来说,他忌讳穆七的存在,不只因为穆七的占卜之术,更因为他对穆七不能言说的心思,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而穆七……是男子。
    “你怕我有朝一日会夺你江山?”穆七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向他,看见他毫无波动的眼时,心头又是一冷,终是一笑,这一笑,说不清道不明,太过复杂的情绪参杂其中,到更多的还是讽刺。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女儿身
    “王!该动手了。”一直站在帝琰身旁看着这一切的男子低声催促着,他声音虽低,但在这只闻风声的峦山之巅,已足够穆七听见。
    她一眼望过去,入眼的那一张张脸都熟悉无比,皆是她这五年里为帝琰招纳的贤士。
    曾经带着仰慕的眼,如今都不敢与穆七对视,更有漠然回望她的。
    心终于是凉了,穆七一转身,背对着帝琰,不愿再看见这极具讽刺性的画面。
    “帝琰,倘若我当初听了师傅的话,大概……就不会有这一天了吧。”风中传来她低低的声音。
    帝琰听了心头一紧,脑中突然升起一些念头,只是他还来不及细想,空气中突然浓烈的血腥味让他眉头一皱,帝琰猛然抬头,眼前一幕已让他瞳孔一缩。
    身体先于大脑作出反应,即便是战场上筋疲力竭时也未曾松过手的长剑第一次自手中掉落,而一向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他却是顾不及这些,他此刻满心满眼的都是站在悬崖边的人。
    “帝琰,你欠我的已够多了,这最后一剑就让我自己解决了,你手中的剑……我想想都怕疼。”穆七侧身看向帝琰,心口的血快速弥漫开来,染红了她的衣裳,也染红了她执**的手。
    “阿穆!”直到这一幕真的出现,他最熟悉不过的红漫过她苍白的唇,心口只剩窒息,江山也好,为世人所耻的情愫也罢,都抵不过她留在他身边。
    帝琰上前,想去触碰她,再也不顾身后一干人作何想,他只知道要救她。
    “太医呢?!传太医!给朕传太医!”他的嘶吼穿透整个峦山之巅,却止不住她逐渐灰白的脸色。
    哪里会有太医呢?他一心想杀了她,怎么还会让太医随行呢……
    看着他带着恐慌的模样,穆七凉凉笑了开来,她愈笑,那血色便蔓延的愈快,可她还是强撑着要说,她说:“帝琰,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件事的,可我怕,怕你知道了给我个欺君之罪怎么办?咳……但是……现在不同了,你不是……千方百计要找罪治我吗?呵……你看……”
    她再也支撑不住,脚步一软往后踉跄了几步,可她身后……就是悬崖,这一退便是一脚踩空,整个人掉了下去。
    帝琰飞身扑向她,却晚了半步,终究是扑了个空,也只来得及听清她最后喃喃的一句话。
    她说“我没有喉结啊。”
    她没有喉结,穆七没有喉结……他的阿穆没有喉结啊。
    “为何……不早些告诉我?阿穆……为何不早些告诉我呢?倘若……”倘若他一早知道了阿穆是女子,他如何会怀疑她,如何会做出今日这一切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可是没有倘若,他不过是不信任她罢了。
    帝琰看着穆七离自己越来越远,心口一疼,喉咙一甜,七尺男儿之躯终是抵不过失去心爱之人的疼痛。
    身后的人看着自家帝王趴在地上,许久未动,却无一人敢上去提醒帝王注意仪表,恍惚间他们似领略了什么,比如帝王对丞相大人的感情。
    没有听见穆七最后一句话的他们心底开始庆幸丞相大人已经死了,否则……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想否则什么,原本趴伏着显得悲痛欲绝的帝王,突然自地上起身,坚毅的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看不出丝毫悲伤难过。
    “传令下去,所有人即刻到崖底寻找丞相大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帝琰冷冷发完号令,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消失不见,看身形是往山下去了。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重生
    倘若有来生,她还记得这一切,那么……势必要让他偿的。
    穆七意识消失前,眼前浮现的仍是他的脸,只是这之后,对这个男人,她除了不顾一切的爱,还有了毁灭一切的恨。
    “师傅……”穆七躺在床上,因为心口的伤势未痊愈而动弹不得,只能呆呆看着床边熬着药的人,口中喃喃出声。
    她未曾想到,自己刺破心脏后又掉下深不见底的悬崖,还能再醒过来,而这一切都在看到师傅那一头白发时明悟。
    乌发皆白,是师傅耗尽了修为,改天命,才保住了她,只是此后,师傅与她都再不能轻易占卜天机。
    “你可曾后悔?”淡淡的声音透过药香传过来。
    穆七视线透过敞开的木窗,看向外面熟悉的竹林,竹林之间隐约有白茫茫的一片,她知道那是结界外的雪地。
    “后悔又如何,一切不过是我自找的。”许久她才答道,声音很平淡,要么是真的放下了,要么就是潜伏着一头野兽正伺机而动。
    这蠡山之巅是她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生辰是哪一日,只知道自有记忆起就是师傅陪在身边。
    从婴儿到少女,穆七在最好的年纪里如约绽放,可她的师傅自十七年前起容颜就未曾变过,亦或是更早以前他就是这副模样了。
    眉目如画,朗朗如玉,眸子里永远是如水般波澜不惊,除了穆七,大概就没有人知道了,世人皆敬慕的离清老人竟是这般翩翩公子的模样。
    只是他若不下山,便不会有人知道。
    因为这蠡山之巅的雪终年不化,极冷无比,幼时她就因为调皮偷偷跑出了结界,从温暖如春的结界内突然进入冰天雪地,若不是师傅发现的早,那年她就冻死了。
    自此穆七便知道,没有深厚的内力或者丹药绝撑不到此处,更何况从山脚到山顶,中途还有师傅布下的阵法。
    她不知道世上有没有人能破那些阵法,反正十七年里也没见这蠡山之巅有其他人出现过。
    “师傅……你又为何救我?”穆七抿了抿因为失血过多而发白的唇,低低问道。
    早在帝琰成为战王之后,师傅就曾下山找过她,让她不要再干预俗世,早日回蠡山才好,可她……竟傻到对师傅以死相迫,只求能留在那人身边。
    她以为,以师傅的性子,此生怕是不会再愿意见她,自此后已是再无瓜葛,可到最后……
    穆七看着铺满了师傅整个后背的白发,眼眶止不住酸涩。
    离清将熬好的药缓缓倒入碗中,骨节分明的手指印着乌黑的药汁,显得更为白皙,美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得让人惊叹。
    属于草药独有的苦味很快弥漫在屋子里,随着一粒雪白的药丸自那只手中落进碗里,苦味很快便被压制住了,只余一股似莲的清香。
    因为一直没得到回答而失落敛眸的穆七,并未注意到这些。
    “一日未出师,你便是我徒弟。”他的声音依旧淡淡,以一种陈述事实的语气说着。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她说疼
    离清说完已经端着药起身,然,一转身便对上了穆七瞪大的眼睛。
    她眼眶微红,明显是想哭,却又固执的忍着眼泪,没让它掉下。
    离清微愣,但下一瞬就眸子一冷,薄唇微动,清冷的嗓音响起,“你想让我这一身修为白费了吗?”
    师傅生气了!穆七脑中陡然升起警报,她知道离清一生气便是这样,整个人不断放冷气,简直堪比结界外的那一方世界。
    她顺着离清的视线看向自己心口,白色的绷带已经染红,且那一片血色还有蔓延的趋势,伤口裂开了。
    到这个时候,穆七才感觉到伤口处传来的疼痛,眼泪一下没忍住,就落下来了,她索性抬着泪汪汪的眼睛看向离清,苍白的唇颤抖着吐出一个字:“疼。”
    她的声音微弱,还带着颤音,离清心里一紧,眉头轻皱,也不过瞬间,他便妥协了。
    轻叹了口气,便自袖中拿出一粒丹药,喂她吃下。
    不过片刻,那血色便停止了蔓延。离清才扶她微抬身,将药喝下了。
    “师傅,你在药里放了清莲丹。”喝完了药,穆七抬眼看着离清说道。
    药中弥漫的清香她可不会认错。
    离清挑眉,倒是没有否认,转身放碗的时候才淡淡说道:“你该庆幸幼时你没将所有清莲丹都偷吃了,否则今天你受的便不是这点苦头了。”
    此话一出,穆七就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清莲丹是药中圣品,却只能在有伤时用,若是无恙的时候服用清莲丹,也只能是做糖吃罢了。可即便如此,对于清莲丹,世人还是追捧到了万金难求的地步。
    然而这样的宝物,却是穆七幼时的小零嘴。
    当然,这只是她自己认为的,离清自然是想法设法要藏的,可总能让她找到几粒。但不知是他真的藏不住还是故意为之了。
    对于穆七,离清更多的是纵容,所以才养出了她不同于世俗,乖戾洒**的性子,但他也有严厉的时候,便是在穆七学习占卜谋略之时。
    所以穆七总是懂得在离清面前卖乖,她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可以玩闹,什么时候必须严谨以对,这么多年她也未曾真的与离清作对过,除了帮助帝琰的事情。
    那一次,离清为了让她回去,甚至亲自下山,可她拒绝了,那是穆七第一次在他面前下跪,以徒儿的身份,只求能留在那人身边。
    “穆七,只求你日后莫要后悔才好。”他背对着她,喊了穆七的全名,没让她看见自己藏在袖中紧握成拳的手,只身回了蠡山。
    “师傅,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穆七躺在榻上,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这几天养伤让她很无聊很无聊。闲下来后就容易想起很多很多事情来,她想逃避的,不愿面对的,都会一一浮现。
    为了防止穆七再扯开伤口,也迫于她强烈的要求,离清就在她榻旁放了一把躺椅,大多时候,就拿了书陪着她。
    “你欠着我的还未还清。”他视线未离书,低低说着。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师傅,你真狠
    “对啊,我欠师傅的还未还清呢?”穆七低低笑了起来,她一心以为离清说的是十七年的养育教导之恩,却没看见他低垂着的眸子里,有浮动的暗光。
    他要从她身上得到的,又何止这十七年。
    “师傅……你是不是早就算出来了会是这样的结果?”穆七紧皱了眉头,盯着离清堪称完美的侧脸问道。
    事后,她才有时间想起来,以离清的能力,只怕在他下山让自己回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帝琰的选择吧。
    离清抬头看向她,望进那双水漾的眸子里,他没开口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是很好看的,也是他最喜欢的,所以他才放任了她那般不拘的性子。
    “师傅,你真狠。”穆七直直望着上方,神色复杂。
    她一直都知道离清性子有多清冷,甚至可以说直接,但也没想过会是这般不顾一切。
    当初他明明可以直接将穆七带回蠡山,然后用特殊的药物让她忘记帝琰,忘记山下的一切,可他没有。
    离清所做的,却是看着她一步步走上峦山之巅,走向他料定的结局,最后用尽修为救她,只为了让她记住此番疼痛。
    “我若不狠,怎么能让你记得住教训?”离清将视线移回手中的书上,淡淡说着:“天机可算,人心却最是难测,你可记住了?”
    天机可算,人心却难算。这是穆七自小听离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那时她似懂非懂,后来听得多了,反倒不放在心上了。
    唯有在峦山之巅时,她懂了,只是代价太大了。
    穆七闭上眼,紧抿的唇几经蠕动,许久,她才吐出一句话来。
    “师傅,我要下山。”寥寥数字便已满含了她的不甘心。
    她不甘心输给人心,也不甘心自己最后却是这般结局。
    离清放下手中的书,直直看向她,眼里没有惊讶,却又深如潭水,似乎沉淀了诸多事情。
    让人摸不清,也猜不透。
    “养好了伤再说吧。”他看了穆七许久,才缓缓说了这么一句话后,起身出了房。
    等离清走了,穆七才仿似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口长气,藏在袖中已然紧握成拳的手也猫猫放松开来。
    当她说出自己要下山时,心里便紧着,离清费尽修为才救回她,而她却又要下山去。
    倘若他不许她再下山,那她就真的离不了这蠡山之巅半步的,哪怕离清修为已废,可穆七知道,他若想留住自己,还是轻而易举的,可是……离清没有反对。
    虽然他也没有明确同意,但穆七知道,他已经算是同意了。

Rank: 1

91UID
85881074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她不知他是何想法,也不想去猜,因为深知就算猜也是猜不透的。
    穆七只要知道离清不会害自己便够了。
    这蠡山之巅,虽冰天雪地,但往往在这样的极寒之地就生长着难得的灵药。
    而离清在这里不知生活了多久了,那些所谓的灵药大多便进了他的手中,也多亏如此,穆七的伤才好的快。
    不过半个多月罢了,她心口处已经看不出伤痕了,离清医好了她的外伤,心口那一刺更严重的是内伤。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