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60 | 浏览:63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公子,莫轻离; 她是羽族容氏的长女,引渡族人亡魂时,意外身亡 ...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公子,莫轻离》 作者:红伊依夕(完结)
文案:
她是羽族容氏的长女,引渡族人亡魂时,因一场意外的重逢,她与背叛羽族的挚友同归于尽,灵魂破碎,转世为人。  一百三十六年几经辗转,身为她夫君的他,与她相逢梦里。  纠身世,避纷争。夫君伴她,义兄陪她。  鸣仙殿内,十尺寒冰封千绪;时雨山巅,九绮一箭定终局。即使是身为天神的三人,也无法逃**宿命的生离死别。  待一切重来,是梦醒人在,还是物是人非?  她只愿有他们一直相伴身旁,今生今世莫轻离。


楔子一:两凋零
    羽族,祭风台地。
    一名女子静静地注视着尸横遍地的战场,逝去族人的灵魂,因为没有轮回之力的指引,在空气中徘徊。赤色的哀魂一触及女子如雪的衣袍,立即安静了下来。
    “千泫大人……”
    “千泫大人……”哀魂们开始喊着她的名字,“终于把您盼来了……”
    容千泫应着,叹着。她双手合十,指尖光华大作,不多时一方巴掌大小的转轮便漂浮在她面前,金光熠熠,吸引亡魂进入其中。
    当最后一缕魂魄消失,她也收了元气,将食指放在口中咬破,以血为墨,在转轮上画下昭示轮回的符咒。
    这转轮乃是羽族圣物“溯羽轮”,是掌管灵魂轮回的神兵。而千泫则是替她作为大祭司的夫君,前来将死于战火的亡魂一一收殓。
    “苍寒……”她默念着夫君的昵称,手中结出传送的法咒,“我这就回来。”
    一抹寒芒却在这时破空而来,击穿未启动的法阵,亦穿过了她的身体。
    千泫轻哼一声,却并没有去管那道几乎是微不可见的伤口,目光在离身前五丈处凝聚。
    千叶凋,离火烧。生性如井,残忍若刀。
    “容姑娘,许久未见。”出现在她视线里的青年面含微笑,一身橙色长袍宛如朱雀翎羽。
    “钟离飞。”千泫冷冷吐字,目光灼灼,欲祭出业火将他焚死。不过,现在看来或许将被焚死的人是她才对。连像她夫君那样精通法术与剑术的强者,在前不久仍被眼前这名羽族暗部的刺杀者重创。
    直视她的目光,不避不让,钟离飞微微一笑:“姑娘还记得在下。”
    千泫皱了皱眉:“你来,总不会只是为了向我问好?”
    “哈哈,当然不是。”钟离飞往她走去,琥珀色的眼中带着戏谑,“上头命我前来拿走溯羽轮。可惜上一回只不过是放了把火,居然就让那只玩冰的青鸢捧了溯羽轮落荒而逃……”
    一把碧色的扇自千泫袖中探出,她的身影在全速掠向钟离飞的时刻消失,而后,她将带着鲜血的扇从他身体中抽出。
    钟离飞皱眉拭去自嘴角缓缓淌下的血,感受着从脏腑处传来的疼痛,叹道:“泫泫,原来你也是恨着我的。”
    他话音刚落,又是两蓬鲜血飞溅在半空。执扇立在远处的千泫,面色无情宛若刀剑。
    “死!”她怒喝,再出手,扇不断地在钟离飞身上留下伤口,一道道皆深可见骨。
    钟离飞平静地看她收了攻势,退至远处,只是从容举步,踩着自己溅了一地的血前行。
    “我说,连你夫君都奈何不了我,凭你这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么微弱的力量,又能做到什么程度?”他的呼吸丝毫没有受到他胸口处整整三个血洞的影响,又是一笑,“着什么急,我刚才都没把话说完。看来自从我离开羽族后,你可是越来越喜欢着急了。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一阵灼热之感,自起初被一枚细小暗器所伤的部位烧起。千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只一眼,她眼中的冷意便被绝望取而代之。
    “血……血烬……”连她的声音都开始发颤。
    “我没说完的话就是:若你一再不依,我不动手都可以杀死你。”俯视着她失了神的眼,钟离飞脸上仍含笑意,“你知道,我从来都狠不下心伤害你。虽说羽族中了‘血烬’就一定会死,只不过,没有任何一只羽人知道,唯一的解药就在我身上。”
    下一刻,一只手却紧紧将他手上的脉门扣住,将他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钟离飞吃了一惊,低头,只见溯羽轮正悬浮在他与千泫之间。
    “你不是想要溯羽轮吗,我就让你要个够吧!”千泫冷笑,不断有因火毒而涌上喉咙的血滴落在她的衣袍上,开出数朵凄美的血花,“就让我与你的灵魂一起被溯羽轮绞碎!你这作恶多端的败类!”
    目睹自己的灵魂被溯羽轮的光华所吸引,一点点从身体中被剥离,没入轮中,钟离飞却只是付之释然一笑。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败类。连从前一直默默帮助我的你,竟也是这样认为。”他的语气平淡无奇,仿佛说的不过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逃了一世,也累了一世。这一世死在你手上,我也值了。”
    千泫冷冷地盯着他,即使饱受火毒的折磨也不例外。
    “你是否在想,为何我迟迟没有拿出血烬的解药?”钟离飞突然开口道。
    不需要得到她的回答,他自顾自嘲讽般道:“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武器,哪里还需要有什么解药!若是有,估计只存在于凡世那些愚蠢的人类手中吧?”
    千泫的心骤然一紧。
    “不过……如果来生还能够遇上你,我一定要成为你最在意的人,一定会成为你一生的羁绊……”他的身体在声音里一点点消散,嘴巴快速开合,竟是以古语许了诅咒,“以钟离世家天神之名义起誓,来生,汝将与吾一同堕入凡世!”
    光华散尽,钟离飞死了,溯羽轮也从千泫手上消失,不久以后,它真正的主人便会从遥遥之外赶来。
    千泫软倒在血泊中,调动仅剩无几的元气,护住意识。艳红的血,尚温热着,是钟离飞的血,还是她的血?她慢慢摊开手,手心的血迹烙成一段古咒,刺痛着目光。
    泪滴自她眼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眶中滑下,落于掌心古咒之上。她忽无声地笑起来,伴随泪光的闪动。
    “飞,你说,我……恨你?”她终于吐出话语,意义却是莫名,不知是疑问还是反问。
    今夜分明是满月,天穹偏南的一处,突然坠了一枚星。千泫认得这枚星,那是她夫君为她占卜过的、她的命星。星辉划过满似玉盘的月,惊起一片流云。而后,流云飘而聚,无巧不巧,将满月的一角蒙上了阴影。
    她晓得自己会死,血烬正吞噬着她的每一滴血,灼烧着她的脏腑与经脉。她没有感到痛苦,因为他说过,血烬不会让人产生任何痛苦,是非常完美的毒。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楔子二:百年期
    “我钟离家有一种古咒,亦是禁咒。若是中了,便要与施术者一起堕入凡世。”
    “诅咒?”
    “勉强算是。”
    “不过,倘使能与心悦的人儿一起,即使是堕入凡世,又何妨?”
    听她如此言说,钟离飞哈哈笑出声。他搂过身旁白衣女子的肩,与她附耳道:“泫,要不咱们,试试?”
    千泫一怔,随后轻飘飘一掌打在他胸口,斥道:“什么啊!谁要和你一起去凡世啊!我……我心悦的是……是……”
    这话尚未出口,钟离飞的笑便显得有些僵硬。他舔舔嘴唇,轻咳着打断女子的话:“我的意思是,我会带你去凡世看看……啊不,我们三个一起,你、我、沈苍寒,我们三个。仅仅去看看……”
    焰莲将九殿尽毁,族人身陨的哀鸣、赤色长剑痛饮鲜血的凄惨。那日后,往昔不再。
    “我们三个一起,去凡世看看。”
    当时笑着许诺的约定,如今竟成两生的诅咒。
    月兮成玦,冷风习习。
    千泫从昏睡当中醒来,刚睁眼便被人拥在怀中。
    “醒了……你终于醒了……咳咳……”
    眼泪滴落在她脸上,拥着她的青年声音断断续续,伴着咳声,“我还以为……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睁眼看看我了……”
    此时,千泫的意识已逐渐模糊。她像猫儿一样偎在青年怀里,唤道:“苍寒……”
    “我在。”
    “沈苍寒……”她念着他的真名,眼中的光彩一点点黯下去,“我要多念几遍……不然……下一世就再也不会记得你了……”
    沈苍寒抚着她的脸,雪肌之下,是灼烧不熄的火毒。他认得这种感觉,从来没有一个羽族能够伤到他,除了自幼修习火行的钟离飞。
    “说什么傻话,你怎舍得忘记我?”他抚着她的脸,责备的语气中满是宠溺的温柔与诀别的不舍,“你舍得?”
    千泫扯出最后一丝笑,“舍不得……可我……”她顿了顿,扯住他的衣服,奋力而断续道,“你……你记得我们……我们三个……从前约好的吗?凡世……你……要记得……”话未毕,她的头便重重垂了下去,星眸缓缓合上,死在了他的目光下。
    “千泫……千泫……”捧着她逐渐失去血色与温度的脸,沈苍寒泪已如泉涌,“你再睁眼笑一次,再对我笑一次啊!”
    怀中的爱妻却再也不能作答,空旷的祭风台地中,徒有撕心裂肺的嚎哭仍回荡。
    ……
    羽族,明光殿内。
    霁青霁玄远远听着殿内传来的箫声,几度因咳嗽而不得不暂停的箫声。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自从千泫大人死后,苍寒大人就再也没走出过明光殿。”霁青轻叹,“只听咳声都觉得揪心,大人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吗……”
    “青妹,你有所不知。”霁玄指了指大殿当中的溯羽轮,“主人正在用法术凝聚千泫大人的灵魂。而日复一日地为她吹奏曲子,恐怕是为了不让千泫大人的记忆散去。”
    箫声戛然而止,殿内身着祭司服的青年扶着溯羽轮,双眸痛苦地闭着,口中淌血,显然已力竭到了极限。
    “像这样还要维持多久?”霁青心疼道。
    霁玄瞑目感受了一阵,随后摇头道:“恐怕要一百年。”
    百年对羽族而言,不过是同于凡世十年的岁月。百年的苦等,终于等到千泫转世之日。
    沈苍寒在殿与殿之间的囚云长廊内穿行,不住地低声喃喃:“千泫,等我。我要亲自送你入轮回,然后带着师父的任务,去凡世寻你。”
    因为钟离飞临死前的诅咒,千泫无法再在羽族诞生,不得已只得转世于下界的凡世,投胎为凡人。
    但沈苍寒毫不在乎。他只求与自己的爱妻再也不要分离,至少,他要永远地保护她的来世。
    仅是盏茶的工夫,他就来到明光殿门前,砰然将门撞开。
    丝缕柔和的荧光,星星点点,隐隐浮现于大殿当中的溯羽轮之上。
    这些荧光,就算再弱,他也能将其一一辨出。在羽族,每一位逝者的灵魂都将被投入此轮,开始新的轮回。
    “千泫……”他喃喃,抬手指向转轮。幽蓝的光芒从指尖泻出,游走在诸多灵魂之间。
    “泫泫……”他不住地叨念着,清澈的眸中闪过讶然。
    回归指尖的流光,并不曾探到她哪怕只是丝毫的气息。
    轻风卷入偏殿,凭空激荡起涟漪般清脆的妙铃之音。
    “师父……”他回过头,垂睑低声,“千泫呢?您是已将她的灵魂投入轮回了吗?为何、为何不曾提前告诉我?”
    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灵魂在荧光下斑驳的剪影。
    来人默然点头,她挥起苍色的水袖,与此同时,偏殿中央的溯羽轮急速缩小,最终变成巴掌大小,轻轻巧巧落入她手中。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的目光在爱徒脸上凝聚,声音细细柔柔,“千泫是我的女儿,也是你最爱的人。然而,那件事事关重大,如果为师不出此下策,恐怕永远也不能够劝你离开这明光殿半步了。”
    “我……我连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吗……”他颤声,恍若梦呓。
    一语未完,他听见了师父发出的叹息。
    “带上‘溯羽轮’去凡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世吧。”师父深邃的眼睛如同无波无澜的井,“千泫的诞生之地,是凡世中一处名为‘诸葛’的大户世家。只可惜此世家好景不长,怕是在她这一辈,便要遭受灭门之灾了。”
    沈苍寒点头,沉默地从她手中接过转轮,小心收起。
    “苍寒,切记你的任务!”师父肃容吩咐,“万不可令萧家打开凡世那处轮回天池!”
    “倘若到事无挽回之际,杀。”
    他又点头,神情凝重地注视着窗外那方黑如墨染的夜空,久久,“**遵命。”
    ……
    时光轮转,弹指间,已是三十六个春秋匆匆落幕。纷繁的岁月里,不经意间,俨然物是人非。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章 萍水相逢
    一条小径自残霞村一直延伸到映月森林深处,不曲不折。村中的人们一度将映月森林深处视作“禁地”,但这处禁地,只不过是他们无法享受的桂花树林罢了。
    据说这片桂树林是临凡的天神所种,每至秋天便金桂满枝,花朵比普通桂花更为饱满些,花香也更甚。只可惜,唯有那些修炼出元气的修炼者才可见到如此美景、嗅到如此奇香。凡人则根本连一株桂树也见不到,即使循着小径走,只走了没几步便发现又回到了原处。故桂树林存在于世几十年,仅有寥寥的修炼者会光顾此地。
    便是在这样一个深秋之夜,皎洁的月光下,一个娇小的身影穿梭在树林中。轻盈的脚步踩着满地的落花,在映月森林深处停了下来。面前桂树枝头的花朵绽放正盛,她却无心欣赏这片金黄,踏上充满泥土芬芳的小径,将负在身上的两把剑取下,握在手中。
    今夜,她只是如同平常那样来此地练剑。
    幽静今年刚满十二岁,本该用发簪盘起的长发,却被她用布带扎成一股马尾。及眉的刘海贴着她的前额,遮挡着额上一枚扭曲的咒印。
    一片晶莹悄然落在她的睫毛上,幽静讶然抬头,却见大朵大朵的雪花自天空飘落。然而在她在小道上穿行的时候,并不曾落雪。
    奇怪,虽听说过“秋日暮雪”,记忆中的秋天似乎从来都没有下过雪啊!
    虽是惊讶,她却没有犹豫地挥起双剑,卷着金色的花瓣和白色的雪花,形成一股气流。她高喝一声,将双剑同时斩落,紧跟着挥出一片剑气,劈在不远处的树干上,留下一道一指深的痕迹。
    “呼……终于成功了……”幽静放下了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无不抱怨道,“现在最多还只能释放这种程度的剑气……呼……好累!早知道就不答应寂哥哥半夜来这苦练了,这时候睡觉才好!”
    将剑放回剑鞘时,幽静感到一丝异样,低头一看,才吃惊地发现腰带上竟空无一物。
    “啊!玉牌怎么掉了!”幽静一惊,慌忙四下里寻找起来。这块玉牌从小就挂在她身上,而且听哥哥说这是她家人留给她的东西,对她而言,它不知道有多么重要。
    借着水银般的月光,幽静很快就找到了掉落的玉牌。她欣喜地伸出手,一道灰影却突然蹿出,一阵风掠过后,玉牌再一次消失不见。
    “小混蛋!休想跑!”幽静一愣,当看清抢走玉牌的一只猫正在不远处得意地扬着尾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了一声后立即追了上去。
    灵巧的猫叼着玉牌,在树之间不断闪现,而幽静则是在它身后气喘吁吁地追赶着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却始终追不上。
    “臭猫!快把我的玉牌还来!”幽静大口喘着气,指着跳在一根树枝上悠然自得的猫大骂,“要是让我捉到你,姑奶奶非把你一身毛皮剥了做手套!”
    她话音刚落,适才威风无比的猫突然惨叫一声,随后见了鬼似的跳下树,从她身边蹿了过去,一溜烟逃走了。
    “你——”眼睁睁看着猫逃脱,幽静瞪大了眼睛,正要追将过去,从树上忽然传来一阵朗爽的笑声。
    “别去管它了,你的东西在这儿呢!”树上那人轻笑一声,腾空跃下,微笑着向她走来,手中还拿着幽静视如珍宝的玉牌,“可怜的小女侠,连猫都要欺负你。”
    “啊!”空无一人的林中突然传出陌生的声音,把幽静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一阵后,她将剑抓在手中,向前方一棵树下站着的那人指去,冷冷地质问着:“谁?”
    “不用这么凶吧?我还帮你拿回了这块玉牌呢。”
    从树上跃下的青年身着一袭浅紫色的长袍,身后蓝色飘带正在随风而动,恍若故事中的天神。飘逸的白色长发随意地搭在肩上,衬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莫名地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气质。
    桂叶凋、青花指尖绕,夜幕残星无味。可回首、几许银月,紫衣如邪鬓如雪。
    这是朝雾城某一位才女为他所作之诗,而他,则是朝雾萧氏世家的二少爷,萧龙皊。
    萧龙皊也上下打量着幽静,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起她六年前刚被送到这里的样子。
    她本是华昭城诸葛世家无忧无虑的二小姐,然而就在六年前,魔军左使奉命前往华昭,血屠慕容皇族。因为慕容氏与诸葛氏世代交好,因而惨遭牵连。尚且年幼的她被一位少女抢出,送至残霞村。
    受少女委托的皇甫寂,也就是这小丫头的哥哥,隐去了幽静“诸葛”这一姓氏,自那时起便只唤她幽静,并默默承担起照顾她的重任。哪知,一晃便是六年过矣。
    他轻轻挥动衣袖,片片湛蓝色的碎光被他挥至空中。天上的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止了,地上的雪也不知为何慢慢地幻化成一条条水蓝色的光带,霎时间消失不见。
    “把玉牌还我!”见萧龙皊见到自己后并没有立即归还玉牌,幽静不由分说地对他伸出手。
    萧龙皊却是一脸神秘的笑:“这是你的宝贝,我怕一不小心将它碰坏了可不好。这样吧,你自己过来拿,若是拿得到,我就还给你。”
    幽静本来就是急性子,一闻此言忙几个箭步冲到他身边,伸手就要去抢。萧龙皊一个侧身轻松躲过,随后将玉牌高高举起。
    他比幽静高出整整两头,任她怎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样垫脚尖,或者蹦跳,连他的手都够不着,更别说被他高高举着的玉牌了。
    也许是脑海中仍残存着她幼时的模样,萧龙皊莫名生起一种念头,仿佛眼前的小丫头就是他必须得舍命去保护的人。倘若她受伤,自己也会很难受。
    真是种奇怪的念头,他立即将之抛在脑后。
    见眼前可爱的小女侠客蹦哒数次后没了力气,气呼呼地站在面前仰视着自己,萧龙皊莞尔一笑,直接将玉牌丢在她手里:“算了,不跟你开玩笑了。”
    幽静低头确认了一下,没错,赤红色的玉牌,背面还刻着“诸葛”二字。收起玉牌,她没好气道:“你长得好高啊,根本够不着!对了,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下萧……嗯,飘零。是你哥哥的结拜兄弟。”他犹豫了片刻,却是告诉了她自己的别称,“你可以喊我萧哥哥。”
    幽静这回连头也不抬:“飘零。”
    他微微一皱眉:“叫哥哥。”
    “才不叫。”幽静轻哼一声,别过头去不理睬他。心里早已将萧龙皊骂了不知多少遍。
    萧龙皊被她晾在身后,沉默片刻后,他尴尬地干咳两声:“罢了,你怎么喜欢就怎么叫好了。小女侠,方才见你身手还不错,有兴趣与我比试一番吗?”
    “这……”幽静惊讶地转身,只见他已摆出了对阵的架势。
    “别无他意,只是单纯的比试,或者称为考验武技也可以。”萧龙皊笑吟吟地看着她,“怎样?愿意与我切磋武艺吗?”

Rank: 1

91UID
90033043  
精华
帖子
459 
财富
2300  
积分
4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切磋武艺
    这人也太奇怪了吧!才说了不到十句话居然提出比武的请求。幽静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应战。
    反正是他向自己发起挑战的,最近刚学了凝聚剑气,也不知威力如何,正好拿他试剑!
    小丫头信心满满地握紧剑,预备给带着笑意的紫衣公子一个教训。
    “啧,有胆量。不过你我实力相差太多,我怕出手会伤到你。这样吧,我便让我的朋友们帮忙护住你好了。”萧龙皊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块金色的玉符,他轻轻一捏,只见一红一黄两道光芒从符中闪出,亮得幽静几乎睁不开眼睛。
    耳旁突然传来奇特的鸣叫声。幽静睁开眼,抬头一看,却见不知是从哪出现的金龙与朱雀呼啸着冲上苍穹。
    这就是他所谓的“朋友们”?!幽静瞪大了眼,这位能够唤出神兽的人物,究竟是什么来头?
    抬头却发觉被召唤的两只神兽仅仅是在天空中久久盘旋,并没有丝毫攻击的迹象,幽静暂时舒了一口气,刷的拔出一把剑,对萧龙皊开始了攻势。
    紫衣翩翩的公子勾起嘴角,伸手在半空以奇快的速度画下一个咒印,刹那间天降飞雪。而无数自然飘飞的雪花,又在他的操控之下变成了纯白色的流光。
    “去!”他抬手,向着冲过来的小丫头一指,流光便以迅雷之速倏地齐齐飞去。
    望着飞来的无数流光,幽静冲刺的身形不禁一滞。当两道冰凉的流光不轻不重地击在她脸上时,幽静这才反应过来。
    她虽也学过一招半式的剑招,然而面对眼花缭乱的流光,她一时间慌了手脚,挥出一剑却不知下一剑该去向何方。
    “左边哦!”萧龙皊见她竟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汗颜之下出言提醒道。
    小丫头闻言方才慌慌张张地架起剑,勉强将迎面飞来的流光挡住。与此同时她侧身一剑回扫,顿时有五道流光被挥出的剑气击散。
    随后,趁着对方尚未结出下一个咒印之时,幽静以最快的速度接连挥剑,力求封锁他的行动。只不过她的攻击对于萧龙皊而言,简直就是在耍小把戏。
    “才这点本事啊……”萧龙皊见状收了流光,只凭手中的结印轻松挡下了她的每一击,最后一挡甚至干脆地将幽静挥出的剑气尽数瓦解。只听“铮”地一声脆响,幽静只觉手腕一震,竟是无法握住剑,眼睁睁地看着它脱手飞出。
    她赶紧伸手,欲去抽出腰间的另一把剑,面前却在此时忽地闪过一抹夺目的紫华,宛若舞过纷飞的灵蝶。
    幽静又气又恼地抬起头,只见握着紫剑的手,白皙而修长,如光滑的美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