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 | 浏览:203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臣女骄气冲天:一手医术,杀人救人全凭一念之间,且看她如何重活 ...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作品名称:《臣女骄气冲天》 作者:会飞的鱼(完结)

文案:
她本将军之女,南征北战,以盔掩面,立下赫赫战功无数,却在班师回朝之日,饮下桃花毒酒。一朝重生,却生作相府嫡女。姨娘谋她性命,顾相心怀鬼胎,相府中早已波涛暗涌。一手医术,杀人救人全凭一念之间,且看她如何重活这一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她千般机巧,我自一力破之!本以为这一世可以自己逍遥快活,却不想碰上了一位难缠的主!天雷勾地火,针尖对麦芒,且看究竟是你魔高一尺,还是我道高一丈!



第1章 骁将化女娇娥
痛。
四肢百骸无一处不是痛得厉害。
云笙猛然睁开眼,呼吸略有些急促。剧痛之下,汗出如浆,贴身小衣早已浸得湿透。
然而,她顾不上察看自己的身子,而是先支起身来,朝四周望着。
透过樱桃红织绡幔子,便是寻常大户人家闺房的模样:贵妃榻、玫瑰椅、绣墩、镜台、梳妆匣……该有的一样不少,只是,这些物什俱是样式略嫌老旧了些,寻常富贵人家用着倒也罢了,丞相府嫡女房里用着,却是大大的寒酸了。
云笙的目光很是异样,眼前这些物什在她瞧来,又是陌生又是熟悉。身子仍是散了架似的,疼的厉害,好教她认清,眼前的这些并非梦境,而是再真切不过的事实。
“小姐,你醒了?”
一名青衣小婢正伏在一旁小憩,听见云笙起身的响动,忙抬头来望,面上又惊又喜。
看着那青衣小婢,云笙眉头紧皱,眼底闪过犹疑,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似乎隐隐多出了什么记忆来,半晌,露出几分笑来,口气却略有些迟疑:“……折葵?”
虽不明白自己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这里,但是她性格一向子沉静,过了之前的惊讶,却也是安静下来,温声道:“这阵子,真是辛苦你了。”
“小姐折杀婢子了。”忽地,折葵又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安太医才递了帖子,婢子这便去请太医过来瞧瞧。”
说着,折葵便出了屋子。
云笙亦不多言,只是伸手轻抚着自己的脸,一不小心,又牵扯着身上痛处,不由得“咝”了一声,眼角不小心瞥见了梳妆台上的琉璃镜,那里隐约倒映着一个陌生却又清秀的面孔。
虽是随意一撇,却也让云笙眼角一跳,那,分明不是她的脸!
而方才,那名为折葵的婢子,便是对着这张脸直唤“小姐”。可是,这张脸,分明是相府二小姐,顾清寒。
而非她云笙。
见此,虽然十分怪诞,但是,过了几息,云笙还是接受了下来。
她本是当朝大将军云琰之女,自小弓马娴熟,勇略更胜须眉。年至及笄,便以盔掩面,上阵杀敌。 随军转战十年,大小征战无数。
几日前,正值她桃李芳诞,又恰巧大破南蛮,大将军云琰班师回朝,天子大喜,于御花园设芙蕖宴。她解战袍,着红妆,以将府嫡女之身随父赴宴。
那一日,她极欢悦,甚至,还破例饮了一杯桃花酒……
可不曾想,饮下那杯酒后,她的五脏六腑便如火烧般疼痛,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没了知觉,那酒,分明是天子所赏,天子重视家父与自己,更不可能在庆功宴上赐予自己毒酒,又是何人想要置她于死地?
忽的,她嘴唇微抿,不知为何就想起在庆功宴上对自己十分热情的二殿下,以及那日笑得十分开心的二皇子侧妃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一时间,云笙低垂下双眸,整个人都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正在她努力再回忆当日的宴会时,无数陌生的记忆涌了过来,自幼而长,事无巨细,这些记忆一旦出现,便似是她亲身经历一般,深深印在脑海。
而这些事的主人,无一不是顾清寒。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勿提云家事
顾清寒,她倒是识得的。朝中武将以大将军云琰为首,文官则以丞相顾肃之是瞻。顾清寒身为相府嫡女,皇亲勋戚摆宴聚会之时,亦是少不得邀她,因此,云笙便也见过她几回。
只是,顾清寒生性内敛,即便两人碰上,也不过是寒暄几句后便再无下文,是以,云笙虽是识得此女,却并不熟识。
待她日后年纪稍长,便投身戎马,更是与顾清寒扯不上半点干系。可谁曾想,此刻的她,却是以顾清寒的姿容,出现在顾清寒的闺房之中,甚至,顾清寒所经历的一切,她俱是如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换言之,此刻的她,既是云笙,又是顾清寒。
正思虑间,外边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云笙,哦不,是顾清寒止住思绪,抬眼望去,却见一名年约弱冠,样貌儒雅的青年男子正随着折葵缓步而来。
料想,这男子便应是折葵口中的安太医了吧?
“小姐,这位便是安太医,是沐姨娘从宫里请来的。”折葵口中说着,替安太医看了座。折烟等一众婢子见左右无事,便趁着此刻出了院子。
是沐姨娘请来的?
顾清寒暗自蹙眉,既来之则安之,如今她既然以顾清寒的身体活了过来,自然也要接过这顾清寒所附带的一切,而刚刚折葵弦外之意,自然是叫她提防着些,毕竟,沐姨娘对她可从来都没安过好心。
至于之前她身为“云笙”时为何会中招,以及那宴会上究竟发生了何时,她自会好好查清楚。
当下,还是先在这顾府里站稳脚跟再说。
安太医微微一笑,接着给顾清寒号了脉,极诚挚地望着顾清寒,道:“小姐当真是吉人自有天象,在下前几日来时,小姐病情仍是极重,此时一试,小姐身子竟已痊愈得七七八八了。待在下再写付方子,调济调济身子,便无大碍了。”
语毕,折葵取了纸笔来,安太医接过纸笔,挥毫急书,不多时,便写好了方子。折葵接了方子交由顾清寒过目,顾清寒略一打量,温声道谢:“有劳安太医了。”
待安太医出了屋子,折葵才松了口气,又走到门边上往外探视了一阵子,这才回来欢欢喜喜地上下打量着顾清寒,道:“小姐当真是神佛保佑,昨日瞧着分明已经……这才不过一夜,便好成这个样子,难不成,真是老夫人念佛诵经的功劳?”
顾清寒看向折葵,却不说话。
半晌,顾清寒缓缓开口:“折葵,你可识得云家?”她声音极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好似带着点漫不经心。
“云家?”折葵突然被这么一问,先是一愣,接着似乎想到什么,惊惧的睁大了眼睛,连忙摇着头道:“不,不知道,婢子从来不识得什么云家!”
接着手忙脚乱的替顾清寒掖了掖被子后便匆忙的跑了出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去。
只留下顾清寒一人坐在床上低头深思。
既然不认识,为何又有那么大的反应?
况且,云家可是当朝将军世家,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话当真?”
沐姨娘眉头微蹙,从榻上坐直身子,伸手按在心口。许是方才贪食多用了些荔枝,这会子胸口不知为何堵得厉害。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沐姨娘的算计
“不错,若是调理得当,二小姐身子这两日便能见得好转了。”安太医正襟危坐,面色淡然,一双眸子微微泛着冷意,与先前那副儒雅谦和的模样几乎判若两人。
沐姨娘抚着胸口,一双眸子微微眯起,似是思忖着些什么。忽地,她勾起唇角,绽出一丝狠厉阴鸷的笑意来。
“若是调理得当,二姑娘身子便在这几日好转,可若是,调理不当呢?”沐姨娘身子微微前倾,紧紧地盯着安太医,语速亦是越来越快:“若是有几味药的份量出了差错,应当少的给她多添上些,应当多的,给她少添上些,那这药,还有无功效呢?”
安太医面色淡然,似是早已猜到沐姨娘会有如此反应,当即答道:“药不对症,便是有害无益,若是再佐以猛烈霸道之药,只怕二小姐体弱,一个经受不住……便称了姨娘的心意。”
沐姨娘一愣,便即缓过神来,将帕子掩了口,笑得花枝乱颤:“安先生这是说的哪里话,方才不过是妾身几句戏言而已。”
安太医缄默不语,沐姨娘稍一迟疑,又敛容正色道:“那,一切就拜托先生了。事成之后,妾身定当酬以重谢。”
安先生面上多出几分笑来,恍惚间又成了那个翩翩佳公子,他微微颔首,眸中却尽是冷意:“还请放心,安某自有计较。”正说着,安先生蹙起眉头,朝外边望了一眼,起身道:“此处安某不便久留,安某先告辞了。”
沐姨娘微微一怔,道:“安先生慢走。”
安先生并不多言,起身便出了院子。待安先生走后,沐姨娘舒了口气,伸手取了茶盏略呷了一口,忽地,却又蹙了眉。
她走到方才安先生的位置,学着安先生的动作,朝外边望了一眼。
外边,一丛花枝不知被谁碰得折了,碗大的花骨朵倒垂下来,当真是煞风景的很。
“不好了,小姐,不好了。”
一丫鬟急匆匆的走进顾清寒的闺房,见她小脸上汗津津的,顾清寒不由得会心一笑,颇有几分爱怜地斟了盏茶过去,口中问道:“折柳,喝口茶,顺顺气再说。”
自那日问了折葵,她也明里暗里又问了几个奴婢,可是她们无一不是如临大敌,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
顾清寒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缘故。可恨她现在被困在这相府里哪里都去不得。
想到这里,她眉眼低垂,待她处理好相府之事,定要找个时机好好查查云府究竟是怎么了。
“使不得使不得。”折柳连番推辞,却经不住顾清寒一再坚持,口里又实在干渴得很,这才接过茶盏小口将茶饮尽了。
待折柳喘息稍定,顾清寒问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折柳小脸几乎皱成了团:“方才婢子见安太医一路去了凝翠院,便悄悄跟在后边。然后,婢子就听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到,沐姨娘与安太医二人在密谋,商量着要如何在小姐的药里作手脚,打算谋害小姐呢。”
顾清寒抬眸望了折柳一眼:“你是如何进得凝翠院的?”
折柳不假思索地道:“凝翠院里的下人,应是尽被沐姨娘支使出去了,休说是婢子一个人,便是叫上折梅,折烟几个,只须小心着些,沐姨娘与安太医在屋里,又怎么能听得见外边的动静。”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三言知处境
顾清寒神色一缓,面上多出几丝笑来:“无妨,既是不曾被沐姨娘发觉,那便无事了。”
“小姐。”折柳见顾清寒仍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心中又急又气:“小姐,婢子方才说的可都是真的,沐姨娘想着要如何害你呢。小姐,你怎么不着急啊。”
顾清寒不急,折柳倒是急得跳起脚来。顾清寒不禁失笑,起身点了点折柳的额头,道:“急什么,兵……”
忽地,顾清寒神色一僵,她原打算说“兵法有云:治兵如治水,锐者避其锋”,可若是此言一出口,只怕折柳立时便觉察出异样来。
折柳眨了眨眼,疑惑不解地道:“冰?小姐,你是嫌暑气重,要吃冰么?”
顾清寒一怔,随即回过神来,将错就错道:“是,是啊。”
折柳不提此事倒也罢了,如今这一说起来,顾清寒却着实觉着有几分热了。顾清寒身子实在病弱,照顾清寒原先的身子,休说是京城这些许暑气,便是在南蛮那般毒辣的烈日底下行军打仗,她照样也不放在眼里。
说起冰,折柳小脸上更是怨气满满:“咱们府上三处院子,凝翠院、修竹院、清涟院,独独咱们院子向来是没冰的,旁的院子连下人都能吃得几块冰,咱们院子倒好,连小姐都得喝凉水解暑。小姐若是想吃冰了,沐姨娘一句话便堵了小姐的口,说是小姐体弱,不能受寒。”
顾清寒眨了眨眼,顾清寒贵为相府嫡女,竟是沦落到这般田地。
“那,冰的事,就暂且不提了罢,”顾清寒叹了口气,虽说她向来是不吃冰的,可是,这就好比原本是她的粮饷,却无端遭人克扣,这种滋味可是极不好受的。
想吃冰倒也不难,舍了面皮去咬沐姨娘,自然能要到冰。可如此一来,不免叫沐姨娘警觉起来。治兵如治水,锐者避其锋。如今沐姨娘便如洪水猛兽一般,不可力敌,守柔一时,以待转机,方为上策。
折柳闷闷不乐地道:“小姐若是没什么事的话,那婢子可要去洗衣裳了,咱们院子的衣裳还积着呢。”
顾清寒又蹙起眉来,折柳也是个二等丫鬟,却要做洗衣这等粗活,想来是顾清寒性子太过软弱,凡遇事端,俱是能忍则忍,久而久之,顾家嫡女的身份自然就低贱下去了。
“慢着。”顾清寒微微拔高了声音:“洗衣裳的活自然有浣衣的下人去做,你只管把衣裳交给浣衣房的下人便是了,按规矩做事,本是天经地义的,还怕旁人嚼舌头不成。”
折柳闻言,面上却没添几分喜色,反倒是狐疑地望了顾清寒一眼,上前伸手试了试顾清寒的额,口中嘟囔道:“莫不是小姐身子还未大好,脑袋还有些不清爽?咱们府里,休说是沐姨娘,便是洗衣房的下人都敢朝咱们院子的婢子甩脸子,小姐这会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子硬气起来,只怕到时又被落了脸面,徒惹旁人笑话。”
顾清寒幽幽叹了口气,顾清寒性子委实太过软弱,无怪折柳有此一言。只是折柳脾性亦是冲了些,一使起性子来,便口无遮拦,日后若是不加以管束,定要惹出不少是非来。
“你只管去便是了,旁的无须多言。”顾清寒以手扶额,当真是倦的很。折柳闻言,只得不甘不愿地应了下来,转身出去了。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婢女护主之心
少顷,顾清寒抬起头来,却抬手去斟茶时,却瞥见地上落了两瓣花,口中不由得“咦”了一声。
却说折柳出了屋,面上却是踌躇的很,正巧折葵折烟两个正从外边回来,折柳便迎了上去,面有难色道:“两位姐姐。”
折葵闻言,见折柳苦着张小脸,便柔声笑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一边说着,她又偏过头朝折烟道:“你先去小厨房,可别耽搁了替小姐煎药。”
折烟应了一声,便要去了。折柳登时便急了,忙扯着折烟袖子道:“姐姐且慢。”当即便将方才与顾清寒所言复述了一遍,末了,又道:“是以,这药小姐是万万用不得的。”
折葵与折烟相视一眼,俱是叹了声气。
见折柳仍是副气鼓鼓的模样,折烟好声劝慰道:“还好还好,虽是浪费了一笔银钱,可至少没碍着小姐的身子,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回去咱们寻个好郎中,再替小姐好生诊治一番,也就是了。”
语毕,两人便欲离开,折柳这会子才回过神来,忙又道:“姐姐留步,姐姐留步,还有桩事情没跟两位姐姐商量呢。”
折葵与折烟又停下步子,折葵笑道:“还有什么事,一齐说了罢。”
折柳道:“小姐不知怎么了,忽然强硬起来,吩咐我去将咱们院子的衣裳交由洗衣房清洗,可我又怕徒惹人取笑,正不知如何是好呢。”
折葵蹙眉道:“咱们做婢子的,只管听小姐吩咐便是了。”
折柳急了,道:“可,小姐先前也强硬过几回,结果还不是……”
“只管按小姐的吩咐便是了。”折葵语气极重,一张脸紧绷绷的:“咱们做婢子的,便应尽了婢子的本分,哪里管得了那许多。”
折柳被这么一凶,登时便眼泪汪汪的:“我也只是怕小姐没了脸面,又不曾起半点不该有的心思,呜呜呜,葵姐姐你就这样凶我,以后我有事情,都不敢再与你商议了。”
闻言,一旁折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上前替折柳拭了泪,软语道:“这是说的哪里话,折葵不过是一时心急,话才重了些,并不曾有意凶你。”
折柳眼巴巴地望着折葵,抽噎一声:“葵姐姐,是这样吗?”
折葵瞧着折柳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语气亦是柔和了几分:“不错,适才姐姐确实着急了,说了些重话,是姐姐的不是。”
折柳脸皮子薄,最是受不得这种场面,忙掩了小脸,连耳根都红得透了,声音低如蚊蚋地道:“也有我的不是啦,不全是姐姐的错。”
至此,方才那点小风波便烟消云散了,正巧顾清寒却从屋里走了出来,瞧见折葵,面上便多了几分笑意:“正寻你不见呢,折葵,去备下车马,咱们出趟府去。”
听着“得得”的马蹄声,顾清寒掀起帘子,望着渐渐

Rank: 1

91UID
88799621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105  
积分
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远去的顾府,心情不由得为之一快。她本是将门之女,向来不喜闺阁内闱的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会子虽只是暂离了顾府,却也叫她开心得很。
心中想着,顾清寒唇角便不自觉地微微翘起,折葵瞧见,不禁笑道:“小姐怕是许久没出府了,今日才有这般好的兴致吧?”
顾清寒睁开眼,微微一笑,算是应了。折葵知她欢喜,却不知她为何欢喜,可这欢喜的原由,却是难以诉之于口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