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75 | 浏览:97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剃头匠 :剃刀重现天日,引发了一个家族的血雨腥 ...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剃头匠》作者:江君(完结)
文案:我的爷爷是民国时期远近闻名的剃头匠,江湖人称“阎罗剃刀”,自从他金盆洗手后,就把剃刀封了起来。但是随着他的离世,这把剃刀重现天日,引发了一个家族的血雨腥风。
第一章 剃头匠
  从我记事开始,我爷爷张茂生就经常给我讲他原来当剃头匠的故事。他说曾经下至黎民百姓,上至达官贵人,甚至是皇帝老子都受到过他的“服务”。因为他手艺精湛,还有一把据说是祖传下来的剃刀,时常也会给死人剃头,所以江湖人称“阎罗剃刀”。
我爷爷活了九十九岁,死的那天正好是他九十九岁的生日。他死的时候很安详,临死之前没有患过病,只是早些年得过慢性哮喘。
爷爷一辈子娶过两个媳妇儿,第一个媳妇儿是娃娃亲,女人比爷爷大五岁,是一个苦命人,当年战乱,女儿的爹娘为了活命,无奈之下就把一个女儿卖给了爷爷家。
但是媳妇儿过门三年,没有给爷爷生下一儿半女,所以爷爷的爹娘又给他重新找了一个媳妇儿,也就是我的奶奶曾逢春。
爷爷和奶奶总共生了九个孩子,七男两女,可惜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夭折了,所以就存活下来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我的父亲张金地排行老九,上面有四个哥哥,分别是大哥张金天、二哥张银天、三哥张金海、四哥张银海,还有一个姐姐张金凤。
其实当年我的父亲也差一点儿夭折,后来在奶奶的虔心拜佛烧香、遍访名山名寺后,身体才有所好转,侥幸活了下来。
从我拥有记忆的时候,奶奶总是抱怨爷爷当初为什么要干剃头这行当,还给死人剃头,害得那些死人的鬼魂都找上门来,祸害我们老张家。
无独有偶,在我出生之前,张家的四个儿子,也就是我的四个大伯,他们结婚之后生的都是清一色的闺女,尤其是大伯和三伯,为了生儿子,还不惜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偷生了二胎,为此还多交了一份罚款。即便这样,他们也都没有如愿,生下的依然都是闺女。
爷爷和奶奶为此还专门请了很有名气的阴阳先生易金精。
这位易先生,原来可不叫这个名字,他的本名叫易活,顾名思义,也就是“容易活”。后来他在当乞丐的时候,突然有一天遇上了一个老乞丐。老乞丐很能忽悠,把一本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本《易经》换来了易活手里仅有的十块钱。
易活如获至宝,每天从早到晚参悟其中的奥秘。只可惜他竟然把手中的这本《易经》和武侠小说中讲述的《易筋经》混为一谈,以为学会了书里面的东西,就会成为绝世高手。
然而歪打正着,易活以一颗绝世高手的初心,最后却练就了一身看风水、测吉凶的本事。
爷爷奶奶杀猪宰羊宴请易金精,酒足饭饱之后,他就开始干活儿了。
易金精首先围着满屋子转了一圈,然后从他随身携带的一个满是金色符文的袋子里拿出来了一把桃木剑。
他严肃地指了指手中的桃木剑对着爷爷奶奶说:“这把剑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可是大有来头,当年桃花仙子为了救人,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她死后就化为了一棵桃树,这把剑就取自于这棵桃树,自然带有桃花仙子的灵气。”
爷爷奶奶将信将疑,他们都是文盲,大字不识几个,没听过易金精讲的这个子虚乌有的传说。
紧接着易金精便耍起了桃木剑,每经过一个房间都会舞剑,他耍剑的招式很乱,没有一点儿顺序,爷爷奶奶看着看着脑袋就迷糊了。
易金精不仅是耍剑,还在每一间房子里洒了一些雄黄水,声称是要赶走房间里的恶鬼。
当他进行完毕之后,来到爷爷面前一本正经的说:“张茂生呀,之所以你们老张家的媳妇儿生不出儿子,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爷爷很诧异。
“没错,就是因为你,如果你不是剃头匠,就什么事儿都没有,错就错在你当初选错了行。不仅选错了行,还经常和一些死人打交道。你说那些死人死了就死了吧,你非要给死人剃头。老话说的好,死也要留个全尸,可是你呢,你为了赚钱,不惜给死人剃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头发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你把那些死人的头发剪了,就相当于不给他们留全尸,他们自然会把你当成仇人。一旦他们投不了胎,变成恶鬼,就会来找你算账!”
爷爷听了这番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好像那些恶鬼就围绕在他的身边,无数的鬼哭狼嚎在他的耳边回响。
爷爷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接着眼前一片漆黑,身体晃悠了两下,瞬间栽倒在地。
从那以后,爷爷再也没有动过他的那把剃刀,他把剃刀交给大伯替他保管,并且再三嘱咐大伯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见到它。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们张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从二十年前我的出生,好像让老张家时来运转。
大伯张金天靠着两件祖传的古董:一个元青花的瓷瓶和一幅张大千的真迹发了家,把一部分卖古董的钱购置了几处房产增值,剩下的钱先后投了几家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公司,后期的收益很不错,一来二去的,大伯摇身一变,就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二伯张银天、三伯张金海和四伯张银海都跟着大伯混,个个也都是千万富翁,小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唯独我爸张金地仍然庸庸碌碌,一事无成,虽然也做过一些小生意,也受过大伯的慷慨帮助,但是他天生没有经营头脑,无论做什么生意,最后都会赔得干干净净。
折腾了五六年,看着三位哥哥的事业如日中天,我爸自愧不如,但也回天无力,只能去了一所学校当了教书先生。
爷爷去世的那一天,刚好是我二十岁生日。我和爷爷是同一天生日,都是阴历的五月初四,也就是端午节的前一天。黄历上的这一天写着诸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事不宜。
爷爷刚刚去世,大伯张金天就让那把剃刀重见天日了。
因为有一位特别喜欢收藏老物件儿的富商从大伯那里听来了爷爷的这把剃刀,于是开出了一个很高的价格想要买下来用于收藏。
如今作为商人的大伯当然是在商言商,送上门来的买卖岂有不做之理,即使这把剃刀是爷爷的遗物,他也会卖掉。
然而就在进行交易的这一天,爷爷的剃刀不翼而飞了,大伯怎么找也找不到,当初就是他亲手把剃刀放在了一个上面雕刻着花纹的木匣子里,怎么就说没就没了?
大伯怀疑是遭了贼,可是除了张家的人知道这把剃刀,还能有谁知道呢?大伯更进一步,怀疑到了自家人的身上。
为了查明真相,大伯报了警,还高价聘请了一位私家侦探,想方设法都要找到剃刀的下落。
折腾了三个月,一无所获,大伯无计可施,便使出了最后一招——打亲情牌。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传人
  大伯以家族的名义召开了张家首次家庭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在于利用亲情这张牌查出偷剃刀的人。
大伯坐在左边的太师椅上,表情很严肃,他是五个兄弟当中眼睛最大的,眉毛也很浓,浓眉大眼再配上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显得很有威严,活像一个日本武士。
此时的我坐在我爸的后面,本来我是应该坐在我姐张墨萱的后面,但是她人在外地,火车正好晚点,一时之间还赶不回来。
大伯突然站了起来,在前面的空地上低着头走了两步,看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其他人都认真地注视着大伯,像是一群正在等候命令的将士。
大伯逐渐地抬起头,面对着在场的所有人,郑重其事地说:“身为一个张家人,我们都应该有一颗荣辱心。为了家族的荣誉,我们必须抛开个人的利益。丢了一把剃刀证明不了什么,可是偷剃刀的那个人至今都不站出来承认,足以证明我们张家距离衰落已经不远了!”
大伯的气场很足,说话的声音震耳欲聋。
二伯张银天对大伯的说辞不太认可,据我所知,二伯和大伯之间的利益纠纷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大伯许诺给二伯的股权迟迟没有变现,二伯早已心生不满,这一次的剃刀事件,明明就是大伯谋取私利,却打着家族的旗号虚张声势,更加深了二伯对大伯的厌恶。
“大哥,你就得了吧,净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用,照我说,那把剃刀根本就是你监守自盗,你担心我们会瓜分你卖剃刀的钱,就一不做二不休自导自演了一场丢剃刀的好戏,还煞费苦心的召开家庭会议,用来遮人耳目,借此证明自己的清白,大哥,你可真厉害呀!”二伯深度剖析了大伯的心理。
大伯怒不可遏,脸色涨的通红,凶狠的指着二伯破口大骂:“张银天,你个混账东西!你就是张家的蛀虫,更是张家的败类,你好好想想,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以前你有求于我,哪次不是我帮你到底的。你个白眼儿狼,良心是不是被狗叼走了?竟敢在这种场合下污蔑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二伯畏惧大伯的威严,顿时消失了刚才的锐气,转而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羔羊。
二伯是四个兄弟中性格最外向、也是最能说会道的,三伯和我爸看他都对大伯无可奈何,反观他们自己,不由得悲叹一声。
大伯在整个家族里掌握着绝对的权力,其他人有任何的怨言和牢骚,他都视而不见。
所以是他一人主导了家庭会议议题的走向,并最终在他下达一项决议后,会议就结束了。
这项决议大致的内容是彻查每一家,一直找到剃刀为止。
一时间人心惶惶,除了大伯家以外,二伯、三伯和四伯家闹得鸡犬不宁,就因为一把小小的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剃刀,兄弟之情近乎破灭。
在这五个兄弟里,大伯和我爸的关系最好,他相信我爸不会偷拿剃刀,所以也就没有清查我家的任何东西。
但是我爸未雨绸缪,当大伯离开我家后,他偷偷地从床底下的一个暗板下面拿出来一个乌黑的长方形盒子。
他把盒子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悄悄地把门关上,而且还插上了门栓。
屋子里只有我爸和我两个人,他小声地喊了我一下:“墨岩,快过来!”
我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
“快来看看这是什么!”他打开了盒盖,从中取出一把乌黑锃亮的剃刀。
“是爷爷的剃刀?”我突然喊出了声音。
“我的小祖宗,你可得小声点儿呀,千万不能被别人发现了,尤其是你大伯,如果被他发现了,那我们父子俩都吃不了兜着走了!”他压低嗓音说话,就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
我急忙用手捂嘴。
“现在应该没事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笑了一笑。
“爸,这把剃刀怎么会在你这里,难道是你偷的?”我小心谨慎的问他。
“嘘!墨岩,你爸这不叫偷,叫借,况且这把剃刀原本就是你爷爷打算传给我的东西,是你大伯想把它卖成钱,他还说你二伯是张家的败类,我看你大伯才是真正的败类!”
迄今为止,这是我第一次从爸爸的嘴里听到他说大伯的坏话。
他轻轻地抚摸着剃刀锋利的边缘,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头,一道浅浅的血痕呈现出来。
“爸,你没事吧?我给你贴一个创可贴吧。”
“不用不用,这点儿小伤算什么!”他边说边摇头。
他吮吸了一下血痕,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紧接着又看着我说:“知道你爷爷为什么会把这剃刀留给我吗?”
我摇摇头。
他没吭声,而是指了指我,得意地说:“就是因为你!”
“我?”
“你好好想想!”
我苦思冥想起来。一开始没有头绪,后来我从另外四个大伯的家庭成员组成这方面细想,忽然一道灵光犹如闪电般从我的大脑中掠过,终于想出了答案。
“因为我是张家下一代里面唯一的儿子,其他都是女儿,爷爷封建思想比较严重,重男轻女,所以更喜欢我这个大孙子,我可以这样理解吧?”
“当然可以!也就是说你爷爷的这把剃刀不是真正留给我,只是暂时由我来替你保管,你才是这把剃刀的拥有者。”他说着就双手捧起这把剃刀准备递给我。
我格外激动,两只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浑身颤抖的接过剃刀。
这把已经存在了上百年的剃刀时至今日依然熠熠生辉,在爷爷的精心呵护下,依旧锋利无比。仔细看着闪闪发光的刀口,仿佛我已经和剃刀“人刀合一”,已经变成了不可分割的一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二伯突然来访,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他推了推门,发现里面上着门栓,于是狠狠敲门。
“金地,开门!快开门!”
我爸和我慌张起来,我急忙把剃刀交给我爸,他接过来马上放进了盒子里,然后归置原位。
他把床下的案板重新盖上后,朝我这边使了一个眼色,我便开了门。
“二伯,您来了呀!”我恭敬地说。
二伯瞅了我一眼,没搭理我,一脚就迈了进来。
我爸坐在床边,一看到二伯就站了起来。“二哥,你来找我有事儿吗?”
二伯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扫了一眼屋子里面的东西,对着我爸说:“大哥也太认真了吧?说查就查,把我房间里的东西都倒腾了出来,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嘛!都是自家兄弟,用得着这样吗?”
我爸尴尬的笑了笑,说:“现在大哥当这个家,他做的决定,咱们不敢不听,反正咱们没有偷拿剃刀,所以就随大哥的性子来呗!”
“他是大哥怎么了?就了不得了?我还就不信这个邪,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走着瞧吧,以后总会找个机会出出这口恶气!”
二伯说完话,眼神恰好定格在床下面,偶然发现床下有一块地板像是刚刚盖上,边缘处还有落着一点新鲜的灰尘。
我爸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连忙走到了床边,挡住了二伯的视线。
二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爸,看了一会儿,但什么也没说。
二伯在房间里又逗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墨岩,快关上门!”我爸忙对我说。
我手忙脚乱的把门栓重新插上,心有余悸的问他:“爸,刚才二伯没有发现床下的秘密吧?”
他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一副发呆的样子。
“爸,你在想什么呢?”我看见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睁着,有点儿吓人,说完了话,就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突然,他慌慌张张地去开暗板,匆忙的把里面的盒子取了出来,把里面的剃刀递给我,紧张兮兮的对我说:“墨岩,你一定要保护好这把剃刀,千万不要弄丢它,这把剃刀上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它呀!”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剃刀,然后小心翼翼的藏在了身上。
我爸把盒子转移到了衣柜里,没过一会儿,大伯和二伯说话的声音就从外面飘了进来。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兄弟残杀
  大伯和二伯一阵翻箱倒柜之后,意外地找到了我爸藏在柜子里的剃刀盒。
“金地!这是什么?”大伯气冲冲地质问我爸。
我爸无言以对,他没有打算蒙混过关,而是利用沉默来应对大伯。
二伯是一棵墙头草,他原来就见过那个盒子,清楚盒子就是用来装剃刀的,这一次人赃俱获,事实很清晰,是我爸偷了剃刀。
“金地呀,你太不厚道了,还真是你偷的,你说你平时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能做出这种有辱门风的事情呢?你还是人民教师呢!我看你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二伯的尖酸刻薄令我爸无地自容,他低着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突然,我爸差一点儿晕倒在地,我连忙上前搀扶他。
“爸,你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我忙问。
“没事,不碍事,只是刚才觉得脑袋有点儿晕,扶我坐一下就好!”
我把他扶到椅子前,然后伺候他慢慢地坐下来。
“好点儿了吗?”我问爸,“要不要紧?用不用看医生?”
“没事没事,不要紧!”
大伯不忍心看见我爸变成这个样子,可是为了早日找到剃刀,不得不对我爸严刑逼供。
“金地,如果你还不说出剃刀的下落,那就别怪我这个做大哥的翻脸不认人了!”
大伯说着就伸出手开打了。
啪!
一巴掌就打到了我爸的脸上,大伯的手劲儿很大,我爸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了。
我急忙拉住大伯,说:“你这是干什么?我爸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经不起你的打,你作为大哥就应该礼让小弟,有你这样当大哥的吗?”
大伯不听我的劝,差一点儿也把我打一顿,我侥幸的躲了过去,顺便把我爸也从屋子里带了出来。
“大哥,不能就随便放过金地呀,剃刀是必须找到的,那可是爹的遗物,值不少钱呢。大哥你不就是想把剃刀卖给那个商人吗?我同意,我双手拥护你,只要你能分给我一些钱,那我一定会坚定地支持你!”
二伯在我和我爸走后,露出了丑陋的面目,其实他和大伯是一丘之貉,虽然在此之前二伯表现出对大伯的怨恨路人皆知,但实际上他们暗中早已结盟,为了共同的利益遮人耳目,大伯在明处,二伯在暗处,他们暗中勾结、无孔不入。
大伯满意的笑了笑。“我们必须把剃刀从金地的手里抢回来,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我们必须以家族的利益为主,如果非要在金地和家族的利益之间选择的话,宁可放弃金地,也要抢回剃刀。”
“大哥,你的意思是……”
大伯笑了笑,笑容很阴险。
我爸和我从家出来,去了郊外的一个破房子里,这里是我爸早年隐居的地方。
“这个破房子你大伯和二伯不知道,只有我和你姐张墨萱知道,墨萱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那个时候你妈也还在世上,后来我从这里搬走住到张家大院第二年的八月十五,你妈就无缘无故的死了。当时我还请了易金精,但是他说自己的能力有限,算不出来你妈究竟是怎么死的。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我突然想起来在我妈死后,有一次奶奶对我讲当时要给我爸续弦,一来可以照顾年幼的我,二来可以陪伴他,省得他一个人太孤单。
但是我爸妈恩爱有加,我妈去世后,我爸很思念她,并在她的墓前暗自发誓,这辈子只有她一个人足矣,不会再娶别人。
即使奶奶先后给我爸找了十几个很优秀的女人,也不能动摇我爸的决心和誓言。
我爸和我妈忠贞的爱情也被世人津津乐道,其他人都称我爸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我爸和我暂时住在了这里,短时间内大伯和二伯找不到这个地方。
然而他们为了找到我们,不惜牺牲了大笔的钱,花钱雇了很多道上混的人分布于各地寻找我们的下落。
十天以后,大伯和二伯如约而至,这个时候我和我爸正在屋子里下棋,大伯一脚就踢开了门,看见我爸,大骂他:“金地,你个混账东西,竟敢背叛家族,胆子不小呀,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
我爸和我没有理会大伯,而是聚精会神的下棋。
大伯以为我们是在藐视他,异常愤怒,又一脚把棋盘踢翻了,黑色和白色的棋子掉了一地。
我爸抬起头看了看大伯,表情很平淡。
“金地,快把剃刀交出来,我已经宽限你十天的时间了,难道你还死不悔改吗?那把剃刀对你来说又有什么用处?与其你藏着掖着,还不如交给我,等剃刀卖个好价钱,我也好分给你一些。”大伯来软的了。
我爸摇摇头,说:“大哥,这把剃刀可是爹留下的遗物,我没有拿,劝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白费功夫了。”
“那好!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大伯把我爸打了一顿,我本想插手,却被二伯死死按在了地上。
“大伯!你要打就打我吧,别打我爸,我爸的身体受不了!”我大喊。
“打你?你又没犯错,我为什么要打你,你可是我的亲侄子!”大伯说。
我爸遭受了毒打,仍然没有说出剃刀的下落。
我爸软硬不吃,大伯无奈之下一刀把我爸一刀捅死了。他不是故意的,是他身后的一个小混混突然往前冲了一下,恰巧撞上了大伯,大伯的手一不留神,就把刀子插进了我爸的胸口上。
“爸!爸……”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二伯仍然死死地把我按在地上。
我爸最后一口气息也散去了,他就这样死了,死的时候还睁着眼睛,面目狰狞,十分可怕。
二伯嫌弃我是个累赘,在征得大伯的同意后,就让人把我绑了起来,从山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顶上扔了下去。
站在山顶的二伯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底说:“你可别怪二伯呀,这全部怪你爹,等你死后可千万别找二伯报仇呀,要找就去找你大伯,你大伯才是主使。”

Rank: 1

91UID
98587103  
精华
帖子
975 
财富
4880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山下
  吉人自有天相。
我侥幸的落到了一棵长在山腰间的一棵歪脖子树上,总算是保全了性命。
可是我的右腿好像在摔下来的时候撞上了一块大石头,骨折了,只要一动,就会疼得要命。
一连三天,我滴米未进,全凭着清晨山间的露水勉强活命。
正当我快要失去生命迹象的时候,一个好心的猎人发现了我,把我从大树上解救下来,并且带回了家。
当我清醒时,一睁眼就看到了黑乎乎的屋顶,忽然一张粗糙的面庞闯入了我的视线,这令我吃了一惊。
“别害怕,年轻人,我是人不是鬼!”
说话的人就是救我的猎人,他和所有的猎人一样,皮肤黝黑,胡须茂盛,眼睛如同猎鹰一样犀利,几乎能一眼看透我的心思。
我的恐惧逐渐消失了,开始充满好奇。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又是哪里?”
“这里呀,可是我家,是我把你救回来,平时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面积很大,我很少出去,除非在这里实在是待得太闷了,才会出去待上一段时间。”猎人的性格很豪爽,直言直语,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拐弯抹角。
我想下床,却感觉右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很沉重,而且奇痛无比。
“你可千万不要动啊,你的右腿已经折了,如果再受到伤害,那你这条腿就残了!”猎人提醒我。
我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乖乖地躺在床上,等候猎人对我的医治。
“年轻人,你可不知道,我家世代为医,祖祖辈辈都是医生,我原来也是一个医生,只是后来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其实这件事故也不怨我,主要因为……”猎人突然止住了,“算了,往事重提是折磨,我还是不说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把你的腿伤治好,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了,居然选择跳崖自杀,要不然别人怎么说现在的年强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差呢,我看呀,就是差,生命只有一次,这么宝贵,还不好好珍惜,唉!”
我无奈地说:“大叔,其实我不是自杀,是别人想杀我!”
“啊?你说什么?有人想害你?那个人是谁?如果他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就去帮你报仇!”
“别介了,还是算了吧,想要杀我的人是我亲伯伯,在害我之前,他们已经把我爸杀死了。”我忽然想到了爸爸,不禁潸然泪下。
猎人咬牙切齿的说:“这都是一帮什么亲兄弟呀,居然自相残杀,肯定是为了钱,现在的世道呀,真是大不如以前了,原来的兄弟之情很单纯,很纯粹,哪有为了钱打打杀杀的,老话说得好,兄弟如手足,无尽手足之间都打得不可开交,更别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普陌生人了。没有永远的兄弟,只有永远的利益呀!”
猎人似乎对世事看得很透彻,他在我一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