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85 | 浏览:88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宅往事:据说这是一个100个人看过,101个人会爱上的故事。 ...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古宅往事》作者:咕噜水
文案:
老宅拆迁,搬进新宅   却发生一堆古怪的事情,   不仅如此,   拆迁队还从地基下挖出一口棺材.......   从此我的身边离奇事情不断   还牵扯出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大秘密......   据说这是一个100个人看过,101个人会爱上的故事。

第一章  初入新家
    推土机轰隆隆的推到一栋老房,早就该拆迁的,但是我舍不得。这是父母留给我的房子,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过,如今要离开了,心情夹杂难掩不舍。
    拎着行李进了新家,屋子不大五十平,一厅一卧一厨一卫。收拾了一下午累的瘫在床上起不来,肚子还咕噜噜的直叫,人活着就是吃喝拉撒睡,一样也少不了。
    冰箱里连个毛都没有,我又跑下楼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方便面火腿和鸡蛋。
    夜晚。
    凉风徐徐。
    路灯在道路两边安静的站岗,不少人形色匆匆,或是饭后悠哉悠哉的散步。我拎着袋子往楼上家的位置看了一眼,那个所谓的家里只有自己。
    看着小区里一家三口在谈笑,玩耍,紧了紧手里的袋子。孤独从心口里蔓延......
    之前在老房子里,还有熟悉的味道,曾经和爸妈居住过的地方,如今搬到这儿,说实话是不适应的。回到家打开灯,不大的房子却是空旷的很。
    我把方便面鸡蛋一股脑的塞进冰箱,留了一袋拿到厨房去煮。
    还没进厨房就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好像是什么开锅了。可是我出门之前并没有烧水或者煮东西,打开厨房灯,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我心大,并没有多想,煮好面之后吃了个干净,把汤都给喝了,可想我该有多饿。
    之后把碗丢在池子里抹了把嘴进了卧室。
    卧室里一张窗子,中间是个床,一进门口有张电脑桌,我平时就在这里工作。我的工作很轻松,是杂志社的编辑和摄影师。平时会拍一些好的封面配上文字发给编辑,少数的时候会去编辑社开会,多数就在家窝着码字,或是带着摄像机出去采景,工作悠闲且惬意。
    打开电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工作。
    跟编辑讨论一番新的杂志进项,然后开始码字。黑黢黢的屋子没开灯,一台电脑发出幽蓝的光,没一会儿就感觉肩膀痛,伴随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
    一开始没留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碰自己,很轻。
    转过头看什么也没有,抬起头望向棚顶依旧如此。奇怪,难道得了肩周炎?
    晃荡晃荡身子,做舒展**。要知道经常坐在电脑跟前很容易得这些毛病,我平时也很注意,劳逸结合,但奇怪的很,我一起来肩膀就没有那种压迫感,舒服多了。
    奇怪。
    算了,估计是收拾一天屋子累到了,明天还要去一趟编辑社早些睡。我开始犯懒,明明是工作时间,却说服自己躺在床上。不过大抵还真是累到了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换了新家睡的不舒服,很陌生,还做了个奇怪的梦。
    都说也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梦到回到老房子里。老房子依旧是破败的样子,虽然我已经尽力在维护了,但抵挡不住岁月的痕迹。
    往事一幕幕,一家人的欢乐,小时候在院子里玩的模样。
    眨眼间房子被拆了,变成一片废墟。
    突然有个人冒出来,脸色苍白,眼珠子凸出,就站在废墟上问我,为什么要离他而去。之前还沉浸在幸福的回忆里,画风转变冒出来这么个鬼人,吓的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
    凉飕飕的。
    窗帘不时飘动,窗子不知什么时候开了。
    我记得明明睡觉前是关了窗户的,因为怕受风,从小养成的习惯,无论多热,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关窗子,而且现在却是开着的。
    我踮起脚踩着地板上关上窗子,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冒出星星点点,而城市中灯火通明。
    哒哒哒——
    一阵碰撞的声音。
    我冷不丁的回头,什么都没有。
    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隐约的看到房间里大致的轮廓。说实话我有点儿心虚了,联想到之前屋子里总有莫名其妙的声音出现,脑袋里浮现一个不太美好的想法。
    尽管我心再大,也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儿来。
    啪~打开灯。
    屋子里依旧如初,没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缩在床上,不敢乱动。把被子蒙在身上,只想等着快点儿天亮。好在迷迷糊糊的到了天亮,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了个精神。
    “喂,是林笙吗?”
    “是我。”
    “是这样的,我们拆迁队昨天拆老房子的时候发现你家地基下面埋了口棺材,怕是——”
    我放下电话,脑子里断了片,主要是被吓得。一想到自己生活二十多年的房子底下有这东西,想一想就起了鸡皮疙瘩。醒过神来连忙洗漱换上衣服出门,在楼下拦了辆出租,直奔老房子去。
    老房子在郊区,泥泞的土路上坑坑包包的,坐在车里的我心烦意乱,加上也有昨晚没睡好的缘故,整个人都委腻不振。
    到了地方,给了车钱,让司机等我一会儿,因为一会儿还得回家。
    “师傅。”我看着站在挖掘机面前的中年男人喊了一声,绊了脚磕在石头上,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
    “来了啊。你看看,是不是你家里埋了什么人在这儿。”师傅叼了根烟,**了指废墟下面。
    自己的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心里难免不忍、落寞。顺着师傅的手看去,那片废墟下面隐约露出棺材的一角。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以前从未听说过自家地基底下埋过什么人,这倒是奇怪的很。说实话,心里也是很膈应的,如果早知道的话,可能一天都不会多待。
    “用不用给你刨出来。”
    我从兜里摸出来五十块钱给师傅,“那麻烦师傅了。”她倒是想看看这棺材是怎么回事,里面是不是真的埋了啥人。如果说是在盖房子之前有的,那么挖地基的时候必然会发现,如果说之后的事,那么家里的人也会跟我说。
    师傅收下钱,蹬上挖掘机,三下五下的把那棺材从废墟底下撅了出来,放在我的面前。我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扇扇鼻前儿面的灰尘。
    黑红色璃子木,上边儿刻着花纹。看年头应该是很久远了,有着风化的痕迹。
    师傅从挖掘机上边儿跳了下来,走到我身边发出啧啧的声音,“丫头啊,这不会是古董吧,或者说你家下边儿有个古墓?”
    我摇摇头,对于师傅这种想法却是想笑也笑不出来。
    犹豫再三,还是大着胆子走过去,扑了扑棺材上的土,用力抬起,却纹丝不动。师傅说,“姑娘啊,这棺材下葬之前都要棺封入土的,用钉子钉死,你这么点儿力气肯定是抬不动的。再说,你胆子可真大,还不赶紧找个地方重新埋了,现在可讲究呢。”师傅看我这模样,只觉得可能是祖辈上的人,所以好心叮嘱。
    我拍了拍手,点点头,既然是自家老房子底下的,那么自己不处理怕也是说不过去。不去探究太多,打电话叫帮手,把这棺材埋得远一些,也算是尽了人道。
    看着我走远,师傅重新上了挖掘机,继续深挖。刚刚这棺材一出土围了好些人,都让他轰走了。那棺材一看就年头久远,说不定底下真是个墓室。那么,挖出来点儿东西能值钱就赚大了,总比每天这么辛苦的工作。
    我处理好棺材的事情已经到下午了,忙的晕头转向,也饿的不轻。从早上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眼看又要日落西山,赶着在回家前吃了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
    把摄像机放在一边,对着自己来了张与美食的自拍。
    我今生有两大爱好,一懒,二吃。当然,可能还有更多的爱好,但是最靠前的一定是这两个。吃饱喝足买了些日用品,打算回家好好的洗个澡。
    屋子里一片漆黑,窗帘被风吹的打起卷儿。
    我揉着肚子拿钥匙开门,一进去就觉得凉飕飕的,赶紧把窗子关上。记得走的时候自己也没开窗户,难道也年久失修,不听话了?
    说实话我是瘆的慌,一想起昨天的那些奇怪的,有些不敢回家,硬壮着胆子的。但是现在这个社会不谈封建迷信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找个称心如意的地方住很不容易了。租金便宜,又离得单位近,地点又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能找到这房子真是走了大运。
    所以,不去想有的没的加深自己的恐惧。
    冲了个澡,雾气不一会儿充斥了不大的浴室里。几缕黑色的秀发随意搭在脖颈上,纤细的脖子,漂亮的锁骨……
    我抹了把脸,四处打量这间封闭的浴室,总感觉有人在看我。突然的转过头去,然后在转回来,我想我一定是神经质了。
    打开电脑,跟编辑沟通,还有说了今天发生的奇葩事。我跟编辑相处的好,和朋友没有两样,虽说是我的上司,除了聊些工作以外,还会聊些其他的生活琐事。
    哒哒哒。
    我敲过去一行字:编辑大大,最近也不知怎么了,一坐在电脑前就觉得肩膀痛,还总感觉有人碰自己似的。
    经过我之前跟她说了一大堆屋子里面奇怪的情况,编辑大大给我敲出来四个字:鬼压身了。
    卧槽,真是不嫌事大。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你抢我台词
    卧槽,真是不嫌事大。
    我现在一个人深更半夜的在家,本来就够害怕的了,还吓唬我,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我哀嚎。
    编辑大大夏翎说:逗你的,要不要我去陪你?
    算了,大半夜的自己也不想折腾她。
    夏翎说:我只是猜测,我听说如果屋子里真的有鬼的话可以出现在镜头里,要不你试试看?
    因为镜头可以捕捉这些微妙的东西,而人眼未必可以看的到。
    镜头?
    我揉了揉肩,觉得她说的可以采纳。于是打开灯,调试好摄像头放在支架上,离得稍微远一些,可以拍到自己的全身。
    设置好定时拍摄,屁颠儿屁颠儿的又回到电脑面前,留给摄影机一个完美纤细的侧影。
    然后问夏翎:要不要看我玲珑有致的侧身?
    对方回了个自恋鬼。
    我咧着嘴乐,有她陪我说话分散注意力,感觉没那么怕了。
    起身去拿摄像机,目不转睛的盯着刚刚里面录制下来的画面,笑容慢慢的凝聚。
    只见摄像头里的我坐在电脑前面,时不时的摆出**动人的姿态,时不时的翘起二郎腿跟夏翎聊天,浑然不知自己的肩膀上面踩了一双脚。
    大而粗糙的脚掌时而踩在我的肩膀上,我一动他就荡漾着,时不时的碰撞我。而在顺着脚往上看,腿,身子,然后是一张男人的脸。男人脸色煞白的盯着电脑屏幕,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好似正在看着自己聊天一般。
    而他的脖子上正挂着一根绳子,连接着天花板。
    啊——
    第二章算命先生
    啊——
    突然一个放到的脸从摄影机里透出来,吓得我嗷的一声跑了出去。
    其实,刚刚那脸是我自己的,拿摄像机的时候录下的。但是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回到屋子里去,原来就在我的脑袋上边儿竟然有个吊死鬼,太恐怖了。为什么之前租房子的时候房东没跟我说?
    我气的立马想给房东打电话去质问,结果发现出来的匆忙,只穿着拖鞋睡衣,电话什么的都没有带出来。
    我捋顺了气,让自己得到短暂的平静,安慰自己。
    虽说那屋子里可能死过人,但是并未有伤害自己啊。
    不过如果只是平常人死了,那么也没什么,这吊死鬼可是横死的。而且,而且,一想到厨房里总会有奇怪的声音发生。我害怕着屋子里不止一个鬼那么简单,越想越害怕,越没有勇气进屋里拿电话寻求帮助。
    我抹了把脸上的汗,倚靠在门上,看着空荡荡的楼梯,一个人也没有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一天天的稀奇事情太多,先是老宅里出现个棺材,再就是租户里发生这种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着外面已经这么晚了,自己就算穿着拖鞋和睡衣应该也没几个人瞧吧。算了,不要脸比不要命强。我一个人撞着胆子下楼,然后摸索着往夏翎家走去,夏翎家跟自己家住的不远,但也不近,路上本来行人就少,谁知道走一走路灯突然灭了。这下子我彻底慌了,小跑起来。
    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四周都黑漆漆的,我只顾着往前跑,明明天上的月亮那么大,可是却暗的不像话,我心里惊,生怕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
    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人,背对着自己站着,好像是个男人,形体很好腿很长。我想不管怎样都是个人,去叫他让他帮助自己,总比一个人提心吊胆的走路好。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既然路两边的房子我都看不到了,又怎么能会看到那人的身影。我撞着胆子跑了过去,“喂,你好。”
    其实我有点儿打怵,怎么能让他帮助自己。毕竟这深更半夜一个女生穿着睡衣拖鞋对你说,“请把我安全送到某某某。”人家会以为你神经病的。
    “终于来找我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尼玛蛋你谁啊。不会误会我是你前女友神马的吧。
    “我们认识么?”我想走到他前面去看他的脸,结果他却转身说,“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回去吧,我会去找你的。”
    “那个啥,我就想让你陪我走一段路,我想去我朋友那里,可是路灯停了,你送我过去可以么?”这人可真奇怪,有病吧。“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就自己走了。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了。”
    我想别找个同伴没找到,找个精神病岂不是更危险。
    我说完就继续赶路,走出能有一段之后他叫住我,“等等。”
    我转身不解,本来还有一段路隔着,他却突然到了我的面前,鼻尖碰着鼻尖,突然放大的脸,让我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一手却被他揽住腰,“等我,我去找你,或者你来接我回家。”
    “啊!”我大叫,他却突然亲住我的嘴,冰凉的唇,冰冷的气息。
    我惊恐,浑身冰凉。
    许久,他松开我,消失在面前。
    睁开眼,发现还在出租屋里,外面天已大亮。而自己则躺在地上,手里还捧着摄像机。难道昨天自己惊吓过度直接晕过去不成,然后睡了个觉做了个梦?
    摄像机我是不敢再去看了,拉开窗帘让外面的阳光照在屋子里的角落,看着外面的行人匆匆,心里安稳不少。
    我靠着窗子给房东打去电话,那边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嗡嗡嗡的好久也没人接。
    现在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新的地方住,又不敢继续留在这里。没有办法,我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去编辑那里蹭地方住。
    我跟夏翎关系好,除了工作关系平时就跟朋友似的。想着跟夏翎打个电话一会儿过去找她,结果也是响了好半天没人接。看了眼时间,应该在开会。
    吃过饭,夏翎给我回了电话,说是刚刚在忙没听到,约好中午两个人在茶餐厅发见面。我先去的茶餐厅等她,点了杯咖啡慢慢喝着,不一会儿她便到了。
    这种心情怎么表达呢,出门在外的有个朋友实属不易,我眨着大眼睛求收留求可怜的时候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夏翎时尚都女一个,大学毕业后独自打拼,慢慢的在杂志社有了一席之地。她身着一身白色OL职业女装,收腰短裙踩着高跟鞋。妆容精致,头发披散,时不时的拂过耳后,“我说你至于么,自己吓自己吧。”
    我连忙把摄像机递给她,“我昨天听你的都录下来了,不信你看看。”
    夏翎半信半疑的接过摄像机按了播放,然后细细的看着,我喝着咖啡手心里攥出了汗。等她看完把摄像机还给我,“是挺吓人的。”
    “是吧,我就说是嘛。”她表情淡淡,一点儿都没有被吓到的感觉,我倒是好奇她胆子怎么大成这样。就算不是亲身经历,也不至于这么淡定,结果她道,“你大半夜自己在房子里乱逛,披头散发的模样确实挺吓人。”
    “你没看到吊死鬼么?”我问。
    “你鬼故事看多了吧,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没影的事。”
    我不信,连忙翻过摄像机倒出一遍自己看,结果真的没有。只是自己坐在电脑面前搔首弄姿,然后时不时的在屋子里走动,然后突然放大的脸取过摄像机,全程都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半空中吊着的人,没有踩着自己的脚。
    我……我……
    可是我明明昨天看到了,不可能是做梦啊。
    我张着嘴半响也合不上。
    夏翎说,“稿子准备的怎么样了,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还提到了,你抓紧交哈。别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工作才能加薪。虽说你现在有了笔拆迁款,但也不能指着这个过是不,还得好好工作。稿子下期就要用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也说不出来,现在的心思别说工作了,一回那屋子就怕。
    我说,“我去你那住几天吧。”
    夏翎显得有些为难。
    “你男朋友去在你那?”
    夏翎点点头。
    “好吧。”我算是没办法了,只好让夏翎帮我留意房子,我想从那搬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出去。夏翎拍了拍我的手说,“我看你挺憔悴的,你应该好好休息。我怀疑你是生病了。”
    “精神分裂了。”我白了她一眼。
    她说不是,“你这样白黑颠倒的工作,很容易神经衰弱,不如好好的上班来单位,过正常的日子。”
    你不正常,你全家都不正常。
    我笑嘻嘻着说好。
    夏翎点了些吃的,我陪她吃完,然后一同出了茶餐厅。她直接去了公司,而我则在大街上游荡。
    不敢回家,也不知道去哪。
    不想去公司,说实话不是很喜欢单位的工作环境,不舒服。
    “姑娘,我见你眼神空洞,神情飘忽,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发生?”走过天桥,一个摆摊算命先生坐在地上仰着头看我。
    我一听,连忙蹲下身子,“老先生,你不应该说我最近有大财降临,或者血光之灾么,你这咋还分析起眼神空洞神情飘忽了?莫非先生研究过心理学?”
    算命先生见我主动搭话,笑了笑,缕着胡须,“时代在变化,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但是新的文化也得学习是不。”
    我笑,他还挺逗。
    “帮我看看吧。”我把脸伸过去,“你看仔细了,别想糊弄我。什么面相,手相,摸骨,生辰八字的都对一对在下结论啊。算准了给钱,算不准不给钱。”
    算命先生一瞪眼睛,“你抢我台词。”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追踪
    算命先生一瞪眼睛,“你抢我台词。”
    我咧着嘴乐,心情也好了不少。
    可能是感觉遇到鬼了,在偶遇个什么算命先生的,多少会有些安心吧。
    算命先生瞧了我两眼,也没看手相,也没摸骨,而是掏出三枚铜钱来,“我算命看缘分的,而很多事都会有机遇去改变。人生中的选择太多,看准一时看不准一世,时时刻刻都在变。这儿有三枚铜钱,你握在手心里想你所想,然后晃悠晃悠在摊开,我便知晓一二。”
    说的还挺神奇,我接过铜钱想了自己最近发生的事,然后还对着手心里吹了口气,跟许愿似的。上下左右晃了晃摊开放到算命先生的面前,“您瞧瞧。”
    嘶~
    算命先生倒抽口气。
    “怎么的?”看他这副样子,我心有不安,不知是有大事发生,还是故弄玄机。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目光奇怪,那眼神就跟瞧着死人似的。
    “阴寿缠身,阳寿已短。姑娘,你命不久矣也。”
    我傻愣愣的看着他,没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什么叫阴寿缠身,阳寿已短。什么意思?听起来不似好话,但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说。
    “先生你……”
    “就是你活不了几天了。”算命先生叹了口气说道。
    你特么才活不了几天了,你全家都活不了几天了。
    我想我就是个逗逼,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完全不一样。
    “那怎么办,有什么解救之法。”我可怜兮兮的看着算命先生,生怕真的会这样。我自然也留了心眼,怕他忽悠我,毕竟现在骗子比较多。可是经过这两天的事儿,我实在是害怕,想抓住根救命稻草。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外一真准了呢。
    “出城往东,十里开外,有一土坡,你去……”
    第三章寻找棺材
    “出城往东,十里开外,有一土坡,你去……”
    我紧张的不敢眨眼睛,紧盯看他说道,“出城往东,十里开外,有一土坡,你去……咳咳,咳咳,咳咳。”
    我寻思这算命先生不会要泄露什么天机嘎嘣一下死了吧。
    “没事吧,老先生。”我连忙去一旁的摊位买了瓶矿泉水递给他,他猛的喝了口,憋的脸通红,“差点儿被自己口水呛死。”
    额——
    “那个啥,我说到哪了?”
    “出城往东,十里开外。”
    “对,出城往东,十里开外,有一个土坡,上去之后你便能看到个坟圈子。”
    “然后呢?然后呢?”
    算命先生瞥了眼我,继续道,“年轻人,表要

Rank: 1

91UID
97899071  
精华
帖子
1530 
财富
7665  
积分
154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心急。”
    我寻思都没几天活头了,你不急啊。
    “那坟圈子里有口棺材,你打开棺材把里面的东西抱回家,方可保你平安。”
    我——
    我站起身来,“先生昂,我还有事,先走了,不陪你唠了。”开玩笑,棺材里那是什么玩楞,那肯定是尸身啊。她特么去抱个尸身回家搂着睡觉吗?
    “姑娘,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身后响起算命先生的声音,“唉——还没给钱呢!”
    给钱?陪你聊这么久,还没收你钱呢,还有那瓶矿泉水,哼哼。还想管我要要钱?
    回到家,一股子凉意习身,要是有别的地方去,我一准儿不会回来。可是——没办法了。我就站在门口,也不往前走。
    哒哒哒。
    哒哒哒。
    屋子里安静的除了呼吸声,就是磕碰椅子的声音。
    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慢慢退出屋子。算了,别嫌浪费,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拆迁爆发富,去住旅店应该也说的过去。
    星级宾馆是住不起了,快捷宾馆离得还远,只好住在家不远的旅店。想着这么也不是办法,拿出手机又给房东打了个电话,结果依旧无人接听。
    这房东莫名其妙消失了不成?
    有些心慌,我坐在床上,看着这不到十平方的房间,发霉的墙壁,一个方块儿电视机。还有个洗手间,然后就是张板床,连个窗户都没有。
    好吧,才三十块钱,要求也不能太高。
    我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来玩。可是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本应该对手机十分感兴趣的,却对着手机打起了瞌睡来。
    哈欠连连,最终我忽略了这个糟心的房间环境,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夜受到了惊吓没有睡好,不一会儿我已是睡的昏天暗地了。
    “滴嗒,滴嗒,滴嗒……”
    “滴嗒,滴嗒,滴嗒……”
    不知哪儿传来的滴水声,格外的刺耳,生生将我从美梦中吵醒,心底瞬间便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然而,当我无比愤恨的睁开眼,打算寻找声音的来源从而将其掐断时,眼前猩红弥漫的情景,却让我全身像触电一般,动弹不得。
    血,整个房间到处充斥着血色,房顶更是不断有鲜血往下滴,滴在地上,滴在床上,甚至滴在我的身上脸上,我想抬手擦掉脸上的血,却怎样都抬不起手来,再加上刺鼻的血腥味,呼吸都变的万分的困难,更不要说是逃离这个可怕的房间了。
    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离奇恐惧的事件,所以看到眼前的这般景象已然是六神无主,不知道呼救,不知道自救,只是默默的等待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