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32 | 浏览:889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腹黑相公刁蛮妻:假小子之13姨太要**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如此和平安详的气氛中,偏偏就有那么一个不入群的蝼蚁作怪。哼,可恨!我真想把楚焕的牙齿一颗颗都打落,然后都排好安在门上,专门用来给我撬核桃。
    小样的,楚焕若是有朝一日落在我手掌心里,我非把这小子蹂躏得衣不蔽体直接投海自尽……呃,不知道这个镇子距离海边远不远呢?想到海边,不由得想到了那次跟赫兹去海边度假,一群男人中,唯独我的赫兹身材最火爆,引得一群大妈纷纷吹口哨,妈的,当时气得我就打昏了好几个色眼眯眯的大妈大婶。哎哟,穿比基尼哦,而且还是很窄很短的小短裤,臀沟都一清二楚不说,前面更是沟壑分明,看得个我哦,已经流了好几伙鼻血了……不免失落几分,我梅雪不在他身边,不知道小赫兹现在被哪个色女YY呢。唉,小赫兹被别人吃了嫩豆腐,那我也只好就地解决需求,勉强找个小赫兹替代品来满足我对小赫兹的思念之情了。想到此,又不觉得想到了小染染。呀,小染染好啊,又嫩又香又纯的,好像刚刚出炉的鲜奶奶油蛋挞,只不过……性情太过柔顺,不知道我使出杀手锏把他扒光衣服时,他会不会稍微反抗那么一滴滴呢?如若太过依顺我,也挺没意思的哦,缺乏那么一点点强暴的意味……
    如此天南海北地胡乱想着,突然感觉耳朵好疼,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耳朵竟然被人家揪着,从地上把我拉了起来。
    “死丫头,别再那里装神弄鬼了!哟呵,流口水了!你这个死丫头,不知道又想什么色想法了吧?”楚焕那该死的坏笑声。
    我装作不知道怎么回事地朦胧睁开眼,眼风一扫,发现四周没有别人了,偌大一个屋子,竟然只有我和楚焕两个人了。不妙,这个单处的状态好像与我不利。
    “不可对本老爷不恭!尔乃是与十二姨太太偷情的不轨者,定要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我想要继续用鬼魂吓唬住楚焕。
    没有想到……
    咣!楚焕直接敲了我脑门一下,笑骂道,“还装?你装鬼装上瘾了?要不要我直接掐死你,让你干脆做个真鬼?”
    被人识破了,我暗骂一声姥姥的个腚的,无奈,才打了一个哈欠,“哎呀,好累啊,发生了什么事哦,我怎么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啊?”我实在看不惯楚焕得意的诡笑,于是手掌狠狠拍了近在咫尺的楚焕的脸上,啪一声好是清脆,自语道,“哎呀,好大的一只黑眼苍蝇哦,年纪大了,眼也花了,这个世道变得,竟然苍蝇都比人脸大了,唉,畜生都成精了……”
    “梅雪!”我手掌心里,一个闷闷地怒吼声传来。
    “啊!小染染!我的帅哥你来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啦!”我瞪圆眼睛,满目生辉地看向楚焕身后。
    楚焕凝眉转脸去看,我趁机咕噜一下爬了起来,撒丫子就跑。
    “死丫头!你净会骗人!”楚焕反应过来,咒骂着,追在我身后。
    我一边跑一边说,“楚大英雄注意用词哦,我梅雪从来都是不骗人的!”
    “你还敢说你不骗人!看我抓住你怎么惩治你!”
    “啊,我真的不骗人,只不过,我承认我专骗畜生……”
    “哇呀呀……死丫头,你不气死人不行是吧……”
    我终于在千锤百炼之后,被楚焕那个混蛋捉住了,当然是老鹰抓小鸡的架势,我被他揪着衣服领子,提在手里,阔步前行。
    我使劲踢着我的花枪腿,试图踢到他身体某处,可是,人家人高马大不说,还是肩宽臂长,我被人家提在半空里走着路,根本就够不到人家一丝一毫。
    下辈子我一定要求投生成姚明大叔那样的身高。
    “哎呀,那个女人是谁哦,竟然被楚公子拉着?真是荣幸死了!”一个花痴丫鬟低声发嗲。靠,她眼睛瞎了吗,这能叫拉手吗?
    “好像是十三姨太啊,今年度最最猎艳美男子金奖获得者嘛,啧啧,那副模样,不仅吃了大少爷的豆腐,还跟帅才楚公子如此暧昧……啧啧,老天爷瞎眼了吗?”另一个痴女哀叹道。
    我下巴被楚焕大手扳过去,他鄙夷地瞅瞅我,阴阴地问,“你吃了大少爷的豆腐了?”显然他也听到了那几个丫头的嚼舌头。
    我倒是想!可是还没有吃到嘴呢。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九章 吃下毒药
    “嘿嘿,只许你狂暴偷情,难道不许我小小偷腥?”我白他一眼,提醒他可是跟金府十二姨太有染的恶劣事实。
    他眯了眯眼,“我楚焕偷遍天下所有女人都行,咱有这资本!你算什么?小破丫头一个,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气质没气质,要人品没人品,你凭什么偷腥?你若是吃了金家大少爷的豆腐,我这就把你开膛破肚,你吃了多少给我吐出多少!”
    天哪,不是吧,开膛破肚?呜呜,我对于楚焕说到做到的可信度,极为认可的。
    “呜呜,花样美男楚大少,你眼睛是雪亮的,心里是有数的,你看得非常准确,料事如神。就我梅雪这样的歪瓜裂枣,果真还没有能耐吃上大少爷的豆腐……呜呜,楚大少啊,您满可以省略下开膛破肚这个程序了。”
    “哼,这还差不多!”楚焕下巴一昂,继续提着我后领子迈步前行。
    “那个……弱弱地问一下,能不能放下俺,让俺自己走呢?这样子姿势,很丢脸的啦。”我双脚伸啊伸的,试图够到地面,可惜是无望了。
    “不行!”他断然拒绝,嘴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哎呀,英雄啊,美男啊,俺肚子好疼啊,好像要拉肚子了,而且是拉稀……”我眨巴眨巴眼睛,想着如何逃脱楚焕的手心。
    “那你就拉到裤子里吧。”他够狠!
    “呜呜,美男啊,帅哥啊,你这样一只手扯着我,多累啊,你累坏了这只胳膊,就无法在偷女人时候摁住人家身子了啊。”
    “哦……也是哦,有道理。”看来他偷情的事情最为重大,我的这次胡侃立刻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想了想,然后点头应允,“好,就按照你说的,让这只胳膊歇一歇,免得晚上没有劲了。”
    “嘿嘿,是吧,是吧……”我以为下一秒就可以双脚接触地面了,却不想,人家把我从这只手,大模大样地挪到了另一只手上,继续往前走。
    “啊,怎么回事?”
    “轮着来啊,这只胳膊反正一直闲着呢,让那只歇歇。”他好整以暇地咧嘴笑笑,一副刻坏点子的狡黠。
    完了完了,我落入楚焕这个混蛋的手里,一定是死无全尸了。我害他那么惨,他身体的零件几乎都被我折腾散了,他对我一定是深恶痛绝的,恨不得置我死地而后快的。
    “哎呀,楚公子啊,我可是金府的十三姨太,你这样扯着我,让大家看到了,要怎么闲言碎语啊,怎么说,我也是遗孀啊。”
    “就你这长相,别说是个二婚头了,就是处子之身,我都看不上眼呢,谁愿意说,说去!”
    前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面我看到了一处院子,院门写着‘怡悦斋’三个字,想必是从怡情悦性四个字得来的。这个地方正对楚焕的胃口,他正是夜夜换女人,也怡了他的情了,也悦了他的性了。
    天哪,地哪,爹啊,娘啊,楚焕竟然把我带入房里,丢到了床上?!
    他不会是兽性大发,拿我解渴吧?
    我护着前胸衣襟,团成一团,防范地瞅着正坏笑着的楚焕。
    话说……昨晚看到他和十三姨太那个那个……他的很可怕哦,东东可怕,气势可怕,行起事来,像是野兽一样凶猛无敌,冲锋陷阵,势不可挡。
    我摇一摇头,吓得心跳加快。妈的,我可不要被楚焕这样凶狠的不知疲倦的色情狂折磨呢,我不要流血而死!
    浑身就那样抖个不停,上下牙齿打架,“你、你、你……”
    “嘿嘿,你抖个什么劲?难道还妄想我会怎么你不成?啧啧,你这样的,也能够称之为女人?真是见了你,我恶心得都快要呕吐了。”
    我抱拳作揖,“多谢英雄恶心,多谢英雄嫌弃。”
    他翻了翻白眼,“哼,不知好歹的白痴!你可知道,你们金府的女人,有多少人给我暗送秋波、投怀送抱?哎呦呦,简直就是摩肩擦踵,应接不暇哦。我这样的优质男人,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奢望和痴想?”
    我对他有奢望?我疯了不成?
    “楚大侠,你是比国务总理还要忙碌的大人物,那么多那么多女人都排着队,等着你去遍撒雨露呢,你还是放了小人一马,该造人就造人去吧。”
    他含恨地瞪我一眼,“无知者!我先翻翻本子,看看今天该去哪个女人那里去了……”我心里说,快去,快去啊,你去了,我也就可以逃了。
    他翻了翻一个厚厚的本子,不屑地讥笑一声,“哎呀,今天是那个**啊,呵呵。”他说着,却拿眼角眼风扫着我,好像在看我的反应。
    我恨不得他马上就动身离开,像是轰赶小鸡一样对着他摆手,“楚大少您快点去吧,晚了人家等着多么焦急啊,不送了啊,好好玩,玩得痛快点。”
    咣!他直接走过来,也不知道哪里一股子邪火,用那个厚本子照着我脑袋就是一下子。
    “你就这么盼着我去别的女人那里啊?”
    我点头夯实,“是的,是的,简直就是翘首以盼。”
    他恶劣地扭着我腮帮,“我还偏偏就不去了!我要先收拾你!”
    “啊,呜呜,我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真的,美男,我要胸部没胸部,要屁股没屁股,没腰没腚,也没有良好的床风,您若是睡我,那简直就是浪费您的宝贵生命啊。”
    他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这才呵呵笑起来,“呵呵,谁说要睡你了?自作多情。”
    ( ⊙ o ⊙ )啊!
    “那你打算怎么收拾我?”我如此问着,还是情不自禁地瞅了瞅他下身某处。
    “我打算……让你做我的奴隶!”他坏笑一丝,一手伸过来,掰住我的下颌骨,我一个眼神花花,嘴巴里就多了一个圆不琉球的东东,我下意识想要吐出来,可是鼻子被人家一捏,然后又在我颈部穴位一摁,咕噜一声,一个玻璃球一样的东西滑入了我的胃里。
    “咳咳,什么东西啊?”可恶,万一是狗屎做的糖衣炮弹,那不是臭死我。
    “呵呵,一颗丸药。”
    “我又没病!”我拍着胸脯,试了试能否把它翻吐出来,却感觉肚子里热乎乎的,好像注入了什么暖流一样,我纳罕,不会吃下去立刻就融化吸收了吧,我这个该死的贪吃牛胃啊!
    “呵呵,你是没病,可是吃了它,就可以生病了啊。”他坏笑丛丛。
    ( ⊙o⊙?)
    “你给我吃了毒药?”我声音都是颤颤的。
    他摇头,“非也非也,比毒药还要毒。”
    “啊!你、你、你、你……”呜呜,我是不是马上就要英年早逝了?我还没有活够啊,我还没有吃到男人的滋味呢……
    “哈哈,是不是感觉肚子里热乎乎的?好像在烙饼?”
    “嗯嗯,很热,不过不像烙饼,而是像煎鸡蛋。”
    “那说明药效开始在你体内散发了,恭喜你。 ”他两只熊猫眼,眨啊眨的,一脸张狂的笑。
    “谁研制的如此厉害之物?”
    “当然是我啦,我研制的啊。是不是发现我在你心目中形象立刻高大起来?佩服我吧?”
    “哎呀呀,了不得啊,我对你的佩服和敬佩,简直就是滔滔长江之水,后浪推前浪,一浪又一浪啊。解药呢?”
    他手一摊,“解药在这里啊。”
    我狞笑一声,伸出去小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手心里抓去……可是,抓了个空,他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 ⊙ o ⊙ )啊!我傻眼。
    “哈哈哈,你以为我楚焕是傻蛋啊,给你了毒药,再送给你解药,我那不是白忙活,拿着自己开涮吗?告诉你梅雪,你惹到了我楚焕,就等于把命送给了我,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我就是你的主子,凡事你都要听我的指挥和安排,否则,我定期不给你解药吃,你就要死翘翘,而且是死得很难看!你可听懂了吗?”
    我傻了足足五秒,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揉着鼻子闷闷的说,“奴才明白了。”
    “哈哈,什么奴才啊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奴才是男人,你是奴婢。重新说一遍。”
    “呜呜,奴婢明白了。”
    “哎呀,这么乖啊,好吧,奖励你下,给你解药吃。”他瞟我一眼,抿嘴灿烂一笑,手指一弹,我嘴巴里就多了一颗药丸,我一吞,进肚了。
    嘎嘎,楚焕这小子这样好骗哦,装个低眉垂眼的奴婢,他就奖给解药了,哈哈,难道他不懂得卸磨杀驴这个词语吗?
    我刚想从他床上跳下去,乐呵呵地走掉,他却抱着胳膊缓缓地说,“哦,忘记告诉你一声了,这夺魂丹没有完全的解药,只有周期性的解药,就是你刚才吃下去的那颗,隔上一个月就需要吃一颗,不吃的话,就会浑身溃烂而死。”
    “啊,不是吧?那要吃多少颗解药才不用再吃了?”
    “咳咳,你活着一天,就需要解药一天,也就是说,你不想依赖解药,那就只有一条路了——死。”
    咣,我气昏了。
    楚焕!这个猪狗不如的混蛋王八蛋哦!我掘了你祖宗八代的祖坟去!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十章 升级为总管
    大丧过后,我荣升为大夫人手底下的红人,只源于大夫人最是迷信,最为相信那天我装疯卖傻胡侃的话,所以,即便大夫人十分看不惯我不淑女的个性,却还是让我当了后院的内帐管家,也就是说,外面账房我不管,可是后院所有女人们的开支都是我梅雪说了算的。
    这不,我此刻正在一个大殿里,跟所有房里的夫人、小姐、丫鬟、嬷嬷们开着集体会议。
    “咳咳!刚才我已经说了很多很多了,上面有天,地下有老爷,身边有夫人,我梅雪做事情,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哪个人都不要在我跟前充当现世活宝,我这里没有的特殊可以讲,一切都按照刚才颁布的原则办事。谁若是跟我作对,那就是转着弯与夫人作对,那你也是不想要命了,大家都知道的,我们老爷英明神武,去了地下还能够带走十二姨太……咳咳,这活生生的例子,大家都有眼睛,也都是看到的了,不必我再重复来讲,总之,诸位都是一个脑袋的,不要拿着项上人头乱开玩笑。好了,就说这些,有事禀报,无事散会!”
    乌压压的一群黑头,目光所到之处,都是云鬓琳琅的金钗们。屋里有立着的,身份高的如夫人们,院子里低头立着的,满当当的几百号人,都是金府执事的丫头老妈子们。
    而我,屋里八仙桌旁边的太师椅上,大模大样坐着的就是我梅雪。 八仙桌上摆着六样鲜果点心,还有新沏的茶水,香茗飘渺。而我则懒洋洋地单腿翘到椅子把手上,那条腿惬意地晃荡着,另一条自然下垂的腿,却是赤着一只脚,鞋子被我踢到一边。
    弯竹、青竹一边一个,侧立在我两边,已然是头号丫头的架势,那弯竹还好,脸上一直保持着她经典的纯真微笑,青竹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冰着一张脸,傲视群雄的样子。
    一时间,屋里、院子里都被我痞子的话,震得静静的,连个咳嗽的人都没有。
    “十三妹妹……”许久,屋里总算有一个中年女人开头讲话。不等她说,我就狠狠白了她一眼,拉着腔说,“让你满大街认亲呢?谁是你十三妹妹啊?”死老太婆,老得一脸褶子了,当我姨妈我都嫌她丑呢,竟然喊我妹妹?
    三夫人一愣,没有想到我会如此不给她面子,脸皮僵了僵,才干笑两声,说,“我老糊涂了!十三奶奶……”
    “妈的!你糊涂是你的事,你凭啥咒我啊?我才十七岁,正是娇嫩柔媚的一朵花时,你怎么就把我往老态龙钟里叫呢?我哪里像你奶奶了?”我皱眉,心里却不屑地骂道:我就是沾了你便宜,也让你毫无脸面……(*^__^*) 嘻嘻…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小太妹的恶劣品质适时地窜了出来。
    这几个如夫人可是不好对付,都认为自己产下了一男半女的,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有地位,有资本,想要跟我斗。棒打出头鸟。谁第一个站出来跟我找茬的,我那当然要拿谁来使劲涮。
    我冲冲的话,气得三夫人胸脯一起一伏的,忍了半天,才皮笑肉不笑地说,“十三如夫人,这样称呼可以了吧?”
    我呼噜呼噜,像是爷们一样吸了两口旱烟,从鼻孔里幽幽地喷出几口烟,然后极是享受地往右边一歪脸,立刻,青竹就往我嘴里送了一块香梨。 我连看都不看三夫人一眼,仰着头,惬意地嚼着那口梨,然后梗直脖子,把梨渣吞进肚子,才慢悠悠地说,“青竹,告诉这些人,该如何称呼本总管。”
    “是。”青竹淡扫众人一眼,理直气壮地说,“从今往后,见了我们主子,大家都要尊称为梅总管。现在,还不快快见过梅总管!”
    所有人都白了脸,不得不齐声喊道,“梅总管!”
    我得意地咧嘴一笑,瞥了几眼屋里立着的其他几个姨太太,她们都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气绿了脸。于是我就假笑着说,“几位如夫人也都算是我的姐姐,那就搞个特别关照吧,特许你们几位如夫人,称呼本总管为梅姑娘。喊来听听?几位姐姐?”
    这些如夫人都不悦地彼此看看,可是这我上她们下的高堂之中,她们也是无奈,只好支支吾吾地嘟噜道,“梅姑娘……”
    我转脸由弯竹伺候着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才悠悠地说,“三夫人,你接着说,刚才你想汇报什么情况来?”
    三夫人早就气得咬牙切齿的,一听我点她的名,马上带着一股子气愤说道,“哼,梅姑娘,原来老爷在的时候,我们姐妹们可都是每个月月例五两银子,一分都不少的,还不算另外的脂粉钱和茶水钱,可是为什么到了梅姑娘这里,竟然生生扣了我们月例三两,只给我们二两银子了?而且还不再补给额外的脂粉钱以及茶水钱了呢?”
    她的话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如夫人的响应,纷纷气呼呼地迎合着说,“是啊是啊,太不象话了!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过不下去吗?”
    我淡笑,也不生气,由着她们趁兴发挥,直到她们都说够了,屋里渐渐静下来时,我才不紧不慢地说,“三夫人,你还知道五两银子月例那是老爷在的时候哦?一朝天子一朝臣,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金府偌大,处处少不了钱,咱们又不是国库,可以自己造钱花,你们这些夫人们一个个的,会生少爷小姐,可惜都不会生钱啊,勤俭节约,这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美好品德,怎的?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你们都想做硕鼠不成?另外再说了,老爷都不在了,你们还脂粉个屁啊,打扮给谁看啊,难道还有哪个男人需要你们去打扮给他看?啧啧,你们如此大胆,果真想步十二姨***后尘?你们若是真想那样光辉伟大的追随老爷去了地下,我梅雪当然欢迎之至,那样子的话,咱们老爷地下也不寂寞了,也省了我惦记他阴间里过得不舒服了,这你们一去,金府的开支又可以省去一大笔,不用白白养了一群人,我何乐而不为呢?你们可想好了吗,如果咬着五两银子的月例不放,那ok,我梅雪素来不喜欢勉强哪个人,直接找个资深的半仙,把你们都送去老爷那里相汇去。”
    跟我玩这手,你们还都太不够恶毒,嘎嘎,我梅雪别的本事没有,欺负人、压迫人、欺诈人、鞭挞人,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强中手。/
    ( ⊙ o ⊙ )啊!不仅屋里女人,一个个惊呆了,吓傻了,连院子里那些想看热闹的下人们也都惊得目瞪口呆,心慌意乱的样子。
    三夫人和一群如夫人们都被我堵得脸上猪肝酱紫色,极是难看,却又什么都反驳不出来。
    我暗自乐得像是小老鼠偷到了油,可是脸上却极为一身正气,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女模样。/ 当然,是啃着一块点心,翘着一条二郎腿时的圣女。
    五夫人犹自不服气,吭吭哧哧地说,“月例银子少点也就罢了,那为什么把我们的宅子都切去一多半?”
    我瞟她一眼,“老爷这一去,原来碍着老爷身份和体面隐而不发的债主们都跳出来要债了,不想法生钱,你喝西北风去?那宅子切去一半,已经作为了观景花园,用来向人收取门票,宅子里的内河也已经放了几条游船,乘船游弋的,一律按时辰收费。这些钱,都变作了各位的月例。如果你们非要赖着原来宅子的大小,好说,那就免了你们那月例二两,各自想法营生去。/ ”
    青竹已经成为了我的小走狗,接着便拿过一本账簿,说,“那五夫人的意思是……取消您的月例,还是住原来的宅子大小?”
    青竹的嘴角一丝捉邪的冷笑。
    我满意地看着大家沉默不语,得意地又吃了几颗葡萄干。
    五夫人死死咬着嘴唇,无奈地说,“一切还是按照梅姑娘的安排行事吧。”脖子缩了缩,退回了人群里。
    所有的如夫人都气焰顿减,灰溜溜的,没有一个敢把脸抬起来的。
    “哈求……”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弯竹便说,“现在都没事了吧?没事那就都各司其职,认真工作去吧。”
    众人都愣了愣,乖乖地行礼散去。
    所有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几个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我的侍女了,我才从椅子上跳下去,在屋里畅快淋漓地打了一个车轱辘,像是小猴子一样,向院子里一跃,腾空跃起,抓住院子里一枝树枝,荡来荡去。
    “啊,大少爷?!大少爷来了!”青竹惊喜地叫了一声。
    我皱眉往下去看,只见,不知何时,一身清逸淡紫长衣的金淮染,正笑眯眯地站在院子里,看着我。
    哇塞,小染染抿嘴轻笑的样子,跟我的小赫兹一样迷人哦,带着几分受虐的小兽模样……咂咂,我不由得流起了口水。瞧那小脸嫩的,好像一捏一把水。再去看他那纯真、澄静的眸子,简直可以溺死人!哦,这该死的温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