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29 | 浏览:649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腹黑相公刁蛮妻:假小子之13姨太要**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章 上当了
    我站在昨晚还是我自己独居的那个屋子,窗户纸向外映着里面粉红的一片影像,惹得我心头突突冒火。
    “你个龟儿子!你一来,就占了本小姐的床,哼,今晚绝对不让你好过!”我暗里骂着,昂着头踢开了门。
    一进门,我在看到所谓金老爷之前,先甜腻腻地向后呼唤着,“青竹,弯竹,你们俩快把那大补的汤都给老爷端进来啊!”笑声里掺了蜂蜜一样甜。
    ~~~^_^~~~让你这个老东西尝尝我的梅式大补汤,灌下去十口,保管你半年下不了床!
    “是……姨奶奶……”那两个丫头却远远没有我的心理壁垒强硬,都颤巍巍的声音,低着脑袋端着所谓的‘补汤’碎步进来。   
    我这才娇笑着向屋里去看,想着,一定是要看到一个猥琐的、年老的、干瘪的、满是皱纹的、浑身都是赘皮的满是灰白残发的小老头子……
    “小女子梅雪拜见老爷……爷、爷、爷……”我做样子地躬下身去,娘唉,咋的也站不直了。
    ⊙o⊙ 我没有看错吧?
    那个床上斜躺着的男人……精光四射的鹰眸,一脸霸气的沉脸,宽阔的膀子,巨大的身材……是我今晚想要撂倒的金老爷?!
    我傻眼了,感觉浑身泛凉意,可以确定,小腿在抖。
    好吧,我承认,如果不是喝水少,我会吓得屁滚尿流的。
    他哪里是五十要到的样子,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貌。更加可疑的是,他浑身都是给我威武有力的肌肉块模样,又哪里是传言中的要死的久病之人?!
    我有一种被人从背后剥离一层皮的感觉,上当了!
    “嗯,起来吧。”他犀利的眸子一直锁着我,闷声简略地说道。妈呀,他声音雄厚而有磁性,可以去确定一点:我想要打败他,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我头发根根竖起,在弯竹和青竹走出去之后,浑身一个激灵,皮笑肉不笑地说,“哎呀,老爷啊,我忘记一件事了,出去一小下下,马上就回来。”
    说着,我就往外去,想要拉门就跑。不管跑到哪里都比在这里强,靠,最差栽到楚焕那里,最起码人家也是个英俊美少年吧……
    妈妈的,老天爷即便憎恶我曾经偷偷地看过小郝兹的春色,也不能这样惩罚我吧。我是个有正常审美观念的小太妹,人虽然恶劣点,痞子点,但是我还是非常坚守传统道德观的:坚持男女适龄婚配,坚决抵制姐弟恋、老牛吃嫩草恋!!
    嘭!一声,我拉门闩的手,僵住。
    门闩上,多了一根银簪子,兀自在哪里铮铮地微晃着。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天啊地啊,你抛弃了我……这个老家伙不仅会武功,而且还是出神入化的神功!
    “哪里去?”他阴冷的声音轻松地从床榻上传来。
    我猛一哆嗦,张了张嘴,僵硬地转过身子,挨着门看向他。
    他依旧懒散地斜躺在床上,仍旧用他那锋利冷鸷的眸子盯着我,好像已经把我身上这几层衣服都一一剥去了。
    “老、老爷……嘿嘿……”
    “过来!”他眼睛不眨地唤我。
    “啊……”我不动。
    他便微微皱了下眉头,向我招了招手,“我让你马上过来!”
    我暴寒。
    “老、老、老爷……我、我、我……尿急……”我吓得膝盖在碰触。
    他略一低垂眼皮,马上又犀利地扫向我,一丝冷笑,“有马桶,就地解决。”
    啊……
    就地解决?! ⊙ o ⊙
    死老头子真够变态的,竟然想要看着女人哗啦啦……
    “呵呵,呵呵,我又没有意思了……”我僵硬地苦笑道。
    老天爷怎么不这时候掉下个陨石来,把这个武功高超的老男人砸成肉饼?
    “嗯,哪个女人,第一夜,都会紧张的。莫怕,我会小心照顾你感受的,过来。”他语气冷冷的,眼睛毒毒地盯着我。
    该死!说得怪好听,什么莫怕,什么照顾我感受,反正还是要在我身上又穿又插的嘛。死鬼!
    我才不要过去,晃晃头,“我走不动了,腿软了。”我就是赖着不过去。
    “呵呵……”他冰冷的脸,突然爆发出洪亮的大笑,笑得让我感觉到了他的底气十足,“你很有趣嘛。”
    我诺诺地说,“真的……腿软了哦。”心里骂他,这个色鬼!老色鬼!见了女人就两眼放光的死鬼!有趣个头啊!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一章 震撼身材
    呼哧……他猛然从床上跳下来,妈呀,我一看,差点昏过去。娘的,他足有一米八几的样子,比我高出好多好多,这样看他,就像再看姚明哥哥,高得直晃我的眼。
    “那好,老爷我就亲自抱你上床。”
    他诡笑着,一步步向我走来。
    “不、不、不要啊……我的腿又……又好了……”我晃动着手,吓得躲避他,往屋角落一边跑。
    “你越是这样,越是吊人胃口,懂不懂!小丫头,我今天本来只是走走过场不想怎么样的,你搞得我都把持不住了,今晚就破了戒,非要了你!”他呼呼喘息着,急速地追在我身后,在我们俩在屋里围着桌子转了N圈后,我终于被他两掌抓住,一下子被他伸臂举到高空。
    我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抖着两腿向下看着他,而他,则烧红了眼,歪嘴笑着,向上仰脸看着我。
    “老、老爷,我、我、我今天来事了,不、不、不能伺候你……真的……”我哆嗦着嘴唇说。
    “哈哈哈……”他狂笑着,把我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向床上狠狠一丢,豪气地说,“我也很喜欢扎桃花,那样子,有血腥的刺激。”
    说着,他向床上的我扑了过来。
    我双脚迅猛地踢向他胸膛,感觉如同踢到了钢铁般坚硬,硌得我脚丫子疼。他不会是机器人制作的吧,怎么那么结实。
    我踢他,他无所谓地擎着,一边粗鲁而急躁地剥着自己的衣服,嘴里却玩味地说着,“没有想到我新纳进来的十三姨太这样有个性啊,好玩!哈哈,早知道是你这样有趣的女人,我早就过来吃了你了!”
    “呜呜,老爷,我一点也没有趣,我身材很差,就像是搓衣板,没有手感,没有质感,老爷还是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吃我如同嚼蜡,索然无味的!老爷老爷,你别脱了,别脱了啊……”我的腿蹬得像是飞火轮,都累得大腿酸了,他仍旧毫无知觉的任我踢着。
    “乖巧的、温顺的、又浪又骚的,这些个女人,我早就吃腻了!你这样淘气又鬼机灵的丫头,让我感觉太新奇了,你骚的我心里痒痒极了,即便是破了戒,我今晚也一定要让你在我身下欢唱。”
    他竟然旁若无人的,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了。
    还说什么色啦吧唧的话,真是恶心哦。什么欢唱不欢唱的,他难道不知道老牛吃嫩草是非常可耻的吗?
    靠,我扫了他一眼,差点掉下眼珠子。
    他简直就是个魔鬼哦。道格拉斯凯基那样的块头,施瓦辛格那样的肌肉群。看到他胸膛,我就想到了崇山峻岭这个词汇了,一块块的肌肉山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丘,闪动着锃亮的光泽。而往下看时,我差点叫出声来。妈妈呀,那能够是人的吗?简直就是牛的或者马的!超级硕大而雄伟,比我曾经偷看过的小郝兹的大出无数倍。
    要死了,要死了。我这次死定了。老天爷啊,为什么不把这样诱人的身材安到小郝兹身上去呢?
    “呵呵,是不是看傻眼了?”男人得意地笑了两声,然后眯了眼睛,冷笑着扫向我,顿时,他目光所到之处,都让我浑身发抖。   
    妈妈的,我又没有多么丰满的咪咪,他干啥子盯在我前胸那里使劲看?
    我因为太过害怕,竟然傻呆呆的,忘记踢腿动作了。(呃,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我实在是没有劲了。)
    “老爷,您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勉为其难,我觉得老爷比较适合静处独居,修身养性,怡情悦性……”我只有嘴巴尚且能够动弹了。
    “我身体不好?勉为其难?哈哈哈,告诉你,那都是欺骗外人的障眼法,我哪里有病,我好得很呢!小东西,一看你那眼珠子骨碌转着像是个小狐狸,我心里就想把你一口吃掉!”
    “啊!你没有病?你都是在欺骗外人而装的吗?”这家伙也太阴毒了吧,这不是实实在在的坑了俺一把吗?早知道他是个真老虎,我早就夹着尾巴逃掉了。
    “不信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试一试,你老爷我的雄风是否依存。”
    “呜呜,我信了还不行吗,咱就不要那么麻烦了,还试什么试哦。”
    “呵呵,小样的,还挺秀色可餐的模样!你想不试,都不行了!今儿个,老爷我要霸王硬上弓!”
    他一手握住我一只脚踝,然后向两边一分,我便像是‘八’字那样,劈叉分腿在床上,形成了一个无限暧昧的姿势。
    “哦,轻点,好疼啊!”我又不是练习芭蕾舞的,身体柔韧性还没有到那种专业性的程度啦。腿筋都要被他这一下子扯断了。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二章 金老爷死了
    “呵呵,我还没有怎么样呢,你就叫疼?啧啧,待会还不让你叫破房顶啊?”他色笑着,竟然就那样欺到了床上,裸着下身,直逼我腿畔。
    我有几秒钟的无法呼吸……这、这、这不是做梦吧?天哪,我梅雪什么时候要变成弱女子那样,将要被强女干?想当初,我计划预谋了N+1次,如何强要了小赫兹那个处男,却屡屡遭遇滑铁卢,悲惨地结束那带着泡泡的美梦。
    唉,真是十天河东,十天河西哦。
    “麻烦!你怎么穿着这样多的衣服?不是安排好的所有服侍我的女人,都要只裹着一层蚕纱的吗?”他的某物就那样不知羞耻地抵在我腿间,可惜,因为我里面穿着一条亵裤还有一层中衣,即便他那里再硬,也穿不透,哈哈。有本事你就变成带尖带刃的虫虫啊,啦啦啦,反正你暂时没招。
    我是多么地乐观向上,如此危机时刻,能够像我这样苦中作乐的,世界上能够找到的两条腿的女人,应该不超过一根手指了吧。
    “呜呜,老爷啊,既然如此麻烦,就不要再折腾了,留下那宝贵的时间,不如让我给老爷讲几个好听的故事吧,保证老爷你没有听过的**加奇幻加武打加带色言情的好故事!”
    他喘息渐渐加重,甚至让我恍惚中听到发自他胸膛深处的一份叫嚣,那份叫嚣的名字叫欲火。
    “小淫蹄子!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力度,你的扯伤,将会更加大。”
    他炙热的气息都喷到了我的脸上,他刚硬如同烧红的烙铁,死死硌着我腿间,那里可是我的敏感地带,哪里禁得起他那样猛劲地硌?感觉一丝丝的疼痛和挤压。想到,还没有实质性的什么进入,我便这样疼了,呼呼,那果真……还不要了我的小命?呜呜,喊一声老天爷爷啊,我改了,您就饶了俺吧!我再也不去觊觎美男了,我再也不对着美男做春梦、吞口水了,也再也不去偷看美男的小虫虫了……不好玩!这种男女之间的游戏根本就不像A片中演得那么有趣!
    不由得再去睃了一眼他,我头发昏,心脏发哀叹,一层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抖着嘴唇说,“老爷老爷啊,这种事,不是都说需要两情相悦吗?我现在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恐怕无法接受这件事……”
    “只要我舒服,我愿意就行了,你是我的妾室,接受还是无法接受,你都要接受!”
    接着,他不耐烦的,一把从我领口往下粗鲁地一扯——只听‘刺啦’一声!
    我的衣服,统统报销了。
    从上到下,亵衣亵裤,中衣,还有外面那层纱,都变成了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碎纸片一样,分崩离析了。
    而我,狠狠打了一个寒战,愣了一秒,才明白,我现在已然跟这个老东西一样子——成为全裸了。
    “妈的!”
    “妈的!”我和老头子金老爷总算有了一次共鸣,那就是,发现我全裸后,我们俩一同骂了一句。
    他死死盯着我一丝不挂的全身,上下来回地溜着看,我就只有两只手手啊,护住上面,便护不住下面,乱乱地上下换了几次后,我才想明白,不管怎么样,首先要把下面的小草丛盖好。
    “哈哈哈……真是出乎意料的秀美啊,不错不错,身上没有一块赘肉,皮肤有光泽而且丰具弹性,一看就是一个整天奔跑着的小母豹子!”
    金老爷像是野兽一样,色迷迷地看着我,然后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
    我却撑大眼睛,快人快语道,“靠!你下面的大炮在吹气哦!”( ⊙ o ⊙ )啊!竟然还有这样的物理反应,那东西会自动变大变胖的哦。
    擦汗。即便看过A片,却没有想到,实践起来会有一种神奇的感触。
    看我就那样直愣愣地瞅着他傲然挺立的下身吐着舌头,他更加的气骄志满,得意地扬脸大笑着,“哈哈哈,知道你男人的厉害了吧?告诉你,尤其是习武之人,这方面能力更是超凡,天天、夜夜,都不会疲倦的!”他鹰一样的眸子里,散发着野性的强悍的占有欲。
    我点头如捣蒜,呜咽道,“知道了,知道了老爷,请你根下留情,不要弄得人家太过久,毕竟是第一次,真的、真的不堪重负的……”我小可怜那样哀戚戚地说着,顺便擦了擦眼角,又去捋了捋头发。
    ⊙ o ⊙ 他愣了一秒钟,然后深深地迅猛地吸了一大口气,然后胸膛就像是拉风箱一样,猛烈地起伏着,喉咙里低低地滚过几声兽吟,咬牙切齿地咒骂了我一句,“你这个小**……老爷我受不了啦,这就撞门进去喽!”
    然后便摁着我双腿,他向我直直杵来。
    说时迟那时快。
    只听‘咣——!’重重一声,他的太阳穴挨了硬物重重一击。绝对的硬物,拿着都沉重。
    只见他左侧的太阳穴被我那一击,打得太阳穴高高肿起,一根清晰的青筋凸出来,异常可怕。
    “你……”他瞪大僵硬的眼珠子,不敢置信地、气愤憎恨地瞪着我,而他的那根傲物,正磨蹭在我的门口边,就差那么一滴滴了。
    “你……”他眼珠子渐渐失了神色,然后眼白一翻,他便颓然倒在我身上。
    “死老头子!色情狂!你还想吃你姑奶奶的豆腐?不过话说回来,好像你已经吃了我豆腐了吧,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你也看过我**了,也触摸我的**了,豆腐让你吃大了哇。”我自言自语着,把他往一边猛一推,然后自己才算躲到了床的里面。
    我像一只青蛙,蹲在自己床上,捞起刚才作案的凶器,吊儿郎当地晃一下,按照黄梅戏的曲调唱起来,“多亏我呀啊,有个宝贝蛋,关键啊时刻,显神威哪啊哈……”
    亏了我是一个小资女,热爱金钱远远大于热爱名声。在外面溜达时,发现了人家厨房里这个发黄颜色的金属捣蒜锤,当作了纯金**的,偷了来,藏在自己枕头下面,打算哪天逃跑时一并带走呢。现在再去看,才想要大笑,哪里是什么纯金打造,不就是黄铜嘛。
    太阳穴被称为死穴。再厉害的神仙,也禁不起这纯铜打造的实心重锤子的猛敲!嘎嘎,我真是既聪明又大胆哦。战胜了这个武功盖世的金老爷,我不免心底小小的得意一番。
    “你这个猪狗养的混账老东西,这下子你不再逞能了吧?”我骂着,顺便打量了一下他刚才还直挺挺的某物,哈哈,现在已经蔫了。我还是不解恨,便揪起他那个变软变小的东东,用捣蒜锤使劲地凿了两下,“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再充气!看你以后还漫天遍野的吹嘘你厉害不?还什么天天,夜夜……我呸!让你这个无耻的老东西变成太监!”
    **够了,我才想起,我这不是砸了自己的十三姨太的饭碗喽?
    擦擦汗,我从柜子里找了衣服穿上,然后眼珠子转转,想了想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去做。
    我把金老爷的身子稍微摆正,然后给他像模像样的盖上被子,仿佛他已然睡着了一样。壮着胆子我伸手往他鼻子下面试了试,竟然惊讶地发现,他龟儿子的,这个老家伙命还真硬,以为他归西了呢,他却仍旧有着呼吸。
    如此重击他死穴,他都死不了,简直比王八还能活哦。
    那我只能尽快地裹着铺盖溜之大吉了,等到他醒过来,估计第一件事就是要杀了我泄愤。
    我刚刚收拾了一个简易的小包袱,正发愁如何逃出去呢,只听到外面院子里哇呀呀地杀声一片,竟然突然发生火灾一样,乱成了一锅粥。
    嘿嘿,趁乱逃跑那可是最最方便的事情了,这真是天助我也。我对着床上昏迷的金老爷抛了个飞吻,惬意地龇牙说,“拜拜了您哪,后会无期喽!”
    “嘭!”一声,门却被人从外面突然踢开了。
    ⊙ o ⊙ 我瞠目,连想也没有想,便一骨碌钻到了衣服柜子里。
    衣服柜子是两扇门的,门缝间有条缝隙,我一动不敢动,从那条缝隙向外看。
    “金老头子!金老头子!你今天必死无疑了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个黑脸膛的壮汉冲了进来,狞笑着,一步步向床榻走去。
    他的步伐很沉,很重,每踏一步,都让我感觉到心底跟着沉甸甸地哆嗦。
    那个人一脸的络腮胡须,看不清样貌,但是两只虎目却锃亮发光,向外射着犀利的危险气息。
    “哈哈哈……你这个该死的金老头子,不是装病很久很久了吗?我知道你一直在闭关修炼绝世武功,本来以为再也拿你没有办法了,可是你来找小妾寻欢作乐了,动了欲念你今晚就会处于零设防状态!哈哈哈,不知道吧,不知道咱们都时刻监视着你的动向吧?你杀死了我的哥哥,今天我就要给我哥哥报仇雪恨!”那个大汉越说越激动,最后啊的叫起来,挥舞着大刀向床榻跑来。
    咣!一声,手起刀落,一股子血腥从门缝喷到了我的鼻尖上。鼻子上怪痒痒的,我用手去摸了摸,再凑着微暗的光线去看手——我的娘唉,怎么是一把鲜血!
    我这才去看床榻之上,只见金老爷的脑袋与身子已然分家了!
    啊!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点惊呼出来。
    娘的哦,这样血腥的场面哦。我的大腿侧有些温热,擦汗,吓得尿失禁了。
    床上,全都是触目惊心的鲜血。而那个汉子就站在床前,张狂地疯癫地大笑着。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三章 石梁狗熊
    金老爷死了……
    “匪徒撞进十三姨太的屋子里了!”
    “快去保护老爷啊……”
    “我们被匪徒困住了,冲不过去啊……”
    外面杀气冲天,乱得不可开交。哦,这个壮汉为了报仇竟然预谋如此缜密,在外面牵绊住救援的人马,他自己冲了进来寻仇。
    “哈哈哈,我报仇了!我终于报了仇啦!哈哈哈……哥哥你在天之灵可曾看到,弟弟总算给你报了大仇……”那个人笑个不止。
    “阿嚏!”谁想到,我鼻子好痒痒,没有控制住,一个响亮的喷嚏打了出来。
    “谁!这里还有谁!”那个汉子的笑声戛然而止,凶恶的眼睛眯了起来,看向我这边。
    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怎么好死不死的,这个关键时候打喷嚏?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被这个野蛮人发现了我偷窥,那一定是要杀我灭口了。
    我胆寒心惊,不敢动,也不敢吱声。
    “哼,不出来是吧?那好,这就吃我一刀!”那个人阴冷狠毒地冷笑一声,抡起亮堂堂的大刀就朝我劈来!
    “英雄饶命啊!”我大喊一声,一脚踹开了衣服柜子门。
    刀锋搁在我脖子上,那块稚嫩的肌肤有几分刺痛。汉子恶狠狠地盯着我,问,“你是谁?躲在这里面做什么?”
    我马上高举两手像是投降一样,哭丧起脸,哀道,“英雄啊,大英雄啊,我哪里是躲进来的,我是被金老爷这个混蛋打昏了,丢进这个柜子的!”
    他审视着我,显然并不相信我的话,大掌伸出来,揪住我的前襟一把把我拽了出来,往地上狠狠一掼,然后一只大脚踹过来,踩在我的胸口上。
    “唔唔……英雄……饶命啊……”***,他这只熊掌踩在我胸口上,差点把我踩成肉饼。靠,我那里再小,也是两块纯粹脂肪的腺体组织啊。
    “你是金老头子的小妾吧?”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怎么会是他这个死鬼的小妾呢?我这样邋遢的长相,也当不上他的小妾啊,我是他家的生死仇敌,他们金府,抢了我爹娘的土地和房产,还把我爹娘活活打死,我那时候小就趁乱逃跑了,我今天来找他们寻仇,没有想到,被人家抓住了,英雄再晚来一会,我就要被金死鬼做成红烧人肉丁了啊,呜呜,英雄啊,大大英雄啊,你是我梅雪的救命恩人,我对你的敬佩和感激如同滔滔江水源源不绝……”
    反正我没有爹妈,就是有,我也憎恨他们抛弃了我,我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做孙悟空,暗示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跳出来的,所以,诅咒他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们死光光了,我毫不心痛。
    那个汉子便耸起眉头,“金府会抢了你爹娘的土地和房产?他们现在就算得上富可敌国了,还用抢你家的?”满是狐疑的语气。呃,金府这样富有吗?该死的,怎么没有听小染染说起过。
    我一愣,马上就编造道,“呜呜……还不是我娘亲长得太漂亮,被这个老金鬼相中了,想要霸占,我娘致死不从,才会引来这个死鬼的下手阴毒……我可怜的爹娘啊,把我一个人留在世上受苦受难……爹啊娘啊,你们在天国睁眼看看女儿啊,女儿好苦的啊……”声泪俱下,我表演得极为卖力。不卖力行吗,小命就会休了。
    “行了行了,不许再哭了,吵死了!”那个汉子嫌恶地皱起眉头,我害怕惹怒了他,立刻收声擦泪,一副啥事没有的样子,我变脸得这样迅速,倒是吓了他一条,吞了口口水。
    “金老头子倒是喜欢女色……不过,看你这副五官,真想不出,你娘能够漂亮到何种地步……”
    靠!这不是明显地骂我长得五官不整嘛。
    “呜呜,英雄啊,您真是睿智无比啊,您怎么知道我长得随我爹爹呢?”咱的谎话从来不用打腹稿的。
    不等他发话,我直接抱住他的腿,(他搁在我胸口上的脚真够大的)哭着说,“英雄啊,请英雄一定要把我带走啊,我留在这里,就是等死的啊!”
    难道我的手摸到他的腿,带给他了电?他竟然敏感地往后一撤,离开了我的胸脯。早知道这样,我早就把他的腿当成玉米棒子大啃去了。
    “如此说来,你是金府的仇人?”
    我使劲点头,“仇人,仇人,大大仇人,我有幸和英雄是一条战线的。”
    “呃……如此说来,我不能杀你喽?”
    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根本不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上前抱住他的胳膊,亲密地说,“英雄啊,我们什么时候又如何离开这里?周围都是金府的狗才们啊!”
    他身子猛一抖,一把推开我,黑黑的脸膛上略微一红,说,“你不要碰我,我一碰到女人软趴趴的肉,就浑身难受。”
    嘎嘎嘎……这是个什么人啊,竟然不能碰女人软趴趴的肉?
    “呃,不对啊英雄,你刚才不是踩在我胸脯上了吗?”
    “嗯,你胸口没有肉,像是面板一样平,只要不软,碰着就没事。”
    妈妈的!说我的胸口是面板?!我忍、我忍、我使劲忍!
    多亏我的心脏足够结实,否则已经被他气死八回了。
    “楚公子来啦!楚公子来啦!楚公子!快快救我们老爷啊!我们老爷在十三姨太屋里被歹徒困住了!”外面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