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26 | 浏览:377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腹黑相公刁蛮妻:假小子之13姨太要**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五章 偷看被发现了
    呼呼,比电影里可是好看多了、激烈多了、吓人多了!
    靠!
    天色即便有些黯淡,也遮挡不住前面的撑霆裂月、为鬼为蜮地强悍进攻。
    我看得眼珠子往下掉,嘴巴大张着,估计飞进去苍蝇蚊子都是小意思——目瞪口呆。
    一棵不算很粗大的树在男人汹涌澎湃的进攻下,跟着不停地晃动。
    一个鬓云乱洒的年轻女子娇无力地倚在那棵树上,前襟敞开着,露着她粉光若腻、冰肌莹彻的晶莹肌肤,下身的裙子早就不复存在,被拖拖曳曳地垂在身后。
    她微微闭着眸子,粉唇轻启,不停地唤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啊!饶命啊……”她叹息着,低唤着。
    “贱人……”男人闷闷地骂了一声,
    他背对着我,虎背熊腰,高大威武,与女人不同,他身上衣服完好无损,也就是下摆被他撩了起来。
    “啊……”女人竭力要屏住呻吟,可是男人一次次为鬼为蜮的猛冲,让她还是遏制不住地爆发出一声声尖叫。
    那树,便跟着女人的颤抖而颤着……
    我捂住鼻子,唯恐流出鼻血。
    这古代人真是开放啊,竟然都不满足屋里的享受,跑到这茵茵竹林间来个纯大自然的欢爱,佩服。
    我正看得感慨万端时,突然感觉脸上怪痒痒的,于是皱眉,垂目去看自己颧骨,妈妈的,竟然有个七星瓢虫在我脸上慢悠悠地爬着。
    “啪!”我狠狠拍了自己脸上一巴掌!小东西,你以为我梅雪的脸蛋上是你的跑道啊。
    嘿嘿,小样的,看你还往哪里跑。我看着手心里的那只七星瓢虫,自语着。
    “谁!”一声暴喝,犹如惊雷,擂天倒地。把我吓了一跳,手一抖,瓢虫脱手逃掉了。
    呃…… ⊙ o ⊙   我撮圆嘴巴,眼睛也傻愣愣地看着身前的大块头。
    忘记自己是偷窥者了……
    “嘿嘿,晚上好啊……”我皮笑肉不笑地摆摆手,缓缓站起来。
    “你是谁!”已经逼到我身前的大块头男人,一把钳住了我的下巴,把我的小脸抬得高高的,与他阴冷而凶恶的眸子相对。
    他比我高出一个脑袋还多,杵在我跟前,显得我好矮小,他就那样劈腿站着,恶狠狠地捏着我下巴,俯视着我。
    “我、我、我……”我怎么说话啊,他把我嘴巴捏得那么紧,人家根本就无法说话嘛。
    这个男人长得不赖嘛,浓浓的剑眉,极有个性的直冲鬓峰,狭长的眸子,阴冷如潭,看不到底。高挺的鹰钩鼻,带着无数的狠虐,薄薄的嘴唇自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来的一股子嘲讽的冷笑。
    看到他的五官,我就不由得想到了冰块和地狱。
    “你、你、你松开我啊……”我踮着脚打着他的铁掌。
    “哼!”他鼻子哼了一声,松开了我的下巴,却一勾臂,揽住了我的腰,把我身子向他一搂,他坚硬如铁的小腹便死死抵住了我,冷冷地盯着我,问,“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你是谁?哪房的丫头?”
    衣衫不整的女人有些慌乱,还有些阴鸷,匆匆地收拾着衣服,冷冷地说,“焕,不要留下她的命……”
    啊,死女人,竟然想杀人灭口……那看来他们是野鸳鸯来偷情了。
    “这里没有写着不许进入吧?我全当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继续。”我哈哈一笑,想要从这个叫焕的男人桎梏里逃出,可惜是徒劳,人家的铁臂万分有力,丝毫不松地搂着我腰。
    他对着我凶残地一笑,“你看了不该看的事,想这样就走吗?”
    呃,真是一个性格摸不透的魔鬼。虽然一直在淡笑着,却让人感到了彻骨的冰冷。
    女人走过来,上下扫视了我一顿,伏在男人背上,娇滴滴地说,“焕,杀了她!以免留下祸患,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六章 逃离虎口
    笑里藏刀啊……
    “杀她作甚?我楚焕做事情,什么时候惧怕过谁?传出去又如何?我看谁能够耐我楚焕若何?再说,杀她太容易了,可是那样就无趣了……”他狂傲地睨着我,眯了眼睛,贴近我,轻轻地说,“小东西,你的眼睛惹到了我……”
    我赶紧看脚丫丫,“我不是故意要看你们造人的,我对于这方面没有什么爱好,只不过就是凑巧经过,我会保守秘密,当做不认识你们的。我身份低贱,身世可怜,一没钱,二没势,比地上的蚂蚁还不值钱,楚英雄杀了我,那才叫大炮打麻雀,大材小用了。”
    “呵呵,有趣。”楚焕轻笑两声,“嘴巴还挺利落。你叫什么?”
    “呵呵,英雄,大英雄,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权且把我当做一个屁,放了吧。我可以拿我的狗头向你保证,今后绝绝对对不认识二位,今天,我眼睛没有带来,就是个瞎子。”我才不会那么笨,告诉他我的名字呢。
    “哈哈哈……”我不伦不类的话,惹得他仰脸一笑,歪嘴审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遇到我楚焕,想要平安无事地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你看了我的好事,就必须给我留下一样东西!”
    我很大方啊,千年不遇的一次阔绰大方,“给,这是我刚才抢来的半个饼子,留给你,当做门票费吧。”从袖子里拽出来黏糊糊、皱巴巴的半个菜饼子。
    看戏要交戏票钱的,我知道的,何况是这种带颜色的折本戏,费用更是要高一些喽。
    我那半个脏兮兮的烂饼子往这个高大阴冷的男人鼻子下一送,他顿时愣住。脸上肌肉因为严重克制情绪而痉挛了几下,对着我猛然大吼一声,“你以为我楚焕是要饭的啊!”
    一把打下了那块饼子。
    我立刻撇着嘴巴闭上眼睛,嘟噜,“讨厌,口水都喷到人家眼睛里去了……你肯定没有刷牙……口臭!”
    “你!”他被我气得胸膛里面发出可怕的咔吧声,好像无数劈柴在燃烧一样。我马上吓得把嘴巴使劲大张,嚎啕大哭起来,“啊……你干嘛对人家这样凶嘛,人家大不了不说你口臭啦,呜呜,是我口臭好不好……呜呜,你个子这样高,年龄这样老,力气这样大,干嘛要欺负我这个没爹没娘的穷要饭的嘛,呜呜,你愿意跟那个大婶造人就造呗,俺又没有多说什么,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不就是个造人嘛,有啥子了不起的哦,呜呜,至于大叔你这样对我凶嘛……”
    我哭得很没有风范,是那种把嘴巴咧得大大,眼睛闭得紧紧的,脸上肌肉都挤成一个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大肉团团的,眼泪鼻涕齐齐向外喷送的……
    嘿嘿,我就要这样装傻卖呆地大哭,先麻痹下这个臭男人的神经,最好还能吸引来个把人。
    果然,我这一哭相,震撼了他,楚焕同志竟然呆了呆,半天不知道拿我怎么办,低声嘟噜道,“妈的!没见过哭得这样丑的女人……”
    “焕,你还愣着做什么?这个小丫头肯定是哪个房里的下人,趁着这里没有别人,快快把她解决掉,免得将来养虎为患。”那个女人在男人身后献计献策着。
    靠,你这个婊子等着,你对我如此黑心,如此狠毒,我一定要加上十倍的报这个仇!
    “你闭嘴!我楚焕最讨厌女人自以为是地命令我!我想怎么做我心里有数!金老头子早就不行了,他的女人受不住饥渴,找男人解渴,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再说我楚焕,走遍全天下也不怕名声变坏,我就是要采花朵朵,睡所有想睡的女人!呃……这个死丫头,鼻涕往哪里抹哦,哎呀,脏死了,脏死了!”楚焕正在那里昂然说着他的为人风格,我却把一大把黏糊糊的鼻涕,揩到了他的衣服前襟上。他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往那里抹了第三回了,嘎嘎……
    他嫌恶地把我向后一推,我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我立刻扑腾着两条腿,哭得更加响亮,“哇,你坏你坏,要你赔要你赔!你把人家的屁股摔成八瓣了!”
    “吵死了!”楚焕终于失去了耐性,眯了眼,危险地扫着我,吼道,“死丫头,哭得这样难看,还敢把你的烂鼻涕抹到我身上,看来不卸了你胳膊腿,你不会老实!”
    他向前刚要迈步,我噗的——向他撒过去一把沙土,全都溅到了他的眼睛、嘴巴里。
    “妈的!死丫头!”他没有防备我会这样偷袭他,眼睛里进了沙土,睁不开了。
    我还等什么,对着那个因为意外而惊呆的女人做了个鬼脸,氆氇一下爬起来,连腚上的泥土擦都不擦,撒腿就跑。
    我别的本事没有练得炉火纯青,这逃命的功底那可是登峰造极了。
    我疯颠颠地没了命地狂奔着,直听到身后传来楚焕大怒地吼声,“死丫头——!等我抓到你,你看着吧,我非把你大卸八块!啊……”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七章  暧昧我和他
    “焕,你的眼睛好点了吗?”女人担心的声音。娘的,这个女人真是个货真价实的荡妇,说话的声音里仿佛都带着几分撩拨。
    我仍旧马不停蹄地脚下生着风,比鸵鸟跑得还快。
    “滚开!贱女人!”楚焕大发雷霆,大概是把那个女人一把推开了,只听女人凄婉地‘啊……’了一声。打吧,使劲打啊,把那个想要置我于死地的黑心女人打成丑八怪!
    不过……我大汗淋漓地一边跑着,一边想。这个叫楚焕的男人真是够狠,够冷情,竟然对跟他刚刚翻滚过的女人就这样不爱惜。楚焕是吧,我可记住你了,我再也不要遇到你了。
    哇,天哪,跑了好久好久,终于在七拐八拐中,遥遥地看到了我十三姨太居住的小院子了。我的郝兹哦,一定是你在保佑我,我又一次保住了这条小命。
    嘭!
    刚要跑进自己的院子,我竟然跟一个身子狠狠撞在一起。
    呃……我捂住自己的额头,呜呼哀哉,“额头……好痛哦……”
    我的额头撞在了某人的胸膛上。多亏他的胳膊早有预知地揽住了我的腰,否则我一定会被他弹出去很远的,谁让我跑得那么快速呢,刹车都来不及的。
    “晓、小雪?!”⊙ o ⊙ 与我相撞的男人惊诧的眼神看着我。
    我喘息不止,皱眉抬脸去看,竟然是金淮染。
    “小染染?你来了?”
    呼呼,这里可是我的院子啊,不是今晚他老爹要来圆房吗,他来做什么?嘎嘎,不会……真的是他代替他老爹来行使主权吧?呃,那样子的话,我是不是要接受呢?既然小染染长得也不赖,性格也跟小郝兹差不多柔和,我就勉为其难地尝尝这个小处男吧……哈哈,我自己在那里心里小九九着。
    “小雪,你怎么跑得这样快?一头汗,辫子也跑散了,身上也如此狼狈,你这是怎么回事?”小染染观察着我浑身上下,两手还不知觉地仍旧揽着我的腰。
    “嘿嘿,没有什么啦,锻炼锻炼身体啊……”我反正不能说遇到有人偷换,我是在人家手底下逃出来的吧。“喂,小染染,你这个时候来……嘿嘿,是不是要……”替你老爹那个那个?呼呼,一想到造人,马上就回想到刚才看到的凶猛进攻,妈呀,比A片好像厉害多了。
    “我……”一问他这个问题,小染染便不好意思了,低下头,声音里几分迟疑,“小雪,我来,是看看你……”
    “哦,看看我啊……”看我全身?不穿衣服的样子?嘎嘎。
    竟然不知不觉间,把对小郝兹的渴望都乾坤大挪移到了小染染这里。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我……我爹爹一会不是就要过来吗?所以我、我来……”他越发地羞涩。
    我却愣住。
    ⊙ o ⊙ “你爹爹待会还来啊?”
    他愣愣地抬起眼睛看着我,“呃,是啊,不是传话过来了吗,今晚他要过来跟你圆房……”说到圆房,他与弯竹一样,对于圆房俩字过敏,又加了几分羞涩。
    “咳咳,还以为他不来了,换成你了呢。”我挠了挠头皮。
    “啊……”他一听,顿时心慌意乱的样子,眼睛都不知道看哪里了,“这、这样的事情,怎么好换人的啊……”
    “唉,不换人啊,真是失望,你爹他还行吗?”其实心里想,他死老头子行不行的,也不让人喜见,估计我要想办法把老头子**或者弄昏了。唉,本人一般不愿意使出杀手锏的哦,本人非常有爱心的哦。
    (虾米?敢说我说德黑白颠倒?封杀你的嘴!)
    “咳咳,咳咳,他……行不行,我也不知道的……”小染染羞得恨不得要藏起来了。
    “他不是病了吗?不是还昏了吗?为什么要圆什么房嘛!”难道想死得更快?
    “嗯,我也不知道家父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有一年多没有去过姨娘那里了……一直……都病着……”小染染咬咬嘴唇,吞吞吐吐的。
    我这才转动脑筋,去想,他为什么这时候来看我呢?难道是要安慰我?不要害怕他老爹这条老灰狼?
    “你来看我什么啊?”
    “呃……没有什么……就是看看你……准备好没有……”有点说谎的样子,因为他脸低得更狠了。
    我们俩不知道,就那样他搂着我的腰,我抬脸与他对视着,站在我院子门外的月光下。
    “姨奶奶!您可算回来了啊!我们可是都找疯您了……呃,大少爷?啊,你们……你们……”弯竹正好从院子里皱着眉头出来,看到我,便拍着手感叹,可是看到我和小染染的站姿,便呆了,瞠目撮唇,结巴地呆了。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八章  被猪鬃刷
    呃……小染染这才惊觉到,他竟然还搂着我腰,慌得立刻松开我,把身子扭转过去,不让弯竹和我看到他的表情。
    只是他那清俊的后背,让我感觉到了他的惊慌失措。
    “哈哈哈,这月色……嗯,真的很不错哦!”我随便往天上一指,引得弯竹傻乎乎地往天上看,然后嘀咕,“姨奶奶,哪里有月亮哦?那不是被云彩挡住了吗?”
    傻丫头,我这不是转移注意力嘛。
    “嘿嘿,说的是方才。呃,现在没有了,因为你丫头肆无忌惮地一看,把月亮羞起来了。”看到小染染那副羞涩的样子,我便轻轻推了推他,意思是让他趁机快走。他顿了顿,才一步三回头地走掉了。
    “姨奶奶,月亮会因为弯竹一看就藏起来啊,呜呜,姨奶奶,是不是因为弯竹很丑啊。”
    “不是啦,你不是很丑啦,也就是一般丑。”
    “啊,呜呜,那不是一样是个丑……”
    没心眼的弯竹彻底把大少爷刚才与我的那一幕忘到西西伯利亚去了,跟着我,呜呼哀哉地进了院子。
    青竹见到我,很明显地甩了我一个大白眼,嘟噜,“可算回来了啊,还以为逃了呢。”
    逃?我倒是想逃,不过是先逃开了那个楚焕。
    “青竹,你不会是想要成为老爷的女人,很久很久了吧?我逃了,你可代替我这个位置?”
    青竹气得双眼喷火,“姨奶奶不要乱说!青竹可是大夫人跟前伺候过的忠仆,从来没有过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没有听说过祸起萧墙吗?这忠仆啊,通常都是披着羊皮的狼,呵呵,不过那是说别人,不是说你啊,你不要多心。”
    斗嘴?谁不会?
    “哼!”青竹想不出话来堵我,转身掀帘子往里走,“弯竹!你还不尽快伺候姨奶奶去沐浴,老爷可是快要来了啊!”
    沐浴?⊙ o ⊙ 我没有听错吧?伺候一个将死的死老头子,还用那么大费周章地沐浴?
    我根本不会让他沾着我的身子,就能够用我的小强本领把那老小子放挺。
    丫的!等着瞧。
    “姨奶奶,别愣着了,那沐浴的水,早就给你备好了!”弯竹推着我往一个热气腾腾的屋里去。
    香气四溢,一个大大的浴桶里,飘着一层玫瑰**。我穿过那雾气缭绕的热气,去往一米高的圆柱体浴桶里看,啧啧,这古代真是浪漫,竟然都知道用玫瑰**来香薰了。为了那诱人的玫瑰**,我就进去沐浴一则吧。
    “弯竹给姨奶奶更衣……”弯竹刚刚要给我**衣服,我就已经大咧咧地三下五除二地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褪光了身子,对着她咧嘴一笑,“嘿嘿,咱都是同性,我就不客气了。咋样?你主子这身材蛮不错的吧?”除了没有多么丰盛的咪咪,其他的都异常弹性而有韧性。
    “呃……”弯竹呆住,首先羞红了脸,点点脑袋,看着我的咪咪悄声说,“姨奶奶长得真是完美哦,尤其这里……真大……”
    ⊙ o ⊙ 这丫头眼睛没有瞎掉吧?我这样的飞机场,在她眼里竟然是大的?那网络上的E罩杯波霸来了,还不把她吓死。
    “姨奶奶请……”弯竹搬了一个凳子,话还没有说完,就瞪大眼睛噎住了。
    因为我,就像是跳高一样,一手扶着浴桶沿壁,轻松一跃,便跃入了浴桶里。
    哗啦一声,水花四溢,屋里更加的氤氲暧昧了。
    “呃,姨奶奶您……”弯竹探头看着已经沉入温水里的我,痴痴呆呆地半晌才说出来,“您武功真高明啊,看不出来,姨奶奶竟然会武功的哦……”
    “哈哈,这样子就叫武功?只不过就是爬墙头、爬树、钻窗户、撬门得来的敏捷罢了。”
    想当初,咱也是几条街闻名的小太妹啊,嘎嘎……
    “姨奶奶,青竹来伺候了。”青竹扛着一堆东西进来了。
    “哦?你来干嘛?”我诧异。正泡得舒舒服服的呢,青竹一来,我顿时提高了警惕。
    “回姨奶奶,青竹要给姨奶奶去垢搓灰。”她说着,从那堆东西里挑出一个鞋刷子类似的东西,挥舞一下,“首先要用这个给姨奶奶全身上下去表皮的灰尘。”她嘴角弯起来,坏笑层层。
    啊,不是吧?那看上去像是猪鬃一样坚硬的毛刷子,竟然是给我刷皮肤的?
    “你给我滚出去!我不要这样的搓洗,我自己洗洗就行了。”我恶劣地对着她挥舞了几下手。
    青竹向后剜了一眼,立刻 进来几个粗壮的老妈子,纷纷摁住了我的胳膊,只听青竹笑着说,“奴婢不是球,想滚也滚不了。另外,姨奶奶不让搓洗,奴婢可做不了主,这是大夫人吩咐下来的硬性命令,怕给姨奶奶搓不干净,会把脏气带给老爷,引起老爷身体不适,那可是谁也扛不住的责任。”
    “啊!青竹!你死丫头若是敢给我用这鬼东西搓了,看我不治死你……嗷……”我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青竹那边已然狠狠下手了。
    我的个娘唉,简直是剥皮一样的疼痛。仿佛一道道的针,扎在我皮肤上。
    我在水里竭力踢踏着,翻搅起一波波的水浪,那几个老妈子累得要死,终于几分钟后被我踢翻在地,摔得四仰八叉。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九章 如此穿着
    “小婊砸,敢拿你姑奶奶开涮!不发威,你还以为母老虎是病猫啊!”我立在浴桶里,横眉冷对,一把抢过青竹手里的刷子,在她瞠目惊呼中,长臂一伸,揪住了她的长发,死死摁在浴桶壁沿上,拿着那坚硬的刷子,没头没脸地往她身上摩擦。 最主要的是狠狠地摩擦她暴露的颈子,直到那里出了血,我还没有报仇雪恨的快感。
    “呜呜……姨奶奶饶命啊,奴婢改了啊,奴婢知错了啊……呜呜……”
    “死丫头!我让你再整我,整我啊!咱就看看谁搞过谁!妈妈的!今天我整死你!”我象是个张牙舞爪的魔鬼,一边咒骂着,一边严惩着青竹。
    ⊙ o ⊙   弯竹和一群丫鬟早就呆傻了,一时间只知道傻乎乎地看着我恶女乘风,忘记上来拉扯我了。
    正打得欢畅,只听外面撞进来一个丫鬟,跑得脸儿红红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老爷到了!快啊,快去迎接老爷!”-
    _-|||  不是吧?那个死老头子果真要来吃我豆腐?
    我停了手,冲着青竹吐一口吐沫,发狠地骂道,“你这个小蹄子等着!这事咱没完!等我处理完那个老头子,再好好的跟你算账!妈的,欺负人欺负到你姑奶奶头上了!”
    青竹浑身发颤,疼得眼泪狂流,胆怯地哭泣着,“姨奶奶饶命啊,奴婢眼瞎了,竟然得罪了姨奶奶,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奴婢以后只听姨奶奶吩咐……”
    “哼!”我气呼呼地赤身从水里跳出来,踢翻了她拿来的另外一堆器械,质问,“这个牙刷一样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青竹浑身抖着,哀声问答,“那个……是给姨奶奶清理下身用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一个大力神掌就扇了过去,“靠!你这个黑心的丫头!想把你姑奶奶下面弄成稀巴烂啊!拿这东西去捣,你以为我下面是煤炉子啊!”
    “呜呜呜……不是奴婢的意思,那是大夫人吩咐的,呜呜,奴婢哪里有胆子哦……”
    青竹一边脸被我打得高高肿起。
    咔吧咔吧……没几下,我便把那堆整人的清理器械统统掰成八瓣了。
    我的大力,把几个丫鬟都吓傻了。
    “愣着干嘛?我的衣服呢!死老头子都到了,还不给我换的衣服!”我恶劣地大吼一声。哼哼,这才是我梅雪的真实性格。
    弯竹咳嗽两声,才吓得哆嗦着手,把一层薄如蝉翼的粉色纱巾,递给我,“喏,姨奶奶,这是大夫人差人送过来的,说是您的侍夜衣。”
    我对于弯竹比较喜欢,当然不便把怒火发泄到她那里,于是便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闷声接过来那层纱,前后左右看了看,皱眉,“这……怎么穿?”就像床单一样的,平平的四角一块纱布!
    弯竹吓得苍白了脸色,嘀咕,“不就是裹在胸间吗?”
    裹?
    “怎么裹?”
    弯竹便走上前来,把那层淡粉的纱巾在我腋下,围了一圈,然后在胳肢窝下别进去,“就这样裹的呀。”
    呃呃……⊙ o ⊙   这……也叫衣服?!这明明就是我们出浴后,裹的一块浴巾嘛!
    “我……我就这样去见老爷?”我难以置信地问道。
    所有丫鬟一律乖巧地点头,动作整齐划一,“是的!”
    青竹吭吭哧哧地补充了一句,“所有姨奶奶与老爷圆房,第一夜都是这样穿的……”
    我不想骂人,可是我真的憋不住了,这简直就是后背梁长疮骨脐眼流脓——坏透了!
    这不是让那个金老爷变成色情狂嘛?哦,一个饿得瘪瘪的沐浴过后的女人,就裹了一层薄薄的纱,一走路都能够看到大腿根,而且里面的三点都看得清亮。最可恨的是,这样的装扮,那个男人根本不需要任何周章,把女人腿一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在我的震天吼下,我终于变成了第一个吃金家螃蟹的人——成功在这个透明浴巾里头加了一个肚兜,一个亵裤,外加一层中衣。    即便如此,我外面还是像模像样地裹着那条粉色的纱巾。
    所有丫鬟都被我的狮威吓趴下了,哪里敢有吱一声的人?都低着脑袋跟在我后面,仿佛我是女皇一样。
    “姨奶奶,老爷已经先进去了……”弯竹凑到我跟前,向里杵了杵。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