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31 | 浏览:855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腹黑相公刁蛮妻:假小子之13姨太要**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哗啦啦也惹祸
    下了床,我皱眉,有件要紧的事情需要解决——膀胱已经到了极限,立刻就要爆炸的可怕状态。
    没头的苍蝇般,我在屋里转了N圈,也没有发现诸如马桶之类的东西,总不能就地哗啦啦泉水叮当响吧。
    也不及穿上外衣,就那样,我顶着一身白色的单薄的,相当于古代睡衣的衣服,急匆匆来开门,雷霆万钧地朝这个头回见的院子里冲,边冲边对着院子里扫院子的、洗衣服的、托着食盒的人们高声大喊,“喂!帮帮忙啦!厕所在哪里哦!快呀,要喷了啊!厕所、厕所!”
    是我跑得太急呢,还是我属于人家这里的陌生人呢,竟然所有人都张大嘴巴,撑圆眼睛,停止所有进行时,呆呆地吃惊地望着我。
    看我就看我嘛,那总要有个出声搭话的一个人吧。没有。
    “喂!你们快点啊,不要这样狠心绝情嘛,要有点同情心、博爱心、雷锋心嘛,厕所在哪里!”
    我急得原地跺脚,两手提着裤子,火冒三丈地跟一个小厮三厘米距离的鼻对鼻、眼观眼,把他吓得倒吸冷气,直吞吐沫,用一根手指朝一面指了指。
    我刷的看过去,那边有一个用泥坯子盖成的矮矮的隔断,极其像是简陋的茅房,于是连谢谢都不说,我便风一般跑了过去,后背自然是一群眼珠子。
    呼呼……微闭眼幸福地哼咛一声,我在四面一人高的矮墙里畅快淋漓地解决完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后,才满足地起身。
    “啊!”起身后,才跟对面一双眼睛对上!哇呀呀,不是吧,我小解的时候都被他瞧了去?!
    他正对着我一眼不眨的看,顺便哼哼了两声,仿佛在抗议,看了我这个一朵花的少女某处,竟然还有几分不满。
    靠!这是纯粹的意淫!
    腾腾!我提好裤子,两脚冲他踹了过去,他便被我踢得笨重一偏头,我龇牙笑,对着他酷酷地一蹭鼻子,摆了一个经典的小太妹poss。
    没有想到……
    这小子很跩,竟然目露凶光,向后蹭了蹭他的腿,呼哧一下朝我反扑而来。
    “啊呀呀……要命啊!畜生造反啦!”我脚底抹油,旋风一样地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叫嚣着,在院子里寻求帮助。
    那个家伙果真有蛮力,就在我身后死死追着,丝毫不放松。
    ⊙ o ⊙   呃……
    这金府人真是没有良心,想我如花似玉一条处女,竟然没有一个出来相救的,都目瞪口呆的木雕泥塑般傻乎乎地看着我们俩追逐逃亡。
    还好,没有一个敢笑的。
    挥汗如雨地跑着,我还如是安慰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自己。
    “呃,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他们统统复苏了,一起前仰后合地大笑着,有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哇呀呀!你们别笑了,快拦住这畜生啊!”我知道有些小小的搞笑,但是笑场其次,救人要紧吧。这个……一头大公猪,要死地撞上我,也是非常有生命危险的。
    对的,你猜的没错,偷窥我小解然后又被我教训的家伙,是一头脏呼呼的大公猪,呃,他嘴角还挂着一块块脏巴巴的大黑猪!
    我围着他们转,坏心眼的希望,追我的家伙眼神不济,去撞其他人等,却没有想到,该死的竟然带了博士伦一样,贼精贼精的,就在我屁股后面死追。
    我肚里空空,又刚刚排出一份热量,再这样没命的奔跑,真是想要我昏厥。
    我跑得大汗淋漓,院子里黄烟滚滚,这群看热闹的人,宁可咳嗽着也坚持岗位,在那里不停地笑。
    “你个混蛋,王八蛋!你不要再追了!靠!狗娘养的!牛屎虫搬家——你滚蛋!你杂种,你臭东西,你死不要脸!”我气急败坏,边竭力抡着两条瘦腿,边对着身后的公猪大骂。
    想我当年与学校第一泼妇骂街,可是一天一夜不曾停嘴,最终,我用最毒最狠的话把那娘们骂晕了。郝兹说,人家是饿昏的。
    “哈哈哈哈……”我的经典大骂,又惹来那群人的大笑,笑声更甚。
    “嘭!”只听一声物体相撞的巨大声音,我趴在了地上。
    死猪终于顶到了我的屁屁,把我撞得向前飞出三米远,才抛物线落地。
    标准的狗啃泥姿势。
    那头雄性畜生感觉报了两脚之仇,拽着大肥臀,颠啊颠的,回它的窝窝去了。
    “呃……该死的……”我自认倒霉,从地上爬起来,却感觉身上并没有与大地亲密接吻的那种疼痛感,看看地上……
    嗬——!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地上抠出老夫人
    瞠目结舌。
    哇,竟然躺着一个扁扁的人体地毯。啧啧,除了那脸压扁如同大饼外,身上也是穿着正经八百的衣服,古代地毯真是仿真哦。
    我说我没有摔痛,原来有这样一个肉肉的,软软的垫子放在这里啊。
    嘻嘻。正在感叹,看到了自己脚边多了两只脚,修长的、整洁的两只男鞋。
    顺着人家的腿,我看到了这双脚的主人——一脸苍白的金淮染。
    “啊呀!早啊,我的大侄儿!呵呵,昨晚睡得好吗?看你的脸色……呵呵,你到这里看望你十三姨我了?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他比我高出一脑袋,我需要稍微费力的拍着他肩膀。这家伙,也不胖,肩膀有骨头,挺硌人手的。
    他脸色先是一红,瞅了瞅我放在他肩头的手手,然后顿时又一白,像是白纸一样白,干涩而小声地说,“家母与我一起来看看十三姨……”
    家母?他老妈?不会是金老爷的正妻吧?
    我立刻攒上一堆灿烂的笑容,巴结地说,“啊,太感谢夫人了,呜呜,夫人真是善心人,这样体恤我。那个……夫人呢?”咋的没有见到他身后有中年妇女?仅仅是有几个傻掉的年轻丫鬟而已……
    一颗汗珠在我鬓角滑下。
    “家母……在那……”金淮染怯怯的,用手朝地上指了指。
    我的天神!不是吧?
    被我压扁的所谓的垫子,竟然是他老妈?!
    我撮唇惊讶地看着地上被我压扁的‘夫人’,再去看金淮染,讪讪一笑,“嘿嘿,侄儿,这大清早的,不要乱开玩笑哦?这夫人怎么会有这样喜欢接近地气的癖好呢?”后脑勺其实已经在大冒汗滴。
    金淮染皱眉,“玩笑?没有的。这真的是家母……只不过刚才……”大概他要说是被我撞倒的,我只好马上堵住他的话,冲地面扑过去。
    嚎啕大哭,“我的好夫人哦!您真是贤惠善良,慈悲为怀,天底下最最有爱心的好人了!大大善人!为了救我这条不值钱的贱命,您竟然不惜昏厥的代价,抢先躺倒在地。呜呜,我真是太太太感动了!从今往后,我就跟定您了,您是我的主心骨了!”
    我的手,使劲把她从地缝里抠啊抠出来,然后捏圆她的脸,拽出她的鼻子,再在她后背上锤了几下,通了她的气。
    心里呼唤着……洋葱、蒜瓣、芥末、胡椒啊,统统来嘛,人家掉不出感动的眼泪啦。
    “咳咳……”那妇人终于铁青着长脸,阴测测地瞪着我,咳嗽出几声。
    “夫人!夫人!”
    “夫人!”几个丫鬟缓过劲来,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纷纷过来扶着金淮染的老妈。
    “母亲你怎么样?”金淮染也凑过来看。
    那夫人年龄不是很老,也就是四十岁上下,长得浓眉如墨,双目流神,一看便是个有脾气有性格的厉害人物。
    她顺上来一口气,终于气呼呼地说,“不像话!”
    我马上顺着她的话凶那几个丫头,“对!不像话!太不像话了!你们几个丫头怎么行动那么慢,早不过来搀扶夫人?”
    “气死我了!”她胸脯一起一伏,看来被我撞得挺厉害。
    我立刻狐假虎威,对着那几个手忙脚乱的丫头们吼,“看你们把夫人气得!还不快点把夫人扶起来?!”
    几个丫头按照我的话,纷纷齐心协力把夫人拽了起来,捶背的捶背,收拾衣服的收拾衣服,还有的给她摘着头发上的脏东西。
    夫人喘了几下,瞪着我,用手指哆嗦着指着我,严厉地低吼,“我说的是你!”
    “夫人说的就是你……你、你……夫人,您说的我吗?”我再也装不下去,假笑着,一把抓住她的那根手指,团在手心里,把我竭尽所能积攒出来的皱纹笑都堆了出来,“嘿嘿,夫人哦,您对我的救命之恩,我自当铭记于心,永世不忘,这真是泉水之恩,大海相报啊!”
    “呵呵。”我不伦不类的话,惹得金淮染捂着嘴偷笑起来。他老妈瞪了他一眼,吓得他立刻敛了笑容。
    夫人自己抚弄着胸口,上下睃着我,不满地说,“你怎么说也是我们金府的小夫人,怎么可以如此没有规矩,成为众人的笑柄?穿着中衣就满世界跑,成什么样子!”
    我才不会跟她争辩,装得低头哈腰,“夫人说的是,夫人说的就是有道理……”
    “咳咳。”她显然被我良好态度恭维得心里满舒服,脸色稍微好点,继续说,“咱们金府家大业大,极是有名位的家族,可不能容许有笑话传诵民间。你虽然原来身居低贱,但是现在身份自当与当初不同,你是金府的小夫人了,就要有小夫人的尊严。”
    “是的,是的,夫人真是金玉之言,句句在理啊。”我在脑袋里竭力搜刮,天哪,还有什么可以鼓吹她老人家的词汇吗?偶要词穷的啦。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后背跑光
    “咳咳!”夫人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只见一个小厮跑得掉了小帽子,惊慌失措地高声喊着,“夫人!不好了!夫人!不好了!”
    跑得那个急哦,像是青蛙一样跳啊跳的。我禁不住偷偷笑话那人的跑姿难看,抬眼去看金淮染,那小子正呆呆看着我呢,于是我好人般的对着他眯眼一笑,他立刻红了脸,别开去脸。
    小手在一起紧张地搅合着。哦,小样的,满有趣的俊美小男生。
    “夫、夫人……不、不好了……”那小厮终于跑到夫人身前,**着,哮喘病人一样。
    夫人疾言厉色地说,“急什么!没有个规矩的样子!不是总教育你们吗,不论发生了什么,都要保持着金府下人的气质。嗯,说吧,什么事,慌成这样。”
    批评着那个小厮,夫人却拿眼风扫着我。我当然心领神会,手脚下垂,乖乖地样子。
    “夫人,老爷昏过去了。”小厮喘够了,才努力平心静气地说。
    “什么!”
    夫人脸色立刻白了,气得跺脚一下,拿手里的手绢朝那小厮脸上抽一下,恨恨地骂道,“那你不早说!你想等着太阳落山才说清楚啊!没用的东西!”
    “夫人,不是您说得要……”那小厮捂着脸委屈地撇着嘴。
    金淮染也是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但是没有夫人的慌张,好似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轻轻地问,“母亲,孩儿也一起过去看看吗?”
    我赶紧跟着问,“夫人啊,还要我一起去伺候吗?我给夫人打个下手吧?”估计我这样年轻妙龄女子,夫人一定会忌惮几分的,虽然只有年轻不具备貌美,但是青春无敌嘛。我如是打着小九九,说得尤其的真诚和热切。
    夫人早已经小碎步往外走,边走边回头剜了我一眼,冷冷地说,“你们就罢了,那里气味也不好。淮染,你多多教教你十三姨些基本的规矩!”
    “是,母亲。”
    因为太着急,脚下一个踉跄,夫人差点栽倒。
    哟,这就是金府的水波不惊的气质哦,嘎嘎。
    “大侄儿,你爹爹到底什么病啊,腰疼,都能够说昏就昏?”我耸耸眉毛,有点痞子的样子了。
    夫人不在此,我没有必要再装小可怜了。抱着胳膊,惦着一只脚。
    “呃,家父……病况……复杂点……”他便张口结舌,又是不知道怎么去说的样子,瞥眼看到我的样子,愣了下,指着我衣服说,“十三姨,请你进去穿上外衫吧。”
    他脸儿红红的。
    “哦,我这也没有光着啊,虽说是中衣,但是又不跑光。”我拽拽地说,依旧抱着自己胳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膊,晃荡着腿。
    “可是、可是……”他偷偷朝我后背瞅了瞅,欲言又止,“可是你的中衣后面……都扯烂了啊……”
    什么?中衣?后面?
    我竭力扭转脖子去看自己后背,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
    哇呀呀!
    什么时候,我的中衣竟然从后面竖着烂了一个大口子!
    我结实而骨头嶙峋的瘦排骨脊背一览无余!
    “啊——!”我咋呼着,自己胳膊搂着自己,飞速朝寝房跑去。
    “呵呵……”连金淮染都在轻笑。
    我在屋里的厨子里找到了一身墨绿的衣服,实在讨厌红色,也不喜欢粉色,那么女人气,根本不是我的风格。
    好容易一层层穿戴好,已经累的我将要昏倒。这古代的衣服都是什么破玩意嘛,纷繁复杂,穿着又不舒服。
    “大侄儿!你走了吗?”我拉门向外出的时候喊着金淮染。
    “呃,还没有呢,十三姨。”他娇羞的小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我娘让我教给你一些基本的礼仪呢。”
    我晕死。我这个人从小就是个**不羁,对纪律两字当做擦腚纸的目无国法党纪的家伙,让我学什么烂礼仪?那不是要扼杀我本来的自由秉性?不行,不行,我要好好的哄哄小染染,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我。
    于是,我攒起一脸的皮肉,做出自认为风情万种、倾国倾城的媚笑,从染染身后走到他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胳膊,甜甜腻腻地说,“大侄儿……”
    “啊……”他吓一跳,浑身一抖,眨巴着纯净的眸子转头看我,嘴巴张得大大的。
    “我喊你染染好不好?这样子喊,显得我们娘俩感情深。”我好像没有骨头的棉花,往他身上靠着。
    死家伙!怎么说我也是年轻正青春的少女啊,我这样折本地巴结他,我就不信他不心软!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错位的性感
    “十、十、十……”他呼吸都没有了,张口结舌。
    我心底笑得得意,绵软地说,“嗯嗯,染染,你应该喊我小雪……”
    “十、十、十……”他还是结巴着,眼珠子要掉出来一样。
    我耐心用尽,甩开他,对着院子里傻乎乎的下人们颐指气使地吩咐,“愣着干啥?养着你们一个个的,是让你们当木雕泥塑的吗?靠!还不给本小姐准备丰盛的早餐去!”
    轰……呆呆看着我的下人们纷纷夹着尾巴逃跑了。
    咳咳,话说,这当家做小妾的滋味,也满不错的。
    小染染在我后面依旧结巴着数字,“十、十、十……”
    “我说小染染,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男人了,说话怎么喜欢总是重复的结巴?十什么十嘛,要么喊我十三姨,要么喊我小雪,你总是十个什么劲嘛。”
    “十、十三姨!”
    “哎,我的小染染哦,陪着你十三姨一起吃饭吧?呵呵,咱们娘俩好好的叙叙感情。小染染,你十三姨素来喜欢自由的生活,那个那个什么礼仪啊,染染可以歇一歇,不必再教我了……喂,染染?染染!”他眼珠子不带眨的,就那样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我转转眼珠,掉着冷汗想……我有那么美吗?竟然杀伤力都到了让人看呆的程度?唉,个性魅力光彩逼人,没法啊。
    我在金淮染眼跟前晃一晃手指,还对着他嫩脸上吹了几口气。
    他一惊,醒过来一样,脸突然趴到我脸前,啊,紧张得我顿时微微热了脸。老天呐,再说我无敌太妹梅雪招人喜欢,也不至于让他对我一见倾心,现在就吻、吻我吧!
    这可是我的初吻……想一想,给了小染染赔本不赔本呢?
    貌似染染不比郝兹长得差哦……
    于是我害羞地抬起脸,像电视中热吻的女人那样,撅起嘴巴,撮成圆圈,还颤抖着睫毛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呃,嘴对嘴到底是啥子滋味哦,会不会碰到彼此的牙齿呢?
    我还在事无巨细地思索着,只感觉耳朵上一热,他羞羞的声音响起。
    “十三姨,麻烦你……把肚兜穿到外衫里面去好不好?”
    ⊙ o ⊙ 我猛地睁开眼,有点大脑梗阻,一时间没有消化他的话。
    看我呆呆的,没有明白他话的意思,他才忍无可忍地扯了扯我当做马甲套在外面的那块深紫色的布说,“这个是女人最里面贴身穿的肚兜!不能套在外面!哦天……”
    他扶着额头,满脸通红,要晕的样子。
    终于厚着脸皮换好了衣服,我也不知道难堪,又乐呵呵地出了门,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跟小染染絮叨友情。
    不一会,就让我把他哄得云里雾里,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把十三姨改成了小雪……
    “在这里一起吃午饭吧,都这个点了,别走了。”我笑嘻嘻地挽留小染染。他长得柔美是一个因素,最主要是,他可是少爷,我才是个小妾,而且还是个未曾领略老爷雨露恩爱的十三小妾,地位显然不能跟小染染相比。
    所以留下他,一定可以跟着他沾光,吃点有营养的午餐,打听点有料的内幕消息。
    他迟疑地挠着头皮,“这个嘛……十三……”
    “十三个头!喊什么?”我假装生气,**在他下巴上敲了敲。 话说……他的下巴滑腻腻的,手感还不错。比我的皮肤要嫩,要白,还要细。借此揩他一把油,心里稍微有点平衡感。哼,你老爹霸占了我这个年轻的小女人,我难道不能摸摸你小子的嫩下巴?
    “呃,晓、小雪……”他略微害羞,红了脸,“我在你这里用餐,于理……不通的……”
    我一把拽着他往树下去,大咧咧地说,“让那个什么狗屁理滚他的吧!我们今天不在屋里吃饭,在这棵大树下享受自然风,呵呵,怎么样?”
    他瞠目结舌,“在、在这里……吃饭?”
    我笑得灿烂,对着下人们呼喝着,“你们别傻了,快把矮桌给我驾到这里,再弄几个小板凳过来,把午饭摆到这里来!”
    树荫遮天蔽日,树下凉快而空气清新,一阵阵的暖风吹过,带着一股子田园的泥土芳香,再惬意没有了!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和染染吃饭
    下人们虽然咋舌,但是不敢违拗我的意思,把那张炕上摆着的小矮桌给架了过来,又搬来两个小板凳。
    我一屁股坐在小凳子上,拍着桌子,笑呵呵地招呼小染染,“快来坐啊,愣着干嘛,显摆你个子高么?”
    小染染面露难色,捉着自己的衣襟下摆,犹豫着,“这……这怎么可以……”
    “来吧!”我一把抓住他的白手,把他拉到凳子上坐下。
    他的手,比小郝兹的手还要柔滑,嗯,不错。
    树下凉风习习,让我怀想起与小郝兹在田野里烤小鱼的往事,那时候我们都那么小,小学的下午逃了课,跑到郊区的野外,疯玩。小郝兹那么娇气,总是叫唤着累了,饿了,于是,我便逞能当女英雄,背着他,在田野里踉跄地跑,还卷起裤腿,捉了小鱼,烤着给他吃。
    “小雪……”小染染喊我,“你在发什么愣?想什么呢?”
    我抹抹嘴巴遮掩过去,“嘿嘿,有点饿了,想着会有什么吃的东西。”
    小染染便露出一脸抱歉之色,“最近我们府里没有什么新鲜菜蔬……”
    啊,我一听这话的开头,心就凉了半截,天啊,不至于一个硕大的府邸,连温饱都无法解决吧?
    小脸垮下来,我自怜地摸着自己的肚皮,感觉消化功能太过强悍了,竟然又是饿得前胸贴着后背。
    “最近没有新鲜的菜蔬,只有一些牛羊肉了,蔬菜大概只有土豆、卷心菜了……”
    啊!我瞪大眼睛,双眼桃花。
    哈哈哈,全是肉……肉啊……我喜欢……
    可是我却装出沉痛哀悼某人的表情,瘪着嘴巴,叹息,“唉,真是不幸啊,我最最喜欢吃清淡的食物了,什么肉啊蛋啊的,都没有胃口的,不过,既然府里这样状况,那我就勉为其难,以肉类为主食吧。”
    “对不住啊,小雪,估计菜农明天就能送来新鲜的蔬菜了,明天给你准备全蔬宴。”
    嘎。我噎住。死小子这样实在,笨死完了。
    饭菜上全,我对着满桌的盘子色色地一瞄,立刻口水纷飞。
    哇,真是让我爱煞啊……全都是色香味俱全的带有肉肉的好吃的!
    从小我和郝兹就没有吃过什么好饭。在孤儿院里,一直都是清汤寡水,轻易吃不上一次肉类,更别说奶制品了,能够解决温饱就不错了。记得郝兹五岁那次,因为在孤儿院里吃了发霉的面包,结果上吐下泻,半夜差点拉死在床上。值夜班的阿姨在隔壁的单间里睡得酣畅,不论我怎么敲门她仍旧打着响亮的大呼噜,最后没有办法,是我敲碎了她屋里的玻璃,才吓醒了她

Rank: 1

91UID
97879721  
精华
帖子
1760 
财富
8855  
积分
180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嫌我吵到了她睡觉,狠狠掴了我一巴掌,她才把郝兹送去就近的诊所。医生说,郝兹从小胎里带来的体质弱,这一次若不是及时送去医治,估计小命休矣,没戏唱了。
    从那以后,我便把好吃的勉强算是卫生的食物都留给他,而我从小就命硬,身体结实,于是就算吃些凉的、脏的、差的饭,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喜欢吃肉,便是从小艰苦的环境里落下的一个病根,即便稍微多一点的时候,成了小混混头子,终于随便大开杀戒地吃肉了,还是没有改了这个爱吃肉的习惯,见到肉类,便如同见了亲爹娘般亲切。当然,咱也不知道亲爹娘是啥种滋味。
    “唉……”想到我亲爱的小郝兹,还是不免先难过一下,然后才抡起筷子,急速地抄菜里的肉肉吃。
    滑肉片……嗯,又嫩又香;炖猪蹄……哇塞,又腻又香;红烧鱼肉嫩味鲜,烹兔肉野味十足……
    我吃啊,大块的吃啊,满嘴流油,满腮鼓翘。
    嗯嗯,正畅快淋漓地抱着一只鸭腿使劲啃着,才发现我对面的小染染竟然成了雕塑,傻呆呆地看着我大快朵颐。
    “咳咳……嘿嘿,你怎么不吃啊?光看我作甚?”
    他******,才难以置信地说,“小雪,你的胃口真是了不起,吃东西好像打仗一样,又快又狠的。你是不是很饿了?把这些肉类都吃得很香甜啊。”
    肉类就是香甜啊,笨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