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5 | 浏览:1951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此情渺渺,终于宠到你:撩汉界的泥石流小.姐VS禁.欲系的霸总先生 ...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2章 口是心非
舒慕染再回到会场时,云渺已经不见了。
沈初自从怀孕以来,就疯狂的爱上了抹茶蛋糕,季黎这会儿正拿了一块抹茶蛋糕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舒慕染笑:“这么爱吃蛋糕,肯定怀了个女儿。”
“那黑土就该高兴死了。”沈初笑着提起自己的宝贝儿子——黑土,大名沈墨。也就是外界传闻中沈初和季黎未婚先孕所生下的孩子。
季黎岔开话题,问舒慕染:“你对云渺感兴趣?”
“为什么这么问?”
“刚刚路过,不小心听到你说要请她吃饭。”
“云渺这种类型不好吗?”舒慕染笑着说,“她虽然和我的前妻不是同一个类型的,但是漂亮,聪明又有趣,很适合我这种古板的老男人。”
“请不要说你前妻的坏话,你的前妻是个很完美的女人,谢谢。”沈初小姐忍不住发话了,“虽然云小姐风评不好,但是我觉得人言可畏,耳听未必为实。云小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还是要接触过才知道。但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我得提醒你一句,云小姐好像对我大哥比较感兴趣……”
“季城?”舒慕染瞥了一眼正朝这边走来的男人,“他的女朋友不是穆设计师吗?”
季城刚走过来就听见关于他的讨论,他唇角微扬,笑着说:“穆总监是我司优秀员工,舒大哥你这样乱点鸳鸯谱,万一坏了我们穆总监的名声怎么办?穆总监将来可是还要找对象的。”
舒慕染:
他年纪是比季城大了不少,不过这一声大哥,他怎么就听得那么不顺耳呢?
跟着季城一起进来的穆婷,听完季城的话,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便是一如既往的大方得体。
“阿城,我找简姨还有事。”说着,穆婷回头对众人点头示意,“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你找我妈呀?”沈初从香甜可口的抹茶蛋糕中抬起头来,“我妈在三楼,2501套房。好像是约了云小姐见面,我建议你还是待会儿再上去吧!”
沈初话音刚落,季城转身就走。
“急着上哪儿去呢?”舒慕染靠在沙发上,慵懒的抬头睨了季城一眼,那眼底的幸灾乐祸,完全掩盖不住。
季城薄唇一抿:“洗手间,一起去吗?”
舒慕染从侍者手中抽走一杯香槟,笑着摇摇头:“那就算了,不想和口是心非的人走太近。”
“四哥,借我五毛钱,我赌大哥绝对去三楼了!!”沈初冲着季黎伸手,粉嫩的唇角挂着狡黠的笑。
舒慕染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说:“我赌五十。。”
季黎笑:“那你就是我大哥的情敌了。”
“不,我不和小处男抢男人。”舒慕染笑着说。
差点被蛋糕噎住的沈初:“那你还约云小姐吃饭!!”
“单纯的想和她做朋友。”
沈初:还有这种操作?
三楼。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云渺扫了一眼桌上那上好的紫砂壶茶具,得知简女士应该是一个极为讲究的女人。泡茶她自然是会的,只不过泡茶的手艺算不上精进。不过既然简女士提起了,云渺也只好说:“只要您不嫌弃我的技艺不精,我倒是愿意帮您沏茶。”
简安:“不妨一试。”
云渺点点头,走到简安对面坐下。洗茶,冲泡,封壶,分杯后,她将茶汤分别倒入闻香杯,斟了七分满,随后将茶奉到简安面前。
“云小姐谦虚了,看样子很熟练。”简安将茶汤倒入品茶杯,轻嗅闻香杯中的余香,“听说云小姐现在季世珠宝就职?”
云渺心下一笑,看来这次会面就是传说中鸿门宴了,早知在门口的时候就该扭头就跑来着。
“是的。”她乖巧的点点头,不做任何多余的解释。
淡定的看着简安用三指取了品茗杯,又分三口轻啜慢饮:“我听说云小姐最近刚离婚。”
“嗯……”云渺老老实实的点头,不动声色的看着简安。决定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防御措施。
其实早在决定接近季城的时候她就料到过会和季城的家人碰面,所以在此之前她就将季城的亲人都轮番了解了一遍。简女士出身名门,当之无愧的大家闺秀,从小在父母的羽翼下成长,长大后又遇到了专宠她一人的季委员,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爸妈有钱,老公有权,子女有颜,妥妥的人生赢家。人生中所经历过最大的一场暴风雨,就是季城和季羽小时候走丢这件事儿。所以总的来说,简女士是一位极有教养的女子,在她面前技术周全,乖巧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简安对着云渺笑了笑:“方便问云小姐几个私人问题吗?”
“……”您都用短信把我骗来这儿了,我还能指望您对我手下留情吗?云渺看了一眼摆放在矮机上的手机,心里吐槽过后,面带微笑的点点头,“您问。”
“云小姐离婚是因为感情不和,还是?”
“三观不合。”这问题的确够隐私的!
简安放下茶盏:“我听说云小姐在考古这方面颇有造诣,以云小姐的能力,怎么会突然跑到季世珠宝去做清洁工呢?”
“我对季总很感兴趣,所以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简女士您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好儿子,我想靠近他,自然要多费些心思。”云渺回答得坦坦荡荡,反而让简安无话可说。
她只是笑了笑,问云渺:“云小姐觉得你和阿城合适吗?”
云渺摇摇头:“不知道简女士说的是哪方面?如果是年纪,虽然我和季总比起来的确有些年轻了,但是没关系,我离过婚,季总也不算占了我的便宜。如果说家境,我是个孤儿,家庭条件的确比不上季家,但我离婚后我分了一大部分家产,算作嫁妆应该也不会太寒碜。而且我听说您是很开明的母亲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并不是太注重门第。如果说事业,我事业还行,在遇到季总之前一帆风顺,虽然比起季总弱了点,但是将来我和季总可以男主外女主内嘛!我家务活做得挺好的,优点是会做一手好菜,季总又有胃病,正好互补。”
巧舌如簧,是云渺给简安留下的第二个深刻印象。第一个深刻印象,自然是漂亮。
听完云渺的话,句句都是奔着和季城结婚去的。
简安不悦,觉得这姑娘目的性太强,所以语气也难听了许多:“云小姐你凭什么觉得,我们家阿城会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3章 可能技术比你好吧
季城从前台拿走了备用房卡,电梯卡在负一楼一直不动,季城眉心一皱,直接跑向安全楼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一道熟悉又悦耳的声音突然钻进季城的耳朵里。
季城步伐顿了顿。
一道少年感十足的男声紧接着传来:“刚刚在门口外面接电话,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身影,瞧你那做贼心虚的样子,还以为要会情人呢!谁知道你见的是简女士……”
“我们已经离婚了,就算我是去会情人的,你也没理由来捉奸吧?”云渺不由得好笑。
“我就是来捉奸的你能拿我怎么着?”孟子规轻嗤一声,“我看你脱了鞋站在门口那妖精样,还以为屋内等你的人是季城呢!”
云渺笑:“如果屋内的人真是季城的话,那你就坏了我的好事了!”
“你和季城能有什么好事?”孟子规顿了顿,恍然大悟,“你今天是冲着季城来的?”
“不然呢?你以为冲着你来的?”云渺撑着栏杆,“确切的来说,是穆婷邀请我来的。”
“今天那批围堵你的记者也是她找来的?”孟子规语气骤然冷了几度。
云渺耸耸肩,无所谓地道:“大概吧……”
“你究竟看上季城什么了?”孟子规忽然饶有兴致的冲着云渺挑了挑眉,“他哪点比我好了?”
“可能是技术比你好吧……”
“!!”孟子规脚下一滑,踉跄了一下才站稳,“你他妈试过了?”
云渺唇角一勾,谎话都到了嘴边,楼下突然传来沉稳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和孟子规同时一愣……
“你先走。”云渺推了推孟子规,用嘴型说道。
孟子规深知现在的情形不能再和云渺闹出半点绯闻,所以将外套脱下来扔给云渺,示意她穿上之后,转身去了电梯口。
云渺将外套披在肩头,果然暖和了不少。早点没把衣服脱给她,没人性!
她裹紧外套。
季城从她眼前走过,对于她的存在,视若无睹,仿佛云渺只是楼道口不起眼的小花瓶。
云渺没账单季城会出现在此处,她惊讶的跟在他身后:“季老师……”
“我和你很熟吗?”说完,季城淡定的刷卡推开2501的房门。
“……”云渺站在门外仔细想了想,她和季城,的确不算太熟。
差不多半小时左右,季城才再度出来。
而云渺就老老实实的在没有暖气的门外等了差不多半小时。
她身上还穿着那天雪纺的裸粉色短裙,属于孟子规的那件西装外套被她紧紧的裹在了身上,她蹲在门边,抬起头来看他。
季城脚步微微僵了一下,然后才装作没看到似的,直接朝着电梯口走去。
云渺起身追他,却因为蹲太久了脚麻,所以在起身的那一刻,一不小心就朝着季城的方向扑去,好在季城反应够快,条件反射的转身将她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搂入怀中,这才没让她摔个四脚朝天。
“谢谢季总,这么不熟还扶我呢!”女人纤细的手指攥着他胸前的上衣,一副乖巧的模样。
季城深知云渺骨子里究竟是怎样的属性,所以撇开眼睛不再看她那张无辜的脸。
他推开她,进了电梯,按下关门键。
云渺情急之下,伸手卡进了门框里。
季城迅速按下开门键,然而云渺瘦弱的手臂还是被电梯门压着了。
季城眉头猛的一皱,冲着她劈头盖脸的吼道:“不要命了是不是?”
云渺趁机挤进了电梯里,冲着男人得意的扬了扬唇角。
“挡一下电梯门而已,这和要不要命有什么关……”话说到一半,云渺恍然大悟,一双盛水秋眸暧昧的盯向眼前的男人,“你是在关心我?”
季城按下电梯楼层,不再理会她。
云渺倒也乖巧,老老实实的靠在电梯壁上,不再说话。直到……
“喂?子规?”
“外面全是八卦杂志社的记者,估计真是穆婷给你准备的。我现在请他们在对面奶茶店喝奶茶,杜箬潇和那群记者们在一起,你这会儿赶紧下楼。”孟子规躲在车里给云渺打电话。
“好。”云渺淡定的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后,笼了笼肩头的外套,上前轻轻的扯了一下季城的袖子:“你是要回家吧?”
他按了一楼的电梯,刚刚又打电话叫陆特助把车开过来,肯定是要回家的。
见他不答应,云渺又轻声解释:“外面原本有很多记者,孟子规把人请到奶茶店去了,我能搭你的顺风车吗?”
终于,季城开口了。
他踏出电梯,接过陆舟递来的车钥匙,拉开车门,对着站在门边满脸期待的云渺,高冷的说:“你可以让你前夫送你,哦……或者舒慕染也可以。”
季城看了一眼云渺身上裹着的外套,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冷意,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陆舟认识季总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季总对一个女人这么不给面子,这完全不是季总的风格啊!!
出于对季总人品的维护,陆特助上前:“云小姐,需要我帮你打车吗?”
“不用了。”云渺摆摆手,将外套的衣领立了起来。
寒风肆虐,仿佛这样能暖和一点,她走到路边,淡定的伸手招车。对于季城的拒绝,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天空忽然飘起了小雪,一朵朵打在了车玻璃上,又迅速飘开。季城望着畅通无阻的路况,看着晶莹剔透的小雪花,眸色一凝……
突然,黑色的路虎在空旷的公路上一个回旋,季城猛的打了一把方向盘,又绕回到世纪酒店。
云渺就站在路边,雪白的手臂伸在外面,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她的掌心,她唇角蜿蜒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仿佛整个雪夜都明亮起来……
季城的唇角不由自主的随着一起上扬。
忽的生出一种错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觉,云渺这女人,他大概躲不过了……
他正欲刹车,突然,一辆低调的黑色商务车在云渺跟前停下。
车上下来一个身穿黑色呢大衣的男子,他背对着季城,手里拿着一条雪白的厚围巾,温柔的缠上了云渺的天鹅颈……
小剧场
季狐狸:想变成孟子规的外套!!紧紧的裹着云妖精……
孟影帝:你有本事把‘外’字去掉!!
季狐狸:活着不好么?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4章 留她过夜
“上车,我顺路送你。”舒慕染绅士的伸手挡在车顶,笑着说,“围巾是新的。”
云渺倒是不在意,而是笑着说:“舒先生连我住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就顺路了呢?”
“世纪金宸,不是来自邻居的偶遇吗?”舒慕染唇角染上了一抹浅淡的笑意,“就当感谢你上次在异国他乡拔刀相助,上车吧!”
云渺笑出声来,一边上车一边回他:“舒先生不会把我卖了吧?”
“不会。”舒慕染绕到另一边拉开车门,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停在远处那辆黑色路虎,唇角划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浅笑,上车吩咐孙旭,“开车。”
车上开着暖气,云渺僵硬的四肢逐渐回暖。
为了避免云渺觉得尴尬,舒慕染上车后就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一直到车子在世纪金宸门口停下……
“明天中我去接你?”下车时,舒慕染忽然叫住云渺。
“嗯?”云渺遇到过各式各样的邀请,有含蓄的,有直接的,也有强硬的,或者是软磨硬泡的。但是却没遇到过如此突兀的……
舒慕染随着云渺一同下车,笑着调侃:“不是说好有空一起吃饭吗?难道请‘缪斯’吃饭是需要理由的。”
“舒先生开口太唐突了,我一时想不到何时的原因。”云渺含蓄的低头,他们不过两面之缘,实在没有熟悉到共进午餐的地步。
云渺委婉的拒绝并没有阻挡舒慕染继续邀请的热情,他单手搭在车门上,笑着问她:“那我要用什么理由,你才能答应和我一起吃饭呢?”
车门敞开着,车内的暖气散了出来。虽然没觉得冷,但她还是裹紧了围巾,说:“只要不是追求我就可以了。”
舒慕染挑眉:“如果是呢?”
“那我就要拒绝你了。你是个好人,我没有祸害你的理由呢!”云渺说。
舒慕染笑意渐深:“那你祸害季城的理由是……”
云渺压低了声音,靠近舒慕染,轻声回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舒慕染没有深究,而是了然的点点头,诚意十足的说:“我不追你,倒是想和你做朋友,这话你信么?”
“信啊……”云渺看着舒慕染噗嗤一笑,“那你明天请我吃火锅吧?”
“我们少爷不吃这些东西!”孙旭在一旁紧张的插嘴。
“孙旭!”舒慕染眸色一沉。
云渺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将白皙的手指伸到嘴边,呵了一口热气,笑容纯净的说:“那就可惜了,大冬天的吃一顿麻辣火锅,可惬意了。”
舒慕染笑了笑,说:“明天中午我去接你。”
“快进去吧!”他温柔的帮她拂掉头顶的那层薄雪。
两道刺眼的车灯袭来,云渺下意识的伸手挡住光亮,也在不经意间,挡开了舒慕染的手臂。
车灯熄灭,季城淡定的从车上下来。把车钥匙丢给门卫,若无旁人的朝着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小区内走去。
云渺的目光追随着季城的背影,正在犹豫要不要追上去时……
季城转身,面无表情的看向云渺:“你的项链什么时候拿回去?”
云渺眼底闪过惊喜,看向他的同时,和舒慕染拉开了距离。
“不是说已经丢了吗?”收起眼底的惊喜,云渺目光沉沉的望着季城。
“肉骨头又叼回来了。”
“嗯,我见过肉骨头,的确是条有灵性的狗。”舒慕染冷不丁的接一句,季城深邃的视线不偏不倚落在他脸上。
趁季黎开口钱前,舒慕染笑着对云渺说:“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到家给我发短信。”
他弯腰执起云渺的手,一个绅士的吻落在云渺的手背上,确切的来说,是落在他自己的拇指上。他面带微笑对着左面道了一句:“**。”
出于礼貌,云渺也点点头,回以为他一抹浅笑:“**。”
等云渺回头时,季城已经丢下她离开了。
忍住脚下被鞋子磨破皮的痛楚,云渺尽量保持优雅的追上去:“那项链现在在哪儿?”
“不是说对你不重要吗?”男人语气比十二月的飞雪还要冷。
“不重要的话,是我用来自欺欺人的,其实那条项链对我而言很重要,你能还给我吗?”她白嫩的手指捏住他的衣角,软糯的声音放得极低。
季城终是顿下脚步,回头看她:“云渺。”
“你今天是上去找我的对不对?”这语气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肯定。
他盯着她,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你就不好奇你母亲和我说了什么吗?”还没等他回答,她又自问自答地说道,“简女士问我,凭什么我觉得你会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季城的目光终于缓和过来,嗤笑一声,说:“我不会娶你。”
云渺笑了:“是呢!我也是这么告诉简女士的,我说你之前就跟我说过,你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你还说,我不是你的菜。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娶我呢?我告诉简女士,她完全多虑了,我就是一厢情愿追求你,跟你没关系,所以完全用不着她出马。”
季城:“然后呢?”
“然后……你先把我的项链还给我,我再告诉你然后发生了什么。”
这女人此时的眼神看起来就像一只狐狸,明亮的眼神里充满了狡猾的算计。
季城沉默片刻,唇角缓缓的勾起,按下电梯,带着云渺一起回到公寓。
他是真的没有骗她,云渺一进门就看到了摆在茶几上的项链,她眼神微动,迫不及待的上前将那条项链攥在了手心里,嘴角这才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她一边把项链戴在脖子上,一边说:“然后孟子规就来敲门了,简女士来不及跟我聊太多。”
季城突然横跨了一步,挡住在她面前,堵在了门口。
云渺不解的抬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恢复言笑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晏晏的模样,抬头望着他说:“季老师难道打算留我在这儿过夜吗?”
“怎么?大半夜的和一个男人回到他的公寓,你就没有考虑过他会留你过夜么?”男人浓眉微挑,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
云渺阅人无数,轻而易举的便从男人的眼睛里读到了两个字——危险。

Rank: 1

91UID
97595394  
精华
帖子
77 
财富
390  
积分
8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5章 像他这样的老男人
大门就在季城身后,云渺朝左挪一步,他便跟着朝左边挪一步。
明知出不去,云渺不再挣扎。
她害羞的低下头,抿了抿唇,小声说:“季老师,太快了……”
云渺的声音不属于甜美系的,倒是有些性感,故意清脆起来的时候,又别有一番滋味。
季城睨了他一眼:“什么太 快了?”
她把头垂得更低了:“我们应该先从谈恋爱开始,牵手,拥抱,接吻……都该循序渐进的。同居……太快了……”
演!使劲儿演!!
和她交手多次,对于她的演技,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向左挪了半步,季城说:“你走吧。”
云渺在将信将疑的情况下,还是伸手握住了门把手。只是还来不及用力拉开门,一只有些干燥的温暖大手就覆了上来。
温度随着他的掌心传到她的手背,然后流向四肢百骸……
云渺讶异的回头:“季……”
季城低下头来,吻住了云渺。
他修长的手指贴上她精致的脸庞,勾起她小巧的下巴。
云渺的后背抵上冰冷的大门,冰凉的触感仿佛刺透了她的脊梁骨。毫无征兆的侵|略让云渺呼吸一怔,握着门把手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收紧。
在她做出下一步反应前,他突然狠狠地咬了一下她的下唇。
她吃疼的收手正欲推开他时,他已经率先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手。
男人的手压贴在她耳边,压在门板上,他半弯着身子,一双嗜血的黑眸紧紧地锁着她的眼睛:“牵手,拥抱,接吻?循序渐进?”
云渺有些懵,一双氤氲着雾气的美眸痴痴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季城静静地与她对视了片刻,唇角微扬:“不好意思,我不是27岁的小鲜肉,也没空陪你拥抱和牵手,像我这样的老男人,一般都是从脱衣服开始的。”
“……”直到这一刻云渺才知道,她低估了季城。季城是只老狐狸,他有敏锐的视觉嗅觉和听觉。比起迷惑他来,被他迷惑反而更容易。
然而在决定接近他之前,她没有一点戒心,所以此时被他反杀,她才会毫无防备。
什么绅士儒雅,什么颜美心善,全是季狐狸放的烟雾弹!
他伸手,帮她拉开房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有的游戏,玩得起就玩,玩不起就趁早撤,否则到时候人财两失,有你哭的。”
“……哭?我是小孩子吗?”云渺微微笑了起来。
他俯下身来凑近她的脖子:“长大了也会哭的,要留下来试试吗?”
底气向来十足的云渺,这次却怂了……
大概是意识到他这暧昧的语气表达了什么意思,所以她偏过头,两步跨到门外,说:“还是下次再试吧!季老师晚安。”
她步伐匆匆的走了几步,按下电梯。
季城低低的嗓音从背后传来:“明天辞职还来得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