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17 | 浏览:3490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总裁前夫我已嫁 :结婚三年,他对她百般羞辱,最后扔下一张离婚 ...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3章:你要帮我
  听见司徒旭说他是怕司徒寒夫妇回来怪罪他,白柔笑了。“呵呵,是吗?想不到你司徒大少还会在乎这些。”
  司徒旭知道白柔这是在讽刺自己,可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算了,懒得和她计较。
  白柔心里将秦雪的所有罪责全部怪到司徒旭头上,要不是他在外面拈花惹草,自己能躺在这里吗?都是他的错,所以自然就不会给司徒旭好脸色看了。
  一次次的被白柔把手甩开,司徒旭火气也上来了。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档子窝囊气,索性不管白柔,气呼呼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不管了。
  白柔挣扎了半天,不但没能下床,反而多次弄到了伤口。折腾了大半天,好不容易下了床,不知怎么的,脚一软,身体就无法保持平衡了。眼看就要和地面亲密接触了,白柔索性闭上了眼。
  可等了半天,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白柔慢慢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司徒旭的怀里。
  白柔懵了,明明摔倒前司徒旭还好好的坐在沙发上,怎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就能接住自己呢?还有,他的脸色怎么那么不好看呢!知道,肯定是又要发火了。
  不得不说,从白柔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司徒旭怎么那么帅呢!
  见白柔一直盯着自己,司徒旭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咳。“还不想起来?”
  这下白柔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躺在司徒旭的怀里的。下意识的就想起来,可用力太大,一不小心,又碰到了伤口,疼得她脸色都变了。
  “笨死了!”司徒旭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只能自己把白柔抱起来,让她慢慢的坐到床上,然后转身回去坐在沙发上。
  经过刚刚这一下,白柔也不敢逞能了。“那个,司徒旭,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个忙。”
  司徒旭还没坐下,听见她说话就转过来看着她,也不说话。
  没办法,自己有求于人,白柔也顾不上他的态度了。“我想去上洗手间,能不能麻烦你把我扶到洗手间门口?”
  白柔说完就一直盯着司徒旭,见他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失望的低下头。
  身体的突然悬空,白柔本能的搂住了离自己最近的物体。抬头就对上司徒旭的黑眸,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正在司徒旭怀里,而自己,正紧紧的搂住司徒旭的脖子。
  “不是不帮忙的吗?”白柔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说的。
  此话一出,司徒旭本来有些缓和的脸色又变了。他就不明白了,他什么时候说过不帮忙了,平白无故的就被扣了一顶“见死不救”的帽子。他表示,他非常不爽。
  司徒旭铁青着脸,白柔也不敢说话。开玩笑,现在要是还不怕死的去惹司徒大少,谁能肯定他不会将自己直接扔到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地上。
  司徒旭将白柔抱进了洗手间,自己就一直在旁边站着。等了半天,白柔都没有下一步动作,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正盯着自己,“看我干嘛?难不成一会儿你准备自己出去?”说话时还一副我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歹的神情。
  “难不成?”白柔觉得自己快没有耐心了,这货故意的吧!
  本来司徒旭是本着她不方便,帮她一下也无妨的好意,谁知人家根本就不领情。想想也是,两个人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她会害羞也正常。意味深长的看了白柔一眼,司徒旭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我就在门外,好了叫我。”虽然出了洗手间,但是司徒旭并未走远。
  “知道了。”白柔显得有些不耐烦,这司徒大少今天没吃错药吧,怎么这么好心呢!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4章:你找死
  白柔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探头看了半天,愣是没看见司徒旭,倒是司徒寒夫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柔儿,慢点,来,我扶着你。”一见白柔出来,慕容雪就赶紧跑过来扶着白柔。
  “妈,没事儿的,一点都不疼。”白柔可不敢在慕容雪面前表现出一点儿疼痛来,不然她又该内疚了。
  虽然白柔不说 ,但慕容雪还是能感受得到,她是在强忍着的。
  白柔眼尖的看见他们带来的食盒。“妈,你们带了什么吃的过来,我都快饿死了。”白柔故意转移话题。
  司徒寒当然知道白柔这样说是为了转移慕容雪的注意力,关键时刻,他也不能拆台。“对呀!雪儿,柔儿肯定饿坏了。”
  “哦,对对对,柔儿昨天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慕容雪赶紧将带来的东西都摆出来。
  白柔和司徒寒对视一笑。
  其实,白柔想问司徒旭哪儿去了。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他到哪儿去关自己什么事呀!
  秦雪刚打开房门,就发现空气中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走到客厅,果然,在自己家里的就是司徒旭本尊。一见秦雪回来了,司徒旭就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秦雪以为司徒旭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毕竟自己开车撞伤了白柔。
  “雪儿回来了,来,来我这里。”司徒旭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示意秦雪过去坐。
  本来秦雪还有些心虚的,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嘛!也对,司徒旭根本就不爱白柔,自己撞伤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要是司徒旭是来找自己算账的,怎么会等到现在呢!
  这样一想,秦雪就开心的走到司徒旭身边,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红唇一点点的靠近司徒旭的薄唇。
  可就在要碰到的一瞬间,司徒旭轻轻的别开了头,并且推开了秦雪搂住自己的手。“雪儿,别闹,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本来秦雪被推开还有些不开心,不过听见司徒旭说有东西要给自己,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只见司徒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将它递给秦雪。
  秦雪开心的接过,“里面是什么呀?”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正处于兴奋状态下的秦雪并没有发现,司徒旭的语气有些狠厉。
  “讨厌。”秦雪娇滴滴的假装不满,动作娴熟的打开盒子。
  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张光盘,不知为什么,秦雪总觉得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这是?”秦雪疑惑的问司徒旭。
  “你把它放映出来。”司徒旭的语气总是冷冰冰的。
  秦雪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她总觉得今天的司徒旭似乎有些奇怪,不过司徒旭的话还是要听的。
  她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慢慢的把光盘放好,再回到司徒旭身边坐着。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她就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电视中传来。“阿姨,有些事你肯定不知道吧?白柔和她的丈夫一直都是分居的,她……”
  猛然听见自己的声音,秦雪有些不敢置信。转头看了一眼电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司徒旭说她打开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
  正在放映的,是秦雪去找白柔茬的监控视频。
  现在的秦雪,有些后怕,她本来以为司徒旭不会知道自己找了他母亲谈话的这件事的,顶多就知道她撞伤了白柔。没想到,司徒旭不是不来找麻烦,而是时间还没到。
  她猛然醒悟过来,现在这种情况应该赶紧和司徒旭解释。“旭少,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徒旭用手指抵住了唇。“嘘,别说话,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
  “其实吧!阿姨,我估计白小姐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她的丈夫根本就不爱她,结婚三年,从未和她同房过。也可怜了白小姐,一千多个日夜,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你个死老太婆,我好心告诉你真相,你不仅不感谢我,还打我,小心我告诉旭少,他有的是办法弄死你。”
  秦雪能感受得到,司徒旭落在自己的身上的目光,太过凌厉,自己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司徒旭拿起遥控器,轻轻一按,声音戛然而止。
  秦雪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她平复好心情。画面一转,只见自己开着兰博基尼直直地撞向了白柔,生生将她撞飞了几米。
  司徒旭的拳头一点点的捏紧,“秦雪,。”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看见秦雪侮辱白柔,而白柔忍气吞声的时候,他有多想骂白柔那个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还回去的笨蛋。
  在急救室外的时候他就知道白柔伤得很重,但当他亲眼看见白柔受伤的场景时,更多的,他是想杀了自己。秦雪是自己招惹的,白柔什么错也没有,却白白的去鬼门关走了一回。
  所以拿到监控视频的时候,他想也没想的就先来找了秦雪。即使最终他会让秦雪受到应有的惩罚,但现在,他绝不会让秦雪好过。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5章:你有意见
  眼看着司徒旭的拳头一点点的握紧,秦雪知道司徒旭发怒了。
  “不是的,旭少,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母亲,我以为阿姨还在国外呢!你别生气好不好。”直到现在,秦雪还以为司徒旭只是因为自己顶撞了慕容雪生气。
  “是吗?就因为这样你就可以随意的说话侮辱白柔,你就可以开车撞伤她。你知不知道,她被你撞得去鬼门关走了一次,你又知不知道,她现在满身的伤。秦雪,我记得我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去打扰。”司徒旭越说越生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这些话完全是为了白柔。
  “不是的,旭少,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欺负白柔是事实,开车撞白柔是事实,秦雪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才能让司徒旭的火气降下来。
  秦雪怎么会不记得,司徒旭告诉过自己不要去找白柔的麻烦。可她就不明白了,明明司徒旭自己说过不爱白柔,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司徒旭那为了白柔可以把自己杀了的神情,秦雪真恨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把白柔撞死,索性什么也不顾了。“我不仅记得旭少告诉过我不要去招惹白柔,我还记得旭少亲口告诉过我,你不爱白柔。那么我请问你,现在你在干什么。”
  “白柔是我的人,除了我,谁也没有资格伤害她。”司徒旭有些咬牙切齿,秦雪这女人,到现在还不知悔改。
  “呵呵,她是你的女人,那我呢,我算你的什么?”秦雪好恨,恨白柔,也恨司徒旭。
  “你!不过一个暖床工具而已。”司徒旭已经不屑于和秦雪这个智商不够用的女人说话了。
  “司徒旭,你知道吗?其实我后悔过,后悔怎么没把白柔直接撞死……”秦雪后面的话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司徒旭死死掐住秦雪的脖子,那架势,大有不把秦雪掐死不罢休的感觉。
  就在秦雪感觉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司徒旭终于松开了手
  缓过神来的秦雪,赶紧动作利落的离司徒旭远一点。刚刚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本来秦雪以为司徒旭顾念他们之间的情意,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她就说嘛,司徒旭怎么可能会为了白柔掐死自己。可司徒旭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她从天堂直接掉到了地狱。
  “是不是以为我会放了你,告诉你,我只是嫌杀了你会脏了我的手。”司徒旭邪魅一笑,打断了秦雪的期冀。看着秦雪的脸色慢慢的变得苍白,司徒旭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
  “来人。”司徒旭说完也不管秦雪是否能接受,径直朝门外叫人进来。
  司徒旭话音刚落,就进来两个彪形大汉,拉着秦雪就往外走。
  “你们是谁,要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把我带到哪儿去?”秦雪努力想摆**他们的束缚,奈何总是不能挣**。
  也许是因为已经对司徒旭死了心,总之,从始至终,秦雪没再向司徒旭求过情。
  司徒旭回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只有白柔一个人。
  司徒旭走进病房,白柔头也没抬的就问,“妈,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拿?”
  等了半天没听见回答,白柔才抬起头。
  碰巧司徒旭正盯着她看,视线交汇,白柔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
  “那个,你来干嘛?”不知道为什么,白柔总觉得现在的司徒旭看自己的眼神里总有什么自己看不懂的东西,害得她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就是来看看而已。”司徒旭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哦!你吃过饭没?”虽然是因为司徒旭的原因才让自己受的伤,但看在自己在手术室的时候他一直守在外面的份上,暂时就先不和他计较了。
  “吃过了。”听见白柔问自己,司徒旭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心情很好。
  和白柔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司徒旭就走到沙发坐下。
  “我说,你该不会要睡在这儿吧!”白柔心里在祈祷,千万不要说是,否则自己今晚肯定睡不着了。
  “怎么,?”司徒旭淡淡的问白柔,可只有白柔知道,那话中大有你敢说不,我就**你的意味。
  “呵呵,我,我有什么意见。”白柔干笑两声。
  “没意见就睡觉。”司徒旭说完就和衣躺在沙发上。
  “睡就睡。”白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爱睡就睡呗,自己管什么闲事。动作利落的关灯,睡觉。
  黑暗中司徒旭无声的笑了,心情好得不得了。
  处理完秦雪的事,司徒旭就直接来了医院。本来慕容雪在医院的,可司徒旭硬是打电话让她回去休息,自己来医院陪白柔。
  这**,两人都睡得很好。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6章:司徒旭的反常
  白柔这一住院,就住了一个多月。
  白柔觉得吧,住院倒是不无聊,可谁能告诉她,司徒旭这厮到底是怎么了?公司也不去了,就天天在医院守着她。
  你说这要搁以前,白柔肯定睡着了都会笑醒。可现在,他越是在医院陪着白柔,白柔越觉得讽刺。白柔知道司徒旭其实就是在替秦雪弥补她所犯的错误。可笑吧!自己的老公替他的情人弥补错误。
  每天在医院对着司徒旭的那张面瘫脸,白柔觉得自己宁愿回家养伤。
  每次上官兄妹来看白柔的时候,司徒旭也不懂得看情况,就一直在那儿杵着。害得白柔的那些不满意司徒旭的心里话根本就找不到机会倾诉,她容易嘛她!
  幸好,在白柔没被司徒旭掐死之前,她终于安全的出院了。
  本来医生是建议还要住一段时间的,毕竟白柔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可白柔以身体已经没事了为由,硬是出了院。
  一出院,白柔就找上官婉儿诉苦了。
  “你是不知道,他天天在那里苦着个脸。真是的,他以为我愿意住院,还不是因为他,要不是他整天到处是招惹桃花,我又怎么会去住院……”一坐下来,白柔就开始各种吐槽司徒旭。
  “人家好不容易愿意陪着你住院,你还期待他对你有好脸色呀!我估计十多年来,人家司徒大少是第一次住医院,你就知足吧!”上官婉儿可不认为司徒旭是闲得无聊才去医院陪白柔的。
  白柔吐槽了司徒旭半天,上官婉儿终于想明白了。她觉得司徒旭应该是爱白柔的,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可她却不能将自己想的告诉白柔,因为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她现在还不敢确定。
  现在的上官婉儿并不知道,就是因为她现在的犹豫,间接的造成了司徒旭和白柔之间几年的分离。
  伤好后的白柔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没办法,不工作,她没办法养活自己呀!她只是名义上的少奶奶,司徒旭没那个义务养着她。
  白柔觉得,她回来之后,公司很多人对她的的态度都有了改变。直到来到办公室,她才觉得那种奇怪的感觉淡了一点。
  白柔才坐下,赵哲就来到了她的桌前。
  “白柔,我在天台等你。”说完话赵哲就率先坐电梯到天台去了。
  白柔到天台的时候,赵哲背对着门的方向,手里夹着一根烟。白柔记得,赵哲不抽烟的。
  “你来了。”赵哲没回头,只是望着远方。
  白柔不知道赵哲为什么把自己叫到天台来,赵哲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白柔,你觉得自由重要吗?又或者说,如果你有机会做一只快乐的小鸟,但代价是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会放弃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吗?”赵哲望着远方,他淡淡的声音随着风飘进白柔的耳朵里。
  白柔转过头看着赵哲,却发现他只是看着远方,如果不是他叫了白柔的名字,白柔甚至不敢确定那话是对她说的。
  白柔知道,赵哲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否则的话,他不会这样问。“自己选择的路,咬牙也要走到底。”
  这句话,白柔既是在回答赵哲的话,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白柔怎会不知道赵哲对自己的心思,可自己无法回应他,只有让他一次性死心。
  聪明如赵哲,怎会听不出白柔话中的意思。
  “那你介不介意给我一个拥抱,就当作是对我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恋的一个回忆吧!”赵哲转过身面对着白柔张开了双臂。
  白柔走上前,给了赵哲一个朋友间的拥抱。
  “你们在干什么?”两人才刚刚拥抱在一起,司徒旭愤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本来司徒旭是去白柔办公室找她有事的,可他才一进办公室的门就听说白柔和赵哲一起到天台去了。他或多或少知道一点赵哲对白柔的心思,所以才火急火燎的跑到天台来。可司徒旭没想到的是,自己才刚到天台,就看见了白柔和赵哲拥抱在一起的一幕。
  听见司徒旭的声音,赵哲下意识的放开了白柔,他并不希望自己给白柔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面对着司徒旭,白柔并没有开口解释,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司徒旭永远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司徒旭猛的一把把白柔拉到自己身边,上前一步,抬手就给了赵哲一拳。赵哲没想到司徒旭会突然来这么一下,一个不防,硬生生的挨了一拳,嘴角都被打肿了。
  “司徒旭,你疯了!”白柔大声的喊着司徒旭的名字。
  “是,我是疯了,我他妈头上戴了绿帽子我能不疯吗?”此时的司徒旭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只知道,白柔又一次背叛了自己。
  “赵哲,对不起,连累你了,你先走吧!”看着失去理智的司徒旭,白柔虽然觉得有些无力,但还是记得,不能连累赵哲。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7章:赵哲走了
  赵哲走到门边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白柔一眼,白柔对他轻轻点了点头,他了然的转身下了天台。
  司徒旭最看不得的,就是白柔和其他男人之间的那种默契。见白柔和赵哲当着自己的面就开始眉来眼去的,司徒旭更是火冒三丈。
  待看不见赵哲的身影后,白柔才转身看向司徒旭。在瞥见那一双快要冒火的眼眸时,白柔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你怎么来了?”白柔并不想和司徒旭在公司吵架,所以把自己的语气尽量放柔一点。
  “怎么?怪我来得不是时候,坏了你的好事?”哪知司徒旭根本就不领情,就是打定主意要得到一个答案。本来他就是想听到白柔的解释,可话一出口,就成了这个样子。
  “司徒旭,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没意思?”白柔根本就没打算解释,反正说了他也不会听。
  司徒旭本来是想好好听她解释的,可白柔话一出口就是这种语气。没办法,谁叫大少爷你平时老是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听解释的,现在你想听了,我就偏不解释。再说了,你希望人家解释,你就明说一下又不会死。
  “我说,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话刚出口,白柔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这张破嘴,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呀!
  白柔这话一出口,司徒旭反而冷静下来了,凉凉的瞥了白柔一眼。“你觉得我像是那种脑子有病的人吗?爱上你,你也太有自信了吧!你这种女人,爷在外面一抓一大把,人家各方面还比你强,你觉得,我会选谁?”
  很多年后,司徒旭无比后悔当时没能勇敢的承认自己爱上白柔的这个事实。他常常在想,若时间还能再重来一次,什么面子,什么自尊,他通通都不要了。只要白柔在他的身边,他就拥有了全世界。
  果然,白柔暗暗捏紧了拳头,但表面仍旧平静得有些反常。“那样最好,否则,你若爱上我的话,我还要多费点精力,把你喜欢的方面全改了呢!”
  “爷爱上你是你的荣幸,你还不乐意?”司徒旭此时也顾不得什么教养不教养了,他只知道,白柔不乐意被他爱上,这有些折损他的自尊心。
  “算了,司徒大少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没意见。”白柔不想再和司徒旭浪费时间,她现在觉得自己头有些晕眩的感觉,必须去找地方休息一下。于是,她就准备回去了。
  可她走到司徒旭身边的时候,司徒旭就一把拽住了她。
  本来白柔就有些不舒服,再被司徒旭这么一拽,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说你这女人,你……”司徒旭突然察觉到白柔的不对劲,这女人软软的倒在自己怀里,双眼紧闭。不是吧!她又生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病了?
  “喂,白柔,白柔。”司徒旭试图唤了两声,白柔都没什么反应。他迅速将白柔打横抱起,一边快速的去乘坐电梯,一边打电话通知医生过来。
  白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司徒旭就睡在她的旁边。
  白柔记得,自己晕倒前两人是在天台的,一定是司徒旭弄自己回来的。之所以说弄,是因为白柔实在不知道司徒旭具体是用什么方式把自己弄回来的。背?不可能。抱?更不可能。
  可白柔哪知道,司徒旭不仅把她抱回来,而且还照顾了她**,天快亮的时候才睡去。他要是知道白柔现在的想法,非把她掐死不可。
  总之,不管司徒旭是用什么方式,总归他没让昏迷的自己睡在天台就不错了。至于其它的,就别奢求了吧!
  为了感激司徒旭,白柔起床的时候硬是没吵醒他。
  收拾好自己下楼准备上班去,王妈就过来拦住了她。“柔儿,你今天不能去上班,好好在家休息。”
  “王妈,没事,我已经好了,可以上班的。”白柔很庆幸这里还有人关心自己。
  “少爷吩咐过了,今天,你哪里也不能去,就在家待着。”想了想,王妈还是决定把司徒旭搬出来,本来司徒旭也是吩咐过了的。
  一听见说是司徒旭吩咐的,白柔就不好硬来了。大少脾气在那摆着呢,要是不听他的,就算在公司,他也能让你待不下去。
  司徒旭下楼的时候,白柔正在厨房和王妈学习煲汤,老远的就能听见她的笑声。
  司徒旭脑海中突然闪过白柔为自己洗手做羹汤的画面,其实,这样也不赖嘛!
  反正在家无聊得很,白柔就打开电脑准备找点电影什么的看一下。既然休息,那就好好休息。白柔的宗旨是,休息不工作。
  才打开电脑,就显示收到一封邮件,是赵哲发来的。
  柔儿,请允许我这样叫一下你。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叫你,或许也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吧!
  曾经的我,在等待,等待一场不会**的相遇。
  柔儿,你可知道,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公司。彼时的你我,仅仅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或许在你的印象中,并没有过我的出现吧!
  那时候,没有谁能告诉我我们是否还有机会再遇,所以在相遇之前,我心里关于你的,仅仅只是失去了联络的淡淡遗憾。直到无意中,人生恰巧给我们安排了一次轮回。
  从你进公司的第一天,我就认出了你。本来我还满怀希望的以为,这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机会,一个不放弃心中执念的理由。可我没想到,你的身边已经有了他的存在。
  我在想,命运是否还会安排一次偶遇。不是刻意,在你我意料之外,你是否还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