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13 | 浏览:2501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总裁前夫我已嫁 :结婚三年,他对她百般羞辱,最后扔下一张离婚 ...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8章:秦雪
  第二天,白柔特地请了一天的假陪慕容雪好好逛逛。
  说是白柔陪慕容雪,其实是慕容雪带着白柔去美容美体养生会所消费。
  “柔儿呀!妈给你说,别把工作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女人啊,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千万别想着替我那没良心的儿子省钱。”虽然慕容雪表面是在说司徒旭没良心,可她脸上的笑容说明她对自己的儿子是很满意的。
  “妈,我知道了,我以后肯定对自己好一点。”白柔一向都对慕容雪很尊敬,只要是她说的白柔都认真的听。
  白柔之所以如此把慕容雪说的话全放在心上,是因为她知道慕容雪是真心的为了自己好。
  在会所的时候,慕容雪去洗手间了,白柔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出来。
  突然,白柔觉得自己眼前的光被挡住了。本来以为只是有人从自己面前经过,也就没管,仍旧自顾自的看手中的报纸。
  可很快白柔就发现不对了,眼前的人影似乎并没有走开的迹象,不禁好奇的抬头望了一眼。
       可这一看,白柔就不淡定了。眼前的这女人不就是自己丈夫在外面的女人吗?现在一直站在自己面前,这是几个意思?
  没错,站在白柔眼前的女人就是。
  今天没有通告,所以就陪朋友一起过来做美体塑身。可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白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不喜欢白柔,甚至可以说是恨她。因为她认为,如果不是白柔的出现,现在坐在司徒少奶奶位置的人就是她。是白柔,是白柔抢了她的一切。
  白柔一看是,下意识的就起身想离开。不是因为她怕,而是慕容雪就在这里,一会儿被她看见的话,很多事情就很难解释了。
  可白柔不想惹事,不代表也会这样子想。
  白柔才刚起身,就用身体挡住了她的去路。
  “好歹也算是熟人吧!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呢?”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最近司徒旭去她那里的次数少了。仔细算起来,她已经有半个月没见过司徒旭了。
  “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不就比气势吗?谁怕谁,不说话,还真当她白柔是死的呀!
  白柔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火气更旺了。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和白柔之间是有差距的。一个豪门千金,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演员。可是,她就是不甘心,明明司徒旭爱的就是自己,凭什么当司徒少奶奶的是她白柔。
  “哟,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白小姐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别指望她会称呼白柔司徒夫人,这可是她心中的痛。
  饶是白柔脾气再好,遇上这样不依不饶的人,她也觉得没有忍的必要了。
  “是吗?我不记得我见过你呀!这位小姐,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反正白柔是不想承认也不会承认她认识的。
  “白柔,你这么趾高气扬的就不会觉得累吗?不过也对,旭很久都没回去了,你无聊,不找点事情做岂不是太对不起你自己了。不过你大概不知道吧!旭,他不喜欢太过自以为是的女人。”没错,就是故意气白柔的,司徒旭很久没回去她是知道的。问题就出在这儿,以往司徒旭不回家就去找她,所以她从来没把白柔放在眼里。少奶奶又怎样,司徒旭还不是不爱她。可这次不一样,司徒旭没回家,也没去找她,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白柔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威胁。
  司徒旭没回家白柔比谁都清楚,可这几天他去了哪里,白柔确实不清楚。此时如此说,无疑是在打她的脸。作为一个女人,自己丈夫在外面的女人都敢找茬了,还真是有够悲哀的。
  看看时间,估计慕容雪快出来了,白柔也没有时间和扯。刚想走开,就被几个女人拦住了去路。
  “你就是白柔?我还以为是什么天仙呢,长得也不怎么样嘛!怎么和我们小雪比呢?”几个女人中的一个女人直接伸手开始拉白柔衣服了。
  白柔算是看明白了,感情这几个女的和是一伙的。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9章:东窗事发
  看清楚了这伙女人的真面目,白柔一分钟都不想再呆下去了。一来是怕慕容雪出来看见,自己不好解释秦雪的存在。二来是想着没必要和这群女人浪费时间。
  “怎么,这样就想走了。”岂料白柔才走了一步,就被秦雪旁边的有个女人抓住了手。
  这下白柔是真的生气了,憋屈得要死,这年头还有没有天理了,小三都比正室还猖狂。
  “难不成,我还要留下来等你们请喝茶吗?”白柔也不是好惹的,她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就另当别论。
  那女人似乎没想到白柔会来这么一句,竟被白柔反问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雪看见自己的姐妹被白柔的话弄得说不出话来,立马就不爽了。当然,她才不是为自己姐妹抱不平,她只是觉得白柔如此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面子上过不去而已。
  “我就说嘛,旭也真是的,我老是劝他偶尔回一下家,他非不听。现在好了,弄得人家白小姐不开心了。不过也对,你说一个女人,自己的丈夫一直不回家,心里能好受到哪儿去呀!是吧,白小姐。”秦雪知道自己论气质,论家世,根本比不上白柔,唯一能压倒她的,也就只有来自司徒旭的那模糊不清的“爱”吧!之所以说模糊不清,是因为司徒旭从来没有对她说过爱字。
  秦雪一次次的在白柔面前揭开她的伤疤,就是为了存心不让白柔好过。看着白柔那逐渐变得苍白的脸色,秦雪心里觉得爽极了。
  “柔儿,怎么回事?”白柔刚想开口驳斥秦雪,慕容雪就从卫生间回来了。
  听见慕容雪的声音,白柔心中闪过两字“完了”。
  脚步快过脑子的白柔,已经拉着慕容雪的手准备离开了。
  可秦雪怎会让白柔如愿,她也反应很快的拦住了白柔和慕容雪的去路。
  “这么快就想走了呀,要不一起喝杯咖啡吧!”本来秦雪是不想看见白柔的,可一看见白柔旁边的女人,秦雪忽然有了一个主意。“这是阿姨吧!白阿姨你好,我是秦雪。”
  其实也怪不得秦雪不认识慕容雪,因为慕容雪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而且秦雪和司徒旭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有见过他的家人,所以不认识慕容雪也很正常。还有一个因素,秦雪一直听说司徒旭的父母在国外,所以当她看见慕容雪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认为这是白柔的母亲。
  “不用了,我们哪天有时间再聚吧!”白柔虽然不知道秦雪这又是演的哪出,不过铁定没好事,她才不会傻到真的留下来喝咖啡呢!
  “阿姨,有些事你肯定不知道吧?白柔和她的丈夫一直都是分居的,她……”没错,这才是秦雪留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她们喝咖啡的目的。不过既然白柔不肯找个人少的地方谈,那就这里直接说吧!反正她无所谓。
  “秦雪,你够了。妈,我们走,不要理她。”白柔打断了秦雪的话,拉着慕容雪就想离开。
  可这时的慕容雪怎么可能离开,“柔儿,你让她说完。”
  慕容雪走到秦雪面前,“你叫秦雪是吧?把你刚刚的话说完。”慕容雪不愧是豪门贵妇,说话的气势就是不一样。
  “其实吧!阿姨,我估计白小姐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边说还边看了白柔一眼,“她的丈夫根本就不爱她,结婚三年,从未和她同房过。也可怜了白小姐,一千多个日夜,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听完这些话,慕容雪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柔。本来还指望白柔给出否定回答的,当看见白柔的脸色时,慕容雪有些站立不稳。她知道,眼前的女人说的话,是真的。
  从秦雪开口的那一刻,白柔就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她也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看着慕容雪的反应,秦雪笑了,这才是她的目的,她要让白柔和司徒旭名存实亡的婚姻公开化。她要让所有人知道,豪门婚姻,不过如此。只要白柔和司徒旭离了婚,那么司徒少奶奶的位置就非她莫属了。
  “这位小姐,你能否告诉我,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慕容雪有些不明白,这些事情,连自己都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旭少不回家的时候,都是在我们小雪那儿的。这些事情,她当然都知道了。”这次,还没等秦雪开口,她旁边的女人就赶紧抢着说。那模样,就好像做人家小三多光荣似的。
  本来慕容雪还以为眼前的女人只不过是这件事的知情人而已,让她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女人竟然就是小三本尊。再看看自己身旁脸色苍白的白柔,慕容雪觉得自己心疼极了。
  看看秦雪那嚣张的模样,一向好脾气的慕容雪也觉得自己无法忍了。上去就给了秦雪一巴掌,这是专为自己儿媳打的。只要一想着秦雪嚣张的跑到白柔面前猖狂,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挨了一巴掌的秦雪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破口大骂。“你个死老太婆,我好心告诉你真相,你不仅不感谢我,还打我,小心我告诉旭少,他有的是办法弄死你。”
  白柔也没想到一向笑盈盈的婆婆会动手打人,她也被惊呆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秦雪骂慕容雪的声音传来。
  “妈,又何必跟这种人动气呢,不值得!”白柔看得出来,慕容雪现在是在强压着自己的火气。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0章:白柔受伤
          看清了眼前的这群女人的真面目,白柔觉得没有必要再和她们浪费口舌了。
  “妈,我们走吧!” 白柔挽着慕容雪的手臂。
  “可是柔儿,她们这么说你,你能忍,妈不能忍呀!”慕容雪不肯走,她想替白柔讨回公道。
  “她不能忍有什么办法呢!旭少根本就不爱她。”秦雪生怕白柔把慕容雪拉走了,那她接下来的话说给谁听呢!
  此时此刻,慕容雪真的觉得自己儿子的脑袋肯定被浆糊糊住了。善良贤惠的白柔哪里比不上眼前的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了?慕容雪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回去一定好好修理那不听话的臭小子。
  虽然慕容雪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可只有扶着她的白柔清楚,她的整个身体都因愤怒而颤抖着。白柔知道,慕容雪是在替自己不值,她完全是为了自己好。可白柔又怎么忍心让家人为自己的事伤神呢?
  白柔和慕容雪说话的时候,秦雪就一直站在旁边,冷眼看着她们。
  好不容易白柔终于将慕容雪说动,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秦雪偏偏不依了。
  失魂落魄的慕容雪觉得自己才刚走了一步,自己的手就被秦雪拉住了。“阿姨,忙什么,你现在回去旭少也不会理你们的。依我说呀,你还不如赶紧带着你女儿回家吧!省得她老是占着司徒少奶奶的位置。”
  这下慕容雪算是看清秦雪的目的了,“呵呵,别说旭和柔儿绝对不会离婚,就算他们离婚了,这位置也轮不着你坐。”
  听完慕容雪的话,秦雪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是吗?那我们就走着瞧吧!”
  “走着瞧就走着瞧,我自己的儿子,难道我还不清楚他的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慕容雪一直一来都被司徒寒保护得太好,这种情况她也是第一次遇见,当然不知道有些时候要留一手了。
  白柔一直就这样安静的陪在慕容雪身边。听见慕容雪说司徒旭是自己儿子的时候,白柔心知事情不好办了。
  果然,一听见慕容雪说司徒旭是她儿子,秦雪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因为她已经先入为主的以为慕容雪是白柔的母亲,这下,秦雪知道,自己嫁入司徒家的梦算是碎了一半了。还没过门,就得罪了自己的未来婆婆。之所以说碎了一半,是因为秦雪觉得司徒旭是爱自己的。
  说实话,在这里遇见司徒旭的母亲,秦雪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让司徒旭的家人认识自己。忧的是,自己刚刚好像有和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这时的秦雪,完全忘了,几分钟之前自己还骂过慕容雪是死老太婆呢!
  “是这样的,阿姨,我想你可能对我有一些误会,刚刚我一直以为您是白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小姐的母亲呢!”秦雪开始准备讨好慕容雪。
  “哟,现在是误会了,刚才不是还骂我是死老太婆的吗?”慕容雪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女人,心思算尽。
  慕容雪这样说,摆明了是不想给秦雪面子。
  可秦雪怎么可能如此甘心,要不是因为白柔,她又怎么会和慕容雪闹得不开心?
  眼看着白柔和慕容雪就要离开,情急之下,她只好伸手拉住了慕容雪。“阿姨,你听我解释好不好,今天这件事就是个意外,我……”
  慕容雪怎么可能再听秦雪解释,何况,这有什么好解释。这样一想慕容雪就甩开秦雪拉住自己的手。
  哪成想慕容雪处于愤怒之中,甩的时候没控制好力度,一不小心,秦雪就坐到地上去了。
  白柔一惊,就赶紧走过去想把秦雪从地上扶起来。可秦雪突然像疯了一样,使劲的打开白柔的手。“你滚开,我不要你假惺惺的可怜我。”
  这下慕容雪更生气了,冲上去就想给秦雪两巴掌,幸好白柔及时拉住了她。
  秦雪的那些朋友,一开始以为慕容雪是白柔母亲时还在旁边帮秦雪的忙,可一听说慕容雪是司徒旭母亲时,一个个都没声了。
  秦雪看着被慕容雪维护着的白柔,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所谓的朋友,突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
  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秦雪走到慕容雪面前。“怎么,你还想为了一个你儿子不爱的女人,打我吗?”
  满意的看着白柔因为自己的这句话变得苍白的脸色,秦雪哈哈大笑起来。
  慕容雪害怕再呆下去,白柔会因为秦雪的言语想不开,就赶紧拉着她走出了会所。
  这一次,秦雪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离开。
  走出会所的白柔,一直在强忍住泪水,反而安慰起慕容雪来。
  白柔和慕容雪站在路边等司机开车过来。突然,一辆兰博基尼车速非常快的向她们撞了过来。
  白柔最先发现这辆车,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推开了慕容雪。
  慕容雪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耳边就想起一阵紧急的刹车声。白柔就这样被兰博基尼撞飞出去了。
  “柔儿……”,慕容雪很快从地上爬起来,迅速跑向白柔。此时的白柔,静静的躺在血泊中。
  慕容雪忙着查看白柔的伤势,没注意到肇事的兰博基尼已经驶离了现场。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1章:柔儿爱错了人
司徒旭接到电话赶来的时候,白柔还在急救室抢救。
     “妈,怎么回事,好好的柔儿怎么会被车撞到?” 一看见慕容雪,司徒旭也顾不上自己对白柔的称呼了。他现在只想知道,白柔到底伤成什么样子了,又是什么人伤了她。
        天知道,当他接到电话的那一刻,知道白柔受伤了,他有多想立马飞回她的身边。他就想陪着她,不让她疼了也找不到倾诉的对象。
        一接到电话,他就立马驱车赶来,路上甚至还闯了不少红灯。
        本来还在司徒寒怀里哭个不停的慕容雪,此时一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司徒旭在慢慢的平复心情,他在等慕容雪说话。可他没等到慕容雪的话,却等来了一巴掌。
      “雪儿,你干什么?”见一向温柔的妻子打人,司徒寒不明白为什么。
        司徒旭也搞不懂为什么慕容雪会打他。
      “柔儿这样都是被他害的,你说,我该不该打他?”慕容雪说完就大哭起来。
        这下,司徒父子更是一头雾水了,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呀!
        好不容易,慕容雪止住了泪水。“旭儿,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秦雪的女人?”
      “妈,我……”司徒旭不知道自己母亲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我只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秦雪的女人?”慕容雪此时已经顾不上自己对儿子的语气了。
      “认识。”司徒旭老老实实的回答。
      “果然是真的!你知不知道,柔儿现在躺在里面生死不明。你知不知道,我眼睁睁的看着柔儿被车撞飞出去。你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叫秦雪的女人害的。”慕容雪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在医院了,她只知道,她的柔儿还躺在急救室里。
        本来司徒旭还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可有谁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是秦雪做的。现在他才知道,为什么慕容雪会说白柔变成这样都是自己害的。
      “好了,柔儿还在里面呢!我们先安安静静的等她出来好不好?”司徒寒现在也不希望慕容雪太过自责。
        司徒旭不知道自己在急救室外等了多久。
终于,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杨医生,她怎么样了?”司徒旭竟然有些害怕,害怕从杨医生口中听到不好的消息。
        杨医生是这家医院最权威的医生,而且还和司徒寒是好朋友。所以白柔的急救手术由他主刀。
      “放心吧!虽然暂时还没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有脱离危险,不过只要她能度过二十四小时的危险期,就没事了。具体情况,还要等她醒了才知道。”杨医生说道。
        司徒寒走过来拍了一下杨医生的肩膀,“幸苦了。”
        杨医生笑了笑,回去休息了。毕竟不常做手术。这一台手术做下来,他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白柔还没有脱离危险,只能暂时待在重症监护室。
        因为害怕司徒老爷子担心,慕容雪和司徒寒只能先回去安抚老爷子,司徒旭则一直守在监护室外面。
        白柔才回到监护室不久,接到消息的上官兄妹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当上官兄妹看见满身插满管子的白柔时,上官桀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一拳砸向了旁边站着的司徒旭。
        司徒旭没有防备,上官桀几乎是用尽全力的一拳,司徒旭根本就招架不住。但他压根就没有还手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应该被打醒了。
        上官婉儿看着自己的老哥已经失去了理智,司徒旭都被打得吐血了,他还没有住手的想法,终于忍不住拉住了自己的哥哥。“哥,柔儿还在里面,你还想不想让她安心休息了。”
         一听见上官婉儿说会影响白柔休息,上官桀就立马住手了。走到监护室外,透过玻璃,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柔。
        上官婉儿递过一张纸巾给司徒旭,“现在知道要死要活的了,早干嘛去了。司徒旭,你可真够能耐的,连自己的情人都管不住。如果不是因为你,柔儿现在怎么会躺在里面。不过也怪不着你,要怪就怪。”
        上官婉儿拉住自己的哥哥不让他打司徒旭,只是单纯的害怕会影响白柔休息,但不代表她就会放过司徒旭。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2章:白柔醒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可白柔一点儿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这可急坏了监护室外的几个人。
  “寒,怎么办,柔儿怎么还没醒过来。”慕容雪觉得自己都快要等得崩溃了,她好恨自己,如果不是柔儿救了自己,现在躺在里面的就该是自己了。
  “没事的,杨医生不是说了是二十四个小时的吗?现在还有两个小时呢!”司徒寒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安慰妻子了。
  看着一直在焦急的走来走去上官兄妹,双目无神的儿子,司徒寒知道,这里现在只有自己还保持着一点儿理智了。如果自己都慌了,场面会更加的控制不住。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假装淡定一点儿。
  二十四小时已经只剩半个小时了,司徒旭终于等不住的去问了杨医生。杨医生告诉他,很快就会醒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昏迷的白柔来说,只是睡了一小觉的时间。可对于门外的司徒旭几人来说,却是过了半个世纪之久。
  司徒旭从杨医生的办公室回来,就一直趴在监护室的玻璃门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病床上的白柔,生怕她醒了自己不知道。
  沉睡中的白柔,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回到了和司徒旭结婚前。自己还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每天享受着父母给的爱。那时侯,哥哥还没有去当兵,一家人时不时的出去旅游。
  白柔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再睡下去了。终于,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司徒旭是第一个发现白柔醒来的人,“爸妈,白柔她醒了,她醒了。”二十多岁的男人,此时此刻竟像个小孩子般的欣喜。
  一听说,坐着的几个人迅速跑到监护室门外,隔着玻璃,睁大眼睛,看着白柔,就怕一眨眼,白柔又睡过去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检查,杨医生宣布白柔已经**离了危险期,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她虽然**离了危险期,但身体还是很虚弱,不能受到什么**。病房里面不宜有太多的人,她需要休息。”杨医生知道外面的这伙人关心的是什么,也不等他们开口,自己就赶紧将所有情况说清楚。
  “杨医生,我们柔儿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呀!”慕容雪还是不放心,她怕万一白柔留下什么后遗症,她不得内疚死啊。
  “放心吧!她虽然受伤严重,但都是些皮外伤,没有伤及内脏,不会有后遗症的。”杨医生如是说。
  他们走进病房的时候,白柔因为疲惫,又睡着了。
  白柔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像碎掉了一般的疼。迷茫的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方,意识终于回笼。
  昏迷前的一切浮现在白柔的脑海,会所遇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秦雪,然后出门就被车撞。被车撞上的那一刻,白柔亲眼看见驾驶座上的秦雪笑得特别的狰狞。
  白柔抬眼四处看了一下,很轻易的就发现司徒旭正站在窗边。
  他逆光背对着白柔站着,有那么一瞬间,白柔的头脑中甚至闪过司徒旭很关心自己的念头,但也只是一瞬,白柔就赶紧将头脑中的想法甩开。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轻轻的动了一下手,白柔立刻呻吟出声,一不小心,动到伤口了。
  听见白柔的呻吟声,司徒旭转过头来,发现白柔已经醒了,立马就跑到病床前。
  “怎么回事儿,还真是一分钟都闲不下来,身体不想要了?”虽然说话语气很差,但他扶着白柔的手那只手动作还是很轻,就怕弄疼了白柔。
  他这话一出,白柔就不高兴了,哪里还会注意到他的动作轻不轻,一把甩开司徒旭的手。“我不用你管。”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司徒旭竟然没有甩手走人。
  白柔才把他手甩开,他马上恢复扶着白柔的动作。“可不可以麻烦你,想虐待自己也不要在我面前好不好,一会儿爸和妈回来又会以为是我欺负你。”
  其实这只是司徒旭关心白柔的一个借口,想他司徒旭怕过谁呀!主要是他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立场关心白柔,没办法,只能把自己老妈搬出来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