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19 | 浏览:3689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总裁前夫我已嫁 :结婚三年,他对她百般羞辱,最后扔下一张离婚 ...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总裁前夫我已嫁》作者:琬珂
文章简介:
结婚三年,他对她百般羞辱。小三登门入室,他扔下一纸离婚协议,用她的家人朋友威胁她签字。她潇洒签字,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他却觉得一下子失去了什么。外界没人知道这位豪门少奶奶的存在,因为他从不允许她被外界所知。他间接害死她的家人,逼得她跳海身亡。她重生归来,弄得他倾家荡产。“司徒旭,爱上你,我不悔,但若有来生,惟愿与你形同陌路。”她跳海之时,正是曼珠沙华开得正艳之际。



第1章:楔子
初见的第一眼,白柔就无可救药的爱上司徒旭。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司徒旭竟会是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缘分都会有美满的结局。河对岸的也有可能不是牛郎织女,而是开得娇艳无比的曼珠沙华。
        爱上一个没有心的人,白柔注定得不到自己憧憬的幸福。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背叛,让这场原本就只有一份爱的恋情更快的消逝了。
        没有心的司徒旭,注定成不了白柔梦中的骑士。
        鲜艳的曼珠沙华,恰恰是这场恋情的最好诠释。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你还是太闲了
清晨的第一缕光芒弥漫在A市上空,伴着温暖的阳光,早起的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坐落在A市富人区,古朴而不失豪华的别墅内,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传来一声怒吼。
       “白柔,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你没任何资格过问我的事。”司徒旭将手里的杯子用力的朝着白柔头上扔去。
        杯子是玻璃的,而且司徒旭是用尽全力扔的,杯子碰到白柔的头,就直接掉到她脚边碎了。一瞬间,白柔的头上就被砸了一个小口,血直往外冒。因为是穿的家居鞋,玻璃的碎渣划过她的脚,一道道的小血口也出现在她的脚上。
        白柔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不去理会身上的伤口,也不说话,两眼直直的望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看白柔不说话,司徒旭火气更大了,最看不得白柔这副模样,好似对什么都不上心似的。
       “怎么?哑巴了,你不是挺能说的吗?告诉你,你连给阿雪提鞋都不配,别整天摆出一副大少奶奶的样子。要不是你惹了阿雪,我才不想看见你这副嘴脸。”司徒旭怒气冲冲对着白柔吼道。
      “记住了,以后见着阿雪恭敬点。”司徒旭说完就甩手出门了。
       使力摔上门的司徒旭,仍然觉得心头火气未消。真是晦气,大早上的就得面对着白柔那张“死人”脸。
        听见司徒旭摔门的声音,家里的老佣人王妈才从楼上下来。
       才走到客厅,王妈一眼就看见站在餐桌旁的白柔。
    “少奶奶,你怎么流血了?”因为别墅内的隔音较好,所以之前王妈并没有听见两人起了争执,准确的说,是司徒旭向白柔发了脾气。
        王妈的声音,将白柔的思绪拉了回来。“哦,没事,王妈,一点小伤而已。”
        对于王妈,白柔还是比较尊敬的。这个家,除了司徒旭,这一大家子的人都是真心真意对她好的,她也总得学会感恩不是。
      “柔儿呀!少爷总是这样不待见你,你怎么也不告诉老爷他们,以他们对你的宠爱程度,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王妈为白柔抱不平。
可白柔只是淡淡一笑,“王妈,爷爷他们年纪大了,不能再让他们整天为我操心了。”
      “可是……”,王妈话还没说完,就被白柔打断了。“王妈,我真的没事,我先去处理一下,一会儿还要去公司呢!
        说完就转身上楼了.
        回到房间,关上门,白柔就靠着门慢慢的坐到了地上。脸上再也没有了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刚刚面对王妈时的淡然,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伤。
        独处的白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直往下掉。
       是了,这就是自己一见倾心的丈夫。
婚礼操办,他从未上心;婚礼现场,宣完誓,新郎就不见了,留下自己一个人面对嘉宾包含着各种看法的眼光。
        结婚三年,从未正眼看过自己。如今,又为了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出手打伤自己。不就是小三上门挑事,自己说了她几句吗?
        白柔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这三年的时间的。
        开车到了公司,白柔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工作。
      “小柔,你来了。”和白柔一起工作的小敏一见白柔来了,就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因为白柔性格比较开朗,待人又很温和,所以她在公司的人际关系很不错。
        意识到小敏是在跟自己说话,白柔也笑眯眯的和小敏问了好。
      “呀!小柔,你额头怎么了?”看见白柔头上贴的创可贴,小敏就控制不住的大声问了出来。
        白柔在公司的岗位是司徒旭的秘书团的秘书之一,工作的地方不是独立的办公室,而是除了特助之外的所有秘书都是在一间办公室工作。
        小敏一说完,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白柔的额头上。嫌麻烦,额头上的伤口白柔就随便处理了一下,贴了块创可贴就来上班了。
      “没事,不小心碰了一下。好了,你赶紧去做事吧!”白柔推着小敏回到她自己的办公桌。
        白柔正在专心工作的时候,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拿着药的手。
        同为秘书的赵哲将手里刚买的药递给白柔。
        赵哲喜欢白柔,这是办公室公认的秘密。司徒旭从未对外承认过白柔这个妻子,白柔也不会端着司徒旭正妻的架子。而且他们结婚的时候比较低调,都没在媒体上报道过,所以外界都只知道司徒旭结婚了,却不知新娘是何人。
        白柔接过赵哲手中的药,低声道谢。
开朗阳光的小伙子就因为白柔的一句简单的谢谢红了耳根。
      “不用谢,大家都是同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赵哲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就在白柔和赵哲说话的时候,司徒旭来到了他们的办公室。
        看着和赵哲有说有笑的白柔,司徒旭就莫名其妙的觉得心里不舒服。
        再看看白柔手上拿着的药,火气更是蹭蹭的往上冒。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瞥了一眼白柔头上的伤口,司徒旭一脸怒气的看向赵哲。“公司花钱请你来不是让你来聊天的,是让你来工作的。“
        看着赵哲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司徒旭转过身又看着坐在椅子上看也不看他一眼的白柔。
      “白秘书,上班时间,你不好好工作,竟然还有时间闲聊。看来……”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白柔在别人面前展露笑颜的时候,自己会如此的生气。
       看司徒旭的矛头对准了自己,白柔终于抬起头来了。
        司徒旭对于白柔的反应很满意。“既然你没事做的话,那就给我预定的餐厅吧,我今晚要和阿雪一起吃晚餐。”
     “是,总裁。”白柔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接下了这个差事。
        话音刚落,本来表情有些缓和的司徒旭又瞬间跟吃了**似的。“既然如此,那就麻烦白秘书了。”白秘书三个字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出了秘书室,留下秘书室的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不明白总裁为什么一下子发这么大的火。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你有病吧
  快要下班的时候,白柔的手机响了。电话是闺蜜上官婉儿打来了,说是好久没有一起逛街了,要求白柔一定要全程陪同。
  白柔到达上官婉儿指定的餐厅时,才知道逛街只是一个借口。
  上官婉儿订的是A市著名的怡然餐厅,不管是服务,还是在食物方面都算得上五星级的水平。白柔才刚走到餐厅门口,就有服务员上前服务了。
  “小姐,请问是您一个人还是有其它朋友一起的。”服务员对着白柔微微弯腰。
  “我是上官婉儿的朋友”,白柔也礼貌的回答服务员的话。
  听见白柔说出来的名字,服务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那您一定是白小姐了,上官小姐交代过,您来了,就直接去包房。白小姐,这边请。 ”服务员对着白柔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就直接给她带路了。
  到了包房门口,服务员礼貌的向白柔说了声“到了”,就离去了。
  白柔才刚推开包房的门,上官婉儿就大呼小叫的招呼白柔。“柔儿,快来坐下。”
  白柔这才发现上官婉儿的身边还有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男人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上官学长?”白柔试探着开口。
  被白柔唤作学长的男人起身朝着白柔走来,给了她一个朋友间久别重逢的拥抱,脸上笑意更深了。“还以为柔儿已经不认识我了呢!”
  “真的是学长,可学长你不是在美国吗?什么时候回来的?”白柔像放连珠炮似的,一连串问号就出来了。
  “昨天回来的,没告诉你就是想今天给你个惊喜。”上官桀倒是毫不在意白柔的 话。
  看两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官婉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我说哥,你就不准备让柔儿过来坐下了。”
  上官桀这才反应过来还没让白柔坐下,俊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尴尬的笑了两声,才不好意思的给白柔拉开了凳子。
  待白柔坐下,上官桀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不知从哪儿抱来一束玫瑰花,递给白柔。“柔儿,送给你的。”
  “谢谢学长。”虽然白柔不知道为什么上官桀要送自己花,但还是真诚的道谢。
  自己哥哥对白柔的那点心思,上官婉儿是很清楚的。但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白柔对自家老哥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那种情谊。早的时候,自己也想过撮合老哥和闺蜜。但可惜,白柔已经结婚了。
  “我说老哥,你也太偏心了吧,我也在这儿,怎么没有礼物收呢?我决定不要喜欢你了。”上官婉儿故意调侃自己的哥哥。
  被自己妹妹调侃,上官桀也没有一丝的尴尬。反而对着上官婉儿展露了一抹笑意,上官婉儿瞬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间打了个寒颤。怪了,怎么突然感觉老哥笑得很阴险呢!
  果不其然,上官桀一开口,上官婉儿就后悔了。你说看谁笑话不好,非要看老哥的呢!
  “是吗,都怪我不好,我怎么忘了你呢!唉,本来还想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颜真卿的真迹给你呢,现在看来你因为不喜欢我,肯定也不喜欢我送的东西了。”上官桀两手一摊,表明自己也是很无奈的。
  这下,上官婉儿的笑脸立马变哭脸了。心里将自己这腹黑的老哥骂了个遍,但脸上却是立马堆起了讨好的笑容。“我这不是说着玩的嘛,哎哟,公子,奴家越看你越觉得你是个有肚量的人呀!”
  但上官桀硬是不吃这套,无奈,上官婉儿对着一旁看戏的白柔使劲眨眨眼,希望她帮着自己说好话。谁知白柔这货眼观鼻,鼻观心的竟然见死不救。
  一旁的上官桀忍不住笑出了声,上官婉儿喜欢收藏颜真卿的字他是知道的。
  上官婉儿是恨不得在他那俊脸上挠几下,可有贼心没贼胆呀!看看自己老哥,再看看只负责看戏的闺蜜,哀嚎一声,果断的选择化悲愤为食量,这世界没爱了!
  席间,上官桀一直在为白柔和上官婉儿布菜,一顿饭吃得倒也愉快。当然,还得忽略上官婉儿时不时的耍宝。
  吃完饭后,上官兄妹送白柔回去,到司徒别墅的时候,上官婉儿和白柔已经在车上睡着了。
  停好车,纵然有万般的不情愿,他还是叫醒了白柔。“柔儿,柔儿,到家了。”
  听见上官桀的声音,白柔悠悠醒了。本来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晃晃脑袋,看见上官桀好笑的盯着自己,她才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
  上官桀替白柔开了车门,白柔也不扭捏的下了车。
  “柔儿,明天有没有时间陪我们兄妹逛逛呀!”白柔下车后,上官桀突然的就开口了。
  白柔想了想,明天是周末,就爽快的答应了,“没问题”。
  “真的?”上官桀似乎没想到白柔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一脸的惊喜,“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来接你。”
  “好的,学长,那明天见了。”白柔对着上官桀挥了挥手。
  “好,明天见。”说完,上官桀就开车走了。
  而白柔,一直目送上官桀的车走远了,才转身回别墅。
  殊不知,这一切都落在了别墅内某个男人的眼中。
  白柔才到玄关处,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听见客厅有脚步声,而且还离玄关越来越近。
  好奇的盯着客厅的方向看,司徒旭那张阴沉得可以拧出水来的脸就出现在了白柔眼前。这下白柔倒有点意外了,这男人今天怎么会在家中。不过她没表现出太多的情绪,依旧低头换鞋。
  白柔的无视瞬间就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让司徒旭爆发了,“不准备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这么晚才回来。”
  晚?白柔下意识的看了看表,才九点半而已,这也叫晚?这男人有病吧!
  不过白柔还是回答了他的话,不然,还不知道这男人会搞出什么事呢。“就和婉儿去吃了顿晚饭而已。”
  “是么?”司徒旭阴阳怪气的,“你可别告诉我,你手中的玫瑰是上官婉儿送的吧。白柔,你真当我没看见。”
  “不过一束花而已,也值得你发脾气。”白柔好似没看到司徒旭的脸色似的。
  才说完话,白柔就觉得自己怀中的花不见了。抬头一看,司徒旭正拿着那束花,脸色更难看了。白柔还没搞懂花怎么跑到司徒旭手上的,司徒旭就将花扔在了垃圾桶里。完了还擦了擦手,好像花上有什么细菌似的。
  “司徒旭,!有病赶紧去治,花惹你了?”白柔被气得不清。
  “一束花而已,也值得你这么跟我大吼大叫。”司徒旭也发脾气了,“白柔,你现在还是我名义上的妻子,麻烦你遵守一点妇道。你以前怎样水性杨花我不管,但还没那个资格给我带绿帽子。”
  “你说我水性扬花?”白柔不敢置信的问司徒旭。
  “难道不是?别告诉我刚刚送你回来的是出租车司机,我还没见过哪辆出租车是兰博基尼的?”司徒旭反唇相讥。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强忍住眼中的泪水,白柔假装不在意。
  司徒旭轻笑一声,“你还不够资格在我心目中占有分量,今天扔花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再有下次,我有的是办法对待‘奸夫淫妇’。”说完也不管白柔脸色如何苍白,径直回去客厅了。
  留下白柔站在原地,心碎了一地,但仍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然而,司徒旭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她直接崩溃了。
  “果真是个下作的人,耐不住寂寞,整天到处勾引人。这种人,还妄想做我司徒旭的夫人,看来,是该考虑离婚了。”司徒旭一边走,一边故意说给白柔听。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狗血的相遇
  白柔低头换鞋的动作骤然一滞,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已经走上楼梯的司徒旭,他竟然开口说出“离婚”二字。他如此轻易的就说出离婚,那自己这三年到底在苦苦坚持着什么?
  司徒旭说完就直接回到二楼的卧室去了,再没有回头看一眼白柔,因此也错过了白柔此时眼中的无助和挣扎。又或许他就算是亲眼看见了,也只会把这一切当作一场白柔自导自演的闹剧吧!
  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白柔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她不明白为什么到了今天这样子,她还是不想和司徒旭离婚。无论他怎么伤害自己,自己仍然爱他如当年。
  即便是作为一名正房,每天还要去处理他的“桃花债”,她也从未如此心痛过。
  司徒旭本来只是想下楼拿一下文件的,却不想经过白柔房间门口时,隐约听见白柔的哭声。
  白柔竟然会哭?这是司徒旭从未想过的。开玩笑,婚礼之上被放鸽子没哭,平时给自己处理情人的事没哭,甚至自己对她百般羞辱时都没哭的白柔,此时会躲在房间哭,一定是自己幻听了。
  可当他拿了文件时,竟然会鬼使神差的站在白柔房间门口听了一会儿。待到确认确实是白柔在哭的时候,他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心烦。
  心烦?一定是因为白柔的哭声打扰了自己的工作。对,一定是这样。
  这一夜,司徒旭破天荒的失眠了。
  “柔儿,这里。”上官婉儿对着白柔使劲挥了挥手。
  白柔这才看见上官婉儿和上官桀兄妹俩。
  “学长,婉儿,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白柔不好意思的向上官兄妹俩道歉,“路上有点堵车。”
  上官婉儿大度的挥挥手,“没事,我们也刚到。”上前挽起白柔的手,“不过呢,你确实比我晚到了。为了惩罚你,今天你必须请我和我哥吃饭。”
  对于上官婉儿的这种说话方式,白柔和上官桀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好好好,我一会儿请客,可以了吧!”白柔赶紧连声说好。
  上官桀实在看不下去自家妹子那无赖样了,赶紧抢在她下一句话冒出来之前先将其扼杀。“婉儿,不是说要逛商场吗?”说完还对着白柔眨眨眼,白柔明白这是在为自己解围呢,感激的对他笑了笑。
  一听见逛商场,上官婉儿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对对,差点忘了今天的头等大事了。走,柔儿,今天只管买,有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说完就拉着白柔进了商场。
  而某位免费劳动力,则默默的跟在两人的身后,一副十足小跟班的样子。
  上官桀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购物中的女人了”,从进来开始,自己妹妹就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一直在试衣服,只要是看中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全买。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这么败家呢!
  反观白柔,一直都在为上官婉儿提意见,自己都没怎么好好试过衣服。
  “柔儿,快来。”上官婉儿提着一条淡**的裙子,“快,快去试一下,这条裙子很适合你。”
  “这,不太适合吧,我这都……”白柔摇摇头,话还没说完,就被上官婉儿直接推进了试衣间。
  “不试怎么知道不合适。”上官婉儿相信自己的眼光。
  成功将白柔推进试衣间的上官婉儿,转身刚想走到沙发上坐着的哥哥身边,就眼尖的看到了司徒旭和秦雪走了进来,一双眼睛立马蒙上了一层愤怒的色彩。
  察觉到自己妹妹的不对劲,上官桀顺着上官婉儿的视线望去,就看见了拥着秦雪的司徒旭。一时间,整个人也变得阴沉起来。外界不知道司徒旭的夫人是谁,可自己没有理由不知道。
  司徒旭也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正是昨夜送白柔回去的那个男人,也是白柔曾经的学长。A市四大家族之一上官家唯一继承人,上官桀。
  四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不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
  “婉儿,我换好了。”试衣间的门突然打开,白柔从里面走了出来。
  听见声音,门外的四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白柔所在的地方。
  及膝的**连衣裙,越发显得白柔的腿修长。收腰的设计,勾勒出白柔的身材曲线。淡淡的**,给人一种清新**俗的感觉。白柔的出场,惊艳了门外四人的目光。
  司徒旭一直都知道白柔长得不差,可平时白柔都是着职业装的。说实话,这样子的白柔,他还真没见过。
  这时的白柔才发现眼前多了两个人,自己的丈夫和他的女人,可真够讽刺的。
  上官婉儿看了看司徒旭,又看了看白柔。上前轻轻握住她冰凉的手,给她依靠。
  注意到司徒旭的眼神一直在白柔的身上,秦雪不着痕迹的拉了拉司徒旭的衣角,司徒旭这才从刚刚的惊艳中回过神来。
  “雪儿,走,我们去别处买,这里的衣服搭不上你的气质。”不再去看脸色苍白的白柔,司徒旭拥着秦雪转身出了商场。
  “柔儿,你没事吧?”从刚刚看见司徒旭,白柔就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上官桀真担心白柔会承受不住。
  “没事,没事,习惯了。”白柔假装不在意的笑笑,可心到底有多痛,只有自己知道。
  上官桀和上官婉儿听见白柔这么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了。
  出了商场的司徒旭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白柔三人有说有笑的,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Rank: 1

91UID
91378198  
精华
帖子
512 
财富
2565  
积分
51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老爷子回来了
  自从那天在商场遇见司徒旭后,白柔已经有几天没在家里见过他了,因为司徒旭这几天都没有回别墅。
  白柔很清楚司徒旭这几天都去了哪里,虽然心痛,但是她不会去过问。说不在意是假的,她是司徒旭明媒正娶的妻子,却没有资格去过问,讽刺吧!
  说也奇怪,以前在公司司徒旭每次都要在工作上为难她,即使出差也不例外。可这几天却出奇的没有为难她,甚至在公司遇见了也跟陌生人似的。
  “喂,我说,老大,你是准备在我这酒吧里过完余生吧!”“蓝夜”酒吧的包厢里,斜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瞟了瞟坐在他旁边的男人。
  “怎么,家里白柔不欢迎我,到你这酒吧里你也不欢迎我?”没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正是几天都没在别墅露面的司徒旭。而斜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是A市四大家族之一的慕容家的继承人慕容熙。
  “不敢不敢,您来了小的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慕容熙开始对着司徒旭耍起宝来。
  但怎奈司徒旭这厮却不吃这套,晃了晃杯里的红酒,轻抿一口。一个眼神甩过去,慕容熙赶紧坐得端端正正的。
  开玩笑,A市谁不知道,司徒旭这厮是最不能惹的。惹了他,他有的是办法“玩”死你。
  慕容熙坐倒是坐正了,可司徒旭就没之前淡定了。你问为啥?要是有个人一直时不时的看一下你,又很快转头看旁边,你能淡定吗?
  被慕容熙如此时不时的瞟一眼,饶是脸皮厚得天下无敌的司徒旭也招架不住了。
  “有话就说。”就在慕容熙第N次看司徒旭的时候,司徒旭终于惹不住开口了。
  得到老大首肯的慕容熙,立即将心中盘旋已久的话问了出来。“老大,为了个白柔,你连家也不敢回了?”
  白柔和司徒旭的事,他们这几个发小可是知根知底的。也难怪他会这样问,实在是司徒旭太反常了。以往他要是不回别墅的话,一般都是去秦雪那里的。哪会像这次一样天天除了在酒店,就是在酒吧。所以即使冒着被司徒旭揍的风险,他也得问清楚。
  他就是单纯的关心兄弟而已,真的!他才不会承认他是想看司徒旭笑话呢!
  可司徒旭却无心去揣摩慕容熙这句话有多少关心的成分在里面,摇晃酒杯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
  商场遇见的白柔,和他的印象中似乎有些不一样。那一刻,自己似乎是有些欣喜的。可这种欣喜很快就被愤怒所取代,白柔是和上官桀一起的,心中强烈的愤怒让他直接忽略了上官婉儿的存在。
  他不知道这种愤怒是为什么,只觉得有些异样。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逃避。
  此时突然听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