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6 | 浏览:3883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他从时光里来:单恋十二年,本以为修成正果,却不料造化弄人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你和…刚刚那个秘书是什么关系啊?”她轻咬唇瓣,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神情。
    “你不是都知道吗?”他一副她明知故问的样子。
    “哦。”她满意的点点头,偷笑。
    “顾沐槿,不要告诉我,你在吃醋?”他玩味的拽着她的手臂,似乎对于她的提问很满意。
    “鬼才吃你的醋,又没吃饺子吃什么醋,我走啦。”她别扭的挣脱他的手,一脸羞涩。
    从陆念白的公司走出来,她一直在微笑。觉得天空好蓝,大街上的行人都好友善。
    这就是意识对物质具有反作用吧。她真是够可以的,不就是一个秘书么,因为得到了答案就变的那么开心,明明说好了只当陌生人,可是心里,却渴望欣喜着那个他要带她去的地方。
    只要和他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他的温柔与冷漠,就像是一条条无形的线,那些线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编织成一张巨大细密的网,将她包围。
    她想要逃开,可是越挣扎,网就越紧。
    起初,同学聚会上的再次遇见,她虽然明确的感觉到自己心里依旧还喜欢着陆念白,可是她却胆怯了。
    她以为只要答应和楚岸交往,她就可以忘记他。只是,好像冥冥之中上天安排了一条无形的线,将她们两人紧紧连在了一起。
    所以,明知未来可能波涛汹涌,她依旧飞蛾扑火。
    她去单位里找部长请假,部长虽然心里不满,面上倒也云淡风轻。她双手抱拳:“部长,我回来后一定好好工作,为党为民为政府。”
    部长是个阅历丰富的人,他知道顾沐槿和楚岸关系比较密切,所以只是微笑着扶扶眼镜,选择默许。
    他年近四十,乌黑的发间夹杂许多白发,微笑起来,头上的皱纹都浮现了出来:“沐槿同志,相信你一定能够担当重任,当然,家庭生活也是蛮重要的,什么时候和楚科长把关系订了。”
    “部长,我还有些东西要准备,先走了。”顾沐槿努力跳过那个敏感的问题,扯着微笑。
    “好了,还害羞,快去吧。”部长轻轻摆手,继续低头看资料。
    顾沐槿拿起包包悄悄的离开单位,尽量避免遇到楚岸,佳佳等一大堆令人头疼的人物。
    可是天不遂人愿,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楚岸刚停好车,从车上走了下来。
    “沐槿,你不上班?怎么现在离开?”楚岸将钥匙挂坠放在掌心。
    “我家里有些事,请假了。”顾沐槿一脸不自然。
    “那我送你。”楚岸未等她同意,便打开了车门,邀请她进去。
    她想,她和楚岸之间,最好还是保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距离。坐进车里惶恐不安的玩弄着包上的小熊吊坠,不去看身边的楚岸。
    “沐槿,你最近怎么样?”楚岸的视线虽然在车窗外的马路上,心却早已遗落在身边的女子身上。
    “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因为,你挺好的。”他加快了车速,按响了车里的音乐。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无法讲究对错,尤其是感情。
    “沐槿,到了。”楚岸帮她解安全带,温柔细心。
    “谢谢你,楚岸。”
    “不用与我那般客气。”他驱车离开,只留下一团白色的汽车尾气。
    回到家里,简单的收拾好行李,把护照,身份证等东西都准备好,再次检查了行李箱,安心的坐在阳台上看小说。她突然庆幸,还好在大学里申请了护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6章:第十六章你是在报复我吗
    很多时候,身体所做出的反应往往比语言更深刻。

    “你准备去哪里?”梁诺看着客厅中央的行李箱一脸困惑。
    “妈,你放心啦。我要和陆念白出国,去一个地方。”她小声的低喃,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羞涩开心。
    “放心?你什么时候和陆念白在一起了?他不是不喜欢你吗?”梁诺生气的将手中的扫把甩在地上。
    “妈,我想给自己一次机会,我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很开心的,这么多年,虽然我表面上假装已经不在意,可是我还是喜欢他啊……”顾沐槿蹲在梁诺的身边,拉着她的手。
    “你的事我也懒得管,到时候他欺负你,你别回来哭鼻子。”梁诺宠溺的捏捏她的脸颊,无奈叹气。
    在家里吃过午饭和梁诺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她告诉梁诺陆念白的改变,整个人像吃了蜜一样甜。
    梁诺不时的调侃她几句,她只是羞涩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阳光透过手指,洒在她脸上,温暖席卷全身。
    手机铃声响起,顾沐槿以为是陆念白打来的电话,欣喜的拿过手机,看到苏锦风的名字,多少有些失落。
    “徒弟,辰美我们在蓝钻KTV,现在有些麻烦,你快过来。”苏锦风压低声音,顾沐槿听到电话里嘈杂的吵闹声,似乎还有酒瓶碎裂的声音。
    “好,我马上过去。”她换上一双帆布鞋,抓起包包向外赶去。
    蓝钻KTV里有很多的人在服务台开房间,她拨通了苏锦风的电话问出包间的名字向里面走去。五彩的灯光照在她脸上,渲染了KTV的气氛,很多包间里传出歇斯底里的歌声,简直是群魔乱舞。
    推开包间的门,苏锦风失落的坐在角落里,林辰美有些喝醉了,靠在沙发上,她的脸红极了,头发也有些凌乱。
    徐城和几个少年在争吵,暗淡的灯光下,苏锦风落魄的坐着,喝着手中的啤酒。
    顾沐槿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狼狈落魄,记忆中的少年,总是优秀的挡在她身前保护她。
    “苏锦风,你凭什么和朴影分手?她到底看上你哪里了?”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少年推开顾沐槿,站在苏锦风面前。
    “小子,别不说话啊,小白脸。”另一个染着白色头发的男子手中拿着忽明忽暗的烟头,抓住苏锦风的衣领。
    “放开你们的脏手。”徐城一拳打在少年的脸上,少年跌倒在地,用手捂住右脸。
    “兄弟们,给我打。”一大群少年推倒了椅子,房间里陷入混乱。
    黑暗中,只有拥挤的人群和碎了一地的酒瓶。
    “师父,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心。”看见一个男子手中拿着玻璃酒瓶,顾沐槿用力拽着他的手臂。
    “你个臭娘们儿,敢管老子的闲事,滚。”男子用力推开顾沐槿,顾沐槿的腿碰到了茶几上,双腿摔在了碎了一地的玻璃碎渣上。徐城冲到她面前,扶起她。
    “苏锦风!”林辰美推开了苏锦风,酒瓶砸到了她头上,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了下来。苏锦风把她抱在怀里,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头,他感觉手中粘稠的液体渐渐变多,掌心里满是红色的血迹。
    “辰美!徐城,快打120。”忍住腿上的疼痛,顾沐槿大声的对徐城喊道。
    “老大,形势不对,快跑。”那群少年丢下手中的酒瓶,狼狈逃离,整个房间顿时沉寂下来。
    “辰美,你怎么样?”看着她越来越模糊的意识,苏锦风紧紧抱住她。
    “还好,你没事。”她伸出左手轻抚他的脸颊,幸福满足。
    喜欢一个人,就会奋不顾身的保护他,哪怕自己陷入危险中。身体总在不经意间替自己做出了选择,她爱他,所以只要他没事,她便微笑幸福。
    很多时候,身体所做出的反应往往比语言更深刻。
    120赶到的时候林辰美陷入了昏迷,苏锦风把她抱到了车上,握住她的手,徐城则是扶住顾沐槿跟在后面。
    担架上的林辰美脸色苍白,**也失去了颜色,只剩单薄的白色。
    苏锦风看着医生井然有序的替她止血,心里涌满了感动。
    她总是出现在他困难的时刻,一直默默守护他。徐城出奇的安静,一脸冷漠,他的视线一直在两人相握的双手上。
    待林辰美手术后被护士推入病房,苏锦风走到顾沐槿面前:“徒弟,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吧。”他看向她流血的双腿,又瞥了眼窗外渐黑的天色。
    “对了,我约好了和陆念白在机场见面的,先走了。”她走路一瘸一拐,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已经快五点了。
    手机里全是陆念白的未接来电,她暗叫不好,转身向医院外走去。
    “可是你腿还流着血呢。”徐城对着她的背影大叫。
    “没事,你们照顾好辰美。”
    打车去机场的路上,顾沐槿一直在拨打陆念白的电话,里面传来了女子甜美的嗓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
    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五点半了,顾沐槿瞪大了双眼在人群里搜索他的身影。她手心里冒出冷汗,心里害怕极了,不经意间瞥到了机台斜前方,那个熟悉的身影。
    “陆念白……”她慢慢的走到他身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顾沐槿,你是在报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我对吗?你根本已经不喜欢我了,所以拒绝回到过去,和我在一起?”陆念白的身影带着颤抖,他失望的苦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轻轻拽着他的衣袖,他躲开她,身形一顿。
    “这样耍我很得意对吧,你等了我那么多年,所以也让我品尝等待的滋味,你想知道那种感觉吗?从盼望到矛盾再到失落,最后只剩绝望……”
    “气筒,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她的眼中有透明的液体滑落。
    “气筒,你听我解释。”她跌跌撞撞的走到他眼前,忍住腿上传来的疼痛,轻点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情急之中,她竟然叫出了多年前那个只属于他的名字。
    陆念白睁大了双眼,将眼前的女子拽入怀中:“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7章:第十七章情深缘浅
     这个世上有个专属我的少年,他从发梢到指尖闪闪发光。——《光与专属少年》

     机场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偶尔有人停下来,注视着相拥的两人,然后很快散去。
   
    他的记忆也跟着她突然脱口而出的那个昵称回到了过去……
    “陆念白,你有没有感觉你和气筒很像啊?”在和陆念白做同桌他第n次生气后,顾沐槿调皮的开玩笑,对他做鬼脸。
    “那也是在遇见你之后。”他将书本推到了右侧,挡住了她的视线。
    “那我以后就叫你气筒好不好?”她附在他耳边兴奋的说道。
    “随便。”
    “气筒,气筒……”女孩激动的在他耳边吵闹,他只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每次她在没人的时候叫他气筒,陆念白总是冷着脸一副懒得理她的样子,她则只是偶尔在自己心情很好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在他耳边叫着。
    初二的一次物理考试,陆念白坐在顾沐槿的后面。当时,她和他正因为换座位的事情在冷战,顾沐槿看着白色的物理试卷发呆,暗自里咒骂着发明物理学的前辈。
    考试结束,陆念白站起身收卷子,瞥了眼女孩的试卷。试卷上一道有关气艇的题目被她回答的惨不忍睹。他不自觉轻笑,心里却有了一个想法。
    自习课上,女孩一直愁眉苦脸的做习题,后来看到自己的日记被陆念白拿走,她冷哼:“气筒,把日记本还我,我们两个现在在冷战。”
    “你再不好好叫我的名字,我就叫你气艇,你和气艇一样。”她明显的感觉到他语里隐藏的笑意。
    之后,她还是叫他名字,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叫他气筒。
    因为,她怕他真的生气。同时她自私的想把它作为他们两人之间的独家记忆,无关其他人,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机场里,陆念白抱着她的手臂再次收紧。就像是迷路了很久的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他缓缓移开手臂,直直地盯着她,露出了微笑,脸上有若隐若现的酒窝。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微笑起来可以那般迷人。
    “气筒,以后我就这样叫你好不好?”顾沐槿恢复了活力,仰着脸微笑。
    “笨蛋顾沐槿。”他伸出左手,轻点她的鼻尖。
    “气筒,我好痛。”她指了指自己的双腿,抬头去看他的表情。
    “怎么回事?”他一脸黑线,吓的她不敢说话。
    他俯下身子,横抱起她向机场外走去:“顾沐槿,你真重。”
    “是你太瘦了好不好?”顾沐槿伸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偷笑。
    她在他怀中打了个哈欠,陆念白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柠檬香味,和记忆中的少年一样的味道,闻起来很清新。
    她贪恋他怀中的温度。她想,如果这样一辈子下去该多好。
    男子低头看着怀中女子的睡颜,收紧了手臂,仿佛在呵护一件珍宝。
    睡梦中,她感觉有人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温柔青涩。
    透过重重的迷雾,她看到一个身穿银灰色外套的男孩冷着脸,他的手中牵着一个女孩,女孩大大咧咧的聒噪着,那个梦很美好,很真实。
    再次醒来,她闻到了病房里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她感到刺鼻,只觉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滚。
    陆念白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支铅笔,在画些什么。
    “气筒,你在干什么?”顾沐槿双手轻抬,从床上坐起。
    “公司里有一个新的项目,我在画设计草图。”他站起,将枕头靠在她身后,动作轻柔。
    看到她额前凌乱的发丝,他伸出手将它弄到耳后。
    “气筒,你现在是不是很优秀啊,我还是那么糟糕怎么办?”她完全没有了重逢时成熟内敛的样子,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顾沐槿,幼稚,阳光。
    “我已经习惯了。”他浅笑,嘴角微微翘起。
    顾沐槿生气地扭过头,他真是块木头。
    正常的男主角在女主角说自己笨蛋糟糕时,不是应该微笑着说:“我就是喜欢你的笨蛋糟糕啊。”
    他居然云淡风轻的说自己习惯了。
    好吧,她无奈叹气,只怪自己无聊时看言情小说看多了,他本就是那般不会说情话的人。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早已把他作为心中唯一的男主角。
    “气筒,我们现在已经算交往了吧?”顾沐槿双手环抱在胸前,平静的说。
    “你说呢?”
    如果现在,她还告诉他,只是把他当朋友,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对她说出那些违心的话。
    不置可否的瞥她一眼,陆念白继续画着手中的草图。
    “那就是是喽,以后你就是我男朋友了。”
    病房里的窗户是开着的,窗外淡淡的花香飘入鼻间,她托着下巴看他画画。
    从来没有看过他认真画画的样子。他给她画画时就是这样的神情吧,她觉得,工作时的男人是最帅的。
    她终于承认,在那场她自以为是的爱情里,她也是莫名渴望,最后陪着他的那个人,是她。
    “笨蛋顾沐槿,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他放下手中的草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个问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题么……气筒你不要那么自恋直白的问女生这个问题好吗?”她微低头,真想藏进厚厚的被子里。
    “我愿意。”他一脸得意。
    徐城打电话约他出去的时候,陆念白正帮顾沐槿办出院手续,陆念白本想拒绝,顾沐槿对他微笑:“我没事的,我要去看看辰美,辰美也在这家医院。”
    “那你小心点,看过后小心回家,等我电话。”陆念白轻点她的额头。
    “你还记不记得,佐助在最后的结局里也曾这样戳过小樱的额头?”顾沐槿拉住他的衣袖,轻吐**。
    “气筒,你好好陪陪徐城,在爱情里,徐城和我是一样的人。”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知道她心里的难过,只是轻轻点点头。
    医院的花园里,徐城坐在草坪上,他额前的碎发随风吹动。
    他摘了一片树叶放在嘴边吹口哨。他多想挡在她身前,可是他却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他一直以为,只要他一直陪在她身边,她便会被感动。直到看到她义无反顾的挡在苏锦风面前,他才明白,她的拒绝只是因为她的心中早已有了另一个人。
    他们在爱情里兜兜转转,迷失了方向。到最后才发现,他们所坚持的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情深缘浅,缘浅情深。他们与爱情渐渐擦肩而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8章:第十八章情理之中
    找不到适合我的鞋子,我宁愿赤一辈子足。

    “怎么了?”陆念白在他肩膀上轻给他一拳。
    “没事,就是发现自己挺傻的。喜欢人家半天,到最后才发现,人家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个人却不是我。”他看着手中的树叶,苦笑。
    “所以?”陆念白配合的回应。
    “……”
    “既然那么痛苦,为何不放手?”他缓缓的问道,却透过徐城看到了顾沐槿的身影,当时她为什么就那么执着呢?
    “找不到适合我的鞋子,我宁愿赤一辈子足。”他的回答让陆念白一愣,徐城在他的心中一直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对待感情却是出乎他意料的专一。
    那些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大大咧咧的人,在心中也是那么脆弱孤单,渴望被爱。
    外表越强大,内心反而愈脆弱。
    他又想到了那个傻女孩,在他间接拒绝她的告白之后,顾沐槿仍是每天和他道**,每次同学聚会,看到她夺过酒杯一饮而尽时,他的心是痛的。他被她感动,却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所以只有沉默。
    林辰美举办**礼聚会的那次,一大群人去市中心的那家KTV唱歌。走进包间的时候,里面只有顾沐槿一个人。他记得,当时房间里播放的歌曲是《心跳》。
    “你的眼神充满美丽,带着我的心跳……”歌词有一瞬间打动了他,顾沐槿低着头不说话,他却看到了她微微泛红的脸颊。
    那天,自始至终,她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她一直在和徐城他们几个人在玩游戏。她不擅长喝酒,那天,她却喝了至少四五瓶的啤酒。
    他想要走上前,夺过她手中的啤酒。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出现,她又不是他的谁,所以她怎么样他都只能选择沉默。那时的他,现在想起来,真是残忍。
    “徐城,请你勇敢的等待下去,总有一天,她会发现你的好。”陆念白真诚的鼓励他。
    在树下,两个男子双手相握。他们之间,有着他人所不懂得的默契与信任。他们仿佛回到了多年前……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谁也不知道在下秒,他的人生中会出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情。
    陆念白在班级里一直是冷漠不喜欢说话的,所以在高中里除了很少的几个朋友,与其他人都不太熟悉。
    徐城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他是转校生。他刚来班级的时候,身上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衣服,黑色的裤子上还有几个补丁。
    可是,他并不内向,为人热情,所以大家都很快地接受了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他将背包丢到了陆念白身旁的座位上,微笑着说:“嗨,你好,我是徐城。哥们儿,请多多关照。”
    陆念白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翻手中的课本,徐城并没有在意他的冷漠,总是在他身边说笑话逗他开心。
    他总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和陆念白分享。
    有一次,陆念白的钱包丢了,徐城直接把自己的饭钱给了他,然后在他肩膀上轻给他一拳:“哥们儿,下次小心点。”
    从此,徐城成了他一直的死党。
    很多时候,从生活中一件很小的事情便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
    陆念白一直记得那天少年微笑的神情,那时的回忆,再次回想起,依旧记忆犹新……
    顾沐槿找到林辰美所在的病房时,听到里面传出林辰美动听的笑声。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病床上,女孩正在翻一本杂志,她的额头上缠满了白色的纱布。床边的男子正在削苹果,苹果皮已经快要掉到床上,却丝毫没有要断裂的痕迹。
    “辰美,师父。”顾沐槿缓慢的走到了床边,坐在了床上。
    “沐槿,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我们交往了。”林辰美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
    “真的?”顾沐槿不知该如何反应。
    苏锦风不是和朴影不久前交往了吗?想起昨天在KTV里那个少年说的话,顾沐槿转身看着苏锦风。
    “嗯。”苏锦风继续专心地削苹果,他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既无喜悦,也无忧伤。
    他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林辰美,对她们说道:“辰美,我去帮你买点东西,徒弟,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知道啦,师父大人。”顾沐槿重重的点头。
    苏锦风走后,林辰美只是静静的翻杂志,安静腼腆。顾沐槿则是八卦的幻想他们交往的原因。
    林辰美和苏锦风的交往,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在爱情里,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即便卑微到尘埃里,也是那么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幸福。
    即使再无私的爱着一个人,也想要自己的付出得到回应。
    “沐槿,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幸福。”林辰美伸出手臂去拥抱她,顾沐槿微笑着点点头。
    “你幸福就好,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很幸福。”
    等到苏锦风买过东西回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顾沐槿向苏锦风和林辰美告别,打车回家。
    回到家后,梁诺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她只是因为和陆念白一起,开心的忘记了带行李。
    顾沐槿陪她吃过晚饭和她说出了发生的事情。
    梁诺想想都觉得后怕,握住她的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