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4 | 浏览:3606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他从时光里来:单恋十二年,本以为修成正果,却不料造化弄人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紧的攒着他的衣袖,半蹲在他面前,另一只手垂在他的腿上。
    她仰着头,他低下头,两个人的距离再次拉近。
    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很不妥,她的肩膀抖了一下。
    “对不起。”她悻悻的收回自己的手,尴尬的笑笑,瞅看他一眼,漫不经心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站起身,走到了厨房。
    厨房里有很多蔬菜。
    可是他却几乎没动过,保鲜膜还没打开。
    白色的保鲜膜下是肥硕的小青菜,菜叶垂下来,露出了内壁的脉络。
    顾沐槿在厨房里环顾了一周,将自己的外套**下,搭在外间的椅子上,像模像样的挽起袖子,拿过两个鸡蛋,打在碗里。
    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她曾信誓旦旦的说,要学煲汤给他养胃的自己。她在初中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胃不太好。
    然而到现在,她却只是会简单的煮面条而已。
    陆念白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脑海里勾画出许多未来的蓝图。与以前的蓝图不一样的是,每幅蓝图里,都有她温柔明媚的笑颜。
    徐城曾经告诉他,叫他不要那么骄傲被动,辜负了那个努力爱他的女孩。
    他起初并没有在意,直到她消失在他的世界,他才明白,她在他心里的特别。她像一抹春风,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进入他心中,最隐蔽的角落。
    “那个,不好吃,别吐出来。”她将面条推到他眼前,清淡的汤里有葱花蒜苗,绿油油的菜叶下飘着两个荷包蛋。
    他苦笑,希望这碗面条不会加剧他的胃痛。
    看他坐下吃饭,顾沐槿也没闲下来,转过身四下打量他房间的格局。
    简单的黑白灰三色,整齐的摆设,单瞧这房间,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
    她在他的房里踱来踱去,忽然看到茶几的暗格里似乎有熟悉的药品。
    她跪在地板上,伸长手臂,轻轻一勾,一盒三九胃泰静静躺在手心。
    她就知道,三九胃泰,一定是他的必备,当然,也是她的必备。
    原来,他们都需要依赖,同一种药品。
    她烧好热水帮他泡了一杯三九胃泰,放在正一脸满足喝着汤的某人面前。
    顾沐槿转身坐下,支着下巴看着他。记忆中的少年,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更加成熟稳重。
    有人说,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盲目的看待他,你会努力的把他的好他的优点放大,而忽略他的缺点。
    她就是那样觉得。觉得世间的人再好,都比不过他。
    只不过……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即使他开始对她主动,要求她和他在一起,她的内心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里,还是存了不敢确定隐隐害怕的心思。
    顾沐槿暗自叹气,果然还是就这样和他做好朋友比较好吧。
    “确实很难看,不过味道不错。”他放下筷子,端起水杯。这个女孩,总是那么细心周到。
    多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都把一碗面条吃完了,到了现在才嫌弃她做饭的卖相……
    顾沐槿撇撇嘴,冲他翻个白眼。
    “那是因为没有放辣椒啊什么的,当然比较清淡啊,还不是因为你胃痛又不喜欢吃辣椒。”
    就如他记得她的喜好一样,这么多年过去,关于他的记忆,一直清晰的刻在她的脑海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好。”
    陆念白忍住笑意,他也没有嫌弃她的面条啊,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气氛难得的安谧,橙**的暖光下,桌面上残留的汤汁散发着热气。
    他抬起手,慢慢移到她的额边,将她掉落下来的碎发挽到耳后。
    “陆念白,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吧?”
    “你什么意思?”
    这次换他冷了脸,今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明明就还喜欢他,在意他。
    可是现在,她却平淡的说只把他当好朋友,该死的心痛。
    他握着水杯的手慢慢收紧。
    “你不要生气,对胃不好。”她收敛了语气,摆摆手。
    陆念白望着杯子里的水。刚才还炙热的水,现在早已冰凉,就好像他此刻的心情一样。
    既然她还喜欢他,为什么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越想越生气,他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顾沐槿,只是她一直垂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微微侧过身子,不说话。
    “我不需要你同情我,更不需要你因为我替你上前,就可怜我。顾沐槿,你是圣母情结太泛滥吗?对每个朋友都如此?”他闭上双眼,没有看到她眼中的在乎心痛。
    “放心,我死不了。”
    他的语气不经意间加重,却不知道自己再次把眼前的女孩伤到。
    顾沐槿差点被身旁的椅子绊到,随手捞起自己刚刚搁置在椅子上的外套。
    “那就继续当陌生人吧。”她拿起包包向外跑去。
    她明明已经妥协,为什么他还是不肯让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3章:第十三章 矛盾
    喜欢一个人,仅凭努力,怎么足够。——陶立夏《练习一个人》

    距离那晚和陆念白的见面,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她还是照样三点一线的上下班,只是那个已经让她烂熟于心的号码再也没有响过。
    偶尔路过美槿咖啡厅,她会安静的站着好半天。
    她真是出了名的作茧自缚。
    她同样也没有去联系他,两个骄傲的人,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顾沐槿被安凉约出来的时候,她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她顾琛的事情。
    顾琛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安凉虽然被动慢热,却一直是倔强的,她固执的喜欢他那么多年,如果知道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一定会很难过。
    “王爷,你来了。”安凉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下搭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
    “说吧,唤本王出来,不单单是购物这么简单吧?”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神态,接过她手中大包小包的东西,顾沐槿揉了揉酸痛的手臂。
    “是这样的,我家小妹妹要举办酒会,我想要你陪我一起去。”安凉挽着她的手臂,兴奋又羞涩。
    “我拒绝当电灯泡,我可以帮你挑选礼服,可是那种正式的场合,我光想想就会头疼。”顾沐槿吐吐舌头。
    “王爷,拜托…鄙人一定感激不尽。”
    “不行。”斩钉截铁的拒绝,她真想溜之大吉。
    “王爷,你最好了。”安凉撒娇的神情让她忍不住大笑。
    “行啊,谈了恋爱学会撒娇了。”顾沐槿轻跺脚,地上的落叶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答应不答应?”
    “好,王妃的指令小王岂敢不从。”顾沐槿拉起她向服装店走去。
    “哎,顾琛有没有给你信用卡什么的?”想到他的所作所为,顾沐槿只想找个机会出口气。
    “没有,他给我,我没要。”安凉挑选着晚礼服,看到那些晚礼服的价格,忍不住咂舌。
    “不用看价钱了,我送你,给,去试试这套。”知道安凉也并不是富家千金,她心里不忍,帮她挑了件她最喜欢的颜色。
    “王爷,你真好。”安凉眸中有淡淡的水雾。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爱情里,她有顾琛。友情里,她有顾沐槿。
    人生难得一知己,不负相思不负卿。
    安凉穿着晚礼服走出来的那一刻,顾沐槿差点被手中的饮料呛到。
    原来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说的真的没错。
    安凉整个人,都散发着光彩。
    紫色的齐胸晚礼服,显出了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优美的身形,白皙的皮肤更加水润,露出了迷人的锁骨,腰间一条透明的腰带,成熟却不失可爱,整套晚礼服简单大方,简直像为她量身定做的。
    “王爷,还可以吗?”她双手不自在的放在小腹上,看上去很紧张。
    “必须哒,你还不相信你家王爷。”顾沐槿拍拍胸脯,自信十足。
    “对了,你有像样的高跟鞋没?”顾沐槿拉着她转了两圈,右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还有你的头发,到时候要放下来,就完美了。”她想象着安凉酒会上的样子偷笑。
    “王爷,可是这件晚礼服已经很贵了,高跟鞋就不要了吧。”安凉叹口气,大不了穿帆布鞋去。
    “走啦,去挑高跟鞋。”
    “可是,你帮我买了这么多,你怎么办?你不用买?”安凉本想拒绝看到顾沐槿的样子只好作罢。
    “放心啦,我又不是主角,随便穿一件就好啦。”
    又帮安凉买了双高跟鞋,从商店出来,顾沐槿的钱包已经空空如也,但她还是很开心。
    她就是那样的人,认定了的朋友,一辈子都会奋不顾身。两个月的工资没有了又如何,只要安凉能幸福就好。
    可是顾琛真的能带给她幸福吗?
    “王爷,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先回家换衣服,到酒会的时间打我电话。”她转身,安凉紧紧地抱住了她:“王爷,有你真好。”
    “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为后代。”顾沐槿仰着头,天空上柔软如棉花糖般的白云让她心情好极了。
    “王爷,你够了。”安凉后退,顾沐槿追着她跑起来。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两个女孩嬉戏的背影亲切温暖。
    回到家后,顾沐槿一脸郁闷。
    翻开自己的衣柜,里面的衣服屈指可数,更不要说是像样的晚礼服。
    最终,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浅蓝色的晚礼服,扶额叹气。虽然不是新的,样式也简单,可却还算凑合。
    顾琛带着安凉来接她的时候大吃一惊,顾琛不屑一笑。
    安凉扯着他的袖子无奈的望着顾沐槿,顾沐槿冷漠不言,静静的陪着安凉坐在后面,不去理会开车的顾琛。
    酒会是在顾琛的家里举办的,顾琛家的别墅是中西合璧式的。
    刚入大门,道路两旁是白色的西班牙雕塑,还有对称的小天使雕塑。金色的柱子大概有十多米,柱顶上坐落着小天使,小天使手中拿着一个长喇叭,喇叭中流出清澈的泉水。
    喷泉一直从门口到后花园尽头,各种各样的花卉沁人心脾。顾沐槿低头冷笑,可真够奢侈。
    下车后,安凉被顾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琛牵着走在前面,顾沐槿随意的跟在后面。转眼间,一栋白色的中式建筑坐落在眼前,是她很喜欢的风格。
    庄重大气,却又简单大方。
    “小琛,这是谁啊?”一个身穿墨绿色晚礼服的中年女子缓缓走来。
    那女子涂了很厚的粉底,耳垂上坠着一对白色的水晶耳环,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妈,这是我……”顾琛还未开口,一个身穿**长裙的女孩走到他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
    那个女孩顾沐槿似曾相识,突然,她想起了不久前的夜晚,那个躲在顾琛身后的女孩。
    “怎么,这是哪里来的野丫头?看见长辈也不知道问好。”中年女子带刺的目光直直的射在安凉身上。
    “伯母好。”安凉声音低小,顾沐槿走上前,握住她的手。
    “伯母,您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要想别人尊重自己,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您说对吗?我觉得这么简单的道理,顾太太一定比我们更清楚。”顾沐槿面带微笑,语气里却透着强硬。
    “你又是哪里来的野丫头?小琛,你又在外面胡搞。”
    “伯母,您不要生气,顾琛这样不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吗?”顾沐槿理直气壮,将不说话的安凉护在身后。
    “顾沐槿,你闭嘴。”顾琛变了脸色,安凉担忧的看着顾沐槿。
    “妈,我先带她们过去了。”顾琛松开那女孩的手,拉过安凉。
    “琛哥哥,可是我想和你一起。”李可儿嘟着嘴,想要去拉他的手臂。
    “顾沐槿,我有事情和你说。”顾琛低头,转身向水池走去。
    “好。”
    顾沐槿拉拉安凉的手:“你乖乖等我回来。”
    水池里的水从刻着动物的小石像嘴里缓缓流出,发白的水泡翻滚又恢复平静,循环重复,就如人生一样,永远不知道平静的外表下有着什么样的波涛汹涌。
    顾琛坐在水池边沿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荡在水里,背影却异常寂寞。
    “顾沐槿,其实可儿是我妈安排的。”他倒是诚实。
    “所以呢?你就可以背着安凉和那个女孩在一起?”顾沐槿生气的问道。
    “如果不和她在一起,我们顾家就完了。我知道,我为人喜欢自由,顾家的基业在我手下日趋衰落。这次举办的酒会,其实是为了拉拢商界的长辈所举办的,前不久,我旗下的建筑行业资金流转出了点问题,所以……”他站起身,整理好衣服。
    “那安凉呢?你真的配不上她。”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你帮我。”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什么?”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前段时间陆念白替你挨了我两拳,想必你和他关系很好?”
    “你想说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沐槿不知所措。
    “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顾琛冷笑,从口袋里甩出一些资料。
    她从地上缓缓拾起那些资料,资料上是陆念白的简历,最右侧是她熟悉的眉眼和冷漠的神情。
    她一直都认为,他是极好看的人。乌黑的短发,摄人心魄的眼睛,**的鼻梁,骨子里便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气息。
    “陆念白,1990年2月23日出生于锦市,回族,毕业于湖北武汉大学,商界精英,他被商界人士称为天才少年,毕业后两年,创办GL公司,他本人精通画画,擅长设计,GL公司创办一年后,建筑业里称他为“商业大亨”,他是少数民族一颗耀眼璀璨的明珠……”顾沐槿手心溢出一层薄汗。
    原来,现在的他已经那么出色,所以楚岸才会早就听过他的名字。
    他与她之间的距离,早已无法逾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4章:第十四章转机
    就算世界荒芜  总有一个人 他会是你的信徒——《独木舟里的星星》

    周围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空气里充满了压抑。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她拿着资料静静的站着。
    “顾沐槿,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安凉,你觉得如果她知道……”
    “顾琛,你混蛋。”她伸出右手,把手中的资料向他脸上摔去。
    空气里弥漫的花香再也引不起她的兴趣,她真想早点逃离这个复杂,让她喘不过气的地方。
    “如果你不想她难过,最好乖乖听话,去求陆念白。”他附在她耳边,低声说。
    “你个人渣,为了金钱利益,出卖爱情,我……”她替安凉不值。
    “你有本事告诉安凉啊,反正伤心的人又不是我。”
    “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再和那个女孩交往,而且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不能告诉安凉。”
    “当然,她可是我的护身符,我怎么舍得她难过。”他玩味的抚上手上的手表,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我不是为你,是为她。”她转身,看他一眼都觉多余。
    顾沐槿回到大厅时,酒会已经开始了。
    大厅里有很多西装革履的男士,身穿各种各样晚礼服的女子,浓妆艳抹。厅里放着优雅动听的古典音乐,厅壁上是无颜六色的壁画,大多以金色为主。半空中悬挂的水晶灯明亮奢华,晃的她头晕眼花。
    桌子上一层又一层叠放着的玻璃酒杯里有黄色的液体,她莫名觉得与这个酒会,格格不入。
    她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却也厌恶这种复杂的外交场所。
    “王爷,你们跑哪里去了?”安凉慢慢的走到她身边,由于不常穿高跟鞋,脚步有些不稳。
    “那个女人,没再找你麻烦吧?”
    “没有,王爷你真霸气。”安凉拿起桌上的酒杯,品了一口。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在乎的人。安凉,你一定要幸福。”她神情意外的严肃。
    “王爷,你怎么了,这么严肃?莫名其妙的说这句话。”安凉诧异摸不着头脑。
    “没事,我就是希望你,辰美,你们都要幸福快乐。”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顾琛绅士的邀请。
    “我不会啊……”安凉摆摆手拒绝。
    “相信我。”安凉甜美一笑,任由顾琛牵她离开。
    顾沐槿握着酒杯的手渐渐用力,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希望安凉一辈子就这样幸福下去,所以她会努力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她真的要去找陆念白吗?明明说好了要当陌生人的,他肯定还在生气。
    而且他们之间的差距……她只知道他的过去,却不了解他的现在。
    她没有看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男子苦笑,默默的看着她。
    男子身穿一件银色的西服,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顾沐槿第二天很早便醒来了,她在百度上搜到了地址,洗漱完毕,拿起包包离开了家。
    她去求他帮忙,他不会把她丢出来吧,或者直接不见她?他应该不会那么小气,他记性不是一直不好么……
    打车来到GL公司,她顿时傻了眼。
    眼前的大楼至少有六七十层,她吐了吐舌头。他在里面不会恐高吗?她抓紧了肩上的背包,向里面走去。
    “小姐,您不能进去。请问您有预约吗?”两个身穿绿色警服的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进你们公司,还要预约吗?”顾沐槿不可置信的问道。
    “小姐,我们有明确的规定,如果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大哥,我是你们陆总的同学,帮个忙,让我进去吧?”
    “小姐,没有预约,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顾沐槿无奈的从包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拨响那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被人挂断,顾沐槿两眼冒火,他居然挂她电话!她就是说的气话要当陌生人,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顾沐槿一遍一遍的拨打着他的手机,发挥着自己打不死的小强精神。
    陆念白看着电话忽明忽暗,嘴角上扬。
    他知道,以她的性格,一定会继续打下去。打到第三遍,他缓缓的摁下接听键,可是却不说话。
    “陆念白,我在你们公司楼下,保安大哥不让我进去。”活了25年,她顾沐槿还没被人如此以地位身份忽视过。
    “你来找我,有事?”低沉的口吻,冷漠没有一丝温度。
    “嗯,有事。”本想生气,可想到自己还要求他帮忙,隐忍自己的小脾气。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好,你等一下。”
    过了大概五分钟,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子从门里走出来,朝她微笑。
    女子有着白皙的皮肤,黄色的发丝扎成马尾,精神干练。最让她吃惊的是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就像大海,让她忍不住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而且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她,顾沐槿狐疑的望着她,可是努力回忆了很久,还是没有想起来……
    “你好,我是陆总的秘书。你是顾小姐吧?”
    “嗯,麻烦你了。”顾沐槿对她点点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没关系。”她大大方方的做出请的手势,脚上蹬着大概七厘米的高跟鞋,还能健步如飞。
    顾沐槿由衷佩服她的干练。
    走到一个白色的玻璃门面前,张理轻轻敲敲门,推门而入。顾沐槿整个人都困惑起来。
    她居然没有等陆念白发话,只是象征性的敲了几下门,顾沐槿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
    看起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陆念白正俯首看文件,他的眉微蹙,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椅子上,像是在思考什么非常严肃的事情。
    “陆大帅哥,我帮你把顾小姐带上来啦。”她冲他灿烂一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空气再次沉寂下来。
    顾沐槿只是静静的站着,心里泛起许多酸泡泡,明明是秘书,她却觉得,她和陆念白关系匪浅。
    陆念白不说话,继续低头看文件。
    顾沐槿心里不爽却也只能站着,同样不说话。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5章:第十五章她的请求
    只要和他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你不累吗?”很久之后,陆念白抬起头,瞥了她一眼。
    “啊?不累不累,您忙完了。陆总?”顾沐槿刻意把最后两个字重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刻意疏远距离。
    “顾沐槿!”他咬牙切齿,摆了一张扑克脸。
    “你在生气?”他推开椅子,缓缓起身。
    “没有。”她摇摇头。
    “你来找我,什么事?”他站在桌子前,修长的手指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陆念白,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她认真严肃的俯下身子,头发听话的散在胸前。
    “不是说好,做陌生人的吗?”他的眼神变的阴郁。
    如果不是要求他帮忙,她会不会一辈子都不再主动找他。
    “对不起…我…”她没有起身,支支吾吾的说。
    “顾沐槿,你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会帮你吗?陌生人?”
    “求求你。”她身体微抖,失去了平时的骄傲。
    “我不想安凉受到伤害,求求你,如果你答应我,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顾沐槿,你真伟大!如果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楚岸,你也会为了安凉答应他任何条件吗?”他用力的握紧她的肩膀,语气冰冷。
    “求求你,帮我。”她抬起头,眼里是浓重的忧伤。
    房间里很静,陆念白只觉心里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她神色紧张。
    “放心,我只是要你陪我去一个地方。”陆念白扶起她,语气温柔。
    他本就了解她的性格,又何苦为难她?过了多年,顾沐槿还是以前那个爱管闲事的她,她才是那个最应该被保护被珍惜的人。
    “去哪里?”她望向他,他的眼里映出她渺小的身影。
    “去向单位请一周假,今天下午两点在机场等我。对了,记得带上护照和身份证。”
    顾沐槿整个人傻了眼,他要带她出国?可是看着他一脸幸福温柔的样子,她没有向他询问。
    因为,她相信他。
    陆念白一直都是真诚果断的,他不会在背地里做伤害她的事情,当然更不会骗她。
    想到这里,她露出了两颗虎牙,雪白透亮。
    “怎么,还不走,不怕我反悔?”陆念白心里虽然开心,面上依然冷漠。
    “不怕,陆念白,谢谢你。”顾沐槿走到他身侧,轻拉他的袖子。
    “还有什么事?”看到她讨好的神情,他转过身去看她。
    “陆念白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