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6 | 浏览:3885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他从时光里来:单恋十二年,本以为修成正果,却不料造化弄人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任由黑暗将她淹没。他是那般骄傲的人,如此委曲求全,低声下气,是她从没有想过的画面。
    他的胃不好,经过这一番折腾,怕是要犯胃病吧。
    “陆总,你还好吧?”刘叔走上前,扶住他微晃的身体。
    “我没事,医药费我已经结过了,刘叔,先去帮她再买一份早餐,然后送我回家。换过衣服再去公司,会议延迟举行。”他轻轻揉揉眉心,稳住了心神。
    现在的她有多逃离疏远,当初他伤害她就有多深。
    你若快乐,我也快乐。你若不快乐,即使有了全世界,我也再也不会快乐了。
    他将早餐买好,拨通了林辰美的电话,言简意赅表明了来意:“顾沐槿现在还在医院里,有些闹脾气,你去看一下她。”
    “喂,陆念白,你以为你是谁啊?当初不珍惜,现在又来招惹她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最好离她远点。”
    她是最了解顾沐槿的人,这么多年她的伪装她的隐忍,无一不让她怨恨陆念白,对,就是怨恨。
    挂了电话,林辰美还是换了衣服,向医院赶去。
    赶到病房时,顾沐槿已经睡着了。她将屋子里的暖气打开,放好外套,温热的暖意席卷全身,林辰美帮她拉好被子,测了测温度才安心。
    “小姐,这是这位小姐的男朋友送来的早餐,咦,这份早餐怎么在地上?一定是不小心掉了,那位先生可真体贴。”推门而入的小护士将早餐递给林辰美,清扫地上的污迹。
    男朋友?林辰美蹙眉想了想,楚岸?可是不对啊,刚才明明是陆念白给她打的电话。
    难道是陆念白?
    “小妹妹,偶像剧看多了可不好,他才不是沐槿的男朋友,那个男人,可没那么体贴温柔。”
    林辰美勾了勾手指,漂亮的面容却让小护士吓的一颤,手里的扫把差点掉在地上。
    病房里明明开了暖气,却让她感到莫名奇妙的冷。
    “沐槿,你都快成猪了,快起来啦。”林辰美轻推她的肩膀,顾沐槿睡眼惺忪,缓缓睁开眼。
    “快吃饭吧,陆念白给你买的早餐。”顾沐槿右手微抖,缓缓接过早餐,轻轻吸着奶茶。
    在氤氲的热气里,她看到十五岁的自己大大咧咧的讲述着她的喜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第十章那些回不去的时光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一颗星星刹住车,照亮了你我。——北岛

     “陆念白,你想要什么礼物啊,送了你这么多年生日礼物,我都已经词穷了。”她一脸无辜,眨巴着那双灵动的大眼。
    “词穷?”他的声音里有淡淡的喜悦。
    “反正都是一个意思么,不要在乎这些细节。”
    她抱着手臂,眸里含笑。
    等了很久,陆念白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我最喜欢木槿花的香味,大概是因为我的名字吧,玫瑰呢,我喜欢蓝色妖姬,奶茶最喜欢麦香奶茶,超好喝的。蛋糕呢,最爱巧克力蛋糕,就是上次在你空间里看到的那个蛋糕图片,我问你要,你还不理我。”
    她顿了顿,轻笑。
    “最爱的人物,当然是我家二少,宇智波佐助。最讨厌苦瓜,喂,陆念白,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她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他,她的一切喜好,脸色红润,笑容灿烂。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听到的样子,轻而易举的夺过了她手里的日记本。
    “顾沐槿,你好啰嗦。”打破她的美好幻想,他抱起课本转身离开。
    她一直以为他不曾放在心上,可是,事隔多年,在这个早晨她却看到了他的细心。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她的喜好。
    只是,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注定有缘无分。有些爱,从一开始就注定无疾而终。
    那些美好的年少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
    “喂,沐槿,你和陆念白到底怎么回事?”林辰美认真的看着她。
    顾沐槿告诉了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林辰美激动的跳起:“我的天啊,陆念白要你和他在一起?还抱你来医院?你居然还把他特意买来的早餐当着他的面丢掉,他还没发火?”
    “我想出院了,辰美你不要吵啦!”顾沐槿靠在床头,紧抿嘴唇。
    她也不想那样对他啊,可当时,身体就那样莫名其妙的做了。嘴也不听话的说了出来,那些伤人的话。
    “你为什么会进医院?”
    终于,林辰美跳到了关键问题上,她帮她用温度计测体温,动作细心熟练。
    “我和楚岸…分手了。”淡定平和的道出这个事实,不由松了口气。
    本来以为顾沐槿终于**离了暗恋陆念白的苦海,没想到两人才谈恋爱没多久,就分手了。
    这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什么,你提的他提的?”林辰美小心翼翼的试探。
    “他开的口,我说的分手。”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地步,谁说的分手已毫无意义。
    “算我看错他了,我还以为楚岸……”她看到顾沐槿脸色苍白,想说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我不怪他,就算是我运气不好。”
    顾沐槿莫名的眼眶泛酸,苦涩的勾了勾唇角,自嘲道:“辰美,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只适合孤独终老?为什么我的爱情,每次都这么命途多舛……”
    “沐槿,你别这样说自己,是他配不上你的好。”林辰美紧紧的抱着她,想要给她些许温暖。
    “最好的人,还在后面。”
    她知道现在再多安慰的话,都起不到丝毫作用,只能用拥抱温暖她。
    “好了,我要回家,交过医药费回家吧。”她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她不能让在乎她的人担心,再说分手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阳光缓缓移动,透过玻璃洒在她身上,她松了一口气,重新露出了微笑。
    “那个,你好,问一下109病房的医药费多少钱啊?”顾沐槿微笑。
    “109?医药费今天早上一个先生已经结过了。”
    “不好意思,谢谢啊。”
    顾沐槿尴尬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
    她早上对他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她以为他肯定再也不会理她了。
    “沐槿,陆念白够男人。”
    林辰美啧啧的吐了吐舌,双手揽住了顾沐槿的肩膀。
    “他以前就这样啊,同学聚会偷偷把钱付了。”顾沐槿不好意思的绞着手指。
    到家后,简单的和梁诺说明了昨天晚上没有回家的原因,便把自己锁进了屋子里。她卸下伪装,将自己丢在柔软的大床上。
    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她真的累了,只想找一个人,好好的生活,不再奢望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希望拥有一份平淡快乐的爱情。
    泪水**脸颊,她趴在大床上,泪水似乎是缓解悲伤最有效的方法。
    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躺在床上,脑海里一遍遍回放的竟然是陆念白在雨中对她告白的事情。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颊滚烫。
    当时,她一直陷在以前的回忆里,她甚至根本没有看到他说出那句话时的表情。
    “他不会是脑袋犯抽,被雨水淋傻了吧?”顾沐槿翻身坐起,抱着床上的大熊发呆。
    陆念白工作到深夜,漫不经心的开着车。
    回过神,车子驶进顾沐槿所在的小区。
    看着明亮的灯光,他很想拥她入怀,告诉她他的心意。
    可当时那句喜欢硬是卡在喉咙里,只剩下简单苍白的那句在一起吧,她不生气就不是顾沐槿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吧。
    毕竟,没有谁会在曾经自己被拒绝之后,只因为之前拒绝自己的那个人的一句在一起,就回心转意。
    下意识的,手已经滑动了屏幕,拨出一串电话号码。
    铃声响起,他忍不住轻咳两声,温柔的开口:“在家吧,还好吧?”
    他苦笑,难为了自己这么高的智商,怎么情商就那么低呢?
    他在她面前,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紧张,以及词穷了?
    “没…事。”她忍不住哽咽,结巴的吐出两个字。
    “哭了?”他一向不会安慰人,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只觉胸口发闷,无奈叹气。
    她一定是在为分手难过吧,那场他暗自欣喜的分手。
    “嗯。”
    她此刻并没有在医院里的冷淡,柔软温顺的像只小猫。
    “别哭了,哭起来难看死了。”车窗外的冷风让他不禁咳了起来。
    “你…怎么了?生病了还是胃病犯了?”她的声音里透着明切的关心,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如此紧张。
    “我没事,小感冒。”他的声音因她的关心而变得欢快。
    什么时候一向冷淡骄傲的他,只是因为她的情绪,而变得忽冷忽热,忽喜忽悲。
    那边的顾沐槿沉寂了几秒,慢吞吞的开口。
    “好好吃饭,别犯胃病,感冒了记得多喝热水。”
    “嗯。顾沐槿,我认真的,那句话。”他知道她一定会明白他口中所指,只是他会给她时间让她重新接受他。
    曾经她执着隐忍的追着他的背影跑,现在换他等她。
    他挂掉电话驱车离开。那一夜,只有微凉的夜风和彼此矛盾关心的两人。
    心晴雨亦晴。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1章:第十一章不愿再触碰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白落梅《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25岁的顾沐槿,依然遇到头疼的事下意识想要逃避。
    关于和陆念白的重逢,是她意想不到的。甚至于陆念白那句云淡风轻的在一起,更是一场意外,意外的让她窝火。
    他以为他现在做了那些事情,就能让她忘记那些年的失落么,她办不到。
    如果他喜欢她,当初为什么要拒绝和她在一起,还和别的女生拥抱……
    她换上一套运动服,扎起了马尾,对着镜子灿烂微笑。
    无论昨夜有多么悲伤,昨天已成为过去。今日,阳光正好,天气晴朗。
    哼着愉快的曲子,顾沐槿走进了办公室。众人抬起头,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顾沐槿心里纳闷,面上却是平淡的模样。
    “有些人居然还来上班。”佳佳将手中的资料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她眼里有不屑,有讽刺。
    可是她顾沐槿又没招惹她,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可以任人揉捏吗?
    “你这是在说我吗?佳佳,夏天已经过去了,你怎么还那么大的火气啊?”顾沐槿无辜的神情让佳佳窝了一肚子火。
    那天,楚岸虽然和她的父母见了面,却并未提及与她的婚事,连本应到场的楚老爷子也因为住院没有出现。
    席间,佳佳的父亲曾试探的提及两家的世交关系,楚岸是从黑暗的官场里走过来的人,自然可以明白她父亲的言外之意。楚岸却只是公事公办的口吻,敷衍了事。
    “佳佳,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可能。”他送她回去,轻蔑一笑。
    “你喜欢顾沐槿,可是你们之间,更不可能。”佳佳紧紧咬着唇瓣,唇上有淡淡的牙印。
    “哪怕失去现在的地位,你还是要和她在一起?”
    “对。不过我相信我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可笑的政治联姻。”
    他的自信,让她更加害怕……
    她只知道从初次相遇的那天,她便恋上了他的冷漠。
    23岁时,父亲为她举办了生日宴会,她骄傲的像个公主,一身雪白色的晚礼服,露出了白皙的双腿。
    一大堆男子来向她献殷勤,有的想要邀请她跳舞,有的询问她的喜好,看着那些笑脸,她沾沾自喜。
    那种虚荣,让她感受到自己,是真实的存在着。可是,在短暂的喜悦之后,却觉得是莫名的空虚。
    她看到远处一个男子,举着手中的酒杯。温文儒雅,却冷漠疏离。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可是,她却知道,那个男子只是敷衍,他的内心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并不快乐。
    她刻意的挽着父亲走到他面前,他有礼貌的寒暄,视线却从没有落到她身上,他的冷漠无视,挫伤了她的骄傲,她开始留意他的表情,向父亲打探他的背景,他落寞的背影就那样留在了她的记忆中。
    后来,她说服父母来到了他所在的工作单位,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让他爱上她,可是她站到他面前向他打招呼时,他却不知道她是谁。
    原来,他的记忆中,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她的存在。
    她刻意的跟在他身边,说笑话,逗他开心,他的态度,始终不温不火。
    可是,顾沐槿出现后,他变了。他会在顾沐槿面前,对她微笑。总是找各种机会进入她们的办公室。甚至为了和她在一起,他在办公室对顾沐槿告白。
    她嫉妒,失落。如果没有顾沐槿,他一定会爱上她的。
    想到这里,佳佳双手环抱在胸前,说道:“顾沐槿,你都被人甩了,还这么嚣张,不是应该,大哭不止?”她的妆容,因为此刻的愤怒,变得扭曲恐怖。
    “是我的强也抢不走,不是我的,留也留不住。”顾沐槿不再理会她的无理取闹,继续坐在桌前,修改报表。
    林徽因曾经说过;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一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一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
    她和楚岸,大概就是那般吧。
    丁丁端来一杯咖啡悄悄的递给她:“别理她,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何必呢那女人。”
    “知道啦,丁丁,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敌不犯我,我不犯敌。敌若犯我,我必还之。”顾沐槿抿了口咖啡,无所谓的耸耸肩。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顾沐槿揉揉发麻的手臂,准备下班。
    夏至过后,黑夜似乎更加漫长。才六点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她就是在那黑暗的角落里,看到了楚岸。
    他的指尖还有点点亮光,斜靠在走廊上看着她。
    “下班了。”他熄灭手中的烟头,站直了身子。
    “嗯,吸烟不好,你什么时候沾染上了?”她走近他,站在他的身侧,双手轻叩栏杆,随意不拘束。
    “你还关心我,我做了那样伤害你的事。”他缓缓的靠近,将她摁到墙角,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
    她微微侧头,他无奈一笑,松开了手。
    “没事,我们还是朋友。”顾沐槿拍拍他的肩膀,感受到他的闪躲。
    “不可能,顾沐槿,这辈子,我都不会只和你做朋友。”他转身离去,月光照着他的身侧,拉长了地上孤寂的身影。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
    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于她,可以信赖,可以拥抱,却不能相守。她就算再无知,却还是懂得门第的观念,**,根深蒂固在每一个中国人体内,伴随着血液,深入骨髓。
    她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那种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闪烁交替的荧光灯,只是让她的心情更加低落。
    铃声响起,她无力去管,任由那首《匆匆那年》响着。
    她想,王菲也曾深深爱过某个人吧,只有真正体会过爱情的人,才会唱出那般扣人心弦的歌曲,可惜,最后都败给了时间。
    打电话的人耐心十足,一遍又一遍的响着,打到第四遍的时候,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闪烁着的名字,让她眉心揪到了一起。
    “喂,有事吗?”她机械的开口,语里透着疲惫。
    “怎么这么久都不接电话,在哪里?”
    陆念白隐忍着怒气,温柔的询问,他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了自己的脾气。
    “那个问题的答案,想好了吗?”似是询问又似刻意提醒。
    “嗯。”顾沐槿顿了顿。
    “我的答案是……”
    “你不用那么急着给我答案,我在美槿咖啡厅等你。”看着眼前的装饰,他微笑,她应该会满意吧。
    脑海里回响着张理的话:“陆大帅哥,女生都喜欢花朵,在温情的时刻不需要太多话语,她们就会感动。虽说俗气,可女人骨子里都透着庸俗的本质。”
    张理是他大学同学,是B城人,家在外地。
    她和他关系一直不错,听说他要回锦市发展,大力支持,自愿跟着他做他的秘书。
    他对她,是感激的。一个女孩,远离家乡,多少不易。
    她私下里不唤他陆总,倒也亲切。所以高傲的他,也乐意向她询问请教。
    顾沐槿挂掉电话,无奈叹气。他是故意要看她结巴啊,明知道她一看见他,就会脑袋乱掉,里面像是一堆杂草。
    她是真的被眼前的景象弄糊涂了。从美槿咖啡厅进去,地上到处是蓝色妖姬的**,屋顶的琉璃灯上缠满了丝带,伴随着风声发出悦耳的声音。
    更让她吃惊的是,陆念白面前有一幅超大的水粉画,上面帅气的脸庞正是她心中喜欢了多年的宇智波佐助。
    桌子上堆满了东西,有巧克力蛋糕,哈根达斯,麦香奶茶,牛排……桌子中央是蓝色妖姬,101朵。她只觉眼眶微红,浮起一层水雾。
    “都说你哭起来难看死了,笨蛋顾沐槿。”他宠溺的捏捏她的脸颊,喜形于色。
    他终于不再是,那个一直冷漠凶她的陆念白,可她的心里,为什么还是莫名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难过。
    人们总是这样,明明很喜欢一个人,希望得到回应。可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终于喜欢上自己,又会觉得不真实,害怕会失去。
    在爱情里,处在下方的永远是主动付出的那一方。
    “先吃饭吧。”他替她擦干泪水,温柔的替她拉好椅子,扶她坐下。
    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么,在她放弃多年以后。
    陆念白只是静静的坐着,并没有动桌上的食物。他忍不住苦笑,原来在他心中,也会紧张矛盾。想要知道她的答案,却又不敢开口。
    “顾沐槿,你还记得它吗?”他拿出那本笔记本。
    那是她送给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中的其中一项。那本厚厚的笔记本,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是她熟悉忧伤的语句。
    就像是一本日记,她写了足足四个月。
    他看完之后,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尽管她刻意压抑着她的感情,那些文字,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她深深的在乎。
    “当然记得。”
    顾沐槿抬起头,眸里星光点点,脸上却无半分高兴的意味。
    “所以你现在是来提醒我,过去的我有多愚蠢,还是多可笑。”她闭了闭眼,然后看着他,微笑带着嘲讽。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意思。”他只觉力不从心,敛去疲惫走到她面前。
    “那你什么意思?”她竖起了全身的刺,拒绝他的靠近。
    “对你来说,那很愚蠢吗?”他身形一顿,手中的力度加大,那本笔记本快要被他拽烂。
    “对。”她紧紧咬着唇瓣,溢出点点血迹。
    “所以你今天来是要告诉我,不要和我在一起,拒绝回到那愚蠢的过去,是吗?”他冷着脸,用力扳起她的下巴,她只觉空气里都弥漫着火药味。
    “是。”
    他感觉有种东西一点一点从体内抽离,只剩下寒冷。他松开手苦笑,转身背对着她。
    顾沐槿滑坐在地板上,泪水像滑落地上的大豆,一颗一颗,凝聚成一片水雾。
    她明明不想说出那些话,可看到那本笔记本,就觉得胸口堵着一口气,让她难受心塞。
    陆念白背过身去,可他无法忽略她压抑的低声哭泣。
    为什么他们两个之间会变成这样?难道他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我送你回去吧。”终是舍不得她难过,他踱着步子走到她面前,她别扭的瞥他一眼,躲开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走到快门口的时候,顾沐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揉揉眼,那个身影搂着一个女孩正在聊天。
    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2章:第十二章意外
     不要靠近我,但也不要离我太远。——《拥抱太阳的月亮》

     顾沐槿冲到他面前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顾琛,你混蛋。”
    “顾沐槿,我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来管。”顾琛将女子拉到身后,女子拽着他的手臂,一脸害怕。
    “你这样做,对的起安凉吗?你个人渣,配不上她。”她完全忘记了陆念白的存在,在他面前歇斯底里道。
    顾琛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顾沐槿,本就烦躁的心,更加肆无忌惮的蔓延。
    “不要逼我打女人。”顾琛对上她执着的眸。
    “顾琛,你真是混蛋。”
    她用力拽着他的衣领,想要把他唤醒。她担心,那个执着倔强的女孩,知道后会难过心痛。
    她仿佛能够感觉到,那个一直被动只在她面前才会表达自己最真实情感的安凉如果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会多么的痛苦。
    “顾沐槿,我和她的事情,不用你管。”他伸手就要打她。
    顾沐槿早已做好了承受疼痛的准备,陆念白把她拽到身后,受了一耳光。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陆念白本来白皙的脸颊此刻微微泛红,被他用力甩了一耳光,偏过头去。
    眼前的陆念白,好像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究竟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
    是他对她的态度,还是他重逢后对她说的那些话?
    “呦,没有想到陆总,挺爱管闲事啊。”看到冲到他面前的陆念白,顾琛扁了扁嘴。
    他一拳打到他的腹部,陆念白自始至终一动不动。
    那些拳头**在了陆念白的身上,打了几拳,陆念白一声不吭,顾琛也没了兴致。
    回头看了一眼顾沐槿,顾琛倾了倾嘴角。
    脚步已经迈了出去,他顿了顿,冷眼扫过来,视线透过陆念白,直直的落在顾沐槿身上。
    “顾沐槿,你最好不要在安凉面前乱讲话,除非,你想要看她伤心。”他牵着躲在他身后的女孩离开,留下呆站着的两人。
    “陆念白,你笨蛋啊,谁要你管我的闲事?”她虽然对他发火,却是心疼。
    顾琛一定下手很重。
    这个人,明明智商那么高,怎么就会做出这样傻气的举动,就这样硬生生的替她挨下了顾琛的拳头。
    他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不会痛吗?
    “我不管,就打在你身上了,你个笨蛋。顾沐槿,你真以为自己是万能的神啊,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让自己陷入危险中。”他瞪了她一眼。
    “安凉才不是不相干的人。再说了,你就不会打回去?”她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着他微肿起的右脸,心里微酸。
    “我不会打架。”他一本正经,却逗笑了她。
    “我真的不会。”他一脸愠怒,他都成了这样她还笑得那么开心。
    虽说笑起来时很好看,可是她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
    面上虽依旧紧紧绷着脸,可不得不承认,看到她的微笑,他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眼前的人还是多年前的人,这样真好。
    “不早了,送你回家吧。”他抬腕看看手上的表,七点四十。
    时间对于他来说,还很早,可她不行。她从上学的时候,家里的家教就很严,回家那么晚,依她那位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的秉性,一定会责怪她的吧。
    虽说,大家现在都是成年人了。
    “我要帮你包扎伤口,去你家吧。”她心情莫名的好起来,走在前面,哼起了歌曲。
    “你就不怕我爸妈他们误会。”
    他的语气明显放软,自然的拉起她微红的手指放进口袋里。
    好像刚才替她挨了几拳之后,她对他的态度明显好转了很多,连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
    而不再是向刚才一样,总是像个小刺猬,防备他。
    早知道,他就多替她再挨几拳了……
    “那算了,我不去了。”
    她抽出自己的手,想要离开。
    “骗你的,我爸妈他们现在没和我住在一起。”强硬的拽过她的手,放在手心,他手间的温度传到她掌心,温暖安心。
    她曾经以为像他那样的人,温度应该是蛮低的,可是……
    微风拂过,他握着她的手,空气里有木槿花的香气,天气有些凉了。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横跨过一条条斑马线,他始终握着她的手,不曾放开。
    路旁的老树在晚风中摇曳,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低下头的侧脸,抚上一抹看的不太明切的殷红。
    他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到达他家后,她向他讨来医药箱,又去冰箱里找来冰块,把他摁坐在沙发上,帮他消肿。
    她温柔小心的神情落在他眼里,让他好想把她抱在怀里,可是却害怕打扰这份平静。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注视到他的脸色,她伸出手帮他测体温,然后又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
    温度和她的差不多,看来不像是发烧的样子。
    她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疑惑。
    “没事,有点胃痛。”他并没有多在意。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没有按时吃饭的缘故,所以才会犯胃病。
    “明知道你胃不好还逞强,刚才为什么不好好吃饭?”她下意识的就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