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3 | 浏览:3473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他从时光里来:单恋十二年,本以为修成正果,却不料造化弄人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张脸。
    头发凌乱的散在胸前,连她的大熊都被她丢在地上。
    如果不是看到她那么伤心,顾沐槿一定会大骂她一顿。
    “辰美,你看我妈多疼你,特意给你熬的燕麦粥,快起来。”顾沐槿盘腿坐在她身边。
    地板那么凉,她却一直坐着不动。
    “沐槿,他不喜欢我,他说他喜欢朴影。”林辰美扑入她怀中,泪水滑落脸颊,也灼伤了她的心。
    “你有喜欢的人了?我怎么不知道是谁?”她拿着纸巾帮她擦去泪水,右手轻拍着她的背想要安慰她。
    “苏锦风。是我不够好吗?苏锦风他根本不喜欢我,还说他很早以前就已经喜欢朴影了,朴影她有我好吗?”她抬起头,声音里透着悲凉,浓重的鼻音让她心酸。
    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好不好,只有爱不爱。
    “原来你一直喜欢我师父啊,多久了?”
    “很久很久。”她突然就松开了她的手,脱离了顾沐槿的怀抱。
    “辰美,你知道吗,感情是无法勉强的,它和时间无关,两情相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轻柔的声音却让林辰美再次落泪,忘记,谈何容易啊。
    如果忘记一个人真的有那么容易,为何还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得到“忘情水”?
    不过是因为,道理大家都懂,只不过不愿意去遗忘罢了。
    “徐城今天晚上喝醉了,辰美,感情的事,外人不好插手,可是毕竟我们已过了年少轻狂追求梦幻的年纪。”
    房间里很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对不起,我会好好想想的。”林辰美认真的喝粥,泪水滑进碗里,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好了,你我之间何需客气,我的大熊都被你折磨的心塞致死了。”顾沐槿故意将大熊抱在怀里,心疼不舍逗人极了。
    “喂,够了,不许取笑我,更不准告诉徐城。”林辰美拿着纸巾擦掉眼泪,眼睛红肿的像核桃。
    “我那些年不知道哭了多少次。”顾沐槿转过身站在书桌前。
    书桌上,一个龙猫音乐盒静静的躺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曾经为了那份不舍的感情流了多少泪。
    待顾沐槿换过睡衣躺上床,林辰美已经闭上了双眼。
    她轻笑着帮她拉好被子,准备睡觉。
    “沐槿,你还喜欢陆念白吗?”林辰美突然睁开眼睛,抱着顾沐槿的手臂,眉毛微蹙。
    那么深沉执着的暗恋,她真能忘掉吗?
    “睡觉吧,不早了。”
    顾沐槿拉灭了床边的台灯,只留下一室黑暗。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第七章我们在一起吧
     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周一本该是单位最忙的时间,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上面安排下来,可以提前半个小时下班。顾沐槿日常的工作也不过是打打报表写写材料,自然并未在意。
    “这么大的雨居然只提前半个小时下班,真是剥削广大百姓。”办公室里的丁丁忍不住埋怨,天气不好大概谁也没有好心情继续工作。
    “能够提前下班已经是菩萨显灵了,你们就知足吧。”小张抖了抖身上的烟灰。
    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开始三两成群的交头接耳。
    一向安静的办公室难得出现了这样热闹的场面。
    “对了,你们听说没有,今天有人看到佳佳和楚科长一起吃饭,据最新八卦爆料,今晚楚科长的父亲要和佳佳父母一起吃饭。”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顾沐槿本来正在低头玩手机,听到同事八卦的内容,握着手机的右手微顿,停止了按键的动作。
    周围有视线向她扫来,她微微垂下眼帘。
    “好像佳佳家里挺有钱的,父亲在商界很有名,自古官商勾结,想必是要结为亲家吧,沐槿你知道这事情吗?”
    胖子走到顾沐槿办公桌面前,打了个响指。
    “对不起,这事我真不知道。”
    顾沐槿继续埋头整理资料,虽然现在楚岸对于她来说,只是比朋友更多一点的信赖。
    可是听到那些八卦,连资料也无心整理。
    人类果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外界的细小波澜只要涉及到自己,就会变的犹豫矛盾,口是心非。
    “好了,你们别说了,沐槿才是楚科长的女朋友,沐槿,别信那些八卦,快下班吧,我们一起走。”丁丁拉起她就走。
    顾沐槿无奈苦笑,跟在她身后。
    雨越下越大,丁丁整理好自己的头发朝她伸出手:“这么大的雨,看来也只能雨中狂奔了。”
    “咦,那不是楚科长和佳佳么,沐槿,我们要不要过去?”丁丁眼睛一直盯着侧门走进的两人。
    佳佳的左手亲昵的挽着楚岸的手臂,笑容迷人,露出两个酒窝,眼睛好像进了沙子,她抬手揉了揉眼睛。
    “沐槿。”
    看到眼神空洞的顾沐槿,楚岸挣**佳佳的手,向顾沐槿走去,他依旧温和,笑容像阳光一样。
    “沐槿,我先走了,拜拜!”为了缓解场面的尴尬,丁丁在背后扯了扯她的衣服。
    丁丁迅速跑开,顾沐槿自始至终就如同一个木偶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不哭也不笑,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没有表情。
    “沐槿,对不起。”
    “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啊,楚岸,我是真的以为我们能一直走到最后的。”
    虽然,这段爱情的开始,并不是源于她心湖的再次泛起波澜,可她是真的选择放下自己心中的执念,选择放过自己,给自己和他一个机会。
    “对不起,你给我一些时间,我们先……”他自知理亏,只能说出残忍的话语。
    昨天晚上楚恒以自己的身份命令他放弃。他倔强不肯同意,老爷子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
    “我们……怎么样?”她倔强的仰着头,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表情。
    楚岸盯着眼前的顾沐槿,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他难道要告诉她,因为自己的父亲觉得他们两个人门不当户不对,所以不允许他们在一起,现在被他活生生的气进了医院吗?
    不,他不能这样说。因为他知道,顾沐槿太善良了,以她的性格,如果知道两个人会造成他父亲心脏病复发,一定会将他推出她的世界,选择放弃他。
    好几种想法在脑海里打转,让他抓狂。
    他抬起头,顾沐槿依旧站在原地,等待他给她一个答案。
    顾沐槿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她的目光穿过眼前的楚岸,落在他身后的佳佳身上。
    “沐槿,我们先……暂时……分开吧。”
    他隐忍自己内心的痛苦,强迫自己说出那句话,仿佛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顾沐槿傻傻的停顿了几秒,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好,我们分手。”
    她的声音很轻,却透着笃定。
    他昨天晚上的话语仍在她耳旁回放,明明她决定好放弃过去重新开始,现实却让她心寒。
    承诺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她居然相信楚岸会给她不一样的未来。
    “沐槿。”看着离开的背影,楚岸懊恼不已。
    在外人眼里,他是高高在上的科长。可是连选择自己想要的爱情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那个背影已经消失在眼前,不见踪影。
    “岸,你别忘了,今天晚上要和我父母见面的,请不要食言。”佳佳见状,走上前。
    她白皙的右手自他身侧穿过,然后自然的落进他的臂弯里。
    看到眼前的楚岸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佳佳面上虽挂着善解人意的微笑,心里早已怒火上涌。
    “我知道。”隐忍着心中的怒火,他转身向前走去。
    等到楚恒醒来,他一定会说服他,接受顾沐槿。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怎么可以就此结束。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可是,他忘记的是,爱情等不过时间,更何况她从未喜欢过他。
    ……
    雨水打**她的衣服,她低着头不知道应该走去哪里。
    脸上有液体滑落,她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为什么,她想要得到一份简单的爱情,就这么难?
    她曾经以为陆念白是喜欢她的,可是她看到他和另一个女孩相拥。她以为,如果重新开始就可以获得幸福,可没有想到这段爱情,竟然消失的如此迅速。
    “对不起。”撞上一面“肉墙”,她下意识的道歉。
    本想继续往前走,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
    “你怎么了?”
    陆念白熟悉的嗓音带着关心开口询问。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狼狈的情景下,遇到他。
    “没事。”她挣**掉那只温暖的大手。
    为什么她总是以自己最糟糕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
    他一定又暗自嘲笑她的不堪一击,或者没好气的开口损她,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一直不都是那样么。
    “还说没事,顾沐槿,你的那个男朋友呢?”陆念白冷了脸,明明之前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怎么再次遇见,又成了现在这样。
    他语气冷漠,却明显让她感觉到他语里压抑的愤怒。
    “和你无关,我可以走了吧。”雨水打**她的脸,模糊了视线。
    她不说话,他也站着不动。
    陆念白只是用一只手固执的拽着她的手臂。记忆中他总是仰着高傲的脸,可是他想要做的事却比谁都认真。
    “我们分手了。”不想再和他僵持下去,反正结局总是她认输。
    “你提的还是他提的?”
    “与你无关。”冷漠疏离的语气拉开了他们的距离。
    她讨厌他总是在她面前这样理直气壮的样子,现在的她,再也不是那个努力为了看到她微笑一直迁就他,委屈自己的顾沐槿了……
    两人之间陷入沉寂,只有雨水滑落伞面的声音。
    陆念白的手里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站在她面前,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雨水自伞面滑落,仍有些许雨珠飘落在他的发梢。
    记忆中的他,下雨天是从来不喜欢打伞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第八章往事
    我们也有过美好的回忆,只是让泪水染得模糊了。——张爱玲。

    她记得,有一次晚自习下大雨,望着窗外的雨景,顾沐槿避开正在讲台上闭着眼睛打哈欠的历史老师,握着黑笔的指尖轻轻的碰了一下陆念白的右手。
    “你带伞了吗?”她眨眨眼睛,隔着窗户玻璃,还能看到窗外的雨势,她压低了声音,小声问他。
    “没有啊,干什么?”
    看他正皱着眉头钻研一道数学题,心情非常不爽的样子,顾沐槿吐了吐**。
    向后移了移身子,她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雨伞,然后递给他。
    陆念白只是瞟了她一眼,便将雨伞推回了她面前:“你拿回去吧,我从来不打伞的。”
    两个人争执了几分钟,恰好听到下课铃声响起,顾沐槿慌忙将雨伞塞进他怀里,瞥见自己的父亲顾方出现在门口,暗自道,希望不要让他看见两人刚才那一幕。
    “我爸来接我了,陆念白,记得打伞哦,明天见。”
    顾沐槿和顾方两人回家的路上,无意间瞥到陆念白骑着单车,身上只穿了一件银灰色的**服。
    他没有打伞。
    第二天,她出现在教室,发现昨天晚上,她给他的那把雨伞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的课桌桌面上。
    她撇撇嘴,问身旁正在埋头写日记的他:“喂,你干什么不用我的伞啊?”
    “顾沐槿你个笨蛋,我骑着车子怎么打伞啊?况且我不喜欢打伞。”
    顾沐槿却完全没有搞明白他说话的重点,拖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恍然大悟:“那下次下雨,我记得给你带雨伞。”
    “……”
    ……
    “那…和我…在一起吧。”
    顾沐槿猛的将自己拉出回忆,以为自己幻听了。
    “你…说…什么?”她抬起自己的下巴。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雨势并无消减,伴着雨声他缓缓开口,仿佛与她谈论天气般简单随意。
    他将外套披到她身上,她嘴角扯起一丝苦笑,将他的外套丢到地上,看都不看他的表情。
    “陆念白,在你心中,爱情就这么廉价随便吗?”她微笑,可是却像是浮在水中濒死的人,绝望苦涩。
    他想要把她拉入怀中,却只能伸出手僵在半空。
    “陆念白,也许,曾经的那个顾沐槿很喜欢你。因为你,她喜欢动漫。因为你,她用三年时间追完一部火影。因为你为人骄傲,她从来都不敢大声吵你,因为冷战到最后,受伤的还是她自己。因为你讨厌啰嗦,她明明有很多问题却只能咽到肚子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你知道吗,为什么她那么喜欢宇智波佐助,她觉得你和他一样,都那么令人心疼……”
    她望着天空,那些悲伤沉重的感情,原来也败给了时间,再次提及,只剩沉寂平静。
    “对不起,我……”过多的话语却只剩单薄的一句对不起。
    他知道她的喜欢,却不知道她的喜欢那么隐忍。
    “不用对不起,是曾经的我,自作多情。所以,你能不能看在我曾经那么认真努力喜欢过你的面上,离开我的世界,不要再来招惹我。”她竟然那般哀求,他想要说出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抬起头,脸上一片冰凉。
   “顾沐槿,你怎么了?”意识到她的不对劲,陆念白将手中的雨伞移到她的头顶。
    她的脸颊微红,嘴唇已经惨白。他快步走过去,伸出右手抚上她的额头。
    顾沐槿的额头果然滚烫,烫的骇人。
    “不用你管。”她下意识的推开他的手,感觉意识在逐渐模糊。
    “你是乖乖跟我去医院还是要我抱你去?”他眸里威胁的气息让她忍不住后退,跌坐在地上。
    “我不要去医院,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将脸埋进双臂里,放声大哭。
    “好。”
    言简意赅简单明了才是他的作风。
    他叫司机开来车子,将早已湿透的衣服拾起,随意的丢在车里。
    手中的黑色雨伞被他毫无留恋的丢在地上,伞面在地上划过一个弧度,打了一个旋儿,最终停止。
    司机看着他的脸色也沉默无声。
    他轻柔的将她抱起,小心的把她放在座位上,用自己的双臂环着她。
    虽然,他的温度也冷的吓人,可是被他抱在怀中,顾沐槿却莫名的安心,沉沉睡去。
    “刘叔,麻烦把暖气打开,去最近的医院。”他将车里的毛毯拿出,盖在她身上。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了呢?
    是她一直默默的留言感动了他,还是她傻乎乎的在他最难过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又或者是那本密密麻麻的日记本惊到了他?
    多年前,他还不知道那种矛盾的感觉叫做心动。
    他在想,如果几年前,他不是假装什么也不懂和她在一起,现在怀中的女孩会不会依旧是多年前那个迷迷糊糊一脸笑容的她。
    望着窗外的雨幕,他仿佛看到多年前的相遇……
    初次遇见她时,她一身白色的羽绒服。站在他面前,眼睛盯着他不放,整个人看起来像极了冰天雪地里的北极熊。
    只因她的闺蜜被他开玩笑损了几句,初来乍到的她就恨不得掀了桌子揍他一顿。
    那时她永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远都大大咧咧的,做事情从来不计较后果。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的关系开始变的微妙起来。大概是他们做了同桌,又或者是整日里的互损。
    她在他面前忽然安静羞涩了许多,有时候面对他一脸不好意思的神情。
    她总是让着他,每次被气的要死的人是她,最后低头妥协的人也是她。
    他那时只觉得她特别莫名奇妙,后来他才明白,那种莫名其妙叫做喜欢。
    “顾沐槿,我对你太失望了。”他也不知道为何,那句话竟然成了他的口头禅。
    每次想要和她说话,碍于面子都是以此开始。
    “我又怎么了?”
    顾沐槿当然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只是紧抿着嘴唇,诧异的看着他。
    她似乎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特别认真,有时候他开玩笑的生气,她也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
    “没怎么,话说你看火影了没?”他从小喜欢画画,同时疯狂热爱动漫。尤其是火影,是他追了几年都不曾放弃的最爱。
    “火影是什么?”她只知道他最近一直在搜集一种人物卡片,而且搜集了很多。
    “顾沐槿,你有病。那是一部连载了多年的动漫。”他并未说太多的语言。
    直到有一天,她兴致勃勃的递给他一张卡片,花痴的说:“我喜欢他。”
    “宇智波佐助?他是坏人。”
    “可他长得好帅啊!”顾沐槿第一次对一个动漫人物一见钟情。
    “你要不要如此花痴?”他白了她一眼。
    她抱起书本走向自己的座位。
    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宇智波佐助啊。
    有好多次他在班级里放《火影忍者》,每当宇智波佐助出现,顾沐槿双眼放光大声叫道:“佐助,我家男神。”
    那时,他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却不知道多少个夜里,那个女孩为了接近他的世界,抱臂坐在电脑桌前看着那部热血动漫。
    他知道她比较喜欢的是里面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的爱情,可是她就那样固执的喜欢了宇智波佐助好多年。
    她说春野樱那样的女孩子是她最崇拜的女生了。她可以毫无保留的等宇智波佐助那么多年,那样的女孩,让人心疼。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一定也会等着他的,哪怕他不喜欢我,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很幸福了,所以,陆念白,我比她幸福,对吧?”
    “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师父?还是……”陆念白轻拍她的脑袋,女孩瞬间羞红了脸。
    “……”
    “陆念白,你说我家二少和小樱最后会在一起吗?”
    “那是一部热血动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顾沐槿,你有病。”陆念白总是爱以各种理由损她,还总是理所当然,一本正经。
    “我本来就是女生啊,女生和男生看火影的感觉本来就不同。”顾沐槿双手托着下巴,盯着眼前正在认真做数学题的他。
    “陆念白,你真聪明。”
    “……”
    “陆念白,你母亲一定很漂亮吧?不是都说儿子像妈**吗?”
    “......”
    “陆念白,你最喜欢火影里面的那个角色啊?”
    “我爱罗。”他苦笑。
    顾沐槿真的以为他可以在与她讨论火影时,仍能认真的做题吗?
    “我家二少比我爱罗帅多了。”
    “我爱罗帅。”他冷着一张脸抬起头。
    “就是我家二少帅。”她的声音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顾沐槿,你想不想考入青南了?”
    “嗯。”她拼命点头。
    那是他想要去的高中,当然就是她想要去的地方。
    “那就赶快去复习,别丢你师父的人。”他并不是故意扯苏锦风,既然她莫名奇妙的叫他师父,那他在她心中的影响,应该很大吧,说不定她会更认真的复习考试。
    年少的他们以为,只要拼命努力就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只是,他们太过年轻,也太过骄傲自信。
    陆念白一直纳闷,顾沐槿明明那么认真,为什么每次成绩总是不理想。尤其是数学,她努力的请教,还有苏锦风亲自传授,她的数学成绩,总是一塌糊涂。
    初中时候的她,很爱哭。
    考试成绩不理想,哭。和他生气,哭,他不理她,她还是哭……
    高中时候的她,很笨。
    走平路会摔倒,去吃饭不看路撞到电线杆上,过年开学的那一天居然只因为起身去厨房,扭伤了腰。
    大学时候的她,很傻。
    明明知道他间接拒绝了她,依旧每天和他道**。为了和他一起过圣诞,提前两天就买了去他学校的车票,送给他一颗红红的苹果。因为他莫名的心情不好,自己笨蛋的想尽一切办法安慰他逗他开心……
    原来她所做的事情他都知道,可是为什么当时他选择沉默拒绝呢?
    或许习惯了她毫无保留的付出,他便理所当然的接受。
    直到她消失在他的世界,他才学会在乎她。
    可是,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就真的只能错过了……
    同学聚会再次相逢,他的眼中,却只剩下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第九章别扭的示好
    你若快乐,我也快乐。你若不快乐,即使有了全世界,我也再也不会快乐了。
   
    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房间里只有微风吹动窗帘的细小声响。
    病床上,顾沐槿紧闭着双眼,柔和天真的睡颜让他的心里微暖。她以前总说自己睡觉超不老实,总是爱踢被子。
    将她伸出被子的右手放进被子里,他看向了输液瓶,点滴已经快打完了,床上的人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他打了个哈欠,站起身走到窗边。
    来换点滴的**蹑手蹑脚的走进来,顿时被眼前的陆念白惊住了。
    眼前的男子眉宇间都是疲惫,额前碎发因为被雨水打湿,粘在了脸上,可是整个人依旧有一种说不出的强大气势,或许是他冷漠的神情触动了她。
    “护士,她真的没事吗?怎么还没醒来?”陆念白低声询问。
    “嗯…可能是因为急火攻心外加淋雨发烧的缘故。”**认真的换好点滴,瞥见他微皱的眉,叹了口气。
    “刘叔,你帮我看一下,我马上回来。”陆念白停顿了一下,快步离开。
    “哎,陆总一定很喜欢这个女孩吧。”听到刘叔的自言自语,**呵呵的笑出声。
    “小姑娘,你笑什么?”
    “大叔,这很明显啊,从他昨天晚上抱她的神情,就能看出来了吧,还有啊,还在这里,守了**,哇塞,好浪漫呢。”**抱着病历开始神游。
    “丫头,你居然觉得浪漫!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刘叔坐回椅子上。
    他从来没见过陆念白这样,衣服也没换站了**,不知道会不会感冒。他扶扶鼻梁上的眼镜,视线落在了病床上的女孩身上。
    陆念白到医院走廊的尽头右拐,走进了洗手间。清凉的水扑在脸上,清醒了许多。他又想起那次高三的**会,女孩生气的样子。
    由于青南新换了校长,校长雷厉风行,不仅重视考试成绩,更加注重身体素质,伴随着兴奋与激动,大家迎来了青南高中第一次**会。
    体育场上汹涌的人群令他烦躁。各个班级举着不同的牌子,大声呼喊。
    田径场的看台上,大红色的横幅上写着“青南高中秋季**会”,广播里甜美的嗓音宣读着各个班级激励的话语,他坐在草地上,闭上了双眼,塞上耳机听音乐。
    突然有人推了推他,他睁开眼,顾沐槿放大的笑脸映入眼帘。
    她很没形象的盘腿坐在他面前,想要去夺他的耳塞。
    “顾沐槿,都高三了,你还乱跑。”陆念白边说边拍掉她的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5433021  
精华
帖子
520 
财富
2605  
积分
52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喂,对了,我师父有比赛,你去不去?和我一起去看啦,难得的一次**会,你最好了对不对?”她知道他向来吃软不吃硬。
    “不要,没兴趣。”看着那么多的人那么喧闹他就烦。
    “是我师父哎,你不是他好朋友好哥们儿?一起去啦。”
    “我烦。”他说的云淡风轻,女孩却气红了脸。
    “好,你烦,我走成了吧,我不烦你……”顾沐槿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快速跑开。
    最终,他没有去看苏锦风的比赛。
    最后,林辰美告诉他,苏锦风得了第二名。因为快到终点线的时候,摔到了地上。
    一大堆人搀扶着他去了医务室。
    “陆念白,你和顾沐槿怎么了?我只提了你的名字,她就一副吃了**的样子。”林辰美疑惑的轻语。
    “没事,她有病。”
    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生气固执起来,就像一只小刺猬,浑身长满了刺,不让人靠近。
    他去买了她爱的奶茶和蛋糕,缓缓向病房走去。
    等他回到病房,就看到顾沐槿赤足站在地板上,正想要去拔手背上的针管,刘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陆总,您回来了。”刘叔听到声响,转过头。
    “顾沐槿,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他走到她面前,把她抱到了床上,向上拉好了被子。
    顾沐槿红了脸,昨天他抱她可以假装是自己脑子不清楚,今天她可是清醒的很,叫她如何不脸红。
    “我没病,你说过送我回家的,却把我带来医院。”
    “你觉得,有病的人会承认自己有病吗?”他俯身,与她只有两厘米的距离,她感到心跳加速,心脏快要跳了出来。
    “先把这喝了,吃点东西吧。”他将手中的袋子递到她眼前。
    里面是她最爱的奶茶,和她曾经向他讨要未果的蛋糕。
    “陆念白,我说过不要你招惹我,你听不懂吗?”她右手一推,袋子直接滑落在地上,奶茶还冒着热气,一股淡淡的麦香味溢到鼻间。
    “我说,你这小姑娘,我们陆总在这里守了你**,他本身就胃不好,担心你不吃不喝的,一大早去买早餐,做人不能这样恩将仇报吧。”刘叔忍不住替他上前。
    “又不是我要他这样做的。”顾沐槿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杰作”一声不吭。
    “刘叔,是我以前的不知所措造成了今天的自作自受,不怪她。”他微低着头,盯着地板上的污迹。
    末了,拿起外套扬长而去。
    那句话,就那样撞入她心湖,她将自己埋在被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