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912 | 浏览:971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总裁宠妻成瘾:沈时佳刚毕业就被渣男甩,没想到之后却被一个霸道 ...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明白顾佩函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但还是如实对他回了一句,毕竟她知道。&lt/p>&ltp>“但好多可能他认都不认识,而却有那么四个女孩子,特别得他喜欢,是那些孩子中的孩子王,尤其是这四人中的那个最小的,霍焱釭当她亲生的一样,甚至比亲生的还要疼爱。”&lt/p>&ltp>顾佩函跟在沈时佳后面,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弄的沈时佳都有点晕了,不过更多是怀疑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lt/p>&ltp>“你见过有人对别人的疼爱,比亲生的更疼的吗?”沈时佳端着一盘酒杯,反驳着顾佩函的同时,猛的转过了身,不知道顾佩函会跟的这么近,她这突然一转身,差点将酒杯撞翻,两人的距离也被拉的老近。&lt/p>&ltp>这突然的动作,让沈时佳很尴尬,赶紧退后了一步,但是顾佩函似乎什么也没有,反而还更加紧的看向了她。&lt/p>&ltp>“你是第几个?”顾佩函对她追问道。&lt/p>&ltp>“啊?”沈时佳抬头,用不解的眼神看着顾佩函,知道他是问她在霍焱釭的干女儿中的排行,但是他却故意装作不懂了。&lt/p>&ltp>“来酒杯给我,你拿这个。”顾佩函将酒杯从她手里拿了过去,将一瓶酒塞给了她。&lt/p>&ltp>不是都拿东西吗,一瓶酒又不比一盘杯子轻多少,为什么要换呢?&lt/p>&ltp>沈时佳怀疑的看着顾佩函的身影,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但却又说不上那里不对了,是刚才突然的那些话,还是刚才和她换酒杯的事,怎么就想不出哪里有问题了呢?&lt/p>&ltp>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不对劲的,一看顾佩函已经走远,沈时佳才赶紧跟上去。&lt/p>&ltp>“今天是我哥的生日,大家一定要玩的开心。”邹嘉丽没一会儿就显出了醉意,倒是顾佩函这个主角一杯酒放在面前一直没动,别人给他敬酒,都被他推辞这几天开会多了,嗓子不舒服没有喝。&lt/p>&ltp>不过让沈时佳不懂,他不喝,干嘛要倒一杯酒放着干嘛呢。&lt/p>&ltp>“佳佳,这些天谢谢你对老太婆的照顾,没有嫌弃我唠叨,这杯酒既然大少爷不喝,倒了也浪费,来,佳佳,吴妈敬你,你把它喝了。”&lt/p>&ltp>在所有人都有说有笑,喝的尽兴时,吴妈突然将顾佩函面前的一杯酒端起来,递给了沈时佳,还将自己的牛奶喝了,倒了一口酒过来敬沈时佳,让她想推辞都不行。&lt/p>&ltp>“谢谢吴妈,这些天都是你照顾我多,你没有嫌弃我没用,什么都不懂已经挺好了。”沈时佳不知道吴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妈为何突然和她这么客套,但是她还是和吴妈回了几句客气的话,然后将那一杯酒喝了。&lt/p>&ltp>“吴妈,这酒……”一杯酒喝下去,沈时佳立马觉得有点不对劲,不仅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吴妈。&lt/p>&ltp>按理说吴妈不会对她做什么,毕竟她们一起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吴妈一个没儿没女的老人,平时对人也挺亲切的,她们相处也和谐,难道她要走了,她还要害她一下不成,如果是开玩笑,吴妈这一把年纪了也不可能。&lt/p>&ltp>但是沈时佳真的觉得头越来越晕,眼皮也越来越重了,而且身上还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有点热,这个也可能是喝了酒,房间空调打高了,但是发晕总说不过去吧,才一杯酒而已,她酒量没有那么查的。&lt/p>&ltp>“佳佳,你酒量不会那么差吧?”顾佩浩凑过来,一脸坏笑的取笑起了她。&lt/p>&ltp>沈时佳能听清,但是看人却有些模糊了,也不能回答他。&lt/p>&ltp>“丽丽,你先把佳佳送回房间吧。”&lt/p>&ltp>沈时佳,听到顾佩浩在吩咐邹嘉丽送她回去,想到邹嘉丽平时虽然讨厌,但心肠也不算很坏,沈时佳也就放心的闭上了眼睛。&lt/p>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五章梦里的‘冰块’
&ltp>“嗯,我要喝酒,你送吧。”可是邹嘉丽喝的正高兴,却不肯走,任由沈时佳趴在桌子上,不理她了。&lt/p>&ltp>“真是没出息,女孩子家喝那么多。”顾佩浩看邹嘉丽喝的满脸通红,醉眼朦胧的样子,不仅对她训了一句。&lt/p>&ltp>“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哥都没有说话,哥你说呢。”邹嘉丽醉醺醺的,跌跌撞撞走到顾佩函旁边,含糊不清的看着顾佩函,醉眼朦胧的眼里含着异样的情绪看着他,问道。&lt/p>&ltp>“今天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顾佩函没有理会邹嘉丽,只是先将他些同学赶走了。&lt/p>&ltp>其实顾佩函还是挺宠邹嘉丽的,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她带着同学回家玩的,更不会亲自过来陪他们吃饭,虽然他一口酒也没喝,但也是给足邹嘉丽的面子了。&lt/p>&ltp>那些孩子们,还是挺怕顾佩函的,听到他下了逐客令,一个个赶紧告辞离开了,将醉的糊涂了的邹嘉丽丢在了餐厅。&lt/p>&ltp>“吴妈,你帮忙把丽丽送回去,小浩你把她送回去。”等将外人送走后,顾佩函才开始安排家里的事。&lt/p>&ltp>“嗯……”邹嘉丽在吴妈伸手扶她时,一把推开了吴妈,不乐意的哼了一声,站起来一头跌进了顾佩函怀里。“哥,我要,我要你送。”&lt/p>&ltp>看她醉的昏头转向,吴妈可能还真难的扶住她,顾佩函犹豫了一下,只得无奈的道:“算了,吴妈你去休息吧,我送她好了。”&lt/p>&ltp>“哥,你知道吗,我,我好爱你……”邹嘉丽被顾佩函搀扶着,一路都在说胡话,而且说的好多话甚至都难以入耳。&lt/p>&ltp>顾佩函也没有理会她,只是一路扶着她往楼上走着,邹嘉丽的心意,他很清楚,只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尽管他们并不是亲兄妹。&lt/p>&ltp>顾佩函搀扶着邹嘉丽,一路跌跌撞撞将她送到房间时,顾佩浩也将沈时佳送回到了房间。&lt/p>&ltp>看着床上睡颜甜美的沈时佳,顾佩浩有些控制不住想入非非,赶紧给沈时佳拉好了被子,顾佩浩迅速离开了她的房间,不过临出门时,却小心翼翼给她掩上了门。&lt/p>&ltp>“哥,丽丽怎么样了?”顾佩浩出去正好碰到顾佩函从邹嘉丽房间出来,便过去关心的问了一句。&lt/p>&ltp>“喝多了而已,能怎么样。”顾佩函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转身进了自己房间。&lt/p>&ltp>看着顾佩函脸色似乎有点不对,顾佩浩很想追过去问一下的,但顾佩函却进门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就‘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了。&lt/p>&ltp>夜,终于恢复了平静,房间里面该熄的灯也全熄了,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安静,却没有人知道一些阴谋,就在这漆黑的夜幕下偷偷进行着。&lt/p>&ltp>沈时佳被被人架到房间时,意识都还清醒,只是争不起来眼睛,浑身没有力气,外加有点热的慌,本来很想让顾佩浩帮忙把空调打的低一点,但一张嘴,就觉得嗓子特别干,好像喝水,说不出来话一样,而顾佩浩还像是怕丢不掉一样,将她扔在床上后,被子一拉上,便赶紧离开了房间。&lt/p>&ltp>“好热,好渴……”沈时佳自言自语**着,感觉自己嘴唇已经干裂了,不停用**着,依然很干,想去找点水,但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挣扎了好几下,都爬不起来。&lt/p>&ltp>“有人吗,我想喝水。”沈时佳试着想叫人帮忙,可是声音一出来,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是她说的话吗,怎么会成了这种声音,这哪里是说话,明明就是哼话嘛。&lt/p>&ltp>这是什么酒,怎么会喝一杯就成了这样?沈时佳虽然是身上乏力,有点口干舌燥,但是心里很明白,自己是又喝错了东西,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别人是要针对她,还是想要对付顾佩函的。&lt/p>&ltp>因为她喝的那被酒,就是顾佩函的,当然他都推辞不能喝,估计就是发现了那酒有问题,只是没想到被吴妈误打误撞给了她,让她这个倒霉鬼给他顶罪了。&lt/p>&ltp>这是沈时佳想到的最好答案了,因为她想不出这里会有谁想害她,而且吴妈要害她,也没有必要拿顾佩函的酒,再说她和吴妈并没什么冤仇,吴妈也不至于用这种办法害她。&lt/p>&ltp>只是怎么办呢,那天在酒吧,她还能爬到洗手间去吐,将药吐出来一些,今天她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而且偏偏今天一点不想吐,只想喝水,吃冰,最好有一个雪糕给她含着,有一个冰块让她抱着,很想把自己身上的一些束缚去了,因为现在赶紧贴一点布在身上,她都热的像是火烧的。&lt/p>&ltp>但是沈时佳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力气,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那床够笨的被子踢开但是身上的衣服却没有力气去了。&lt/p>&ltp>有时候以为坏事想什么开什么,好事就不会有了,但沈时佳今天似乎挺幸运的,因为她感觉到有冰的东西送到了她的唇上。&lt/p>&ltp>这种冰冰的东西,一直从她嘴上开始爬到她耳朵,脖子上,然后她费了很大力气没有去掉的衣服,也有人帮她去了。&lt/p>&ltp>那种冰凉的东西,轻轻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的点满了她全身,然后,然后一块更大的冰覆盖了过来,沈时佳的神智这会儿说不清是清醒还是迷茫的,虽然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可能得推开这送上门的‘冰块’,但是身体却不愿意,也没有力气。&lt/p>&ltp>昏昏沉沉中,沈时佳感觉到自己身上某个部位传来了一阵疼痛,但是这点疼,却不足以让她清醒的放开那块‘冰’。&lt/p>&ltp>“不要,不要碰我的钱……”沈时佳虽然是不舍得放开那个‘冰块’,人也是昏昏沉沉,不是很清醒,但是当感觉到有一只手摸到了她头下时,她马上敏感到有人想将她的钱财卷走。&lt/p>&ltp>沈时佳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她身上盖着被子,但是衣服却在地上。&lt/p>&ltp>夜里的事让沈时佳有点迷糊,不知道是做的梦,还是……&lt/p>&ltp>难道是自己一把年纪了,也想嫁人了,所以乱想的。&lt/p>&ltp>沈时佳试着去结被子,但一动身子,就觉得不对了,身上怎么会那么疼?&lt/p>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六章什么时候走
&ltp>这睡觉一晚上的,还浑身酸疼,沈时佳还从来没遇上过,这简直就像是鬼片里说的,被鬼压了一晚的迹象。&lt/p>&ltp>沈时佳赶紧伸手拉着被子,往里面看了一下,这一看,直接吓得呆住了,身上满布草莓,这不对劲,做梦能做出这样的吗。&lt/p>&ltp>好半天,沈时佳才回过神,赶紧抓着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然后翻找了一下压下枕头下面的钱,果然,钱也不见了。&lt/p>&ltp>这不是梦,是真的,昨晚有人趁她睡着了后,把她给吃干抹净了,而且是真的吃干抹净了,不仅吃了她,顺手牵羊的抹走了她的钱,现在床上除了她身上落下的一片点点的樱花外,什么也没有了。&lt/p>&ltp>沈时佳将床上的被子拎起来抖了一下,钱确实没了,疯狂的一阵翻找,唯一找到的就是在地上床边,原本丢着她衣服的位置捡到了一支笔,这支笔肯定不是她的,而且之前肯定没有,肯定是昨晚那人落下的。&lt/p>&ltp>会是谁呢?沈时佳一时懵了,这顾家虽然有两个男人,但他们不会缺了这点钱,如果说是他们喝多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对她做点什么,这还说的过去,毕竟这个家里,女人,除了她,就只有吴妈和邹佳丽了。&lt/p>&ltp>吴妈一把年纪,这几人都当她是长辈,就是一向冷漠的顾佩函也是当她亲人看待的,邹佳丽就更不用说了,是他们的亲妹妹,所以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自然是选她了。&lt/p>&ltp>但是他们不至于拿她的钱呀,顾家好歹是一个企业家,顾佩函和顾佩浩也算是富二代,不缺这点钱吧。&lt/p>&ltp>可是除了这两人,这家里没了别人呀,昨天邹佳丽的那些同学,已经被顾佩函赶走了。&lt/p>&ltp>“佳佳,起床吃饭了,一会儿你不是还要走吗?”吴妈在门口,探进头,对沈时佳叫着。&lt/p>&ltp>沈时佳蹲在地上,心里还百思不得其解,再说了,走,现在她能往哪里走呢,她身上现在一分钱都没了,昨天顾佩函给她的那五千,是她全部资产了,现在完全被人卷走,她又变得分文没了。&lt/p>&ltp>“怎么了佳佳?”吴妈看她有点不对劲,才走进来关心的问了她一声。&lt/p>&ltp>“吴妈,昨天你给我的酒,是不是有问题?”沈时佳猛的站起来,看向吴妈,对她怒问道。&lt/p>&ltp>吴妈被沈时佳这突然一站起来,还带着怒意的样子吓了一跳,但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佳佳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说呢?”&lt/p>&ltp>“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你自己看。”沈时佳气的一把将被子掀开,将床单上落下的那点点污渍,还有她留下的樱花给吴妈看了。&lt/p>&ltp>“怎么会这样?”吴妈也有点惊讶,不过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跑过去将门锁了起来,然后回来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是大少爷,还是二少爷?”&lt/p>&ltp>“我知道是他××谁?”沈时佳真的怒了,占了便宜也就算了,还要卷走她的钱,也太缺德一点吧,而且一晚五千,难道他不觉得自己卖的太贵了吗,更让她生气的是,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谁知道他是第几手货了,值得几个钱还不一定,竟然拿她那么多,他值吗?&lt/p>&ltp>“那杯酒……”吴妈陷入了沉思。“是大少爷的,不过……”&lt/p>&ltp>“不过什么?”沈时佳看出了吴妈语言犹豫,似乎有什么事让她不想说,便赶紧追问了起来。&lt/p>&ltp>“大少爷跟我说,他不想喝酒,让我端给你的。”吴妈低着头,声音也挺轻,像是自言自语。&lt/p>&ltp>“我去找他。”沈时佳淡淡回了一句,转过身怒冲冲往外面冲去。&lt/p>&ltp>“佳佳,佳佳,等等……”吴妈好紧追过去,在沈时佳刚打开锁,准备伸手开门时,一下抢在她前面,将门抵住了。&lt/p>&ltp>“吴妈你干嘛?”沈时佳冷冷看着吴妈,愤怒的对她问道。&lt/p>&ltp>“佳佳,你要找大少爷怎么问,问他是不是在酒里下了东西,可是酒是丽丽倒的,他只是没有喝而已,杯子他都没有碰过呢,在说呢,就算真是他在酒里动了手脚,你能证明他对你做了什么吗?”吴妈拦着沈时佳,对她劝着问道。&lt/p>&ltp>沈时佳让吴妈一劝,冷静了不少,也许吴妈说的没错,一个晚上,她药都已经醒了,这种药散的快,就是今天去检查,估计也未必能查出什么,还有那事,她糊里糊涂的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又没留证据。&lt/p>&ltp>再说了,闹起来多半要到派出所、医院,那她**不打死她才怪。不过这事不查清,她是绝不会放手的。&lt/p>&ltp>“吴妈,你让开。”等了好一会儿,沈时佳才伸手去拉吴妈。&lt/p>&ltp>“佳佳,吴妈可是为你好呀,你想想……”吴妈以为沈时佳还要闹,还不肯让开,继续的对她劝着。&lt/p>&ltp>“吴妈,我说,我饿了,你不是来叫我吃饭的吗?”沈时佳,将吴妈拉开,对她一笑道。&lt/p>&ltp>“佳佳,你想明白了?”吴妈一听她这么说,立马笑了。&lt/p>&ltp>“吴妈说的对,我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不能没有证据去闹。”沈时佳对着吴妈咧嘴一笑,笑容虽然不太真实,倒也可以肯定她没事了。&lt/p>&ltp>餐厅里气氛挺欢快的,邹佳丽和顾佩浩正在有说有笑,一看邹佳丽的样子,估计也是刚起来,还是一脸睡意未尽,顾佩浩正逗着她。&lt/p>&ltp>只有顾佩函还是那张冷漠脸,坐在正中间,静静的吃着他的土豆寿司,看着好幸福的一家人,旁边还放着沈时佳和吴**早餐,要都是一家人,真的是让人羡慕的。&lt/p>&ltp>“佳佳你来了,快过来,我们都要吃完了。”顾佩浩看到沈时佳,赶紧和她打起了招呼。&lt/p>&ltp>沈时佳没有说话,只是回以他一个淡淡的微笑。&lt/p>&ltp>邹佳丽却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像是对待空气一样,收回了眼神,继续和顾佩浩聊得**起来。&lt/p>&ltp>“来了。”顾佩函看到沈时佳过来,竟然破天荒的和她打了一个招呼。&lt/p>&ltp>“嗯,饿了。”沈时佳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浅浅弧度,回了一句,坐到了吴妈旁边。&lt/p>&ltp>“什么时候走?”顾佩函拿了一张纸巾,擦了一下嘴,才抬头看着沈时佳继续问道,&lt/p>&ltp>“走去哪里?”沈时佳装作听不懂的,抬头疑惑的看着顾佩函反问道。&lt/p>&ltp>“回去。”顾佩函这个惜字如金的家伙,竟然又简单回了一句。&lt/p>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七章晚上出去了?
&ltp>“哦。”沈时佳也学着他的样子,只是脸上那种顽皮的笑容,让味道完全变了,不过抬头时,挺认真的样子,回了一句道:“我决定不走了。”&lt/p>&ltp>“嗯?”顾佩函做出惊讶的样子,看向了她。&lt/p>&ltp>“啊?”另一边聊得正开心的顾佩浩听到这句话,惊讶的嘴张的老大,只差从凳子上跳起来了。&lt/p>&ltp>“佳佳你认真的,真的不走了?”像是什么破天荒的大事一样,好半天,顾佩浩才回过神,不敢相信的对沈时佳问道。&lt/p>&ltp>“真的。”沈时佳抬头,扬着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对顾佩浩回道。&lt/p>&ltp>“不是吧,昨天那么坚持要离开,今天又不走了,是我听错了吗?”邹佳丽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看着沈时佳问道。&lt/p>&ltp>“昨天是昨天,难道顾小姐没有听说过,人是会变的吗,昨天我是想离开,但今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所以就决定暂时不走了。”沈时佳一点也不在乎邹佳丽那种笑容,抬头用了一种不以为然的态度看着她,同样笑着回道。&lt/p>&ltp>“不走就赶紧吃东西,吃完早餐继续干活。”顾佩函可能是觉得他们太啰嗦,耽误了时间,没等邹佳丽再说话,就一句话打断了他们。&lt/p>&ltp>听到顾佩函这么一说,邹佳丽也来了,一扬头,做出她大小姐的样子,趾高气扬的语气道:“哥说的没错,既然要留下,就得赶紧干活,顾家可养不起白吃的。”&lt/p>&ltp>“顾家白痴多的是,是没必要养别的闲人了。”沈时佳点了点头,装作一副理解的样子,挺认真严肃的声音不大的补充了一句。&lt/p>&ltp>“你说什么?”邹佳丽听到沈时佳这句话,一下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气愤对沈时佳大声的吼道。&lt/p>&ltp>“没什么,我说顾家养的白吃的已经很多了,没办法再多养闲人了呀。”沈时佳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疑惑的看着邹佳丽道。&lt/p>&ltp>“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吗,能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吗?”邹佳丽厉声的对沈时佳吼道。&lt/p>&ltp>“我说过了呀,难道顾小姐觉得这句话这么好听,还要我再多说几遍?”沈时佳抬头,眨着大眼睛,看着邹佳丽,做出疑惑的样子看着他反问道。&lt/p>&ltp>“你……”邹佳丽被她气的脸色都白了,不过还没想好怎么回击沈时佳,就被顾佩函阻止了。&lt/p>&ltp>“够了,一点小事就没完没了,累不累呀?”顾佩函冷冷的将两人的争论打断

Rank: 1

91UID
93592844  
精华
帖子
1939 
财富
9705  
积分
19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2 
最后登录
1970-1-1 
了,同时站起来离开了餐厅。&lt/p>&ltp>邹佳丽本来还想说什么,不过沈时佳也站起来,跟着顾佩函后面离开了餐厅。&lt/p>&ltp>“干嘛?”顾佩函刚一进房间,沈时佳跟后就进了他的房间里面,并顺手关上了门,这弄的顾佩函很是费解,便扭头奇怪的看向了她。&lt/p>&ltp>“昨晚,邹佳丽的同学都走了吗?”沈时佳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确定这里是不是有外人住着。&lt/p>&ltp>“应该走了。”顾佩函回答的漫不经心,显然没有将她的话当回事,或许他也明白她想问什么。&lt/p>&ltp>“那……”沈时佳正想问一下,昨晚还有没有别的人来这里的,却被突然开启的门声给打住了。&lt/p>&ltp>“哥,你昨晚去了哪里呀,我半夜睡醒,看到你的笔头落在我这里,怕你早上找不到,给你送过去,结果不见你人。”邹佳丽手里拿着一个笔头,站在门口,只是瞄了沈时佳一眼,就自顾自的和顾佩函说话了。&lt/p>&ltp>看着她手里的笔头,沈时佳莫名的熟悉,不仅赶紧从衣兜里拿出了早上在地上捡的那支笔,一把抢过邹佳丽手里的笔头套了上去。&lt/p>&ltp>完全吻合,这就是同一支笔,这支笔竟然是顾佩函的,沈时佳又惊讶,又气愤,冷冷瞪着顾佩函,但是碍于邹佳丽在这里,所以她也没有立马问他。&lt/p>&ltp>“原来这笔是你的,你晚上跑去我房间干嘛?”邹佳丽一看沈时佳手里的笔,立马惊讶的叫了起来。&lt/p>&ltp>“丽丽,你先出去。”顾佩函知道邹佳丽继续在这里说话,可能会有些麻烦,便将她赶了出去。&lt/p>&ltp>“哥,她……”邹佳丽还要和沈时佳争论,但是却被顾佩函一个冰冷眼神制止,只好先走了。&lt/p>&ltp>“这是怎么回事?”沈时佳将笔递到顾佩函面前,冷冷的对他问道。&lt/p>&ltp>“什么怎么回事。”顾佩函将笔抢过去。“在哪里捡了我的笔?”&lt/p>&ltp>“我房间。”沈时佳冷冷看着他。“你倒是给个解释呀,你的东西怎么会半夜跑到我房间的?”&lt/p>&ltp>“你房间?”顾佩函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这里有你的房间么?”&lt/p>&ltp>看顾佩函耍赖的样子,沈时佳就基本猜出了些眉目。&lt/p>&ltp>“把钱还给我。”沈时佳手伸到顾佩函面前,愤怒的跟他讨要丢的钱。&lt/p>&ltp>“钱,什么钱呀,帮忙捡了一支笔,就要给报酬吗?”顾佩函看着沈时佳,还是那抹邪魅的微笑,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