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71 | 浏览:8906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那个男人强吻之后,竟然还说要对我负 ...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人打了个机灵:“谢谢你了褚总,手术的事情......”
“不急,明天等你上班了再说吧。”
“可是明天下午就要动手术了,是我今天考虑不周,我不应该**的......”
褚君发动了车子,问道:“送你一程?”
苏雅雅摇摇头,让岳峰看到有别的男人送她回去,还不得气的高血压发作,“不了,谢谢,小心开车,一路顺风。”
褚君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了两下,顿了一会才点头道:“苏医生,要不要考虑一下离婚嫁给我?我可以帮你做你想做的一切,把岳铭飞和白思雯踩在脚下。”
苏雅雅被他突然的话震的有些发蒙:“褚总,......为什么是我?”
“我们的前缘,比你知道的要早很多很多。好了,好好考虑一下吧,我等着你的答案。上车吧,我送你。”
“不了不了,我自己打车就好。”
褚君戏谑的挑眉:“怕我吃了你?”
苏雅雅咬了咬牙,“怎么会,褚总说笑了。”
褚君笑了笑,也不逼她,黑色的玛莎拉蒂像是暗夜中潜伏的一只猎豹,瞬间就消失在滚滚的车流中。
苏雅雅,我们来日方长。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男人难免会犯错误
回到岳家别墅,老远就看到岳铭飞和白思雯在车里激吻。
像是留意到了苏雅雅的身影,白思雯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示意他看过去。
苏雅雅深吸一口气,看着岳铭飞双手插在口袋里晃晃悠悠的拦住她的去路。
“苏雅雅,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住着?我倒是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个本事,能勾搭上褚君。”
她见惯了岳铭飞这幅模样,只冷冷的道:“他只是我的病人。”
“病人?你把我当瞎子还是聋子?”岳铭飞冷笑一声,伸手去牵住白思雯,轻佻的在她的腰肢上摸了一把:“今天家里没有你住的地方了,我跟思雯要住。”
他们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岳铭飞的爸爸岳峰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在客厅里,面沉入水。
“给我站住!我岳家不是一个妓.女可以随便踏入的!”岳峰气的掀了桌子,满满当当放着的高脚杯噼里啪啦的碎裂在地上,“雅雅是我唯一承认的儿媳妇,其他女人休想进我们岳家的大门一步!”
岳铭飞的眉头深深蹙起:“爸,我也说过,白思雯是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除了她我谁都不要!”
“这个女人有什么好?她上学的时候就跟三四个男同学勾三搭四,还堕过胎!这些你又不是不知道!”岳峰怒吼着,指着岳铭飞的手发着抖,目眦尽裂:“去跟雅雅道歉!否则你以后也别叫我爸!”
岳铭飞冷笑一声,回头看着身后苏雅雅,嘲讽的说:“苏雅雅,你倒是好手段,三年前就让我爸逼着我娶了你,现在又撺掇着他不让思雯进门?我倒是小看了你。”
苏雅雅苦笑,她能说什么?
她能说白思雯一年里面去她们医院做了五次处.女膜修复术?还是整容的时候活生生取下来的两根肋骨?
岳铭飞说罢,我行我素的拉着白思雯一路上了二楼,进了他们的婚房。
岳峰有些尴尬的叫她:“雅雅......”
“爸。”苏雅雅叫了一声,倚靠在一边的柜子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昨天在喷泉池里泡了那么久,冷风又吹了那么长时间,她应该是有点发烧了。
岳峰“恩”了一声,指了指面前的沙发说:“辛苦你了,过来坐。”
苏雅雅摆摆手,“不了,我从医院回来,身上衣服不干净。”
“没事,我们岳家还买不起一个沙发?!”岳峰手上的拐杖在地板上敲得砰砰响,苏雅雅想起公公最近越来越高的血压,只得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岳峰吩咐下人道:“去给少奶奶煮一杯姜水来,去去寒。”
佣人领命去了。
岳峰叹了口气,劝到:“雅雅,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也算是从小看着你长大了,一直都那你当亲女儿看。铭飞那小子不过是一时迷惘,被那个姓白的戏子迷了心智,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男人嘛,难免会犯错误,你要理解他。”
这样的论调,从结婚的那一天开始,岳峰就跟她说过。三年来,这句话她已经听了不知道有几百遍。
“爸,你别跟着生气,秋天正是血压飙升的季节,你保重好自己,我都知道。”
“知道就好,铭飞这孩子啊,从小就不让我省心,要是我能有你这么一个聪明又能干的女儿,该有多好......”
苏雅雅听得有些想笑,如果他的女儿被丈夫甩了巴掌,还会不会说“男人都会犯错误,你要理解他。”
“行了,你也累了一天了,爸陪你一块上去,把那个姓白的小贱人赶出来!”
岳峰拉着她就走,苏雅雅只能扶着。
他们的婚房在二楼第一间,三年来却是她一个人住在里面,岳铭飞跟白思雯在外面另筑爱巢,回家来也是只在客厅点个卯,从来不肯踏入二楼一步的。
只是今天,还没有走完楼梯,就能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暧昧的低喘声,混杂着淫声浪语,不堪入耳。
里面在妖精打架,外面的苏雅雅浑身僵硬。
三年来岳铭飞没有睡过一次她们的婚房,第一次涉足,就是跟别的女人在里面翻云覆雨。
一旁的岳峰也白了脸,重重的拍着门:“岳铭飞你这个畜生,给我出来!”
里面的声音几乎是立刻就消失了,过了几分钟,岳铭飞赤裸着上身开了门,裤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脸上还残留着性事的余韵,看向苏雅雅的目光却骤然凌厉起来:“还拉着爸一起上来当挡箭牌?苏雅雅,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岳峰抄起拐杖就往他身上打去:“关雅雅什么事?是我要上来看看你这个逆子跟那个小贱人在做什么好事!立马让她滚出岳家!”
岳铭飞明显是被“小贱人”三个字刺痛了,一把抓住打下来的拐杖,不客气的回敬道:“爸,如果你让思雯留下,那以后就多一个儿媳妇伺候你,如果你坚持要把她赶出去,那以后你连儿子都没了。”
“你这个逆子——”岳峰气的一下子后退了几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苏雅雅赶紧扶住他靠坐在墙边,掀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眸色一沉,冷着声对岳铭飞说道:“楞着干什么!快去拿药!”
岳铭飞也慌了,几年来他回岳家别墅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少爷一样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知道药放在哪里?
“一楼客厅,茶几下的第二格抽屉里,快去!”
给岳老爷子喂了药,安顿好,苏雅雅身上的衣服也被体温和风烘的干透了。
岳铭飞咬着一支烟,坐在他们婚房的床上,挑衅的看着她:“怎么,不敢进来?”
苏雅雅咬了咬牙,抬脚走进去,在床尾凳上落座:“这是我的房间,为什么我不敢进来?”
屋内还残留着淫靡的欢爱气息,还有白思雯身上浓重的化妆品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味道。苏雅雅皱了皱眉,这种化妆品她曾经在一个医学期刊上见到过,里面含有致癌成分,只是美白的效果确实好,很多女孩子不顾身体都要用,卖的很是不错。
“苏雅雅,说说你的条件吧。”岳铭飞抽着烟,姿态闲适:“无非就是想要钱,还是想要要房子?”
“如果我不离呢?”
“不离?”岳铭飞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那你可想好后果。”
苏雅雅叹气:”岳铭飞,我们结婚三年了,我真的只想跟你好好过日子,我不要钱也不要房子......”
“不要贪心,给你什么就拿着什么。岳太太的身份本来就是思雯的,你担不起。”岳铭飞翘着二郎腿,抖啊抖啊,看的苏雅雅一阵头晕。
她勉强压下太阳穴上跳动的血管,声音有些虚弱:“你就这么爱白思雯?为了她不惜把爸气到高血压发作?”
岳铭飞无所谓的哼哼:“他不是有你这个医生儿媳妇么。”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想好了吗
嘎达一声,浴室的门被推开,白思雯身上就穿着一件三点式的豹纹情趣内衣,瘦成了麻杆,磨蹭的坐进岳铭飞的怀里撒着娇:“铭飞哥你给人家买的这是什么衣服,什么都盖不住......呀,雅雅姐姐怎么也在,铭飞哥你坏,雅雅姐都看到了,羞死人了!”
“呵呵,小野猫还会害起羞来了?刚刚是谁在我身下软着嗓子求我重一点?”
“讨厌啊,你这人......”
苏雅雅无心看两个人打情骂俏,脑内充斥着他们二人的淫声浪语,头也更疼了些,她指着大门的方向道“白思雯,这是我家,也是我的房间,你要是有一点廉耻,就给我滚出去!”
“雅雅姐,是不是喷泉的水进了你的脑子?这里是岳家,是铭飞哥的家,铭飞哥的家就是我的家,该滚出去的是你!”白思雯把岳铭飞的脖子搂的更紧了些,白花花的胸故意的蹭着岳铭飞的手臂,感觉到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有些得意的对苏雅雅说:“你看看你,二十六岁了也不知道打扮自己,天天素面朝天穿着白大褂,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的老公都留不住,反而来怪别人,死缠烂打的赖着不离婚,除了一个名分之外,你还占着什么?”
苏雅雅冷笑道:“我有这个名分,你就一辈子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啪——”话音刚落,又是一记耳光扇了上来,比上一次的力道更大,女人锋利的指甲在她脸上刮出一道血痕,疼的她嘶嘶抽气。
白思雯捧着手,哭丧着脸撒娇道:“我刚做的法式美甲就这么毁了,再长出来要好久呢,铭飞哥你替人家出气啦!”
“好好好,别哭别哭,你要打她说一声让我来,干嘛自己动手?疼不疼?”
“疼死了,呜呜呜......”
“我看看?手都红了,可怜的.....”
苏雅雅感觉头越来越晕,浑身无力,好几次差点都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要倒下去。忽然间,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岳铭飞捏在一起,一个冰凉光滑的物体缠了上来,越收越紧。
她睁大了眼睛惊讶道:“岳铭飞你绑我干什么?!”身体因为本能的恐惧而颤抖,紧接着脚踝也被绑在一起,嘴里也被塞上一团臭气熏天的破布,岳铭飞拎着她扔到墙角,回头把二楼卧室的门锁死。
他在苏雅雅面前蹲下:“好好看着,重新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离婚。”
苏雅雅浑身发冷,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缠绕。
岳铭飞已经缓缓的走到了床边,伸出手去解白思雯内衣上的带子,暧昧的说:“我爱思雯,我只会跟她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
他的大手抚摸着白思雯的纤腰,渐渐滑到正面,向上探去,满意的直叹气。
白思雯娇羞的推开他,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欲迎还拒:“刚刚才做过,让人家休息一下啦。”
“小妖精,是谁说的要给我......”剩下的两个字,他是靠在白思雯耳边说的,果然引的她娇羞的锤他的胸:“你坏你坏......”
两张嘴吻到了一起,口水滋咂有声,配合着女人难耐的呻吟,岳铭飞一把把她抱起扔到床上,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冲动一触即发,淫靡的声音一遍一遍的敲打着苏雅雅的耳膜。
这两人还有没有廉耻?!
苏雅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就这样现场直播?!
白思雯没脸没皮就算了,岳铭飞竟然也陪着她一起疯!
哈,这就是她当初爱到骨子里的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跟小三......
苏雅雅闭了闭眼睛,这段婚姻她足足守了三年,终究还是守不住了。
她跟岳铭飞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同学,岳铭飞比她大三个月,却总是想办法捉弄她让她叫哥哥。年少的男孩好像都是一样,秉持着“爱你我就欺负你”的原则,没少让苏雅雅吃苦头。上了中学,少年人终于情窦初开,意识到他这是喜欢上了,于是展开了长达四年的疯狂追求。
那时候的岳铭飞,高大帅气,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可是面对每一个来表白的女孩子,他总是毫不留情的打发掉:“我生是苏雅雅的人,死是苏雅雅的死人,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再本少年面前晃悠!”
周围的同学都知道他们两小无猜,笑着起哄,岳铭飞却照单全收:“一群兔崽子,等我追上了苏雅雅,你们都得给我乖乖的叫嫂子!”
彼时苏雅雅抱着一摞作业本恰好经过,第一次红了脸颊。
四年里,岳铭飞想尽了无数办法讨她欢心,一想赖床的他起个大早给好学生苏雅雅占座,为了她能吃到热乎的点心,把人家点心铺子的师傅威逼利诱到岳家工作。说起来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积累了四年,让苏雅雅不得不动容,负隅顽抗了四年,终于松了口,正是成为了岳铭飞的女朋友。
刚在一起的第一天,他就提出了那方面的要求。
向来保守的苏雅雅哪能答应?就这样,再一起的第一天,他们就不欢而散。
后来,他们两人中多了一个低一级的白思雯,跟他们一起同进同出,岳铭飞跟她说,是他认的妹妹。
是啊,就是这个妹妹,爬上了她的床,搅合的岳铭飞要跟她分手。要不是岳峰下了死命令要岳铭飞跟她结婚,否则就撤掉他在岳氏的一切股份,岳铭飞这才妥协,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她结了婚。
只是,自从有了白思雯,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的婚姻成了一座空城,只有她一个人被困在里面。
整整半个小时,两个人在床上极近厮混,翻云覆雨,旁若无人,直到苏雅雅感觉到鼻子越来越堵,泪水也不争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气的滑落下来,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抽泣。
“铭飞哥,好像有个大婶在看我们......哎呀天色太黑我看错了,原来是雅雅姐在看......”
“管她做什么?专心一点......”
苏雅雅昏昏沉沉的想,原来岳铭飞你早泄。
这一出香艳的戏码终于结束的时候,苏雅雅的脑子已经完全混沌了,手脚终于被松开,岳铭飞扔下一句:“我等着看你的签字。”带着白思雯扬长而去。
卧室的门被摔的震天响,苏雅雅几乎要被震出耳鸣来。
死心是什么感觉?
佣人进来战战兢兢的帮她解开了手上的绳索,又默默消失。苏雅雅叹了口气,颓然的靠在墙角上。
“滴滴——”短信提示音想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想好了吗?”
苏雅雅手里握着手机枯坐了两个小时,终于把手机上早就编好的一个字发了出去。
“好。”
就当安老人的心吧,岳铭飞要是打定了注意要离婚,肯定会想办法弄到户口本的。
回到卧室,洗澡睡觉,一夜好眠。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你不否认我就当你同意了
岳铭飞照例还是不回来,跟他的白月光**,人是不是心痛到一定境界就是心死?明明她应该再次流泪的,可是早上醒来的时候,眼角却是干的,心口的痛觉也减轻了很多。
她有些庆幸,这个褚君,前头击退了白思瑶,后头就打了岳铭飞的脸,还真是她的福星。
而第二天,她要亲手给这个福星做手术。
镊子把**捏出来的时候,苏雅雅略略心惊,这位置,要是再偏离一寸恐怕就没命了,他命可真大。
消毒,止血,缝合,包扎,按部就班的程序她做起来温柔而严谨,手术很成功。
她今天就只有这一台手术,做完就回了科室休息。
温晓琪今天作为“**指派”的护士也进了手术室,兴奋的一路上叽叽喳喳说着话,苏雅雅一边听着一边却是在想一件事,昨天他就带着一颗**去赴约?
这人的忍耐力还真是一流,要个平常人,早就疼的冷汗直流的,褚君却是像个没事儿人一样,顺便还不忘连消带打的教训岳铭飞一番。
体育精神?
不抛弃不放弃?
苏雅雅微微笑着,自己的工作圆满完成,感情生活也即将跟岳铭飞分开迎接一段新的开始了。
时间按部就班的过,褚君做完手术的第二天就办了出院,了无音讯。
期间白思瑶来找过她几次麻烦,都被她四两拨千斤的给挡回去了,既不得罪人也不饶她,气的白思瑶差点把高跟鞋的鞋跟踩断。
某天上班的时候,苏雅雅发现自己一向光洁整齐的桌面上多了一捧鲜红的玫瑰,上面还有一个一张小卡片,简简单单的两个英文:“will you ?”
很漂亮的花体字,可是医院这种地方恐怕最不受欢迎的就是花了。娇艳欲滴的玫瑰被科室的小姑娘们你一朵我一朵的摘走,苏雅雅把那张卡片塞进了包包里。
是谁送的花,她心里已经有数。
“苏姐你在发什么愣呢?今晚我生日,大家一起去KTV嗨皮,一起去吧!”温晓琪今天穿了一身很可爱的粉红色娃娃衫,看得出来精心打扮了一番。
苏雅雅了然的挑眉:“有重要的人要来?”
“是啊,苏姐,你可得给我壮胆去!”
温晓琪的缠人功夫一流,磨得苏雅雅没办法,只能应承了下来。
KTV还是她大学时候才来过的地方,此时坐在这里有些微微的局促,温晓琪体贴的坐在她身边,带着她一起玩,一边刷微博一边嘿嘿嘿的笑的很花痴:“我男神果然是个很有品味的人啊,微博里晒的都是各种获奖证书和奖杯。果然是个正能量男神!”
苏雅雅打开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这年头的正能量男神太多了,分不清谁是谁。”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我男神刚刚发了一条微博,‘will y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ou be my  girlfiend?'我的天!男神居然主动表白了!我得看看他艾特的这个人是谁......‘蛋黄也酥酥’这是谁?”
苏雅雅心头巨震,蛋黄也酥酥......好像是她大学时候跟风注册的微博号,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了,难道是微博重名?
另一个同事蹭过来说道:“卧槽,褚总裁微博都快沦陷了,下面几十万的小老婆都在求真相呢,关键褚总裁@的是一个小号,难道是某女星?听说他之前跟某女星传过绯闻?”
苏雅雅摸了摸自己包里那个写着“will you”的卡片,有些微微的做贼心虚:“他这样的身份,跟他传过绯闻的女明星可不少吧?”
“对哦,就是不知道是谁。”
KTV里一时间都没人唱歌了,都在讨论褚总裁的那一条微博,各大媒体也都炸了,铺天盖地的头条,甚至还有人列了个关系网,曾经跟褚总裁一起共进晚餐的的张姓女星,合作过珠宝品牌代言的的刘姓女星,甚至连褚君的女秘书也没有逃得过八卦群众的耳目,不过这些都是捕风捉影,褚君曾经亲口否认过上述恋情,只是总有一些闲着蛋疼的人,把这个叫“蛋黄也酥酥”的微博账号给人肉了。
根据地域来说,同校的校友们最先惨遭蹂躏,苏雅雅看着被高高挂在墙头上的同学们的名字,越翻越觉得心惊。褚君不是生意人么,怎么有这么多粉丝,而且这些迷妹们啊,这技术真的可以去当黑客了......不过好在她们医学院都是男生居多,到了她这个年龄的女生们要么已经结了婚,要么有孩子,倒是很少有符合标准的。
忽然间,包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服务生送了两大捆啤酒进来,放下啤酒让开了门口的通道,恭恭敬敬的说:“您好,您找的F302号包间就是这里了。”
外面的人微一点头说了些谢谢,推门进入。
“抱歉,路上堵车,我来晚了。”来人带着口罩,墨镜倒是卸掉了,一双微微上挑的细长眼睛斜斜入鬓,耳朵上一排紫水晶耳钉在迷幻的灯光下流光溢彩,半个月不见,褚君的面目更加邪魅一些,精明的目光在包厢里的座位上一扫,准确的投射到苏雅雅的角落里。
他径直都到角落蹲在苏雅雅面前,摘了口罩说道:“给你送的卡片你没看?”
叭嚓——
噗——
有人的手机在摔地上,有人刚喝进去的啤酒吐了身边的同事一脸。
“我突然很好奇卡片上写得什么......”
“我也是......难道跟微博上那条表白有关?”
“我们关心的重点不是应该是见到了活的褚总裁么啊啊啊啊啊啊——”
苏雅雅窝在沙发的角落,小小的一团,褚君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款大衣,蹲在她面前

Rank: 1

91UID
87752094  
精华
帖子
1359 
财富
6800  
积分
136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的时候比她还高出一点。
温晓琪用了点力从苏雅雅手里把卡片抽了出来,抱怨道:“苏姐,你卡片都快被你揉成橡皮泥了......”
“温晓琪给我看看!”
“我也要看!!!”
包厢里面一片繁杂,而眼前的人嘴角含笑,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她:“你不否认我就当你同意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