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21 | 浏览:2151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婚意绵绵:监护人老公请盖章:老公今晚给我讲了个故事 ...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寒轩这样的结果,路漫漫一定躲在哪个角落里偷笑吧。
“小唯,回到我身边好吗?我保证没有以后了。”凌寒轩弯腰,握住她的肩膀,很紧,像是害怕一松手她又会消失不见了。
路小唯抬头,和凌寒轩对视,却始终抿着唇不说话。
“小唯,我爱你。”凌寒轩的头颅垂下,缓缓地靠近路小唯……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八章 发现猫腻
“砰”地一声。
“小唯,你没事吧!”路飞扬的声音和人一同出现。
路小唯突然惊醒,猛地推开了凌寒轩,退到一边,心脏狂跳不已,她分不清是被路飞扬吓的,还是因为差一点的kiss。
路飞扬快步走过去,用护犊的姿势挡在路小唯的面前,面容冷峻地看向凌寒轩:“凌寒轩,你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缠着我侄女!”
凌寒轩单手抄在裤袋,模样虽然狼狈,但气势仍在路飞扬之上,他淡淡地开口:“我还没有同意分手,也绝对不会同意。”
路飞扬还想骂什么,凌寒轩的声音变得轻柔:“小唯,好好复习高考,高考之后我找你,到时候你不要再躲着我,我先回去了。”
他的话是对着路小唯说,完全把路飞扬当空气。
路飞扬气得牙痒痒。
见凌寒轩要走,路小唯连忙跟上,拉住凌寒轩的手臂:“等等!”
“你……你准备怎么办?”那些绑匪要凌寒轩在两天之内还五十万。
五十万,对于很多有钱来说数目并不多,但对于公司刚起步的凌寒轩来说,却是一笔大数目。
“我……”凌寒轩看了眼站在路小唯身后对他虎视眈眈的路飞扬,声音放轻:“别担心,我正在跟路先生谈一个项目,要是能谈成,还债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跟路先生存在一点误会,但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他笑了笑,抬手揉揉路小唯的脑袋:“好了,乖,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
“你说的路先生,是路冥吗?”路小唯抬头,突然问道。
凌寒轩点头。
“你们还在嘀咕什么,小唯,我们回家了!”路飞扬万分不悦地把路小唯扯过去。
路小唯这次没有抗拒,头也没回地跟着路飞扬离开。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凌寒轩拿出手机拨号:“准备好资料,我想,路先生会跟我们再谈一次。”
“小唯,你没事吧,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理智,快把我们吓死了。”留在车旁守着的林浅疾步走过来,劈头盖脸一通碎碎念。
路小唯把奶茶店的授权书递给林浅,轻轻说了声:“抱歉。”
侧身便上了车。
留下林浅和路飞扬大眼瞪小眼。
“她怎么了?凌寒轩出事了?”林浅靠近路飞扬,疑惑地问。
“凌寒轩没死。”路飞扬看了眼车里那个对着窗外发呆的小丫头,无奈地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跟凌寒轩聊了两句就变成那样子了。”
路小唯托着下巴看着外面的废弃工地,轻轻地皱起眉头,脑子乱如一团麻线。
如果凌寒轩没有跟路冥谈成生意,那一笔五十万的巨款凌寒轩怎么还?
路氏集团分部,总裁室。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推门而进,路宇曦抬眸,手指弹了弹香烟,悠悠然地吐了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个烟圈,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已经按照少爷的要求办妥。”男人躬身,恭敬地回道:“路冥已经坐上那辆车,现在差不多出事了。”
路宇曦冷冷地勾起唇,把指间的烟掐灭在烟缸里,目光阴鸷:“路家的一切是我的,路冥,既然你一定要跟我抢,我只能让你……”
死。
三环大道上,路飞扬载着路小唯和林浅随着车流慢慢前进。
摇下车窗,拂面而过的风带着闷热。
“这个时间怎么堵车了呢。”路飞扬看着前面缓慢的车流,皱了皱眉。
“听说前面出车祸了,货车撞上轿车,被撞的那辆还是劳斯莱斯幻影呢,少说都得几百万吧。”旁边的车主抽了个烟,无聊地跟路飞扬搭话:“哟,你这小屁孩带女朋友出来玩呀,成年了吗?”
看前面长龙似的车队,不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趁着后面还没有多少车,路飞扬转动方向盘,慢慢地后退,朝跟旁边的车主摆摆手:“大叔,我就不陪你一起等啦,得带美女去约会。”
“路飞扬,瞧你一口的糙话,除了那张贵公子脸,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大少爷。”林浅忍不住出言打击他。
路飞扬不屑地哼声:“大少爷的气质不在外,而在内,你这种粗俗的女人……哎!七七?”
路飞扬震惊地朝一个方向看过去。
林浅和路小唯循着路飞扬的视线看去,一辆黑色的莲花跑车车窗半下地停在路边,洛七七正面对着他们的车,可她并没有看见他们,而是聚精会神地跟一个男人说话。
路小唯的高中有两大校花,一是性格普通成绩普通能力普通唯有相貌出众的路小唯,一是成绩优秀能力出众性格清冷的洛七七。
传言洛七七没有在任何人面前笑过,哪怕面对校草路飞扬的追求,她也淡漠如斯。
而现在,他们三人奇迹地见到了洛七七唇角噙着浅浅的笑容,犹如明媚的**,温柔恬静。
“我的女神,笑起来真好看。”路飞扬不禁感叹。
“小叔叔,你有点出息好不好,跟你女神在一起的是一个男人耶。”路小唯为自家小叔的粗神经默默地扶额。
“……额,好像是耶。”路飞扬反应过来。
这时,那个男人低下头,竟然吻了洛七七。
“我靠!”路飞扬炸毛了,狂按喇叭:“七七!”
尖锐的喇叭声把**的俩人惊醒,洛七七似乎是看到了路飞扬,眼神闪过一丝诧异和慌乱。
她扯了扯男人的衣角,跟男人说了什么,那边的车窗摇上,跑车疾驰而去。
“嘿,跟本大爷比车速,找虐吗!”路飞扬斗志一下子被点燃。
好说歹说他也是玩赛车的,他就不信还赶不上去了。
难道说那个男人就是洛七七一直拒绝他的理由吗!他喜欢了那么久洛七七,洛七七都没有对他笑过,也没有让他亲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过!
越想越生气,路飞扬猛踩油门,车的速度持续不断地增加。
卧槽这小子不要命她还要呢!路小唯紧紧抓住安全带,却不敢开口跟路飞扬说话。
她知道这个时候劝不住路飞扬,说不准还会让路飞扬分心导致出事故的概率更大,这个时候想想待会出车祸的话该怎么保命更加实在。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九章 与你无关
然而路飞扬还是小瞧那个男人的车技,拐了几个路口后,他跟丢了车。
“混蛋!”路飞扬把车停在路边,狠狠地咒骂一句:“她昨天才跟我说要好好学习,一起考最好的大学呢!”
车内一片寂静,路小唯和林浅互看一眼。
来不及替路飞扬觉得悲伤,路小唯先是觉得好笑。
毕业季分手季,都还没有毕业呢,她跟路飞扬就双双失恋了。
“小唯,我错了,我不应该老是说凌寒轩的坏话,报应到我身上来了!”路飞扬哭丧着脸嘤嘤嘤。
路小唯无语地摆摆手:“得了,你们还没有正式交往,顶多是单恋失败而已。”
“你们说那个男人是洛七七的谁呀?学校早有传闻说她被别人包养了,会不会是她的金主?”林浅的注意力跟路小唯叔侄不同。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讲,你是这样的人七七也不会是这样的人!”路飞扬声音沉下,隐隐有些怒意:“我先送你们回家。”
林浅张了张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她看着车窗倒映的自己,苦涩地勾了勾嘴角,她已经记不清路飞扬多少次因为洛七七无意中伤她。
就连路小唯也不知道,她喜欢路飞扬。
车走到一半的时候,路小唯接到管家打来的电话。
从观后镜看到她脸色凝重,路飞扬问了声:“怎么了?”
“去人民医院,路冥出车祸了。”
林浅不是路家的人,去了怕给他们添乱,便提出先回家。
路飞扬把她送回家,再跟路小唯一起去医院。
俩人赶到病房的时候,路冥正一边看新闻一边吃晚饭,除了额头和脚上缠的绷带,压根看不出是个病人。
见着匆匆走进来的俩人,路冥并没有露出多余的情绪。
“是我告诉小小姐说的。”在一旁的管家解释道。
“喂,你没事吧。”路小唯坐过去,峨眉轻蹙。
“没事。”路冥言简意赅。
一问一答之后,俩人无话可说。
路小唯不禁想起昨晚那个霸道的吻,她小脸微红,连忙站起来,离他远点。
“堂哥,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大事了呢。”见到路冥能吃能喝,路飞扬松了口气。
路冥抬眸,凉凉地问:“你盼我出事?”
“哪能呢!”路飞扬吓得赶紧谄媚地笑道:“我恨不得您长命百岁,寿比南山,流传千古!”
一旁的路小唯扑哧一声笑,路飞扬平日飞扬跋扈,却被两个哥哥制得死死的。
路飞扬白了她一眼,哼,这小丫头完全不知路冥的恐怖。
夜渐深。
确定路冥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后,路飞扬早早就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她和路冥。
路小唯揪着衣角想话题的时候,路冥难得地挑起了话题:“路飞扬今天心情不好?”
“咦,你也看出来了?他失恋了,也是被人劈腿。”路小唯飞快地接茬。
话刚出口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路小唯就后悔不已,她怎么就忘了路冥的身份,怎么敢跟长辈谈恋爱这个话题。
“活该。”路冥果然冷嗤了声,他转眸到路小唯身上:“脑子都用来凑身高了。”
我去,不就是讽刺她和路飞扬太笨被别人甩,这么拐弯抹角以为她听不懂吗!
“我们这些早恋的总好过某人大半辈子没谈过恋爱。”路小唯摇摇头,感慨道:“没谈过恋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哦。”
路冥环胸靠着枕头,平静地看着路小唯。
在他“平静关怀”的眼神下,路小唯矮了大半个头,她垂下头嘀嘀咕咕:“我又没说错……”
门口传来一阵轻响,一个曼妙女子提着水果走进来。
此人路小唯没有见过,第一反应是:“小姐,您走错病房了吧。”
这是单人VIP病房,只有路冥住。
见到路小唯时,女子有些诧异,但很快温婉地微笑开来:“没有哦,我叫陶芸儿,是阿冥的未婚妻。”
卧槽,路冥的未婚妻!
路小唯如遭晴天霹雳,路冥什么时候有一个这么年轻貌美的未婚妻了!
“你就是小唯吧,我听阿冥提过你,果然是很可爱漂亮的女孩子呢。”陶芸儿轻柔柔地摸路小唯的脑袋。
路小唯不适地躲开,陶芸儿的手僵在半空,她眼里闪过一瞬的尴尬。
“抱歉,我不习惯跟人亲近。”路小唯解释道。
“没关系。”陶芸儿优雅大方地笑了笑,她把水果拿出放进篮子里:“你陪阿冥聊会天,我去给你们洗水果。”
那语气虽然温柔,但端着的是一家女主人的架子。
还没有嫁进路家,就把自己当路家人了,这女的是不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路小唯心里默默地不爽,但并未表露出来。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路小唯假装心不在焉地问道。
“近期。”路冥一贯言简意赅。
“近期是什么时候?近代初期和现代初期可是相差了一个世纪。”路小唯穷追不舍地问。
路冥眉梢微挑,别有意味地看着她:“你很在意?”
路小唯神色一顿,连忙说道:“当然在意,你们结婚之后,她就是我的继母了!童话故事里说,继母全都不是好东西!”
“不管我娶了谁,都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路冥看她一脸义愤填膺样,不禁放柔了口吻,眼底浮出一抹路小唯看不懂的深情,与昨晚的眼神如出一辙。
“路冥……”路小唯怔了几秒,抬头看着他:“我看到书房的照片了,那个跟我很像的女孩是谁?”
路冥眼底的复杂情愫稍纵即逝,面上依旧波澜不惊:“与你无关。”
路小唯看着他那张伪装得极好的脸,突然觉得有些悲伤,他连解释都不愿跟她解释,只用四个字把她打发。
“与你无关。”
确实与她无关,他的过去、现在、未来都与她无关,他要娶谁为妻,他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还惦记着谁,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是他随便捡回来、可以随便抛弃的玩具罢了。
“既然有人照顾你,我先回去了。”路小唯起身,逃一般跑出了病房。
陶芸儿洗了水果回来,没看到路小唯,疑惑地问:“小唯呢,怎么就走了?”
“出去。”路冥声音如淬了冰。
陶芸儿被他冷冽的声音吓得手脚一僵,她楚楚可怜地垂着头,紧了紧水果盘子,小心翼翼地开口:“可是……”
想说的话被他凌厉的眼眸逼回去,路冥一字一顿地开口:“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现在我面前。”
病房的门打开,两个黑色西装的保镖面无表情地送客:“陶小姐,请回吧。”
陶芸儿看着倚在床头看书的男子,灯光打在他的发顶,流泻而下,仿佛他在哪里,哪里就是一道绝色风景。
她轻轻地咬下唇。
从第一眼看这个男人开始,她就清楚地知道,这个清冷倨傲的男人终将属于她。
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会得到他!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十章 下跪
这边的路小唯在等电梯。
电梯门缓缓打开,看到电梯里面的人时,路小唯抬起的脚停住。
“怎么不进来,怕我了?”路漫漫蹬着一双高跟鞋,身上穿着红色的抹胸小短裙,露出两条性感的腿。
大晚上在医院穿红裙子高跟鞋,都不觉得恐怖吗?
“我当然怕你。”路小唯敛起心头的波澜,踱步进来,跟路漫漫平视,微笑:“我特别怕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像你这种。”
“你敢骂我!你有什么资格骂我!”路漫漫的脾气显然不好,气恼地瞪着路小唯:“路小唯,你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你不过是一个被人踢来踢去没有人要的贱货!”
电梯里面只有她和路漫漫,路小唯淡定地按下一楼的按钮,环胸靠在电梯墙上,戏谑地发问:“你跟贱货抢男人,岂不是显得你更贱?”
“你说什么!”路漫漫被她三言两语气得够呛。
路小唯脸上始终挂着浅淡的微笑,她看着路漫漫,一字一顿地开口:“我说,你比我贱。”
话落,路漫漫发疯地扑过来,一巴掌打在了路小唯的脸颊上。
路小唯半边脸被她打得发麻。
“路小唯,从小到大,我看到你这张脸就恶心!装乖讨大人的欢心呀,我让你装!”路漫漫抓住路小唯的下巴,声音尖锐:“我才是路家的小公主!你什么都不算!”
路小唯扬起眉,同情地望向路漫漫,这个女人公主病越来越严重了:“真同情你,再多的化妆品也遮不住你的丑,再名贵华丽的身份也掩饰不住你的贱。”
这种眼神是路漫漫最讨厌的,她气恼地再次抬手,却被路小唯抓住了手腕。
路小唯反手一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甩了路漫漫一巴掌,掌落的同时电梯门打开。
外面站着路冥和路漫漫共同的父亲,路辉。
路小唯愣了下,路漫漫用力把她推开,路小唯毫无防备地一个踉跄,后脑勺狠狠地撞在电梯墙上。
“爸爸,她打我!”路漫漫捂着被路小唯打的脸,哭得梨花带雨:“她说我不配待在路家,还骂我!爸爸,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她有大哥的庇护就无法无天了!”
路辉面容冷峻,凌冽目光停在路小唯身上,在他冰冷眼神的注视下,路小唯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半边的脸红肿,但她站得笔直。
“辈分上漫漫是你的姑姑,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路辉皱起了眉,声音冷下:“希望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这种事,给我们路家丢脸。”
路小唯捏了捏拳头,没有说话。
五年来路小唯和路辉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她很怕这个冷酷的男人,每次靠近他,都能感觉到男人对她的厌恶和仇恨。
路辉的眉深锁,目光如大山一样压在路小唯的头顶:“给漫漫道歉。”
一楼的医院大厅静悄悄,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电梯处只有路漫漫一行人。
“我不道歉。”路小唯抬起头,紧咬着牙:“我没有错。”
要她跟路漫漫道歉,还不如叫她去死!
路辉看了眼守在左右的保镖,黑色西装的保镖心领神会地向前抓住路小唯的手臂,路小唯惊叫:“你们想干什么!”
她被人拽出电梯,双膝被一道力狠狠地撞击,她猛地跪下,跪在了路漫漫的面前。
路漫漫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一个蝼蚁而已,竟然也敢跟她斗!
“陪小姐去上药,注意不要留疤了。”路辉没有再看路小唯一眼,吩咐了旁人之后,踱步走进电梯。
转身的瞬间,路辉的唇角勾起,一抹报复的快感迅速掠过他冷峻的脸庞。
“嗯嗯,谢谢爸爸。”路漫漫乖乖地点头。
路辉走后,路漫漫的高跟鞋踩在路小唯的手背上,用力辗转。
很痛,路小唯咬住牙,硬是连哼也没哼一声。
“路小唯,以后对我放尊敬点,在路家,我说了算!”路漫漫弯下腰,附在路小唯的耳边说道:“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街头的流浪狗,真可怜。”
真可怜……
可怜……
“小姑娘,你怎么跪在这里,快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护士过来把她扶起来,路小唯恍然察觉已经过了很久。
她说了声谢谢,幽魂般走出了医院。
冥城市区的夜晚比白昼要热闹几分,特别是夏天,白天的阳光太猛烈,没有人愿意出来逛。
也只有到了晚上时候,大家才愿意出门。
这有点像吸血鬼的特点。
不知想到了什么,路小唯扯了扯嘴角。
经过一家药店时,她停住脚步,驻足几秒,走进去问店员要了一盒事后紧急避孕药。
店员把药递给她的时候多看她两眼,路小唯紧张地低着头,转身的时候路小唯听到店员跟其他店员说:“现在的女孩越来越不知检点,被男人玩了才想起要避孕。”
“那女孩脸色不对劲呀,不会是被强迫的吧?”
路小唯的脚步僵了僵,把药塞进口袋,打车回家。
管家在医院照顾路冥,仆人和陈姨都回家了,别墅显得尤其冷清,如同森林里寂寞的古堡。
在这个古堡里,路小唯住了五年。
路小唯上楼,插上电源充手机的电,刚才在路飞扬的车上充了会电,但很快又自动关机。
开机,一条短信弹出来:“小唯,到家了吗?”
是凌寒轩发过来的。
路小唯把手机放一边,倒开水,把药片倒在手心,按照要求吃了避孕药,然后躺尸在床,睁眼两眼看天,始终没有回复凌寒轩。
医院里。
“阿冥,你……”路辉望着他,平日冷峻的脸色缓和不少,他轻声问道:“还恨我吗?”
路冥头也不抬地看文件,用没有什么温度的声音问:“我为什么要恨你?”
路辉站在床边紧抿着唇,双肩微微垮下,明明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他是路冥的父亲,是路氏集团现任的总裁,不管是辈分还是背景都力压路冥,可面对路冥,他总有一种卑微感。
这个孩子太像他的前妻了,而在他前妻面前,他抬不起头。
“你妈妈和妹妹还好吗?”路辉干巴巴地开口道。
“嗯。”路冥的语气微凉,不带多余的情绪。
路冥不主动挑起话题,但他也没有赶路辉走,只是安静地看文件,将路辉当成彻彻底底的空气。
气氛一度尴尬。
“当年确实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可你也应该明白,我跟你母亲的婚姻没有感情,就算什么也没有发生也走不长远的。”
路冥淡漠地翻过页:“她为了你放弃家族的荣光,越过万里,到你这里成了没有感情的婚姻。”
路辉一怔。
“我真为她感到悲哀。”一句不带感情的感慨,如利剑般扎进路辉的胸口,又如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在嘲讽他的背信弃义。
他终究坐不住提出了离开:“公司还有一点事,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路冥放下文件,终于抬眸看了眼他的父亲,那个狼狈落荒而逃的身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