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19 | 浏览:1990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婚意绵绵:监护人老公请盖章:老公今晚给我讲了个故事 ...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子喜欢的小玩意,也有时候会给她买psp之类的电子产品。
“好好照顾你爹地,我走了,拜拜。”陈晓宇叮嘱路小唯两句,拉开车门上车,离开。
“你为什么要他的礼物,不要我的。”路小唯转身,看到路冥还倚在门框上,他眼睫毛微垂,语气竟然有些小委屈。
路小唯愣了愣,他今晚真的有点醉了。
“管家,你还站在那干什么,扶他进去。”
“是的,小小姐。”管家走上前,被路冥一眼瞪了回去。
路小唯:“过去扶呀!”
路冥:滚远点。
管家:“……”我很难做的好吗?
“你,很讨厌我吗?”路冥握住路小唯的肩膀,弯腰靠近,气息扑在她的脸颊。
路小唯的脸颊迅速红透,心脏如鼓槌敲击般,一下接着一下:“扑通——”
“爹地,你喝醉了,我扶你进去。”路小唯赶紧收起絮乱的心跳,抱住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又对旁边的管家喊:“管家爷爷,你过来帮忙,他好重。”
路冥目光冷冽地扫过。
管家立定站好:“小小姐,我上楼给少爷收拾卧室,您先照顾少爷。”
“哎,你等等……”不等路小唯发火,管家已经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
无奈之下,路小唯只得凭借自己的“洪荒之力”把路冥挪到沙发。
刚要起身,手腕突然被人扣住,路小唯毫无预兆地栽倒在路冥身上,她正要发火:“路冥你……唔?”
嘴巴被人堵住,路小唯瞪大眼睛,只见近在咫尺的一双黑色眼眸深邃而危险,她用力挣扎。
男人迅速地束缚住她的双手,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
卧槽!这个家伙在发酒疯还是在发情呀!
路小唯张嘴想把他咬醒,却不料恰好给了他偷袭的机会,温润的舌长驱直入,霸道地卷过她齿舌……
反抗的力道逐渐失去,她只是睁着眼睛看他,眼神包含着难以置信,惊恐,害怕,还有一丝稍纵即逝的厌恶。
偏偏那一抹厌恶被路冥捕捉到了,他猛然将她推开。
路小唯踉跄地摔在地上,怔怔地看着那个黑沉着一张脸的男人,不知所措。
“滚!给我滚!”路冥怒吼,声音分明是裹烈怒火烈焰,却下意识地压低,怕自己外露的情绪伤到眼前的女孩。
路小唯咬咬牙,爬起来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望着纤细惊慌的背影,路冥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往后靠在椅背上。
大厅空落落,冷清得没有一点声音。
“少爷,您喝点茶吧。”管家把醒酒茶递给路冥:“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
路冥没有接过,弯腰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醉。
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过醉酒的滋味了。
卧室里。
路小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混蛋路冥!
喝酒就喝酒,干嘛对她发情!
外面有那么多年轻艳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丽的小妖精,回家欺负她算什么英雄好汉!
好吧,路冥那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他是无恶不作的奸商!
……
路小唯,刚才的也只是意外,等路冥酒醒一定什么都不记得了。
男人嘛,喝了酒难免会有出格的举动,就当是她倒霉伺候了这么一个男人罢了。
……
路小唯自我催眠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把自己说服,她翻了个身,脑子又不受控制去想,路冥喝醉了酒,在楼下会不会受凉。
担心他作甚!还有管家照顾呢!
敢情她还是个受虐狂!路小唯,睡觉睡觉!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五章 凌寒轩被绑架
门外,路冥在她的门口驻足许久,抬起的手又放下,折身走进了书房。
月光透过大开的窗户,洒在了洁净地板上。
他点燃了烟,倚在窗边看着天边的弯月,烟燃到指尖也没有感觉。
烟头熄灭后,他又点燃另一支,不一会脚底已经多了一堆烟头。
他从衬衫里面掏出怀表,打开,里面有一张美丽女人的照片,跟路小唯有六分相像。
小唯,唯一。
第二天,路小唯顶着一个大大的鸡窝头坐起来,脸色苍白,两眼无神。
听到门传来动静,路小唯咯吱地转动脖子,看向来者。
“啊!有鬼!”她的样子吓得陈姨差点扔掉早餐,待看清是路小唯之后,陈姨惊魂甫定地松了口气:“小小姐,您昨晚没睡好吗?”
“不是没睡好。”路小唯语气轻悠悠:“是根本没睡。”
跟路冥发生了那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她哪能睡得着!
“那个,路冥去上班了吗?”路小唯揉揉脑袋,问陈姨。
“少爷已经吃过早餐,准备出门了。您找少爷的话,我现在去叫少爷等一下。”
“哎,别去!”路小唯慌张地阻止道,对上陈姨狐疑的目光,路小唯虚情假意地呵呵笑道:“没什么事,别去打扰他了,他工作也挺辛苦的。”
陈姨愣了几秒,感动地握住路小唯的手:“小小姐,您终于懂事了,懂得体谅少爷的辛苦了。”
“……”辛苦他大爷的!
确定路冥已经不在别墅,路小唯才走出自己的卧室,路过路冥书房时,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自己有本书落在了书房里。
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推开门的一道缝隙,里面没有人。
书房明亮洁净,大片的日光从窗户透进来,黑色的书桌宽大霸气。
路小唯到一排书架前找出那本书,正要离开,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到了书桌上多出的相框。
之前书房是她在用,她记得桌上没有摆相框。
她好奇地走过去,身体登时僵住,如遭五雷轰顶地站在那里。
相片里,路冥十岁左右,小小的他坐在黑白的钢琴架面前,光从他身后透进来,宛若一个圣洁无瑕的天使。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旁边站的那个女孩,女孩十来岁,手搭在路冥的肩膀,笑容明媚温婉。
路小唯立刻掏出小镜子放在相框旁边,对照自己跟那个女孩的模样,眼睛鼻子嘴巴,卧槽,这个女孩长得跟她也太像了吧!
这个女孩是她的妈妈,还是她的姐姐?亦或者是路冥曾经的相好?不对,对比路冥的年纪,照片应该是在十几年前拍的,按年纪算,这女孩是她妈妈辈的人。
卧了个大槽,路小唯心头大乱,她需要冷静冷静。
路小唯回到自己的卧室,抱着膝盖思考。
这些年,路小唯一直不明白路冥为什么要收养她,现在看来,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也许跟那个女孩有关。
若是真如她猜想,那路冥的收留无非出自两个原因,第一,她跟照片上的女孩有关系,第二,她长得跟照片上的女孩相像。
无论是哪一种,她路小唯看起来都是炮灰呀。
事情为什么发展成这样,前天之前,她和路冥是纯洁的养父女关系,前天跟路冥上床,昨天早上他说要娶她,昨天晚上他发酒疯吻了她,现在又发现他心里有其他女孩。
所以昨晚他吻她,其实是把她当成别的女孩了。
虽然当时她害怕得要死,但却清楚地记得路冥那时望着她的眼神分明是饱含深情。
路小唯嗤了一声,这个世界要不要那么狗血,她路小唯这么多年被路冥当替身用了?
你大爷的!
路小唯气得把抱枕茶杯之类的东西狠狠朝门口砸过去,刚好砸到推门而进的管家。
“我的小祖宗呀,您又在闹什么呢。”老管家揉揉被砸痛的额头,无奈地问道。
路小唯的目光在管家身上打转。
她记得自己刚被路冥领回家的时候管家就已经跟着路冥了,说不定管家知道路冥的往事。
可她还没开口,管家先说话了:“小小姐,一个姓凌的先生给您打电话,他说您一定要接听,他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您。”
姓凌的?凌寒轩!
路小唯怔了怔,为什么凌寒轩有别墅座机的电话号码,竟然打电话打到座机来了。
扯到凌寒轩的事,路小唯的注意力立刻被转开:“回去告诉他,如果他还要脸,就不要再打电话来找我!我不会接听的。”
不管是什么理由,跟别人上床就别再回来找她!
过了一会,管家又传话道:“小小姐,这次换了个人,那人说如果您再不接电话,他就撕票。”
撕票?
路小唯心头一震,凌寒轩被人绑架了!
她迅速地拉开房门,下了楼接听电话。
“你们是谁?”
“哟,凌寒轩的小女朋友终于肯接听电话啦?”
“我问你话没耳朵听吗?你们是谁!跟凌寒轩是什么关系!”
“我们跟凌寒轩是借债和债主关系,听你的口气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我直话直说,下午五点之前准备五十万送到南郊的工地群,到时候我会联系你,否则,我会慢慢地折磨你的男人,至死。”
路小唯冷冷地笑:“你们大概找错人了,我跟他分手了,我问你们这些只是好奇,他又惹上了什么事,正准备幸灾乐祸呢。”
“是吗?既然连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等下去,动手吧。”
“不要!不要杀我!”凌寒轩惊慌的声音从话筒传出:“啊——”
路小唯的心脏猛跳,下意识地急切喊出口:“等等!”
“心疼男朋友了?”
“五点之前,我去找你们,敢动他半根头发,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路小唯终究是软下心,忍不住又恨恨地道。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不要,小唯你不要过来!我一条贱命不值钱,他们要杀就杀,你不要过来找我,很危险。”凌寒轩喘着粗气,声音沙哑地说道:“小唯,我只喜欢你,只爱你。那天晚上是路漫漫勾引我的,她过来说要陪我喝酒……”
“我不知道能不能有命活着回去,但我真的不想你误会。我只爱你,现在是,以后也是。”凌寒轩的气息变得很虚弱:“不要过来,千万别过来……”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六章 去救他
声音戛然而止,只有嘈杂的“嘟嘟”声,路小唯紧了紧手中的话筒。
“小小姐,发生了什么事?”管家看她脸色凝重,不由得问道。
“没事,无聊电话。”路小唯放下电话,回到房间,她拿出自己所有的资产,一部分现金和银行卡。
犹豫了两秒,路小唯把全部家当带上。
夏日炎炎,洒水车走过,水浇在干燥炎热的马路上,腾起一阵阵青烟。
路小唯实在不愿意在夏天出门,不仅热,还到处弥漫着不知名的臭味。
“三万。”她看着自动取款机屏幕上的数字,眉头轻拧,这个数字离五十万还有很远。
剩下的四十七万,她该怎么办?
凌寒轩!你可真能给我惹事!
站在原地长叹了口气,现在能立即拿出四十七万给她的人也只有路家的人了吧。
路冥?不——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路冥知道,若是路冥知道了,不是凌寒轩被讨债的人打死,而是她会被路冥打死。
别问她怎么知道,是女人的直觉。
思来想去,现在也只有不靠谱的路飞扬能帮她。
她拨打电话过去。
“路飞扬,我需要四十七万。”
那边的路飞扬惊得从椅子上摔下:“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呀!惹事儿了?”
“有还是没有,一句话。”路小唯皱眉。
“没有。”路飞扬可怜兮兮地道:“我现在身上只有十块钱,要不要?”
路小唯掐了掐眉心:“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四十七万,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听出她是真有急事,路飞扬的语气正经起来。
路小唯沉默几秒,声音压低:“凌寒轩被黑社会绑架了,对方需要五十万,不然就撕票。”
“你不是跟凌寒轩分手了吗?还管他的事做什么!”听到凌寒轩的名字,路飞扬跳起来嚷嚷:“路小唯,你是不是傻的!还没有被他骗够吗!他跟别人开公司,你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搭上了,现在你又得到了什么?”
“我就算有钱,也绝对不会让你拿钱去救那个混蛋!”路飞扬恨铁不成钢地吼道,路小唯从来没有找他借过钱,现在开口就是为了凌寒轩,他真想把路小唯的脑袋砸开把所有关于凌寒轩的回忆抽出来。
路小唯沉默。
察觉到自己的语气重,路飞扬放轻语气,劝道:“小唯,小叔叔不是不愿意帮你,而是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做,他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钱。”
“闭嘴,你不愿意帮就算了!”听到路飞扬对凌寒轩的诋毁,路小唯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是,你清高,你完美!放心,我不需要你帮忙,我去找他,不能把他救出来,我就陪他去死!这样总行了吧!”
“喂,路小唯,你……嘟嘟……”
电话被挂断。
这丫头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路飞扬边往外面赶,边拨打路小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唯的手机号码,但路小唯的手机已经提示关机。
“小祖宗,你千万别乱来呀!”路飞扬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他刚才就不说那些话惹路小唯生气。
啊啊啊!
路飞扬没敢打电话给路冥,上次路小唯出事,路冥收了他的爱车和零花钱,那可是他的命呀,想想都后怕。
所以他一定要赶在路冥发现之前把路小唯找回来。
拉开车门上车,发动了引擎,却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路小唯。
路小唯的新手机号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绑匪有可能是打电话到兰苑别墅。
思及此,路飞扬连忙打电话到兰苑别墅。
另一边。
路小唯抱着膝盖蹲在花坛边,眼看已经下午四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她怎么才能变出四十七万。
她抬头,无意间看到隔着几条马路远的“唯浅奶茶”,店门大开,正值夏季,进出的人群络绎不绝。
路小唯寻思着,唯浅奶茶店的授权书能抵上四十七万吧。
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林浅,但……
现在她实在没办法了。
“老板,您今天怎么过来了?”路小唯刚走进店里,雇佣的女仆笑意盈盈地迎上。
坐在吧台里的林浅也抬起了头。
“小唯,你上次没有什么事吧,突然失踪可把我吓死了。”林浅高兴地朝路小唯走过来,吩咐员工:“给我们来两杯丝袜奶茶,加冰。”
路小唯站在原地为难地看着林浅,欲言又止。
唯浅奶茶店不是她一个人的,她自己并不能决定奶茶店的去向。
“怎么了?有话直说啊。”林浅把她拉到靠窗的卡座坐下,有些不解地看她。
路小唯咬咬牙,把心一横,说道:“浅浅,奶茶店的授权书在你这里吧,我想拿出来用。”
林浅愣了一下,狐疑地看着她:“发生什么事了?”
“有急用,钱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路小唯焦急地说道。
“小唯,你先别急,有什么事你先跟我说说,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林浅皱眉,她很少见到路小唯这样着急的样子。
路小唯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林浅和路飞扬站在同一个立场,他们都不喜欢凌寒轩。
可就算林浅拒绝,她也一定要拿钱去救凌寒轩。
“凌寒轩被绑架了,我要去救他!”咬下牙,路小唯出声道。
“这种事你打电话报警就是了,你掺和什么?”听到是凌寒轩出事,林浅想也没想就说:“再说,你跟凌寒轩之间……”
“够了,你别再说下去。我要去救他,你把授权书拿出来给我!”路小唯烦躁地打断林浅的话:“凌寒轩是什么样的人,他跟我的关系,不需要你们来评价!你们根本就不懂,凌寒轩他……不坏的!”
路小唯的眼眶红透,她冷静地盯着林浅:“你搭出的钱,我以后一定会加倍还给你。”
林浅抿唇不语,就算她真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的不看好凌寒轩和路小唯,但路小唯是她的好朋友,而路小唯最在乎的人……
还是凌寒轩。
半晌,林浅终于妥协:“好,我给你。”
拿到授权书之后,路小唯迅速离开了奶茶店。
林浅这才反应过来,凌寒轩被人绑架,路小唯赶着去见绑匪。
**!
林浅狠狠地骂了句,扯下围裙赶紧跟上去:“小唯,你等等!我们先报警!”
一条街上哪里还有路小唯的身影。
林浅拿出手机正要给路飞扬打电话,一辆宝蓝色的炫酷飞车停在自己的面前。
车窗摇下,露出路飞扬一个脑袋来:“上车。”
林浅赶紧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上车。
车如离弦的箭疾驰而去。
听了林浅的叙述,路飞扬气得想把林浅踹下去:“蠢蛋,你的反射弧有多长,就不知道拦着她吗!”
林浅半张着嘴,垂下头没有说话。
“算了,你这智商是无药可救了,如果是我家七七,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笨女人!”
碎碎念的路飞扬没有注意到林浅的眼神迅速暗淡。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七章 你相信我吗
南郊的废弃工地群。
路小唯准时到达。
眼之所及都是废弃的钢筋水泥,几只乌鸦在断壁残垣上蹦来蹦去,一阵冷风吹过,路小唯瑟缩地抱住了双臂。
独自冲动地跑来这里,路小唯才觉得害怕。
好说歹说也要跟路冥说或者报个警呀!
要是绑匪不肯放人,她跟凌寒轩手无抓鸡之力,还不是任由绑匪蹂躏。
路小唯拿出手机,准备给路冥打电话,却悲催地发现手机没电了。
我去,她也太倒霉了吧!
她想回头报个信,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路小唯咬咬牙,只能硬着头皮按照绑匪的提示地往里面走。
绕过低矮破旧的木门,就到了绑匪所说的大厅。
大厅的中央,凌寒轩被绑住手脚扔在地上,他像是晕了过去,消瘦的身体布满了鞭打的血痕,很是狰狞。
路小唯眼睛被刺痛一下,转而看向了坐在一旁抽烟的男人:“我是凌寒轩的前女友。我没有那么多钱,但我可以把一个奶茶店抵押给你们。”
“你们放了凌寒轩。”她扬了扬手中的资料,笑:“奶茶店的利润还不错,比五十万更划算。”
绑匪头目像是听到了特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小姑娘,你让我们放高利贷的去经营奶茶店?”
“放高利贷多危险呀,卖奶茶才是最好的出路。我给你算算,现在我家奶茶店每年能挣十万,只需五年就能挣回五十万。可您不可能只活五年呀,您要是多活五十年,那就相当于我给你多付了五百万。到时候若是您又开了分店,利润翻一翻,就不仅是五百万这个数目了。”路小唯讲得头头是道。
绑匪头目不耐烦地挖了挖耳朵,斜着眼睛看她:“也就是说你现在没有五十万现金?”
“您要是不想经营奶茶店,您大可把它转让出去,到时候一定不止五十万。”听出对方的不耐烦,路小唯心头微慌,但还是强作镇定地游说道。
绑匪头目显然是没什么耐心,他抬脚,桌子在他脚下飞出去,发出“哐当”的巨响。
“我只要现金!”
路小唯咽了咽口水,老实地回答:“我没有。”
“妈的,没钱你来做什么!来陪他送死?”男人暴怒。
旁边的小弟凑到男人,对男人说了两句话。
男人摸着下巴直点头,脸上的暴怒变成另一种让路小唯恶心的表情,他饶有兴致地看向路小唯。
路小唯被他的眼神盯得背脊发凉,不由得后退两步,寒毛直竖。
她真是笨死了,一次教训还不够吗!
“小姑娘,看你长得干干净净的,要不你陪我们一个晚上。”男人推开椅子站起,走向路小唯:“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不为难你和你男朋友了。”
路小唯惊恐地后退,想逃,却被身后的两个男人制住了手脚。
“混蛋,你放开我!”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路小唯使劲挣扎,但对方长得壮力气大,路小唯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混混们拽着她准备把她拖下去。
“放开她!”关键时刻,凌寒轩醒来。
“轩哥哥。”听到他的声音,路小唯挣扎得更加剧烈。
凌寒轩撑着手肘坐起来,秀气的眉紧紧地揪起,平日温和的眼神变得冷峻,他冷冷地重复一句:“我让你们放开她。”
“你算老几!”头目抬脚用力地踹向凌寒轩的胸口:“拿不出钱拿女朋友来抵债,天经地义。”
凌寒轩舔了舔唇上的血迹,目光凌冽地扫过众人,冷笑:“我劝你们不要动她,她是路冥的女儿。”
他的话一落,男人们迟疑地面面相觑。
他们听过路冥的大名,回国没几天却已经拿下了路家大半的江山。
“再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一定会把钱还你们,现在放我们离开。”凌寒轩拽了拽拳头:“今天打了我一顿,我记住教训了。”
“两天。”绑匪头目把路小唯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干燥地舔了舔唇:“否则,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们。”
路小唯被他看得浑身恶寒。
“放他们走。”绑匪头目摆摆手,禁锢路小唯的男人松手,得到自由的路小唯第一时间赶到凌寒轩的身边,解开绳子。
绑匪头目撂下狠话:“两天之内没把钱给我,你们就等死吧!”
男人们窸窸窣窣地离开后,空旷的大厅寂静无声,气氛凝固。
“小唯,有没有哪里受伤。”凌寒轩咳嗽两声,焦急地询问。
路小唯摇摇头:“我没事。”
“对不起,你不该过来的,真的很危险。”凌寒轩皱眉,悔恨地说道:“都是我不好,惹上这种事。
路小唯看着他,这些天不见他瘦了很多,干净的下巴也长出了青色的胡茬子,眼眶四周多了一圈浅色的眼圈。
“你……”路小唯紧了紧手心,还是问道:“你很缺钱?”
闻言,凌寒轩的脸上闪过一抹窘色,他别开脸:“我的事你别管了,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
“你能有什么办法?又找其他人借?”
“那就与你无关了!”凌寒轩推开路小唯,自己站起来:“小唯,你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也跟别人一样打心底瞧不起我。”
路小唯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地摇头:“我,我没有……”
“那如果我跟你说,我和路漫漫之间只是一次意外,你相信吗?”凌寒轩站在她的面前,眼睑垂下,望着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
她相信吗?
“如果我跟你说,我至始至终爱的只有你一个人,你相信吗?”
路小唯张了张嘴,对上凌寒轩深沉温柔的眼睛,如同被他蛊惑了一般:“我……相信……”
那么多天,她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气恼。
路漫漫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说不准这只是路漫漫导演出的一幕戏,看到她和凌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