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19 | 浏览:1997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婚意绵绵:监护人老公请盖章:老公今晚给我讲了个故事 ...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一章 失控
半晌,她慢慢地冷静下来,强作镇定地问:“喂,死也要死得明白吧,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做的?”
“小姑娘,我们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我们还要好好地疼爱你呢!”男人摸着她的脸颊,眼睛充斥着令路小唯恶心的情欲。
路小唯将眼底的厌恶收敛,冷哼道:“蠢蛋!社会的渣滓!我看你们是被人当枪使了。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路冥的女儿!我死了,或者出了一丁点事,我爹地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谁知男人嗤笑:“路冥是谁,我可没听说过。”
这些人终日混在酒吧,对商界的事情并不关心,以为路小唯只是在危言耸听。
“真为你们的无知感到悲哀。但本小姐是善心的人,我知道你们只是被人指使,放了我,我支付你们多五倍的酬劳。”路小唯咬咬牙,继续冷静地游说,如果他们这些人能被钱驱动,那么她也可以用钱来反击。
男人们眼里的玩味越重,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被抓了之后,还能镇定跟他们讨价还价的。
一个男人凑过去,解开了路小唯身上的麻绳,覆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小可爱,只要你能走出这个工厂,我让你离开。”
得到自由后,路小唯用力把凑上来的男人推开,用尽了力气才堪堪站直,脑袋昏昏沉沉的,TMD他们到底给她下了多少药!
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要离开这里!
路小唯不知道哪里才是门,可她必须得走。
身后男人们抱胸站立,看着她就像看一只无处逃脱的小白兔。
身体的热度越来越高,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凭借着意志力支撑的意识逐渐被抽走。
该死!
就连心里的咒骂声也变得微弱,她知道她停下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有一把刀横在她的面前,她会选择自杀。
“小姑娘,别挣扎了,跟哥哥们一起玩吧。”耳边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她小腿倏地一软,栽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喂,你可不能独吞她一个人。”剩下的男人急不可耐地走上前,把路小唯压在地上,有人扯掉了路小唯的上衣,有人去撕扯她的胸衣……
场面变得凌乱不堪。
“放开我!放开我!”路小唯终究还是小女孩,到了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了刚才强撑出来的气势,哽咽着求饶,泪水爬满了她的脸颊。
感觉到那些恶心的手在自己的身体游走,路小唯身体颤抖,她恨不得只求一死,可是又可耻地觉得很舒服。
浑身的燥热和无力空虚让她急需有人填满,一种从来没有有过的强烈渴望蔓延她的全身……
她要死了吗,死亡都比不上这种情况绝望吧。
耻辱、绝望没过她的头顶,她只想一死了之……
“砰——”的一声响彻了工厂,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鲜血滴在路小唯的脸颊,冰冷粘稠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
“砰砰砰——”连续的枪声响起,世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那些抚摸着自己身体的手也没有了,撕扯她衣服的手也没有了,可是身体那股燥热和冲动却更加明显,她想要……
有人把自己抱了起来,她听到熟悉的声音:“把现场处理干净,找出指使,杀无赦!”
“爹地……”路小唯抬头,却只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她抓住男人的手臂:“好热,好热……呜呜……”
“乖,小宝乖,忍一忍就好了。”听到怀里女孩的声音,路冥的语气缓和,他抱着路小唯飞快走出了废弃工厂。
女孩儿的上半身几乎光裸,白皙的肌肤上还有几处红红的掐痕和咬痕,吊带裤也半褪,但并未受到侵犯。
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再晚一点,路小唯会成什么样……
幸亏,路冥从来没有一刻那么庆幸,也从来没有一刻那么害怕,仿佛有一把刀悬在心脏之上,摇摇欲坠。
所幸,在刀子坠落之前,他抓住了它。
“好热……好热……”路小唯燥热不已地撕扯着凌乱的衣服,却仍然找不到散热的办法。
路冥飞快地打转方向盘。
他不知道那些人给她下了什么药,也不确定医院是否有解决的办法。
低头,怀里的女孩脸蛋通红,如同熟透的红苹果,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路冥拧紧眉头,掉转方向盘,往别墅的方向开去,同时拨打家庭医生的电话:“把可以解媚药的药,送到别墅来。”
“是,少爷。”
回到别墅,路冥把她抱上二楼卧室的浴室,打开冷水,浇在她的身上。
衣服已经完全湿透,路小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凭着自己的本能把湿透的衣服全部脱掉,身体在水里翻滚。
通红的脸蛋充斥了难受和痛苦,还不够冷,身体还是很热……
路冥探了探她发烧的脸颊,路小唯双手顺着俩人肌肤相触的地方顺势地抱住了他的手,她抱得很紧,仿佛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不愿松开。
她的头发被水浸湿,一缕一缕随意地搭在裸露的肩膀上,如出水芙蓉,妩媚至极。
路冥是正常的男人,从路小唯在车上抱着他要扯下他外套的时候,他已经起了反应。
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路小唯是他的女儿,不是外头随便一个女人。
“我要……我要……”路小唯顺着路冥的手臂往上爬,像灵巧的小蛇,动作却处处透着青涩。
“小宝,停下。”路冥皱眉,声音隐隐发哑。
“呜呜……难受,好难受……”她搂着他的脖子,唇准确地贴到他的薄唇上,冰凉凉的感觉令她甘之如饴,忍不住想要更多……
她的吻急切而青涩,最美好而又是最致命。
一向自制力不错的路冥情不自禁扣住她的腰肢,漆黑的眼眸泛起丝丝情动,快速地化被动为主动,但他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还是极力隐忍着,如一头轻轻啃咬舔舐他最心爱玫瑰花的温柔野兽……
“啊……好难受……爹地……”路小唯被吻得嘤咛出声,睫毛微微张开,眼睛里蓄满情动的水汽,她顺着本能缠上来,双腿勾住了男人的腰身,肢体柔软,媚眼如丝,处于青涩和成熟之间,竟是美得惊心动魄。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二章 类似失 身
浴室的水雾朦胧,有什么感情慢慢地走向失控……
路冥将路小唯推开一点,低头望着她,漆黑的眼眸情 欲汹涌,眼前的女孩如同盛开的罂粟,明知有毒,却让他忍不住朝她伸手,采撷。
路小唯真的迷糊了,路冥的脸逐渐模糊,等水雾散去,凌寒轩出现在她的面前。
凌寒轩,她最喜欢的男人……
她的眼眸覆上朦胧的水汽,目光依恋缱绻,深情如扑火的飞蛾。
“小宝,你知道我是谁吗?”这个表情诱人至极,路冥喉结上下滚动,声音低沉喑哑。
路小唯咧嘴,笑容娇憨妩媚,她再次缠上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唇 吻下去。
肌肤紧密相贴,她如热情的火,狡猾的蛇。
路冥没有等到她的答案,但他想,也许已经不需要了。
他捧起她的脸颊,灼 热霸道的 吻顺着她的下巴往下,锁骨……胸 口……
“啊……轩哥哥……别咬 我……”被触到敏感点的路小唯不禁轻呼了一声。
路冥的身体猛然一僵。
想起他刚回来的那天,她喝醉了酒喊的也是凌寒轩。
胸 膛冒出一股子火,他有些泄愤般咬 住她柔软的唇瓣,重重地 咬了一口。
“轩哥哥,别咬 我……唔……我会听话的……”破碎的呻 吟轻轻溢出。
路冥胸 膛的怒火更甚,他推开路小唯,用力把花洒的水开到最大,冰冷的水从俩人的头顶倾盆落下。
从路小唯口中听到凌寒轩的名字,他很不爽,恨不得去把凌寒轩杀了!
路小唯撑起沉重的眼皮子,触到眼前男人冰冷baonue的眼神,她身体不禁瑟缩了一下,神智也被拉回了一点……
“路……冥。”她张了张嘴。
“叮咚——少爷,医生来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路冥只听到了敲门声。
他抱起迷迷糊糊的路小唯,把她重新放进浴缸,锁上浴室的门。
“少爷,这是您要的药。”卧室的门打开,家庭医生见浑身湿透的路冥,有些诧异,但不敢多言,只小心翼翼地把药送上:“每个人的身体承受状况不一样,用量要看病人的情况而定,所以……”
后面的话被路冥凌冽的眼神 逼回去,医生咽了咽口水:“您先让病人吃三粒,若是没有效果,再吃两粒。”
路冥拿过药,声音冰冷低沉地开口:“到楼下等。”
“是的,少爷。”医生恭敬地弯下腰,忙不迭地提着药箱离开。
把药放在桌上,路冥去浴室把路小唯抱出来,经过冷水长时间的浸泡,她的唇青紫得厉害,辨不清脸颊上的灼热是因为媚药还是因为发烧。
可能是刚才闹腾够了,她这会儿没有再纠缠,路冥拿大毛巾帮她擦头发擦身体,给她穿上了睡衣,又伺候她吃药。
吃过药后,路小唯乖乖地躺在了床上,但额头、脖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子还是很烫。
不知是梦到了什么,她的小脸吓得煞白,唇不断地颤 抖着:“别过来……别过来……好恶心!别过来……救命……”
看着她虚弱害怕的模样,心狠狠地抽 痛。
他揉了 揉紧拧成一团的眉心,打电话让家庭医生上楼。
幸亏路小唯只是受了寒发烧,身体并没有其他异样了,吃了医生开出的药后,她安然地熟睡,也没有再乱说梦话。
路冥坐在她的床边,身上的湿衣服还没有换下。
“少爷,您先去换衣服吧,天气凉,很容易着凉的。”管家心疼路冥,轻声地劝道:“小小姐我在这里看着,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您。”
路冥把路小唯露在外面的手放进被子里,半晌才应声:“嗯。”
卧室的门被轻轻阖上,官家看着床上的路小唯,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小小姐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少爷急得焦头烂额。
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人,也只有小小姐能让少爷这么在意了吧。
第二天中午,路小唯身体酸痛地醒来,她揉 揉太阳 穴,才缓缓睁开眼,头脑却依然是昏昏沉沉。
她动了动身体,骨头仿佛都要裂开了。
这下路小唯终于想起来,昨天她被人喂药,差点被一群光着膀子的男人qiangbao,后来路冥好像来了,他开枪打了所有的男人,把她带走。
再然后……
路小唯惊悚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顺着线索把大部分事情回想起来,虽然没有什么细节,但大概内容足以让她羞得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脑海飘过某个少儿不宜的画面,路小唯猛地坐起来,抱住自己膝盖瑟瑟发抖,她……她好像在浴室里强吻了路冥,内容不止是强 吻……还做了很多需要打马赛克的事情。
当时孤男寡女,坦诚相待……
她昨晚不会兽性大发把路冥给上了吧!
卧槽!这是演的哪一出!
“咯吱——”卧室的门被推开,路小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穿得人模人样的男人端着早餐迈步进来。
“你,你……我,我们……”路小唯看着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红着脸努力地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我们,昨晚做了?”
路冥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望向她的眼神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你很期待?”
“当然不!”路小唯瞪他:“路冥,我是你的女儿!”
“嗯。”路冥看她一眼,示意她继续说。
“我们在一起是luanlun!是社会所不容,是道德所不容,是天理所不容!”路小唯一脸正气凛然:“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的!”
路冥的眉微不可见地拧起。
气氛突然死一般的沉寂。
路小唯干 咳两声,满心期待地问他:“我们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对吧?”
“呵——”路冥发出意味深长的轻笑,突然倾身靠近她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你,你想干 什么!我警告你,你再靠近一步,我就告你qiangjian!”路小唯瞪大眼睛,抱着枕头往后面缩。
“你确定是我强你?昨晚的事情,我记得一清二楚。”薄唇轻启,嗓音低哑极具磁 性。
望着他那双幽邃的黑眸,路小唯的心方寸大乱,难道昨晚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关系。
不,不要呀!
路小唯连忙跳起来,掀开被子去看被单。
“被单我洗了。”路冥镇定地说道。
路小唯从窗口望出去,院子里果然晾着一张被单……
我额滴娘叻!
她震惊成一尊雕塑,又被窗口吹 进来的风吹 散,随风而去,化成尘埃。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三章 我娶你
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回魂过来的路小唯拍拍胸口:“给我杯水,我需要冷静。”
路冥斟了一杯水给她。
路小唯一连喝了七杯水,肚子鼓鼓囊囊再也喝不下,她才放下杯子。
喝了那么多水,嘴巴还是莫名的干燥,她舔了舔唇角,干巴巴地开口:“我们谈谈。”
“昨天我被人下药,所以我们发生了……咳咳。”路小唯说不下去了,她跳过这个俩人心知肚明的环节,跳到结果:“事情都发生了,你准备怎么办?”
一直没开口的路冥凝着她许久,缓缓地吐出了三个字:“我娶你。”
还没缓过神来的路小唯又被一道雷自头顶垂直劈中,路小唯被雷得里焦外嫩,路冥说什么,他娶她!她是他的女儿好吗!
“脱离父女关系,我娶你进门。”路冥看着她,眸色幽深,让路小唯完全看不清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愣了好一会,反应迟钝的路小唯炸毛地跳起来:“卧槽,你开玩笑吧!我绝对不同意!路冥,枉你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上个床就要结婚?别告诉我,你昨晚是第一次呀?”
“……”路冥脸色瞬间由晴转阴,再到黑云压城,他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
路小唯呆呆地看着被关上的大门,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半晌,她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大确定的想法:“尼玛路冥不会真的把他珍藏近乎三十年的初夜搭给她了吧?”
她刚才一针见血地戳到他的痛处,所以他生气了。
路小唯努力想,她还在美国的时候,路冥似乎没有交过任何女朋友。
又想起,昨晚他在浴室的时候吻她吻得……很激烈,就像禁欲了数千年的猛兽。
记忆从那个热吻为起点被截断,后面那部分任凭路小唯去想,也想不起任何的细枝末节。
难道那时她已经欲火焚身,什么都不管了?
哎,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被单洗了,衣服换了,身体酸痛,这些显然是“事后”的典型特征。
综上所述……
所以,她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破了人家老男人修行二十八年的处子身?
“……”
路小唯你真棒。
路小唯开始有些崇拜自己了。
总裁室。
助理发现总裁今天的状态很不对劲,平日总裁大人坐在座椅上都是翻阅文件、签名、训人,而现在,他竟然发现总裁冷着冰霜脸发呆。
助理很惶恐,但他也不敢问总裁是否有心事这种问题。
手机响起,助理连忙将手机递给路冥:“总裁,您的电话。”
路冥接听。
“少主,如你所料,绑架小小姐的主谋是李家千金,李若。”
“把她扔到黑街,任人践踏。”路冥手中把玩着钢笔,脸上的表情冷冽如锋刃。
他们应该庆幸他及时赶到,否则,定要他们以死偿还!
他路冥的女儿,岂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是别人随随便便欺负!
指尖突然一顿,只是女儿吗……
“我绝对不同意!”女孩清脆的声音穿透他的耳膜,路冥心头一阵烦躁,拨通了沈毅的电话:“出来喝酒。”
酒吧的包厢。
路冥很小就跟妈妈去了美国,在冥城的朋友不多,沈毅是在美国时认识的。
“约我们出来喝酒,应该无聊到为了公司的事情吧。”沈毅翘着二郎腿坐在路冥对面,声线偏冷。
除了沈毅,包厢里还坐着刚从马来西亚度假回来的陈晓宇。
他们三个人在哥伦比亚念书时当了几年舍友,后来沈毅和陈晓宇相继回国,路冥留在美国。
“不是公司就是女人,阿冥,你看上哪家的女孩了?”陈晓宇调了一杯蓝色妖姬鸡尾酒,推到路冥的面前,随即他又摸摸下巴,费解地摇头:“嗯……单凭你这张脸,没有人能拒绝你,怎么可能会有求而不得的女人。”
路冥没说话,只是沉默地喝酒。
两个兄弟面面相觑。
上一次把他们叫出来闷头喝酒还是在五年前,路冥送走路小唯的那个晚上。
“昨天你让我家弟弟查那丫头的行踪。”沈毅抬眸看向路冥,嗤笑:“又跟那丫头有关?”
路冥很少在俩人面前提起路小唯,他们只知道路冥很在乎路小唯,五年前是事出有因才把路小唯送回国。
“如果你喜欢她,就把你们之间那个本来就多余的身份去掉。”陈晓宇抿了口酒,端着情圣的架子道:“否则你们以后有得纠结了。”
路冥终于抬头,眸子森冷,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两个兄弟:“叫你们出来喝酒一定要有原因?”
最好别惹这样的路冥,陈晓宇当先反应过来,指责沈毅:“听到没有,沈毅,你脑子能不能单纯简单一点,阿冥只是想喝酒了而已,你扯什么爱恨情仇!”
沈毅:“……”混蛋,扯出爱恨情仇的那个人不是你吗!
李氏集团宣布破产,女儿李若不知所踪,路小唯坐在沙发里看新闻,眉头揪起。
李若不是已经跟她道歉了吗?路冥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关上电视,她不由得去想,昨天陷害她的人是谁?
最近只有别人惹她,她可没有惹到别人呀……
想起昨天的事情,路小唯还是浑身发冷、胃里翻滚,幸亏自己已经成年,否则这事一定会成为自己童年的阴影。
正乱七八糟地想着,路飞扬打电话过来。
“小唯,我错了,是我不小心弄丢你,害你被人绑架!我已经被堂哥狠狠教训一顿了!”
“呜呜呜,小唯,你饶了我吧,我的零花钱全被堂哥没收了。”
路小唯无奈:“你的零花钱不是你哥管吗?怎么会被路冥没收。”
“因为堂哥借走我的零花钱……”
“你不给不就成了吗?”
“我敢不借吗?你说我敢吗!我怎么敢!”路飞扬的情绪濒临崩溃: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没钱我怎么潇洒啊!我的爱车也被他借走了,小唯,你一定要替你最亲爱最可爱的小叔叔做主呀!”
“……”路小唯果断地挂了电话。
连毫无关联的路飞扬都被惩罚,路冥大抵真的很生气。

Rank: 1

91UID
88152210  
精华
帖子
815 
财富
4080  
积分
81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四章 又一个吻
回到卧室,路小唯睁着两眼看天花板,陷入沉思。
事情已经发生,想挽回也挽回不了,路冥为了救她献出珍藏二十八年的贞操,她要因为这件事跟他反目成仇怎么也说不过去。
再者,跟那些肮脏的黄毛混混相比,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帅气多金的路冥简直是赚翻了好吗。
唉……
她重重地叹气,事到如今,也只能用这种牵强蹩脚的理由来安慰身心受伤的自己。
最后,路小唯拿起手机给路冥编辑了一条短信:“路冥,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不需要你负责,我们都忘了吧,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以后不要再提起,一个字也不行。”
把短信仔仔细细地看了三遍,路小唯才按下发送键。
睡觉前,她去查看手机里面的短信,没有路冥发来的,他没有回她。
“干嘛不回我?不就是同一张床睡了一觉吗!小时候又不是没睡过,好吧,就算跟普通的睡觉不一样,可我一个小姑娘都释然了,他有什么好纠结的。”路小唯抱着手机碎碎念。
正想着,手机就响了起来,路小唯拿起一看,是路冥的来电。
路小唯激动地坐起来,紧张地按下接听键:“喂,爹地。”
“哎,你别乱叫,我不是你爹地,你爹地喝多了,现在立刻到楼下接人回家。”手机里传出一个好听的男声。
路小唯连忙应道:“哦,好。”
穿上外套趿拉着一双毛绒拖鞋,就下了楼。
路冥喜欢喝酒,但很少会有喝醉的时候。
“嘿,小丫头,很久不见!来抱一个。”大门打开,陈晓宇热情地朝她张开大大的手臂。
见到是他,路小唯有些意外。
她挑起眉,女王气势地瞅着他:“大叔,你谁呀。”
“……”陈晓宇的玻璃心碎成渣渣。
路冥凉凉地瞥他一眼:“你可以滚了。”
“我滚,我滚。”陈晓宇心累地摆摆手,他迟早会被这一对父女气死。
见他转身真要走,路小唯立刻跳到陈晓宇的面前:“要走可以,留下礼物。”
“卧槽你拦路打劫!”
“你每次过来都会给我带礼物的,多么好的惯例呀,你也不忍心破坏对吧。宇哥哥~~”路小唯眨巴眼睛,女王气势消失三秒,萝莉上线。
“……”陈晓宇掏空上衣口袋,又去掏裤子口袋,终于掏出一个在马来西亚地下拍卖场买来的红水晶摆件,依依不舍地递过去:“诺,送你了。”。
“谢谢宇哥哥。”拿到礼物,路小唯眉开眼笑,朝他摆手:“哥哥再见,不送了。”
陈晓宇心塞一秒,但看着她一脸占了便宜的小得意,又不禁笑了:“傻丫头。”
那个礼物本来就是给她带的,陈晓宇和路小唯也算相识多年,每次陈晓宇去找路冥,总不忘给小丫头带上礼物。
有时是零食小吃,有时是发夹等女孩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