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63 | 浏览:7868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高冷夫君:傲娇娘子不伺候:少女逆袭,绽放绝代芳华,她只想让那 ...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会多呢!”周夫人咬牙切齿道,“来人,去取一万两银票过来。”
很快,周家的下人便捧来了一大叠的银票。
安灵素自然是大大方方的笑纳了。
她本不是贪财的人,之所以要了这一万两的银票,也只是气不过周夫人之前的那一番盛气凌人罢了。更何况,老爹的腿伤,也或多或少的和周家有些干系。
“如此,那就多谢夫人您了。”她将银票塞入了怀中,笑着点了点头,“夫人,您贵人事忙,那素素也就不打扰您,先行告辞了。”
拿了银票,又换回了自由身,这桩婚约……退得很划算!
安灵素很满意,对着周夫人颔首一礼之后,转身就要离开。
却不想……
“等等。”周夫人却是开口叫住了她,意味深长的说道,“安姑娘,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出门,怀里如今又揣着这么多的银子,怕是出门也不大安全吧?”
这个女孩子,张口闭口就要威胁人,也委实是厉害了一些。如今,她也要让她尝尝这被人威胁的滋味。
周夫人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耐人寻味的一笑。
如今,她倒要看看,这个女孩子,还能怎么办?
虽然,她并不会下作到去通知城里的那些地痞无赖这个女孩子身怀巨款的消息;可是,若能借此威胁这个女孩子一番,她也是很乐意的。
只是……,这个女孩怎么会笑得这样的古怪?
“周夫人,”安灵素却是一点都不介意,反而转身淡淡一笑,轻飘飘的问了一句,“府上的那位贵人,就要离开了吧?”
周夫人听到这里,却是脸色剧变。
“你怎么会知道那位贵人的事情!”周夫人颤抖着说道。若不是因为那位真正的贵人,此刻就在他们府上,方才,她又怎么会被这个女孩子用一句话就给拿捏住了呢?
这还不是因为那句“攀龙附凤”的话,是万万不能传到那位贵人的耳中的。
然而, 那位贵人到来的事情,乃是整个边省最为机密的事情!整个云林城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这样机密的事情,她一个小姑娘,又是怎么知道的?
“夫人以为,我一个小姑娘,是如何从东林镇,来到这云林城的呢?”安灵素却是云淡风轻的一笑,反问道。
难道,是和那位贵人一起来的?
想到这个可能,周夫人的脸色,瞬间又是一变。
难怪方才这丫头张口闭口就是攀龙附凤!原来,她早已经知道了那位真正的贵人,此刻就在他们周府之中!
安灵素却是不再说话,颔首一礼后,她越过屋子里的仆妇们走了出去,衣裙飘飘,端庄有礼,却又自有一番随性慵懒的风流潇洒之态。
……
安灵素刚一离开周家, 一辆外表漆黑如墨的普通马车亦是跟在她的身后,驶出了周家的侧门,花了小半天的时间,穿过了整个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云林城,出了西城门,又继续慢慢的往西而行,消失在了城门上持戈而立的兵卒的视线之中。
除了驾车的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冷漠少年让兵卒有些一时的惊讶之外,这辆继续往西的马车并没有引起任何人更多的注意。
直到行走在官道上,已经看不到身后云林城那高高的城墙影子时,马车里这才传出了一道清冷的女声。
“火影,那个女孩子真是这么说的?”
一个边陲小镇上的年轻女孩子,竟然能打探到她的行踪并认出了她的身份,而且还利用她去威胁了周家的那位夫人,并且成功的讹诈到了一万两银子。
那个女孩子,有些意思。
“不错。”名为火影的清秀少年,驾着马车,一脸木然的说道,“主子,那个女孩子的确有些奇怪,青鸾已经跟上去了。”他们的行踪,一路上都十分的隐蔽,按理来说,绝不是一个边陲小镇上的少女,就可以探听得到的。
可那个女孩子却偏偏就是知道了!
“嗯。”马车里的女子,淡淡的应了一句,不再出声。
马车一路向西,沉默无言的继续行驶着。
此刻云林城周家的书房内,正点着素盏高大的油灯。
明亮的灯光驱散了书房内最后的一丝阴暗,但是摇曳的烛光映射在周北宏的脸上,却是恰如其分的映衬出了他此刻摇曳不定的心情。
作为整个东边省云林城数十万人口的最高长官,身材矮胖,却又尖嘴猴腮的周北宏其实是有些貌不惊人的。
一身青色的官袍,衣领以及袖口处虽然有些破旧的痕迹,但是一股沉重如山,以至于有些让人呼吸不过来的铁血气味,此刻却是从这名貌不惊人的矮胖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周北宏站在书房里,抬头默默的看着墙壁上挂着的舆图,没有说话,身上的气势却是越发的凌厉了起来。
“大人……”一名手中摇着羽扇,身穿一袭白色儒生袍的幕僚先生,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这种长时间的寂寞和气势所带来的压力,不由开了口。
然而,他只是对着这名云林城的最高长官行了一礼,只是喊了一声大人,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什么实质性的话来,周北宏却是突然回过了头来,深深的看了这名幕僚先生一眼,沉声吩咐道,“张先生,你去安排一下,先把夫人送回京城吧。”
“京城?”幕僚先生闻言不由一怔,而后不由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的道:“大人,这会不会太重了点?”
夫人这是因为犯了错,而被送回的京城。如此一来,她在那个大家族之中,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重?”周北宏的脸沉了下来,就在他沉脸的一瞬间,似乎有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充斥在这个大厅之中。
“要不是看在她和我二十年**一场,又为我生育了辰儿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只凭她今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日的口出狂言,我便是休了她,也是轻的!”周北宏看着这位幕僚先生无奈一叹道:“张先生,你也不想想眼下我们周家是个什么情况!若是不送夫人回去,不消了那位贵人的怒气,夫人到时候会死得更难看!搞不好,连我们整个周家都要搭进去!”
那幕僚张先生,听到这里,心中登时一紧。他十分清楚在龙蛇混杂的边军之中摸爬滚打了数十年,才有如今这样地位的周北宏拥有怎样的魄力。只是,到这云林城的这三年之中,这位周大人的脾性似乎收敛了不少,却不想,原来,他只是隐藏得很好而已。
“大人,今日到府上的那位到底是什么人,就连一个驾车的少年郎就有这样的气度?”张先生点了点头,却又忍不住问道。
“驾车的?”周北宏顿时冷笑了一声,微眯的眼睛显得愈加危险,“张先生,你也在边军呆过,就应该知道----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而有些事情,你知道了,怕就要活不下去了。”
“大人,学生知错了。”幕僚张先生的心中又是一寒,躬身一礼道,“学生这就去安排夫人回京之事。”
等到这位幕僚张先生走出了书房的大门后,周北宏端起了面前桌子上的茶盏,“啪”的一声,将手中的茶盏狠狠的砸碎在了地上。
这一次,妻子真是给他闯下了大祸,差点就要捅破了这天了!
那攀龙附凤的话,也是能随便往自己的身上套的吗?更何况,她明知道彼时那一位就身在他们周家!
然而,也只不过是数呼吸的功夫,周北宏的难言隐怒就平复了下来,他甚至没有更换身上溅了些茶水的官袍,就走出了这间有些昏暗的书房。
随着那一位的到来,这云林城,甚至是整个帝国东部边省的天,恐怕就都要变了。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那个有些奇怪的姑娘
从云林城回东林镇的官道上,有一处供路人歇脚的小茶棚。
这处看上去,颤颤巍巍得有些漏风的小茶棚,事实上已经竖立在此无数年了。茶棚的门外,竖立了一面高高的旗帜,上书天下第一凉茶几个大字和旗帜上面那原本的花纹都早已经被风吹雨打的看不太清了。
茶棚四周一些石缝里,长长短短的蒿草从枯黄的杂草里面长出,让这个夏天,显得无比的生机勃勃。
午后的阳光,穿过生机勃勃的蒿草,落在安灵素的身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这些光影,却让这个一脸天真的少女突然给了旁人一种有些沧桑的错觉。
此刻,和安灵素同桌而坐的茶客,是一个清秀而俊美的少年郎。
安灵素看着对面的少年郎,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
事实上,自从她出了云林城后,这个俊美的少年郎,就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又一起坐到了这间茶棚里。
安灵素很肯定,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个少年郎,更不会认识这个少年郎;可是,这个少年郎却已经问了她很多的问题。
少年郎的脸上,总是一副认认真真的神情,加上他的容貌又是那样的清秀俊美,这就让安灵素发不出半分的脾气来。
“这真的很难解释,总之,你就当我是无聊吧……”此刻安灵素也是在认认真真的和这个俊美的少年郎说着话。
“好吧。”俊美少年点了点头,又一本正经的问,“那你方才问茶棚的老板要蓑衣和斗笠做什么?这外面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又不会下雨?难道,你是觉得这老板家的蓑衣和斗笠,特别的好看?”
“我并不是觉得这蓑衣和斗笠好看。”安灵素摇了摇头,抬头看向了茶棚之外的天空,“我只是觉得就要变天了,又不想待会儿淋雨生病,所以就提前备着这些了。那啥,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
安灵素起身,点了点头,算是和对面的少年郎致意告别。而后,她并未立即离开,却是转身冲着正趴在一旁的柜台后打盹的老板喊了一句。
“打雷了,下雨了,老板,你赶紧把晾在外面的衣服给收起来吧。”
那凉棚老板闻言一惊,睁开眼抬头看了外面的天空一眼,却又默默的趴了回去,继续打起了盹。
这外面还是艳阳高照的,又哪里有半点就要下雨的迹象?
安灵素喊完这一嗓子之后,却是披好了蓑衣,戴好了斗笠,走在了阳光之下。
这一副有些诡异的画面,让留在原地的俊美少年,微微皱了下眉头。
而后,他留下了足够的茶钱,也跟着走出了这间破败的小茶棚,却是反身向西而去。
片刻之后,少年翻过了一个小山头,来到了一辆普通的马车前。
驾车的冷漠少年,微微往一旁让了让,却没有说话。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俊美少年上了马车,坐到了马夫的位置上,抓起了马鞭,赶着两匹白色的老马拖动着马车慢慢前行,他的动作熟练而自然,好像已经做惯了这样的事情。
“问清楚了么?”沉默的马车里,再次传出了一道冷情的女声。
“那少女名叫安灵素,是东林镇上的赤脚大夫的独女,今年不满十五岁。”俊美少年没有回头,悄然的挥动着马鞭。
事实上,他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很认真的神态,不管是问话还是现在一边答话,一边赶车。
马车里冷清的声音只是问了一句,但是少女却是说了下去,“主子,这个姑娘,很是有些奇怪。”
“哦?为什么?”马车里的声音有些好奇。
“因为就在方才,她问茶棚的老板要了蓑衣和斗笠,还说就要打雷下雨了,还让那老板起来收衣服。而她自己也确实上穿上了蓑衣,戴上了斗笠出门。”俊美少年悄然转了转头,回答道。
“那你觉得那姑娘的脑子有问题么?”马车里的人沉默了一会,又问道。
“说话条理很清楚,脑子不像有什么问题,可的确会说一些古怪的话。”俊美少年的眉头悄然的皱了起来,沉吟道,“一路上,我问了她一阵儿,她却问我是不是查户口的?还说我问她这么多做什么。我问她什么叫查户口,她却又说,这很难解释……”
说到这里,俊美少年却是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了天空。
大风突起,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转瞬间却已经阴云密布了起来。
少年的眉头,瞬间就皱得更深了。
此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间,一个炸雷突然就响在了众人的耳边。
“这是……”下雨了!
俊美的少年只说了两个字,就皱眉停了下来。
这天,果然是下雨了吗?
马车四周一片沉默。
泼天的大雨瞬间就倾盆而下,诡异的是,这大雨却并没有淋到这辆马车之上。----似乎,有人在这辆马车之上,撑起了一把大大的雨伞。
“看来,事情的确是有些棘手……”这次马车内发出清冷声音的女子沉默了更久,直到大雨渐停,清冷的声音这才终究又响了起来,“不过青一学院应该不会觉得这有什么棘手。”
俊美少年的眉头蹙得更紧,愈加认认真真的问道,“主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火影,你去安排一下,让张婆婆亲自送那个女孩子去青一学院。算起来现在赶去那里,时间也差不多刚刚好。”马车内的女子说道。
“主子,您要推荐那个女孩子去参加青一学院的大试?”俊美少年和身旁的冷漠少年对视了一眼,这才皱眉问道,“为什么?”
“这理由说起来也很可笑。这个东林镇上的女孩子,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祖父曾经对我说过,那个人以前也常常在不下雨的时候,经常喊:打雷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了,下雨了,赶紧收衣服了这样的话。”马车内,女子的声音轻快了一些,似乎也想起了一些美好的事,想必嘴角处,也带着悄然的笑意。
“是张凰后?”俊美少年没有转头,但是后背却是明显的轻颤了一下。坐在他身旁的另外一个冷漠少年,亦是如此。
张凰后,是整个云周帝国的传奇,也是中洲大陆上第一个以凰为后的女子。
大约,也会是最后一个。
“除了她之外,还有谁有资格让祖父整天在嘴边挂着。”马车内女子的声音却是又变得清冷了起来,“好了,火影你先去安排吧,青鸾,我们继续向前。”
那冷漠的少年点了点头,却又突然回头问道。“主子,听说周家的那位公子,今年也会去参加青一学院的大试?若是把安姑娘也送去,会不会……”
“如此,岂不是正好?”马车内的声音,却是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让那对还未见过面,就已经解除了婚约的小儿女重聚于青一学院?想想看,这还真是一桩有意思的事情啊。
“火影,记得不要暴露我们的身份,对外……就用云林城的名义,举荐那个女孩子去青一学院大试吧。”马车内的女声,突然有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就当是,周家主动悔婚的赔偿吧。”
火影点了点头,而后飞身离开了马车,飞快的消失在了官道之上。
………………………………
一刻钟之后,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安灵素,站在山坡下的官道上,突然睁开了双眼。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高手在……”她突然摇了摇头,解开了身后的蓑衣,抬头看着天空,默默的喃呢了一句。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一路向西
某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驾着马车在东林镇停留了一天之后,在隔日的清晨又驾着那辆马车慢慢的驶出了这个宁静的边陲小镇。
安大娘红着眼圈,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上的闺女,不停的招着手,恋恋不舍。
安灵素坐在铺着厚厚的棉垫的车厢里,用力的朝着还想继续跟上来的娘亲挥了挥手,眼圈也是红红的,“娘亲,您赶紧回去吧。阿爹一个人在家不方便,他还需要您照顾呢。”
安大娘的眼泪登时就滚滚而落。“素素!出门在外,好生照顾自己。”
昨日,郡守周大人突然派人来说,为了弥补那桩解除的婚约,他要推荐素素去青一学院读书。
能去外面读书长见识,自然是好事。更何况,就连她这个农妇都知道,青一学院是整个帝国最好的学院。
只是……安大娘的心中,总是有些不舍。
这到底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安灵素看着娘亲哭红了的双眼,也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她努力的冲着娘亲挥了挥手,大声喊道,“知道了,娘亲。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您和阿爹在家就放心吧。”
马车越走越远,已经远到看不到娘亲的身影了,可是安灵素的眼眶却是完全迷糊了。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她自认已经完全的融入了这个时空,也已经接受了如今的这个身份;但是这送别的情景还是让她忍不住的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上次远行上学,她十八岁,拿着大学通知书,登上了这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能理解的飞机时,内心却是无比的孤独。
她那个多年不曾露面,早已经改嫁生子的母亲,只是一次性的打给了她大学四年的所有费用。而她那个只知道烂赌,一年有360天都在躲赌债的亲爹,却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大约,他连她考上大学的事情都根本不知道吧?
安灵素笑着眨了眨眼,将眼底的那一抹怀念,那一抹悲哀,彻底的掩入了心底最深的那一个角落。
也许,前世的一切,才是自己所做的一个梦吧。
只有失去过的东西,才知道珍惜;也只有得不到的东西,才越发显得珍贵。所以,当安灵素一睁眼,发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并有了一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之后,她并没有吃惊,反而坦然的接收了下来。
她叫安灵素,所以她能安之若素。
这两年多来,安灵素一直安心的待在这个小镇上,享受着父母的疼爱,享受着她前世奢望已久却从来不曾得到过的亲情。她知道,因为穿越,自己有了一些特别的能力;然而,她却并没有产生要离开家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并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的想法。
马车一路向西,安灵素放下了车窗的帘子,悄然的叹了口气,靠在了车厢里的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软垫上。
这两日发生的事情,让她对这个广阔的新世界,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阿爹的伤势,的确和周家的关系不大;那一门婚事,她也要到了一万两银子作为补偿。
可是,为何那位周大人还要执意派人来送她去帝国最好的学校读书呢?
安灵素知道,这一切,恐怕都和那天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郎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安灵素不由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本来,她很享受如今这边陲小镇上的生活。但是,随着这辆马车的出现,却是打破了她平静而安宁的生活。
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个俊美而一脸认真的少年郎是什么身份;但是,很明显,他和这辆马车有着必然的联系。
“青一学院,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一想到那日大雨磅礴之中,那辆没有被淋到一滴雨水的马车,安灵素的脸上,顿时就有了一些古怪的神色。
随后,她掀开了自己腰间的衣襟,从腰间取出了一把小巧的斧头来。
斧头的锋刃,被磨得很利,寒光闪闪。
这把小斧头,是她平日里在后院劈材所用的斧头,也是这次临出门前,娘亲塞给她防身所用的兵器。
她拿着这柄寒光闪闪的斧头,掩在衣袖之下,悄然的掀开了前方的车帘。
驾车的老婆婆,头发花白,不过却是梳理得一丝不苟。此刻,这名坐在车头,背对着安灵素的老人似是在打着瞌睡。
安灵素默不作声的看了那位老婆婆一会儿,而后却是闭上了双眼,静静的坐在了原处。
然后,闭着双眼的她,“看”到自己带着好奇和期待的神色,拿着斧头无声无息的朝着老婆婆的后背劈了过去。
随即,“唰!”的一声,马车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凝固了起来,坐在车头的老婆婆似乎并未没有回头,但是安灵素的心脏却是突然一阵猛烈的收缩,一股凌冽的寒意刹那间弥漫到了她的全身,让她的呼吸突然一窒。
而后,就快窒息而亡的她,整个人又从马车上横飞了出去,翻滚着跌落在了路旁的青草丛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如同被碾压过一般的难受。
这样的难受,让安灵素忍不住倏地睁开了双眼。
她缓缓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不断的喘着粗气,似乎刚才她看到的那一切,都真实无比的发生过一般。
然而事实上,她却知道,自己一直都好好的坐在这辆马车上。
半响之后,安灵素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抬头看着前方仍旧在 的老婆婆,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传说之中的武林高手存在。”
那老婆婆似乎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不由回头眯着眼,看了过来。
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许多?
“张婆婆,你是武林高手吗?或者,你是神仙吗?会飞天遁地或者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是御剑杀人吗?”在头发花白的老婆婆那惊讶的目光中,安灵素讨好一笑,故作可爱俏皮的问了这样的一句话。
“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头发花白的老婆婆眯着眼睛看了她好一会,这才转过头去看向前方,无奈的说道。“这世上哪有人能飞天遁地……”
没有得到回答的安灵素并不灰心,反而悄然的吐了吐**。
不急,来日方长。
这路途寂寞,她就不信,凭她的本事,还套不出这个张婆婆的话来。
安灵素重新放好了防身的斧头,靠在车厢里的软垫上,她看着前方的老婆婆,抿嘴一笑。
谁能想到,这个坐在车头时不时的打个瞌睡,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婆婆,竟然会是一个难得的武林高手呢?
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这辆似乎发生过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马车,一路向西,缓缓而行。

Rank: 1

91UID
84595909  
精华
帖子
1445 
财富
7230  
积分
144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好巧啊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了好几天,却是一直都不见停,雨势反而渐渐的大了起来。
这一日,这辆外表普通的马车,在泥泞的小路中进行了半个多月之后,终于走出了帝国东部的丘陵带来,进入了崇山峻岭之中。
雨势愈发的大了起来,为了赶上青一学院的大比试,张婆婆只能身批蓑衣,头戴斗笠,冒雨驾车而行。
然而,当马车行进到深山之中的某座无名峡谷时,张婆婆看着前方泥泞不堪的山路,却是微微皱了下眉头。
安灵素也在此时掀开车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马车外,是漫天的瓢泼大雨,水气弥漫之中,她甚至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素素,”感受到身后的动静,张婆婆回头说道,“雨太大了,前面的路,不大好走,加之天也快黑了。今晚,我们恐怕要在这峡谷里露宿一晚了。不过,还好的是,这峡谷两侧有不少往外**的大石头,刚好可以让我们避一避风雨。”
“好的,婆婆。”安灵素点了点头,透过车窗张望了峡谷的两侧一眼,放下了车帘子。
而后,她闭上眼坐在马车里,片刻之后,却是突然神情古怪的皱了下眉头。
张婆婆往前方看了看,而后赶着马车往峡谷的左前方走去。
那里,有一块巨大的往外**的石头,刚好可以容他们的马车避一避外面的风雨。
“婆婆。”安灵素突然掀开车帘子,探头看了出来,问道,“我们是要去左边的那块大石头下避雨吗?”
“不错。”张婆婆头也不回的说道,继续赶着马车前行。
“婆婆,我不想去那里。”安灵素直接说道,“能换个地方吗?”
张婆婆闻言皱了皱眉头,回头深深的看了马车上的小姑娘一眼。
“为什么?”她凝声问道。
“因为……”安灵素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因为,那块大石头太大了。在阴暗之中,这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张大了嘴的巨兽……婆婆,我有些害怕。”
害怕?这个小姑娘一路上跟着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说过害怕的话。可此刻……
张婆婆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前方的那处避雨的地方。
额……
这丫头说的不错,那里远远看去,还真的有些像张大了嘴的怪兽。
张婆婆默默的一叹。
罢了,到底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又第一次离开了父母亲人出远门,这有些害怕,也是正常的。
张婆婆默默的调转了马车的方向,向着峡谷的右侧行去。
那边,也有几处往外**的大石头。只是,都没有左边的那块地方大就是了。
马车在漫天的大雨之中,缓缓而行。
眼看就要行到峡谷右侧的某处大石头下时,另外一辆不知道从哪里行来的马车,竟然也对准了那处避雨处。
两辆马车在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