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09 | 浏览:7405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倾世独宠:凰后难求:她扶持他五年,终登上皇位! 最后竟成她人 ...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倾世独宠:凰后难求》 作者:安染儿
作品简介:
她扶持他五年,助他除敌,斩奸,终登上皇位!  她分娩,刚诞下的婴儿被二妹刀刀凌迟,被所谓的丈夫无情摔死!  她心痛欲裂!  他亲自动手,更让她含恨而终!  天公作美,灵魂不死,再度重生至三妹之身。  帝位很好是么?我非闹的你永无安宁之日!  和二妹恩爱是么?我非闹你们自相残杀!  帝位怎么得来的,我就怎么把你废掉!  总之,你说我一句,我十倍相还,你动我一下,百倍相报!  只祈求你没来生,否则我必让你生世永无天日!




第一章 即使做厉鬼,也绝不罢休
“生了,生了,皇后娘娘生了!是个皇子!”
  伴随着孩童的哭啼之声,稳婆兴奋的喊着,她熟练的将孩子给包裹起来,并且抱在怀中,满脸的激动。
宫 芷心终于是缓了一口气,当她听到她的孩子哭声的时候,疲惫的她还是勾起了**,这个孩子,终于出            生了!她扭过头,眼中带着期盼,沙哑的声音渐渐传入众人的耳中。
  “给本宫看看孩子。”
  稳婆笑着连连说好,并且已经向前走了一步。
  然而此时,一直静坐在旁边观看的清秀女子,却突然站起了身:“让本宫来吧。”
  说话之人正是贵妃娘娘宫芷婷,亦是宫芷心同父异母的妹妹。
  稳婆停顿了一下,面上闪过几分担忧,这个娘娘没带过孩子,能行么!
  只是碍于身份,她还是将孩子递给了宫芷婷,而宫芷心却是毫不在意的笑笑,她的妹妹,她放心。
  可是当下一秒,她被婢女们死死按住,稳婆被人敲晕的时候,宫芷心一瞬间愣住了。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看到宫芷心内心慌乱却强自维持镇定的小脸,宫芝婷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嘲的勾起**。无视那张让  她生恶的脸,从袖中抽出一把小巧的**,手指优雅的转动,刀壳瞬间跌落在地。
  “你疯了!”
  宫芷心在看到**的那一刻,脸上一瞬间变得煞白,死命的挣扎着想要将孩子夺过去!
  可是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封住了所有的内力!她的眸子陡然变深,原来昨晚那个给她针灸通脉的人,竟然是封住了她的经脉!
  宫芝婷毫不在意的站在那里,这里的人手是她一早就挑选的,她现在一只手都能把宫芷心捏死!
  宫芷心 ,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是等到今天了!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宫芷婷此时脸上全是狰狞之色,怨恨的双眸中散发着恶毒的颜色!
  “姐姐,你可要看仔细了!”
  “呜哇……啊……!”
  宫芷婷话音未落,锋利的**瞬间刺向婴孩那纯洁无暇的小脸,瓷娃娃一般水嫩的**上瞬间划出了一道刺眼的血痕!
  “不!……宫芝婷!你丧尽天良!“
  宫芷心在听到孩子哭道快要断气的哑声,心一抽一抽的痛!她拼命地挣扎着, 然而她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却只是让自己的身上多了几条血粼粼的伤口,丝毫动弹不得!
看到孩子雪白的小手在宫芝婷的怀抱中不停地挣扎,而宫芝婷却嗜血的把玩着手中染血的**,宫芷心再   也抑制不住的怒吼!
  她好恨!好恨自己没有早日看清楚宫芝婷的蛇蝎心肠!那是她的孩子…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是她和骁的孩子!
  ”骁……“
  然而 宫芷婷在听到她**的喊着皇上的名字,眼神中瞬间疯狂起来,手中的**更是不受控制的刺了出去!
  一刀!一刀!疯狂刮试着婴孩的**!
  煞那间, 鲜血喷射而出,
  即使鲜血喷洒到宫芷婷的身上,她也没有任何的懊恼,反而是一种享受,甚至还发出浓浓的笑声!
  “啊……”
  宫芷心怒吼着,还带着些许的绝望,泪水更是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滴滴滑落,那是她的孩子啊!
  “宫芷婷!你找死!”
  她的话,咬牙切齿!
  宫芷婷听了简直是开怀大笑,她拿着刀指着宫芷心,一字一顿:“我找死?我所做的,可都是皇上默许的!而且皇上现在可是没空理会你,他早就去找篱王要兵符了!并且用你来要挟他!姐姐啊,姐姐,你说我能不嫉妒你么,就连篱王那么完美的男人都**啊!”
不,这不是真的!可是接下来的声音,让她所有的幻想瞬间崩塌!
  “怎么还没有解决?”
  此刻,殿外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却十分不耐烦的嗓音,听到这道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宫芷心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宫芷心不敢置信的转过头,望着那道明**的身影,修长挺拔,傲世睥睨,和初见时的骁没有一丝的分别,只是……
  兵符!
  宫芷心的眼神瞬间急剧的收缩,篱王……
  宫芷婷见慕容骁来了,顿时变成了小鸟依人一般的模样,笑着走近慕容骁。
  “皇上,您来了!”
  慕容骁宠溺的看着宫芷婷,即使她满身是他儿子的血,慕容骁也是没有一点怒意!
  宫芷心的心口之处如同有一大块石头压在上面一般,好痛!
  而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再也没有了刚刚的侥幸!更没有了刚刚的期待!
  恶魔,他们都是恶魔!
  “慕容骁,你的心是铁长的么!他是你的儿子!”
  慕容骁的眉头明显的皱起来,不耐烦极了。
  而这在宫芷心看来,就好像是她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一样!
  宫芷心简直不敢相信,昨天不都是还好好的么,今天怎么就变了这么多!他怎么这么狠心!
  “朕的儿子?想为朕生儿子的不计其数!就算朕再缺儿子,也绝不会认你的儿子!”
  他说完之后,一把抢过宫芷婷怀中的孩子,并狠狠的向地下一摔!
  “不要!”
  他们**五载,共同患难,相互扶持,这才让他走上了地位,慕容骁怎么可能负她,这都不是真的!
  绝望、悲凉、心痛一瞬间所有的情绪全都扑面而来,而这一刻,宫芷心终于疯狂了!拼劲了全力的挣扎,而那些下人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可能也是被慕容骁的样子给吓到了!
  宫芷心快速的起身,想为那个孩子当肉垫!
  可是,一切都晚了!
  孩子连最后的哭声都没有,就那么……
  宫芷婷也是吓得连忙用手捂上了自己的嘴,她也被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她就当做若无其事一般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看着孩子头部的鲜血缓缓流淌而下,连点反应都没有的样子,宫芷心轻轻的敲打着孩子的脸,并且呼唤着他,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啊……”
  所有的无助和恨都被她呼唤出来,她蹲在那里,双眼猩红的看着慕容骁!
  “我不顾一切阻拦,嫁给你整整五年,我助你出外地,斩内奸,你重病在身,别人即使尊重你却也是退避三尺,我却照顾你数月有余,甚至我被你感染上,你遭人陷害,我九死一生护你周全,你兄弟算计于你……噗……”
  “砰!”
  还不待宫芷心说完,慕容骁直接挥出内力一掌打向她!
  宫芷心本就产后虚弱,更是内力被封住,被他这么一掌直接鲜血喷了出来!并摔倒在地!
  她的样子,惨极了!宫芷心已经站不起来了!血泪模糊!
  “朕最讨厌的就是依靠女人!你心甘情愿难道还要朕对你感恩戴德!”
  慕容骁冷声开口,那眼中的厌恶是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而看到宫芷心悲惨的样子,他更是没有一丝怜惜!
  宫芷心顿时双眼迸发出浓浓的绝望!
  心甘情愿!慕容骁说的对,是她心甘情愿!
  **五载,她怎能不了解!慕容骁的那个眼神,是看死人的眼神!
“慕容骁!你只祈求我没有来世,否则我必会让你知道我的心甘情愿被你践踏之后,是将你打入万丈深 渊!我必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宫芷心的手狠狠的指着慕容骁,双眼是从没有过的凌厉!愤怒!怨恨!
  “杀子之痛!慕容骁,你不得好死!”
  宫芷心的话,完全就是吼出来的!凄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怨恨,有如幽灵在慕容轩的耳边咆哮!
  这更让他紧紧的皱着眉目!
  “你敢诅咒朕!想死?朕成全你!婷儿,去外面说皇后难产,一尸两命!”
  慕容骁说完的同时,内力种种的挥在宫芷心的头上!
  “砰!”
  宫芷心彻底的倒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只是她的唇还在轻轻的动着:“我做厉鬼也不会放了你!”
  慕容篱,是我对不起你,欠你的,来生再还!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重新活一世,必为复仇活
皇上为了弥补镇国公府,特封宫芷婷为皇后!镇国公府一喜一悲!
  当然,这乐坏了宫芷婷的母亲柳氏!
   夜,带着从未有过的宁静,秋风瑟瑟,伴随着唰唰的树叶落地之声,只见一人鬼鬼祟祟的在镇国公府来回攒动着。
  当到了柳氏的房间之时,他悄然而进!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镇国公府的管家!
  “你的女儿如今都坐上了皇后,可谓是升官发财啊,最近我银子没了,你看着办!”
  柳氏本还躺在床上,听到管家的话顿时坐起了身,一脸怒气!她指着管家,身子都带上了几分颤抖。
  “你个不要脸的,这么多年来我给了你多少银子,你居然还来敢向我要!”
  管家一脸不屑,即使柳氏骂他他也无所谓的样子。
  “你就说你给不给,你要是敢不给,我就把宫芷悠是我的女儿告诉老爷!并传的满大街都是!”
  柳氏身子气的直哆嗦!
  这是她这些年来最后悔的事!她一共生了两个女儿,一个现在已经坐上了皇后,另一个就是宫芷幽!却           是她和管家的女儿!
  “你敢!我就不信说出去你还能活!”
  管家顿时耸了耸肩,还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柳氏的面前,神色不耐极了,“老子告诉你多少遍了,我就一条命,大不了就死,你能放下你的钱财么,如今你还有个女儿当皇后了,更是荣耀极了,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我说出去,你们母女都会没有好日子过,到时候,皇上废了她这皇后可就有趣了!”
  管家说完还嘿嘿的笑了几声,一屁股坐在柳氏的床上,翘着的二郎腿也是一晃一晃的,悠哉极了!
  “你……“
  柳氏的胸口上下起伏着,气的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痛快点,你到底给不给!”
  管家的神色已经是及其的不耐了!
  只是还不待柳氏说话,却是听到了门口处柳氏身边薛嬷嬷奇怪的声音。
  “三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管家顿时站起了身,背对着柳氏,并且望着门口之处,神色及其警惕。
  柳氏的双眼来回转动着,这样下去,这个脸皮厚的就是个无底洞,他若不死,那么就永远都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而门外宫芷悠更是听到了他们刚刚的对话!
  “我……”
  宫芷幽站在那里,眼睛慌乱极了,四处乱看,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屋子内,柳氏的手已经摸向了床下,并直接抓住了那个硬东西!
  “嬷嬷,带三小姐进来!”
  柳氏一说完,顿时拿着匕首,狠力的刺向了管家的身体里!而那位置,基本就在心口之处!
  “啊!”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管家连点反应的能力都没有,直接倒在了地上,鲜血不停的留了下来:“你……你……”
  柳氏吓得连忙向后退了些许,双眼死死的盯着管家,更是喘着粗气,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
  宫芷悠听到了里面痛呼之声,吓得当时就跑了,柳氏连忙说道:“嬷嬷,抓住她!”
  嬷嬷知道事情不好,更是知道紧急,二话不说的就追上了宫芷幽,并将她带进了屋子。
  柳氏穿好了鞋子,并拔下了管家身上的**,双眼恶狠狠的看着那把**,口中碎碎念着,还差一个,   我就解**了!
  嬷嬷快速的关好门,并将宫芷幽带劲了屋子,她的哭声极大,嬷嬷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宫芷幽看到那把**,顿时吓得泪水直流成河,嘴里还呜咽道:“娘,娘!”
  柳氏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宫芷幽,即使她害怕,哭诉,也依旧不为所动!
  她的双眼还带上了几分凌厉,厌恶,这么多年她就对她很不好!
  “你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
  柳氏拿着**向前伸了些许,宫芷幽更是大力的挣扎着,可是她瘦弱极了,有哪是嬷嬷的对手!
  “娘,娘,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她惊慌失措的说着,嬷嬷捂着她的嘴,导致她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但是柳氏还是听懂了。
  柳氏摇摇头,更是浮现了一抹冷笑。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死了,我就解**了,这么多年来的束缚也就彻底的结束了!到底是母女一场,我祝福你下辈子,不要再做我的女儿了!”
  柳氏说完,拿着**用力的刺向了宫芷幽的身体!
  鲜血迸溅的哪里都是,可是却听到了柳氏的笑声,绵延不断!
  死了,他们终于都死了!
  “快去,把他们扔到乱死岗,这里好好收拾一下!”
  乱死岗。
  几个人悄悄搬运着两具尸体,当他们离开之后,后面的人才悄然而至。
  他一双星眸注视着地上的两具尸体,眼底若有所思。
  只是宫芷幽的手,突然动了,即使是黑夜,男子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
  片刻之后,宫芷幽的手,竟然捂上了自己的伤口,并艰难的坐起了身子!
  她眉头紧锁,并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她不是死了么!这都是怎么回事!
  男子眸子渐渐变得幽深,淡然的眸子没有一点的触动,只以为她刚刚是在装死!
  而这个女子,他认识!她是宫芷心的妹妹,宫芷幽!
  宫芷幽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他竟然是篱王!
  宫芷幽看到篱王竟然这么的完好的样子,心中顿时升起一丝狂喜!太好了,皇上没有为难他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只是他终究是交了兵符,想到这里,宫芷幽的眸子渐渐转暗,看着篱王也是愧疚不已。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篱王的瞳孔一缩,看着宫芷幽的双眸闪动着的情愫,像极了当初宫芷心的样子!
  只是,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篱王面上依旧没有过多的表情,宫芷心在的时候,他偶尔还会为她绽放几许笑容,可是自从宫芷心离去了,篱王彻底的变成了冰冷无情之人!
  宫芷幽突然双手捂上了自己的头,而那翻天覆地的记忆滚滚涌来!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柳氏做足戏,含恨咬牙根
宫芷幽满脸的痛苦,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不是宫芷心么!为什么都是妹妹的记忆!
  宫芷幽下意识的挽起了自己左臂的衣袖,手也是跟着摸索着!
  只是在赫然摸到了一个痣的时候,宫芷心满面的惊恐!
  那是宫芷幽的特征!
  宫芷心突然有些难以接受,她居然变成了自己的妹妹!
  篱王见她面带挣扎的样子,感觉自己也带上了万分纠结,却是不知从何而起,情不自禁的担忧的话也一同问出。
  “你怎么了?”
  淡淡的声音传入了宫芷心的耳中,让她的身子也是一顿。
  她僵硬的抬眸望着篱王,眼底的慌乱一闪而逝。
  “没事,先不打扰篱王了。”
  带着所有的愧疚,宫芷心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她只能装作平淡的样子。
  对不起,篱,我欠你的,一定会还!
  以后她就是宫芷幽了!
  那么,妹妹,你放心,以后我会替你好好的活下去,只是,这个仇,我必报!而我们恰恰还拥有着共同的敌人!
  她现在拥有两个人的记忆,一个是宫芷心的,还有一个就是宫芷幽的!
  宫芷幽艰难的站起身,回眸望了一眼早就断了气的管家,对着篱王淡淡颔首,便离开了。
  慕容篱凝视着宫芷幽离去的背影,轻轻叹息了一口气,很快便消散在这空气之中。
  他本应该结束了宫芷幽的性命的!
  毕竟今日让她看见了自己,这很有可能对他不利。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狠心下手,只因她是在镇国公府唯一没有欺负,讽刺宫芷心的人!
  直到多年以后,慕容篱才知道,他是有多么的庆幸自己今日的行为!
  宫芷幽一个人走在这冰冷的街道上,身上还在不停的躺着鲜血。
  她眉目紧皱,这样下去,就算她命大活了下来,也迟早会流血而死!
  宫芷幽对着自己的身上点了两下以作止血,待她微做停顿之后,再一次向前走了起来,她妹妹的身体,太弱了!
  她应该尽快像个办法赶回去。
  “三小姐,三小姐,你在哪里啊!”
  “三小姐!”
  不远之处,传来了呼唤的声音,只见宫芷幽唇间勾起了一抹冷凝,他们来的正是时候!
  宫芷幽顺着他们的声音,也是向前走了过去,迈出的步伐,看起来艰难极了!
  “我在这……”
  她的声音,有气无力,发出的声音也不算太高,但是对面眼尖的人,已经看到了宫芷幽摆出的一只手,看这身形,像极了他们家的三小姐。
  一人连忙指着:“快看,三小姐在那里!”
  说完,他已经快步跑了过去,但是一看到宫芷幽衣襟全是血的样子,顿时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惊吓极了!
  “你们快点过来,三小姐受伤了!”
  听到此话,大家都是惊讶极了,连忙跑了过去,当看到宫芷悠的样子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已经不能仅仅用震惊来形容了!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宫芷幽虚弱的捂着自己的伤口,再次有气无力的开口:“先扶我回去。”
  宫芷幽,夫人的亲生女儿,谁敢怠慢!
  一听到宫芷幽的声音,他们也不敢多言,连忙小心翼翼的扶着宫芷悠走了回去。
  镇国公府。
  宫景德焦急的来回在大厅行走着,半夜三更的,平时最乖巧的女儿,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他如今就剩下这一个女儿,他更是在想该让宫芷悠嫁入谁家能够对他有利!
  不想,人却丢了!
  若是今晚传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毁了他女儿的清誉,那可就让他赔上一笔了!
  柳氏也是垂泪的站在一旁,拿着手帕不停的擦着那止不住的泪水!
  宫景德轻轻叹息了一声,并且走到了她的面前,轻轻将她揽入怀中,“不要难过,幽儿一定会找回来的!”
  听了宫景德的话,柳氏的身子也是轻轻一颤,她连忙又擦了擦泪水,并且靠在了宫景德的身上,难过极了。
  这时,突然有人跑了进来,并且大喊着:“老爷,三小姐,三小姐她……”
  那人面色为难极了,接下来的话,他是真的不敢说出口。
  柳氏一手拿着手帕还捂着嘴,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家丁。
  她的眸子一闪,连忙想到自己此刻的不对,她直接推开了宫景德,发疯了似的冲到了那家丁面前,更是攥紧了他的衣服。
  “你说啊,悠儿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柳氏边说,边晃动着那个家丁,而家丁也是由着她的动作弄得身子来回飘动,却是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宫老爷眉目一凛,走到柳氏的身旁,两手扣着她的双肩,并且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轻拍以示安慰。
  “幽儿到底怎么了!”
  豪迈的声音扩展到每一个角落,甚至是外面都能够听的真切。
  这更让家丁的心都跟着颤抖,最终还是战战兢兢的回答着:“三小姐她正往回赶呢……”
  柳氏的身子瞬间僵硬了,她回来了!
  还不待家丁说完,镇国公横眉一皱:“那你磕磕巴巴的做什么!她现在在哪?”
  家丁的脸上,已经是汗如雨下,镇国公的气势,她实在是不敢为恭!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耐心的颤抖,更是闭了闭眼睛:“三小姐是重伤回来的,现在还,还在路上。”
  轰……
  柳氏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炸开了!
  她居然没死!
  那匕首被她插的那么深,可她居然还那么的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命大!
  柳氏本还在怔愣之中,突然被宫老爷的怒吼之声给瞬间惊醒!
  “那还不快去找大夫!赶紧去派马车接悠儿啊!……不!用软轿!那样免得她伤口痛,更不容易愈合!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那家丁连连称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柳氏的泪水更多了,“悠儿,我的悠儿啊!不行,我要亲自去找她!”
  说完,柳氏便开始挣**镇国公的怀抱,怎奈女子与男子的力气终究是天差地别!

Rank: 1

91UID
84026201  
精华
帖子
1090 
财富
5455  
积分
109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报复初登场,先除去爪牙
   此刻,屋内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有人啜泣的声音。
  大家都围在四周,看着床上那昏迷不醒的女子!大夫早就为她处理好了一切。
  可是这么久了,她却迟迟都不见醒!
  柳氏还在默默的流着泪水,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停顿,镇国公见此,心中倒是难得的生了几分怜悯。
  “别难过了,大夫不是说过再有几个时辰她就会醒过来了!”
  柳氏身子微微一怔,听到醒过来那几个字,她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齿贝,该死的,这丫头怎么命这么大!
  柳氏点点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手帕不停的在眼角之处擦拭着。
  而下一刻,躺在床上的宫芷幽动了!
  脸上也全都是恐慌的样子,即使是闭着双眼,众人依旧看的真切!
  “薛嬷嬷,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宫芷幽完全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可是她却是喋喋不休的说着,声音也是小的可怜。
    柳氏偷偷死盯着宫芷幽,仔细的听着她在说什么!奈何她集中了所有注意力也是听不清。
  而镇国公更是坐在了她的身旁,仔细的倾听着。
  有人想要害他的女儿,害他的筹码,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姑息!
  只是,她的声音太小!
  “孩子,你想说什么,大胆的说,爹在这里,不要怕!”
  即使她没有醒,镇国公还是出声安慰着,更是想知道,到底是何人这般的胆大包天!
  而宫芷幽还在碎碎念着,她仿佛是听到了镇国公的安慰一般,竟然呼喊了出来。
  “薛嬷嬷,求求你不要杀我!”
  说完之后,宫芷幽顿时睁开了双眸,更是挣扎就要起身,可是浓烈的痛楚,竟然让她再次躺了下去,还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呼声。
  屋内,瞬间的寂静,而镇国公的目光更是带上了几分嗜血!两道凌厉的目光直接射向了薛嬷嬷!
  吓得薛嬷嬷顿时跪在了地上连连喊冤。
  而柳氏,心口的纠结却是渐渐松懈了几分,但种种怀疑再次布上了她的大脑,这死丫头什么意思!
  镇国公看着宫芷幽,神色难得温柔,“孩子,你感觉怎么样?”
  宫芷幽侧过头,还没等彻底的看到镇国公,却是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薛嬷嬷,宫芷幽吓得连忙向着里面躲,“薛嬷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薛嬷嬷面上大惊!她没有想到宫芷幽清醒了还会这么说!
  小姐是不是糊涂了啊,怎么就认准了是她啊,明明是……明明是夫人的啊!
  “三小姐,老奴冤枉啊!”
  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人是不相信宫芷幽的,因为宫芷幽从小到大都是恪守本分,及其老实,对待长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