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8 | 浏览:5824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孙子到这里来瞎凑什么热闹?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拜托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呀”?
面对月卿绾的嫌弃,他满脸不在意的翘起二郎腿:“我怎么没有了?我哪里没有自知之明?皇上都已经说了,你再过几日就成为我的世子妃了,既然皇上约你前来叙旧,那我又为何不能来?莫非你们是要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你才这般的不待见我迫不及待的赶我走”?
听完他的这些话,月卿绾决定了,待会皇上这只老狐狸走了,她要拍手给他叫好!
这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十分符合现状,没错,老皇帝今日约她来,还真的就是打算跟她密谋见不得人的事情的。
她还想着要怎么委婉的拒绝呢,却不想君戟这一番胡闹,闹得甚好。
被他这么一搅和倒好,老皇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将事情拿出来说了。
她月卿绾如此聪明绝顶的人,老皇帝不说,她也心知肚明,无非就是嫁到世子府做卧底啊,做奸细啊……
她思索间,就听见赤玖玥那尖细的声音带着一丝谴责:“君戟,你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分寸,站在你面前的是天子,你说的未免也太难听了,凭你这一句,我父皇可以治你死罪”!
君戟那厮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狂笑三声后不屑的道:“赤玖玥,你不就是一个本世子不要了的破鞋吗?本世子就不明白了,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本世子?就连你父皇都要让我三分,你在我面前瞎咧咧什么”!
赤玖玥听完他这句话,顿时气的小脸通红,美眸含泪,纤纤素手指着他,想骂又不知该怎么骂。
那可怜兮兮的小样子就连月卿绾这个女同胞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啊,真不明白这个君戟如何下得了将人家骂成这样的。
老皇帝见这局面有些控制不住,沉声咳了一声:“君戟,那事确实是我们皇家对不起你,不过你这话确实言重了些”。
君戟不屑地冷哼一声,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即便我话说得重了些又如何,先出言不逊的是她赤玖玥,她违背赤家祖宗遗训在先,我还不能反驳她”?
原本已经被气的快哭了的赤玖玥听了这话,更是不淡定了,咬着下唇一声尖细的咆哮:“君戟,你别给我血口喷人,谁违背我赤家祖训了?我违背哪一条了?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君戟给她投去了一个十分不善的眼神:“你别给我装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赤家祖训,君氏一族,除非是犯了谋权篡位的打错过,否则,赤家不得斩之!你刚刚一口一个要治我死罪,可不是违背了么”?
见场面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一旁的吃瓜群众坐不住了。
月卿绾打着哈哈隔开了剑拔弩张的两人:“我说君戟啊,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风度啊,还有我觉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得你这把折扇也太那什么辣眼睛了,若我是你,拿着这折扇都不好意思出门了,你还在圣上和公主面前晃悠,啧啧啧,秽乱宫庭啊你这是”!
原本没太注意他那把折扇的几人,此刻听完月卿绾的话都唰唰的投了一个眼神过去。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6章 接小姑奶奶回府
那折扇上的一男一女正在鸳鸯戏水,当然了,相比起以前月卿绾看的那些,她实在觉得君戟手上拿的这个含蓄多了。
可这样觉得的也仅仅只有他一人罢了,其余几人看着那画,赤玖玥那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骂了一声流氓后,飞快地撇过头不再去看。
把皇帝也是随便看了一眼后就撇开了目光,略有些尴尬的捂嘴轻咳一声:“真是胡闹!君戟,朕命令你赶快把这扇子处理了,赤家祖训不止有君家人不得斩之,还有若君家后代冥顽不灵,可代为管教这一条,作为你的长辈,若是这折扇再次出现在你手上,便罚你在君家祠堂跪上个三天三夜,让你君家英勇善战的先祖们看看,君家到了你这一代,是如何丢脸的”!
听完他的长篇大论,君戟不以为意的冷哼一声,转过身,随手就啪的把那扇子丢进了湖中。
噗通一声,便沉了底。
“不就是一把破扇子吗?哪有皇上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丢了就是了”!
说完,眼神十分不善的瞪了月卿绾一眼,好像是在怪她将他这把折扇暴露人前一样。
不过,值得月卿绾庆幸的是,老皇帝被君戟这么一搅和,似乎也没了谈话的心情了。
只见他阴沉着一张脸,声音冷到了极致:“罢了罢了,皇后这几日身体不好,我也不陪你们这群小辈在这里胡闹了,朕去看看皇后,你们爱怎么闹就随你们闹去”!
月卿绾对着他的背影投了一个十分同情的眼神。话说他这个一国之君做得也真是憋屈,君戟这厮又十分的狂妄,偏偏他也不能奈他如何。
所以才想尽办法的羞辱他,想尽办法的要抓住他的把柄。
于是乎,这才有了她这个赤黎国第一丑女月卿绾带着不清不白的身子,带着来路不明的野孩子嫁入世子府这一出。
现在看来这个老皇帝是非不可一定要除掉君戟的,有君戟在的一日,他就安不了心。
见老皇帝走了,月凌天这才狗腿子的凑到她身边:“小姑奶奶,我们跟着君世子来这里是有原因的,我们是来告诉你,你儿子已经被一个叫冥的男子带回摄政王府了,我爷爷派我们兄弟二人来接姑奶奶你回府”!
月卿绾闻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何须亲自来接我?这皇宫到摄政王府也没多远的距离,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月凌天万分鄙夷的瞅了他一眼:“小姑奶奶呀,你以为我们愿意来接你?还不是我爷爷非逼着我们来的,快走吧!你那宝贝儿子在王府内吵着要娘亲呢”!
月卿绾瞪了两人一眼,这兄弟虽调皮了些,但好在本性不坏,还是可以调教好的,但若是日日跟君戟这厮厮混在一处,那可就难说了!
于是乎,她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凌厉:“你们来接我就来接我,为何要跟这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个死断袖掺和在了一起?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可不想我们摄政王府上日后多出两个恶心的死断袖让人耻笑,你们二人回府后自觉点来到我院子里领罚!日后胆敢再跟他在一起,看我不剥了你们的皮”!
听了她的这话,君戟不乐意了:“凭什么呀你,月卿绾你凭什么孤立我啊你能不能不要歧视断袖啊”!
月卿绾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捧腹大笑:“哎哟,我的天哪!君戟,你还怕被人孤立啊?单凭你府上养着那一百多名男妾就恨不得将你捧上天的,你何须怕被孤立?总之我这两个孙儿都是赤黎十好青年,我可不准你带坏他们”!
君戟还没来得及说话,话茬便被月凌天那厮抢了过去:“小姑奶奶呀!可是再怎么说君世子也是你的夫君呐,他现在虽然是一个断袖,你嫁给他以后还是有机会让他改邪归正的”!
月卿绾捂住胸口,做恶心状:“天儿,你可别瞎说,俗话说的好,狗改不了吃屎,你姑奶奶我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能将他从断袖的道路上拉回来啊”!
原本似一滩烂泥一样倚在石桌上的君戟顿时就不乐意了,一个纵身跳起了好高,速度极快的一个爆栗敲在了月凌天的脑袋上。
月凌天吃痛,万分委屈的捂着脑袋不解的看向君戟,就听君戟直接咆哮道:“月凌天你丫的你说什么呢!我就算是要改邪归正,也不可能是由你家这个丑郡主来帮忙啊!你知不知道我一见到她就觉得恶心,说不定时间越长,我就越讨厌女人呢”!
月卿绾见他双手叉腰似泼妇骂街的那嚣张里带着些娘娘腔的样子,心内又一阵由衷的恶心。
实在懒得理会他,她抬脚兀自从君戟身边跨了过去:“君儿,天儿,走了,别跟这种人瞎咧咧,跟我回府领罚去!看你们日后还敢不敢跟他厮混在一起”!
语毕,头也不回地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我的姑奶奶哎,你走错路了”!
直到身后传来月凌天弱弱的呼唤她才停下脚步,转过身面色狰狞的瞪了一眼月凌天:“你这个小兔崽子,不早说!还愣着干什么!知道我不认识路还不赶快上前带路”!
月凌天撇了撇嘴,他活得还真是憋屈啊,还不是一般的憋屈!
月卿绾也不过二十二的年纪,他也不小啊,现在也二十了,他哥哥月凌天更那啥了,还比月卿绾大了几个月,就因为他那个倒霉爷爷二十二年前的一念之差,他们哥两个硬生生的被这月卿绾欺负了十多年。
偏偏他们那个爷爷又十分的宠爱这个小姑奶奶,向来不讲道理,无论什么事都是他们的错,他们有苦不能言,有冤不能申。
六年前她失踪以后,他伤心之余还庆幸了一把,终于不用再受欺负了。
可是就在某一个风高云淡的下午,她骑着小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毛驴,带着她儿子,回来了!于是乎,从那一日开始,他们两兄弟又迎来了噩梦。
他正在回忆他那苦不堪言的过去,以及日后每一天的水深**,兀的,感觉耳朵一痛,扭头看去,就见月卿绾毫不客气的提起了他的耳朵。
只听她咬牙切齿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天儿,你发什么呆呢?没听见你姑奶奶叫你上前带路吗”?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7章 不如嫁给魔君吧
两柱香后,摄政王府。
马车刚刚停下,就见府内一袭白衣矮矮胖胖的小月牙从府内奔了出来。
身后一群丫鬟婆子一把鼻涕一把汗的追在他身后大叫:“小少爷,您跑慢点,跑慢点”。
小人儿奔的到挺快,那些个丫鬟婆子愣生生追不上,那样子,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个劲的朝着她奔过来。
人还没到跟前呢,甜甜的声音便传来:“娘亲娘亲,你可算是回来了,月牙好想你啊”!
月卿绾见到这安然无恙依旧白白胖胖的儿子,心里总算找到了一种归属感,有儿子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她跳下马车,小人儿也奔到了她跟前抱住了她的大腿,她轻笑一声,弯腰将他抱起:“呀,我的月牙好像长胖了似的”!
闻言,月子兮嘟囔起粉嫩嫩的小嘴:“我才不是长胖了呢,是昨日跟魔君大人去魔宫,他让下人给我做了许多好吃的新奇古怪的菜式,我吃得多了些罢了,娘亲,要不你别嫁给那个娘娘腔的断袖了,你嫁给魔君大人吧”!
此话一出,周围皆静。
月卿绾一扫周围的众人,神色各异,但多的是看好戏以及八卦的神色。
她神色自若的柔柔月牙的脑袋,笑问:“你这小鬼?难不成去了魔宫一晚便被那魔物给收买了?为何想要娘亲嫁给那魔物”?
月子兮歪着脑袋一脸不解的看向月卿绾:“娘亲你们为何这么讨厌魔君?我听你们个个都唤他魔物,可是我感觉魔君大人很好啊!他会让人给我做好吃的,还会教我写字”!
听到他这话,月卿绾竟一时半会不知如何回答,话说这个魔君也十分反常,对待月牙的态度一点也不像他一贯的作风。
她正思索着要如何回答小屁孩的问题呢,旁边一阵凉风刮过,顺带着刮来了某些人的风凉话:“哟哟哟,我的小少爷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你说这话会害死你娘亲的!皇上已经下了圣旨,你娘亲在过几日就要嫁去世子府了!到时候她就成了世子府上唯一一个女人,你说说这得有多风光啊”!
月子兮扭头看向门口缓缓走过来的月初若,一席鎏金云锦的云纹裙高贵优雅,看起来造价不低,头上的那些金钗簪子好像是恨不得要将脑袋压得掉下来一般。
看起来倒是华贵,月卿绾看着却极其的不喜欢,像是一夜之间暴富的暴发户那样,恨不得将天下所有首饰都挂在她那身上。
月卿绾用眼神斜看她一眼,觉得实在辣眼睛,她甚至觉得,跟这女人多说一句,都是浪费她月卿绾的时间。
当年的事情她还没入手调查,但直觉告诉她,那件事情和面前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现在她无凭无据,只好任她逍遥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但若有朝一日她查出了事情真相和这个女人有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关的话,她定要十倍奉还,她月初若给她找了一个男人,她到时就给她找十个!
眼珠子转了转,她附在小月牙的耳边低声道:“月牙,娘亲告诉你哦,这个女人是娘亲的小孙女,你就是你的侄女儿,你不用怕她,尽管骂,有娘亲给你撑腰呢”!
月子兮从她怀里跳下,万分嫌弃的将月初若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娘亲,你居然说她是我的小侄女,她虽穿着华贵好看,可是看起来年纪也不轻啊,看起来比娘亲你还老些”!
听到有人说她居然比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还老,月初若顿时就不乐意了,素手指向月子兮,破口大骂:“我呸,你们娘俩也别太得意了,当初若不是我爷爷好心收留月卿绾你这个丑女,你今日哪有在我面前叫嚣的本事?是,你是大名鼎鼎地位高上的卿月郡主,那又如何?要细说起来,你不过是这个摄政王府的一个外人罢了,你说说你和我们摄政王府有什么关系?还不就是一个小野种,也配当我姑奶奶”?
月子兮听了有人这样说他娘亲,一张小脸顿时气得通红,捋起袖管就打算要上前和那月初若大干一架的样子。
月卿绾抬手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果然是虎母无犬子啊,她儿子也像她当年一样彪悍,一言不合就要干啊!
从后面拉住他肥肥的小手,制止了他要冲上前打人的举动。
蹲下身子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月卿绾心内笑了笑:“月牙,娘亲跟你说过了,不可以随便动手打人的,恶人自由恶报,老天爷会惩罚她们的”!
月初若也不是一个什么善茬,此刻暴跳如雷:“一个大野种和一个小野种,也敢在我的面前叫嚣?我是未来的太子妃!今日太子要来接我出去游玩,月卿绾你有本事就叫你儿子过来打我啊,待会太子来了让他好好看看,你们这一大一小的两个野种是如何欺负他的太子妃的”!
月卿绾强忍着想要将她一巴掌呼死的冲动,狗仗人势这一个词语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分毫不差!
懒得跟她计较,拉着小月牙抬脚绕过她身边,正准备进府,却见她那老哥哥月长萧一阵风似的从她面前掠过。
紧接着,啪的一声脆响。
那月初若貌美如花的小脸蛋上顿时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月卿绾瞪大了眼睛看着月长萧,啧啧,不愧是当年驰骋沙场的老将军,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身法还这么快,下手还这么干净利落,那一巴掌呼的她心里十分畅快。
“月初若,你给老子搞清楚状况!这里不是太子府,你现在也不是太子妃!站在你面前的是你的小姑奶奶卿月郡主,摄政王府一直是她掌权,你今日如此造次,你姑奶奶不想与你计较让着你,你却如此不知好歹得寸进尺!我看跟太子出游你也不必去了,给我去祠堂跪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上个三天三夜,没有老子的允许不准出来”!
月初若美眸含泪,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那爷爷,此刻被打了一巴掌,过去十八年的委屈与不甘终于爆发。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8章 傻缺**
只见她泪水一滴滴滑落,好不可怜的样子,一只手捂住被打的脸蛋,怒瞪着月卿绾。
声嘶力竭的咆哮:“凭什么?我是你的亲孙女,你凭什么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野种来打我!凭什么让我们姓月的摄政王府,要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丑女人掌管大权,让她在摄政王府内无法无天!我是您的嫡孙女,郡主之位本该是我的,可是却因为您的偏心,将郡主之位给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丑女人!她凭什么呀?把月卿绾凭什么”!
听完她的这一大段咆哮,月卿绾眼神幽幽的看向她那老哥哥,老爷子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
看着他那暴跳如雷的样子,心中难免的叹了口气,话说他这个老哥哥脾气也是**,一口一个老子的霸气的很。
这不,月初若的话刚说完,他那**脾气又上来了:“月初若,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连我的话也敢反抗?让你去祠堂面壁思过就快去!哪来这么多废话!再违抗我的命令,家法处置”!
见月初若委屈的一梨花带雨好不可怜的样子,原本奉命去接月卿绾回府的哥两个终于坐不住了。
这月初若虽然为人嚣张狂妄,自从攀上**以后更是不将他们两个兄长放在眼里。
可不管怎么说,这月初若始终是他们的妹妹,此番在王府门口这般算是丢尽了脸面,他们也有点于心不忍啊!
话又说回来,月卿绾儿时虽然霸道蛮不讲理,经常欺负人。可她欺负的都是男人居多,按理来说这月初若也没受到多少欺负。
她今日这么的出言不逊,若是放在他们哥两个身上,但是早已被她追杀跑遍整个赤黎皇城了。
这样想着,月凌天抬脚挪到了她面前:“妹妹,你别和小姑奶奶还有爷爷置气了,待会儿爹爹回来了见你这般样子又少不了要发火,遭殃的还是你自己呀!你先去祠堂,待会儿我和大哥给你送饭菜来”!
月初若见终于有人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不甘不愿的瞪了月卿绾一眼,正转身要走之际,却见转角处缓缓驶来一辆明**的马车。
于是乎,她单手捂着脸蛋,梨花带雨的扑向了那马车:“**哥哥……”
一声娇滴滴的呼唤,而后便泣不成声,掩嘴痛哭起来。
马车上快速的下来一个男子,一席黑色绣有八爪巨蟒的长袍,长相清秀俊逸,单从面相上看来,倒是一个谦谦公子的模样,只是内里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月卿绾敢肯定,能和月初若这样的奇葩凑在一起的,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只见他旁若无人地拉起月初若的小手,万分心疼的替她擦拭掉脸上的泪珠,语气中有滔天的怒意。
“若儿,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还有谁敢欺负你啊”!
月初若转过身,眼神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月卿绾。好像是在告诉这个太子爷是月卿绾打的一样。
那太子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便见到了站在王府门口那丑不拉几的母子两个。
拉着月初若大踏步的走到月卿绾母子面前,他语气十分不善:“你这个丑女人,是不是你把初若打成这样的”?
月卿绾上上下下的将两人打量了一便,眼神里暧昧不明,夹杂着一丝戏谑:“哟,这不是太子殿下吗?来我们府上有何贵干?我是初若的姑奶奶,她犯了错误难不成我教训她也有错?说来说去这也是我们摄政王府的家事,太子爷的手伸得未免也太长了?竟想插手我摄政王府的事情”?
听她的语气里满是嘲讽,轻轻柔柔的声音里满是不屑,那太子怒气更上一层楼。
他何时被人如此轻视过!
刷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直指月卿绾的眉心:“月卿绾,你少给本太子装疯卖傻!你难道不知道初若是本太子喜欢的女人吗?你打她,本太子当然有权利管”!
月卿绾无比轻佻傲慢的一声轻笑:“我知道啊,我知道他是太子你喜欢的女人,可我不知道她是你什么人?你们这是定了亲还是成了婚”?
太子被她一句话堵的一时语塞,但也不甘示弱:“即便现在我们没定亲,没成婚,不过我已经向父皇请旨赐婚,初若迟早是我的太子妃”!
月卿绾抬手捏了捏怀里的月牙那圆鼓鼓的小脸蛋,慢悠悠的开口:“以后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说,我们现在就来说说,既然太子你与初若并无婚约在身,太子你当街拽着我这孙女的手,一口一个若儿叫的好不亲切,你又将我们摄政王府的颜面置于何地,我从十五岁开始执掌摄政王府后院的大权,月初若自然归我管教!太子你插手似乎于情于理都不合啊”!
见太子气的愣在了原地,一旁的摄政王这才开口:“太子殿下,是这个丫头目无尊长辱骂郡主在先,老夫管教孙女打了她一巴掌,罚她于祠堂面壁思过三日,此乃老夫的家事,太子殿下不必管她,让她好好反省反省!君儿天儿,把你们的妹妹带下去,没我的命令不许放她出来”!
月凌君和月凌天领命,只好拽着那不情不愿的妹妹一步步走进府内。
“太子殿下,要本郡主说,你和初若如此这般拖着也不是长久之计,难免会被别人说闲话,你若是想好好保护她,不如尽快将她娶了去,我府中还有事,便先走了”!
她说完,抱着小月牙走进府内,懒得再管那傻缺太子。
月初若配他,配神了,绝配!
回到她那偌大的卿月阁,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抱着月牙直接躺进了软软的大床上。
她沉沉的要睡过去之际,就听月牙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娘亲,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昨夜在魔宫遇到疯爷爷了”!
月卿绾闻言,睡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