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37 | 浏览:3973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月卿绾看着那丝帕突然往后一跌,摔倒在地。那……那不是她的帕子吗?上面那两只歪歪倒倒的水鸭,还是她亲手绣上去的。
当年为了她的及笄之日有一个像样的绣品,她那老哥哥找了几十个绣娘来教了她多日,她却只绣了这么两个难看的丑东西。
她记得,正是因为这方丝帕,她在及笄礼上出尽了丑态,她的杰作,被各家夫人小姐一一传递看了个仔仔细细,也是将她嘲笑了个无地自容。
主要是丝帕上的两只戏水鸳鸯,被她绣出了打架水鸭的既视感。
于是她一怒之下,回了屋子便悄悄的将那方丝帕随手扔了,却听服侍的小丫头说那料子是极贵的云锦,丢了可惜,她随手便赏给那丫头了。
怎么……怎么……这帕子如今出现在魔君的手里?
然而,不止她一人看着那丝帕呆了,赤玖玥也呆了,过了良久,赤玖玥才喃喃道:“绾儿,这……这不是你绣的帕子嘛?这……怎么会在……魔君的手里”?
然而,那魔君却是一惊,猛的扭头看着月卿绾,不知是月卿绾的幻觉还是怎么的,她竟听出了他的声音里似有几分迫切。
只听他道:“这帕子果真是你的”?
月卿绾翻了个白眼:“是我的又怎样!你看见了没,上面那两只打架的水鸭,就是我绣的,不过,这帕子早在几年前便被我赏给下人了,怎么……会在魔君大人你的身上?莫不是,你觉得我绣的这两只打架的水鸭颇为好看”?
却不想,那魔君一把拽住她的手臂,语气十分不善:“说,你是什么时候将这帕子赏给别人的?那人是谁,姓甚名谁”?
月卿绾不屑的一声冷哼,甩开了他那只钳住自己手臂的魔爪:“你神经病啊!老娘我当年叱咤赤黎皇城,服侍我的丫鬟婆子少说也有七八十个,不过是在我扔帕子的时候,一个小丫头在一旁说了一句这料子极珍贵,丢了怪可惜的,我便给她了!我怎么记得是谁”!
那魔君闻言,面具下的俊脸浮现一抹失落,却被那鬼魅的面具遮盖的严严实实。
又听一旁的赤玖玥喃喃道:“虽不记得拿了你手帕的丫鬟是谁,我却知你记得,那是七年前四月初一,你十五岁生辰,正逢你的及笄之礼,那时候,你因这件绣品被人来宾一一观赏后各种嘲讽,还伤心了许久”。
月卿绾有些尴尬的抬手摸摸鼻子:“玖玥,你真不厚道,我那时的糗事也拿出来说”!
这期间,月卿绾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转过头,便对上了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那眸子里不含任何情绪,却平静的有些瘆人,只看那一双黑眸,便知眼前这人惯会掩藏自己的情绪,寻常人根本猜不透,可见这双眼睛的主人何等的不一般……何等的腹黑。
见那魔君又这样的看着她,她心下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实在想暴走,想直接撕了他那张面具,想直接朝他怒吼:你老是这样看着你姑奶奶,是不是对你姑奶奶有意思啊!是不是觉得你姑奶奶长得极美啊!
但是,出于理智,她想想便罢了,也没敢真的去做。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9章 混世魔王月子兮
不觉是过了多久,她只觉耳边那魔君凉凉的声音飘进耳中:“六年前,你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儿子几岁?什么时候出生的?”
月卿绾闻言,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看他:“我六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你这还用问吗?整个赤炎大陆的人都知道,我月卿绾,误入青楼,后,受辱自尽”!
说罢,月卿绾瞪了那魔君一眼,语气有些不善:“你这人是不是有事没事就爱拿人家的痛处来说事?亏你还是大名鼎鼎的魔君大人呢,这样嘲讽我,值得吗”?
良久,那魔君甚是奇怪,弯下腰捡起那方丝帕,转过身便一语不发的走了,就连他此番现身的缘由都给忘了。
见他不一会儿就消失无踪,月卿绾忍不住大骂了一声:“神经病”!
小月牙见她气的不轻,伸出小手给她拍着背:“娘亲,娘亲我们不气,不理那个死魔君”!
赤玖玥见他十分乖巧,心里也喜欢得紧,蹲下身子捏捏他肥嘟嘟的小脸蛋,她笑道:“小月牙,你该叫我姑姑才是,姑姑是赤黎国公主,你若是肯告诉姑姑你如何对付这五人的,姑姑便答应你一个要求”!
月子兮闻言,双眼忍不住冒光:“漂亮姑姑,是不是什么要求都可以啊”!
赤玖玥见他那一副小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是,什么要求都可以的”!
月子兮一把抱住赤玖玥的大腿:“姑姑,你既然是赤黎国最尊贵的公主,那你一定很厉害,你可不可以答应子兮,日后若是再有人欺负我娘亲,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娘亲的,我娘亲她生我养我不容易,我不想让她被人欺负”!
月卿绾有些楞楞的看着月子兮,仔细回味他刚刚那一番话,心里甚暖,原本她想着,这小财迷能提什么要求,无非就是金山银山,这样的话他可以养娘亲。
却不想,在他心里,娘亲不被人欺负才是最重要的。
没等赤玖玥回话,他便执起赤玖玥的大手:“你答应我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你要保护我娘亲一百年”!
赤玖玥忍不住的噗嗤一笑:“好好好!保护你娘亲一百年,不过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是如何制服这五个坏人的”?
说起这个,月子兮那可是一脸的傲娇:“他们五个笨蛋呀,不费吹灰之力就制服了,姑姑你是不知道啊,他们身上有可以将人迷晕的药,想要将我迷晕,他抱我上马车的时候,我只是顺手摸摸看他怀里有没有什么宝贝,却不成想,那药就到了我手里”!
话音落下,就听破庙内五人的喊冤叫屈的声音响起:“冤枉啊,公主,奴才等实在冤枉啊,是皇上派我们去摄政王府接卿月郡主的儿子进宫的,我们怎么可能害他啊”!
月卿绾斜眼往那破庙内偷偷瞄了一眼,真他娘的惨不忍睹啊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五个大男人就这样被扒只剩一条亵裤避体,如此不雅的捆在了柱子上,啧啧,惨无人道啊!
听他们五个那娘里娘气的声音,大抵是五个太监,虽说太监没什么看头,可她这样子的偷看也终归不大好。
撇过头不再去看,月卿绾有些无奈的看向月子兮:“月牙啊,娘亲跟你说过了 不要这么捉弄别人,快去,将他们放下来,让他们五个穿好衣服就给本郡主滚出来”!
月子兮闻言,只好低着头闷闷不乐的走进破庙内,五个小太监本以为获救了,却不想,那混世魔王又捡起地上的狗尾巴草,在他们五个身上轮番挠了一通。
听着里面传来的一阵阵求饶之声,赤玖玥只感觉额头上几滴虚汗滑落:“绾儿啊,你家这个混世魔王,和当年的你一般无二啊”!
过了片刻,五个衣衫不整的小太监纷纷滚了出来!没错,是滚了出来,滚着出来的。
他们不想滚啊,可是曾经的丑霸王发话了,要他们滚出来,他们怎敢不滚。
滚到月卿绾和赤玖玥脚下,五个小太监又战战兢兢的跪下行礼磕头:“奴才等参见公主,参见君世子,参见卿月郡主”!
不远处倚着墙角的一颗老树站着的君戟那厮,此刻看起来就像一条无骨的蛇,软绵绵的椅在那树下,颇有几分风情万种。
几个小太监巴结完了,就听他不屑的声音响起:“五个没出息的东西,人家让你们滚你们就滚啊,别参见我,烦死人了”!
月卿绾才懒得理会这厮,看着面前跪着的五个人冷声道:“你们真的没有要害我儿子”?
五个小太监见她给了解释的机会,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郡主,绝对没有啊,给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啊,我们真的只是接小公子去皇宫的”!
月卿绾有些狐疑的看了五人一眼,耳畔又传来了一个糯糯的声音。
“不,娘亲,你不要相信他们!他们五个是皇上派来抓我的,他们说,皇上要喂我吃一种药,吃了这种药以后,娘亲你就彻底为他所用,以后都不敢反抗他了”!
月子兮话音落下,在场的几人面上都有异样的表情划过。
但是此刻最尴尬的,莫过于公主赤玖玥了,她的父皇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对付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儿寡母,更何况,这寡母还是她赤玖玥以前最要好的玩伴。
她有些尴尬的看向月卿绾,支支吾吾半天:“绾儿……我……我父皇……他……”
尽管刚刚的月卿绾双拳有一瞬间的紧握,此刻也只淡然一笑:“玖玥,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你父皇伤害我儿子,他要利用我,但若是伤了我儿子,我不但不会被他利用,我宁可和他来个两败俱伤”!
此刻,无人注意到,原本像一条蛇一样弯弯曲曲缠在树干上的君戟收起了脸上那万年不变的欠揍的笑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脸,眸色深了几分。
也无人注意到,暗处的一条小巷内,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跪在戴着鬼魅面具的魔君面前。
过了许久,才听那魔君道:“我失去的那两年的记忆中,你们从前向我汇报的,可有少了什么”?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0章 娘亲,救我
独孤尘和独孤月对看一眼,不明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主子怎么现在还想起来问?
七年前,主子他十八岁尚且还差几个月,可就在那一晚,他无故失踪,这一失踪便是整整两年。
他们再次找到他的时候,他孤身一人血淋淋的睡在河边,这一条丝帕,便是包扎着他手上受伤最严重的那个伤口。
后来主子跟他们回去了,他对那两年的遭遇只字不提,甚至在回去没多久的某一天,已经二十岁的他竟问独孤尘,他是不是该过十八岁生辰了。
也就是说,他将那两年,忘了个干干净净。
没人知道他那两年发生了什么,唯一知道的,便是有一个姑娘出现过,主子时常拿着那方帕子出神许久。
独孤尘又将过往仔细回忆一番,这才信誓旦旦的开口:“回主子,我们确信,没有说漏的”!
那魔君又是一阵沉思,握着那方丝帕的手又微微紧了紧。
看着他手里的那方丝帕,独孤尘猜到了个大概,这才开口道:“这方丝帕的主人,没有在我们跟随主子身边的时候出现过,或许,是主子你失踪那两年之间的事情,若说这个,属下就不得而知了,我们找到主子你的时候,你一个遍体鳞伤的躺在河边,身边根本无人”。
闻言,他不在纠结于这个问题,收起那方帕子,抬脚向前走去。
另一边,赤玖玥带着月卿绾娘两个回了皇宫,却不想君戟那厮,一直像条哈巴狗一样跟在她们后面。
这不,尾随她们入了公主寝殿。
月卿绾对这个碍眼的家伙着实忍无可忍了,此刻忍不住的转身对着他一阵咆哮:“君戟!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一个是你先前的未过门妻子,一个是你现在的未过门妻子,你已经跟了我们二人一整天了,你不累,本姑奶奶看着都累”!
那君戟不以为意,一撩衣摆,啪的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你大可以不看,若不是为了保你生命安全,本世子何苦跟着你这个丑八怪,丑的叫人恶心”!
说罢,眼神还十分嫌弃的扫了扫她右脸那一大块黑漆漆的胎记。
月卿绾忽略他那眼神,皮笑肉不笑的道:“是是是,我长得丑,怎么比得上世子你府上那一百多名男妾的花容月貌,这都一天没见到你的爱妾们了,世子你不想他们吗?估计此刻他们都已经洗白白等着你回府呢,你还是快回去吧,耽误了你那些爱妾的好事,我可担待不起”。
那君戟一声冷哼,最后还是悻悻的站起身,一脸傲娇的看着赤玖玥道:“公主,麻烦你帮我看好这个丑八怪这条命,别让她死了,我府上那些个美人此刻定是挂念本世子了,本世子回了”!
见他扭着那纤细的水蛇腰一步三摇晃的走了出去,月卿绾终于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不住的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剜了一眼:“死变态”!
赤玖玥倒茶水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良久后,她看着月卿绾道:“绾儿,是我对不起你……我……若不是我,你也不用嫁给君戟这个不正常的人,是我害了你”!
月卿绾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看了一眼怀里半睡半醒的小月牙一眼,她声音极小:“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些,有什么话,等他睡了再说”!
月卿绾不得不佩服,她家子兮睡眠就是好,这不,话说完没多久,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缓缓起身,小心翼翼的抱起月子兮,看了一眼赤玖玥,声音难得的温柔:“今晚,我们母子睡哪”?
赤玖玥提着裙摆快步走向偏殿:“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已经让她们收拾好了,今晚你们就住偏殿”。
将小月牙放在了床上,月卿绾又替他盖上了被子,在赤玖玥满脸愧疚的目光中,缓缓的走了出去。
偏殿外有一个小花园,此刻几朵睡莲盛开在人工池中,在月光下影影绰绰,依稀可以看见。
站在湖边,她声音与刚刚天差地别,冷到了似乎没有温度:“你还知是你害了我,你可知,我本来是打算带着月牙来这里寻爹的,就因为你赤玖玥要与人私奔,就因为你赤玖玥私奔的途中我月牙多管闲事阻拦了你追你们的追兵,就因为你赤玖玥的一己私欲,将我害成了这般模样”!
月光下,赤玖玥不大看得清她面上的表情,却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她犀利的眼神。
兀的,她堂堂一国公主,竟跪在了 月卿绾面前,声泪俱下:“绾儿,你与我十多年的情义,我此番着实对不起你,可是,君戟是何等的变态你也看见了,我实在不想嫁给他,你出现的也巧,当时我父皇抓了我回来,硬要将我送去世子府,我不得已,才向他提起了你,我……”
月卿绾神情淡漠,转过身背对着她,任由她爱跪便跪去,况且她的这一跪,她月卿绾受得起。
若不是她计谋高明,今日要与那变态成亲的人,也不是她月卿绾。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赤玖玥,你不想嫁给他,就将我推到你父皇面前,让你父皇注意到我,以你父皇的那一身聪明才智,理所应当就想到了用我来羞辱君戟这一法子 ,不过俗话说得好,善恶终有报,你害了我,也害了你那侍卫统领,我听说,他摔下山崖死了?你如何能安寝”!
月卿绾背对着她,并未看到身后跪着的赤玖玥已经泪流满面:“是啊,他死了,他死了,我无依无靠,一个人在外面怎么活下去,回皇宫也是非不可要嫁给君戟,生不如死。所以,我也不想活了,我跟着他跳了下去,原本以为,我会就那样摔死,却不想,冥出现了,他的笑如同晨曦的暖阳,燃起了我心中的火焰,那一刻,我觉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得,我不能死,更不能嫁给君戟!绾儿,你喜欢过一个人吗?你知我那种感受吗”?
良久,月卿绾一声轻叹:“罢了,你也别跪着了,你堂堂一国公主,跪在我一个郡主面前像什么话,冥那样的男子……唉,希望你能如愿以偿吧”。
话音落下,月卿绾眼尖的注意到,一抹黑影从半空中掠过。
那黑影身法极快,她没有看真切,但是微风中一声弱弱的轻唤,她却听清了。
“娘亲,救我”!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1章 跟魔君大人要抱抱
听到那一声弱弱的呼唤,她哪里还淡定得了,情急之下,打算飞身追出去,但又碍于赤玖玥在场,一下子不知怎么办。
兀的,她手中凝聚了内力,打算将这赤玖玥一个手刀劈晕,她好去救儿子,却不成想。
赤玖玥自然也听到了月子兮的声音,她月卿绾不曾想,这赤玖玥也是个反应极快的,飞快的站起身,一声娇喝:“暗卫,传令下去,给本公主封锁整个皇宫,所有人接受盘查,有刺客闯进本公主殿中刺杀本公主不成,还带走了卿月郡主的儿子!你们掘地三尺,也要将那贼人找出来”!
话音落下,月卿绾有些不解的看着赤玖玥,她自小就知赤玖玥聪明,在这紧要关头,她这一番话说的极有技巧。
若是单单一个劫走卿月郡主儿子的罪名,怎能动用整个皇宫的势力去找那贼人,但若是加上一个行刺公主的罪名,这可就不得了了。
突然的,她竟无端端的同情了那倒霉的刺客三秒钟。
某月牙此刻若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估计会伤心的吐血。
戒备森严的皇宫此刻突然变得人心惶惶的,大批大批的暗卫四处排查,这玖玥公主是皇帝唯一一个女儿,自小便是捧在手心长大的。
奈何只因当初君家先祖和开祖皇帝曾定下姻亲,君家世子未来的妻子,必定都是赤家的公主,所以皇帝忍痛割爱将爱女嫁给了君戟那个臭名远扬的断袖。
却不想这公主性子刚烈,成亲那日由侍卫统领带着逃婚,据说是私奔。
原本以为这公主的地位一落千丈,谁曾料到,不落反升,逃跑失败回来后,好像皇上对她是越发的疼爱了。
此番她遭人刺杀,他们若是抓不住凶手惹来了皇上的怪罪,他们可担待不起。
月卿绾收回了打算将她敲晕的念头,却也急得如那热锅上的蚂蚁,提起裙摆打算沿着刚刚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追出去。
赤玖玥这才刚刚拉住她的小手,空中就传来了一声轻笑,那妖娆妩媚的声音,让月卿绾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
“卿月郡主何必如此着急,我乃魔君大人座下护法独孤月,今晚是奉了魔君大人的命特地来此,我家魔君说了,你家小公子甚合他的心意,便同你将他借了去玩玩,玩个三五天的便给你还回来了”!
听着那娘里娘气的声音,月卿绾突然觉得,这世界都不正常了!或许,这独孤月也是个死断袖呐。
他那孪生哥哥独孤尘如此的一条好汉,竟摊上他这样一个弟弟,家门不幸呐。
“你家魔君大人如此一个大人物,怎会偏偏觉得我家子兮有趣,偏偏他手下又有你这样娘娘腔的护法,莫不是,你家魔君也同那君戟一般,是个死断袖?还有对小孩子有特殊的癖好”?
闻言,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两个黑衣人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同时脚下一个趔趄,那抱着月子兮的独孤月更是被她雷的差点从高楼上掉落下去。
身旁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你给我仔细着点,要是伤了人家的儿子,你赔得起么”!
独孤月一脸的委屈,弱弱的道:“可是魔君,那丑女说你是断袖,还说你有恋童癖……这……”
他欲言又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魔君打断:“她爱说什么随她说去,你劫了她儿子,她这反应再正常不过了,索性她也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不然的话岂是这么简单,怕是恨不得立马飞身上来要将你剁成肉泥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月牙闻言,心中难免冷哼一声,我娘亲本来就是一个绝世高手,只不过她不让我说出来罢了!
独孤月也十分幽怨的在腹诽一句:哪里是我劫了她儿子,明明是魔君你指使的。
但这话只限于在心里面想想,并没敢真的说出来,说出来了只怕魔君大人发飙将他从这里踢下去,那他不死也得摔个半残废啊。
于是乎,说出口的便不是他此刻心中所想:“可是主子,你既不是断袖,也不是恋童癖,怎会偏偏要找这个丑女人和丑小孩的麻烦,若就拿我来说吧,若我是一个短袖,若我是一个恋童癖,我怎么着也不会选这么磕碜的一个丑孩子啊”!
他的话音落下,被抱在怀里一直很安静的月子兮突然开口了:“什么叫若你是……难道你不是吗?我听你说话的声音,语气,像极了我后爹君戟,他是一个断袖,那你也肯定是的!我娘亲说了,短袖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一种人!你这个恶心的人你别抱我,我要魔君大人抱”!
一向冷酷的魔君此刻面具下的俊脸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这个丑小孩,这一张嘴倒是机灵,不过你可不要痴心妄想,我家主子,很排斥与别人有肢体接触的,你若是要他抱,不怕他把你扔下去”?
月子兮一声轻哼:“真是一个怪物,不过呢,只要你有钱,只要你肯每天给我很多的钱来雇我陪你玩,我倒是可以陪你玩几天的,我听他们说,魔君大人你很有钱的,应该付得起我钱的吧”!
闻言,那魔君用他那很好听的声音轻轻疑问了一句:“哦?你听说我很有钱?你这是听谁说的啊”?
月色下,那两人自然都没有注意到月子兮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好几个圈。
他能说么,他能说是独孤尘告诉他的么,他娘亲手里还有那独孤尘交给他让他拿去找魔君换钱的地图,不过他娘亲不许他说出来,还威胁他要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就一辈子不带他去找亲爹爹。
和金山银山比起来,他还是比较喜欢亲爹爹啊。
于是乎,他道:“这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啊,很厉害的有权利的人,他就会有很多的钱,是我娘亲告诉我的”。
“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