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5 | 浏览:5457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5章 月牙出事了
想着,似有一行人匆匆忙忙进来了,紧接着就听见赤玖玥那焦急万分的声音响起:“太医,你们快点过来给卿月郡主看看 ,她的伤有没有什么大碍”?
听她那声音,确实是十分焦急的样子,可在月卿绾听起来,并不全是对她的担心。
不可否认,这赤玖玥是以前那个脾气暴躁,性格**,人见人怕的女地痞月卿绾儿时的唯一一个朋友。
但是!现在的她不是以前的月卿绾 ,若不是这赤玖玥害她,她何以……
那太医替她诊了半天的脉,这才对着赤玖玥道:“卿月郡主没有大碍,待我将她额头上的伤口包扎清洗了,好好养几日便无事了”!
话音落下,整个殿中竟是沉默了,过了好半晌,才听赤玖玥吩咐道:“林太医,你是我母后举荐进宫的,今日玖玥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太医帮玖玥这一次”!
她说着,竟躬身给那个林太医拜了一拜,那林太医被她这一拜那还得了,吓得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公主你可折煞老臣了,公主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老臣定不会推辞”!
赤玖玥虚扶一把将他扶起,这才道:“若是有人问起卿月郡主的伤势,还望林太医你将伤势说的重一些,至少十日后,她不能下床,就算是我父皇问起,你也要这样说”!
假装昏迷的月卿绾彻底蒙圈了,十日后?不就是她和君戟大婚的日子,这……这是不想让她那么快的嫁给君戟?
这个赤玖玥,不知道搞什么鬼!
那老太医战战兢兢犹犹豫豫的道:“公主,那我岂不是……欺君了!老臣惶恐”!
赤玖玥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凌厉:“本公主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啰啰嗦嗦这么多的废话作甚,出了什么事情,本公主担着”!
老太医吓得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是是是!老臣谨遵公主吩咐”!
又过了片刻,赤玖玥又吩咐道:“你们记得给卿月郡主用最好的创伤药,伤口在额头上,留了疤可就不好了”!
可是紧接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有何不好的?横竖保养的再好,她这张脸也是这般的丑陋,看着就觉恶心”!
月卿绾闻言,咬牙切齿的,恨不得立刻爬起来将这个君戟给扔出去,他奶奶的,既然如此看不惯她这张脸,何不躲得远远的去,偏偏要凑上来,这不是找抽呢嘛!
赤玖玥见君戟大摇大摆的提着酒坛子走了进来,一声怒喝:“君世子,这里是本公主的寝殿,岂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给本公主退出去”!
很显然,这一招对目中无人的君戟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声音十分之欠揍:“不就是一个成亲当日跟着小侍卫私奔了的**公主吗?在本世子面前装什么清高?你那个小侍卫呢?我听说摔下山崖摔死了呢,啧啧啧,这就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叫报应,公主你可要小心了,报应来了你挡不住呀”!
月卿绾风中凌乱片刻,不愧是赤黎第一纨绔,第一毒舌,这一点都不留情面的。
她正想着赤玖玥会如何应对呢,却不想这赤玖玥也是一个性格刚烈的主儿,她只听一声刀剑出鞘的声音。
而后便听赤玖玥声泪俱下的道:“你若再不出去,我便死在我这公主殿中,你羞辱公主致死,到时候,你们君家百年基业,就败在你手上了,你出不出去”!
“小气鬼!你要是因为把我赶出去害死了月卿绾的儿子的话……嘿嘿,我走了”!
他语气十分欠揍,十分漫不经心,但是床上的月卿绾却睡不住了,突然猛的坐起身,吓了赤玖玥一跳。
赤玖玥素手执剑搭在自己的脖间,此刻转过身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太不符合常理了,她拍拍胸口,一脸惊恐的翻身下床:“玖玥,我梦见,梦见我儿子出事了,我要去救他,去救他”!
赤玖玥闻言,丢掉了手中的长剑,拉着月卿绾奔向已经走出殿外的君戟!
只见她一边跑一边朝着君戟的背影焦急的喊道:“君戟,你站住,你站住,本公主问你,你怎么知道绾绾的儿子出事了”?
月卿绾看着她着急的神情,倒不是装出来的,只是此刻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见君戟停下脚步,她匆匆奔了过去:“君戟,麻烦你告诉我,我家月牙怎么了”?
那君戟转过身,用十分嫌弃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月卿绾神色一凛,但转瞬即逝,这才语气十分好的开口:“君戟世子不顾外人的闲言碎语硬闯公主殿,不就是为了来告诉我这件事情嘛”?
君戟摇着折扇,语气里满是看好戏的成分:“你错了!月卿绾,我可不是来给你通风报信的。我是来看你的笑话的,你那丑儿子,此刻怕是已经下黄泉了”!
闻言,她双拳微微紧握,周身的浓烈的戾气就要溢出,却在这时眼尖的看见了旁边的屋子上一个一闪即逝的黑影。
那人身法速度极快,可她还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脸上的鬼魅面具。
魔君?对于这个魔君,在赤炎大陆,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背景姓名,他创建魔宫短短两年,如今的魔宫,便早已成为了赤炎大陆日日惧怕的对象。
而这个魔君,也愈发的神秘。
他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尾的一个神秘人物,此刻出现在了这里,很显然,是和打算和君戟一起联手逼她现出原形。
他这是没有完全相信她,还觉得那张地图是在她的身上,此刻,她只要一显露身手,必定只能束手就擒。
于是乎,哭天喊地的哭声这就传遍了整个公主殿,那鬼哭狼嚎的声音震得周围的宫女太监们耳膜生疼。
边哭边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喊道:“君戟,你有什不满你冲着我来啊,你为何要对我儿子下手,他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童,若是他出了事,定是你赤君戟干的,我月卿绾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你给我儿陪葬”!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6章 后爹和娘亲要打架
君戟双手捂住耳朵,连连后退好几步:“月卿绾,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我可没有要害你儿子,你这样胡说八道,要是坏了我的名声怎么办”?
月卿绾心内冷笑一声,赤君戟你他娘的真好意思说,你一个臭名远扬的死断袖,还有名声?
不过现在她倒是可以放心一点了,若月牙是在那魔君的手上,此刻至少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那你说,是谁要害我儿子?他现在在哪?你若是带我去找他,我便相信不是你害得”!
月卿绾双手胡乱的抹着脸上的眼泪,看着君戟哭喊道。
君戟被她哭的直皱眉:“好好好,我带你去,带你去,不过你要是看见你儿子身首异处的样子,可别气的直接跟着他去了,你是要嫁给我做世子妃的人,刚刚皇上也说了,如果你出了事,拿我是问,我可不敢让你死”!
他说着,没在看她,转身摇着他那窈窕的身段,妖娆的身姿,迈着他那不紧不慢的步伐,风情万种的向前走去。
月卿绾在后面看着他那要死不活的步伐,活脱脱的一只巨型公鸭出现在了她面前。
忍无可忍的,她快步跑上前,一把揪住了君戟的衣领,在他耳边怒喝:“你像个公鸭一样摇摇摆摆的走,几时才能走到”!
于是乎,她十分豪迈的揪着君戟的衣领一路狂奔,那君戟竟有点不对劲,任由她揪着衣领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向前跑。
跑出了公主殿,又奔出了皇宫,她这才一脸懵逼看向君戟:“对了,我家月牙儿在哪”?
君戟一脸无辜的摊摊手:“你那么厉害揪着我衣领一路疾驰,我还以为你知道你儿子在哪呢?原来你不知道啊?月卿绾,你真不愧是又丑又蠢的蠢猪一个”!
远处的屋顶上,戴着鬼魅面具的魔君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面具下的唇角不由得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看来他真的是多虑了!
尽管那一日独孤尘跟他证实过,这母子俩确实不是挽月和她儿子,可是为了那张地图,他花费了许多的心血,宁可错杀一千,他也不愿放过一个。
于是才想试探一下这个月卿绾,那日独孤尘说,那姑苏行苍不过是吓唬一下她儿子,她便十分狂妄的道了一句,莫不是要用他姑苏家上千条人命给她儿子压惊。
若她真是挽月,以挽月那护犊子的个性,刚刚听到了儿子出事的事情,怕是早已炸毛了。
反观这个月卿绾,虽说炸了,可也不该这般的淡定,若她是挽月,那一身武功在刚刚怎还会藏住,怕是君戟都要毙命在她手下了。
再看看她拉着君戟一路没有目的的狂奔这一件事情,确实不像是一个有头脑的大侠女干的出来的事情。
“赤君戟!你若是不带我去,我便将你那日在城门口雇魔宫的人来杀我们母子的事情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告诉皇上”!
“告诉就告诉!我怕你不成,我敢做敢当,你以为那个老皇帝真的那么喜欢你啊?切,你个蠢猪,不就是想利用你来监视我,看我会不会造反,你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利用工具罢了,得意个啥”!
见两人又要掐上,一直跟着的赤玖玥忍不住出言阻止:“你们二人别吵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绾儿的儿子再说啊!君世子,你虽百般讨厌绾儿,我却知你本性不坏,只不过还是一个孩子,君世子就带我们去吧”!
君戟欲言又止,但还是不再说话了,乖乖的带着二人赶往目的地。
另一边,一间破烂的庙宇中,一向无人驻足的破庙内,此刻倒是有些热闹,有人似哭似笑听起来特别痛苦的声音传出,很是聒噪。
破庙内,求饶之声不绝于耳:“小大侠!小小侠,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啊~哈哈~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们吧,饶了我们把”!
“小大侠,你是赤炎大陆最帅的人,我们瞎了狗眼,不该来惹你的!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月卿绾听着那些求饶的声音,顿时停下了脚步,风中凌乱了。
这……这……不符合原剧情啊!
难道不是应该她家月牙被捆上了,然后哭着要找他娘亲吗?
君戟对里面发出的笑声也甚是奇怪,快步走过去一脚踢开了那扇摇摇晃晃的破门。
这一脚力道不怎么大,那门却承受不住了,嘭的一声应声而倒。
看向破庙内,三人皆是愣住。
只见五个小太监被人用一根长绳面对面捆在了柱子上,此刻露出五个白花花的只穿了亵裤的身子面对着他们三人。
然而,那个始作俑者月子兮挺着他那圆滚滚的小身躯,面色白皙泛红,小脸水嫩嫩的样子似能掐出水来,两颗黑又亮的眼珠子里闪着无比狡诈腹黑的光芒。
肥嘟嘟的小手里握着几根狗尾巴草,不断的在那五个小太监身上轮番的扫啊扫,挠啊挠……
伴随着五人的求救声,他笑的很是欢快,绕是君戟一脚踢倒了门的动静都没能将他惊扰,那一双小魔爪,此刻还很十分欢快的对着那五人施以酷刑!
月卿绾伸手捂住眼睛,不敢去看眼前这一幕,她的个乖乖啊,她月卿绾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生了这么一个惨无人道的儿子!
君戟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以后,连连后退好几步。
许是因为太过惊讶,他一脚踩在了月卿绾脚背上也未察觉。
嘴里十分惊恐的道:“我的个娘啊,月卿绾,这是你儿子?我未来的继子?这事是他干的?真你娘的恐怖”!
月卿绾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的背影,双手一用力,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君戟,老娘的脚你踩着软不软啊”!
君戟不防,竟被她推倒在地,拍拍屁股爬起来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他捋起了袖管,两人似又要大干一架。
“娘亲~后爹~你们这是要打架吗?娘亲你也太小气了,不就是后爹踩了你的脚一下,你干嘛这么大力气把后爹推倒了,后爹这么弱不禁风的一人,被你一推摔坏了怎么办”?
身后甜甜糯糯的声音传来,君戟脚下一个趔趄,生生的愣在了原地。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7章 断袖是最恶心的一种人
月卿绾只感觉额头上三条黑线划过,这……这儿子,似乎越发腹黑了。
听他这话的意思,明里是说她小气,推倒了君戟,可还有另一层意思,谁都听得出来,那一句……后爹这么弱不禁风的一人,形容的真是没有一点违和感。
君戟此刻听了月子兮这话,实在没有心情跟月卿绾计较了,转身看向那个矮矮胖胖白白嫩嫩的小月牙,他心情十分的不好!
“你说谁是你爹?谁是你爹呢?别跟我攀关系,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一人,怎么可能生出你这么一个丑儿子来”!
月牙闻言,停下手中折磨人的动作,好奇的看着面前粉红色缎衫的君戟:“后……爹,我说的是后爹!后爹你懂吗?白痴,若我可以选择,我宁愿选酒楼门口那些乞丐做我爹爹也不选你,他们说你是一个死断袖,我虽不知道断袖是什么,可是他们说,断袖是这个大陆上最可怕最恶心的一种人。做你后儿子,我还嫌丢脸呢”!
君戟那厮,拍拍胸口顺了顺气,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这个屁娃娃拉过来一顿暴打。
暗处,跟了他们一路的魔君眼眸深邃的看着面前这一幕幕,这个月子兮,机灵劲不知是跟谁学的,娘亲不怎么样,儿子倒是不错。
他们只顾着互相掐架,只有赤玖玥关心到了正点上,她声音里透着惊讶:“绾儿,你的儿子……是如何将这五个大汉制服的……”
月卿绾扭头看向小月牙,那小家伙投给了她一个无比傲娇的眼神,仿佛就在说,我好厉害……我好厉害……
她十分无奈的摊摊手:“他呀,从小就是一个混世魔王,什么坏事没干过,机灵着呢,我真是白担心了,至于怎么制服的,你自己去问他吧”。
说完,月卿绾还不忘双手抱胸一脸淡然的补充一句:“如果他不肯告诉你呢,你可以考虑用点银子收买一下,我们家小月牙,出了名的见钱眼开”!
月子兮无语的抬头望望外面蓝蓝的天空,心里暗道:见钱眼开这优点,还不是跟娘亲你学的。
还没等赤玖玥开口说话,就见那原本折磨人折磨的不亦乐乎的小月牙抡着他的两条小短腿跑了过来。
直接忽视了站在前面的月卿绾,如同一阵风似的从月卿绾身边刮过,站在了赤玖玥的面前。
还没人家的膝盖高,此刻正费力的仰着头看着赤玖玥……头上的金光闪闪的首饰……
声音萌萌哒苏道爆:“漂亮姐姐,我见过你,你是不是很有钱啊?还有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如果呢,你想问问题就问吧,一百两银子一个问题,你问吧”!
赤玖玥生生的愣在了原地,过了半晌后,她拉起月卿绾的那双粗手:“绾儿啊,这些年,你们娘俩过得很苦吧,是我对不起你,这么许多年也未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曾找到你,害你受了这么多苦,你以前和我最是要好,你出事的这六年,我却没能帮到你半分,我……”
月卿绾倒是有些好奇,这赤玖玥此番话是真心还是假意,她现在真是摸不透这人。
“是啊是啊,大姐姐,我和我娘亲这几年过得可苦了,有时候,好多天吃不上一顿饭,我娘亲为了赚钱给我买吃的,带着我去赌博,用我做赌注,结果将我输了出去,后来我历经千幸万苦才从坏人手里逃跑!还有一次,我和我娘亲实在饿得不行,我娘亲就带着我去酒楼吃霸王餐,结果我们被人追了三天三夜!还有一次我娘亲扮作强盗去抢人家的银子,结果被人揍的可惨了!还有呢还有呢,我娘亲她……”
见他说得越发高兴,月卿绾这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一声低斥:“月子兮!还有什么啊?嗯?娘亲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老是提起你娘亲那灰暗的过去”!
兀的,一个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月卿绾和月子兮中间,隔开了两人。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月卿绾的面前,距离那样的近,月卿绾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那唯一没被鬼魅面具遮住的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此刻的眼睛里,似泛着一抹玩味的探究。
被他那眼神盯得有些发毛,月卿绾忍不住后退一步,有些弱弱的道:“魔君大人,真是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谁知,她后退了一步,那男人又上前了一步,这一次,凑得更近了。
只听他那磁性的嗓音响起:“巧吗?本座可觉着不大巧呢,若本座告诉你,本座是专门来找你……”
月卿绾这一次聪明了一点,连连后退好几步,脸上有些慌乱:“我到底是哪招惹魔君大人你了,让你一次又一次的屈尊降贵来跟踪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却不成想,那魔君大手一抓,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将她带到了他跟前:“你哪里不起眼了?你哪里是一个小人物了?赤炎大陆第一丑女月卿绾,赤黎国嚣张跋扈树敌无数的丑霸王月卿绾,本座觉得,你这个存在感甚大”!
此时,一阵微风吹起,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传进他的鼻中,那一股淡淡然的香气,如同一个石子,此刻被无心之人不小心扔进了他那一湾平静无波的湖水中,竟微微的荡起了几丝涟漪。
他英明神武的堂堂一个魔君大人,此刻竟愣在了原地,这香味……
见他不知想起了什么竟愣住了,月卿绾这才得以从他那魔爪底下逃出,跑到了十分嫌弃她的君戟后面,只探出一个脑袋瞪着那魔君大人。
魔君微微摇了摇脑袋,收回了思绪,看着躲在君戟身后如同一只受惊了兔子一般的月卿绾,有些好笑:“你躲什么,你虽存在感极大,但还是无法勾起本座的兴趣,况且,这个赤君戟曾雇我杀你,你此刻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竟那他当靠山,脑袋傻的紧”!
月卿绾轻哼一声:“就算他曾经要杀我又怎么样?我现在是他未婚妻子,你当着他的面如此对我动手动脚,不就是打他的脸吗?他赤君戟若是条汉子,我就不信他不管我”!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8章 这条汉子是断袖
却不想,某只一身粉色的妖孽,将她的小手一拽,一扔,好巧不巧的将她扔在了魔君的脚底下坐着。
“错!月卿绾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首先,本世子虽是一条汉子,可是本世子是一条断袖的汉子,对你这种人,特别是你这种女人,尤其的不感兴趣,莫说是你被调戏打我的脸,哪怕你被魔君大人染指那啥了,哪怕你给我带了一顶全天下最绿的帽子,本世子都觉得……无!所!谓”!
此刻的君戟双手叉腰,呈泼妇骂街状一般的嘲笑着月卿绾。
小月牙见自己的娘亲被人推倒在地,又被人如此这般的嘲讽,小脸上挂着的笑容刷的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怒气冲冲护母心切的小表情。
三步并做两步的奔到月卿绾身边,用他那圆滚滚的身子很是费力的扶起月卿绾。
“娘亲娘亲,你没事吧?你是不是摔到屁屁了,子兮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痛了”!
月卿绾弯下腰看着他那一脸担忧的小表情,脸都快皱成一个小肉包子了,可爱的紧,月卿绾心里是很暖的,虽说是个儿子,可也是她的小棉袄啊。
伸手轻轻捏捏他那微微鼓起的小脸蛋,月卿绾柔声道:“月牙放心,娘亲没事,娘亲有月牙陪着,什么都不怕,再痛都可以忍”。
月子兮闻言,突然扑进了月卿绾怀里,眼角已经有泪珠渗出,声音呜呜咽咽:“娘亲对不起,我不找爹爹了,我不找爹爹了,我们回白山村吧,我不找爹爹了,爹爹家这里的人都是坏人,他们都是坏人,自从来了这里,娘亲你天天被人欺负,你去皇宫里是不是也被欺负了,你额头上还有伤,我故意装作没看见,不想让娘亲难过,哪知这些人都是得寸进尺的人,娘亲都伤成这样了还要欺负你,娘亲,我们回去吧,我再也不找爹爹了,我以后只要娘亲”!
娘两个就这样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月卿绾拍着他的背安抚他,自己却也泪湿了脸颊。
她面上虽对月牙毫不在意的样子,可实际上,她这六年来所受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月牙的爱,是那种这辈子只要有他就够了的爱。
“你这小家伙倒是十分孝顺懂事,真是不枉我跟踪了你两个时辰,不错!不错”!
看着抱成一团哭的稀里哗啦的娘两个,那魔君大人竟一反常态的蹲下身子,看着靠在月卿绾肩头哭的正欢的月子兮说道。
说罢,还将自己手里的一方丝帕递给了月子兮,示意他擦擦眼泪。
月卿绾调整好了状态,看着那一方丝帕,不由得鄙夷,这魔君,居然有这么娘娘腔的丝帕,该不会……
这魔物和那赤君戟一样,有龙阳之好?
月子兮毫不客气的接过丝帕,胡乱的擦了一通眼泪鼻涕以后,小手一挥,将那丝帕随手丢在了地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