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38 | 浏览:4437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件事,她还需要仔细的查一查。
穿越到这里六年,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世界,自从有了月牙,她再也没有想过回去。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2章 宫宴
她浅笑着道:“现在我回来了,哥哥不必日日为我挂心了,子兮,快点过来拜见你舅舅”!
月子兮抡起他的小短腿蹦哒进了摄政王月长萧的怀抱里,声音糯糯的道:“爷爷好,我是小月牙哦”!
周围突然一阵嗤笑,月卿绾额头上慢慢悠悠划过了三条黑线:“月子兮,是舅舅!快叫舅舅”!
月子兮撇了撇小嘴,伸出肥肥嫩嫩的小手扯了扯月长萧下巴的一撮白胡子:“可是,明明,这个舅舅和疯爷爷年纪差不多,为什么要叫舅舅,不叫爷爷”?
对于这个问题,月卿绾也很是奇怪!为什么当初捡到她的时候,不认她做女儿,或者孙女,却认做了妹妹?
摇了摇头,抛开那些思绪,她咬着牙看着月子兮:“月子兮,你废话不要太多了,这是娘亲的亲哥哥,让你叫舅舅,快点”!
月子兮撇了撇小嘴,声音甜甜的唤了一声:“娘亲的亲哥哥,月牙的亲舅舅好”!
一声冷哼自一旁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让月卿绾很是听不惯:“切,什么亲哥哥,亲舅舅的,不就是当初我家老爷从战场上抱回来的一个弃婴吗?能有多亲”?
月卿绾看向那个说话的夫人,四十出头的样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脸上那妆浓得瘆人,似笑一笑便能抖落一地的香粉。
她隐约有些记忆,这是摄政王府的二夫人,叫什么什么莲来着……大家都叫她莲姨娘。
此人出了名的毒舌,对于权势没有她大的人,都是嘴下从来不留情,这不,一开口就让月子兮疑惑了!
可是他月子兮也不是吃素的,声音还是甜甜的道:“奶奶,你是我舅舅的娘亲吗?我觉得你这身衣裳配你这个高龄十分的不合适,太鲜艳了,整个人看起来更是老……老……老弱病残的样子”!
那莲姨娘一口热茶呛在了心间,恶狠狠的瞪着月子兮,刚要破口大骂就被月长萧一个冷眼治住了。
“你给本王少说两句,王妃,绾儿的院子收拾好没有?派几个丫鬟带她们母子下去休息!晚上还要去皇宫呢”!
那个一直没有存在感的王妃这才淡淡站起身:“郡主,走吧,我带你过去”!
月卿绾拉着月子兮跟在她身后,看着这个慈眉善目的王妃,按她的记忆中,这个王妃就是十六年来唯一一个没有欺负过她的人了。
虽不曾欺负,但也不维护。她日日吃斋念佛,不太管府中的事。
她沉思间,又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闯进她耳朵里:“切,得意什么啊,不就是一个破鞋,还带着一个小野种,如今又被赐婚给那断袖,这日后啊,没好日子过”!
循声望去,一个身着粉衣的年轻姑娘身后跟着三四个小丫鬟,正趾高气昂的朝着她这边走来。
走到她面前,装模作样盈盈一拜,下巴却抬得老高老高的,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眼神里的轻蔑之意毫不掩饰。
这不,就算开了口,声音也是十分轻蔑:“初若拜见姑奶奶,今日太子殿下邀初若去泛舟,玩的尽兴了些,便错过了迎接姑奶奶的时辰,还望姑奶奶莫要责怪”!
月卿绾只是淡淡的看她一眼,随后便眼神都懒得甩她一个,声音里透着慵懒:“初若?不好意思啊,你姑奶奶我年纪大了些,对于一些没有存在感的小丫头确实记不大清楚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有些劝告还是要说的,泛舟有风险,游湖需谨慎啊!否则若是一个不小心,船翻了……那可就不好了”!
那月初若神色突然变得恶狠狠的:“月卿绾,你敢诅咒我?哼,你给我等着瞧,不久后我就成为太子妃了,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月子兮往月卿绾的方向靠了靠:“娘亲娘亲,柔弱的小狐狸露出狐狸尾巴了,真不可爱了,我们走”!
他说着,用十分不屑的小眼神瞪了一眼那月初若,伸出小手拽着月卿绾便往前走去了。
月卿绾憋住了笑意,特意看了一眼月初若那气成了猪肝色的小脸蛋,心情颇好,她这个儿子,越发的腹黑可爱了!
进了她的卿月居,一见到那软绵绵的大床,母子俩屏退了下人,倒头就睡。
“娘亲娘亲,我还没睡过这么好的床呐,真舒服!要是我爹爹家也有这么大的床就好了……娘亲,你说我爹爹会不会很有钱啊?或者是一个大官……”
在月子兮糯糯的充满希冀的唠叨中,月卿绾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到了傍晚,感觉到外面有人使劲敲门,她才悠悠转醒。
开门一看,竟是她那王爷哥哥,一见到她,王爷哥哥就着急了:“绾儿啊,你怎么现在还没有准备,没人提前通知你吗?这宫宴都快开始了,皇上特地为你操办的,你说你要是迟到了那麻烦就大了,你快去换衣服,换好了快点出来,来不及梳洗了。来人,把郡主院子里这些丫鬟带下去,杖责二十!至于幕后主使是谁,等本王回来了,再行追究!你们给我照顾好小月牙,出了差错,满门抄斩”!
月卿绾迷迷糊糊的被两个丫鬟推进屋内,又迷迷糊糊的被换了皇帝老儿送来的新衣服,然后迷迷糊糊到了皇宫。
这中间的整个过程,她都是半睡半醒。
匆匆的赶到皇宫,早已经开席了,所有人呆呆的看着月长萧拉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月卿绾走进殿中。
对着皇帝老儿下跪行礼的时候,月卿绾感觉到了一颗小石子朝着她击来,那力道,那速度,定是用了内力的,这是要她小命啊。
可她如今也不能暴露武功,情急之下,她眼珠子转了转,假装踩到了裙角跌倒,整个人虽姿态不雅的趴在了地上,却也躲开了那个小石子。
众人见她跌倒,一阵哄笑!
只见她一席淡黄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色华服穿的极为不整齐,脸上脂粉未施,头上未做任何装饰,三千青丝散披背后,脸上那块丑陋的黑色胎记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3章 和世子互殴
她缓缓爬起来,极不雅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自动忽略了周围的嘲笑之声,悻悻然笑道:“臣女月卿绾,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不得不说这个皇帝老儿做戏做的挺好,竟亲自起身将她扶了起来:“卿月啊,这些年在外头吃了不少苦头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月卿绾往后退了一小步,表情看上去有点害怕,声音弱的比蚊子还小了:“臣女惶恐,多谢皇上记挂”!
老皇帝呵呵一笑:“不错!不错!识大体,懂进退,落座吧,开席”!
月卿绾扫了一眼四周,她那哥哥长萧早已坐到自己的席位,她并未发现他旁边还有空位,不得已之下,又再次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整个大殿上,早已没有可以落座的位子。
一时间她窘在了原地,小手不安分的绞着帕子,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焦虑。
眼角余光愤愤的瞥了一眼那一团骚气的粉红色身影,她咬碎了一口银牙啊,面上却只好装着不知所措的样子。
那赤君戟,一席骚气十足的粉红色衣袍。
即便在几百人的宫宴之上,依旧斜斜的似一瘫烂泥一般椅在座位上,一个人就占了两个人的位置。
见她慌乱的小眼神朝着他这边撇来,他勾唇坏坏一笑:“你想来我这里坐?没门!老子看着你就恶心,来人啊,在殿外给她设一个座位落座,她在殿中,我怕大家今晚都吃不饱啊”!
月卿绾心中早已将这厮狂虐了一千次,面色却依旧无辜,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装的十分好。
“世……世子,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尽快习惯一下,毕竟日后我嫁进世子府,你日日都要看着我这张让你呕吐的脸,那时候你可怎么活啊”?
这番话说的甚是无辜,甚是小心翼翼,月卿绾心里却乐开了花儿,这个赤君戟看她不顺眼,她更是看不惯他了,能恶心他一下也是不错的。
果然,那世子脸色变了一下,随后又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道:“哦?你要嫁进我府?经过我的同意了吗?你这女人还真是恬不知耻,一个**,带着一个小野孩子,想进我君家的大门?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些”!
说到后面,他语气愈发凌厉,更是将手中的酒樽砸在了月卿绾脚下。
看着那仅仅是砸在她脚下的酒樽,君戟微微簇了簇眉,他竟失手了?
明明控制好力道往她身上招呼的酒樽,他控制好力道,保证不会将她砸死,又能将她砸得生疼的酒樽,就这样落在了她脚下?
这……不大合理了!
月卿绾垂眸看着脚下的酒樽,里面的盛着的酒洒了一地,酒香四溢,但此刻她关心的不是这酒樽,而是,谁帮了她一把?
生生的将那气势汹汹的酒樽用内力拦下,这才没有招呼在她脑袋上,而是掉在了地上?
抬起眸子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她已经收下了疑虑,眼底满是慌了,趁着这个间隙,她打量一下四周的人,却对上一双无波无绪,眼底一片清明的眼睛。
她微微有些惊讶,看着冥对着她淡淡一笑,她便知,那酒樽就是他拦下的,只是不知,他如何会出现在这里?
“本世子一时情急,手抖了抖,不小心将这酒樽抛出去了,真是失礼”!
这一句,是对着大殿上的众人说的。
而下一句,却是对着月卿绾道:“丑八怪,给本世子把酒樽捡过来”!
月卿绾未多说,低眉顺眼的弯腰捡起,战战兢兢的送到了他面前!
双手呈上,他却接过那酒樽,毫不客气的,准确无误的,啪的一声砸在了月卿绾脑袋上。
一阵疼痛传来,伴随着淡淡的腥气,额头上似有温热的液体渗出。
她这个受害者还没发怒呢,罪魁祸首倒是先怒了,大声呵斥:“月卿绾,这酒樽都落在地上了,你都不知道清洗一下再给本世子拿过来吗,蠢得跟头猪似得”!
月卿绾将手掩在袖中,再伸出手时,中指指甲盖里面已经有了些许白色粉末。
用帕子捂住额头上的伤口,她小手一指赤君戟,哭喊着大骂:“赤君戟,你不要太猖狂了,你不过就是一个死断袖,居然敢打我?要不是我哥哥让我今日不许放肆,轮得到你这般的欺负我吗!今日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我从前丑霸王的名号从何而来”!
她的哭声惊天动地,话音落下哭声便止住,整个人朝着赤君戟扑了过去,被君戟一脚踢开的瞬间,小手扯住了他的头发,毫不留情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命的扯着赤君戟的头发。
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赤君戟,我让你,打我,我让你打,让你打”!
这一场面将在座所有人吓得不敢出声,却也兴致勃勃的看着好戏!
赤君戟,目中无人,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我行我素惯了,谁都不敢招惹他。
月卿绾,赤黎国唯一一个赐了封号的正一品郡主,皇帝膝下只有一个公主赤玖玥,下来便是她最大了,自小便光环太甚,因此也甚是狂妄,皇城内的达官贵人家的小姐,大多被她欺负过。
此刻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他们这些在座的,乐得看热闹。
只是片刻,赤君戟的头发已然被她扯下好几撮。她心里很乐,刚刚他第一次朝她扔那个酒樽的时候,明显用了内力,现在跟她打在一起却不曾使用内力,看来这个赤君戟刻意隐藏自己的武功,也不简单。
不过,此刻的她可管不了那么多,既然他不暴露武功,那今日就要被她狂揍了,想到这里,又揪着他的头发一阵狂扯!
兀的,一个空灵似幻的声音传来:“郡主,手下留情啊,差不多得了”!
男子的声音似佛寺里面悠悠传来的梵唱,空中似荡起一阵阵的回响,那么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的轻,那么的淡。
所有人惊诧不已,这声音,竟如此好听,却极其缥缈,语气中似淡然如风。
所有人齐齐看向声音的出处,那公子一席白衣纤尘不染,眸子里干净的无任何杂质,似可以看直直的进眼底,那张如玉无暇的脸蛋上泛着暖如清风的微笑。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4章 爆她头的后果
老皇帝这才注意到此人,回忆一番却发现并不识得,这才疑惑的开口:“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冥还未开口,随着太监一声高呼:“公主殿下驾到”!
赤玖玥提着裙摆奔了进来:“父皇,他是冥,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特地邀他来的,你可不许吓他”!
月卿绾和赤君戟已经停下了打斗,老皇帝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又看向冥,语气有些不善:“这位公子认识卿月郡主”?
冥开口了,声音还是那般的轻,仿佛风一刮便能刮跑:“几天前,草民的白虎无意间救了郡主的儿子,郡主一路追过来,与草民有一面之缘,摄政王可以作证”!
他的话音落下,赤君戟暴跳如雷:“来人,把月卿绾拉下去,乱棍打死”!
月卿绾双手叉腰,一点也不落下风:“赤君戟,你别给我得寸进尺,我刚刚一直对你低眉顺眼的,你是不是看我这样顺服你你就觉得我好欺负啊,我告诉你赤君戟,你没有权利处置我”!
似意识到自己的暴怒有点不符合常理,赤君戟此刻又极不雅的一屁股坐下,整个人又成功的变成了一瘫烂泥。
声音里面极其的不屑以及高傲:“哦?我处置不得你?那如果,我用开祖皇帝御赐的宝剑,斩不斩得你”?
话音落下,月卿绾眼角余光瞥向老皇帝,老皇帝此刻的脸色,也不大好,既然这赤君戟成心要与她为难,那她就只能利用老皇帝来救命了。
“我是圣上亲封的正一品卿月郡主,你说的那个开祖皇帝的宝剑?是干什么的?可以在圣上面前斩我”!
赤君戟冷笑一声:“白痴,轩辕剑一斩昏君,二斩**污吏,三斩作恶多端之人,你说,我斩不斩得”?
月卿绾神色突然变得极其夸张的看向老皇帝:“皇上,这……君戟说的是真的?这剑居然可以斩君王!那是不是,如果皇上您是一个昏君,也可以……”
话还没说完,便被她那个老哥哥一声怒喝打断:“绾儿,不要胡说”!
闻言,老皇帝的脸彻底黑了,如锅底一般,于是乎,声音里多的是隐忍的怒气:“君戟,卿月郡主是你的世子妃一事已经是板上钉钉,朕的圣旨已下,不可能再收回,若是大婚前,卿月郡主有什么性命之忧的话,朕拿你试问”!
老皇帝这话才刚刚说完,那赤君戟也黑了脸,看着面前的动作利索一点也不含糊的拎起筷子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这下可好了,月卿绾乐了,刚刚与他互殴的时候,她顺便将身上带着的一点药粉洒进了君戟的饭菜里。
这个赤君戟,居然敢爆她的头,吃了她加了料的饭菜,也够他受个三四天的。她月卿绾这睚眦必报的性子,是定要让她尝尝后果的。
此刻的大殿房顶之上,安安静静的立着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个戴着鬼魅面具的男子,尽管他刻意的想掩去身上强大的气场,但那一身的光华星辉却好像怎么也掩不去。
他就静静的站在屋顶之上,但却好似鼎立于天地之间一般,天地万物,苍茫众生都被他踩于脚下。
看着底下殿中吃的越发欢快的君戟,他眉头微微簇了簇。
月卿绾看着他那倒人胃口的吃相,心下又鄙夷了一番,觉得周围那些人嘲讽的眼光实在碍眼,便躬身向老皇帝请旨。
“启禀皇上,臣女觉得此刻身体极为不舒服,想先行退下了”!
这些人,她看着就觉得甚烦,还是她家月牙儿可爱,这才几个时辰不见,便开始想念起来了。
老皇帝这才匆忙开口:“你看看朕都老糊涂了,忘记了卿月你的额头上有伤了,快快快,快宣太医来,玖玥啊,把卿月带去你的公主寝殿休息片刻,让太医看看伤”!
月卿绾刚要开口拒绝,又听老皇帝那明明是商量的话语,却带着不容否定态度的声音响起:“这个话说起来,玖玥公主和卿月郡主儿时最是要好,你们也多年未见,玖玥啊,你要好好招待卿月郡主啊,她身上有伤,你今晚就将她留在你的公主寝殿歇息一晚,明日下了早朝,你们二人陪朕去御花园赏花,卿月,你觉得如何”?
月卿绾十分的想翻个大白眼,者=这摆明了是要给她派发任务了?要拉她入坑啊,要将她和君戟离间的恨不得一见面就要互掐啊。
她面上唯唯诺诺有些担忧起来:“皇上这个提议倒是不错,只是……卿月的儿子这几年来日日待在我身边,若是今夜我不回,恐他会……”
闻言,在座的人又窃窃私语起来,无非就是说她恬不知耻,无非就是说他儿子父不详,无非就是说她儿子和她生的一般丑陋,无非就是各种看不起呗!
不过!这些,她月卿绾统统不在意,但,若是有人敢在她儿子面前提这些,她定要撕了那人的臭嘴的。
老皇帝特意看了一眼君戟铁青的脸色,这才不紧不慢的道:“无碍无碍,朕待会让宫人去将你儿接进宫里来,你先随玖玥回宫,你那额头上的伤可耽误不得”!
月卿绾闻言,心中顿时一千万条草泥马奔腾而过,既然知道耽误不得还跟她废话这么久?若此刻的她身份是那名冠天下的挽月大侠,受这点小伤倒不算什么。
可如今的她,身份是赤黎人人嫌弃的摄政王娇生惯养出来的丑八怪兼丑恶人兼丑废物一个,就为了这点伤,死活也要跟君戟干上一架,此刻应该表现出一点点的体力不支的。
想到这里,身子摇摇晃晃,便就地倒了过去,这可是为难了她月卿绾了,哎。
话说这晕倒后,她那老哥哥和公主赤玖玥慌慌张张着人将她送到了公主的寝殿中,本以为应该将她安置在偏殿,却不想,直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接抬进了公主房中,睡上了公主的软榻。
月卿绾气的那叫一个牙痒痒,话说要不是因为这赤玖玥为了逃婚从中作祟,一封家书奏明皇上是她月卿绾助她出逃私奔,她何以沦落到要嫁给君戟这个死断袖的地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