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5 | 浏览:5462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她有些无语的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哭的倒是响亮,只是一滴眼泪都没有……
正哭的高兴的月子兮突然不哭了,眨巴眼睛看着那疾驰而过的马车里的姑娘。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断袖世子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打扮的这么漂亮这么贵气的姑娘呢。
他花痴一般的看着那姑娘……头上的金光闪闪的头饰。
心里默默想着,这东西要是能卖了换一些钱,他和他娘亲就不用四处行骗,四处吃霸王餐还要天天被人追杀了!
他的幻想还没结束,那马车早已扬尘而去。
月卿绾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了马车上的那姑娘的面容。
她喃喃自语:“赤玖玥”?
马车里,年轻的姑娘忍受着马车的颠簸。双手紧紧握着,握的指尖泛白。
眼角一转,她心生一计。
她在心里默默的道:“月姐姐,对不起了”。
赤黎皇城,世子府。
暗红色喜服的英俊男子坐于主位上,左拥右抱,好不惬意。
各个穿着若隐若现轻纱的男子或屈或卧于他面前,努力的讨好着他。
所有前来参加他婚礼的宾客们纷纷捂眼撇头不愿看眼前的这一幕。
又侍卫匆匆忙忙跑了进来禀告:“启禀世子,我等没追到公主和那个奸夫”!
闻言,被他唤做世子的男人丝毫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搂着那些男妾笑的更欢了。
片刻后,有一个老太监手里高高举着圣旨踏进世子府。
老太监高喊一声:“圣旨到,世子赤君戟接旨”!
主位上的男子翻起白眼看他一眼,继续低头把酒迎欢。
老太监也不以为意,整个赤黎国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异姓世子君戟,不止是个有龙阳之好的短袖,且为人玩世不恭,目中无人,就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
只因君氏一族的老祖宗,是开祖皇帝打江山时的大功臣, 开祖皇帝赐帝家国姓,赤。
这几朝几代下来,现任皇帝越发觉得君家功高震主,暗中处处打压。
这一代世子也是个不争气的,免去了皇帝诸多的打压,就连他在府上养男妾,皇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并未起身接旨,那老太监便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日前君世子与我女玖玥大婚,奈何逆女玖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私奔之事,且送回书信供出,此次成功出逃乃是摄政王府郡主卿月所助,为了让卿月补过,特,命卿月郡主嫁入世子府为正妃,钦此”!
话音落下,众人一阵唏嘘!
摄政王府的卿月郡主,六年前误入青楼后无法忍受众人耻笑,自尽而亡,六年以来毫无音讯,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如今,皇上赐婚,难不成是人回来了?
君戟眉头微微一蹙,随即不悦的开口:“老太监!我还请问你!卿月何在”?
那传旨的公公眼神里透出一抹阴狠,这个君戟,如此的放肆,他早就看不惯,这一次他给皇上出的这个好主意,可以让君戟一辈子抬不起头。
娶一个从青楼里出来而且还带着一个孩子的丑女为妃,这绿帽子,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心回答月子兮的问话了,而是一心想着刚刚听到的话。
把她赐婚给了那个死断袖?!
要她嫁给那个死断袖!不如赐块豆腐给她,她一头撞死算了!
“话不能这样说嘛,那君戟虽是个断袖,但一张脸生的好生俊美,一直都有赤黎第一美男的称号,那月卿绾配他,实属有点配不上了”!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魔君大人
闻言,月卿绾再也不淡定了,摔了茶杯拍案而起!
快步走到那一桌人面前,她双手插着腰便开口大骂:“我呸,那个恶心的死断袖,生的再美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断袖而已!我月卿绾哪里配不上他!嫁给他,本郡主还嫌磕碜着自己,还嫌恶心呢”!
整个茶棚,乃至整个城外过路的人都被她的叫骂声吸引。
此刻,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良久,终于有人一声唏嘘:“嘶!不愧是赤黎第一丑女,今日一见,实乃当之无愧啊”!
说话那人感受到月卿绾那凌厉的小眼神,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捂着嘴巴一溜烟就跑了。
就在此时,一辆风骚的粉红色又大又张扬的马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有人大喊一声:“君戟世子来了”!
月卿绾寻声望去,单看那装扮奇特的马车,她便倒吸了一口冷气。
若有若无的轻纱内,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三个人的影子。
中间的必定就是那个死断袖了,一边搂着一个男妾,看得月卿绾又是一阵恶心。
马车的轻纱被他轻轻挑起,他如同一摊烂泥一般瘫在座椅上,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玩世不恭的笑意。
只见他笑嘻嘻的打量着茶棚里双手掐腰似泼妇骂街一般的月卿绾。
月卿绾额头上几条黑线划过,眼前的这厮,若是单看容貌,倒是个美男,和冥有的一拼。
她并未回答君戟的话,而是细细的看着他的容貌。
兀的,她被自己脑中的一个想法吓了一跳!
眼前这个男人的容貌,竟和她家小月牙,有六七分的相似。
想到这里,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被吓得不轻!
月牙他爹是一个断袖!?
若是当年那个男人是此刻面前的这个死断袖,那她还带着小鬼找什么爹爹啊,不找了,还是那句话,赐她一块豆腐吧!
她咧开嘴唇,皮笑肉不笑咬牙切齿的道:“世子你当然看不上我这样的,世子你不是一个死断袖嘛,你不是龙阳之好喜欢男人嘛!嫁给你,我会被你世子府上的一群男妾杀死的啊”!
月子兮眼珠子眨啊眨,眨啊眨,突然拔起小短腿朝着那骚包的粉色马车奔过去。
突然,月卿绾神色一凛,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浓浓杀气。
此时的月子兮,早已跑到了马路中央,转瞬间,万箭齐发,对准了茶棚里的月卿绾,对准了马路中间的月子兮。
马车里的男子眼角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看着脸上有一大块黑色胎记正朝着他的小男孩,那些箭,势必会将他戳成一个马蜂窝啊。
他有一瞬间的犹豫,想要出手救下他,却奈何……
月卿绾瞳孔一缩,根本没顾得上自己,飞身朝着月子兮奔去。
那是她的心头肉,怎可让他受伤!她死了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她儿子有一丁点的危险。
将月子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兮揽在了怀里,她自己却身中一箭,她一声闷哼,蹙起了眉头。
月子兮毫发未损,但也未察觉有一支箭插在了他娘亲的肩头。
箭雨还在继续,她抽出腰间的软剑不断的挡着那些箭。
兀的,箭雨似乎停顿了片刻,月卿绾隐约的听到了有人的吸气声。
她转头,看见了有半人一般高的一只巨大白虎朝着她们这边奔来。
白虎跑得极快,目测是月子兮眨巴了两次他那黑溜溜的眼珠子后就到了他面前。
月卿绾很机智的将月子兮抱上了白虎的背上,她急急道:“小白,快带小月牙去找冥,我随后就到。月牙乖,坐好了”!
她说罢,那白虎拔腿便往回冲了出去。
月卿绾背后中箭,那地方火辣辣的疼痛,她大抵是猜到了,那箭是有毒的。
她就不明白了,她月卿绾到底特么的是得罪了谁了!
六年没回家了,还没到家门口呢,就要被人刺杀?
箭雨越来越多,她身中一箭,咬着牙在箭雨中奔跑。
在肩膀又中了一箭之后,她彻底怒了:“我一心不想暴露武功,却不想你们非要赶尽杀绝!那就休怪我大开杀戒”!
转过身,将内力聚集于掌心,想要将那些毒箭按原路挡回去。
却不想,一个黑衣男子戴着可怕面具的鬼魅男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面前。
他手轻轻一挥,便挡下了那些要人命的毒箭。
紧接着,无数个戴着鬼魅面具的黑衣杀手出现,分分钟便击退了那些想要刺杀月卿绾的人。
马车上的粉色男子看着出现在月卿绾面前的黑衣男子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但是一闪而逝。
躲在各个地方的老百姓们又是一阵的骚动:“是魔君,魔君来了”!
“大家快跑啊!真的是魔君!若是不小心惹怒了魔君,大家就没命了”!
月卿绾龇牙咧嘴的捂着后肩的伤口,眼珠子滴溜溜的打量面前这个传说中的魔君。
以及早就一溜烟跑得在四面躲了起来的老百姓们,深深的感到了魔宫对老百姓们的迫害。
心下千回百转,实在猜不到这个魔君是来干什么的,难道是来找她要那张地图?
可是她已经易了容,这魔君又如何知道她是挽月,地图在她和月牙的手上?
沉默了许久,那个魔君终于开口了:“赤炎国第一丑女?果真名副其实”!
月卿绾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的懵逼!难道他这么大张旗鼓的,就为了来看看她这个赤炎第一丑女?
她漫不经心的扯开唇角,咧出一抹十分勉强的笑容:“自古武林分正邪两派,今日小女荣幸,得邪教魔君相救,感激不尽,魔君大人果真是名副其实的……帅哥……啊”!
话音落下,两条草泥马慢悠悠的从她头顶踏过,月卿绾啊月卿绾,你都没看见人家的容貌,怎么好意思夸人家帅呢。
魔君面具下的唇角勾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了勾:“你错了,我不是来救你的,是有人花了万金,雇我魔宫前来取你的头颅”!
月卿绾抬手扶额,她都还没有开始踏上拉仇恨之路,怎么就有这么多的仇家了。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南有挽月,北有残阳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听那魔君道:“不过,你若是可以为我提供一个线索,我倒是可以饶你一命,毕竟你未来的夫君好歹是我的酒肉朋友”!
此时,马车上的粉衣男子跳了下来,翘起兰花指指着魔君便大骂:“你这魔物,出现的真不是时候!你要什么线索?本世子给你就好了,为何要饶这个丑女人一命”?
月卿绾瞪着那君戟,终于明了,原来刚刚的杀手便是这个死断袖的人。
她这都还没有过门,就要想方设法置她于死地,这一次没杀成,日后她若是嫁进世子府,怕是要日日不能安寝了。
旁翘着兰花指的君戟,而是直直的盯着月卿绾脸上的那个胎记。良久,他沉声道:“怎么样?愿不愿意告诉本尊,你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一个绝美的女子带着一个小孩?她们从哪个方向离开了”?
月卿绾眼珠子一转,明白了!这魔君确实是来找地图的,只不过……
找的不是她,是那名冠天下的大侠女,挽月。
赤炎大陆共分两国,赤黎与炎羲,两国实力相当。
赤黎在南,炎羲在北。
挽月是赤黎国人,而与她齐名三年的残阳,便是那炎羲国人。
是以赤炎大陆便有一句俗话:“南有挽月,北有残阳”。
独孤尘很快被人抬上来了,她远远的看到那还有半口气的独孤尘被人用担架抬着走近。
身上的无数个伤口都被包扎了起来,但还是往外渗着血,看起来还是有些瘆人的。
她眸色一冷,现在,绝不是暴露她身份的时候。
深深的看了一眼独孤尘,她低头看了一眼指甲盖里面的白色粉末,满眼的深邃。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让这独孤尘死了!只是可惜了这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啊!
她想着,看着越来越近的独孤尘,愣生生的没下得了手。
独孤尘已经被抬到了她面前,她心下微微叹一口气,心软是病,会要她小命的!
奈何……她就是不忍心下手。正在沉思的她思绪被魔君冰冷的声音拉回:“独孤尘,你看看,在山里,可有见过这丑女人”?
他说着,竟亲自弯腰,扶起了遍体鳞伤的独孤尘。
月卿绾见他这一举动,挑了挑眉梢,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这人,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嘛,对待下属如此这般,定不是什么坏人。
她看着魔君,却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她。
独孤尘坐起身,淡然的看了一眼月卿绾后沙哑着道:“见过”!
月卿绾心里一沉,面上虽面无表情,但心里早已经千回百转。
独孤尘若有似无的淡淡瞟了一眼她右手中指的指尖一眼。
刚刚她想杀他,她选择了避开魔君视线的这只手,逃过了魔君的眼睛,但她应该不曾想到,她的这一举动,却没有逃过他这一个只剩半口气的人的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眼睛。
刚刚他以为他必死无疑了,却不想,她手下留情了。
那个时候他便知道,这丑女月卿绾,便是大侠挽月。
那日在树林子里面,若不是她救了他一命,他大抵是躲不过去了,如今……
月卿绾手心里捏出了一把虚汗,过了片刻,却听独孤尘接着道:“当时她带着一个很丑的小孩,看见了我被围攻后尖叫一声拔腿便跑了”!
魔君面具下的眉头微蹙,还想开口再说什么,但转念一想便作罢。
独孤尘和他哥哥自小跟着他,与他情同手足,他是不会骗他的。
月卿绾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独孤尘,然后对着魔君悻悻道:“你都护卫都这般说了,既然没我什么事了,那我……”
话还没说完,又听那魔君冷冷道:“你若敢骗本尊,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月卿绾在心里将他骂了十遍百遍后,对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讨好道:“哪敢哪敢,我哪敢骗您老人家,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那魔君眸子闪了闪,看着她这一副唯唯诺诺变着法讨好他的样子,也觉得这人并不是那挽月。
据探子来报,挽月姑娘那日带着一个孩子,一席张扬无比的大红色的华衣裹身,容貌绝美,世间罕见,堪堪比得过那赤黎第一美人赤玖玥。
那挽月,她的举手投足字里行间很是嚣张狂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就连那孩子,也是如她一般。
可面前这个……
一席粗布麻衣,面上一大块黑色胎记,且是赤黎国远近闻名的丑女。
他着实是不该将这二人连系到一处的。一个天下,一个地下……他这般的想着,转身便离去了。
月卿绾见魔君转身离去,对着月凌君唤道:“君儿,把马车赶过来,我去找月牙,你去摄政王府禀告我大哥,让他派几个人过来同我一起寻寻”。
月凌君看着面前的月卿绾,深深的佩服她的演技,佩服的五体投地。
摄政王府内,年过六旬的摄政王月长萧听到了月凌君的消息,眼中一抹复杂的神色晃过。
但还是亲自翻身上马,带了整个王府所有的人去寻人。
月凌君看着自己爷爷这般紧张的样子,不由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这月卿绾在爷爷心里的分量,不一般,爷爷他也一大把年纪了,他还帮着月卿绾隐瞒身份骗老人家,唉……
作孽啊作孽。
树林深处,月卿绾顺着月子兮一路上丢下的糖果记号,找到了小白虎和月子兮。
月子兮拔起小腿迈向她,欢快的唤她娘亲。
此时听冥的声音传来:“绾绾,你收伤了,可有大碍”?
月卿绾还未来得及说话,倒是月子兮紧张兮兮的开口:“什么!娘亲你受伤了?你伤在哪了?痛不痛啊?是谁伤了娘亲你的?我去找他报仇”!
月卿绾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娘亲的伤不要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紧的,小月牙别那么激动嘛”。
她肩上的两支箭已经被她拔出,黑色的血液还在往流。
月子兮刚要说话,就见月卿绾对着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冥淡淡道:“这里被我设置了屏障,别人看不见我们的,你们这就出去吧,大抵是摄政王府的人寻来了”。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色轻纱的男子双双立于窗边看着街上的一幕。
那孩子虽生的丑陋,在这么多人的嘲笑声中却还是能强忍着眼泪挺直腰杆的向人们辩解,他其实是有爹爹的,只是暂时没找到。
“此番,你的这个未过门的世子妃,以及这拖油瓶,倒是能给你那世子府增添一些乐趣,我身负重任日日在你府上盯着那些美男,如今倒是也可以逗逗丑女了”。
“我一直觉着世子府的乐趣从未减少过,毕竟放眼整个赤炎大陆,也只有你能将世子府治理成那个模样了”。
两句简单的对话,信息量却不少。
摄政王府的丑女卿月郡主带着野种归来的事情瞬间轰动整个皇城。
原本两炷香就可以到达的路程,硬生生的慢了两个时辰。
摄政王府门口,摄政王的一众妻妾,一众儿子儿媳,一众孙子孙女,一众重孙全都恭恭敬敬的候在了门口。
月卿绾很适时的醒了过来,拉着月子兮驻足与王府门口,看着一些面生的人,她心内暗道,这些年摄政王府倒是添了不少的喜事。
此刻一见月卿绾和摄政王下了马车,一行人便恭恭敬敬的跪下行礼。
“恭迎卿月郡主回府”。
月卿绾自然知道,这里面,没几个真心实意的,这摄政王府的人都巴不得她死呢。
从此,一入府门深似海啊。她没什么清闲日子过了。
她这前脚刚踏进王府,皇帝的圣旨后脚就跟着来了。
说的是已经择好了日子,于下月初一替卿月郡主和君戟世子完婚。
月卿绾自然知道其中的一些猫腻,这皇帝不就是想利用她这个声名扫地的人来打君戟的脸嘛。
君家功高震主,受到打压很正常的。只不过委屈她和小月牙成了炮灰了。
她怔愣间,就听前来传旨的公公尖声道:“卿月郡主,你还不快快领旨谢恩”?
她回过神来,恭恭敬敬的跪下接了圣旨:“月卿绾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太监又道:“卿月郡主好福气,如此得皇上看重,皇上有口谕,今晚在皇宫举办宴会,专门替郡主接风洗尘,到时候朝中所有人都会参加,来呀,把皇上赏赐的衣服首饰拿来给郡主”。
月卿绾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那些衣服首饰,这老皇帝,这是要贿赂她的节奏啊!
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贿赂,这明显是要做给君戟看得啊,不就是想要让君戟知道,她是老皇帝安插在世子府的眼线吗?
进了王府,她那个年长她好几十岁的老哥哥拽起她的小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道:“绾儿啊,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六年前……唉,让你受了这六年的苦,还好你如今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啊”!
月卿绾看着他老泪纵横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毕竟他养了她十五年,这十五年来无微不至,将她保护的很好,至于六年前那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