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38 | 浏览:4427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她说话的时候,那个牙字的尾音拖得极重。
月子兮摇摇小脑袋,一脸认真的道:“没……没了……”
他说着,骑着那小毛驴跑了!
月卿绾看着他骑着小毛驴跑远的身影,微微一笑。这小皮猴,不知道性子是随了谁。
她还怔愣在原地,却不想原来已经走远了的月子兮骑着小毛驴飞奔过来了!
“娘亲!前面有人被追杀了,就像娘亲你以前被疯爷爷追杀那样的,可恐怖了”!
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月卿绾就不明白了,那小毛驴都不喘,他喘个什么劲!
还有,跟他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动不动就提她那黑暗的过去!
那月子兮一脸期待的样子,很显然是想过去凑热闹,但自己一个人又不敢去,这才过来找她的。
“走吧,娘亲带你去凑热闹,说不定啊,还能赚一点银子呢”!
将毛驴母子栓在了一棵大树上,她牵着月子兮软绵绵的小手,刷的一下就跃上了一棵大树上面。
她一眼就看见了月子兮说的被追杀的场面!
妈呀!月子兮啊月子兮,这叫被追杀吗!这明明是要谋杀啊!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几十个不同打扮不同穿着不是一路的人正围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人。
那男人似乎已经站不稳了,依靠着一把插在地上的大刀勉强站着身子。
被几十个人包围,他虽身受重伤,但那些人依旧是有些忌惮的。
“独孤尘,识相的交出那地图,我们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有人指着那血人大喝,但仍旧是不敢上前。
“独孤尘,我们敬你是条汉子,只不过,你为了那个魔物这般的牺牲?值么?快快交出地图”!
那血人动了动,费力的抬起了那颗血淋淋的脑袋。
“别废话!有本事的就过来拿!我独孤尘今天就算把命交代在这里,也要将你等杀尽”!
突然,一个尖细的娘娘腔响起:“独孤尘,死到临头了,你还这么狂妄。当真以为我们怕你不成?来呀,吃我一剑”!
那人飞身袭上那独孤尘,大树上的月子兮立刻闭上了眼睛,顺带蒙住了他娘亲的眼睛。
“娘亲,这种场面,娘亲还是莫要看了”!
月卿绾勾唇一笑,伸手将月子兮的眼睛完全蒙住:“这种场面,娘亲见多了,小月牙倒是没见过,那就别看了”!
突然,暗处窜出了一支金镖,眼看就要插进独孤尘的脑袋里面。
就在众人都以为独孤尘必死无疑的时候,那金镖停在了独孤尘的后脑处,一动不动。
“呵呵,今日我倒是大开眼界了,一向以仁慈宽大光明磊落处事的赤黎七大世家,竟围攻一个身受重伤的
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柔柔的飘进那些人的耳朵里,他们开始四处打量,寻找女子的踪迹。
“这就算了,而且他们当中啊,还有人背后下黑手,差点就**了这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个可怜的独孤尘呐,真是不要脸哟”!
这一次传来的,却是一个嗫嚅着连话都说不出清楚的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月卿绾抱着月子兮懒懒的靠在树干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的一切。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要报仇就找他娘亲
那娘娘腔和那独孤尘交起手来,独孤尘虽身受重伤,那娘娘腔竟也不是他的对手。
独孤尘转过身定睛看着那离他只有咫尺之隔的金镖。
当然他也看到了金镖上拴着的一根细丝。
独孤尘看着那根细丝瞪大了眸子,抬眼顺着那金丝的方向看去,这才看见了躺在大树上的两人。
突然的,他堂堂七尺男儿,被几十人围攻都不皱一下眉头的男人,竟屈膝一拜,朝着月卿绾的方向跪了下去。
“久闻挽月姑娘大名,今日得以一见,独孤尘有一事相求!还望挽月姑娘成全”!
月卿绾唇角微勾,梨窝浅浅,魅惑苍生,挽月……倒是很少有人唤她这个名字呢!
然而追杀独孤尘的一众人却是哗然!
眼珠子瞪得老大了。
南有挽月,北有残阳。
出来混江湖的谁不知道赤黎国的挽月大侠?又有谁不知炎熹国的残阳大侠?
这一对在江湖上齐名了三年的人物,可谓是打败天下无敌手!没有人敢放肆招惹的!
传言,三年前,挽月和残阳联手血洗江湖。掀起了江湖上的一阵血雨腥风。
许多有名气的怪侠以及有名的恶人皆是死在挽月与残阳的手上。
传言,挽月生性刁钻,行踪不定,喜欢隐世。
传言,残阳生性狠厉,杀人无数,只手遮天。
眼前的所有人都呆住了,莫说是江湖上混的,就连他们这些名门世家里面的人都知道这一传说。
南有挽月,北有残阳。
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名震天下的挽月!竟是一个女人,而且年纪看起来还不足二十岁。
坐在大树上的月卿绾看着下面傻了眼的人,捂嘴轻笑:“独孤大侠乃是魔君大人座下的第一**,我区区挽月,怎受得起独孤大侠一拜”?
那独孤尘眼神灰暗下去,若是这挽月今日不肯出手相救,那他今日必死无疑,他死了没关系,他只是怕……
想着,他毕恭毕敬磕了一个响头道:“我只求姑娘,将我身上的地图带走,交给魔君大人,魔君大人会答应姑娘一个要求,无论任何要求都可以”!
独孤尘话音落下,月子兮乐了:“独孤尘大叔,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们说的那个魔君大人,他是不是很有钱啊”?
独孤尘抬起头,一脸不解的看着月子兮。
月卿绾轻轻弹了一下月子兮的脑袋,然后抱着他施施然的跃下了那棵大树。
一大一小两个大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包围圈内,出现在了独孤尘的面前。
“独孤叔叔,若是那魔君叔叔可以给我一座金山,还有一座银山,那我就很愿意,很愿意给魔君叔叔送东西的哦”!
嗫嚅的甜甜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响起,远处的小山丘上,惊为天人的一个白衣男子负手而立,唇角微微勾起。
月卿绾身形一晃,唉呀妈呀,在风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中凌乱了三秒,月子兮,你真是越来越牛X了!
独孤尘眼睛微闪,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锦盒递给月子兮:“莫说是一座金山一座银山,你只要把这东西交给魔君大人,他会给你很多很多座金山银山”!
月子兮闻言,笑的嘴都咧开了,他欢快的接过那个锦盒,然后把盒子小心翼翼的藏进怀里。
他转身,拉着月卿绾就往回走:“我要去找魔君叔叔,然后我就会有很多很多的银子了哦,那样的话我和娘亲就不用饿肚子了”!
在几十人的包围圈中,月子兮拉起月卿绾的手十分淡定的就要离开。
月卿绾扶额,略有点无语的看着月子兮,他这么的狂妄真的好吗!?
“小月牙啊,你把这些叔叔到嘴的鸭子都给抢了,你这么走了可是十分没有礼貌的”。
月子兮抬起他贼亮贼亮的黑眸不解的看着月卿绾,随后他灵机一动,转过身对着那几十个虎视眈眈的杀手们恭恭敬敬鞠了一个躬。
“各位叔叔伯伯,你们的东西月牙要拿走了哦,你们要是想报仇就找我娘亲吧”。
月卿绾满头黑线幽怨的瞅了一眼月子兮,这是坑娘的坑!
这不是赤裸裸的给她拉仇恨吗?
然而某月牙一点都难没有意识到自己娘亲幽怨的眼神,兀自的迈开小步子往前走。
突然,一把细长的锋利的剑出现在月子兮面前。
“小孩!你把我们这群人当做什么了?恩?抢了东西就想走?念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你若是把东西交出来,你大爷我就饶你今日不死”!
此刻的月子兮无比的淡定,他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那把剑,又扭头看看他娘亲,伸手将怀里的东西紧了紧!
“不给!我还要拿这个去换金山银山呢?我要是给了你,我拿什么来养活娘亲”!
他嘟起小嘴,兀自的揣紧了怀里的东西转了个方向就要离开。
“小鬼,别跟我们耍花招,把东西教出来,看在挽月姑娘的份上,我们饶你不死”!
碍于这小孩是跟月卿绾一起出现的,那人还是没敢动手。这不,此刻对着月子兮又是一番威胁!
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月子兮还是低头往前走。
那人终于怒了,身形朝着月子兮的方向移动,他刚刚用剑指着这个小屁孩那挽月都没有任何反应,估计跟这个小屁孩没有多大的关系。
而且小屁孩口口声声要养他娘亲,挽月是名震江湖的大侠女,若是需要银子,只需开开开,便有人主动送上门,何须他一个小破孩来养?
他在心里想着,剑已经到了月子兮身后。
看着月卿绾还是不为所动,远处小山丘上立着的白衣男子眉头一皱,这女人……
那把剑眼看就要刺进月子兮的身体,却不成想,一直袖手旁观的月卿绾动了。
她身形快速的移动闪到了那人的面前,她就那样淡淡的站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在他面前,两只手指头看似漫不经心的捏着那人的剑,可实际上,那人早已进退不得。
他惊讶的看着面前倾国倾城的女人,她捏着他那把剑的两根手指彻底的**了他。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真的很穷啊
他姑苏行苍,这一辈子自负武功不低,修为不低,却不想,他连这女人都两根手指都敌不过。
“没想到姑苏家的少主如此的狠厉,连一个小孩子都不肯放过?你这个样子要是吓到了我家月牙怎么办?难道是想用你们整个姑苏家上千条人命来给我儿压惊么”?
月卿绾就那样轻轻的捏着他的剑,眼角眉梢尽是慵懒,带着一丝戏谑。
此刻的众人十分的惊讶,听刚刚这挽月字里行间的意思,这小孩竟是她儿子!
没想到她看起来年纪轻轻不超过二十岁的样子,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小孩,这小孩看起来也差不多五六岁了吧。
而且她居然说,要是吓到她儿子,要用姑苏家上千条人命给她儿子压惊。
他们的乖乖啊,这明显是在吓他们嘛,倒不是他们觉得这挽月姑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毕竟人家三年前血洗武林,要是她此刻想杀人,估计他们早就全死了。
于是……在众人不甘心的注视下,月子兮和月卿绾就那样淡然的拿着他们苦苦追了几个月的地图慢悠悠的走了。
当娘两个骑着小毛驴再次嘚瑟的回到众人视线里的时候,那独孤尘早已不见人影。
众人看着淡淡然骑着毛驴穿过他们中间的母子两,皆是在风中凌乱了。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挽月姑娘居然那么穷,连匹马都买不起,落寞到骑毛驴的地步了。
刚刚那小孩子口口声声说什么只要魔君给他金山银山,他和他娘亲就不用饿肚子了!
看来这挽月……真的很穷啊!
月卿绾也很苦逼的,想当初她刚刚穿越到这里,然后她莫名奇妙的被人丢进了青楼,然后她还没回过神呢,又莫名其妙的被一个男人强迫了。
她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
这就算了,那个男人居然还派人追杀她!
然后她就跑了,后来她就遇到了冥,是冥救了她。
冥又带她找到了那老头儿,她给那老头儿做牛做马伺候了他将近七年。
那老头除了教了她一身武功,什么都没有给她留下就算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让她还。
她带着月子兮这个调皮鬼又当爹又当妈的,身无分文,她容易么她……
她确实很穷啊!所以她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还不如带着月牙回摄政王府找她那个可以当她爷爷的大哥。
她做个现成的郡主,不愁吃不愁穿。
不过那摄政王府可是龙潭虎穴啊,不然当初怎么会有人把她丢入青楼,害她被那个那个了。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月卿绾又回来了!看摄政王府谁还敢欺负她!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啊。
她带着月子兮骑着小毛驴顶着个大太阳又上路了!
黄昏渐渐来临,然而她们娘两还在大山深处瞎转悠。
“娘亲,这地方,我们好像走过一遍了”!
月子兮嘟嘟小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嘴巴,一脸哀怨的看着月卿绾。
月卿绾对着对着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当然知道这个地方她们已经走过一遍了。
可她就是不甘心,她就是还要再走一遍,她就不信遇不到那人。
“娘亲,可是小月牙的肚子已经很饿了”!
月卿绾翻身下驴,走到月子兮面前摸摸他的脑袋,她语重心长的道:“小月牙啊,娘亲要找一个人,等娘亲找到了,就带你去你舅舅家,到时候,小月牙就会很有钱的”。
月子兮狐疑的看着她,她还能相信娘亲说的话吗……
他娘亲,天天只会骗小孩子。他长这么大,已经被骗得很惨了。
兀的,一个清冷孤傲的男子声音响起:“绾绾,你可是在找我”?
寻声望去,一头白虎出现在月小染和月卿绾的面前,紧随白虎其后的,是一个年轻公子。
他一席胜雪的白衣,高高挽起的冠发斜插一根白玉簪子,他就那样淡淡的立于白虎身后,却好似站在九天之上。
他负手而立,眸子漆黑幽深,眼底却无欲无求,无波无绪。
他淡淡的一瞥月卿绾母子,眼底依旧平静,好似这天下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动容。
“冥,你这架子端的够高啊,我可是整整找了你三日”!
那白衣男子闻言浅浅一笑,笑意却不深,还是那般淡淡然。
月子兮眨巴眨巴眼睛,再次眨巴眨巴,一脸好奇的看着那白衣男子……面前的那只白虎!
撒开小脚丫子他就朝着那只白虎奔了过去,月卿绾惊得一身冷汗。
“小月牙!回来……”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月子兮也还没跑到那白虎面前,倒是那白虎动了!
月卿绾瞳孔一缩,想当初,她差点被这只白虎一口咬死。
手中的细丝飞出,转眼就要圈住那白虎的脖子。
却不想,那白衣男子轻轻一抬手,月卿绾手中的细丝竟是动不了了。
“绾绾放心便是,白虎不会伤害他的”。
他的一举一动,皆是那般的高贵,好似看破了红尘一般。
那白虎一个前扑就将月子兮按倒在地,月子兮被扑倒,不高兴了。
他站起身子捏住白虎的耳朵,他嘟着小嘴道:“小白,我想和你做朋友,你为什么要攻击我”!
却不想,那白虎低低的呜咽一声,随后大脑袋在月子兮的胸前蹭了蹭。
很明显的在讨好!
月卿绾凌乱了,这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想当初她不过是多看了它的主人两眼,这只白虎就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怎么现在会对月子兮这么好!
“难得遇到它喜欢的人,你们此去,若是要回摄政王府,可以带着它一起去”。
看着月卿绾一脸的凌乱,叫做冥的男子唇角微勾,淡淡开口:“绾绾,它或许可以保护小月牙的”。
月卿绾看着那体积庞大的大家伙,连连摇头:“别……别……你就不怕我家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月牙交不到朋友吗”!
月子兮抬眼看那个白衣男子,一脸的惊奇:“叔叔!你以前认识我吗?怎么唤我小名呢”?
冥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此刻竟有些微微出神。
这孩子的面庞,和那人竟有四五分相似。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又有人被追杀了
“月牙儿想找你爹爹吗”?
答非所问的,冥没有回答月子兮的问题,反而问了他另外一个问题。
月子兮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探究的道:“难道你是我爹爹吗”?
月卿绾脚下一个趔趄,白了月子兮一大白眼!
月子兮啊月子兮,你要是有这么貌美的一个爹,那当初他强迫她月卿绾那个仇,她都不报了!
要是真有那么好看的一个爹,她月卿绾岂不是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她又何须天天嚷嚷着要报仇。
“月牙儿,不要瞎说,这是娘亲的一个老朋友”。
“哦,娘亲的老朋友,请问你认识我爹爹吗”?
月子兮见冥许久都不说话,嘟嘟小嘴,一脸埋怨的看着月卿绾:“娘亲,既然你的老朋友他根本没有我爹爹的消息,那我们为何还要来找他?要是耽误了我们找爹爹怎么办”?
他说着,转身就往回走。
他走了没几步,就听身后传来他娘亲略带威胁的声音:“子兮,娘亲告诉过你,做人不可以没有礼貌哦”。
月子兮撇撇嘴,他娘亲叫他名字,又生气了!不甘不愿的转过身,却在那一霎那吓得瞪大了眼珠子!
他一脸惊恐的,不敢相信的,带着一点鄙夷的看着月卿绾。
然而,没有月卿绾想象的吓哭了,没有她想象的吓尿了,没有她想象中的各种反应。
片刻的惊讶过后,月子兮一脸嫌弃的盯着月卿绾脸上的那一大块黑色的胎记。
“娘亲,你这个样子好丑啊”!
月卿绾闻言,很是失落,本来想着吓一下他的。
对着他扮了一个鬼脸,月卿绾凶巴巴的道:“你要是想回去找你爹爹,你也得扮成娘亲这个样子”!
月子兮飞快的用手捂住他那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一脸的不乐意。
他才不要弄那么难看的东西贴在脸上呢!
躲在暗处的月凌君在此时冒了出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围着月卿绾转。
“好啊好你个月卿绾,终于被我发现了吧?原来你是故意贴这么一个胎记在脸上啊,这么些年,整个赤黎国的人都被你骗了”!
月卿绾提溜起他的耳朵,略带威胁的问道:“君儿,这些年你长了不少本事?连你的小姑奶奶你都敢跟踪”?
月凌君试图躲开她的魔爪,然而却没有用,他发现哪怕是凭他如今在赤黎国皇城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武功,也奈何不了这个月卿绾。
“月卿绾!没想到你真的是挽月!南有挽月,北有残阳,你居然真的是挽月”!
月卿绾提溜起月凌君的耳朵,恶狠狠的道:“君儿……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半个字,我一定会**你”!
她对着月凌君一番威胁后,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冥。
“冥,我要回去了,那我的那个胎记你能不能……借我一下,我帮我家小月牙也弄一个”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她的话音落下,冥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一物抛给了月卿绾。
月卿绾接过那黑不溜秋的东西一看,一阵恶心。
这就是跟了她十多年的那个黑色胎记,当初被冥完整无缺的取下来的,她只是没想到今日来找他,她还没说他便知道了她的意图。
冥淡淡的道:“我算到了你有朝一日会再来找我”。
月卿绾有些局促的摸摸脸,这个冥,有着不为人知的本事啊!
闭上眼睛,她一咬牙,一狠心,将那坨黑不溜秋的东西往月子兮脸上一拍!
成了!
月子兮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上,多了一个覆盖了右脸的丑陋胎记,和他娘亲的那个一模一样。
月子兮嘴都撇歪了,此刻不高兴的伸手擦擦脸上的东西,似乎想把它们擦掉。
月卿绾捂嘴贼贼的一笑:“月牙啊,没用的,这胎记,只有你冥叔叔可以取下来”!
月子兮一听,瞬间就怒了,朝着月卿绾大吼:“娘亲,你好坏!我再也不理你了”!
此时,那月子兮见白虎对他很是友好,他娘亲又这般欺负他,于是弃了他娘亲给的小毛驴,果断的爬上了白虎的背,骑虎离去。
“追!他们在那边,千万别让他们跑了”!!
刚走到大路中间的月子兮有些愣愣的看着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疾驰奔来的一辆大红色马车!
随即,他忘了刚刚的不高兴,糯糯的有些兴奋的又来了一句:“娘亲,又有人被追杀了”!
月卿绾自是听到了那边的动静,不由得也嘀咕了一句,怎么老是让她们碰到这种场面……
马车从她们旁边的道路上疾驰而过,后面是无数个赤黎国御林军的打马追杀。
那些人面相凶狠,此刻见了月小子兮骑着一头白虎在路边,有人怒喝:“哪来的这么丑的孩子,不想活了是不是?还不快点滚开”!
月子兮闻言,一脸委屈的看着林子中的月卿绾:“娘亲……有人骂我……说我丑……”
月卿绾眉头皱了皱,低低的唤道:“小月牙快过来,别拦着各位军爷了”!
然而,话音落下,那些面相凶狠的士兵们早已到了月子兮的面前。
有人一挥手中的大刀,作势就要朝着月子兮砍去。月卿绾眸色一深,转瞬间,她飞身向前,一把抱起了坐在白虎上的月子兮,将他从那大刀下救了出来。
毕竟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此刻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因为刚刚的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白虎一听见月子兮的哭声,顿时暴跳如雷,它仰天嘶吼了一声,然后就朝着那群人冲了过去。
马儿受惊,要么就是在林子里横冲直撞,要么就是将背上的人甩下兀自逃命去了。
此时,刚刚被追杀的那辆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马车上的女子伸出脑袋看着月卿绾,一脸的探究。
只是此刻的月卿绾根本没有心思看那马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