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8 | 浏览:5829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2章 贱人多忘事
闻言,君戟斜斜的瞅了她一眼:“笑话,你虽是我即将过门的世子妃,可现在还不是啊,哪有我替你还钱的道理,我府上那每日开销都大得很,我自己还自顾不暇呢”!
月卿绾双手环胸,嘲讽道:“是了,我怎么忘记了,你养着府上一百多名男妾,开销定是大极了了,那我就不强人所难了”!
说罢,她转过身看着饶有兴致看好戏的暴发户道:“您请随我进府”。
月卿绾带头走走后面,身后的老头子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新奇的不得了,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丑八怪!没想到你这王府装修的真是够气派的,你面相虽长的丑,福气倒是不差!啧啧啧”!
月卿绾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转过身就看见君戟那厮狐疑的盯着小老头,语气里带着疑问:“大金牙,你这反应不大对呀!你好歹也是一方富甲,摄政王府虽然华丽,可你也不至于这般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奇怪的很呐”!
说话间,君戟眼神若有似无的瞟了月卿绾一眼,似产生了怀疑。
月卿绾眼珠子一转,不屑的一声冷哼:“切!君戟你还真是肤浅,他刚刚一个口误说了我欠他三千两黄金,你就觉得他是一方富甲了?事实上!他不过是一个典当行的老板罢了,在他们那里也算是有点名气,顶多就算一个小财主,他若真有钱,何须为了区区三百两千里迢迢的从炎熹国追来我赤黎国讨债”!
君戟一听,低眉沉思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你说的好像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走进正厅,君戟那傻货想也没想,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向了主位,随后一撩衣摆,啪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小腿一抬,翘起一个略带销魂的二郎腿,整个一地痞流氓的形象。
他语气里颇有几分得意:“月卿绾!快去给本世子端茶来”!
月卿绾哪里还是那只任他使唤的小绵羊,双手叉腰不客气地吼道:“君戟,我麻烦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撒什么泼?你坐的是摄政王爷的位子,你也太不将我们摄政王府放在眼里了”!
只听君戟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摄政王爷的位子又怎么样,皇帝老儿的位子本世子都坐过!你啰嗦什么,快点给本世子奉茶”!
两人争执不下间,这才等来了收到消息急匆匆从军营赶回来的摄政王月长萧,还带着他那两个儿子。
大儿子月云玉,二儿子月云飞。
此刻三人走进殿中,那两个年过四十的老男人见到她,立马躬身给她行礼,恭恭敬敬的唤道:“见过小姑姑!前些日子我们一直在军营未能回来迎姑姑回府,六年未见,姑姑可还好”?
月卿绾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这……两个年龄可以当她爹的人站在她面前如此恭敬地唤她小姑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姑,她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她正要开口,兀的,一个茶杯在她脚下炸开,发出清脆的响声。
期间还伴随着君戟那十分不耐烦的声音:“月卿绾!你活**了是不是!本世子让你去给我沏茶,你在这里叙什么旧”!
月卿绾低眸看着脚下的碎片,咬紧了牙关,心中暗道:君戟,你给我等着!小姑奶奶日后定要**你丫的!
抬脚将脚下的茶杯碎片踢了出去,她道:“君戟!你别告诉我你又手抖了”!
君戟见她气的不行的样子,心情愈发愉悦了:“是啊,我就是手抖了,怎么样”?
一声轻笑:“嗤!看来君世子你这是病得不轻啊,你这时常的手抖脚抖的是个什么毛病?莫不是因为你府上男妾养的太多,导致你体虚肾亏造成的”?
她的话音落下,君戟只感觉有好几道意味不明的眼神纷纷扫向他。
强忍着想要跳起来将月卿绾这个丑八怪掐死的冲动,他皮笑肉不笑的道:“看来卿月郡主你不止人长得丑,记性也差的很,我哪里时常脚抖手抖的”?
月卿绾突然感觉额头上整正在结痂的伤口隐隐作痛:“你可不是经常的吗?那是公宴上,一个酒樽先是因为手抖砸在了我脚下,后来又因为再次手抖将我爆了头,这些你都忘了?真是**多忘事” !
君戟闻言,彻底不乐意了,啪的从主位上站起来,捋了捋袖管就要冲向月卿绾。
却见四道身影同时挪了过来,隔开了又要大打出手的两人。
“哎呀呀!要我说,你们要打架倒是没问题,不过你能不能先把欠我的三百两银子还了,我看你们这个王府里面事情真多,我再待下去恐怕会遭来杀身之祸呐,郡主啊,你把我的银子还上我就走了,你们慢慢打”!
最先开口的是小老头,他一笑,那颗大金牙就露出来了,颇有喜感。
不过他说的话倒是深得月卿绾的心,她早就巴不得他快点走,免得在这里给他添乱:“管家,王员外的银票准备好了没有,快点给他拿过来,送他们出府”!
不一会儿管家就拿了银票递给小老头,带着他出府了。
虽然挡着路的四人变成了三人,君戟却还是一脸的生气:“哎!你们三个挡着我作甚,起开,让我收拾收拾月卿绾这个丑八怪”!
挡在她面前的,赫然是她那老哥哥和两个侄儿,月卿绾就差感动的痛哭流涕了,这是真正的一家人啊!
正感动间,一个有些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君世子见谅,下官之所以斗胆拦君世子的去路,是想告诉世子,你刚刚摔坏的是我从炎熹国高价买回来的玉瓷杯,价值一千两白银,君世子你既然摔了,一定是带够了银子的,不如你先把银子还上”?
噗!月卿绾一口老气憋在了心口处,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戟一把将说话的二少爷月云飞推开,朝着门外击了击掌:“将本世子准备的豪华聘礼抬出来”!
不一会儿,五个大木箱子被抬了进来,看着五个大箱子,月卿绾却并不期待,以她对君戟的了解,装的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3章 美男为聘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箱子自动的缓缓打开,凑近一看,四个活生生水润润的大美男缓缓从箱子里站起身,优雅且从容,风骚且轻佻的爬了出来。
四人长相一模一样,连身上的衣裳也一模一样,一席青衣,头发高高束起,斜插一只青色玉簪,不仔细看很难分辨。
此刻四人恭恭敬敬的弯腰对着月卿绾一拜:“我等参见郡主”!
看着面前的四个美男,月卿绾瞪大了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君戟:“君戟!你闹哪样?这就是你的聘礼”?
君戟自动忽略了她惊讶的眼神,反而似乎对他这份聘礼十分满意的样子。
语气轻佻傲慢:“怎么?你不喜欢?这四胞胎兄弟是我珍藏了许久的尤物,此番用来给你下聘我也是十分的心疼,怎么看你还一脸嫌弃的样子?莫不是你觉得我这聘礼不好”?
月卿绾咬牙切齿的道:“哪里是不好!简直是太太太侮辱我月卿绾了!甚至还给你自己头顶上戴了四顶绿光闪烁的绿帽子!再过几天我就是你的世子妃,你却在这时候送我四个美男,传出去岂不毁了我的声誉,也毁了你自己的声誉”?
闻言,君戟一声轻嗤,随后捂嘴呵呵笑道:“月卿绾,我怎么感觉你说这话是在逗我玩呢?你月卿绾有声誉吗?有吗?就你这条件,我用四个美男为聘已经是够抬举你的了,否则就依你这条件,你说说除了我君戟,还有谁会愿意娶你”!
月卿绾再次扫了那四个美男一眼,随后看着君戟道:“我虽是残花败柳,但如果找到了我儿子他爹,他肯定会娶我啊,倒是你赤君戟,整个一变态,除了我也没有人敢嫁你了”!
两人剑拔弩张的谁也不让谁,这倒是让一旁的四个美男子一时间有些尴尬。
其中一人微微上前一步,对着月卿绾拜了一拜后道:“郡主先别急,这不是还有一个箱子没打开呢嘛,郡主要不要先打开看看”?
月卿绾闻言,对着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会意,走过去将那箱子打开。
月卿绾忍不住凑过头去看,偌大的箱子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小盒子安安静静躺在里面。
月卿绾不禁汗颜:“君戟,你是真穷还是装穷啊?你也太小气了些”!
说罢,管家已经拿起那盒子呈到了她面前,她漫不经心的接过那盒子,漫不经心的打开。
入眼的是通体碧玉的手镯,似散发出丝丝暖芒,她以前见过的宝贝也不少,这么好看的镯子她还是第一次见。
伸手缓缓地拿起那镯子正准备细细打量一番,却不想身边的君戟一声大叫:“月卿绾”!!!
她毫无防备,被吓了一大跳,小手一个没抓紧,那镯子一松,眼看就要落地。
她看着那将要落地的镯子,若此刻想要将那镯子接住,她必定得少不了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用一点点的武功,若是被君戟察觉了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乎,尽管心里再怎么稀罕那镯子,此刻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落地,只好到时候看看如果摔的不太碎,她还能拾起那些碎片看看。
却不想,原本坐在主位上的君戟突然跳起来,那语气里面满是是月卿绾从未听过的紧张与怒火。
只听他一声怒喝:“月卿绾,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信不信小爷我掐死你”!!
月卿绾还有些没缓过神来,迷迷瞪瞪间似看见了四个青色的身影同时朝着她扑来,同时四人齐齐的趴在了她的脚下。
电光火石间,四人齐齐伸出手,刚好接住了那离地面不过只有几公分的镯子。
接住以后还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只见四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飞快的站起身将那镯子递给了君戟。
君戟将那镯子握在手里,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月卿绾,月卿绾与他相识也有几日了,从未见过他这般吓人的样子,一时间竟沉默了。
君戟见她沉默不说话,依旧不依不饶,快步走向她,一把拽住了她的小手,声音里满是暴怒:“月卿绾,今日算你命好,没让这镯子碎了,日后你给我好好保管,若是碎了或是丢了,我要你好看”!
他说着,强势的不由分说的将那镯子强行套在了她右手上。
他动作粗鲁,将她那只小手捏的通红,镯子有点小,他更是蛮不讲理强行给戴了上去,一只小手更是痛得不行!
被人如此对待,她那倔脾气也上来了,伸出左手准备将那镯子褪下来扔给他,不就一个破镯子,若是保管不好还会怎样怎样的,她要来作甚,还给他就是了!
未曾想,无论她怎么弄,那镯子竟像生了根在她手上一样。
见她这个动作,君戟突然一把捏住了她的那只不安分的小手,沉声威胁道:“你给我老实点,让你戴着你就戴着”!
月卿绾被他制得死死的,嘲着他一声怒吼:“去你大爷的赤君戟,不就一个破镯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一个神经病一样!你大爷的!敢恐吓你姑奶奶,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啊”!
一旁的月长萧见到这般场面,这才出言阻止:“绾儿,不得无礼!你可知你手上戴的是君家百年至宝琉璃翠镯,同时也是赤炎大陆排名第三的珍贵首饰,且这镯子向来只传给儿媳妇,君世子嘴上虽百般嫌弃,却还是愿意将这个镯子给你,也是一种肯定!你好生戴着吧”!
月卿绾闻言,瞪大了一双眸子,将戴着镯子的那只小手抬起,她睁大眼睛细细打量,这镯子到底有什么好?
君戟见她一脸好奇的样子,忍不住的一声嘲讽:“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丑八怪,不知道了吧,海外有一处仙境名唤琉璃山,琉璃山上琉璃池,琉璃池中琉璃玉。这琉璃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池水可解百毒,你手上的镯子,便是池底的玉石打造,虽不能解百毒,却也能发挥一些功效,寻常的毒都可以解”!
闻言,月卿绾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日在公宴之上,她往他饭菜里面下了毒,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怪不得是这镯子的缘故。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4章 翠衣小鲜肉
见她一脸稀罕的打量着那镯子,君戟那欠揍的声音十分不和谐的响起:“我肯把这个给你,全是碍于我家那老爷子的威压,否则就凭你月卿绾是什么东西?也配戴我君家的传家之宝?你给我好生保管着,还有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你那孩子他爹,你连他爹是谁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出来!我以后若是看见他倒是要好好问问他,当初怎么不直接把你给弄死了,反而让你现在来祸害我”!
月卿绾懒得理会他的话,只在心中暗道,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孩子他爹是谁。
她再次打量起那镯子,觉得这镯子特别稀奇,还可以解毒?
伸出手摸了摸那镯子,通体冰凉,触感极好,她也是十分喜欢。
但面上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她放下小手,一脸鄙夷的道:“君戟,你还真是小气啊!聘礼就一只镯子加上四个美男”?
君戟刚喝下去的一口热茶被他这句话噎了噎,抬起眸子万分震惊的看着她:“月卿绾,你给本世子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我肯给你下聘已经是你上辈子烧高香了!你还嫌少?你可知这一只琉璃翠镯是无价之宝”?
月卿绾眼神扫向一旁站成了一排的四个青衣男子,语气不善:“琉璃翠镯是无价之宝,莫非这四个翠衣小鲜肉也是无价之宝?你们四个倒是给我说说,你们都会干什么”?
四人被她那犀利的小眼神一扫,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他们这是造了什么孽了,居然被主子安排过来监视这个人见人怕的月卿绾!
月卿绾臭名远扬,小时候嚣张跋扈树敌无数,而且还听闻她整人的手段可多了,哎,他们四人这以后的日子不大好过啊。
在月卿绾威胁的目光中,四人分别抱拳拱手道:“启禀郡主,我是老大风,我擅长音律,会各种乐器,可以给郡主解闷”!
“启禀郡主,我是老二霜,我会下各种棋,日后郡主闲来无聊可以和我一起切磋”!
“启禀郡主,我是老三雨,我擅长书法,日后可以教小公子写字”!
“启禀郡……”
看着面前长得一模一样根本无法分辨谁是谁的兄弟四人在这里自报绝技,月卿绾委实很无聊。
于是乎,第四个话还没说完便被她打断:“我知道,你是雪,你擅长绘画,日后可以为我画像是不是”?
这开口的第四个听完她的话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是”!
月卿绾没有再接话,而是转身啪的一屁股坐在了君戟旁边的副位上。
悠悠的翘起二郎腿,身子斜斜的倚在靠背上,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漫不经心扣着指甲屎。
不得不说,此刻她的坐像倒是和那君戟如出一辙,分毫不差。
半晌后才听她悠悠的开口:“风霜雨雪是吧?雨留下,其他三人可以走了,本郡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主粗人一个,不喜欢音律,更是不学无术,不会下棋,人长得又丑,更不喜欢画像,所以雨留下,你们三个就请自便”!
忽而,这青天白日的,天空一朵美丽的烟花炸开,所有人几乎是同时回头朝门外望去,却在这时,月卿绾竟看见君戟眼中一闪而过一丝一样的光芒。
随后便听他语气有些不耐烦的道:“这是本世子赏给你的人,你不要也得留在身边,我有些困了,明日我再来”!
说罢,抬脚大踏步的出了屋子,留下四个青衣小鲜肉站在殿中。
月卿绾一脸狐疑的盯着快步离开的君戟,眼眸渐渐幽深,她看着君戟,却未料面前四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突然浑身一个激灵,她暗自恼恨怎么忘了这四个眼线,差点暴露了。
她淡定的收回了目光,看向四人道:“除了琴棋书画,你们可还会其他的”!
四人闻言皆是一头雾水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她到底想要问什么,只见其中一人拱手道:“我等愚昧,不知郡主指的是……”?
月卿绾缓缓站起身,将她那老哥哥月长萧扶着坐在了主位上,又给他倒了一杯茶,这才漫不经心的道:“我刚刚见你们四人接这只琉璃翠镯的动作敏捷迅速,便想着你们是不是会武?你们若是身手好一点,倒是可以保护我们母子两”!
四人犹豫半晌,这才有人沉声开口:“回郡主的话,我们四人却是略懂武艺,却也只是三脚猫功夫,上不了台面的”!
没再理会四人,月卿绾对着月长萧微微一拜,语气难得的柔和:“哥哥,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屋了,月牙午睡该醒了,我去看看他”!
月长萧点了点头,然后对她道:“绾儿啊,那这四个……聘礼你打算怎么办”!
月卿绾斜眼懒懒的看了兄弟四人一眼:“既然是君世子的聘礼,我自然要好生带着身边,就让他们四人做月牙的师傅吧”!
看着四个一模一样的貌美男子,她眼神晦暗不明,只怕这四人不单单是聘礼那么简单了。
老皇帝给君戟赐婚,将她嫁给君戟,一方面是为了羞辱他,另一方面就是想要她监视君戟。
这君戟也是聪明,看来也不是表面上那般的简单,他将计就计,趁着下聘一事,光明正大的将四个美男给她为聘,表面聘礼,实则也是和老皇帝一个目的。
这四个美男为聘虽有些荒唐,叫人难以置信,偏偏这混账事是他赤君戟做出来的,与他的行事作风,为人处世毫无违和感。
想到这里,她一阵的头痛,这君戟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日后世子府里该是怎样的明争暗斗水深火热……
她语气有些不好:“你们四个,把衣裳的尺寸告诉管家,我让管家去给你们四个做几身衣裳,相貌一样就算了,连衣服鞋子都要穿成一样的,最好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人一个颜色,不然的话我哪里分得清”!
四人面面相觑,有些无语的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裳,又看看月卿绾,觉得这郡主管的也太宽了些,连他们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要管管。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5章 难道是断袖
四人正思索间,却被她接下来的话雷晕在了原地,如同一个晴天霹雳般将他们四人劈的外焦里嫩皮香肉脆的。
“管家啊,红黄紫粉四个色各做两套,我觉得他们四个蛮适合这四个颜色的,以后我就可以分清楚了,老大红衣,老二黄衣,老三紫衣,老四粉衣……嗯,就这样”!
四个大男人生生的愣在了原地,莫非是今日主子给他们选的这一身衣裳将他们显得柔柔弱弱而且还有女性倾向?
比如让人看起来觉得他们是娘娘腔之类的?否则这卿月郡主也不可能奇葩到如此地步。
为何不是男子衣服的颜色,偏偏选了那么……不可描述的颜色给他们。
月卿绾看着四人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沉声道:“怎么了?你们不满意我的安排吗?可是若非这样,我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从外貌上分辨你们了”!
四人又是一阵的无语,还没来得及说话,又听月卿绾愉快的道:“好,你们不说话就是同意了!你们把尺寸告诉管家后让人带你们来我的院子,我先走了”!
回到院子走进屋内,见那小月牙睡得正香,嘴角还带着些许紫薯糕的残渣,包裹紫薯糕的丝帕掉落床前。
月卿绾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的景象,莫非是睡到一半起来吃了又睡了?
轻笑一声:“小吃货”。
她刚准备关上屋门好好休息一下,却见一个绿衣小丫头端着一碗绿豆汤走了进来。
小丫头微微欠了欠身子:“郡主,这天热,厨房刚刚熬了绿豆汤,莲姨娘让我给你送一碗过来”!
月卿绾淡淡扫了她一眼后走到桌边,漫不经心的道:“放下吧”!
那丫头一句话也没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名声太可怕了,此刻头都不敢抬一下,低垂着头将绿豆汤放在了桌子上便转身离开了。
月卿绾抬起头淡淡看一眼她离去的背影,随后便脱了鞋子钻进了被窝,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过来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辰,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她只听门外一声急急的呼唤:“郡主,不好了不好了,祠堂那边出事了”!
她烦躁的揉揉脑袋,果真是丑人多作怪,那个月初若也真是能够作的,她去到哪里哪里就出事,烦的紧。
算了算日子,这还有八天就要出嫁了,索性这摄政王府她也管不了几日了,到时候去了世子府,至少应该不会有各种各样的奇葩来讨她心烦。
月牙也在此时被那个焦急的声音吵醒,软糯糯的小手一把抓住了月卿绾的大手:“娘亲娘亲,哪里又出事了?娘亲你能不能不要去看,赤黎国好多坏人都想要害娘亲你,娘亲你又说我们不能暴露,只能忍气吞声的被别人欺负,我不想让你去”!
月卿绾心头一阵酸楚,她的月牙长大了,知道会心疼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